第六相:成佛道

第六章   第六相:成佛道 恶魔退散之时,菩萨心湛然不动,落日停光,澄月映彻,众星璀璨。天雨妙花作众技乐,以用供养。菩萨大放光明,即便入定思维真谛,悉知过去所造善恶,寿命长短,一切众生轮回五道,无有真实,横生苦乐。明星出时豁然大悟,证得无上道,为最正觉。   太子以慈力降伏诸魔后,大放光明,即便入定思维真谛。在禅定之中,悉知过去所造善恶,过去父母眷属,贫富贵贱寿命长短,以及姓名字号,悉皆明了。太子悲心生起,自念言:“一切众生,沉沦苦海,都是因为妄心虚伪,无有真实,而于其中横生苦乐之想。”太子进而有了宿命通,能知无数劫舍身受身;又获得他心智通,悉知众生心中所念;又获得漏尽通,戒定慧圆满。所欲如意无需用想,身能飞行,能分身百千万亿化身,能彻入地面石壁皆过,可以从一方隐没另一方出现,能飞行水面,坐卧空中,立能及天,手摸日月。有千里眼,顺风耳,能预知众生未来。是夜明星出时,豁然大悟,证得无上真正之道。到了中夜,太子用天眼观察世间,如明镜中自观面像,悉皆彻见。见诸众生种类无量,死此生彼,随行善恶受苦乐报。见地狱畜生种种苦报,起大悲心;见人从中阴始欲入胎,父母和合以颠倒想,起于爱心,处胎如地狱苦,初生之时,痛如刀割。太子思维:“众生有如此之忧患,为什么还这样耽于五欲,横计为乐,而不能断颠倒根本?”至第三夜,观众生性,以何因缘而有老死?乃顺逆观十二因缘,即知老死以生为本,生灭则老死灭,忧悲苦恼灭。第三夜分,破于无明,得智慧光,断除一切业障,成一切种智。 我们常常听说,佛陀夜睹明星悟道后感叹:“怪哉!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分别、执著而不能证得。”究竟佛陀如何夜里目睹明星,就能悟道,他究竟体悟出什么道理?我们设想,当时夜空广大,一片清朗,满天繁星,闪闪发光。释迦佛想:星星离开我们这么远,肯定不止千里万里,为什么我能够看见呢?进而又想:各种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为什么我能够听见呢?进而又想:为什么我会吃饭?会闻香臭?会走路?会思想?这个能看、能听、能闻、能说话、能走路、能思维的是谁呢?啊!这都是我的佛性在起作用啊。什么是我?这个身体是我吗?如果我一口气不来,死了,佛性离开身体了,我这个身体还能见闻觉知,吃饭走路吗?我的这个身体总会变灭死亡的,但是我的佛性不死啊!而这佛性不单单我有,每个人都有啊。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 此时,太子已经完全明白。原来能这么远看见满天繁星的是自己的佛性,而不是眼睛。这个眼睛只像灯泡,是个辅助工具,要有电来,灯泡才亮,而这个电就是我们的佛性。它是个大能量,我们之所以能看、能听、能闻、能说话、能走路、能思维,全是我们的佛性在起作用。而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只是一个个辅助器官,佛性通过它们而起作用罢了。而这个佛性无时不刻不在起作用啊,只是我们不觉得而已。就像我们已经习惯生活在空气中,而不觉得有氧气的存在一样。如果把我们锁在一个房间里,慢慢抽掉空气,我们就会窒息而死,是同样的道理。所以,人命不是在旦夕之间,而是在呼吸之间。我们一口气不来,身体僵硬了,不是如同木头石头一般?不过,我们人死后,佛性会离开身体,成为中阴身,又去投胎了。就好像我们穿旧传破了衣服,扔掉,再换一件新的,舍身受身,这样的简单道理,为什么以前没有想到呢? 佛性就是真心,真心才是真我。真我无相,但是时时刻刻在你的面门放光,只是你不认识它而已。一切唯心造,都是真我创造的,都是真我起作用的结果。我们耳朵一听到酸梅,嘴巴就会吞口水,就是真我在起作用;我们踏临悬崖,脚底会发酸,也是真我在起作用。《楞严经》中,佛陀为了让阿难认识这个佛性是真我,就让儿子罗睺罗击鼓。罗睺罗击鼓一下,佛陀问阿难:“有声音吗?”阿难说:“有声音。”击久声消,佛陀问:“还有声音吗?”阿难说:“没有声音。”佛陀又让罗睺罗击鼓,佛陀再问阿难:“你听得见吗?”击久声消,佛陀又问:“你还听得见吗?”阿难说:“听不见。”佛陀就说阿难是颠倒搅乱。因为没有声音并不是没有听见,而是听见“没有声音”。声音是会消失的,但是我们“听声音的性能”并不会消失,听见“没有声音”也是听见啊。所以,佛性不灭,真我不死啊。 佛性不生不灭,是我们人人本具的,我们本不曾失去它,只是暂时迷失了而已。比如一面闪光的镜子,上面堆积满了尘埃,但镜子的光明不曾失掉啊!只要我们把镜面打扫干净,除掉尘埃,镜子不是恢复本来的面目,闪闪发光了吗?所以太子成佛时感叹道:“怪哉!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分别、执着而不能证得。” 其实,我们人人具足神通,只不过我们不觉得而已。夜晚的星星离开我们那么远,何止千里万里,为什么我们的眼睛能够看见它们?这就是神通啊。只不过我们的神通还不究竟,不像佛那样圆满。佛眼看东西能穿墙而过,佛的神足通是千山万水,一飘就到,我们凡夫有这个身体的累赘,所以还做不到。有人说,我有神通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飞起来,飞到了一条大河,停住了,刚好遇见观世音菩萨,把我背过河去了。这都是胡说八道,骗人的把戏。因为果如你真有神足通,多宽的河你都能飞过去,如何要等观世音菩萨来帮你呢?从前,德山禅师和几位同参到外地去探访,途中在一处林中歇息,刚好见一个卖凉茶的阿婆,大家口渴,正想讨碗茶喝喝。阿婆说:“你等师傅,如果你们能表演神通喝茶,我就把茶水送给你们了。”德山禅师几位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如何办才好。只见阿婆双手拿起茶杯,就把茶喝下去了,哈哈大笑:“这就是神通啊!”几位师傅顿时开悟。原来我们人人本就具足神通,但以妄想、分别、执着的缘故,使我们的神通不能大发。 什么是妄想呢?就是我们上文所说的各种贪欲啊。都是想要啊,求啊,贪啊,欲乐啊。要大房子啊,大车子啊,钞票啊,美色啊,好吃的,好穿的,等等。什么是分别呢?这个东西好、那个东西不好,这个人坏,那个人善,这个女人漂亮,那个女人真丑,这个菜好吃,那个才不好吃,这个人聪明,那个人笨蛋,这是东南,那是西北,这个是,那个非,不都是人的妄心分别吗?什么是执着呢?这个人很有事业心、对工作很执着,我的家庭妻子儿女很好,我很爱他们,这个音乐我很喜欢,这个字画古董我很喜欢,我收集了所有黄梅戏的影碟,我特喜欢吃东坡肉,我特爱玩赛车,我特喜欢旅游,都是执着。这些都是尘埃啊,它们遮蔽你的智慧光明,使得你流浪生死,沉沦六道,受尽苦报,而你还不醒悟!所以,一切随缘就好,我贫穷,我安贫乐道;我富裕,我安于富裕。住大房子,我欢喜,住小茅屋,我不烦恼。有车开,我坐车,没有车,我走路。有吃的,多吃点,没有吃的,少吃点。无欲无求,不攀缘,不妄想,不分别,不执着。人到无求品自高,不过凡夫你做不到,因为你警惕性不高也不到。 很多人说,如果我无欲无求,连饭都没有得吃,连破房子都没有得住,也没有家人亲情,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干净!问题是你有欲有求,你求到了吗?你心想事成了吗?或者你求到以后,你快乐了吗?你满足了吗?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上辈子,你种了福,这辈子该你的还是你的,谁掼也掼不掉。上辈子,你造了恶,这辈子不该你的还是不该你的,你抢了来偷了来,还会一样失去。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冤枉为小人。这个世界上真有无欲无求无我的人,他们每天所想所作都是为他人的,没有任何私心,你看他们都饿死了吗?都活不下去了吗?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他们的所思所想与佛道相合,佛会不照顾他们的起居饮食?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天道相应,天会让他们饿肚子吗? 随众生心,应所知量。什么意思呢?就是众生有多大的心量,他的世界就有多大。我们人看海水是水。那些鱼虾蟹看海水,是可爱的家,天人看海水是琉璃,菩萨看海水是八功德水。我们人呢?你眼睛只看自己一家,你能成就的事业,就是一家的温饱。你的眼睛看的是工作生活周围所有的人,你成就的事业就是一个公司、一个社区、一个小镇、一个群体。你的胸怀在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你会是总理、主席、议员、人大代表、联合国议员。如果你志在圣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舍小利成就大事业,舍小家为大家,舍小我成就大我,从孝养自己的父母,到孝养天下人的父母,尽虚空,遍法界,都是你的事业,都是你的化身。如此,你与天比高,与道合一,你才真正找到真我,回复你的本来面目。 当我们找回真我,回复本来面目后,我们自然就智慧大发,神通大发了。比如有他心智通,能看透别人心里的念想;有宿命通,能知世界和众生过去和未来。单单是破了执着的阿罗汉就能观察众生前后五百世的因缘。我们举个例子。黄檗希运禅师是禅宗的大祖师,是六祖惠能的徒孙,唐朝人。黄檗禅师佛法无多子,就是说佛法没有什么神奇的,本来就简简单单,他只是教人莫错用心。禅师能预知未来,并且是千年后的事情,他说的一点也不差。禅师给我们留下了一首诗歌,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七大预言书之一,是这样说的: 日月落时江海闭,青猿相遇判兴亡。八牛运向滇黔尽,二九丹成金谷藏。(明亡)   黑虎当头运尔康,四方戡定静乘裳。唐虞以後无斯盛,五五还兼六六长。(康熙)   有一真人出雍州, 鸽原上使人愁。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岁一周。(雍正)   乾卦占来景运隆,一般六甲祖孙同。外攘初度筹边策,内禅无惭太古风。(乾隆)   赤龙受庆事堪嘉,那怕莲池闻白花。二十五弦弹易尽,龙来龙去不逢蛇。(嘉庆)   白蛇当道漫腾光,宵旰勤劳一世忙。不幸英雄来海上,望洋从此叹洋洋。(道光)   亥豕无讹二卦开,三三两两总堪哀。东南万里红巾扰,西北千群白帽来。(咸丰)   同心佐治运中兴。南北烽烟一扫平。一纪刚周阳一复。寒冰空自惕兢兢。(同治)   光芒闪闪见灾星,统绪旁延信有凭。秦晋一家仍鼎足,黄猿运兀力难胜。(光绪宣统)   用武时当白虎年,四方各自起烽烟。九州又见三分定,七载仍留一线延。(八年抗战)   红鸡啼後鬼生愁,宝位纷争半壁休。幸有金鳌能戴主,旗分八面下秦州。(新中国成立)   中兴事业付麟儿,豕後牛前耀德丁。继统偏安三十六,坐看境外血如糜。   赤鼠时同运不同,中原好景不为功。西方再见南军至,刚到金蛇运已终。   日月推迁似转轮,嗟予出世本无因。老僧从此伏饶舌,後事还须问後人。 禅师预测明朝以后中国的历史,是如此准确,一方面说明禅师修行有真功夫,令一方面更说明佛陀是真语者,是实语者,是不妄语者,是不狂语者。只要我们按照佛陀指引的方法去修行,就一定能够恢复我们本具的智慧光明,就一定能神通大发。 想做到吗?你现在就可以证明给自己看。我们说天人合一,人与万物是共一体的。请问您一口气不来,死掉了,你那尸体跟木头石头一样了,没有情感了,化为灰烬了,你不是成为无情器世间的一小部分吗?你不是与天地合一了吗?你也可以打坐试一试。无论参禅、念佛、持咒,只要做到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能念所念,能觉所觉,能所双亡,空所空灭,寂灭现前,身心世界融为一体,就会体悟到我与世间万物原来是一体的,这就是禅宗明心见性的时候,也是净土宗“花开见佛悟无生”的境界,这就是成就法身佛了,就是六祖惠能大事在五祖弘忍门下闻达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悟道时的光景,也正是释迦佛腊月三十夜睹明星悟道的时节,是一模一样的,“何其自性不生不灭,何其自性本来具足,何其自性本来清净,何其自性本不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国王不梨先泥十梦经

大正藏 No. 0148 国王不梨先泥十梦经 东晋 竺昙无兰译 1卷 国王不梨先泥十梦经 东晋西域沙门竺昙无兰译 闻如是。一时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国王不梨先泥。夜卧梦见十事。何等十事。一者梦见三瓶并两边瓶满气出相交往来。不入中央 空瓶中。二者梦见马口食尻亦食。三者梦见小树生华。四者梦见小树生果。五者梦见一人索绳人后有羊羊主食绳。六者梦见狐坐于金床上于金器中食。七者梦见大牛还从犊子饮乳。八者梦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趍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梦见大溪水流正赤。王梦见是事已。即寤大恐亡其国及身妻子。王明日即召公卿大臣及诸道人晓解梦者。问言。昨夜卧梦见十事。如是梦即寤恐怖意中不乐。谁能解梦者。诸道人中有一婆罗门言。我能为王解之。恐王闻者愁忧不乐。王言。如卿所睹便说之勿有所讳。婆罗门言。王梦者皆各恶非吉事。当取所重爱夫人太子及身边亲近侍人奴婢。皆杀以祠天。王可得无他。王有卧具及着身珍宝好物。皆当烧以祠天。如是者王身可得无他。 王闻婆罗门解梦如是。王即大愁忧不乐。却入斋房思念是事。王有正夫人名摩尼。到王所问王言。何为入斋房愁忧不乐。我身将有过失于王耶。王言。汝无过于我。自愁忧耳。夫人复问。王用何等故愁忧。王言。汝莫问我。闻者令汝不乐。夫人复言。我是王身半。设有善恶王当语我。云何不相语耶。王便为夫人说。我昨夜梦见十事梦已即寤。我大愁忧恐怖。恐亡我国及身妻子。我召群臣公卿诸道人。为说所梦十事。有婆罗门为我解梦言。当取所爱重夫人太子及边亲近侍从人奴婢及白象名马。皆杀以祠天。及所卧具着身珍宝皆烧祠天。王身乃可得无他。我用是故愁忧不乐耳。夫人言。王莫愁忧。如人买金磨石好丑善恶其色自见于石上。今佛近在精舍去国不远。何以不往问梦意。如佛所解当随之。 王即敕左右群臣。严驾而出到佛所。徐步径王下车前到佛所。以头面着佛足却坐白佛言。我昨夜梦见十事。一者梦见三瓶并两边瓶满气相交往来。不入中央空瓶中。二者梦见马口食尻亦食。三者梦见小树生华。四者梦见小树生果。五者梦见一人索绳人后有羊羊主食绳。六者梦见狐坐于金床上于金器中食。七者梦见大牛还从犊子乳。八者梦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趍欲斗。当合不合不知牛处。九者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梦见溪水流正赤。我所梦如是寤即恐怖。恐亡我国及身妻子。唯佛为解所梦十事愿闻教诫。佛言。王莫愁。王梦者皆无他。王所梦乃为后世当来之事非今世。佛言。后世人当不畏法禁。淫侄贪利嫉姤不知厌足。少义理无慈心。喜怒不知惭愧。 佛言。第一梦见三瓶并两边瓶满气出相交往来。不入中央空瓶中者。后世人豪贵者。自相追随不视贫者。王梦见三瓶并。正谓是耳。王莫恐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佛言。第二王梦见马口食尻亦食者。后世人作帝王及大臣廪食。县官俸禄复采万民。不知厌足。王梦见马口食尻亦食。正谓是耳。王莫恐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三梦见小树生花者。后世人年未满三十而头生白发。贪淫多欲年少强老。王梦见小树生花者。正谓是耳。王莫恐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也。 佛言。第四王梦见小树生果者。后世女人年未满十五。便行嫁抱儿而归不知惭愧。王梦见小树生果。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五梦见一人索绳人后有羊羊主食绳者。后世人夫婿出行贾作。置妇于后。便与他家男子交通食其财物。王梦见一人索绳者。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六王梦见狐坐金床上于金器中食者。后世人下贱更尊贵有财产。众人敬畏之。公侯子孙更贫贱。处于下坐饮食在后。王梦见狐坐金床上于金器中食。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七王梦见大牛还从犊子乳者。后世人无有礼义。母反为女作媒诱恤他家男子与女交通。卖女求财物以自供给。不知惭愧。王梦见大牛还从犊子乳者。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八梦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趍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者。后世帝王长吏及人民。皆无至诚之心。更欺诈愚痴嗔恚不敬天地。用是故雨泽不时。长吏人民请祷求雨。天当四面起云雷电有声。长吏人民咸言当雨。须臾之间云散雨去为不堕。所以者何。帝王长吏人民。无有忠正慈仁故。王梦见四牛鸣来相趍当合未合不知牛处者。正谓此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九王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者。后世中国当扰乱治行不平。人民不孝父母不敬长老。边国面当平清。人民和睦孝顺二亲。王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者。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第十王梦见大溪水流正赤者。后世诸国当忿争。兴军聚众更相攻伐。当作车兵步兵骑兵共斗。相杀伤不可称数。死者于路血流正赤。王梦见大溪水流正赤。正谓是耳。王莫恐。于王国于太子于夫人皆无他。 佛言。王梦见者。皆为后世当来之事非今世事。王莫恐愁忧也。王即长跪言。得佛教心即欢喜。譬如人持小器盛膏膏多器小。更求大器盛之安隐不复恐。今我受佛恩得安隐。王即为佛作礼。还归宫中重赐正夫人。皆夺诸大臣俸禄。王言。我从今以后不信诸异道人及婆罗门所语。 国王不梨先泥十梦经

佛说一切流摄守因经

大正藏 No. 0031 一切流摄守因经 后汉 安世高译 1卷 佛说一切流摄守因经 后汉安息国三藏安世高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拘留国留国聚会法议思惟。是时佛告比丘。比丘应唯然。比丘便从佛受教。佛便说是。智者见者比丘为得流尽。不智者不见者流不得尽。何等比丘智者见者令流得尽。不智不见者流不得尽。但为本观非本观。非本观者。未有欲便有欲生。已生欲欲便增生不致。未生有流亦痴流便生。已生有亦痴便增多不致。痴者比丘。不闻者世间人。不见慧者。亦不从慧人闻法。亦不从慧人受教诫。亦不从慧人分别解。便得非本念。令未生流便生。已生流令增饶不致。未生有亦痴便生。已生有亦痴便增饶不致。以不知不解。如有令不可念法便念。可应念法者便不念。以应念法不念。不应念法者便念。便爱流生。已爱流生便增多不致。未生爱流亦痴流便生。已生爱流亦痴流。便增多不致。闻者比丘道德弟子以见慧者。以从慧者受教诫。亦从慧者分别解。便是如有知。非本念者。未生爱流便生。已生爱流便增多不致。未生爱流亦痴流便生。已生爱流亦痴流。便增多不致。本念者。未生爱流不生。已生爱流能舍。未生爱流亦痴流不生。已生爱流亦痴流能舍。若是如有知便所法不应念便不念。所应念法便念。以不应念法不念。应念法者念。令未生爱流不生。已生爱流便舍解。未生爱流亦痴流不生。已生爱流亦痴流便舍解。亦有比丘为七流。从是恼生从是热从是忧。何等为七。有比丘有流从见断。有流从摄断。有流从避断。有流从更断。有流从忍断。有流从晓断。有流从行念断。何等比丘。流从见断。是闻比丘痴不闻者世间人。不见贤者。亦不从贤者解。亦不从贤者解教诫。令如是非本念。前世我为有不。前世我为无有不。前世我为何等。前世我为云何。未来世我当有不。未来世我当无有不。未来世我当云何。未来世我云何为。自身争疑有何等有。是人从何来。当复往至何许。是要当云何。以如是非本念者。为六处疑生异异结生。庄有是身。庄无有是身。是为疑生生自计身身见。如是疑生生自计是身是我身。为是疑生身生身相见。为是疑生生非身见是身。为是疑生生计是为是我身。所觉所说所作所更所举所起。彼彼处处。所作所行善恶受罪。止不生亦生亦尔。 是比丘结令结疑令疑。恶疑不正见跳疑结疑相着。比丘不闻者世间人。从是苦习有从是生致。闻者比丘道弟子。是苦如有知。是习如有知。是尽灭如有知。是苦灭行令灭如有知。如是知已。如是见便三缚结毕尽。一者身结。二者疑结。三者行愿结。以是三结尽。便随道得一不复堕恶处。当得度世。在人间天上。不过七世已更七世便毕苦。若比丘不知者不见者所生流。从恼热忧令从见者断。为是流恼热忧不复有。是名为比丘从见流断。何等为比丘流从守断。是闻比丘行者。眼见色。摄眼根自守。行恶露观。念本从所生。比丘眼根不守摄。行令从恶露观。从念本所生流恼热忧。以眼根守摄。止便从恶露见本观。便所流恼热忧便不有。是为比丘流从守断。耳鼻口身意亦尔。 何等为比丘流从避断。是闻比丘行者。所应从自守。避弊象避弊马避弊牛避弊狗避弊虺避深坑避蒺藜避溪避危避陂池避山避不安避河避深涧避恶知识避恶伴避恶求避恶受避恶处避恶卧具所卧具。从贤者疑生。如是应比丘当避。如是上说不离所生流恼热忧已得避。令是流恼热忧不复有。是名为比丘流从避断。何等为比丘流从用断。是闻比丘行者。从所用被服。不绮故不乐故不贪故不严事故。但为令是身却蚊蚋风日曝含毒相更从乱意生亦自守。所食不乐故不贪故不健故不端正故。但令是身得住行道故。供养令断故。痛痒新痛痒不复起。令从是差不随罪得力安隐行。令从所更卧具床席。不绮故不乐故不贪故不严事故。但令从是是身以有用剧苦疲惓令得止。亦令从所乐用乐所用。不绮故不乐故不贪故不严事故。但为令从是是身以生有痛恼大剧甚痛不可意。从断令救令解。止若比丘从不用故。生流恼热忧以从用得止。为所流恼热忧不复有。是名为诸比丘流从以更得断。 何等为比丘流从忍断。是闻比丘行者。发精进行令断恶法。受清净法行增发胆力。坚精进方便不舍清净法。方便听令是身肌肉骨消干坏并髓肪皮。但令所应发精进所得。令得胆者坚者精进方便者。所求未得精进不可中止。便行者比丘。能忍寒热饥渴蚊蚋风日曝令止。含毒从闻不可语言憍慢意以来。能忍能暇以生有含毒痛恼不可意剧痛能过止。若比丘从不忍耐所生流热恼忧。令从过令从是行。不复流恼热忧令得止。是名为比丘流从忍耐断。 何等为比丘流从晓断。是闻诸比丘。比丘已生欲令不听不过舍晓相却。离已生嗔恚不听不过舍晓相却。离已生杀欺盗不听不过舍晓相却离。若诸比丘。不从晓生流恼热忧已从晓不生。便所流恼热忧令无复有。是名为诸比丘流从晓断。 何等为比丘流从增行断。是闻诸比丘意比丘意觉有增念行独坐止却猗离恶转法。分别觉亦如是。精进觉亦如是。喜觉亦如是。猗觉亦如是。定觉亦如是。观却觉行亦如是。不听不过舍晓相却。若诸比丘。不行不增所生流恼热忧已行增。为所流恼热忧不复有是名为诸比丘流从行增断。 若诸比丘。所流应从见断。已从见断。若所流应从守摄断。已从守摄断。若流因从避断。已从避断。若流因从用断。已从用断。若流因从忍过断。已从忍过断。若流因从晓断。已从晓断。若流因从行增断。已从行增断。是名为诸比丘一切流摄守因。已坏恶爱从世间。逮得度世舍缚结得要离苦。佛说是。从是闻比丘意受喜行得度世竟得道。 佛说一切流摄守因经

佛说舍卫国王十梦经

大正藏 No. 0147 佛说舍卫国王十梦经 失译 1卷 佛说舍卫国王十梦经 附西晋录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精舍。时有国王名波斯匿。夜梦十事。一者三釜罗。雨边釜沸气交往来。不入中央 空釜中。二者王梦见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见大树生花。四者见小树生果。五者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羊主食绳。六者见胡虏坐金银床上以食金银器。七者见大牛母还从犊子乳。八者见群牛从四面鸣走来相趍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见大陂池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见溪水正赤。王梦即觉。恐怖畏亡国及身。明日即召左右群臣及诸异道人。我昨夜梦见十事。谁能解之。有异道人言。吾能解之。恐王闻之即不乐耳。王言。便说如卿所知。异道人言。王当亡国及身。王大惊怖不厌不。异道人言。可厌当杀太子及所重夫人。及其库藏皆烧用祠天。王能尔者可得无他。王闻道人语。愁怪惊愕忧亦不乐。却入斋室思惟是事。王有夫人名曰摩利。就到斋室中问王何以昼入斋室。颜色不和忧乃尔。谁有过于王。王对曰。汝莫问是事。但汝怖怯耳。非汝所知。夫人说言。我是王之体。给缓当相告言。王便为夫人说言。我昨夜梦见十事。吾问道人解梦如是。甚惶怖不知何告。夫人言。莫愁忧也。譬如有人买金。磨着石上好恶自见。今佛近在精舍。可往问佛。灾怪悉可知矣。王明日即召左右贤臣数千余人。来诣佛所稽首佛足。王言我昨夜所梦十事。愿佛为我解说之。佛告王言。慎莫愁忧也。王所梦者乃是后世变现耳。佛言。王梦见三釜罗两边釜沸气交往来不入中央空釜中者。后世人不复供给贫穷亲里及诸孤独。两富自相馈遗。王梦见是一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马口亦食尻亦食者。后世大臣长吏。廪食于官复食于民。曲直者亦食。王梦见二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大树生花者。后世人年未满三十。头当生白发。王梦见三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小树生果者。后世女人年未满十五当行嫁。抱儿不知惭耻。王梦见四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羊主食绳者。后世女人夫当从役若行贾贩。妇在其后将男子与共同房。食啖夫财。王梦见五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胡虏好金银床上以食金银器者。后世人贵者当贱。贱者当贵。在上坐食食饮重味。君子食糟糠。小人食粳粮。王梦见六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大牛还从犊子乳者。后世人母当为女作媒。将他男子与女同房。母守门户。捡取财物以自济活。王梦见七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群牛从四面鸣走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者。后世贪淫多畜数妇。王及臣民长者皆大欢喜。当来今世当尔不尔。须臾之间云便解散。尔时顾见其怪。欲令人畏天地之禁。解不复贪淫。守妻慈心除之妻害。王梦见八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大陂池水中央浊四边清者。后世人在国中不敬长老。当敬边国少年。王梦见九事者正为是耳。王梦见大溪峪水正赤者。后世人大臣长吏。所欲不知止足。兴兵聚众更相攻伐。当杀人民流血正赤。王梦见十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是梦者皆为后世方来之事。王即长跪言得佛教心即欢喜。如人持小器受膏。膏多器小更求大器。得大器更受之即安隐不恐。王即稽首再拜。前以头面着佛足而去还归于宫。重赐正夫人。皆夺诸公大臣俸禄。不复信诸婆罗门语。 佛说舍卫国王十梦经

第八相:示现涅盘

第八章    第八相:示涅盘。佛入拘尸那城,于本生地河边娑罗双树间,令阿难敷座床,使头北首面向西方,如狮子卧。与大比丘众,前后围绕,鬼神以花散地。二月十五日临涅盘时,以佛神力出大音声,普告众生,今日如来应供正遍知,怜悯众生如罗睺罗,为作归依,大觉世尊将欲涅盘,一切众生若有所疑,今悉可问,为最后问。   世尊说法度生四十九年,几乎走遍了古印度境内大大小小的国家,都是不行的,从来不用交通工具。佛陀每天早上起来,会到附近的民家托钵,接受施主的供养,不分种族阶级,不分贫富贵贱。有时候,佛陀也接受信众的邀请,到施主家中接受供养。佛陀有时在精舍,有时在树下,为比丘和民众说法,常常鼓励大家精进修学。祗园精舍在舍卫国,由给孤独长者和祗园太子共同兴建,佛陀常常在此说法。有时比丘和民众们对佛法有不明白的地方,佛陀会不厌其烦地反复讲解;就算有人故意来刁难的,佛陀也以慈悲和智慧慑服他们。晚上,佛陀会打坐休息,也会接见各处来的信众。有时在夜晚,国王大臣等来拜见佛陀,佛陀也欢喜跟他们讲法。晚上休息时,佛陀一般是右肋吉祥而卧。 佛陀八十岁了,知道自己游化的时间即将结束,就带着阿难和一群比丘离开王舍城,向北方行去。经过毘舍离城,到了蓭摩罗树园,然后到了竹林村。在这里,佛陀生了一次重病,渐渐又痊愈起来。佛陀在一棵树下,审观自己在世的因缘,知道自己三个月后将要涅磐,就把时间告诉阿难。阿难哀求佛陀再多住世间,度化众生。佛陀在大林精舍为比丘们做了最后一次的教诲,勉励大家精进修行,切莫放逸,一定要解脱生死的痛苦。 佛陀在波婆城,接受了金匠之子淳陀的供养,食物之中有一种很难消化的旃檀耳,佛陀食后,又发病了,但继续他的行程,前往拘尸那城。度过尼连禅河,到了拘尸那城外的一处娑罗树林,佛陀觉得很疲倦,不能再向前走了,于是请阿难在两棵大树之间铺设一床,他卧下来休息。 阿难知道佛陀即将灭度,自己走到一旁,不禁悲伤地哭泣起来。佛陀睁开眼睛后,不见了阿难,知道他很悲伤,就请人把阿难找回来。佛陀向比丘们赞叹阿难的种种功德,称他是佛陀最杰出的侍者。佛陀命阿难去拘尸那城,告诉国王和人民,他将于夜间入般涅盘的消息。拘尸那城的国王和人民,知道佛陀即将涅磐,都悲伤地来拜见佛陀。有一位外道,叫须跋陀,也赶来求见佛陀,向他请教问题。佛陀为他说法后,命阿难为他剃度,须跋陀就成了佛陀最后度化的弟子。 最后,佛陀进入大般涅盘,在五月的月圆日,夜间最后一更。佛陀入灭时,头是对着东北方的,说明佛陀已经预知佛教之兴旺必定在中国。佛陀入涅磐了,但是伟大的佛陀并没有真正离开我们。有人误解佛陀入涅盘就是死了,这是不对的。“涅”是不生,“盘”是不死,涅盘就是不生不死。《涅盘经》是说常乐我净,往生到极乐世界是活着去的,不是死了去的,是活着的时候莲花托生,生入净土,只是换个金色身子,把这副臭皮囊丢掉罢了。《涅盘经》另外一个重要思想是:“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陀是大医王,众生的病根就是烦恼太重,这都是因为妄想、分别、执着而生的;佛陀出兴于世,就是来医治我们的病根的。禅宗六祖惠能圆寂时说“我自知去处”。六祖不明言去处者,实无去处也。以此性如虚空,虚空何有归处?若见有去处,则落实,则着相。落实着相,则生死不了。无去处,则处处可去,处处可去而未尝去。所谓归即无归,无归即归;处处皆归,到处即归也。所以,佛陀实在是没有离开我们。 佛陀灭度后,为了将佛陀的说法保存下来,流传后世,弟子们就开始了佛经的结集。苦行第一的摩诃迦叶(大迦叶)是第一发起人。他在佛陀的弟子中挑选了五百人(有说一千人),都是大阿罗汉。大迦叶还不放心,就进入禅定,用天眼观察,结果发现阿难烦恼还没有断尽,就让他出局。阿难羞愧难当,当晚回去加紧修行,半夜进入金刚定,诸漏全尽,兴奋不已,连夜去告诉大迦叶。大迦叶不给他开门,有意考考他说:“你从钥匙孔里进来吧。”阿难真的从钥匙孔钻了进来,这样才参加了经典的结集。多闻第一阿难诵经,持律第一优波离诵律,议论第一富楼那诵论,完成了第一次三藏的大结集。阿难以天才的记忆力,把佛陀在世时所说的各类经典,如数背诵出来,显示了佛弟子的伟大神通。持律第一的优波离是佛陀的理发师,他小心谨慎地为佛陀理发,而渐次进入四禅。大迦叶为什么是头陀苦行第一呢?他以后把衣钵传给阿难,然后到王舍城外的鸡足山打坐六十七亿年,等待弥勒菩萨从兜率内院下降成佛,再协助他传教弘法;打坐六十七亿年,这真是不可思议的苦行啊。 佛经的第一次结集是佛陀灭度九十天后,在王舍城外的七叶岩窟里进行的,历时七个月。一百年后,进行了第二次结集;这个时期,佛弟子中已经出现分歧,西方长老成立“上座部”,就是以后的小乘佛教,东方长老成立“大众部”,以后发展成为大乘佛教,早期佛教正式分裂。第三次集结是在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前269-前236)时期;这个时期,佛教得到空前发展,领导集结的国师帝须派遣十几位上座,分为九路,向周边国家传教。其中以克什米尔、白沙瓦为中心,向大月氏、康居、大夏、安息(阿富汗)和中国的于阗(新疆)、龟兹(库车)传播的一路,称为北传佛教。 东汉末年,许多印度和西域僧人来到中国,以洛阳为中心,翻译了很多佛经。其中最著名的是安息国太子安世高。安世高可以说是佛经汉译的创始人,他首先译介了小乘佛教之禅数经典,内容为戒定慧中的定慧两学。禅,是指定;数,是指慧;禅是修行的部分,数是理论的部分。其中很有名的一部是《十二因缘经》。安世高是太子,但继承王位一年之后,就把王位让给了叔叔,出家为僧;游化中土,后来到了洛阳。译经活动结束后,为了躲避祸乱,安世高离开洛阳,到南方各地游历。由于他通神术,在中国留下很多神奇故事。在江西,安世高要超度一位过去的同学,在寺庙遇到一条蟒蛇,这蟒蛇原来是他的旧同学,因生性嗔怒,遭报为蛇。安世高将它超度,脱蛇身,化为少年。在广州,据说安世高被一少年(前世冤孽)所杀,死而复生。 三国时,曹操统治的北方就已经有佛塔佛寺。这个时期有一位叫朱士行的僧人,是西行求法的第一位汉人,他在西域的于阗,就是新疆的和田,搞了二十多年翻译,客死他乡。还有一位支谦,在吴国被孙权拜为博士。他通六国文字,又通音乐,把佛经谱曲,管弦演奏,大受欢迎。 两晋时代,佛教传播有三大门户:一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凉州;二是首都长安;三是庐山。西晋东晋,后来流行汉地的主要佛典基本译完。这个时期,因为有皇家办的国家译场,设在长安,比较阔气,西来的翻译家鸠摩罗什在此大译经典。鸠摩罗什对自己所译的经典很有信心,临终时说:“如果我所译的经典没有错误,在我焚身之后,就让这个舌头不要坏掉!”结果真的,他有三寸不烂之舌,完好无损。在庐山,土生土长的慧远大师也神气十足,儒佛会通,门下英才辈出,开辟中国净土一门。 佛法如药,当机为上;方便多门,归元无二,无非是启发众生,破迷开悟,离苦得乐。在佛法极盛的唐宋时代,我国佛法有十大宗。后来因时节因缘之不同,社会风俗之变迁,人民生活之艰辛,佛法渐渐衰颓,现仅存禅、净、密三大宗。在此三大宗中,修证最迅速、便捷者莫过于禅宗。但末法时代众生根器陋劣,障重慧浅,直指其见性既不投契,即或有点解悟,但未深信,站不稳脚跟,又不能在事上磨练、保任、除习成道。至于参话头,则疑情不起,妄想割不断,根尘不易脱落,能所更不能双亡,何能明心见性!因而宗下后继乏人,大有消亡断绝之势,良可悲也!密宗,我国原有之唐密,因后来历代帝王之恐惧、反对,至明朝朱元璋时灭尽。现行之密宗,除西藏之密法外,还有日本之东密。此三宗在现阶段说来,最适合国人修持者莫过于净土宗。净土宗只要一心专念弥陀圣号,别的什么也不用修,真是最适合国人之契理契机之教。一句圣号看来简单,含义实在深广。它是在切近处下手——在心中密密提持一句圣号,令人在不知不觉中将凡心转成圣心,犹如人的头发与指甲不见其长而自然长出来一样。一切众生,皆本具如来智慧德相。念佛成佛,只要深信切愿,一心念佛,凭着佛力加被,阿弥陀佛的慈悲接引,一句万德洪名,与你作为依持,因持名故,弥陀因心之庄严与果地之智光加被与你;临命终时,因感应道交故,佛现心中,又有西方极乐世界作为依止,必生西方净土。 佛法修证,先正因地。修行正义,念佛打坐,只是助修;下座后,行住坐卧,一切人事,种种行为,方是正修。故知修行是修于行,在平日起用,处处观照,时时觉察,方是第一重要事业。修是复义,即回到本来面目。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修重在悟,不是真有个佛可修。修行法门,有修以开悟、悟后起修二门。修以开悟者,悟此心地,认识本来,先破无明也。悟后起修者,明心见性后,起般若妙用,扫荡习气也。但必悟后起修,方为正修,方得实用。 佛经云:一切法从心想生;又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就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一直地念下去,念到心空佛亦无。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念兹在兹,不假方便,自得心开。花开见佛悟无生,九品咸令登彼岸。阿弥陀佛! 佛陀一生的启示终 2010年春天于澳大利亚

舍卫国王梦见十事经

大正藏 No. 0146 舍卫国王梦见十事经 失译 1卷 舍卫国王梦见十事经 失译 佛在舍卫只桓阿难邠坻阿蓝。时国王波斯匿夜卧梦见十事。何谓为十事。一者见三瓶并两边满中央 空。两瓶满沸气交往来不入空瓶中。二者见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见小树生华。四者见小树生实。五者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主食绳。六者见狐坐于好床食以金器。七者见大牛还从小犊子乳。八者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见溪水流正赤。王梦已即觉。王大惶怖恐亡其国躯。明日王即召公卿大臣及明道知解梦者婆罗门。皆到王前。王即为说夜梦十事。谁能解者。诸能解梦者即言。我能解之。恐王闻之不乐。王言。便说之如卿所知。婆罗门即为王说之言。当杀王太子以祠天王。重夫人当杀以祠天王。边傍侍奴婢当杀以祠天王。所有白象当杀以祠天王。所重好马当杀以祠天王。所可卧具及着身珍宝好物。皆当烧用祠天王。此王身乃无他。王闻婆罗门解梦如是。王即大愁忧。却入斋室思念。是王有一夫人名摩利。就到王所斋室问。王何为入斋室愁忧。我身将有过失。王即言。若莫问。傥闻者令若愁。夫人即复问。何因缘愁。王言。不须复问。闻者令若忧。夫人复言。我是王身半也。王有急缓当以告我。王即为说之言。我昨日夜梦见十事。一者见三瓶两边满中央空。两瓶满沸气交往来不入空瓶中。二者见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见小树生华。四者见小树生实。五者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主食绳。六者见狐坐好床食以金器。七者见大牛还从小犊子乳。八者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见大溪水流正赤。梦已即觉惶怖。梦如是。恐亡我国恐亡我子。恐亡我国中人民。反明日我即召公卿大臣诸婆罗门能解梦者为说梦如是。婆罗门解梦言。王所爱者。皆当以祠天用。是故忧愁夫人言。王莫愁忧。人行买金。以金磨石好恶其色见石上。今佛在只桓阿难邠坻阿蓝。可往问佛梦意。如佛解者当随佛语。王即敕左右车骑。车骑已严。王即乘高盖车。车名婆罗延。时车骑数千即从舍卫。到只桓阿难邠坻阿蓝。徐步径即下车步到佛所。见佛前以头面着佛足乃坐白佛言。我昨日夜梦见十事。一者见三瓶并两边满中央空。两瓶满沸气交往来。不入空瓶中。二者见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见小树生华。四者见小树生实。五者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主食绳。六者见狐坐于好床食以金器。七者见大牛还从小犊子乳。八者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见大溪水流正赤。我梦如是觉即怖。恐亡我国恐亡我子。恐亡我国中人民。反王言。愿佛为我解是十事。佛即告王言。莫恐莫恐。所梦者无他。于王身无恶。于国亦无恶。于大子亦无恶。于夫人亦无恶。王所梦者。皆为后世施耳。后世人不畏法。皆淫泆皆贪。一妻不厌足。数怒愚痴不知惭愧。王梦见三瓶并两边满中央空。两瓶满沸气交往来不入空瓶中者。后世人当不给视贫穷。近亲两富自相馈遗。王梦见一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马口亦食尻亦食者。后世大臣当廪食于官复食于民。王梦见二事者。但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小树生华者。后世人年未满三十。当头生白发。王梦见三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小树生实者。后世女人年少当行嫁。抱子不知惭愧。王梦见四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一人切绳人后有羊主食绳者。后世人当行出贾留妇于家。妇当私与男子共栖宿。王梦见五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狐坐于好床食以金器者。后世贱人当有财富者。当在上坐食饮极味。王梦见六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大牛还从小犊子乳者。后世人母当为女作媒。将他人男子与女共房。母当主守门。持女淫钱用自给活。王梦见七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四牛从四面鸣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者。后世人大臣当不畏天。淫泆贪一妻不厌足。数怒愚痴不知惭愧不畏上下。雨师不为时节。帝王长吏人民皆当请雨。雨师见帝王长吏人民施行如是故四面起云。帝王长吏皆喜言。云已四面起今当雨。须臾间云各自散去。雨师故见怪。欲使帝王长吏人民畏天地。不淫泆不贪。守一妻慈心莫怒。王梦见八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者。后世人民在阎浮利内者。当不孝父母不敬长老。无反复不顾后。边国当孝父母敬长老有反复。王梦见九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王梦见大陂水正赤者。后世诸王当不厌其国兴师。人民起兵共斗。当作车兵马兵步兵。当以车兵相杀马兵相杀步兵相杀。血流正赤。王梦见十事者。正为是耳。王莫恐莫恐。于国于身妻子皆无他。是梦者皆为后世方来之事。王即长跪言。得佛教心即欢喜。如人持小器受膏。膏多器小更求大器。得大器更受之。即安隐不恐。王即稽首再拜。前以头面着佛足而去。还归于宫重赐正夫人。皆夺诸公大臣俸禄不复信诸婆罗门语。 舍卫国王梦见十事经 按此经。与增一阿含经第五十一卷大爱道般 涅槃品。同本异译。今国宋二本文义相同。此本与宋义同文异。似非一译。而未知是非不敢去取。然此丹本详悉。今且双存以待贤哲。

玉耶经

大正藏 No. 0143 玉耶经 东晋 竺昙无兰译 1卷 玉耶经 东晋天竺三藏竺昙无兰译 闻如是。一时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佛为四辈弟子说法。时给孤独家。先为子娶妇长者家女。女名玉耶。端正姝好而生憍慢。不以妇礼承事妐姑夫婿。给孤长者夫妻议言。子妇不顺不依法礼。设加杖捶不欲行此。置不教诃其过转增。当如之何。长者曰。唯佛大圣善能化物。刚强弭伏无敢不从。请佛来化。妻言大善。明旦严服往诣佛所。头面着地前白佛言。我家为子娶妇甚大憍慢。不以礼节承事我子。唯愿 世尊。明日自屈。将诸弟子到舍中饭。并为玉耶说法。令心开解改过行善。佛告长者。善哉善哉。给孤长者闻佛受请欢喜礼佛接足而去。归舍斋戒供办中饭。明日佛与千二百五十弟子到长者家。长者欢喜迎佛作礼。佛坐已定。大小皆出礼佛却住。玉耶逃藏不肯礼佛。佛即变化。令长者家。屋宅墙壁。皆如琉璃水精之色内外相见。玉耶见佛有 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身紫金色光明晖晖。玉耶惶怖心惊毛竖。即出礼佛头顶忏悔却在右面。佛告玉耶。女人不当自恃端正轻慢夫婿。何谓端正。除却邪态八十四姤定意一心是为端正。不以颜色面目发彩为端正也。女人身中有十恶事。何等为十。一者女人初生堕地父母不喜。二者养育视无滋味。三者女人心常畏人。四者父母恒忧嫁娶。五者与父母生相离别。六者常畏夫婿视其颜色。欢悦辄喜嗔恚则惧。七者怀妊产生甚难。八者女人小为父母所捡录。九者中为夫婿所制。十者年老为儿孙所呵。从生至终不得自在。是为十事。女人不自觉知。玉耶长跪叉手白佛。禀受贱身不闲礼仪。唯愿世尊。具说教训为妇之法。佛告玉耶。妇事姑妐夫婿。有五善三恶。何等为五善。一者为妇当晚卧早起。栉梳发彩整顿衣服。洗拭面目勿有垢秽。执于作事先启所尊。心常恭顺。设有甘美不得先食。二者夫婿呵骂不得嗔恨。三者一心守夫婿。不得念邪淫。四者常愿夫婿长寿。出行妇当整顿家中。五者常念夫善不念夫恶。是为五善。何等为三恶。一者不以妇礼承事姑妐夫婿。但欲美食先而啖之。未冥早卧日出不起。夫欲教呵嗔目视夫。应拒犹骂。二者不一心向夫婿。但念他男子。三者欲令夫死早得更嫁。是为三恶。玉耶默然无辞答佛。佛告玉耶。世间有七辈妇。一妇如母。二妇如妹。三妇如善知识。四妇如妇。五妇如婢。六妇如怨家。七妇如夺命。是为七辈妇。汝岂解乎。玉耶白佛。不知七妇尽何所施行。愿佛为解之。佛告玉耶。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何等为母妇。母妇者。爱念夫婿犹若慈母。侍其晨夜不离左右。供养尽心不失时宜。夫若行来恐人轻易。见则怜念心不疲厌。怜夫如子。是为母妇。何等为妹妇。妹妇者。承事夫婿尽其敬诚。若如兄弟同气分形。骨肉至亲无有二情。尊奉敬之如妹事兄。是为妹妇。何等为善知识妇者。侍其夫婿爱念恳至。依依恋恋不能相弃。私密之事常相告示。见过依呵令行无失。善事相敬使益明慧。相爱欲令度世如善知识。是为善知识妇。何等为妇妇者。供养大人竭诚尽敬。承事夫婿谦逊顺命。夙兴夜寐恭恪言命口无逸言身无逸行。有善推让过则称己。诲训仁施劝进为道。心端专一无有分邪。精修妇节终无阙废。进不犯仪退不失礼。唯和为贵。是为妇妇。何等为婢妇者。常怀畏慎不敢自慢。兢兢趣事无所避惮。心常恭恪忠孝尽节。言以柔软性常和穆。口不犯粗邪之言。身不入放逸之行。贞良纯一质朴直信。恒自严整。以礼自将夫婿。纳幸不以憍慢。设不接遇不以为怨。或得捶杖分受不恚。及见骂辱默而不恨。甘心乐受无有二意。劝进所好不妒声色。遇己曲薄不诉求直。务修妇节不择衣食。专精恭恪唯恐不及。敬奉夫婿婢事大家。是为婢妇。何等为怨家妇者。见夫不欢恒怀嗔恚。昼夜思念欲得解离。无夫妇心常如寄客。狺狺斗诤无所畏忌。乱头坠卧不可作使。不念治家养活儿子。或行淫荡不知羞耻。状如犬畜毁辱亲里。譬如怨家。是为怨家妇。何等为夺命妇者。昼夜不寐恚心相向。当何方便得相远离。欲与毒药恐人觉知。或至亲里远近寄之。作是嗔恚常共贼之。若持宝物雇人害之。或使傍夫伺而杀之。怨抂夫命。是为夺命妇。是为七辈妇。玉耶默然。 佛告玉耶。五善妇者常有显名。言行有法众人爱敬。宗亲九族并蒙其荣。天龙鬼神皆来拥护使不抂扩。万分之后得生天上七宝宫殿。在所自然侍从左右。寿命延长恣意所欲快乐难言。天上寿尽下生世间。当为富贵侯王子孙。端正聪慧人所奉尊。其恶妇者常得恶名。令现在身不得安宁。数为恶鬼众毒所病。卧起不安恶梦惊怖。所愿不得多逢灾撗。万分之后魂神受形。当入地狱饿鬼畜生。展转三涂累劫不竟。 佛告玉耶。是七辈妇汝欲行何。玉耶流涕前白佛言。我心愚痴无智所作。自今以后改往修来。当如婢妇奉事妐姑夫婿。尽我寿命不敢憍慢。佛告玉耶。善哉善哉。人谁无过能改者。善莫大焉。玉耶即前请受十戒为优婆夷。佛告玉耶。持一戒者不得杀生。二者不得偷盗取他人财物。三者不得淫他男子。四者不得饮酒。五者不得妄语。六者不得恶骂。七者不得绮语。八者不得嫉妒。九者不得嗔恚。十者当信作善得福作恶得罪。信佛信法信比丘 僧。是为十戒优婆夷法。终身奉行不敢违犯。佛说经已。诸弟子皆悉作礼。给孤长者姑妐大小及其玉耶。尽行澡水供养佛百味饮食。佛告玉耶。当信布施常得其福。德后世当复生长者家。玉耶言诺。佛饭毕竟。哒嚫咒愿。五十善神拥护汝身。佛告玉耶。勤念经戒。玉耶言。我蒙佛恩得闻经法。皆前为佛作礼而退。 玉耶经

佛说阿难同学经

大正藏 No. 0149 佛说阿难同学经 后汉 安世高译 1卷 佛说阿难同学经(出增一阿含经) 后汉安息国三藏安世高译 闻如是。一时婆伽婆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尔时舍卫城。有比丘名掘多。是尊者阿难少小同学。甚爱敬念亲昵。未曾恚怒。然不乐修梵行。欲得舍戒还为白衣。是时阿难。至 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立。时阿难白世尊言。于此舍卫城。有比丘名曰掘多。是我少小同学。不堪任修梵行。欲舍戒还为白衣。愿世尊。与掘多比丘说法。使于此现法中清净修梵行。时世尊告阿难。阿难。汝自往诣彼掘多比丘所。对曰如是世尊。阿难从佛受教。便至掘多比丘所。世尊呼。对曰如是。时掘多比丘。从阿难教。至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世尊。告掘多比丘言。云何比丘。汝审不乐修梵行。欲舍禁戒还为白衣耶。比丘报言。审然世尊。所以然者。身炽盛意亦炽盛。不堪任清净修梵行。世尊告曰。比丘。女人有五秽行。云何为五。比丘。女人臭秽。言语粗犷。无反复心。犹如蚖蛇。常怀毒垢。此女人。增益 魔众。难得解脱。亦如钩锁。女人不可亲近。犹如杂毒不可食。女人不可消亦如金刚。坏败人身。比丘。亦如火炎。犹彼阿鼻泥黎。比丘。女人不可观察。犹彼臭粪。比丘。女人不可听闻。犹如死向。比丘。女人如牢狱。犹如鞞摩质多牢狱(阿须系轮)。比丘。女人是怨家。亦如蚖蛇。比丘。当远离。犹恶知识。比丘。女人为恐怖。犹贼村落。比丘。人身难得。犹优昙钵花。比丘。人身甚难得。犹彼板一孔推着水中。数万岁乃值其孔。比丘。时亦难遇。除其八时。汝比丘。已得人身。皆是本行所造。比丘。佛世尊出世甚难遇。犹如石女无子。比丘。 如来出世甚难遇亦如优昙钵花。比丘。已得人身已。得受具足戒。亦得入众。犹彼蒙尊国王。亦为人说法。休息止观至 涅槃界。至彼处。如来善说此法。汝比丘。净修梵行。当尽苦原。时彼比丘。从佛受是教诫。即从坐上。无有尘垢。得法眼净。时彼比丘。即从坐起。头面礼世尊足。便退而去。尔时彼比丘。闻世尊说是教诫。在一闲静处。而自娱乐已。在闲静处。而自娱乐。所以族姓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于如来所。修无上梵行。尽 生死原。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母胎。是时彼比丘。即成 阿罗汉。时尊者掘多。至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时尊者掘多。白世尊言。世尊所教诫。今已还觉。愿世尊听般涅槃。时世尊默然不对。尊者掘多比丘。再三白世尊言。世尊所教。今已还觉。愿世尊听般涅槃。时世尊告曰。比丘今正是时。彼比丘。即从坐起。头面礼足。绕世尊三匝。便退而去。还诣己房。到已除去坐具。于露地布坐具。便升虚 空。现若干变化。或化一身。为若干身。或化若干身。为一身。或为石铁。或为金刚。或为墙壁城郭。或为高山石壁。皆过无碍。出没于地。譬如流水而无挂碍。结加趺坐。满虚空中。譬如大火。炎亦如飞鸟。犹如此日月。有大威神。有大力势。以手摩抆。化身至梵天。于虚空中。坐卧经行。或现烟炎。身下出烟。身上出火。身上出烟。身下出火。左出烟右出火。右出烟左出火。前出烟后出炎。后出烟前出炎。举身出烟。举身出炎。拳身出火。时彼比丘。还敛神足。身就独坐。结加趺坐。直身正意。系念在前。便入初禅。从初禅起。入第二禅。从二禅起。入第三禅。从三禅起。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入空处。从空处起。入识处。从识处起。入不用处。从不用处起。入有想无想。从有想无想起。入想知灭三昧。从想知灭三昧起。入有想无想不用处识处空处。四禅三禅二禅初禅。复从初禅起。入第二禅第三禅。时尊者掘多。从第四禅起。便舍身寿。于无余涅槃界。便般涅槃。时阿难供养尊者掘多舍利。至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立。时阿难白世尊言。彼掘多比丘者。从如来受教诫。在闲静处而自娱乐。所以族姓子。剃除须发。着三法衣。已信坚固。出家学道。修无上梵行。尽生死原。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受母胎。世尊。彼尊者掘多。已般涅槃。世尊告曰。甚奇甚特。阿难。佛世尊成就无量智慧。能使掘多比丘济生死渊。此阿难如来所行已足。况度无数百千 众生。济生死渊。及余当拔济者。是故阿难。当发兹意。于佛于法于众。如是阿难。当作是学。是时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阿难同学经

佛说玉耶女经

大正藏 No. 0142b 玉耶女经 失译 1卷 玉耶女经 失译人名今附西晋录 闻如是。一时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为诸四辈弟子说经。是时国中给孤独家为子娶妇。得长者女名曰玉耶。端正殊特不以妇礼。轻慢公姑及以夫婿。给孤独长者夫妇议言。是妇不顺当云何教。若加杖捶非善法也。设不教诃其罪日增。长者议曰。惟佛能化。明旦严服往诣佛所。稽首礼足前白佛言。我为子娶妇得长者女。甚大憍慢不以妇礼。惟愿 世尊。哀愍我等并诸弟子。明日劝请。到舍说经令心开解。佛即受请。长者欢喜礼佛而归。长者到舍广设调度严饰床座。明旦佛来到长者舍。长者欣庆请 如来入舍。众坐已定。皆各礼佛却住一面。佛饭食讫并为说经。惟有玉耶憍慢不出。佛念愍之放大神力。变长者家皆化作水精色。内外相照无有障碍。玉耶见佛 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衣毛为竖战栗惶怖。即出礼佛却住一面。合掌低头默无所说。佛语玉耶。女人不以面貌端正。不顺夫婿非为端正。心端行正是为端正。女人身中有十恶事。不自觉知。何等十恶。一者托生父母甚难养育。二者怀妊忧愁。三者初生父母不喜。四者养育无味。五者父母随逐不离时宜。六者处处畏人。七者常忧嫁之。八者生已父母离别。九者常畏夫婿。十者不得自在。是名十恶也。玉耶惶怖白佛言。世尊。愿佛教我妇人之礼。其事云何。佛语玉耶。妇事夫婿公姑大长。有五善三恶。何等五善。一者后卧早起美食先进。二者挝骂不得怀恚。三者一心向夫不得邪淫。四者愿夫长寿以身奉使。五者夫婿远行整理家中无有二心。是为五善。何等三恶。一者轻慢夫婿不顺大长。美食自啖。未冥早卧日出不起。夫婿教诃嗔目怒应。二者见夫不欢心常败坏。念他男子好。三者愿夫早死更嫁。是为三恶。玉耶默然无言可答。佛语玉耶。世间下有七辈妇。为汝说之一心善听。一者母妇。二者妹妇。三者知识妇。四者妇妇。五者婢妇。六者怨家妇。七者夺命妇。汝今解不。玉耶答言。不及此义。佛言。善听吾今解之。何等母妇。爱念夫主如母爱子。昼夜长养不失时宜。心常怜念无有厌患。念夫如子。是为母妇。何等妹妇。承事夫婿尽其敬诚。如兄如弟同气分形。骨血至亲无有二情。尊之重之如妹事兄。是为妹妇。何等知识妇。奉事夫婿敬顺恳至。依依恋恋不能相远。私密之事常相告示。行无违失善事相教。使益明慧相亲相爱。欲令度世如善知识。是为知识妇。何等妇妇。供养大人竭情尽行无有一二。净修妇礼终不废阙。进不犯义退不失礼常和为贵。是名妇妇。何等婢妇。心常畏忌不敢自慢忠孝尽节。口不粗言身不放逸。以礼自防如民奉王。夫婿敬幸不得憍慢。若得杖捶敬承奉受。及见骂辱。默然无辞。甘身苦乐无有二心。募修妇道不择衣食。事夫如事大家。是名婢妇。何等怨家妇。见夫不欢恒怀嗔恚。昼夜求愿欲得远离。虽为夫妇心常如寄。乱头勤卧无有畏避。不作生活养育儿子。身行淫荡不知羞耻。陷入罪法毁辱亲里。夫婿相憎咒欲令死。是名怨家妇。何等夺命妇。昼夜不眠毒心伺之。作何方便得远离之。欲与毒药恐人觉之。心外情通雇人害之。复遣傍夫伺而贼之。夫死更嫁适我愿之。是名夺命妇。佛语玉耶。其有善妇者当有显名。宗亲九族并蒙其荣。天龙鬼神拥护其形。使不枉横财宝日生。万分之后愿愿不违上生天上。宫殿浴池在所自然 天人乐之。天上寿尽还生世间。常为富贵侯王子孙。端正姝好人所奉尊。其恶妇者当得恶名。今现在身不得安宁。数为鬼神在于家庭。起病发祸求及神明。会当归死不得长生。恶梦恐怖所愿不成。多逢灾横水火日惊。万分之后魂神受形。死入地狱饿鬼畜生。其身矬短咽如针钉。身卧铁床数千万劫。受罪毕讫还生恶家。贫穷裸露无丝无麻。孜孜急急共相鞭挝。从生至死无有荣华。作善得善作恶自遮。善恶如此非是虚也。佛语玉耶。此是七辈妇。汝用何行。玉耶流泪前白佛言。我本愚痴不顺夫尊。自今已后当如婢妇。尽我命寿不敢憍慢。即前长跪求受十戒三自归命。归佛归法归比丘 僧。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佚。四不妄语。五不饮酒。六不恶口。七不绮语。八不嫉妒。九不嗔恚。十者信善得善。是名十戒。此优婆夷所行。佛说经竟。及诸弟子皆各欲还。给孤独长者眷属欢喜礼佛而退。玉耶长跪重白佛言。我本愚痴憍慢夫婿。今蒙世尊化导。我等令心开解。佛语玉耶。自今已后拥护汝家。玉耶言诺。受佛言教不敢有违。稽首礼足受退还归。 玉女耶经

佛说五蕴皆空经

大正藏 No. 0102 佛说 五蕴皆 空经 唐 义净译 1卷 佛说五蕴皆空经 大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尔时 世尊。告五苾刍曰。汝等当知。色不是我。若是我者。色不应病及受苦恼。我欲如是色。我不欲如是色。既不如是。随情所欲。是故当知。色不是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复次苾刍。于汝意云何。色为是常为是无常。白言大德。色是无常。佛言。色既无常。此即是苦。或苦苦。坏苦。行苦。然我 声闻。多闻弟子。执有我不。色即是我。我有诸色。色属于我。我在色中不。不尔世尊。应知受想行识。常与无常。亦复如是。凡所有色。若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若胜若劣若远若近。悉皆无我。汝等当知。应以正智而善观察。如是所有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悉应如前正智观察。若我声闻圣弟子众。观此五取蕴。知无有我及以我所。如是观已。即知世间。无能取所取。亦非转变。但由自悟而证 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说此法时。五苾刍等。于诸烦恼。心得解脱。信受奉行。 佛说五蕴皆空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