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三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三 长水沙门子璇录 论生灭相者。以立义分中云。是心生灭因缘相。于中生灭与因缘。已如上释。今则分别相之一字。故言复次。然是生灭家之相。故兼言也。 略显疏相生灭者。分别染净念虑三世。人我见爱贪嗔炽然。览而可别。故云相也。无心法者。法之一字通于数境。谓心所使法心所缘法也。如前可知。流注生灭者。似平流之水望如恬静故。解深密经云。阿陀那识甚微细。一切种子如暴流。杂心论云。相似相续不知无常。然此论中与心相应等言。取义不便。为有与之一字。盖翻译之家不细磨琢也。后译秖言。一者粗谓相应心。二者细谓不相应心也。斯言甚便。 对显。疏俱名粗者。分别智等。皆因外境起故。更粗者贪嗔见爱执我我所。取着转深故。论凡夫境界者。是彼内凡所觉。所除之境界故。其实亦是二乘境界。今取文便略而不言。十地等者。于中初地至七地。觉粗中之细。八地九地觉细中之粗。今就通意。但言 菩萨地。 顺辨生缘者。此中虽有因义。以望真如亦是缘故。从微至着。显于生起故云顺辨。通缘。疏以根本等者。前云由不觉故生三种相。又云。以有境界缘故。复生六种相。如是虽即次第而生。然推其根无明为本。 别因疏三。今初略消其文。以各自推其亲所因故。故因生三细缘生六粗可知。 此中下二引经广释三。初标指阙具。 二正引经。文云不思议熏变者。然若一向可熏可变。即同衣等。是可思议。即是凡夫所见。若一向不可熏变。即如玉石。亦是可思议。便同权教所说。今以俱非此二故不思议。 三广释经义二。初细中二因三。初解云下正释。言不可熏等者。以自性清净心从本已来不与妄染相应故。又无明之法本性虚妄。今以虚妄之法。而能熏动性静之体。是不可熏处而熏也。言熏则不熏者。虽熏真如而真如性且不动。又此无明体全是觉一相无异。将何以为能熏所熏。虽无能所而现法宛然。故云不熏之熏。言不可变而变者。夫真如者。是无变异义。本不合变。而受无明熏之成变动故。变动相者。即业相等。是又变即不变者。虽动成识相而性净无改。虽性无改而全体见动。如水成波而湿性不变。湿虽不变而全体动。故云不变之变。 胜鬘下二引经证同。不染者。即前不可熏及不可变异也。而染者。即前而能熏及而变异也。 然此下。三结属不相应心也。以能熏是无明之妄。所熏是真如之心。心与无明俱无形相故。微隐也。以能起因缘微隐故。令所起现识行相亦细故。此三种俱名为细也。于中等者。以举细则未必有粗。举粗则必有其细也。又此现识即梨耶之异名。自含三相也。 取种种尘下释粗中二因二。初正释。动彼心海者。即梨耶心海也。识浪即智相等。故经云。境界风所动。种种识浪生。故下论云。以有妄境界染法缘故。即熏习妄心令其念着等。妄念习气等者。即枝末无明是迷似为实之者。此无明就最初与真和合则名根本。就至成识之后。依在识中转名枝末也。故此名为妄念习气。此尘等者。内有无明外有境界。因缘具足事识生焉。 以妄下二结属相应心也。内熏是枝末不觉。外熏是所现六尘。以能起因缘粗显故。所起事识亦复明着。 疏经中下。三经论对辨。得生等者。若无无明为熏习终不自生。若无真如为所依终不自住。斯则三细随妄生。已依真而住。事识等者。若无外境界为资熏终不自生。若无梨耶为所依终不自住。斯则事识随外境生。已依本识而住。其犹波浪无风终不自生。无水终不自住。是故依风而生。依水而住也。今此下正明论意。生缘者。以无明及境界。是本事二识生起缘也。谓本识生起以无明为缘。事识生起以境界为缘。秖说二种生缘。不说二种生因故云不论依住。依住即因也。余文可见。 逆论灭义者。夫断除妄染。理合从粗至细。今反于此故云逆也。盖直约道理。不对人治故。正辨。疏得对治等者。以无明为因能生三细境界。是三中之一。复能为缘。而生六粗。因既已灭缘依何立。故随灭也。此依下拣滥恐有。疑云。此生灭是刹那念念之生灭。故今拣之。言始终者。随流以第六染为始。初染为终。反流以初染为始。第六染为终。起则六染纷然旷劫流浪。尽则一念都绝究竟寂常。又起尽即始终也。非同刹那念念不住之生灭尔。 问中疏若境界等者。以上云依 如来藏有生灭心。今复云心灭。心若灭者。即藏性灭。此则约通名以难别体。是疑相应心体灭也。若体灭者。八地之中便合成 佛。以无心为所依故。三细则亡。亡则无可断也。不成何待。若言等者。以依心体有于无明。心体既常无明亦常。故能依三细则不可灭。此疑不相应心永不得灭。 法中论心相灭等者。此约体相以释通。疏粗相等者。妄相差别故。论粗细。真心无差故。唯一体也。 喻中论二。初总立喻本。疏喻无明等者。前疑心体若灭无明三相不得相续。今举风水相依之喻。以显心体不灭故。得三相相续不断。如风依水而有波也。此示下明无明依真而现生灭故。前文云。心与无明俱无形相故。 论若水下。二别显喻相二。初喻相应心。疏此示等者。顺于所疑。亦是牒而纵之。以境下正释所疑。以境灭时相应心相虽灭。心体不灭。以不灭故三细相续。此如猛风灭故。粗浪灭非水体灭也。然克而论之。唯有二相。以境界即是现相。今已灭故。而言三细者。盖通言也。良以下出其所以。以前云因灭故缘灭。非谓缘灭故因灭。意云。粗不该细细尚得存。况心体不亡。何疑断绝。由是下结答所问。斯则相应心相虽随境灭。而细相不灭。 论唯风下。二喻不相应心。疏非静心等者。以水非动性故。波灭而水不灭。心非动性故染灭而心不灭。此如微风灭故。细波灭亦非水灭。 论无明亦尔下初合总喻。 若心下合别喻。一一以喻对之可见。斯则粗染灭时细染不灭故。八地菩萨未得成佛。无明尽时细染方尽。故得从此已上修证佛果。理极昭著。论 众生者。即依业转二相之众生也。斯则八地已上皆依业转得名众生。今心体既灭众生无依。故断绝也。又业转二相即是众生。如前云。众生依心意意识转故。疏今以下结成一心二门也。以前论生起。须约生灭门中以辨。今约灭惑终归之处。须会入一心也。若不然者。便应生灭之义。永不入于一心故。须配入也。体即智也。相即痴也。不觉等者。同前究竟觉智净。相法出离镜等义。始本不二唯一心在。故经云。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前则迷一心以成九相。今则灭九相以归一心。无不皆从法界流。无不皆归此法界也。 染净相资。资取也。即藉赖之义。谓染法净法自不能生。以互相取假其势力。以为藉赖之缘。方得生故。又资者助益义。谓互相资助令生染净故。以前科但明染净当位生灭之义。而未广明染法净法生起行相。今即说之。意明染净互相资假。互相助益。生一切法。如染助于净。净假于染。则净法随流生诸染法。净助于染染假于净。则染法反流生诸净法。本虽相违反成相顺。染法净法递互相假也。疏文二。初叙章意。互者更互。熏谓击发。亦即生义。谓递互相生击发。令染净不断相资互熏。名异义同尔。相生者。即互熏也。不断者。且各就一期所论。其实净法即不断。染法即有断断不断义。如下所辨能生等者。即生灭门初云。此识有二种义。能摄一切法生一切法。前科已明摄义。即二觉之文是也。今此正辨生义。故说相资。问何以先明摄义。后明生义耶。答摄义是正。是故先说生义是彼摄义所因。故居其后。所以立义分中唯言能摄。不言能生。或恐有疑。从无而生生已方摄。今则意明阿赖耶识未始不生。未始不摄。摄之与生竟无前后故。或可摄义非局前文。但齐此生灭一门。于中所有染净。以二觉之义。摄之无不尽矣。 征列。疏此是下或问曰。前说真如是泯相显性门。不分染净。今文何故却说真如为净法耶。故此释之。以此真如是生灭门中随缘之义。有三义故。说名为净。非约前门不变义说。本净等者。性净解脱。此通凡圣未曾染故。始净等者。离障解脱。此唯局圣断染方净故。此中双言体相者。以有相则必有体。有体则未必有相故。又相净则必兼体净。体净则未必相净故。摄论下引证。具云一所成立境。谓十波罗蜜是。真如十种功德能成十波罗蜜。释曰。十种功德即十地所证十真如。谓遍行等新生正行。即十地所起十波罗蜜行。由真如中有此十种功德故。能起十种正行而随顺之。如下文云。以知法性体无悭贪。顺本性故行布施波罗蜜。此则不同相宗却以真如功德为所成立。兼复证有能所熏义。净缘等者。报应二身能与众生为净缘故。今此三中中即智净相。后则不思议业相。又于四镜中初是前二镜。次即第三镜。后则第四镜。又前二是自体相熏习。后一是用熏习。亦名内外因缘熏也。六染等者。前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以一切染法皆是不觉相故。通事识者。即智相。以资熏枝末无明。令念相续起于我执。造业受报故。业识能资熏根本无明。令起转现故。今据下明举细摄粗也。但举业识之细。自摄事识之粗。事识所缘者。以此六尘能熏动心海。起诸识浪。增长念取生诸过故。此三下或问曰。此四义中何故染具说三。净唯说一耶。今此释之。以染法本性自差别故。仗因托缘方得生故。须说三义。净法一味虽分体用。用还同体无别异故。仗托因缘者。于此三中无明是因妄境是缘。妄心是因缘所起本识事识。各有因缘。如前广辨体用无别者。但内熏为体。外熏为用。用合体时。非别外来融同一味。故众生心内之佛。还化自己众生故说一种。 喻中论如世间等者。若望法合则有二说。一者以衣喻一心。香喻染净。以香有可意不可意故。二者以衣本无香而熏之。有香通喻染净熏习之义。以净本无染熏之有染。染本无净熏之有净。但取大抵通意不必分喻别配。后意为正。 合中论二一染熏净。疏无相等者。此约真释相字相即九相。然前说九相是不觉相者。以约亲生义说故。今此说为真如相者。就根本说故。是则兼彼无明不觉。亦是真如相。如前云。如是无漏无明种种业幻皆同真如性相也。又显下约妄解相字。以妄有差别可览可别。而无自体故。又自不能反染归净。用义亦无。然非无染用。今就反流名无用也。既无此用故。但云相。此约下显意可知。然此染净二法各不无相用。且迷真执妄起惑造业。岂非染用。智净相法出离镜大智慧光明义等。岂非净相。今此文中意在影略。故各举一义。疏文所释且一往耳。恶习所熏等。即楞伽经如前略辨。然准他宗。于能所熏中皆拣真如以是坚密及不生灭。今此实教约不思议熏变故。有斯义。 论无明下净熏染。疏此是等者。以生灭是揽理成事门。染净相存。故有熏习之义。若真如是泯相显性门。则镕融生灭为一真体。无所敌对。故无熏义由此等者。若顺流违真如时。即是染用。今以本觉熏习使反顺真。乃名净用。其犹逆判之徒既已降伏。乃奉赤心于主也。昔则背之为逆党。今则顺之为忠臣。此释下即胜鬘经。已如前引意云。所以能生厌求者。盖真如之熏力也。狂寇归伏者。乃明主之化也。 涅槃下引证。彼言下会彼同此。良以下结归今意二义。即觉不觉。觉义即今真如。不觉即今无明。无明具含妄心妄境。此中等者。觉之与佛。但唐梵异音。本对于末。性对于相。性相本末文异义同。 别中先明染熏者。据理合然也。以先成染法方反染成净。未有先净后成染法。若先说净后说染者。便有妄起无穷之过。亦有悟后更迷之失故。先说染也。问中疏各二者。染净皆有故。习熏者。自内顺起。后念续于前念也。心体者。此通染净。染熏则熏真心体。净熏则熏无明体。资熏者。从外反击。前念引起后念也。如次文说。无明熏真如起于妄心。即是习熏妄心却反熏无明。令增迷倒。起转现等即是资熏。余皆例此。心即业识境即现相。诸惑即见爱等。 略中论二。一总举能所熏体者就此门中。即无明是能熏真如是所熏。若在后门。即真如为能无明为所。亦可下别义以无明本无自体。单说不得。凡欲举之必须带所依真体。真体即无明本起之处。如欲说波必须兼水也。虽复双举意取无明。或则意显无明。非实有体依他起故。本来即 空。或则意显染净互熏之所以也。若本抗行则不可熏故。如相宗说。无明真如敌体有异。是故真如坚如玉石不能受熏也。 论以有无明下。二别明熏习之义三。初无明熏真如。疏根本等者。附真之者故非枝末。本业经云。迷第一义谛。起者名生得惑。即此无明也。熏习者。合云习熏。以对下资熏故。若不尔者。何成解释耶。论以熏下是无明熏习之功。真如虽是净法。被无明染法熏故。而起妄心。如楞伽云。不思议熏变是现识因等。 论以有妄心下。二妄心熏无明。不了下亦妄心熏习之功。不了等即迷真义。不觉等是起妄义。以不了真如无相。而妄现其相。如人好眼为热气所逼。遂成翳眼。以有翳所覆故。依此翳眼便见空华。故云现妄境界。疏以此下以是反击。故云资熏也。增不了者。无明已是不了。又为妄心所助。更加不了。如贼遇恶人盗心转甚。遂成盗事。 论以有妄境下。三境界熏妄心。令其下是妄境熏习之功。由外境熏故。令内心起念分别相续。执着计名。造善恶等业。受 三界等报。三界无安故名苦也。如恶人为财物等所牵引故。恣行盗窃致令彰显。受于囹圄刑戮之患。疏后二同者。以此望彼俱名业苦。依惑下释上名同之义。上之三重钩锁相续。谓无明熏真如起妄心。妄心熏无明现境界。境界熏妄心。起念着造业受报。此则染缘事足九相之极故。止于斯也。 从后向前者。取其文势相蹑故逆次。前三是乃自本之末。以略标。从末向本以广释也。境熏中论增长念熏者。即是由熏习故。令念增长。下皆例此。疏智相者。由外境有违顺等相熏故。牵起内心爱恶等念。名之智相。以境不断故。念亦不断。名相续相。犹像有妍媸者。盖质之好恶也。响不断绝者。盖声之相续也。法执分别者。非谓对俱生以言分别。但通指智及相续。俱名分别。以此二相分别染净。念念不断故。此是分别心非是分别惑。学者自知。 妄心熏中论能受者。合是能令 阿罗汉等受 生死苦。论文语倒。阿罗汉此云无贼。贼即我执烦恼。此惑无故。辟支佛此云缘觉。觉缘离而即真故。疏迷于无相者。以此业识反资无明。增其不了。于无相理妄生有相。遂成转现兼彼能熏。共成梨耶。离事识等者。然有全分不同。若地前菩萨及二乘人但离事识中我执粗分。初地方离细中一分。二地至七地。则全离事识粗细二分。若分段苦但约粗除。即得远离。以无惑业即不受生故。无生老等八苦。变易行苦者。三细生灭念念迁流。故上论云。动则有苦果不离因。然此下出三乘人受变易所以。然此梨耶细苦九类同有。今独说三乘人偏受者。以约离粗苦故。细苦方现处说。是则一切凡夫二苦皆有。三乘贤圣有细无粗。凡夫虽有细苦。以彼粗苦所盖。都未觉知。由此不说圣人已离粗苦。方乃觉知。今就觉知义边故。说三乘所有。如人重病不知余物所侵。病愈之时方觉微痛。然回心菩萨十信已来。即受变易。若直往菩萨约终教说。在地前时即受变易。始教即初地已去方受变易。智增初地悲增八地悲智平等。四五六地若二乘未回心者。灭苦依后法尔。便受变易身也。以事识等者。前则业识熏根本住地无明。令起转现共成梨耶。使三乘圣人受变易细苦。此则智识熏枝末现行无明。令起相续执取计名。造业受报。共成事识。使 六道众生受分段粗苦。 无明熏中。疏谓根本等者。即前依不觉生三种相也。论不备举。故但标一。亦可无明熏真但成业识。业识熏无明。方起转现。故但标一也。谓枝末等者。然今事识亲从境起。境界不亡者。盖缘枝末无明念念熏习真如之力。如何熏习。但是于境不了虚无。定执有实名为熏习。以定执故。起后诸相也。此则取迷前者为能成。能成即枝末不觉后起者为所成。所成即六粗事识。如前所说睡梦之事。心境已具。于中取着。不了是梦如能成之无明。分别前境如所成之事识。然不了妄即是熏真。互相成也。引文可知。但末下释上所起之言。谓根本无明是能起故。对上根本以彰枝末也。 正明中论所谓等者。则真如为能熏无明为所熏。真如当体真实无始本有。不假他因故。不同前兼举所依也。以熏习下明真熏之功。无明虽是随流染法。被真如净法所熏。便能反顺真如。起兹欣厌。知昔日所爱者是苦故厌之。所背者有乐故欣之。如前恶人却被善者勉谕。后行君子之行。以此下则妄心为能熏。真如为所熏。疏反熏者。妄心本是随流之法。今却反有益真之力也。又是资熏反从外击故。增势力者。真如本自有力。能熏妄心起此厌求。今复被此净用资助。更增其力成始觉智。如恶人既反为善故。于善人每有咨询。或加之谏诤。由是善者或因问而增解。或因诤而除非。深练仁行愈修德业也。本即习熏新即资熏。 科功能者。由前内外熏力。遂成信解行证。以至极果也。文二。初地前行。论信己性等者。初一句知真。次二句达妄。谓知真本有达妄本空。实教行人初心合尔。此则圆觉初章信解真正也。下一句即依解修行也。疏十信者。入道初心先信根本。非同权门。但信 三宝及戒故。下文云。一者信根本。所谓乐念真如法故。以信是万行初首。故须言信。又以真如是万行根本故。信己性也。三圣圆融观云。信若不信法界信。即是邪解者。十解位即十住也。解业转故。言知心妄动解现相故。言无前境界。但是解了未能断除。然何啻十住方有前位。岂无此解耶。疏文配信。太近于前。问信位菩萨如何得解业等相耶。答以信己真如寂然不动无有一相故。知动心相境诚为妄也。性本无故。若不解此焉称实教初心人耶。论修远离法者。法谓法行。以此法行能破心境。故云远离。疏依解成行者。即十住位满进十行位也。有解无行其解必孤故。须依所解处而修行也。寻伺等即所行之行。信解非浅其行必深。大车将行轨辙宁小。然此中意通明十向及四加行。谓暖顶二位以四寻伺观。观所取名等四法假有实无即所取空。是远离境也。忍世第一以四如实智。印所取空。观能取空。即远离心也。广如前辨。今云等者。等如实观也。唯识等者。了知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别故。行此行而随顺之。故颂云。唯识无境界以无尘妄见。如人目有翳见毛月等事。此即资粮位中所修也。 论以如实下。二地上行也。疏见道等者。即通达位离不断相应染。证一分真如。名净心地若准诸处说。行布施波罗蜜。断异生性障及二种愚。谓执着我法愚。恶趣杂染愚。证遍行真如。住欢喜地。修道者。即二地至等觉。以此位中如次行戒等波罗蜜行。余非不修。但随力随分。故云万行。广如华严所说。以此修行对治障染。称顺本性令体显现。故云显真。疏无能所相者。正同唯识见道颂云。若时于所缘智都无所得。尔时住唯识。离二取相故。然此修道证真起行。一如初地。俱无能所故。言不取等。三祇者。通前三贤所论。若但取二地已去。则唯有二。谓二地至八地。为一 僧祇。八地至佛果。为一僧祇。然三祇延促之义。广如下释。然此段论旧文于疏外别配。则以自信己性为十信位。知心妄动无前境界为十住。修远离法为十行。以如实知下为十向加行。不取不念为见道。以乃至久远熏习力故。为修道。今复详此。信之一位对文太局。今若对者但从初至修远离法。俱是信位。以此位中非空有信。亦能修行。如十信名及下论说。修五行等。从以如实下至随顺行。通对三贤。于中前二句犹是蹑前信位之解。智者请详。 二果论二。初灭惑翻染。疏妄心尽者。即业转二识也。以无无明为能熏故。妄境灭者。以无妄心为能熏故。皆灭惑者。通指无明已下之文。此上展转灭惑翻染义。如前逆论灭义之中。广辨三种染者。即后三种不相应染。可知。 疏证理成德者。即下涅槃是断。业用是恩。得之一字属能证智。是智德也。斯皆修行翻染成净。故论以因等两句。但是再牒翻染之文。蹑此以明所显之德。疏染心即通六染。以无明灭故。业等三染心尽。境界灭故。智等三染心尽。一切心相不出六染。故云皆尽。故上云因灭故。不相应心灭缘灭故。相应心灭。心体转依等者。以心体在缠依九相等。名为生死。今九相既灭生死已尽。心体空寂名为涅槃。义说其依。实无能所。又转之一字义兼两势。谓转灭生死转得涅槃。又转灭则无法可灭。而似灭转得则无法可得为真得。转依多义如别所明。业用者。依涅槃空寂之体。随机感现无不利益。无心而应故。论云。自然业。心言罔及。故疏云不思议。斯则翻前妄心妄境故得涅槃(六染心皆烦恼碍故)翻前无明成自然业(无明为智碍故)然此因果两科。凡贤圣果四位具足。此皆真如内熏妄心外助。令真有力。始从凡夫终至果位。起兹净业也。 意识者。意之识也。论凡夫者。即十信已前不了唯识。而修行者。以此识下。且明所依之识。以此粗识本是境界为缘之所起者。不知诸法本依现识而生。以不知故。复执为实。凡夫下明能依之人。且二乘不知七八二识及事识细分。但修我空观智。凡夫悠悠修行。不知唯识道理。但依粗识起欣厌心。而求佛果。不能亡相。由此与二乘同处而言。由此下明得道分齐。作意者。作发趣佛道之意。即欣厌心也。久后等者。以趣心无辍。渐能解了唯识道理。如实修行还得成道。以用心迂会故。不速疾。乃云久后。菩提即无上道也。 论菩萨十信已上了唯识者。疏二初正释。识量等者。一切境界唯识所现。所现境界一一如识故。得识染即境染识净即境净等。既知唯识所现。终不定执实法虚妄取着。故云舍彼等。了唯心者。有智能了诸法无性。心相亦空唯一真如。不生妄取。念念与理相称故。得速疾趣于涅槃也。 问下二通妨。初问也。妄心并熏者。五意及意之识。皆熏真如令其有力。遂厌生死苦乐求涅槃。修反流行。意熏等者。五意前三属梨耶识故。斯则三乘之人。俱有梨耶熏真之理。何故菩萨发心勇猛速趣涅槃。二乘凡夫不同此辙而疏远耶。熏既是同发心合等。云何不尔。 答下。二答二。初正答。凡夫不觉者。以不闻 大乘教不遇真善友故。于诸法不知梨耶所变。又不知能变之识真妄和合无有自性。故云不觉。资持力者。谓依意识分别。心外见有生死涅槃。从此起心厌生死苦。乐求涅槃。资熏真如。真如任持能熏之力。由是发心修行也。不达本者。以不能了自心。则生二妄想。道目前而远觅。佛在内而外求。解既不正行亦迀会。故向菩提不能速疾故。云疏远也。了本者。既知诸法唯心所现。终不随顺粗识分别。执心外法。拟弃生死别求涅槃。虽修诸行而无行可行。虽度众生而无生可度。故经云。了心及境界。妄想即不生。斯则了本识而修行也。既而忘缘内照称顺本性。速得合道故。云亲而且近。如下顺性修檀等。前云。自信己性。知心妄动无前境界。修远离法等即斯行也。问五意后二亦是事识。菩萨既依此熏而起修行。何得异前凡夫二乘。答前则唯知事识不知本识。不知本识故。不了境从心起。已知事识故但觉心自境生。依此修行故成疏远。此则二识皆知以知之故。虽心缘境达境唯心。故于事识而不信用。依此修行。故亲而且近。 此约下二结答也。所依即本事二识及真如也。以三乘人等各依其识。熏彼真如而起行故。相资者。本因真如熏妄心。令起厌求。然后妄心熏真如。令修此行。是则若依事识熏真如。真如还资事识之行。若依本识熏真如。真如还资本识之行。故相资也。但缘识有内起外发之异。故使行有内照外求不同。迟速之因自兹而得。证发心中者。文云。是菩萨发心相者。有三种心微细之相。云何为三。一者真心。二者方便心。三者业识心。广说如下。 论体相合论者。如珠与光不相离故。下亦如是。 正显论二。初明熏习。疏不空者。不空如来藏也。以有自体本具河沙性德故。冥谓闇也。物即众生。其犹衣珠潜照而贫者莫知。黄金缠弊行者罔测。故非能了也。冥熏作用。拣异出缠应化之用。论境界性者。此是体熏以表体相无二故。标中则先体后相。释中则先相后体。如何熏习。以能为境界。牵彼智生即是熏义非直下蹑前也。亦乃下正释。前则本觉熏令起智。智即始觉也。此乃对智成所观境。境亦本觉。是则本觉相为能熏之心。体作所观之境。一体之上义分二别。如前说法有对智显义等。 论依此下显功能。疏心境者。由心之所发。由境之所牵。虽分二法体唯本觉无二别也。亦名体相。有力者。妄心劣故。本觉势强熏力猛盛也。昔以随流则妄有力而真劣。今既反流。则真熏功盛而妄心势衰也。论自信己身等者。约人所说故言己身。以己真如熏自妄心有势力故。遂能反照。信己身中真如与佛无异。但由妄惑所覆。故不显现。今发直等三心。修施等五行。对治妄惑。令体显现。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三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二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二 长水沙门子璇录 论结文二。初正结。疏无明根本等者。拣非枝末故。以依无明力而任持。托业识心而安住。故下文云。以有无明染法因故。即熏习真如。以熏习故则有妄心。以有妄心即熏习无明。不了真如法故。不觉念起现妄境界等。故云。由此而成也。现识等者。等下六粗。皆是所现色心境界也。故一切境由此住持。若无明等者。以依无明故。有妄心。依妄心故现妄境界。所以无明未尽心境不灭。如风未息波浪不灭。离心无体者。皆从心起。非外来故。即心无体者。所起之法同能起故。镜喻两意如法可知。 论唯心下释成二。初正释。疏虚妄现者。妄念熏真起诸虚妄法故。亦可此文是结前诸法无体所以也。此中二意。一唯心故。二处妄故。如前镜像一体同镜故。二体不实故。由斯诸法无体可得也。 论以心下。二转释。疏二。初解文三。初略标意。反验等者。反释上文心现之义。法既随心生灭。当知法从心生。生法皆妄也。 此中下。二别解文。初明生义。即指前段论文也。此则下显意。非谓心是能生法是所生。以真心随熏全体成动而作诸法。如金生器等故云生也。若无明下显灭义。即下文因灭故缘灭等也。此则下明意也。明此心体反本还源。独显性净故云心灭。此但心中无其妄动寂故名灭也。故疏云。心源还净故云灭也。此约真心显生灭义。若约妄心说者。即业转二识。名之为心。斯则妄心于真心中。若生若灭。真心不生灭也。如前文示。相续心灭智性不坏。如波相灭湿性不坏。如上约真约妄。虽皆有生灭之义。究实而论。皆妄有生灭。真无生灭也。 既心下。三总结。释上文无体义也。以上云一切法如镜中像无体可得。故此结成。 问上说下。二释妨。问意云。前明九相生灭。后即结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以一切染法皆是不觉相故。今文复云。唯心虚妄。心生法生心灭法灭。二文不相远何以顿尔不同耶。答下意云。前辨生灭单就不觉说故。结过属无明以功在不觉故。今此下明今文意。意明。此文具说真如为因无明为缘。由此因缘道理和合。成就色心诸法。既属因缘。遂令诸法无性之义显然可见。真如随缘不住之理。焕然明矣。彰明也。故结下既明和合本因。真如随缘成和合义。今结属心。正其宜也。如水初动功在于风故。前文中结属无明。动无别体则全属于水故。此文中结属心也。故不可言波无别体。而唯属于风。法理亦然。如喻可知。 一辨粗。疏此生下。明此意之识。是前第五相续识之所生故。名生起识。然无异体。但约粗细而分二别故。云同是一识。若更细论亦即是前智识也。以同依境界之所起故。今不指此而偏指相续者。以是意识亲所依故。但前下对前辨异以相续识。是法执分别。望于我执见爱。此名细惑又约能生依止义边。说之为意。此中下明今义。谓依前细相之上生起。此粗分别识。此识与人我贪嗔见爱粗恶烦恼相应。故下文云。此识依见爱烦恼。增长义故。即就所起义说故。云从前起门。即是执取计名也。以是分别之中粗分别故。名为意识。意之识者。依于五意所起之识故。本疏云。依意之识依主释也。简非圣者。即二乘及地前 菩萨也。此二种人已能远离意之识故。故约凡夫以显粗也。又以五意亦名意识。恐有所滥故。此约人拣之。其实五意名识。是持业释。故不同此。无对治等者。谓无始觉观慧也。二乘三贤得人 空观。既无取着。当知凡夫取着深者。盖无观慧也。其犹重病既不与药。厥疾宁瘳。 惑体论计我我所者。正释取着之相。由计我及我所故名为深。疏心外计境者。此是法执属前智相及相续相。亦复等者。正是此识属于我执即蕴。谓凡夫所执我。但通执自 五蕴为主宰故。离蕴即外道。所执神我。然有三宗。一数论计。我体常而量周遍。犹如虚空。二胜论计。我体常而量不定。随身卷舒。犹如牛皮。三无惭计。我体常。犹如微尘。应于根门如是众多。故云种种。 依缘疏但缘倒境者。如执苦为乐。不净计净。无我计我。无常计常等。故云倒境。不了正理。谓不知无我等也。故金刚云。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立名。疏此论等者。谓于一意之识中。分出眼等五识兼本成六。以对六尘。然前相续智识。亦缘六尘。以彼不与爱见相应故。属前意也。故前云。六粗属意识故。依六根等者。谓依内六根发于六识。缘外六尘。斯则聚缘内摇趣外奔逸。既以一为六。即分离义也。如 佛顶经云。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又能下以此意识遍缘一切。通三量故。假实俱缘。如前云。能令现在已经之事忽然而念。未来之事不觉妄虑。内外者。内根外尘色心诸法。亦即计我我所也。 所依。疏见一处等。五住地中之一数。此是 三界分别粗惑迷理起者。同于见道处断故。名见道惑。欲色有三爱。即三界俱生细惑迷事起者。于修道位中所除断故。名修道惑。以此等者。谓以此见爱烦恼熏于第八。令彼识中第六种子有增益生长故。即起现行也。上六下类摄。然执取计名正当此识。起业一相是此所生总别报业。是此识造。今约所造从能造说。亦是此识所摄。故云相从入也。六染之中合此二相。以为一染。正当此识。 标叹二。初牒上所说。疏牒上等者。上云。谓无明力不觉心动故。谓心与无明和合。起成业等三细也。 论非凡下依位别叹三。一凡小非分。疏凡小非分等者。凡夫尚不知意之识。况此三细耶。二乘方觉事识中粗分。尚不觉细分。正认三细以为 涅槃。以是无明所起之识。非其境界也。于五住地中。但觉前四。是前见爱所增长识也。若根本无明是第五住非彼所觉。 论谓依下二菩萨分知。疏十信等者。谓此菩萨虽位在外凡。而能信教。了知本识因缘所生。无有自性。决定无体唯是真如。方成正信故。下说十信菩萨信真如。及修真如三昧。以成正信之行。因果体者。因即无明果即本识三相也。体即真如也。三贤等者。异前位之信。殊后位之证。故言观察。比观者。既未亲证。但比度观察。即相似觉也。论证法身即初地已去。究竟即十地。乃至之言摄于中八。随分觉故不能尽知。然初地且约破法执故。说为少知。若克就识论。八地方觉此识现相也。 论唯佛下。三唯佛穷了。疏四相俱了者。以觉前者则不觉后。觉后者必能觉前。是故此中通言四相。故前云。若得无念者。则知心相生住异灭。 一征。疏缘起妙理者。真如为因无明为缘。起成诸识。斯则性起为相。是不思议微妙理趣。故云妙理。问意可知。 即净而染。疏因即梨耶心体是其觉义。即不思议变者。缘者即根本无明是不觉义。即不思议熏者。论染心即业等诸识。以于不可熏变处而熏变故。不染而染者。不染即前自性心体非是染法。以不守自性故。随熏成染。故下云。真如之法实无于染。但以无明而熏习故。则有染相。 常净。疏即染等者。虽随熏成染。其体常净。如镜现秽。其体不动。斯则正由不动而得随缘。正由随缘显得不动。 结难测论唯佛知者。欲言其净则九相纷然。欲言其染则一味无变。若非佛智孰能知焉。自性心难了者。以能随缘成染故。所染难了者。以即染而常净故。言甚深智者。即八地已上。以觉转现少分而知。然从初地亦得少知。以证真故。故前云。若证法身得少分知。 显不变。论常无念者。无念即觉义。既常是觉。即无不觉。无不觉故。名为不变。疏虽举等者。如杌不作鬼绳不为蛇。东处无西等。缘起因体。即前自性净心。是此缘起体也。故云心性。 此显下疏二。初释心不相应。此明无明之体。初起微细。未分王数心境之相应故。又此无明是全性之惑故加心字。又亦可此惑是与真心不相应之法。如前云。从本以来不与妄染相应故。今以不如实知故。忽然而起。说此以为根本无明也。 唯此下二释忽然念起三。初正释今义。是诸染法始起之本故。故约忽起以表其先也。 如缨下。二引经证成四住。前使者。即无明使也。无法起者。意显无明。使外别无有法。为能起无明之本也。 是则下。三会彼同此二。一正会如文。 此约下。二结拣。意明无前之忽然。非有始之忽然也。言无前者。以此无明最微细故。更无有法前于此者。前即始也。由无始起之本故。故说忽然。故本疏云。以起无初。故肇公云。如镜忽尘如空忽云。即斯义也。 标中论染心者。以上云。无明所染有其染心。今释此相。有其六种差别不同也。 然此下疏二。初叙意逆次配者。以前说随流生起故。从细至粗为顺。次今明反流除断故。从粗至细为逆次。前取近理为先。今取易断为先也。由此下配第一染。以二乘三贤同断此故。便借下将前科此。免更会同。诚为省要。二释文。论分六段。今初二初障。疏是六下据用科名。合无此说。今此重对者。为通前类摄故。此即九相中二相。见爱等即五意中意之识。粗分别即异相也。但粗下释此别名。外执于境与境相应。内起见爱计我我所故。污其下释此通名。净行即真如根本智也。此智有二。一人空智。二法空智。此智不起者。由染心有力。为能障故。故名为污。若渐修此观。观成智起即翻染心。故名为治。斯则敌体相违。故成治义。然此以对始觉名染义也。若据论意。则约对本觉之净。以明其染故。前文云。是心自性清净而有无明。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也。问障染何别。答体虽无别。名义有殊。障则对治觉立。如下文云。能障真如根本智故。染则对本觉立。如前引文。是心自性清净等。 论依二乘下。二治。疏无学等者。此是见等四住烦恼。辟支罗汉悉能离故。 疏十解下二。初约三贤以明行位二。初正显行位。据此则三贤菩萨同受此名。以皆不退失故。 故地下二引论证成。无着论即金刚论。彼论三地。谓信行地净心地究竟地。 疏此菩萨下。二对二乘。以显断惑。又二。初核劣以明粗惑二。初表异凡小。得人空者。以此菩萨得此观故。能伏现行不同凡夫。然于种子不尽除灭。不同二乘。言随眠者。种子异名。谓随逐有情眠伏藏识。今此论中约现行说。名为远离。非约种子。摄论下引证。上心则现行也。二意者。留此惑种润于故业。受分段身。修习种智断所知障。即自利也。兼俯就群品摄化利益。即利他也。若不留惑种。即同二乘独出三界。二利俱失也。故圆觉云。菩萨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 生死。问菩萨既留惑种。后起现行受分段身。与凡夫何异。答前引圆觉足辨其异。虽留惑种受分段身。以有智故终不起过。假此分段为所依故。广修种智及行大悲。终不令此起于新业。如禁蛇法。虽不令死。亦不噬人故。摄论云。烦恼伏不起。如毒咒所害。留惑(烦恼)至惑尽(所知)证佛一切智。 疏此约下。二拣定权实。初地下约顿悟说。谓此菩萨在地前时。以二空观双伏二障。分别至见道位。种现俱断。从此位去。若智增者便伏烦恼。现行至佛方断。若悲增者故意令生。极至八地。现行方伏留随眠惑。以助愿力化利 众生。今此论中约生起时。一向竖说。及至断时从粗至细。故在地前。已除我执俱生分别。至登地时。唯断法执分别。二地已去秖断法执俱生。更无烦恼。不同彼教横说二障种子在第八中。良以权实教异。与此相望。校一 僧祇。学者要知。须明彼教。然智解可以旁通。起行须依了义。冀诸学者审而详之。言如余论者。即瑜伽唯识等广明。 今此下。二超胜以除细执三。初正明。以是实教菩萨。从初正信。便达真如本有无明本空。随顺无念。于此地前能修法空真如三昧。自然令彼法执不生。伏于无明与真相应。故云分断。但伏故名断也。 故此论下。二引证。不了一法界义即无明也。下说发直等三心。修无住等四方便及施等六度。皆是此也。 今但下三结意。以是约执取人。非约人明执。故不论也。 二中一障。疏但执下即是法执相续。生起不断故。前云相续。今云不断。其义一也。 论依信下二治。疏十解等者。谓从三贤位中观察寻伺分断此染。直到初地方能全离。修唯识观。即资粮位中。习行顺解脱分。寻伺方便即加行位中。习行顺决择分。初地即见道位。无漏智火烧烦恼薪。通达佛法名欢喜地。三无性者。谓遍计相无性。依他无自然性。圆成无前遍计我法之性。故唯识云。初即相无性次无自然性。后由远离前所执我法性。遍满真如者。即遍行真如。所言遍者。唯识云。谓此真如二空所显。无有一法而不在故。所言证者。以无分别智契无差别理。能所两亡也。故唯识颂云。若时于所缘智。都无所得。尔时住唯识。离二取相故。法执等者。由修习唯识观故。至此成就无漏智。相分得现行。由是此执分别永得除灭。 三中障。疏以能下释名。可知。法执修惑者。所知障中俱生之分。以修道所断故名修惑。 治中疏七地等者。以此地已还法空观。有间断有相有功用。遂于染净境界。未免分别。然从二地已来。分分除断。故云渐也。八地下释得离此染所以。以若残此染。则不登七地。岂况至八。故至七地门中都尽此染也。以二地下释二地名。谓摄律仪善法众生三聚具足。以远离微细破戒垢故。名离垢地。准华严说。十地如次修十波罗蜜。此即正当戒波罗蜜。余地非不持戒。以约增胜说故。以七下释七地名。斯则八地名无相。七地名方便。谓与无相地作方便故。斯则无相之方便也。以八地下转释可知。 四中障。疏根本下则无明动心成业转现相。现相即境界也。此义前已频说故。疏但举初后。 治中。疏以八地等者。以色自心生故。心能变色故。由是能毛容刹海。芥纳须弥。色心不相妨。自他无分隔也。本业经云。所谓无相大慧方便大用。无有色习无明亦尽。百万劫事无量佛土事。以一念心一时行。现如佛形。现一切众生形。以一念心中一时行已无功用故。三世间自在者。谓此菩萨观此三种粗细之色。无不通达。无分别智任运相续。相用烦恼不能动故。以色下举下位以反释。意云。七地已前现识不亡。既色不自在。今得自在者。盖现识亡也。然于七地观断至八地。尽前后皆然。学者应知。 五中治。疏善知下于他心得自在。十种稠林者。华严云。此菩萨以如实智慧知众生。一心稠林。二烦恼。三业。四根。五解。六性。七乐愿。八随眠。九受生习气相续。十三聚差别。一一皆云稠林者。此等诸法稠密如林。故以喻之。净名云。善知众生往来所趣及心所行。此叹九地菩萨。本业经云。一切功德行皆成就。心习已灭无明亦除也。又以下明于自心得自在。四十无碍智者。准华严说。有十种四无碍智。四者。一法。二义。三词。四乐说。十者。世亲判为十相。一自相。二同相。三行相。四说相。五智相。六无我相。七业相。八因相。九果相。十住持相。一一具四故。成四十。广如彼说。有碍下结所离之染也。起即不自在故。如前经中心习已灭也。 六中治。论菩萨尽地者。即菩萨究竟地也。如前云。乃至菩萨究竟地。有本多云地尽义。亦有在。不如地字在下义顺。以前后皆结云地故。此即第十地。 如来即妙觉。斯则从九地。观断佛地方尽。无垢地即如来地。与十地终心竟无有异。然本业经中。自等觉为无垢地。此即别开。今此所明等妙二觉。合为一位也。 辨无明等者。如上六染。但是无明所起之法。今已分配因果诸位。明断竟。然上云不达一法界故。名为无明。未知此使依何位人。能远离耶。故今辨之。疏粗者。枝末无明。从初地渐离至七地方尽。细者。根本无明。此即下上说自性清净心。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当知无明是染心之所依。染心是无明之所起也。上云者。即智净相。然此六染之中各有二分。一分属于无明。一分属于染心。以皆有和合及相续义故。但约与前和合迷执不改。即是无明。约展转起后相续不断。即是染心。由是地前便有断无明义也。今言初地方离者。以约破法执位明断义。不乖诸说。故标此位也。今无明下明生起时。义说前后。以论因缘和合义故。若除断时则无前后。以能依所依不相离故。 释相应等者。以上六染中有相应不相应言。此义未显。今则显之。论二。初标也。疏皆粗心者。以是前六缘总别相。行相粗显故。依境下既依境生。则与境为相应也。 论谓心下二。初约法辨异。疏心谓下约王数释。心王即前六识心王。心所即遍行等六位心所。然六识中心所多少不同。今此论中总名念法。亦可此文举一蔽诸故言念法。即别境之一也。迦栴下引证。即通指心所俱名心所念法。然论王数相应。总有五义。一同所依根。二同缘一境。三同一行相。谓同作青等解。四同一心事。王所各一体故。五同一时。王所同一刹那故。由是故得相应。又心下约心境释可知。所依等者。识依此境所引生故。又是彼识所分别故。以有此染净为所依故。遂起心王心数令相应也。以有此境为所分别故。遂与能分别为相应也。 论而知下。二正显相应。若心王下约王数释同义。如师往资随其事不异。然虽云王数相应。理须约境以辨。能知同者。此体有二。以相应故名为同也。所缘同者。此唯一境以望王数故名同也。斯则能所虽皆云同。而同义有异也。又于下约心境释同义。此即心随于境。名之为同。同即相应也。 论不相应下二。初标也。疏无明者。以前云不达一法界故。心不相应名为无明等。故今指也。 论即心下。二释疏二。初约王数释。论二。初显无别异。疏即此等者。心是真心。由动故成不觉。不觉与觉一体无异。故云即也。尚无觉不觉异。岂有王数耶。 论不同下。二正遣相应。疏二。初正释。翻前义既无等者。如单己一人与谁为同故。无相应义也。 以此下重释前即义三。初正释。然前说不觉即动心。今说染心即不觉。有斯异耳。 上文下二引证。既展转相即动无动相。元即静心也。 非是下三拣滥。此中言不相离者。以染心即不觉故。非谓有于王数相应。而言不离。以相应不离二义别故。下文引证。是下生灭相中文。此文双证二义。一证不相离义。二证不是相应义。在文可见。 二亦下约心境释二。初正释前义。谓此无明等者。意云。染心即无明。无明是不觉。不觉依于觉。觉即是本心。都无外境相应故。云即心不觉。此言即心亦即本觉真心也。亦可通于真妄二心。如文易见。拣相应者。既无境为相对。约何以明相应耶。 此不相应下。二指陈违妨。以相宗说此第八识有遍行心所。又与器界外境相应。仍不说有觉义故和会。如别说者。寻检其文。未见所出。今且略会二宗所说者。如法相宗说。第八识能缘三境。以彼秖据现在成就位中。横说八识。不明根本始起元由。但言一切众生法尔。皆具八种识。从自种生皆能缘虑自分境界。以同是识了别义故。故能缘境。又说此识从自种生。虽从自种而假境为所缘缘故。方得生起故须缘境。虽能缘境微细难知。不同前七执我执法。今此论中竖说诸识迷真所成。从细至粗不说种生故。第八识但有生境之功。而无缘境之义。以从无明内熏习起。非外境界牵故令生故。经说为流注生灭者。是此内起也由是故无缘境之义。今若会彼同此论者。彼宗既言此识缘境微细难知。当知密同今论之意。以彼宗说从种生故。同是识分。不得不说缘境界也。又若会此同彼说者。此论所明。前六缘境即是第八粗分功用。由于境界。熏彼本识起此分别。斯则本识有缘境义。以是粗故隔为事识。不名第八。又彼宗说第八心王有遍行五心所相应者。由说此识能缘境界。是故有王心所相应。如正缘境时。须有作意。能警其心引心趣境。以趣境故。根境识三分别变异。令心触彼以触境故。四种和合领纳违顺。以领纳故于境取像。施设种种名言之事。以取像故。遂令其心造作驱役。此五皆由缘境故。得是故。第八有五相应。今论既不说此缘境。亦无心所与之相应。故不同彼。又彼宗中不说第八生起元由从真起妄。但据现在成就位说故无觉义。然亦说有无始本有菩提种子。而不即是本觉真如。以未了故。且隐密说。今论所明依如来藏。有生灭心。以迷觉故。成于不觉。虽成不觉觉性不变故有觉义。以依实教显了相说故不同彼。若彼已说有觉义者。如何彰此二教浅深。学者应知。 举上染心等者。举上六染之心及无明。对于所障之境束为二碍。以一切障染不离二种。所谓烦恼及以所知。今此染心及以无明二障分别。如何收摄。故此明之。标立论二。初惑障二。初标法定名。疏六染心者。各取于中一分相续义。故以此一分喧扰动乱不寂静故。名为烦恼。 论能障下。二显其碍义。疏二。初释文。照寂下释所障智名。复名真智证体智实智等。以能证如实理故。名如理智。能生后得故名根本智。上文下出所障智体也。染心下释成碍相。并可知。 今此下二通妨。或问曰。如诸处说。依于二执起于二障。与此何别。又前秖将六粗前四以配二障。何故此中六染俱名烦恼耶。故此释之。彼依二执起二障者。依五意上起所知。意之识上起烦恼。今此则以染心所依无明为所知。能依染心为烦恼。故不同也。应知若约二执说二障即局。此依染心说二障即通。有斯异也。 无明下二智障二。初标法定名也。疏根本无明者。若取诸识中之一分。亦兼枝末。以末从本故作此标。 论能障下。二显其碍义。疏二。初释文。后得下释所障智名。复名偏智俗智权智等。以根本智证真如。后方得起故。名后得智。如其事量而知名如量智也。即上下出所障智体。以无明下释其碍相。从所障得名者。智之碍故。依主释也。不同烦恼即碍。是持业释。 此明下二通妨。或问。此言自然。与外道自然何别。故此释之。此以无心应物任运现化为自然。不同外道无因果之自然。斯则言同而义异也。 烦恼中。疏先问等者。约粗细以成难也。秖合细法障细法。粗法障粗法。方是其宜。何故不尔。前二染者。以业相微细未分能所。欲成碍义难见相违。故今偏约转现二相。以酬前难。然虽不言意亦含摄。以依动心说能见故。可以意知。前三染即分别智。已前三者。皆是事识故依境起。以此等者。以理智无能所染心有能所。敌体相违故。成碍义。 智碍。疏所迷法性者。此是即真之俗故。常静无起。无起即真故云法性。故前文云。一切法离言说相。乃至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等。不了等者。正释违义。法性寂静而无明起动。动静相反故成违义。正释等者。本疏云。以内迷真理识外见尘故。于如量之境。不能随顺种种知也。如人动目天地倾摇故。不能得如实知也。然前则约粗细而难问。今则约相违而通释也。故下文云。无明顿尽名一切种智。如下论释。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二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一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一 长水沙门子璇录 二枝末。疏二。初列。 二释。释中二。初疏文十一重喻合义相昭然。寻文易解。然此翳喻亦未全似。若以首末比况。最切者不过梦喻。已见前文。皆由无明力者。如下文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 无明为因等者。楞伽云。妄想为因境界为缘。和合而生。疏中用此以科论文。经中妄想即无明也无明生三细者。下文即展转相生。今但约根本而言。故云无明为因。初总标。疏相不离体者。业等九相不离不觉体故。以即体之相即相之体故。不相离末。不离本者。三细六粗之枝末。不离不觉无明之根本。以即本之末即末之本故。不相离。依无明起妄心者。即不觉生三相如下云。以依无明有梨耶。依妄心起无明者。以依阿梨耶识。说有无明也。其犹依水起波。波相起已。不离于水。由斯义故。名曰相应。非约心王心数说相应义。以此三种是不相应染故。 别解中三。各有标名。所依正释。讲者详之。初标名论无明业相者。意表此二无有异体也。所以知者。前说业相尽处。便见心性成究竟觉。但以约义故。说相依显体无别故。今双举又拣本觉随染业相故。云无明业相显觉不觉皆有业相。而真妄不同也。 论以依下二所依。疏根本无明者。以是所依故当根本。如梦依睡也。 论心动下。三正释。疏二。初别解论文论二。初动作义。疏动作是业义者。是无明之业用。后之八相亦是动作。亦是无明业用。然约别义以立其名。唯此最初起用之始故名为业。反举等者。如不睡则无梦。始觉者。即究竟时也。 论动则下。二为因义。疏为因是业义者。然九中前八皆得名因。所以不言业者。亦约别义故。今此初相能为苦本。故名业也。如得下反显。以静是妙乐之因故。反知动念即是苦因也。动因苦果等者。以一念起动即具微细四相。四相之苦果不离一念之动因。据此位中即是梨耶行苦。若准前明。四相俱时而有故。四相摄于九相。分段粗苦亦在其中。所以次第说者。文不顿书故。义有因依故。若约时说则一念不觉无有前后故。有说云。一念不觉 五蕴俱生。即斯义也。 此虽下。二通明行相。此乃九相之端细中之细。未有转现心境差别故。云一相能所不分等。即当等者。自体即自证分也。如无相下引证。相即自体境界即所缘。当知下会彼同此。 二转相疏依前等者。转犹起也。是前业相起为此见。然余相皆有起义。不名转者。亦约别义故。如依于梦而有梦心。若依下若约果海性净不动。则无有彼此之见。应知有见者但依动故。如无于梦则无梦心。如是下。就此一相位中。以明不说境界所以。以微细故。且说能见以为转相。然此境界便是向下现相。以论中分能见所见各为一相。今此见相由内所发。非托境生故名为转。依此转相带起所缘。复立现相。非谓于此能见之中。又自别有微细境也。学者应知。摄论下引证。意识即第六识智相是也。三世境者。诸有为法。非三世境者。诸无为法。斯皆意识所缘之境。可知者。意识粗浮能所缘念。可以现今分别取解也。以有三世等境。为可知故。此识等者。即第八也。以无可知境故。既无境可知。故唯就能缘见分。以明此识也。如说 十二因缘始不可知。此亦如是。唯识亦云不可知执受处。既云下结意。 三现相。疏依前等者。如依梦心而有梦境。反释者。应云圣人离见既无此境。当知此境定从见生。如无梦心则无梦境。然上三相皆反以释成者。以此是八地已上所知境界非下流所觉。由是以圣人不见相等。比决反验令义明了。可见可信也。 疏即分别事识下二。初引经料拣二。初引经指配。事即是境分别境事之识。故名分别事识。楞伽等者。具云藏识海常住(本识)境界风所动(现识)种种诸识浪腾跃而转生(事识)。 问下。二问答释妨三。初问也。末那者。具云讫利瑟吒耶末那。此云染污。意谓与四惑相应故云染污。恒审思量故云意。即第七也。问意可知。 二答三。初六八相从答二。初约能执从所执故不说。必执相应者。谓第七种子在第八中。第八见分为第七所执。故曰相应。况二识相依互为根耶。瑜伽下引证可知。 又由下。二约所依从能依故不说。内依等者。以第八第七互依。第六依于七八。前五依六七八及同境依故。有偈云。五四六有二七八一俱依。但说能依必知有所。故略不云。 二以下二以义不便答二。初无和合义故不说。无明等者。前说无明与真和合成梨耶三相。末那但一向生灭无和合义。若言和合。自成梨耶。若无和合识从何生。义既不便求说不及。 又由下。二无缘外义故不说。末那无缘外者。以前五唯缘外尘。第八缘内根身种子及器世间。第六通缘一切。第七唯缘。第八见分。今六粗皆缘外境故不说也。 亦可下。三约计内外答。此约我我所分。亦属六八故。不言第七。意云。第七。正是执我我所。今分两处无体可言。 楞伽下。三引证二。初引经可知。 经中下。二释义。现识等者。正配释。可知。所以下辨事识义也。既云攀缘外境。非六而谁。由是论依经说故。不复论第七识也。故知下结会彼此。然上多义明此论中不说第七者。要异晓公说。下智相即第七故。故彼文云。言智相者。是第七识粗中之始。始有慧数分别我尘故名智相。夫人经说六识及心法智。今之智相即心法智也。若具而言之。缘于本识计以为我。缘所现境计为我所。今就粗现。说依境界心起分别。又此境界不离现识。犹如影像不离镜面。此第七识直尔内向计我我所。而不别计心外有尘故。余处说还缘彼识。问云何得知。第七末那非但缘识。亦缘六尘。答此有二释。一依比量。二圣言量。比量者。量云。意根是有法。必与意识同境故。是宗。因云。不共所依故。同喻如眼等根。异喻如次第灭意。三支无过故知意根遍行六尘。圣言量者。一金鼓经云。眼根受色耳分别声。乃至意根分别一切诸法。 大乘意根即是末那。故知遍缘一切也。又对法论十种分别中。言第一相分别者。谓身所居处所受用义。彼复如其次第。如诸色根器世间色等境界为相。第二相显分别者。谓六识身及意。如前所说所取相。而显现故。此中五识唯现色等尘。意识及意。通现色根及器世界色等境界。设使末那不缘色根器世界等。即能现分别唯应取六识。而言及意。故知通缘已上皆略彼疏。今此疏意说无第七。乃是影摄无违。常式意不缘外故。有多义也。 初总标。论以有等者。此之六相虽则展转各有所依。今亦但取根本而言故。云依境也。楞伽境界风所动。种种诸识浪腾跃而转生。此之谓也。 一中论依于境界者。此但外由境缘牵起。内根发生。故云心起也。疏于前等者。不知内发谓是外来。楞伽云。外实无有色。唯自心所现。愚夫不觉知妄分别有为。不知外境界种种皆自心。智者悉了知境界自心现。创起等者。随其心王复起心数。拣择染净决定如此。故名智也。体是别境心所中慧。故云慧数。 二中疏依前等者。于顺情可爱之境。心与喜俱名乐受觉。于违情不爱之境。心与嗔俱名苦受觉。不苦即乐不乐即苦。违顺之境既续。苦乐之心岂断。略以辨粗故不论其舍。而实有之。但在苦乐之间耳。自相续者。当相不断故。又能等者。以自相续故。复能发起烦恼。润于已熟之业。令受报未熟之业令成熟。由是引导任持。令其 生死不断不绝。此则令他后四相续不断也。广如下生灭因缘。五意中释。 三中论住持等者。谓于苦乐境上。坚固停止无有变改。执持不舍也。疏上皆等者。是执取相所依故具牒之。是此下唯此一句是第三相。以不知违顺境如 空华。不了苦乐心如幻化。的取为实。确然不改故云深取。故下等者。即下因缘意识中文。 四中疏依前下。境本非善以顺己之情。便名为善。境亦非恶以违己之情便。名为恶。且善恶相已自不实。况其名字起自倒情。宁非是假。何以故。他人于此或以善为恶。以恶为善。二不定故。肇公云。物无当名之实。名无得物之功。由此名故不待眼见违顺之相。但耳闻善恶之名。便生喜怒。是故目计名字也。楞伽下引证。义见前文。上来下配三障。自此已上直至根本无明。尽名为惑。若准 佛名经云。独头无明为烦恼种。则别开无明以为烦恼所依。其实无明是痴。乃根本六惑之数。若也合论皆名烦恼。开合虽异俱是惑门。自下等即业苦。斯则三障即三道也。 五中疏执相等者。谓于我执贪嗔爱见。发动身口七支。造善恶不动等无量差别之业。于中虽有善及不动。然俱有漏不出 三界。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故皆苦因也。 六中疏招果必然者。必定然是也。斯有两义。一不得不受故。二善不为苦恶不为乐故。书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涅槃经云。非空非海中。非入山石间。无有地方所脱之不受报。故云必然。三界轮转无有罢期。故曰循环。死此生彼不能脱免故云长缚。如蚁循环。如蚕作茧。终而复始不自在故。正法念云。如绳系飞鸟。虽远摄即还。 众生业所牵。当知亦如是。苟非觉悟无有解期。今约此言故云长缚。 一正释中。疏三细等者。染法虽多不出三界因果惑业。今以三细六粗摄之。罄无不尽。如是染法皆由根本无明迷真所起。故云当知等。 二转释疏问意可知。答文便是解论意也。业气即差别相。此相皆是不觉业用气分。然此不觉是九相之总名。九相乃不觉之别号。故圆觉云。身心等相皆是无明。即斯义也。 双辨同异者。向说觉与不觉。染净迢然。又说依觉故迷不离本觉。若言其异。云何依觉故迷。若言其同云何染净不等。又若定同定异。皆无进修之门何也。同则圣凡一等。欣厌都绝。异则染净抗行迷悟永隔。由昧二门不即不离之旨故有斯惑。然于相无相宗失意者。各堕一边故。今辨释用袪迷谬。 一喻疏染净等者。染即不觉三细六粗。净则觉义二相四镜。以者。用也。缘真如是总相门故。能通与二法为性。又真如无相故。以此二法为相。斯则二相同依一性。一性同生二相。由是同字性相俱用。喻染净者。器有精粗故。余文可知。 合中疏此二者。即上无漏无明义。如下说。而非实有者。从分别生。故经云。幻妄称相。然幻之一喻诸教多引。以喻染净其体不实。良以五天此术颇众。见闻既审法理易明。今依古德解释此义。法喻略开五种。喻之五者如结一巾幻作一马一所依巾。二幻师术法。三所幻马。四马有即空。五痴执为实。法之五者。一真性。二识心。三依他起。四我法即空。五迷执我法。更无别体者。经云。其性真为妙觉明体。净相即智净不思议业。及后二镜。已见前文下文即熏习中文。然则前三细六粗虽是染相。以约不觉义说故不引用。今别引下文者。意证此染是真如相故。文云。真如之法实无有染。但以无明而熏习故。则有染相。若前九相。初标。后结。皆约不觉。不言皆是真如相故。由是疏文引用雅当。 正引中疏依此等者。众生即不觉也。不觉无体即是真如。真如之理即涅槃性。性自寂灭。何待更灭。灭度涅槃即彼此方言也。净名下弥勒章文。如前所引。大品亦云。断一切结入涅槃者。是世俗法非第一义。何以故。空中无有灭。亦无所灭者。诸法毕竟空即是涅槃故。依此等者。菩提梵音秦言云觉。觉即始本二觉。二觉既是真如菩提。岂从修得。故大品云。以何义故名菩提。空义故是菩提。如义法性义实际义等是菩提也。此上约众生。明不觉即真如故。本来涅槃。诸佛觉亦真如故。菩提不可修作。既言修作。应知约果所得故。疏云诸佛也。以本有故何须修作而后得耶。故云非可等。又前下重以真如二字。释此二段也。旧入者。故圆觉云。始知众生本来成佛。故云旧来。又一切众生即究竟觉故。云无新得也。然旧来入与无新得义同文异。但以如为涅槃真为菩提。为别也。又时人多谓涅槃为相所累故。说不觉即如本来涅槃。计菩提修因所生故。说觉性即真亦非新得。由是相即无相故。约不觉说涅槃。非是修生元自本有故。约真性说菩提。望涅槃等者。涅槃合是修其智了所显。以不觉即如如即涅槃。岂待了因了之方显。斯则未尝不显。何待更显。故上文云。旧来入涅槃。望菩提等者。菩提合是生因所作。以菩提是觉觉性即真故。不待作之始生。斯则未尝不有。更何作耶。故上云。菩提无新得。然据前疏云诸佛菩提非修等。即将此二句独就菩提而论。今又分此修作以望两处所说。又似别是一解。学者知之。此之下既是本有之法。不合言得以体如实常不变故。不同妄法无实可得。斯无得法元真实故。 疏疑云下二。初叙疑。文显易知。然此段文若在科下注之。其文则便。今太近上讲者应悉。 二随释论二。初正释疑。疏法性等者。楞伽云。真实中无物云何起分别。又经云。佛真法身犹如虚空。此皆约无色也。又疑下约应难真也。 论而有下。二释转难。疏彼见下谓佛果海但有大定智悲而无色相。众生见色相者以彼业识所现。属于无明差别之相故。下文云。但随众生见闻得益故。说为用也。非此下约离相释。故下文说诸佛 如来唯是法身智相之身第一义谛。无有世谛可见。既云法身智相第一义谛。岂于此中而有色等不空性耶。又亦下约性德释。彼是真善妙色即性之相。虽名为色。亦非可见之相故。论云。智色以本下。前云以离念境界唯证相应故。后云。诸佛法身无有彼此色相迭相见故。 论异相下二。初喻。前同相则以生灭望真如说。以相望性明其同也。今异相秖就生灭一门染净。自相望以成异也。 二合。疏别明等者。以无漏净法体是觉性。觉性无差但随无明故现差别。以彼下明无明本性自是差别。若不差别则不能迷平等理也。下文即真如体相熏习中文。诸无漏法即通指本始二觉修性功德也。直论性者。克就真体说也。是前门中所示真如体故。但随下约对染差别说净差别。即后门中所示本觉相也。比如一月影现万水。月本无差随水影别。下文即相大文也。又由下约始觉义。说由为治悭贪等染法。成布施等波罗蜜无漏净行。及果上 十力 四无畏等万德之义也。前则待差染以成差。此则治差染以成差。亦可前相后用耳。又以随差别众生。以成差也。前已问答故此阙之。具此三义。故云随染差别也。如是下释染净法皆如幻义。以对待之法本不立故。如经云。若有一法胜过涅槃。我亦说为如梦幻等。金刚亦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然上所说同异之义。即是真如生灭二门不相离义。约生灭门即同而异。约真如门即异而同。苟得一心二门之旨。即无惑于此。 总标。论生灭因缘者。以立义分中云。是心生灭因缘相。于中心生灭已如上释。今则释因缘两字。然是生灭家之。因缘故。复言生灭也。 疏二。初解牒文。牒前以标者。谓牒前立义分中之所宗。标为此下论文之所释。梨耶下一重是能生三细之因缘。心体者。即真如。于中唯取随缘一义。以不守自性故。根本下以是亲迷真觉故。不取枝末。又此唯当成事之义不取体空。又无明下一重能生六粗之因缘。缘此两重因缘。正如楞伽所说不思议熏变。及取种种尘。无始妄想熏等。广如下说。又此两重但有三法。谓真如唯因境界局缘。无明则望真为缘望境为因。结文可知。 诸识下。二解标文。然此但唯约心故云诸识。若云五阴和合中生。斯则兼于色心也。而无下如波无别体。唯依于水。上文云。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等。自相心者。即前不守自性生灭因也。能依等者。但以约法约人立名有异意。与意识即是众生无别体也。即前诸识生灭相集而生也。又众生是总。意等是别。总别虽殊其体一也。皆从心起以心为依。然此中能所依起。以心意意识相望分别。有通有局。思之可见。楞伽亦云。藏识说名心(第八)思量性名意(第七)能了诸境相是则名为识(前六)今此心是如来藏意是五。意识唯第六。故不同彼。 问中疏此心下。既云众生依于心体有意等起。其相云何。 论以依下疏二。初释文。是上等者。以梨耶是总觉及无明是总中别义。今既说无明依梨耶有。应知唯取觉义为所依也。论文约总取别。故云梨耶。疏中释出别义。故云是上所说心。即不守自性真如也余文可知。欲明等者。此但指前第一重之因缘也。上总下或问曰。前云依心有意等转故兼云无明者。何谓也。故今释之。 问上说下。二问答二。初问。举前所说如云依觉故迷。又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等。今此却云依梨耶有。岂同前说。 二答中二。初正答三。初约迷真执似释。与无明为依等者。如风动水成波风还依此波中故。前云风相水相不相舍离。又云。依不觉生三种相。与彼不觉相应不离故。何者下重释前义。依迷者。是依无明迷真而有梨耶。真与妄俱似一似常故。即迷真义也。经云。迷本圆明。是生虚妄。迷似等者。依梨耶有无明。迷似一为实一。迷似常为实常。经云。所既妄立生汝妄能。即执妄义也。即此二义。一识所论前后互出。故不相违。 二云下。二总别义异释。就本等者。克就真体竖说也。觉即是本依本起末故。今就下都位即通约真妄横说也。如风动水成波风水俱在波中也。 三云下。三约未起已起释。未起等者。从未有梨耶时说。成就等者。已有梨耶处说。 然此下二结答也。意云。若唯取初义。则似真前妄后之失。亦有悟后再迷之过。亦同数论冥初生觉。若唯取后义。则似诸法不由迷真而成。但从本识建立。则有真妄别体之失。亦何异法相宗耶。今以后义免前过。以前义免后过。故互言也。以二义更互用之。隐显相成。如绮之文。故云绮互。 一略明中疏依似起迷者。即依妄心起枝末无明。依迷起似者。即依根本不觉起妄心也。此言似者。即以创迷真性成此妄心。微细流注似其不动。似无差别故。云似一似常。楞严呼为妄觉影明。斯之谓也。此二下义有前后时无前后。如前三义答问。秖就一识一时而说。故不可作前后之异。余文可知。依此等者。谓依心起业识。乃至依智识起相续。生于意识。斯则后依止前前能生后。次第依止及与能生也。于中能所依生前后相望。有通有局。如文可解。摄论下引证可知。 一中疏心不自起等者。心非动性故。性虽不动然随缘故动。以不守自性故。即四镜中不出义也。如水不自浪因风力也。由此免于无穷之过。正明起相者。以觉则不动。不动则无相。不觉则动。动则相起也。起动是业者。于二义中不举。为因义者。亦含在其中也。以动即有苦果故。 二中疏依前下正释此文。可知。转识有二下对下辨异。无明所动者。此从内起位属本识。当于三细名为转识。若其境界所动者。此从外起位属事识。当于六粗。名为智识。上如泉涌之波。此如风击之浪。但以常徒所明。转识唯取前七。今此所说在本识中。恐有所滥故此拣之。 三中疏能现功者。即前转识能现相故。就此功能便名现识。以其下释行相也。故下文云。以有妄心即熏习无明。不了真如法故。不觉念起现妄境界。通现一切谓有漏。无漏色心诸法。非独五尘也。若依下引论对辨。五根即眼等五色根及根依处。种子即善恶无记等三性种子。器世间即山河大地等。斯皆第八相分。然此相分皆为第八执受。执谓摄义持义。受谓领以为境。令生觉受。于中种子具三义。一摄为自体。二持令不散。三领以为境。根身具二阙摄为自体。故器界唯一。但领以为境故。故唯识云。不可知执受处。亦可种子根身缘而执受。器世间量但缘非执受故。今此下或问。若然者何故此中唯言现五尘耶。故此释也。以对所牵事识故。于一切中偏举此五。论云。对至即现意在此也。非如下约相续不断义。以解常在前也。如第六识在五无心位。即有断灭故。唯识云。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又第七入灭尽定时。虽云净分不断。且有尽七之言。为约染分亦成断义。又成唯识所熏四义中云。若法始终一类相续。能持习气乃是所熏。此拣前七转识如风声等。既言如风声等。斯则非是相续有间断故。又为下约为先义解常在前也。意云前者。先也。以迷时先有为诸法本。更无有法先于此故。末那无此义故拣之也。此即单拣第七也。然前拣六七之文。是海东意。后之一义是今疏意。故云又也。若言初句标。拣次唯拣第六。又为下方拣第七者。海东无后一意。如何抟句以读文耶。学者应知。 四中疏细分者。法执俱生故。迷唯心境见从外来起微细心。分别染净故。云不了。 五中论二。一直明本相。疏亦细分者。此是法执分别粗于俱生。故除微字。但云细分。此上二识皆云细者。以是粗中之细故。同是法执故。 论住持下二。别显功能二。一能起润惑。住持等者。住谓留住。持谓任持。谓留住任持令业不失也。疏以此等者。谓过去无明所发业行种子未成熟者。以有此识发爱取烦恼润之。使令成熟堪为来世感果之有。有即业种变异也。若无下如植种于土无水则焦。结业待果无贪则败。经云。爱水由润业故。又复等者。谓润已熟业令受果报。善恶乐苦自然相应不相违反。如印印物故曰无差。又现在即现报。未来即生后二报。如是下通释前段。以结其名。斯则润过去未熟业。令成现在已熟业。润现在已熟业。令招未来果报。如是循环无有断绝。由不断绝故名相续。然其润业等即是令他相续义也。 论能令下。二能起念虑。已经者。是过去下即未来。上当相相续。即现在也。显此下疏二。初正释此文。以此识既能起粗分别。念虑三世。与前智相微细不同。非法分别而谁。 此上下。二通前重示二。初结属此识。文意可知。 又为下。二总通前五。三细功能者。以第八识能集种子起现行故。后二功能者。于中但约分别不断而分二异故。摄论云。意识缘三世境等。即斯义也。 顺结中疏是前等者。此解是故二字。故说等者。三界不出五意。五意唯依一心故。云三界唯心作也。以现识中具有根身种子器世间故。故楞伽云。从于无色界乃至地狱中。普现为众生。皆是唯心作。现似曰虚者。依他起法如麻上绳。似有其相究体不实。诈现曰伪者。遍计所起如绳上蛇。相毕竟无分别妄现。唯心作者。如绳蛇无体不离麻。故十地经即华严十地品。文云。了知三界依心有。十二因缘亦复然。一切皆由心所作。心若灭者生死尽。 反结。疏离彼等者。谓心起成识依识有尘。究其根本唯一心作。故经云。由心生故种种法生。又圭山云。生法本空。一切唯识。识如幻梦。但是一心。然此三界六尘皆摄色心等法。是故顺结反结。皆归一心。 问中疏现有等者。意云。若是唯心则不合有境。以心无相不可见故。既有所见。云何唯心。 答中二。一答无尘。疏以一切下。意云。一切法从心起故。所起无体即是一心。楞伽云。心亦唯是心。非心亦心起种种诸色相通达皆是心。又疑下蹑所答处。以起此疑。疑意云。既是真净一心。因何起作诸法。楞严满慈圆觉刚藏皆同此意。由妄等者。其犹净眼不合见华。但以翳覆便见华相。妄念即根本无明也。又亦下是前疑中之别意。非续次所起。文意可知。但前约依他释。此约遍计也。释云下意云。如见空华。是汝眼病。如楞伽云。如愚不了绳妄取以为蛇。不了自心现妄分别外境。 论一切下。二显唯心。疏境唯等者。如像唯镜现故。分别像者。是分别镜也。楞严云。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无尘唯识者。如唯识颂云。唯识无境界。以无尘妄见。如人目有翳见毛月等事。论心不见心者。意云。心是一心不合自见。当知有所见者皆是妄也。故楞伽云。如刀不自割。如指不自触。而心不见心。其事亦如是。既尘等者。意云。尘境若存则可以心缘。境尘既不有。纵有心在亦不自缘也。识不生者。意云。以有尘故。牵彼识生。既无尘境。识不生也。故经云。由法生故种种心生。今法既不生。心亦不生也。既无他可见亦不能自见。所见无故。能见不成也。能所俱寂者。心无心相是能缘寂。境无境相即所缘寂。楞伽云。能见及所见一切不可得。此中大意。欲显一心本无能所。能所俱寂。方是真心。亦非泯之令寂本自寂也。摄论下引证。具云所说诸法唯识所现。无有少法能取少法。亦可论文从一切下。展转释疑。疑云。是法既无。云何分别释云。一切分别即分别自心。又云。若如是者即应见心故。释云。心不见心。反明分别悉皆是妄。又疑云。云何心不见心释云。无相可得。斯则心无相故。不可见心。心外又无一法。当知有所见者皆妄见也。能所既寂唯一心在。即法空门下所显真性也。故经云。诸幻灭尽觉心不动。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一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 长水沙门子璇录 论初标立。疏虽得无念等者。谓得觉无念之始觉也。本无起者。即四相本无念故。待何等者。以因不觉有始觉。今不觉既无始觉亦绝也。 二释。成论四相俱时有者以转彼静心。一念所成。一念本无念。四相无自性故。云皆无自立。疏三。初正释也。如依一水而有千波。波无别体皆同一水。然未下对前辨异。初指昔。今既下显今并可知。 疏问下。二问答通妨二。初正问答。问中兼难。并可详悉。辨竟者。前正释是也。唯一下重释。处梦士者。即金刚已还及一切异生也。大觉即 佛位。并如前说。文易可知。 摄论下。二引证二。初引摄论。前二句举喻。后二句法合。以须臾间睡成多年梦。如有说言。一梦之间经历三世。受身 生死。此之谓也。此中下指引文意。意云。经年梦事不出须臾。无涯生死不出刹那。彼论刹那即今之无念。指彼同此也。 楞伽下引楞伽三。初正引可知。 二解文。意云。刹那生即无生。以无自性故。若非下反明也。谓若刹那不是无生。即有自性也。既有自性即不流转。今既流转。即知无有自性。是故无生也。是故下结也。由是刹那即无生故。所以契无生者。即是见刹那也。此即例前四相。诸念即无念故。是故得无念者。方觉四相唯是一心。 净名下三重证。不生等者。意云。无常之法必无自性。以无性故。即不生灭。此与楞伽文异义同。七识等者。亦即流转无性。四相无念义故。圆觉云。知是 空华即无流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楞伽正文云。五识身不流转。今云七识。疏笔误尔。 如来藏等者。以有实体不可泯故。故生灭处即如来藏。楞严云。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疏此下三总结大意。文旨可知。然前四位及引经下至后段。正同圆觉依位渐证忘心顿证。具明此者。意令顿悟渐修自然成位。其犹学射心唯在的。箭有近远。楞严亦云。理即顿悟乘悟并消。事非顿除因次第尽。由是若不说渐位。则阶降何知。若不说顿门。则终卒难入。由是具说以备修行。 随染本觉者。亦前略说是体。文云。心体离念。故此段是相。文云。生二种相。故后四镜是体相双辨。文云。觉体相故。初总标。疏此二下以是本觉不合言生。今随染缘还净而显故。有生义。斯则显故名生。非创然而生也。故下文云。显现法身等。生已不离者。其实即是今犹义说也。其犹明镜在尘出尘其体不别。 二征列。疏明本等者。自随流而还源。自垢染而清净。亦即自隐而显也。觉处不觉久被染尘。却复本真故云还净。明还等者。昔以相隐而用废。今以相显而用兴。其犹出尘之镜形对而像生也。此之下总明二相得称随染所以也。然智净相离自业识等染缘故不成。以无能显故。故下云。若离不觉之心。则无真觉自相可说等。若不思议业相离彼 众生等染缘。故亦不成。以无能感故。故下云。诸佛如来唯是法身智相之身第一义谛。无有世谛境界。离于施作。但随众生见闻得益。故说为用。由是此二俱名随染。 初因。疏真如等者。谓在内为理法在外为教法。虽内外不同。皆名为法。由是论中。通言法也。此在等者。但由熏习力故。缘教修行。从初信位终至第十回向也。资粮者。谓十信三贤具修福智。为成佛之资粮故。亦名顺解脱分。善加行者。即暖顶忍世第一四种加行。此在三贤位后十地位前。加功用行以求见道故。亦名顺决择分善。此四加行依四寻伺四如实观。观名义名义自性。名义差别假有实无。如暖顶二位。同修四寻伺观。忍世第一同修四如实观。暖位修明得定发下寻伺。观无所取。顶位修明增定。发上寻伺。重观无所取。忍位修印顺定。印前顺后。发下如实智。此有三品。下品印无所取。中品顺无能取。上品印无能取。言如实智者。如实遍知名等四法离识非有。所取若无能取亦无也。世第一位依无间定发上如实智双印二空。又离所取能除遍计。离能取除依他起。双印二空得圆成实。犹带空相非真唯识故。彼颂云。现前立少物。谓是唯识性。以有所得故。非实住唯识也。登地已上者。初地见道。二地已上。即是修道。以此二位证真起行。还契于真也。非同地前缘教而修。故云如实。以地前是教道此名证道故。金刚等者。于此定位二种道中方便道也。义见前文。 后果疏由前等者。即方便行为能破。生灭相为所破。又方便道为能显。不生灭性为所显。此根等者。以未至此位之前。根本无明与真净心。常相和合成此识相。今至此位。无明既尽唯一心在。照体独立与谁为合。故中论云。一法云何合。即显等者。此中疏意明今论文隔句显发。谓破和合识内根本无明生灭之相。即显不生灭法身本觉。灭染心之中业等相续等相。成淳净圆智报身始觉。今此且明初段显法身义。法身即本觉。隐显得名。今双举者。要对后始觉故也。即于等者。以六染心皆依无明与真和合。而得相续。今无明既尽和合不成。染心依何而得相续。故并随灭。然诸染心皆相妄而体真。故相灭而体不灭。故云。不灭心体也。故令等者。比以无明和合染心相续故。使本觉旷劫随流。今既无明破。染心灭无所拘累故。得此心却复元净。其犹穷子归家。摩尼出垢也。成淳净圆智者。不杂故淳。离染故净。无缺故圆。灭识故智。成应身始觉者。应字平声呼。谓始觉智与本觉相应。即报身也。真谛三藏亦呼报身为应身。然此始觉与前本觉。皆是能成。此应身与前法身皆是所成。意谓识相破而性在。性即本觉。本觉能成法身。心相灭而智净。智即始觉。始觉能成报身。此皆义说能所成也。然此段文是海东疏义。圭山参而用之。石壁失照作应化解。深为不可。以下不思议业相方是应化身故。若如上解。 三身义足不尔。文中便成缺剩。剩一化身。缺一报也。有智请详。然此下始本同也。以始觉是本之用。由有染故。本觉用起以为对治。今染缘既息。用还归体故。转其名为圆净智也。断德者。除淳净智外。余文悉是断德。识与心相是所断法。法身是彼断所显故。后之一相即是恩德。即三德备矣。若依此说。前之应身正当属报文理甚顺。 初问疏问意等者。前云。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仍说和合不相舍离。今生灭既灭真亦合灭。如何却云灭相续心显现法身智淳净耶。斯则约相即门以相难性也。 初法中三。初释正难。疏意云等者。前说心成识者。但是心相成识。今言识灭者。亦是心相灭。斯则生之与灭皆约心相不约心体故。得说言灭相续心显法身等。此则约非一门性相不即而答也。转难等者。意云。既若起灭不干心体。斯则真妄迢然。如何前云。转彼静心成起灭耶。此约性相相离义为转难也。 论无明下二释转难也。疏如此等者。意云前虽云相灭。但是相融归性义说为灭。以此识相不离觉性故。是则真妄元无别体。而难云。离真有妄耶。此乃约性相不离义以答也。 论非可怀下三双结。成前二义也。前句结后义相不离性。成得转彼静心为起灭等。后句结前义。心相是无明。成得灭相续心现法身等。疏非一异等者。后译本云。相与本觉非一非异。非是可坏非不可坏等。生灭门初已曾广释。今却以彼非一异义。成此文中非坏不坏义。此即约义总标也。若依下引经别释无明即明故不可坏。坏则坏于明体。故 涅槃具云。明与无明凡夫为二。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若就等者。以识相即非心体故。所以因灭无明得菩提也。无明灭下结成可坏之义。此即正显前文灭。相续心显法身也。如正法念经说。水乳一处。鹅王饮之乳尽水在。灭惑准智者。世人皆谓断尽惑结。然后证真。殊不知惑体本真全觉之不觉。如迷东为西谁之过耶。而欲求灭西相。然后见东愚之甚矣。 二喻疏真随妄转者。即下净心因无明风动。论水相风相不相舍离者。湿是水相。动是风相。动处全湿。湿处全动。是不相舍离。亦可水相者。波动也。风相者。亦波动也。以水之与风俱用彼为相故。云不相舍离。以喻一切染法依真而起由痴所发。染法望真。是真之相。若望于痴。是痴之相。如下云。以一切染法皆是不觉相故。又云。皆同真如性相。故此喻之疏真妄相依者。即下心与无明不相舍离。真体不变者。即下心非动性。以心性寂灭。本非动作。以不守自性。随他无明。故成起灭。如水湿性本不动摇。由风故动也。息妄显真者。即下无明灭相续则灭智性不坏此明等者意明。若真自性是动法者。识相灭时真性应灭。今既不灭。应知非自性动也。如彼水性。若自性动波相灭时。湿性应灭。今既不灭。应知非自性动也。 三合。疏水随风动者。即前大海因风波动也。以水下喻文可知。所况者。应云以心不能自生。要因无明以成识等。无明不能自现妄相。要因心方现妄相故。无明动相即心动。相无别体也。故前云。染法望真。是真之相。若望无明。是无明相也。风水相依者。即前水相风相不相舍离。然于中俱无形相义。喻中不言故。今疏中约法显喻。以湿下喻明。心法下法说并可见。若据疏意。即约全夺两亡之义。今于疏外别助一解。言心与无明俱无形相者。此约真妄各住自位时说也。举此义者。要显真妄之相不相离故。以真本无形相。约染心以说其相。无明亦无形相。还指染心以为其相。斯则住自位时虽无形相。而真妄和合共现染相。以此染法。亦是真如相。亦是无明相。故云不相舍离。如父母共生一子。此子亦是父之子。亦是母之儿也。问何故前喻中。只言风相水相不相舍离。而不云俱无形相耶。答以前文中但喻不相舍离义。不喻无形相义。以水不起波时亦有相故。风亦如是。但取分喻故不言无形相也。问喻中云风相水相。法中云俱无形相。法喻岂齐耶。答喻中就所起共相说。故皆云相。法中就能起自相说。故云俱无。虽无自相之相。而有共相之相。法喻正齐也。然喻中约已起。故云相。法中约未起。故云俱无。又喻中约合法。故云相。法中约开说。故云俱无也。然今法喻正意。只明无明之相与觉性不相舍离义。不显无形相义。故前喻中不喻此也。合中虽有无形相言。正意亦要显不相离。有智请详。非为僣越。水性不动者。即前水非动性风息显水者。即前云。若风止灭。动相则灭。湿性不坏。余一一别配可知。 初总标论。依净智等者。是依真起应。如依镜明现诸色像也。谓前随染本觉之心始得淳净。依此智力现应化身。与彼众生作利益故。故宝性论云。何者成就自身利益。谓得解脱远离烦恼障智障。得无障碍清净法身故。何者他身利益。既得成就自身利益。已无始世来。自然依彼二种佛身。示现世间自在力行。是名成就他身利益。他身即应身也。故唯识云。大圆镜智能现能生身土智影等。疏谓与等者。一切虽多不出六境。故标此也。宝性下引论释义。虚空无相者。即前所依之真身唯是如如。及如如智周遍一切无有差别故。如虚空为胜智者。即能感应化之机。深厌生死乐求涅槃故。云胜智者。此有二类。一地上感胜应身。二地前等感劣应身。作六根境如六具显。 二别辨疏二。初通释上文。显业德者。如下云。身有无量色。色有无量相。相有无量好。所住依果。亦有无量种种庄严等。业根者。如下云。随其所应。常能住持不毁不失。斯则横竖皆依真觉故得无量无断。胜能者。如法华云。应以佛身得度者。即现佛身而为说法等。有感斯应。不用加功。如百水不上升一月不下降。慈善根力法尔如此。故曰自然也。疏四显下胜益者。或见形以发心。或闻法以起行。乃至知觉。功不唐捐。故云不虚。此上二句。犹是别指此文也。如此下则通释上义。报化等者。报即地上所见。亦名胜应。化即地前。所见亦名劣应。此二种身。皆净智所显真如之用也。无始等者。即前常无断绝也。下文自显。 问地得下。二问答释妨二。初问。意云始得智净相以自利。方起不思识业。以利他故。上云。以依智净作胜境界。若然者则利他有始。何言无始耶。 二答三。初约一佛释。以无明下如文。言本觉常起用者。有其两意。一约内熏说。即自体相熏习义。故下云。从无始来具无漏法。备有不思议业。作境界之性。依此二义恒常熏习等。二约应化说。应化不起者。但以妄染覆之。非谓本觉无此应用。亦非固心抑令不起。斯则过在于妄。何责于觉。实如昆竹有龙凤之音。尘镜有光明之用。如或裁之以利磨之。于尘则何患乎。雅韵精明而不显发耶。 以一下。二等诸佛释。通约十方三世诸佛。皆以始觉同本故。得应用无始终也。 此本觉下。三同众生释。以众生真心与佛真知不别故。佛应用即是众生应用。用即体起。故云无二。若就佛说。用即属佛。若就众生说即属众生。略同明月现在澄潭。此所现月亦是月影。亦是潭影。下文广释。 初总标疏以空下二。初双标空镜二喻。若据论意。但明觉相有四种义。以一一义皆遍法界。遂举二喻。以虚空喻周遍。以净镜喻四种。具明二喻者。若单举空喻。则不显四义。若单举镜喻则不显周遍。遂举二喻。互相显发也。未必虚空亦有四义。今随镜说故言皆有也。 一空下二单释镜中四义文二。初略配空者。此就真体本无妄染。如文云。以从本已来一切染法不相应故。犹如于镜唯有性明。故云空也。镜中所现但是影像。其相元无亦成空义。不空等者。虽无妄染。然有自体及性功德。若无其体将何现物。余二可见。此四如次以配四义。此中双标而后单释者。以空随镜显也。但释镜义。自挟虚空。以一一义。皆有周遍如虚空故。是故单释。 四中下二料拣。配有五对。第一性净离垢对。二因隐果显对。三空有体用对。四体相对。五空镜对。一三有空义者。然空语虽同而空义不同。以第一就因无妄体为空。第三据果离妄相为空。二四有镜义者。义亦不同。二以本末现物为镜。四以随时照物为镜。然则一三非无镜义。二四非无空义。今但取增胜配之。余如本文。 后别释四。初空镜三初标名。疏本无等者。以从本已来不相应故。非同随相之说。未断则有断已始无。故名本无。亦非推之使无。故名本无。 论远离下。二辨相。初二句正显空义。无法下一句重辨所空。疏文法喻对。显昭然可见。 论非觉照下。三结名疏二。初正释二。初约妄无真照之功。先法说违理者。理有觉照。妄既违理即无觉照。既无照用。理中岂能容彼妄耶。由是前文云远离也。如镜下喻显也。如镜本有照用外物。违镜则无照用。既无照用镜中岂能容彼物耶。以照与无照非和合故。亦犹仁人之家。岂容不人共往。以性相违故。 后约真无妄觉之用。先法次喻。并可知。圆觉云。无知觉明即斯义也。然此二义之中虽约妄约真。皆就无能照说也。问妄属无明容无能照。真性明了教理俱成。何言无照。答今言真无照者。但无能所之照不无性明之照。如楞严云。性觉必明妄为明觉。今此但无妄为明觉之照也。疏中约所显能。非谓但无所照义。尔智者详焉。 此约下二通妨。或问曰。次云。一切境界悉于中现。云何此言无可现耶。故此释通。遍计情有理无依他相有性无。故知此言无可现者。无妄体故。下云现者。有虚相故。其次云。常住一心等。即明依他无体。唯是圆成则三性之义备矣。 论二镜中二。初标名出体。疏现法因者。以次云。现境界故。内熏因者。其次云。熏众生故。亦可下重辨。斯则因义通而熏义局也。以现法及熏习俱名因故。现法非是熏习义故。有自体者。异妄无自体故。及功德者。异恒沙烦恼故。妄则不唯无功德兼无自体真。则不唯有自体兼有功德。如前文云。以有自体具足无量性功德故。 二别释。二因二。初现法因二。初正辨。疏心外等者。下论云。 三界虚伪唯心所现。离心则无六尘境界。明心等者待无明熏方变诸法。若自出者无明断后应出法无穷。则修断何益。故知不待无明法则不出。离心等者。虽云待熏方出。非谓别有法自外而入为能熏耳。以是即心不觉为能熏故能熏既非心外。所现安得离真。故非外人。又此诸法全心而成。非谓诸法从心内出而现于外也。此即非如人从室内出名为现也。又非别有诸法自外而来。入此心中而现其影。此即非如形对于镜而现其像也。以心无内外故。此二句拣滥。后二句正显。如疏所明。良以不失不坏常住一心。故名为现。虽复等者。心境历然染。净宛尔故。诸法缘集下法喻可见。斯则性起为相故不失。相同于性故不坏。论常住一心者。有二意。一者以一切法常依不心而住故。得不出不入不失不坏也。二则诸法当体常住唯是一心。一心之外无有一法可为出入失坏也。故经云。世间相常住。此二义中前义为正。以下有论自释成故。疏文可知。 二释成疏释成。同体等者意云何。以诸法常依一心而住耶。故此释云。以法即是真实性故。斯则以此二句转释前义也。据疏指配合如此释。今疏却叙前文释成此段意。谓前后互释皆得故。此反明也。 二熏习因二。初显体离染。疏以性下顺释文。非直下别显意。先法次喻。若不下反以结成。并可知。 论以智下释成因义。疏以本下约本净。今净明不动又虽下约现染不染明不动。亦先法后喻。并易解。此本下释论初句。即下所说大智慧光明义等。后结云。乃至无有所少义故。又与下释论下句。即自体相熏习义。如前引。胜鬘下引经论证可知。道谛即出世因。因即熏习义。 论三中二。初标。名出体。疏谓真如下释此当文。前在下料拣前后。性净即初义。不空即第二义。如来藏者彼二在缠故。通名如来藏。但以空不空异耳。今明不空等者。与前不空义同。法身者。与前如来藏义异体同。彼隐此显故。前云。依法身说本觉。后云。名如来藏。亦名如来法身。然法身但属第三镜。其后一镜即是报化身也。宝性下引证。同相者。通凡圣故。胜相者。胜于因故。然初净即前二义。后净即后二义。出法体者。即前为二因之法也。故前云。谓如实不空等。今明离障。故重指之。 论出烦下二正辨。疏粗细染心者。四粗三细。如下文云。染心义者。名烦恼碍。所依无明者。根本枝末。是六染所依法。故如下文云。无明义者。名为智碍。净心出障者。出前二碍。碍即障也。二障既出业识等亡心无所合。故云离也。离和合等三段疏。即翻前和合烦恼智碍。成此淳净明等三字。如疏可知。然此三字淳字是总。净明为别。谓淳净故。淳明故。淳净即满净义。拣异 菩萨等。是分净故。淳明即满觉义。拣异菩萨等。是分觉故。斯则六染尽故。谓之淳净。二觉圆故。谓之淳明也。又此三字。即圆三德。谓如次是法身解脱 般若。备此三点。以成大般涅槃。 四中二。初标名显体。论缘熏等者。缘即外缘为诸众生而作发起善根之外缘。故熏习者。熏谓资熏。熏成习气发善根故依法出离者。依于体相以起用也。 二正释其相论遍照等者。即明此法出离惑染遂成三轮不思议化也。遍照即意轮鉴机示现即身口设化。以此为缘熏习力故。令修善根也。即彼下二。初通释上文。与彼等者。谓与二乘十信作差别缘。与三贤十地作平等缘。如下用熏习中说。 问前下。二料拣前后二。初辨异二义。问意可知答中前约等者。意明前之二相与此二镜。法体无二为门有殊。谓前二相以智为门故。云俱就始觉说。后二镜以理为门故。云俱就法体说。又前约相说故。云生二种相。此约性说故。二种俱言法。又前约对染明净相故。云智净等。此约自性。显大义故云。有四种大义与虚空等也。又前以显为门。此以隐为门。所以有斯二说者。恐有人言。显时方净隐时不净。故因说二隐。又重说二显故。有法出离缘熏习。又先明二显者。以取始觉之末文便故。又亦即是始觉义故。亦即隐处难信。且就显处而开示故。余义易知。 然法下二结同一体。此明为门虽异其体是一。故此结同也。但今下境即是法。以是始觉所缘所证。故言境也。又以对体故称用。对因故称缘。斯皆不出真应之身也。 不觉者。即梨耶识中第二义。不无觉明也。是则无明之别号。亦名之痴。亦名为迷无知等。斯约染法以明心生灭义。然生是妄生灭是丧灭。其中三段亦名。初体次相。后即结相同体。初法疏不了如理等者。如理平等本唯一相无不觉之异。今既不如理知。故云不了。不了即无明也。由无明故妄生异相。首楞严云。无同异中炽然成异也。如迷正方者。不了是正东故。业相等者。以论云起念起即是动。动即是业相也。经中亦名为起故。文云。起为世界静成虚空。虚空为同。世界为异。邪方者。前虽迷其正方。且是不了是东。今于东处别作西解。故云邪方。前即迷真。此即起似也。以根本无明有迷真执妄二义。今论此段并下三细。正是初义也。下智相等即执妄义。亦即楞严背觉合尘义。经云。迷失本妙圆妙明心宝明妙性。认悟中迷等。此皆具明二义也。华严云。于第一义不了名为无明。此迷真也。圆觉云。妄认四大缘虑为身心等。此执妄也。然迷真必执妄执妄必迷真故。此二经各举一义也。邪不离正者。西处即东故。不觉处即觉故。 二喻。论依方迷者。依东方故迷为西方。若离正东即无邪西亦如依水起波。若离于水则无有波。 二显觉。疏初义者。即文云。以有不觉乃至为说真觉。后义者。即文云。若离不觉等。此即节释论文也。良以下正辨其意。依真下显初意。如依金之器方能显金。反之则不可也。随妄下显后意。如随器之金还待器显。反之亦不可也。此乃前依觉故。迷则为妄之所损。今依迷显觉则为妄之所益也。然论之大意明不觉与觉。皆是相待。以显生灭染净无有自相。皆不可得也。此中初言以有不觉妄想心者。无明所起妄想分别。由此分别能知名义故有言说。说于真觉。是明真觉之名待于妄立也。若离不觉即无真觉。自相可说者。是反明真觉必待不觉若不相待即无自相。待他而有。岂成自相。自相既无。他亦不立。是显染净无所得义故。后译云。然彼不觉自无实相。不离本觉。复待不觉以说真觉。不觉既无。真觉亦遣。如下文云。当知一切染法净法皆悉相待。无有自相可说故。圆觉云。依幻说觉亦名为幻智。论亦云。若世谛如毫厘许有实者。第一义谛亦应有实。此之谓也。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九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九 长水沙门子璇录 二释本觉名。疏二。初随文别释。责意云二者。但反覆成难。而实无二故。本疏云。进退成难。 以对等者。下云。当知染法净法皆悉相待。今此且约对于新生。立为本有。以始觉从修新生。本觉性自元有。由是对始以立于本。又以下约别义释。前约对始名本。今约生始名本。原其始觉是本所生。内因熏习外假缘力。创然而有。故名为始。生于始故名为本也。苟无所生亦不名本。如女生子方得母称。 以至下此辨但名觉之所以。以始本既合。则无二相。无二相故但是一觉。故下文云。亦无始觉之异。以四相本来平等同一觉故。又此下约别义释。前段是辨一觉所以。此即辨始觉所以。意明此段论。文是明始觉。以依本起始。始还同本故名始觉。以始得无念之觉。名真始觉也。已前虽亦名始觉。以未离念犹名不觉。或立相似随分等名。至此念尽已觉初相。故名始觉。是知直待合同本觉心源。故名究竟觉。智净相等并同是始觉也。 问若下。二问答违妨。异不成始者。以前文云是本所成故。融同本体方名始觉故。同不成始者。以前云至心源时。始本无二平等一相无所待故。既而同异二俱不立。如何说言对始立本耶。此问因次前疏文中来。答意昔日不觉而今始觉。若穷其体与本不殊。就生灭门相待义边。得名始本也。形本不觉者。形本觉故立为始。形不觉故立为觉也。若至心源已属真如门摄。不同前难。而实始觉等者。无不觉之染缘可形待。故无觉名。与本平等不殊。故无始名。但名真如。不名始本觉也。由是真如门中。但显于体不显相用。 二始觉疏明起等者。正明始觉。文虽在后。转推其源元因本觉。由迷本觉方有妄念。妄念即不觉也。则前依 如来藏有生灭心。后依觉故迷等。如依不睡人有睡人也。论依不觉有始觉者。如依睡人方有觉人。疏三。初别解文。本觉等者。下云。以有真如法故。能熏习无明。以熏习故则令妄心厌 生死苦乐求 涅槃等。究竟同本者。下云。而实无有始觉之异。本来平等同一觉故。下文引证者。即随染本觉中文。斯则本觉离染初净。便名始觉。 此文下二通辨论意。此如好人成睡人。睡人成觉人。此显展转成立也。始觉同本下明展转泯绝也。如觉人同好人。以同好人故。即无睡人。无睡人故即无觉人。无觉人故即无好人。无好人故平等。平等亦不可。言平等者。无始本异故。再言之者有二意。一则始觉与本觉平等。始即本故。本觉与不觉平等。不觉即本觉故。二即始本不觉竟无差别。本自平等。又差别平等亦复平等。离言者。欲言始觉体同本故。欲言本觉无所对故。欲言不觉体即觉故。言之不及。故云离言。以离言故无相可得。心行处灭故云绝虑。此即泯同真如门也。 是故下三总结示。圆融者。圆摄染净。觉与不觉融归一体。清虚无累故曰解然。迷觉中道一不住着。故名无奇。况有 三身异者。以三身由始本所成。始本既不安立。岂有三身之殊。此拣权教定说三身差别。于中分为无为别及三常之异也。但随下释疑也。或曰下说不思议业相缘熏习镜报身应身。又云。无明尽有不思议业。能现十方利益 众生。此岂非报化之用。何言无三身耶。故此释之。但约机见有异名为报化之身。若约果海实无身说。下文即真如用大。文云。诸 佛如来唯是法身智相之身。第一义谛无有世谛可见之法。但随众生见闻得益。故说为用。 科始觉者。亦可前略明始觉体。今广明始觉相。后始不异本。即结相同体。初标因果。疏染心者。即六染心。性净者。即如来藏。以污净成染故。说净为染源。故下文云。是心从本以来自性清净。而有无明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粗相者。即转现二相并六粗等。转现亦是细中之粗。并为粗相。生相即业相妄中最细者。以粗从细生故。说细为粗源。故下文云。粗中之细。细中之粗 菩萨境界。细中细是佛境界。然心源之言疏中两解。初解依士释。次解依士持业二释俱通。或可净心即源持业释。此解与疏初解。俱约所证之极。疏之次解约所断之极。斯则心源二字通于真妄。觉之一字。即是始觉。始觉至于生相。生相足以断除。始觉至于性净。性净足以冥合。故下文云。觉(始觉)心(性净)初起(生相)心(冥合)无初相(断除)以远离微细念(上所断者)故。得见心性心即常住(上注合者)名究竟觉(能所合已别立此名)始觉道圆者。道即因义至此位中因满成果。无始本异名究竟觉。即佛地也。不了等者。有生相等之所隔故。金刚等者。金刚喻定无间已还。乃至一切异生。即下文随分相似及不觉等是也。斯则究竟是果。非究竟是因也。 疏前三者。则灭异住。觉此三相已还名不究竟。后一则生相。此一相尽故名究竟。此约反流故生相居后。若约顺流则灭相为后。 科显四位者。此同圆觉凡贤圣果之四。或开为五位。即资粮加行通达修习究竟也。或合为三。谓信行净心究竟也。广即五十二位。疏三。初总叙意文七。今初略标大意。粗则灭相。细则生相。中间相望互通粗。细寄显等者。寄托四种尘劳相上。显明始觉功力分齐。是则约所觉之粗细。辨能觉之浅深也。 然此下二料拣四相。意显真心随无明熏。从细至粗从惑至业。寄此惑业之上。说为四义。乃是一期之四相也。非约等者。刹那之中虽具四相。非今所辨故乃拣之。 今以下。三正释本义二。初标列如文。 二释文二。初总三。初总叙起妄二。初正叙原者。鞠穷之义。夫语辞也。谓穷此四相之由。本因迷心所成也。或二字俱是发语之端。心性下叙所迷心体。即真如门。如前文云。所谓心性不生不灭。乃至离心缘相等。而有下明迷成生灭。即生灭门。如前云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等。 经云下。二引证。初则涅槃。如前所引。又经即法身不增不减经。彼云。即此法身为过于恒河沙。无边烦恼所缠从无始世来。随顺世间波浪。漂流往来生死。名为众生。今疏略引大概。此下下即随染本觉中文。 今就下。二总配四相如文。 佛性下。三引论释成。彼论所说一一有为。莫不皆为四相所迁。以证今论一期四相。 二别下二。初略配下文。约位等者。即将此觉四相位。对下六染文。即知此四别分各成多少不等。如下文云。一者执相应染。依二乘解脱及信相应地远离。即是此文如二乘观智初发意菩萨等。觉于念异念无异相等。下文具云。二者不断相应染。依信相应地。修学方便。渐渐能舍得净心地。究竟离故。乃至五者能见心不相应染。依心自在地能离故。此上四染即是此文云。如法身菩萨觉于念住。念无住相等。又下文云。六者根本业不相应染。依菩萨尽地。得入如来地。能离故。即是此文如菩萨地尽。满足方便一念相应。觉心初起心无初相等也。以此对彼足见四相别分之义。但以彼约净智翻染。一向就烦恼道说。故不说于灭相。今文约觉起始终。具论故总明四相也。准海东疏配。生相有三。三细也。住相四。即七识四惑。异相六。即根本六烦恼灭相有七。即身三。口四。然彼所说法体即同。但开合有异。今疏即就当论所辨。以要顺宗故。无以弃近而就远也。 生相下。二广释四。今初业相者。标名。谓由下释相。以无明下结成。表此先无故名生相。甚深下别叹。下文下引证。即生灭因缘中文。即下文下类摄。初一即业相。后一即根本业不相应染。第一即业识。此等下都结。但以所说为门不同。而法体是一。故皆摄之。为门不同者。九相是明不觉。五意六染是明生灭因缘。但五意是生因缘。六染是灭因缘也。由义异故。名字不同。及说处亦别以体同故。故通摄也。下诸段标释结摄例此。 住相下。二住相。此二等者。已上三细是三不相应心。属于本识。此二并在等者。此是粗中之细属于事识。无明等者。结成也。确然不改。故名坚住。后二即转相现相。初二即智相相续相。后四即转识现识智识相续识。中四即能见心不相应染。所现色不相应染。分别智相应染。不断相应染。 言异下。三异相。此在等者。此二是粗中之粗。属于事识。无明等者。惑妄粗显能发身口贪嗔等别。故名异相。下文下类摄。中二者。即执取计名字相。初一者。执相应染。以合二相为一染故。意识即意之识。 言灭下。四灭相。灭前异心者。谓惑至此终极入于业道也。如 小乘灭相灭现在心。令入过去。以无明等者。从微至着起惑造业。业因既成心招来果。一期事毕。故名周尽。以周尽故。故言灭相。非谓从此不起烦恼。如人谋事缘备事遂。名为周尽。以果下。或问曰。生等四相。于九相中已摄前八。何故不摄业系苦相耶。故此释之。意云。因则未造者不造。已造者转灭。即有可断之义。若至果报已当受处。即不可断。如已至地狱。必当须受也。故佛令知苦断集不令断苦。是斯意也。故今文中废置不说。言第六者。即六粗之最后也。 是故下四总结前说。唯一梦心喻也。如有一人(真如)忽然睡着(无明)作梦(业相)见(转相)种种事(现相)起心分别(智相)念念无间(相续)于其违顺深生取着(执取)为善为恶是亲是疏(计名)于善于亲则种种惠利。于恶于疏则种种陵损(起业)或有报恩受乐。或遭报怨受苦(业系苦相)忽然觉来上事都遣。当知此事唯一梦心。皆因等者法也。九相之兴皆依此力。如依于睡有诸梦事。经云下引证。即胜鬘经也。彼云。 世尊如是无明住地力。于有爱数四住地。无明住地其力最大。大论云。譬如大地有胜力故。持四重担。故名住地。一大海。二诸山。三草木。四众生。无明亦尔。于五住地中此最难除。故知力大。下文则九相末都结之文。 虽复下五据理融摄。先纵牃前文。谓细不是粗。惑不是业。法执非我执。本识非事识。前位异后位。故云阶降。然其下摄彼粗细差别。以为一念。所言一念有两意。一则但是一无明之念。二则一刹那之念。且如一人忽逢一怨。便行杀害(业起)如以为张人王人(计名)定言于我有怨(执取)恶心无间(相续)分别是怨非亲(智相)彼为所见(现相)已为能见(转相)心念起动(业相)即于一念之中八相具足。然于二义中正唯前义。亦可一念者即一心也。故下文云。一念相应。即无念之一念也。谓粗下出所以。或问曰。既有粗细前后等差。何得说为一念。故此释也。谓虽有粗细等差。而是一心而作。岂有心在灭相。而生相中无心。若言无者。生何所依。亦不可分此一心以应四相。既心不可分。复无前后。如何四相得有前后耶。如人是一梦种种事梦事。虽多即无前后。故说下引证。即始觉末文。正云。而实无有始觉之异。以四相俱时而有皆无自立。本来平等同一觉故。 然未下六决通伏难。或难云。既四相同时。何故觉者有其前后。故此释之。达心源下以了四相同依心者。方得俱时而知也。如人梦中说梦。渐渐而知。或至觉来方可并悟。斯乃得失在人。不应疑法。经云下引证。始者下转释所引。并可知。 既因下七结成始觉二。初顺流释所觉。所觉即不觉也。种种梦念即烦恼障。转至灭相即业障。长眠下即报障。既三障所覆。殊不觉知。无始至今未曾觉悟。故云长眠。 三界即依报六趣谓正报。于此六中数数归往。故名为趣。 今因下。二约反流以明能觉。能觉即始觉二。初明起觉因缘。本觉熏者。内因熏也。觉力冥熏微妙叵测。名不思议。本觉是体熏令厌求是用。此即内因体用也。又因下明外缘熏力。真如是体。所流教法是用。此即外缘体用也。梁摄论说从清净法界。流出正体。智正体智流出后得智。后得智流出大悲心。大悲心流出十二分教。清净法界即是真如。据本而言。故云真如所流教法。闻熏者。谓以闻慧熏得真流之教。反资觉性。令彼有力。是则本觉所流教法。还即熏于本觉。 以体下二显觉起功用。即指前内外熏力。能起始觉也。体同即外缘之体与内因体无二相故。即真如同本觉也。用融即外缘教法与内厌求。二相通和不相违拒也。领彼闻熏者。正显同融之相。若不同融即不领受。以领彼故。遂能资益内熏觉性。起始觉之解。解力既增无明力劣故。得反流渐向心源也。始息灭相下明其渐向之义。从初信位止其造恶。次了我 空。渐断法执。觉至本识穷了生相。纤尘既尽觉照独存。故曰朗然大悟。即无明梦尽成究竟觉也。觉了等者。心源常湛本自不动。动相既无对谁云静。下云。觉心初起心无初相故。又云。譬如有人迷东为西方实不转等。平等者。心无二相故。再言之者平等之相。亦复平等故。或即本末平等。能所平等。自他平等。以要言之。诸相待法。悉平等故。如经下引证。即华严经。经云。譬如有人梦中见身堕在大河。为欲渡故发大勇猛。施大方便。以大勇猛施方便故。即便寤既寤。已所作皆息。菩萨亦尔。见众生身在四流中。为救度故。发大勇猛。起大精进。以勇猛精进故。至不动地。既至此已一切皆息。二行相行悉不现前。彼之意者。说此菩萨从有相有功用。入此地无相无功用。得无生忍。不见我及众生菩提涅槃生死烦恼故。二行俱息以得法无分别故。今此约究竟位。始觉同本无相可觉。平等平等。位虽不同大意无异故。云大意如此。 次正下。二别释文二。初示文可知。二正释。论四。今初疏总。相征者。意问究竟与不究竟。觉约人约法。其义云何。以蹑总标之文。而征起故。 十信即劫外凡夫。夫言凡夫。通至地前。今此既能止恶。则非迷倒之类。未觉烦恼。又非十住已上。正在不定聚中。故云十信。 二所观相。疏未入下且明所觉灭相。未入信位。迷倒之时。所行之行。唯恶是从。身有三种。谓杀盗淫。口有四恶。谓妄言绮语恶口两舌。不了此业定招苦果。以不知故。炽然造作。斯则不识因果。罔知罪福之时也。今入下明能觉功用。信于善恶业缘受报好丑如声响形影。必无差忒故。觉灭相者。方知此相过患。如是论文。但言觉知起恶。而无灭相之言。故疏对之。 三辨利益。疏不造恶等者。前念虽起。但是惑门。止后不生终非业道。意地既止。即身口不为也。 四结观。疏能知等者。但知善恶之业不亡。不知无我无造。由是虽觉即是不觉。此约当位释。此但下约望后位释。后位已觉惑故。此位但觉于业。惑与觉义敌体相翻。业与始觉犹非敌对。故但名止也。 论异相中初能观。疏十解即十住之异名。彼名发心。此名发意。名义俱同。等之一字意该九住及与行向。故云后也。留惑者伏而未。断故不证者。意为利生故。谓此菩萨悟真本有。达妄本空。随顺真如修唯识观。双伏二障不起现行。但留种子。若准法相宗。说以止观力微。不断随眠也。若依涅槃经。地前菩萨依教起行。不可思议惑障不起。以悲愿力助惑润业。受生死身。 六道教化。正当此义。若唯识说。初地已上悲增菩萨方有留惑之义。今此疏中于三贤位。而论留惑者。以此是法性宗实教菩萨。根性猛利。初发心时便能顿了本性。达妄体空。顺性修行诸波罗蜜。趣理速疾于惑自在。故于三贤便说留也。得自在者。能入此观能伏此惑故。用观既齐。故同一位问论文何故不直言二乘。而言观智者。何谓耶。答以二乘偏观人空菩萨双观二空故。分大小之别。今但就用人空观。同处为言故。得合论也。此则但约观智力用分同菩萨。而非全同。如或直言二乘者。恐成滥失。此则不同而同。须言观智。 二所观。疏二种者。执取计名字相。分别等者。于身内计我。于外计所。于中具含俱生分别故。云见爱。然于六根本中。除我见是见惑。余皆是爱。如常所论。此二等者。即二乘三贤同觉此相。俱能了知此我执故。明本下明所觉异相发起因缘。谓未起智时。无明之念与异相和合。起诸烦恼。炽然不息。殊不觉知也。而今下明能觉功用。谓于无明念中。照察人我爱见有无道理。知此烦恼由无明生。始了粗念。故云微觉。是觉念中之异义。 三利益。疏既能等者。于无明中。如理照察人我之体了无所得。故云念无异相。斯则我空义也。 四结观。论以舍等者。此文两势。一则结观。二是释前。下二相例知。疏以于等者。以觉我空故不起我执烦恼。故云舍粗分别等。而犹等者。以未能觉法执故。此乃通明二乘三贤俱名似觉。以此下释所以也。菩萨未证本分是似二乘虽在自乘名为入证。以望 大乘但得我空。未证法空。亦名未证。故同似觉。斯则望于初地证真故。此名似。问中引前为难可知。答中先纵。若约下夺也谓依觉有不觉。不觉是惑。不觉与觉是正敌对转依不觉之惑。方始造业。业与觉义犹隔一重。故非敌对。以敌对故名为似觉。非敌对故名为不觉。其犹尘镜在匣。匣与镜非正敌对。尘与镜是正敌对也。此义亦然。 住相四。初能观。疏初地等者。谓十地菩萨皆证真如。依真如法为自体故。名法身菩萨。以十地满心便成正觉故。此位中但标前九。 二所观。论觉念住者。以此菩萨于无明念中。次第觉于四种住相。谓初地觉相续。从二地至七地。觉智相。八地觉现相。九地觉转相此四俱名为住。故云觉于念住。 三利益。疏虽知等者意明。此地相续虽亡。二地至六地。智相犹在。在观则无。出观还有。虽不故意。任运如斯。以是俱生修道惑故。今论无住相者。但约在观时及后位说故。又亦可此文是却说地前行相。意明在地前时。信教修观。知一切法唯是识现不起粗念分别执着。此即已离前异相也。然未亲证法空。至出观后。而于染净法上。尚起法执分别。即相续相也。若至初地亲证唯心境界。远离二取分别随眠。觉相续相乃至见相。故云念无住相。今论无住相者。但通约后位而说也。明彼下辨所觉住相生起因缘。谓未觉之时无明之念。与此住相和合坚执。而住竟无所改也。今与下明能觉功用。谓于无明念中。照察法我及能所心境有无道理。了不可得。即转分别之心。成无分别智故。故云念无住相。 四结观。疏异前等者。拣异前后。前云粗分别执着。今但云分别。故异前也。后云微细念。今云粗念。故异后也。此四下明前九地所觉四种住相多少不同。如前所配。此菩萨以于无明念中。各随其分。以始觉力。离此念中四种相也。然则前不离后。后兼离前。今就别意各指一相也。下文即生灭因缘六染义中广释如彼。眠生相等者。然今且约通意。而指生相。若别而言之。初地尚余智等四相。二地至七地。余现等三相。八地余转生二相。九地余一生相。由是随其智力。觉彼多少不同。故名随分。 生相初能观。疏学穷者。十地满心有学位极。方便道者。是证佛果之方便故。万行已圆。故名满足。此明行满。无间道者。自此相应永无间绝故。无间道内以此为初。故论云一念。此则无念之念也。亦即始觉合本之一念也。此明智圆故。对法论云。究竟道者。谓金刚喻定。此有二种。谓方便道摄。无间道摄。然准论文。依常所配。即此二句是标无间解脱也。以无间道断解脱道证故。从觉心下至离微细念故。是释无间道。得见心性下是释解脱道。寻文可解。 二所观论觉心初起者。始觉觉彼心体初起之相。即生相也。起谓生也。 三利益。疏根本下明所觉生相所起因缘。谓无始迷时。根本无明转静令动。最初微细名为生相。由与无明和合相续不灭。渐至粗着。起惑造业流转无穷。前位虽觉粗相。至此位中微念方现也。今乃下明能觉功能也。谓于真净心中。照察能起有无道理。于净心中了无所得。真净心体本自不动。故云本来寂。由是本寂故无初相也。此则十地住心犹有微念。及至满心不见微念也。犹如下喻明可见。前三下对前辨异。然觉业之位不足可论。且第二位中由有二相未尽。第三位中有一相未尽。既于念中觉念。未得言心。但于无明念中无住相等。唯此穷极洞彻心体。真净独存更无别法。故特言心也。 四结观。疏念中最细者。故下文云。无明熏习所起识者。乃至菩萨究竟地不能尽知。唯佛穷了。生相者。配属四相也。以在九为业在四名生。今约四位故。须配入。又以论中无生相之言故。如前凡位亦无灭相之言。疏亦配也。此相等者。前诸位中但言以舍以离等。而无远字。今以业相最微。更无微细为此相本。既能觉了更无遗余。方称远离也。真性现者。以妄覆故。真性不现。以不现故。不得见性。今既离妄性即现前。以现前故。即得见性。前三下对前辨异也。下云。一切众生不名为觉。以从本已来未曾离念故。既有念在为念所障。岂得云见心性耶。仁王云。始从伏忍至愿三昧。照第一义不名为见。所谓见者。是萨婆若。前三下叙前位也。业识为生灭本。前既未离。岂名常住。今生下辨此位也。前但梦中觉梦。今此梦念都尽。是谓大觉。方名常住。佛地论云。如大梦觉。即斯义也。论究竟觉者。此正结名也。此有五义。故称究竟。一断究竟即前远离微细念故。二证究竟即见心常住也。并前行满智圆。故成四矣。四事既备。即位究竟也。即前云菩萨地尽也。前未下叙前位。既言望到则知未至。今即下明此位可知。以更无所进。故名究竟也。然此十地满心与等妙二觉义说分三。若究其体更无三异。是故此文与后相望。互出不定。此中约断四相。只言菩萨地。尽断于生相。便是究竟。若下文中。又云。此无明所起识者。乃至菩萨究竟地不能尽知。唯佛穷了。又云。根本业染依菩萨尽地。得入如来地能离。又不了一法。界义者。从信相应地。观察学断。乃至如来地能究竟离。应知第十地觉生相。只一刹那觉生无生。便是佛位义说前后也。若准缨络经说等。觉照寂妙觉寂照。今见性常住即是照寂。名究竟觉。即是寂照。此即一位之中约寂照二义。而分二觉无二体也。 一引经证。疏在因者。以因中未能亲观无念真理故。但能观无念道理。此约地前说耳。然以无念是佛地故。能观此者。是向佛地之智也。亦可智字通于所观。是则向于佛智故。后译云。能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为证得如来智慧。以是下明引经意。经中既言观无念者。是向佛智。当知佛果决定无念也。此是等者。众生是因佛即是果。能观无念即是望义。望即向也。 二重释。疏牒上等者。恐闻前觉心初起之言。将谓真心实有所起之相。今方觉此名觉初相。今欲释出。故此牒之。非谓等者。以迷时谓有觉处元无。唯是一心。何有初相。此亦例前位。皆无所知之相方成。知异住等。问既下蹑前难起故。为下指论以答。如觉下约喻释意。觉心下合显论文并可知。 三举失。疏是前下释是故二字。即显下解余文。金刚已还者。无间道前诸位菩萨与诸异生。故云一切。未离等者。以生相念尽始得名觉。当知前之三位皆名不觉。况异生耶。然则下对前释成也。以前说随分觉及相似觉者。以约无明梦中四相差别。各齐一相而论。故有觉义。由分浅深。遂有随分等别。今约无明眠之不别。俱名不觉。梦虽有差眠岂有异。无明即生相也。此显等者。显无明即为诸法之始。以是五住烦恼之端。 十二因缘之首故。故下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既为能生则知无有先于此者。斯则无始属于他染。无始之无明依士得名。又无明下约当体释无始也。谓此无明无有初际。以依真故。斯则无始即无明持业得名。故下文云。以如来藏无前际故。无明之相亦无有始。 四显得。疏若至等者。此显始觉觉至心源见自无念。亦知一切众生皆悉转彼静心成。四相差别也。虽云知四相。乃是知众生同是一心本来成佛也。如华严说。如来成正觉时。普见一切众生悉皆成佛。释云等者。佛得无念知念本无。众生虽现在念中。佛知彼念亦即无念也。斯则佛无念与众生。有念义齐。故云等也。以念即无念故。得彼无念。始知四相念也。此即生佛相望论等义。又释下约四相相望。明等义。意明四相。皆是转彼静心所成。所成四相。既各无体。岂不即是一静心耶。静心即无念也。既一一相皆即无念。是故平等。以平等故得无念者。而能知之。如一珠中现。四色像。见珠体者悉能知之。然前以有念即无念。为等义。此以四相各即无念。为等义也。此上前解是海东疏。依大论释义。则约觉至心源。以已得无念故。则知一切众生生住异灭也。然据论文。只有知心相之言。且无众生之语。今直就论文。更助一解。谓得此无念之时。已觉初相本无所起。常自一心本来无念。由是则知四相皆然。即是一心。是心之相元未曾起。非谓别有生住异灭从心而起也。何以故。以一一相皆同。初相即是无念故。云以无念等故。无念唯一。故云等也故次文云。四相俱时同一觉故。一觉即无念也。故后译云。若妄念息。即知心相生住异灭。皆悉无相也。即符此解。有智请详。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九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八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八 长水沙门子璇录 科释生灭心法者。以立义分中云是心生灭因缘相。能示摩诃衍自体相用故。今此一文正解生灭因缘相也。染净生灭者。以染法净法各有生灭。染以顺流为生。反流为灭。净以反流为生。顺流为灭。又染法生时是净法灭时。净法生时是染法灭时。又染法生是妄生。灭是尽灭。净法生是显生灭是隐灭。虽通云生灭。而义有此异也。初标体论 如来藏者。具三种义。谓隐覆含摄出生义。隐覆之中复有二义。一者藏如来故。名如来藏。即烦恼为能藏。如来为所藏。藏于如来。如来之藏依主释也。如柜中有金名为金柜。柜不是金。故理趣 般若云。一切 众生皆如来藏。胜鬘及如来藏经。具有此说。二者如来自隐不现。名如来藏。法身无相。不可以智知识识况眼见耶。斯如来即藏持业释也。如 佛性论说。含摄之中复有三义。一体含用。谓法身中有身土相用等。二圣含凡。谓一切众生皆在如来智内。亦如佛性论说。三因含果。谓因位已摄果位功德。此则以因为藏。藏果佛故。前二持业释。后一依主释。出生者。谓十地证真名藏。能成佛果名如来。亦持业释。今论于六义中。除于四六。余者皆通。 疏二今初正释。标体者。说有通别。别则唯取所依。即如来藏是体。通则兼取能依。即如来藏与生灭心俱为体。以生灭法皆依此故。今通两说。然此下显生灭与不生灭义。说能依所依。实无二体也。但有相依之义理。而无相依之法体。如不动下喻显。当知下法合并如文。言思之者。意令细合。使法如喻。皆无二体也。楞伽下引证。经云。大慧如来藏者。轮转苦乐因也。乱意慧愚痴凡夫所不能觉。胜鬘云。 世尊依如来藏。故有生灭。依如来藏。故证 涅槃。世尊若无如来藏者。不能厌 生死苦求涅槃乐。 此显下二拣滥如说。依水有波。意显所依之水全起。成能依之波不同。依母有子非全母成子。能所别故。斯则举一法。以竖论非。约两法横说。以此下出所以。以是所依之真起成能依之妄故。得有觉不觉二义。以有二义故。遂以不觉妄法。显示觉义之中三大也。如水起成波已而动湿两全。以有动湿故。遂能以动显于湿也。若言依母有子母不在子中。以不在中故。不能以子显母。是故下结成上义所依。即如来藏。 二辨相中疏二。初释和合义三。今初略指。非谓等者。意云。真如家所起生灭还与生灭家真如和合。非谓别有一段生灭。自外而来与真如合。生灭之心者。谓全妄之真也。心之生灭者。全真之妄也。此则本末更互相摄。非谓结成六释。无二相者。心即是体生灭。是相反覆皆一。故无有二。 心之下二备释二。初正释。心之不正灭即真如门。生灭之心即生灭门。从本觉起者。穷妄源也。然是本觉起成生灭。非谓别有生灭从觉而起。如水起波。斯义无别。本觉即如来藏也。无二体者。前云无二相。此云无二体。意明只有一相一体。以心是生灭体生灭是心相。觉成不觉。不觉与觉不相舍离。 故下文下二引证三。初引文。即随染本觉中文。 此中下二释意。可知。 心亦下三法合。神解者。本觉不昧。鉴照灵通也。余文可知。 疏此是下拣滥。不生灭与生灭合者。谓真随妄转流转门也。即背觉合尘义。非是等者。谓息妄归真还灭门也。即灭尘合觉义。然此二中随合则体隐相现。反合则相泯体彰故。前门云。一切法悉皆真故。皆同如故。此反合也。此门即云。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又云。依觉故迷等。此随合也。由是疏中前义即生灭门。后义即真如门。 论非一异中三。初约法略明。疏真如者。即前不生灭也。非少分动。故云全体。既全体动成生灭法。何异之有。虽成生灭而性不变。从本便尔。非适今也。故云而恒生灭。是变与不变义别故云非一。 楞伽下二按经出体。七识是见闻嗅尝觉知末那。余文可知。 非异门下三据义广释三。初离释二。初释非异。三然三段中。皆以真如为本生灭为末。初则以不生灭望生灭说。次则以生灭望不生灭说。后即两门同时同处说。其不异者。义在能成。即唯同俱。六字之中随文详会。问论云。非一非异。疏合顺论以明。何故先释非异。后解非一耶。答论顺依真起妄义便故。先举非一后言非异。文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不生不灭与生灭合。此非一义也。然此生灭既依心体不相离性故。后方可言非异也。疏文约法广释。令人生解。要先知体无二。由无二故。方不成一。此则顺法备明。令悟本无真妄之异。悟此法已任辨义异。则不迷本也。故下疏云。此中非直不乖不异。以明不一。亦乃由不异故。成于不一也。今初以本从末释。经云。即楞伽经善不善因者。杀等十恶为不善。不杀等十为善。一切趣生者。六趣四生。其中兼有善与不善。生灭者。舍阴取阴之义。斯则如来藏是真如。善不善等为生灭。既言如来藏为因能造即不异也。又经涅槃也。文云。譬如雪山有一味药。名曰乐味。其味极甜。在深丛下人无见者。有人闻香。知其地中当有是药。过去往世有转轮王。于雪山中为此药故。在在处处造作木筒。以接是药。是药熟时从地流出。集木筒中。其味正真。其王殁后。是药或醋或咸甜苦辛酸。六味成别。如是一味随其流处。有种种味。喻如佛性以烦恼故。出种种味。所谓 六道等。此则佛性是真如。六道为生灭。既言佛性随成。即是无异之义。 二摄末下二。初正释。今义众生即如者。净名经也。如前所引。然众生是生灭。如是真如既言其即。当知不异涅槃等者。文云。善男子。我于诸经说。若人见 十二因缘者。即是见法。见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见佛性。何以故。一切诸佛以此为性。善男子。观十二因缘有四种之智。得四种菩提。乃至云。以是义故。十二因缘名为佛性。斯则佛性是真如。十二因缘为生灭。既说十二因缘为佛性。岂曰异乎。十地等者。此是华严经意。彼经文云。佛子。 菩萨复作是念。 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如来于此分别演说十二有支。皆于一心如是而立。今疏所引。是彼论牒经也。第一义谛者。是论释也。心是中道实相故。云第一义谛。斯乃三界是生灭。一心是真如。唯之一字显不异也。又此下即始觉中文。四相是生灭。一觉即真如。既云平等而同。欲何为异。然此非异之义。深而且隐。难有信解故。此广引经论证之。 又前下二对前重辨。即重对前科。以明非异也。即末之本者。重释前科也。此则以末收本。无本而非末。如以波摄水。无水而非波。更有何水与波为异。故云非异。后即等者。重辨此科。摄末归本义也。此则以本收末无末而非本。如以水摄波无波而非水。更有何波与水为异。前则唯末后则唯本。既无二相故云非异。 三本末平等中经云即楞伽经。文云。大慧。如来藏藏识本性清净。为客尘所染而为不净。我为胜鬘夫人及余深妙净智菩萨。说如来藏名为藏识。与七识俱起。令诸 声闻见法无我。我为胜鬘说佛境界。非外道境界。此言如来藏。即是真如。真如是本。七识是生灭。生灭是末。既云其俱。即平等义。又经亦彼经也。与前文小异而意大同。详之可会。又论即十地论。唯真不生者。果佛无生故。单妄不成者。无所依故。然唯真之法则容有。单妄之法则全无。今以相对且作斯说。此则下都结。亦通结三门详之。 不一下释非一文四。今初蹑前正释四。初正释摄末之本。即生灭之真如。摄本之末即真如之生灭。既一生灭一不生灭。岂为一义。是则于心不异中。明不一义。 依是下。二引证可知。 解云下。三释上引文意。不在中者。无中可在也。不同二人同在一室中。即如两木成林。两木既分。乃得云一木不在林中。 此约下四通妨。或问曰。义既不一应不和合。故此释之。谓于二义之中。偏举此义而说。非谓坏彼和合以成不一。即知正说此不一义时。彼法元自和合。何以故者。征意。云何以不坏和合。又能不一耶。此中下释也。如来藏等者。谓不生灭既是即生灭之不生灭。当知此不生灭与自七识生灭。未曾不和合。于和合中而论不一也。七识等者。谓生灭既是即不生灭之生灭。当知此生灭与自如来藏。不生灭未曾不和合。而于此中以论不一也。所言自者。显非别外本不相离。不相离者。即和合也。斯则只于非异处说非一义。谁言破此和合耶。 此中下二反藉非异二。初标可见。 二释。何以故者。征意云不乖非异。其义已明。有何所以能成非一。若如等者。释意云。若如来藏随缘时。失自不生灭体。即兼无生灭相。以无所依故。此文且显二法。若异有如此失。是则不成不异义也。彼义既不成。兼此不一义亦不成。以二义既失。约于何法。以明不一耶。是故下明不异义。今由不异故。生灭起时不失不生灭。由不失故。生灭得存。二义既存故。得不一义成立。岂非由不异故。成得不一耶。又亦由此非一义故得成彼非异义。以真起成妄故。得说有妄不异真妄。若不起说何不异。前段所不言者。以未说后义故。 又此下三举体相摄二。初正辨。真妄下各出其体。如文可知。此以无明为非生灭者。非粗相之生灭故。非不生灭者。以有细相流注之生灭故。例如非想非非想处耳。此四下正辨举体相收。且举如来藏者。必收诸法。以是在缠名故。又举梨耶。由无明动真妄合故。若举七识。亦由无明与藏俱在梨耶中。故若举无明。无明无体。依觉有故。亦在梨耶故。下文说依梨耶有无明。又说无明灭时和合识破。由是举一即蔽诸也。缘起等者。众法和合方成一大缘起之相。 此中下二释疑。或问曰。若然者云何前引经。言如来藏不在梨耶中。故此释通。以义说如此。非事异也。余义准此者。今文举喻。且约湿性对浪而说。以喻藏性唯不生灭对七识。唯生灭一义。以论即离。对余二义理亦准知。故云思之。故前文云。随举一义。即融摄自体也问既下四问答通妨有二问答。初问中怪前所引经文云。如来藏者不在阿梨耶中。答意云。真与妄合方曰梨耶。其如梨耶都无自体。且约义说。则真妄二法悉在其中。由是梨耶为总真妄为别。只合言在总中。不合言在别中。今既分动静。则使梨耶总义不成。无中可在故。云不在梨耶中。 后问意云。今梨耶既通动静。应合亦在真如门。何故独在生灭门耶。答中且说唯在生灭门。意自然例知不在真如门也。以梨耶是起静以成动。体不相离故。静随动在此门中也。非直等者。意云。谓不动尚在动门。何况动静兼者。何以下征释可知。应思准之者。意令准知不在真如门也。以梨耶虽有静义。然不在真如门者。以此静是随动之静。非同真如门是不起之静。静体虽同静义且异。梨耶既动静相带。故不在真如门也。以此门是唯静故。疏略不说此义。乃云应思准之。 又若下二合释二义二。初遮一异。然则相无相宗学人有失意者。于此二中各负一过。离此等者。故前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后云。无明灭故智性不坏。 又若下二显和合三。初正释。无和合等者。例如中论偈云。染法染者一。一法云何合。染法染者异。异法云何合。此则由非一异义。成和合义也。 如经下二引证三。初双标二喻。即楞伽经也。如文。 二若泥下单释尘泥。非彼所成者。非彼微尘成泥团也。应无差者。尘未和水。应名泥团。既成泥团应曰微尘。 如是下。三总以法合。藏识非因者。非无也。因真相也。既若成异则藏识不因真相所成。如前泥团不因微尘。又如何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藏识亦应灭者。以无和合义故。故下云。破和合识相。今言灭者。但无一分生灭。是故非真相灭者。下文云。妄心则灭法身显现。又云。心相随灭非心智灭。业相灭者。举细摄粗也。 解云下。三释其所引。文易可知。 今此下三总结成。可知。 立名中疏二。初正释论意。此生等者。再牒前文之义。目此下合彼二义以结此名。 或云下二广辨名相二。初对二师以辨名。楚夏者。谓如此方吴楚华夏言音讹转。西域五天亦尔。故指彼同此。又云。阿梨耶阿陀那等。此但轻重有异也。无没者。即正与梵文敌对。藏识即取名下义。翻藏是下会二名也。由彼我见所摄藏。故遂令无始相续不断。故云不失。是以义上之名虽少不同。名下之义故无异也。如佛性为觉为知。了了分明等。 所摄下二约三藏以释义。于中有执藏所藏能藏之义。如次辨释。谓诸下标。所以下释。似一者。业相初起未分王数及与外境。实非一而似一也。似常者。生灭微细似常而非常也。楞严云。又汝精明湛不摇处。名恒常者。于身不出见闻觉知。若实精真不容习妄。故云似常。诸愚者一切异生无二 空智者。以似为实即法执。智相执之确然不改。即六七二识是能执心也。内我即我执。于自身内而生执故。以执他身及诸法各有自性。亦名为我。故此拣云自内也。我见下结为藏义也。摄即执也。既为我见所执故。名为藏。执即藏也。由是下出所以。二种我见即人法也。永不起位。即第八地。准唯识说。此识有三位。一我爱执藏位。通一切异生二乘有学及七地已前菩萨。皆起我执执第八见分为我故。第八识名阿赖耶。此云执藏也。二善恶业果位。即通一切异生。至十地满心二乘无学等位。由善恶因感无记果。果异于因名异熟识。三相续执持位。即通因果一切位。以第八识执持诸法种子等。今不散失故。名阿陀那。阿陀那义翻执持。今云不起位者。即第八地已上也。以离我见所执。不名赖耶。故失斯名。仍拣下位入观之时。有暂不起故云永也。然不亡识体故言失名。又能藏下所藏义。谓此识体藏在根身种子器世间中。以根身等是此识之相分故。如珠在像中。不同身在室中。若觅梨耶识。只在色心中。欲觅摩尼珠。只在青黄内。又能藏诸法下能藏义也。谓根身等法。皆藏在识体之中。如像在珠内。欲觅一切法。总在梨耶中。欲觅一切像。总在摩尼内。然但以前义互为能所也。论云下引唯识证成。可知。 科云释上生灭心者。以立义分中云是心生灭因缘相。今则且释心生灭也。论二种义下疏二。初释开数二。初标举释意。稍难者。以此一识二义之中含有多法。外则包罗万像。内则能所俱成。存之则生死无涯。破之则涅槃有得。若不分别。何以了知。行相幽隐。故名为难。然其深智于此可了故。复言稍稍少也。括检也。谓总检括论之前后。以释此意。然亦但齐生灭一门。 何者下二依义具释中三。初约真妄开合以释义。文有七。一开真妄成四义。然真之与妄。皆依一法界心所说。盖以此心本来有体有用。即用之体则荡然空寂。即体之用则了然觉知。以无始迷之故。于空寂之处。则确然根身尘境。于觉知之处。则纷然分别缘虑。故肇公云。法身隐于形之中。真智隐于缘虑之内。然其形缘虑本来体空。空寂觉知元来不变。不变之真本自随缘。体空之妄元来成事。非因造作。法尔如斯。众生身心见今若此。即约此义以明染净缘起之义也。今不别标一心者。含在真字中。以无二体故。不变者未尝不空寂。未尝不觉知故。故论云。所谓心性不生不灭。又云。一切染法不相应故。又云。所言觉者。心体离念等虚空界。随缘者。随染顺流而成九相。故文云。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等。随净反末而成四位。故下文云。觉知前念起恶。能止后念。令其不起等。体空者。遍计之法情有理无故。故论云。一切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别等。又依他之法相有性无故。故论云。是故一切法如镜中像。无体可得。成事者。成染事则三界依正。成净事则三乘因果。如下所说九相二身是也。此则随缘如作梦。成事如梦物。体空如梦物元虚。不变如内身宛尔。 此真下。二束四义成二门。初义即真中不变妄中体空。由此二义成真如门。此门摄妄则妄体空。摄真则真不变。染净平等一相无相。故有此门。后义即真中随缘。妄中成事。由此二义成生灭门。此门摄真则真随缘。摄妄则妄成事。即成染净诸法差别等相。故有此门。 此随下。三开生灭成四义。此约生灭门中。真妄相对互论自他。便成四义。然真中违他顺自。即是妄中违自顺他。真中违自顺他。即是妄中违他顺自。但为门不同而义一也。违顺行相即见下文。 无明下。四开四义成八义三。初正示八义。无明下且明妄中四义。示性等者。谓反流对染诠显示现真性功德。如下云。不觉念起见诸境界。故说无明。心性不起。即是大智慧光明义。乃至若心有动。具有过恒沙等妄染之义。心性不动。则有过恒沙等诸佛功德相义示现。又说性本无悭。顺修檀度等。知名义等者。谓分别妄心顺生灭时。属于无明名为染用。若顺真如故名净用。故下文云。以有不觉妄想心故。能知名义。为说真觉。若离不觉之心。则无真觉自相可说。又云。无明染法实无净用。但以真如而熏习故。则有净用。覆真者。真理平等妄心差别。差别之妄现时。平等之真即隐。故下云。染心义者。名烦恼碍。能障真如根本智故。无明义者。名为智碍。能障世间自然业智。故成妄心者。以无明熏习之所起故。故论云。以有无明染法因故。则熏习真如。以熏习。故则有妄心等。又云。无明熏习义有二种。一者根本熏习。以能成就业识义故。二者所起见爱熏习。以能成就分别事识义故。真如下明真中四义。显真德者。反流翻染形对妄法。显此真德。即下随染本觉中智净相文云。谓依法力熏习。如实修行满足方便故。破和合识相。灭相续心相。显现法身。智淳净故。起净用者。无明是妄恒起染用。以真熏有力。令彼反流顺真如性。故名净用。下云。自体相熏习者。从无始世来。具无漏法。备有不思议业。作境界之性。依此二义恒常熏习。能令众生厌生死苦。乐求涅槃。又云。以有真如法故。能熏习无明。乃至得涅槃。成自然业等。隐真者。即前说真如随缘成梨耶识。既成识已隐在识中。以其隐故。名如来藏。已见上文。现妄者。真体既隐妄相即现。谓境界相是也。下云不了真如法。故不觉念起现妄境界。 此上下二合对四觉。然此觉与不觉。但以真妄相对为门不同。各有四义。故开成八。今于真妄各分体用故。两两相从但唯有四。如疏四段。前二段约净分其体用。初段合二。顺体成本觉。次又由下。合二顺用。成始觉。后又由下二段约染分其体用。初段合二顺体。成根本不觉。次又由下合二顺用成枝末不觉。是以二二合论乃成染净各分体用。故合前八成四义也。 此生下。三结指广略。然八门之广则已极。四门之略则未极。以次更有为二为一故。言四义者。即上违顺等四。非取今四觉为四。以此是结指上文也。 若约下。五束八义成四门。言分相者。谓分齐法相也。以一切净缘分齐法相属于二觉。一切染缘分齐法相属二不觉。又于中净法之体属于本觉。净法之用属于始觉。染法之体属根本不觉。染法之相属枝末不觉。故合前八以成四也。 若本下。六束四门成二义。谓始觉是末。不离本觉之本。故下文云。以始觉者。即同本觉。又云。而实无有始觉之异。乃至平等同一觉故。枝末不觉不离根本不觉。故下文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以一切染法皆是不觉相故。然本始二觉。但是体用之异。本末二不觉但是粗细之异。岂得离体有用离细有粗。故唯二也。 若镕融下。七合二义成一门。以本从一生灭门。展转开成八门之义。乃是据本以彰末。今却收束以成生灭门。则是摄末以归本也。 又若下。二约诸识分齐以结成。诸识等者。即本事二识也。然此二识分齐行相各不相是。以本识是体事识属用。今以二本是体。宜在体分以梨耶无始相续具觉不觉。行相相顺。是故二本皆在其中。故下文云。以如来藏无前际故。无明之相亦无有始。余二等者。始觉悟时。方有六粗托境而生。行相粗浮宜在粗分。是故此二在生起识中。此则摄四觉归二识也。若约本下摄事识归本识。以体用不二。如波与水。是故四义俱不离本识也。此即同前一生灭门耳。但前约门说。今约识论也。故云下结由是广之成八。摄之成二。二义皆从一识中出。故今论云。此识有二义。 问此下。三约问答通妨。以辨异二。初辨异二义。问意可知。答中先分别正答。初辨一心二义。即依一心法。有二种门义。随缘即生灭门。不变即真如门。今此下辨一识二义。即唯约生灭门。不该真如门。此中理净即觉义。染事即不觉义。即前生灭不生灭和合之义。广如前释。无二相即前和合非异义。染净等即非一义。是则下判成宽狭可知。 问此下二辨异二真。问意云。若言同者。应合俱名真如。不然俱名本觉。何以前后立名别耶。若言异者。约何论别。答中约体绝相者。如前云。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乃至离言说名字心缘等相。本觉等者。是所示相大中文。本者下释所以。谓本性功德即是觉也。今就略以立名。谓之本觉。约广以显相。号性功德也。以此下结拣所异。谓本觉之名不于真如门中说。而于生灭门中说者。以约翻妄而立。故是故下。引所示之法。证成前义。 论生一切法中疏三。今初对前门以通各义。上二下牒外难。以此下通释。狭义如前已见。由含下正明摄一切也。一切虽多不出染净。今有觉义故摄净。有不觉义故摄染。故云一切法。不言下明不同二门也。以染净相兼方成一切。今觉义摄净不摄染。不觉义摄染不摄净。斯则二义共摄一切则可。各摄一切则不可。若一心二门之中。则每门已自摄染摄净。由是不同故不言各也。 又上下二拣前文。以释生义。先牒难。以真下通释。无能生义者。文云。所谓心性不生不灭等。故以不觉下约顺流。生诸染法即三细六粗等以本觉下约反流。生诸净法。即四位二身等。依此下。通结。下四下。引说处。问此门既有生义。何不于二门之初便言耶。答前文以生灭与真如同处标示。无便言之。今此独明。故得言生也。 非直下。三蹑下句以辨摄义。其犹金能成像像不离金。水能生波波不离水。即三藏之中能藏之义。 约净等者。觉是净法。于中有始有本。则随流时体(本觉)隐用(始觉)废为灭。反流时体显用起为生。论所言下二。初正显觉体。谓心下标也。疏离于等者。心体真实本自灵鉴。念相虚妄从来闇昧。若心有念是谓闇昧。名为不觉。心既离念则无闇昧。唯一灵知。名之为觉。复言体离者。当知本无。以本无故。名为本觉。论离念相下释也。相谓义相。即下二义是也。此之二义正是本觉相。即相大也。等谓齐等。本觉之义与空齐等故也。疏非唯等者。即正释相之一字。即大智慧光明等义。以一一义称体而周。不异不二皆等虚空。故云与虚空等。此文乃是海东疏义。故今引用。二义如下所配。横遍三际者。若言遍则合云凡圣。若言通则合云三际。今所异者。以三际凡圣互有相通。举三际时。一一际中必具凡圣。凡圣皆如。故云横遍三际。举凡圣时。一一凡圣必具三际。始终皆尔。故云竖通凡圣。盖欲异于常说横不该竖。故有此言。显无不遍也。在缠等者。此虽约时竖说。语似未尽。然理亦该收。谓在缠必具情器。出障必收身土。二俱无二也。 论即是下。二会体立名。如来者是应身。法身是真身。如来之法身依士释。意明心体与法身无二。故云即是。又离真无应。应即是真。故云即是。又如来法身并同真身。但以约人标法故。曰如来法身。亦是即义。上二皆持业释。由是即字通兹三用。然初一是正。余二是兼也。学者应知。言平等者。圣凡情器无二圆满故。疏欲明等者。欲显在缠之本觉。遂举出缠之法身。此则约果以显因也。名虽因果有殊。而真实之体无二故。论云即是也。论依此等者。依体立名也。谓心体寂灭无有变改。从本已来可轨则。故名之为法。是体依聚故。名之为身。今依此体而立觉名者。以显法身非是一向凝然寂灭无知无觉也。又显此觉非是有为生灭之法。故约法身以立。是则一体之上寂故名法身。照故名本觉。所言依者。但是依约之义。不同草木依根有苗分能所也。亦不同依如来藏有生灭心有真妄也。此乃一体真实。但约此体上灵照之义。便名本觉也。疏既是等者。法身之理。三乘教中同许不生不灭。是本有之法。既目此法为觉。是可为本。无性下引证。本觉即法身义也。以此宗中理智无别。谓即理之智名为本觉。即智之理名为法身。如珠即明无二无别。不同权宗为无为异。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八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七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七 长水沙门子璇录 疏释上等者。立义文云。何以故。是心真如相即示摩诃衍体等。今此正释也。科动静不一不异。如次是前二门。与不相离义。顿说实难故成前后。观智境者。以体非名相之法故。言念之所不及言念尚所不及。岂落见闻。唯久修观智。方得相应。所以说者。意令如此用心也。故下文云。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乃至若离于念。名为得入。亦如楞伽云。真实离文字修行示真实。次后科云。生信境者。以有 空不空二种义相。既容言说故。得闻者生于信心。所以说者亦意令生信也。故下文云。依言说分别。有二种义等。亦如楞伽云。言说别施行分别应初业。 疏释上真如义者。彼云。是心真如相。今且释真如两字。 论即是下二示法也。疏二。初释上句二。初释一字二。初约当体释。无二真心者。竖穷横遍。为一切法平等所依。依正凡圣唯此为体。离实相外更无别法。故云无二。拣非伪妄灵鉴不昧故名真心。此非下拣滥。夫言一者。见数之首。今非此等也。谓如下明一之相。谓真如之理虚通圆融。于一切法平等平等。体非别异故云一也。 又对下二对二释。斯但对下空不空二以称一也。下但约相。今唯显体亦非算数。 依生下二释法界。诸有圣法依此生故。即菩提 涅槃 十力四无所畏等。是圣人所证所得之法。故名圣法。故圆觉云。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 菩萨。因义者。法即圣法界即是因。能生圣法故云法界。问据前所说真性是凡圣染净通依。何故此文独言圣法因义。答此中乃是以胜显劣也。非谓拣于凡法。圣法尚依。岂况凡耶。此约终教故作此释。若就圆教事理无碍相。即相入浑融含摄。为一真法界也。 疏二门之中下二释下句三。初释大总相。别相者。生灭门。总相者。真如门。然亦下释成大义。谓别相之中所有染净诸法。此门收尽竟无所遗故称大也。故次文云。一切法离言说相等。斯则拣非别故言总。收别尽故言大。然论总相有于四种。谓下中上上上下者。谓一切有漏皆苦。理通苦乐名为总相。不通无漏乃名为下。中者。谓一切行无常。理该三谛。名为总相。虽通无漏不兼无为故名为中。上者。谓一切法无我。理通四谛名为总相。犹是真诠(真谛)未穷实性(第一义谛)但名为上也。上上者。谓真如是一切法之实性。遍通凡圣。情与非情无所不该故云上上。论所明者。当于第四。超胜前三故。云大总相也。 此一下二释体字。全作生灭。即事法界。全作真如即理法界。既是一体所为则令二无障碍。即是理事无碍。法界也。二皆言作者。生灭即随缘变作。真如即转改其名曰作。二义俱无能所义言作也。 轨生下三释法门。轨谓轨则。物谓 众生。解即智解。谓诸众生内有熏习之力。于此法界体上生始觉智。智起反照。常依法界轨则而修。即不空不有无我无人等。是法界轨则。始觉之智依而行之。故下文云。顺本性故修檀波罗蜜等。圆觉亦云。流出波罗蜜等。教授菩萨。然法更有任持之义。今以顺文。唯取斯义。圣智等者。谓法体虚通以能容。彼圣智出入故受门称。游即出入也。谓入则自证出则利他。 佛及菩萨皆有二义。然唯局登地已上乃至究竟。不通凡位故云圣智。以地前未发无漏。未能亲证故。前科云观智境也。 论所谓下三释成。释法体者。论云。心性性即体也。反显心相不妨生灭。即属后门。随妄不生者。随无明九相之妄。妄生而心性不生。约治不灭者。约始觉反流四位治染。妄灭而心性不灭。此约妄生妄灭。显心性不生灭也。修起不生者修行显起大智慧光明等。及十力等功德生。而心性不生。处染不灭者。处于生灭垢染。十力等功德灭。而心性不灭。此约净生净灭。显心性不生灭也。世间不破者。明真如流转世间。世间有破而真如不破。不破即不变义。故下疏云。在染不破。出世间不尽者。谓修行故。真如显出世间。世间尽而真如不尽。故下疏云。治道不坏也。 会妄显真者。意令体妄。即是不须待灭也。如经云。色即是空非色灭空。论二初会妄。疏妄执等者。谓闻前段真如是总相法门。体即真如举体作诸法。若尔。应知诸法生灭。即是真如生灭。何故乃言心性不生不灭。释意云。诸法本无说何生灭。如见空华本自无体。说谁生灭。 论若离下二显真。疏疑者下征其所以。可知。释云下正显文意。又若下反以释成。皆可解。谁是病眼者。须知见空华者。是病眼。若眼明净必不见华。楞严云。若无翳目而能见华。云何晴空号清明眼。应知见诸法者。是曰凡夫。不见法者斯曰圣人。圣人称实既不见于诸法。当知诸法凡夫妄见。实无生灭也。诸法既无生灭。真性何曾动摇。是故前云不生灭也。 论是故下三。初标举能离。疏是所执下二句解是故二字。是故者。指前二段为所以也。所执空即指前无一切境相。真心不动即指前心性不生灭也。由斯之故。遂得一切诸法即真如也。然此二句又迭互相成。乃由所执本空所以真心不动。又由真心不动故。得所执本空。其犹万像本空明镜不动。由此下正结真实。由此二字指前所以。一切下正显真如。即释论中一切法下文也。此中显真而举一切法者。以其性不离相故。一切诸相性所成故。人皆执相以迷性故。今约相而显性。令知相即无相唯一真如。触境对缘任运合道。动静施作无非妙门。然此论中从本之言。与下毕竟之言。相望互成影说。谓从本二字约望过去。以显真义。谓非是先来不离言等诸相。而今方离。以从本已来便自离相。影取未来毕竟如是下。毕竟二字。约望未来以明如义。谓非是只于今日。平等不变不破。以尽未来际毕竟平等不变不破。亦影取过去从本以来便自如此。又此二义各通下三句而转。又一切法言亦通下毕竟而转。思之可见。 论离言下正显所离二。初离妄相以显真。疏言语路绝者。上句即音声不及。下句即名句文不及。既声名句文不及。即当言语路绝也。非闻慧境者。声名句文是所闻故。意言分别者意言。即是分别也。以形口曰言。在意曰分别。今以所分别与所言同故。云意言也。夫人发言。皆意中之事故。诗序云。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也。心行处灭者。以相是心之行处。行犹缘也。既离于相心无所缘。所缘既无能缘亦绝。无相真理何思慧之所及乎。离伪等者。伪则鍮似真金。妄谓影如本质。凡是有名相。法悉皆伪妄。故金刚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又楞严云。幻妄称相。以伪妄故。则非是真。今既离于名相。即非伪妄故名为真。离异等者。谓有差别有变异。可破坏也。今既皆离故名如也。又若约的训。如者似也。夫法异则不似。不似即非如。今既不异。不异即相似。似即如义也。故圭山云。谓此实体于未来。常如过去。于色中常如受中。真实相如非为妄似。展转释者。为何毕竟平等。为无有变异故。因何无有变异。为不可破坏故。又不可破坏者。为无有变异故。无有变异者。为毕竟平等故离世间者。世谓迁流。间谓堕在其中以差别变异破坏。是世间法。今皆反此故云离也。非修慧境者。修即是定非定境也。夫苦空无常不净等。皆是定所缘。故正智相应者。即如之智证即智之如。除此之外莫能及焉。故下文云。以离念境界唯证相应。故从上来下乃是通断前后二文。仍辨下段之意。以对非三慧境也。 论毕竟下二离异相以显如。疏虽遍等者。在染时与在净时同。谓凡夫真性的同诸佛真性。如净室空与秽室空等。此约同时横说也。在缘者。谓在染净缘中过去如现在。现在如未来。犹昨日空与今日空等。染净虽自改变。真如于此无迁异也。又染缘即以生相为始。业系苦相为终。净缘即以觉灭相为始。觉生相为终。真如于中竟无改变。此约异时竖说。不同有为者。是无作法故。体若虚空欲何破坏。在染不破等者。随流则妄染起。而真体无损。反流则妄染坏。而真体如旧。故圆觉疏云。处 生死流。骊珠独耀于沧海。踞涅槃岸桂轮孤朗于碧天。 论唯是下三结体立名。法体者。一心即是法体。故前文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诸法既无故唯心在。如万像本空唯是一镜圆觉云。诸幻尽灭觉心不动。依义立名者。于一心上依离伪妄变易之义。以立真如之名。 疏言教非实等者。以权设故因缘有故。意令假其有言以契无言。无言之理可以证悟。有言之教不可取着。取之即成认指亡月也。十地论说随声取义有五过失。一不正信听既逐声不会深意。二退勇猛由不正信则无胜解。不能决定。三诳他由不会故。或以深为浅以浅为深。四谤佛执权为实。或执事迷理。便谓 如来言成虚妄。五轻法以谬解成性闻深不重。释无实所以者。以一切境界。皆从妄念所生。念尚无体。况所生法而是实耶。故前文云。一切境界唯依妄念。而有差别。若离心念则无一切境界之相。由是一切言说。皆是假名无有实体。性不可得也。疏恐诸下叙外疑可见故。今下以释论也。若据疏意从一切言说下尽是释前故名真如四字也。在文可见。然此释疑之文。合在次前文下注释。方得文便。学者应知。不相违者假名与离名虽言异而义同。良以等者。凡是有名。皆依相。立真如无相所立即空。以遍计所缘不入真实故。故楞伽下引证名相俱遍计也。相从想生名依相立。不离相故。故曰相。随缘此相名又生妄想即遍计心也。然此段论以愚详之。从以一切下。四句合是前科所离相中释所以也。疏文节释科解俱不稳畅。今于疏外略助一解。或问曰。何以真如体。上离前言说等相耶。故论释云。以一切言说假名无实故也。此之二句乃是释前离言说名字二相所以。也谓心性真实不与虚妄相应。言说名字但是虚妄假有。无其实体不与真合。是故离也。但随下二句文通两势。一则释前离心缘相所以也。以心缘之相但是随彼妄念而生。念无自性缘相何有。故云。但随妄念不可得故。故字通于前段。以真体无念。念则违真是故离也。二则释前假名无实所以。此如疏解。译者务简两段一释。此文之巧略也。从言真如者下方是释疑。疑曰。前云离言说等相。以显真如无相。今复结云。故名真如。岂非言说等相耶。故此牒而标云言真如者。亦无有相。疑者复云。显言真如正是名相。何谓无相。故论释云。谓言说之极。因言遣言也。意云。非谓立此真如一名。便滞于相。以寄此假立之极名。以遣于言相也。有智至此希为详焉。余文如疏。立名分齐下叙疑答释。文并可知。诸名边际者。如极微是色边际等。今真如是名之边际。故此名后更无名也。十种名者。一法名谓蕴处界三科。二人名谓信等五十二位。三教名谓修多罗等十二分。四义名谓蕴处界等所显义理。五性名谓无义文字无所诠表。不生义解。六略名谓众生等。七广名谓众生等各有差别义名。八不净名谓凡夫等。九净名谓生灭即真。十究竟名谓真如也。故偈云。人法及教义。性略及广名。不净净究竟。十名差别境。遣于名者遣于诸名也。若不立此极名。不能遣于诸名。例如扣犍息喧。若无此声。不能止于诸声也。若存等者。若存真如名。亦同不遣名。虽是极名体毕竟假。存而不亡。岂称法体。须知虽立真如之名。名即无名。无名之名故曰假名。即是离名也。故净名云。文字性离即是解脱。学者至此虽因名而生解。必亡名而证耳。疏一云下。克就真如自体释。可知。妙智等者。既无名相则非心识所缘。但唯微妙真智观行所及。谓遍计所缘是假。假故可遣。妙智所证是实。实故不可遣。圆觉云。诸幻灭尽觉心不动。前则能所皆妄。此则能所皆真也。二云下会显生灭无相释。意明非谓以真如体遣生灭法也。何以下征起下文。以法下释有二意。初约唯真无法解即约真如门释。但有真如更无余法性何可遣。又以下二约有法无性解。即约生灭门释。虽有染净自性本空。何用更遣前如镜体无像。后如影像即空也。外人下约真如门释。离妄情者名相俱绝情有理无。若使可立。焉能离妄。故下文云。以离念境界唯证相应。故又生灭下约生灭门释。生灭无性。无性故即真。真本自立。故云不待。斯则真如本立。更不须待立生灭法。以为真也。其犹于波本自是水。何须待立以为水耶。何以下蹑前征起下文。真故下约真如门释。夫真者。非伪非妄。如者。不变不易。今若可遣即成伪妄。可立即成变改。以先不立。今方立故。又生灭下约生灭门释。以真如从本以来举体成生灭。生灭无性。常即真如。如是性相曾不舍离。以生灭显时。即如体显也。斯则本自显然。何须更立。 离言者。不可说故。绝虑者。不可念故。以前文云。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故此结也。然一切众生从无始来。执相迷性不能即妄会真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故。今示真而约生灭也。学 大乘者。须终日不食终夜不寐。以思此事。何曾是无圣凡依正空色等时。何处真体不常显现。何有一法不是性。为何有一法体不空寂。又空法何尝得离真性。苟或不同。此说则堕断常。无有是处。是故论中每节显真。皆言一切法也。 论若如是义者。指上不可说不可念之义。论诸众生等者。既发言违理动念乖真。诸众生等念念相续。未曾离念。欲得不乖如何随顺。欲得契证如何造入。 论可说者。即所说也。念亦如是。疏念即无念等者。谓知念诸法时。本无能念所念非谓灭。此令无以念体本绝即无念也。故圆觉云。于诸妄心亦不息灭。非灭下双释。即念无念以离二边。若灭念令绝即堕断见。若不知念即空。即堕常见也。今既不灭复知即无故免斯过。此则即言忘言非都不语。即念无念非都不思故。经云。无离文字而说解脱。文字性离即是解脱。下文云。众生迷故谓心为念。心实不动。若能观察知心无念。即得随顺入真如门。于一下结益。只于一念无念。已离二过。二过既无。乃顺中道法性。即不乖真如也。又亦等者。前则直就法体说。念即无念。此即起念之时用观。观察能念所念已起未起。了不可得。说亦如是。故云等也。虽未离念者。如是。观时。粗念不起细念犹存故云未离。如但得火灭火杖犹存。而顺无念者。常观无能所故。如是观时即是顺无念也。如下文云。若有众生能观无念者。则为向佛智故。如上等者。以前来所说但是入理之方便故。前疏云答方便观。即能等者。由前观察纯熟。便能离此能所之念。契于无念真理。以真无能所念想。今既离此。则能契真。正观者。此观正与真如相。当如匣与盖也。又正者。圣也。位当登地已去名为入理圣人。前之方便即当地前。契入即证义也。以离能所念故。得证真如名为契入故。唯识云。若时于所缘智。都无所得。尔时住唯识离二取相故。然上所说。且约一分得无漏。正智名离念得入。若约究竟离者。唯妙觉一人而已。智行处者。真如是正智所游履处。明非倒惑所行之处。故华严云。甚深真法性妙智随顺入。又亦等者。前解约所观念无。今解约能观亦无也。观念之心。此心名为知。无能所之念。苟存斯念。然亦不入拟心即差故。故圆觉云。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得无所离。即除诸幻。荷泽云。妄起即觉妄灭觉灭。觉妄俱灭即是真如。然则如体离念动即乖真。苟能知念无念观察不息。如是随顺还有入期。冀诸行人勤修妙智。然据前之问答。双明说念后答。正观中不论于说者。以细况粗故。心念微细尚须远离。言语粗浅岂得存焉。 释真如相者。前云是心真如相。自此之前已释真如两字。从此向后方释相之一字。初总标论。复次真如者。问此既说真如之相。何不牒云相耶。答以从无相中辨相。相即无相不异离言之法。故又相即义也。今于真体之中开说二义故。云有二种义。义即相也。一味者。前云一心一法界故。然且约理离诸相故。强名为一。而此一相即不可得。法句经云。森罗及万像。一法之所印。一亦不为一。为欲破诸数。浅智之所闻。见一谓为一。幸诸深智者忘怀而体之。有二者。既容言说分别故。有一二之相也。不可随言者。前虽显体离言。不可执为无说。以有二义故。今虽分别二义。不可取为有相。以相即无相不异离言故。故不得随言执取也。但为下必若无言。凭何信解。必若有二法体。全乖证入绝分。引文可知。 二略辨疏无妄染者。以如实体中本不与九相六染相应。故名为空。不是真体是空。如实之空者。如实是真性空。是无妄染。如实之空依主释。如言瓶空。盖为瓶中无物。非谓瓶体是空。涅槃经中具有此喻也。论究竟者。至极义。意明立空之言至极只为显于真实也。遂能等者以妄空为能显。真实为所显。不因彼妄空。焉知此真实异妄无体者。妄揽真有真元自有。故云异也有流者。有谓三有二十五有。流即四流九流。以彼诸有烦恼。能漂溺群物故总名流。即根随等共有二十六使。此论即三细四粗。如是烦恼多不可计。故曰恒沙。若准此论所说。即过河沙数。理实无量。岂止河沙。若有定数。恐非了义。所言异者。彼曰烦恼。此名功德。彼染此净彼空此有故。相离者。妄体本空无可相随故。下文云。一切烦恼染法皆是妄有。性自本无。未曾与如来藏相应故。无上法者。即大智慧光明义等。是佛所证之法。故云无上。此皆即性之德。德皆是性不相舍离。故曰相随。 初略明疏能所分别者。即心境也。染法虽多统。唯此摄故。论云一切。而疏云能所。下即心境别明所取相者。即境界相。于中有色香味触等不同。故云差别。能取见者。即智相相续等。于中分见闻觉知不同。总名能取。即下分离识也。此即约双遣心境释。又以下约唯遣境界释。前二句但说境无。此则出境无所以。谓凡是境界皆从心念所生。心念既无。境从何有。故前文云。一切境界唯依妄念而有差别。若离于念则无一切境界。据此是本识中能见相也。以与智相生境取境功能别故。良以下通释文意。情有理无者。妄情中有。真理中无犹如空华翳病故见。理有已下反前可见。故不相应者。结前妄法。理中既无说何相应。斯则却与情为相应。以从妄念生。故离念则无一切法故。 论当知下二四句。初有无四句。疏离妄有者。谓人执有故言非有。若无所执约何言非妄有之言。摄一切相。惑者下为不了非有之言。是遣情执之有。却认法体是无。今此释云。上但以非非汝执有。不道此法便是于无。故云非无。双非是真法者。将谓真如是非有是非无。故破云。非非有相非非无相。此皆上非字是能治之药。下三字是所治之病。释云下细详可解。此中前后四个谓字。前二个中。上是计谓之谓。下是言谓之谓。后二例之。还立等者。执第一第二句同时有无相。并为真如也。非许双是等者。我若单言非非。则从汝双执有相无相。我以两非和非有相非无相。一时非却。何以迷倒双执有无。故今论云。非有无俱相。俱相者。即有无同时也。今皆非却。 论非一下二一异四句。疏准前等者。但前约有无此约一异。二执不同。余皆无别。但如前疏配释可知。然执下结总摄别谓众生执取无量无边。根本从此二四句起。所以百非只约此说。义见前文。故广下引例。皆非真实者。是妄计着不称实理。同此有无一异二四句也。所执不同者。四人各执一句。有即有句。是此初句所遣也。非有即无句。是此次句所遣也。俱即亦有亦无句。是此第四句所遣。非即非有非无句。是此第三句所遣。一等例此配之。随次配者。如上配为四句。然但一向就彼所配。非与此论相配。皆是妄执。故云非真。四宗外道者。一数论外道执有等性与诸法一。即当有句。故彼破云。此执非真。所以者何。若青等色与色性一。应如色性其体皆同。五乐等声与声性一。应如声性其体皆同。眼等诸根与根性一。应如根性其体皆同。应一一根取一切境。应一一境对一切根。又一切法与有性一。应如有性其体皆同。二胜论外道说有等性与法非一。当非有句。此亦非真。所以者何。若青等色与色性异。应如声等非眼所行。声等亦尔。又一切法异有性者应如兔角。其体本无。乃至广破三。无惭外道执有等性。与彼诸法亦一亦异。当于亦有亦非有句。此亦非真。所以者何。若有性等。与色等一同数论过。与色等异。同胜论矣。一异二种性相相违。而言体同。理不成立。一应非一以即异故如异。异应非异。以即一故如一。乃至广破四邪命外道执有等性与彼诸法非一非异。当非有非非有句。此亦非真。所以者何。汝此所说非一非异者。为但是遮。为偏有表。若偏有表。应不双非。若但是遮。应无所执。有遮有表理互相违。无遮无表言成戏论。乃至广破如是。世间起四种谤。谓有非有双许双非。如次是增益损减相违戏论。是故世间所执非实。今此下拣异此是一人展转。彼乃四宗各殊。又此则为显真如。彼则一向治执。故不同也。后段等者。今但取皆非真实已上文。不取及显外道已下也。 二总结疏妄计尘沙者。显妄执多也。既从念生。岂顺无念真理故不相应。然此文中但约心结而不约境者。以一切境界皆从心生。但说无心则知无境。故略不言。以对下谓如实之体约无妄故。说名为空。非谓真体是无名为空也。亦可下通指此段总结之文。皆是释疑。恐闻前真如自性非有相等。便谓全无自体及功德法。成断灭见。故今释之。云乃至等。闻空谓真无妄相。不空谓自性功德清净本然。 初正释疏牒前者。牒前体空无妄。显下不空之法。举体者。体是所依。下常等诸义皆依此说。故常者。三际四相不能迁故。乐者。三苦八苦不能害故。疏以恒为乐者。以无生老病死故名恒。此生老等正是苦法。故今配此。前约惑业故配四相。今约果报故配老死等。我者。是自在义。为对所系不自在故。以离业行系缚故。论云不变。不变是离行也。行即是业。既非业系则得自在。故云我也。净者。染而不染故。然此注合在净字之下。以满足之言。盖是都结。谓除此四德之外。所有过河沙数功德。悉在其中。故云满足。即如下所说大智慧光明遍照法界等。故本疏以净法为净德。不该满足之言。然法一字犹通上下。又详常恒不变之文。但成一义。纵此各配自是一涂。今助一解则与疏异。常恒不变者。竖显真体三际无穷。斯则释前以有自体也。净法满足者。横显净德十方无尽。斯则显前具足无漏等。自体既常不变。复具无漏功德。法体若然。岂是空耶。故结不空。 二释疑疏情执有者。谓遍计所执色等诸法。是妄情中有故。是则等者。真实法体自性功德。虽无缺少。然无一相可得故不异空。释无相等者。夫有相者是妄念所缘。今既唯以证智相应。故知无相。故唯识偈云。若时于所缘。智都无所得。尔时住唯识。离二取相故。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七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六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六 长水沙门子璇录 二立义分。二寄问中疏文二。初释法。 大乘法体者。大乘之体。即是于心。名心为法也。此中且说法为大乘体。次下一文方说心为法体。此乃展转释出其体也。今言出大乘法体者。恐多法字。有智详焉。谓自下以三义释名法之由。夫言法者。有其二义。一任持自体义。二轨生物解义。今初一句。即初义也。谓本有自体真实不变。非同依他。从缘假立无有自性。以从无始来任持不失故。故下论云。如实不 空以有自体。具足无量性功德故。后二即轨生物解义。又法者。对智得名。以此一心是法界理。能轨于智令成无漏。无分别也。斯则以无相境相无缘智故。云对智。下论云。唯证相应故。复能显于三大之义。未有一义不从法显。故下文云。依于此心显示摩诃衍义。义理既彰物则生解故。此二句皆后义也。宗本法者。谓一论所宗染净根本故。或可宗即是本。谓约义所依曰宗。能立万法曰本。故下疏云。依宗所显差别义理。又净名云。依无住本立一切法也。又起论云。为欲解释 如来根本之义。即斯法也。大位在因者。谓此论中所明法体。大都所判属于因位。以文云所言法者。谓 众生心。既标众生之言。故知大概合当因位。不同 佛性圆觉究竟觉不思议解脱等。大位在果。今约因中性德所标故。云众生心也。通染净者。若随名取义则位在于因。若克论体性则通于因果。因果即染净也。斯则心实通于因果。以带众生之言故。判在因也。然亦有在果名心在因名觉之处。如圆觉经云。是诸众生清净觉地。又云。一切如来妙圆觉心故。云通染净也。所以下文云。是心则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摄世间法是通染。摄出世间法是通净也。 疏义者下二释义文三。初释文也。大乘名义者。谓大乘是名。名约义立故。须辨义。未有无义而有名者。何故等者。双征名义。谓约于何义得名大乘。未审大乘有于何义。以双征故。不言何故名。而言何故是。是之一字双含两势。盖文之巧也。谓此下释三大可知。二运者。有两意。一则自运运他。二则已运当运。今此论中正唯后意。故下文云。一切诸佛本所乘故。一切 菩萨皆乘此法。到如来地故。于此二中皆具自运运他也。以约此义名为大乘。 是故下。二结意也。如文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是先显法体。次云所言义者。则有三种等。是后显义理。大乘之中唯兹法义。今既法义并陈无所遗矣。故云义足。 疏依宗下三彰位所依之法。染净虽通。所显之义唯局于净。体相用三各不相。是故名差别离障。所显翻染得名故。云唯净。故下相大。文云。心性无动则有过河沙等诸净功德相义示现。用大云。除灭无明见本法身。自然而有不思议业种种之用。据此所说正唯属乘。而言大位者。以体大通染净故。今约多分判在果也。又体大虽通于染。以彼之名亦从显得。若在因时则无体大之名。至相用显时。方对此二以彰体名。由是三义皆属净也。 起下法体等者。即起下显正义中总之一段。文云。显示正义者。依一心法有二种门。乃至以是二门不相离故。论众生心者。众生即能依心即所依。所依之体从能依以彰名。前劣后胜。众生之心依士释也。故下文云。众生依心意。意识转故。 疏三。初正释。出法体者。前出大乘体。名之为法。此出法体名之为心。从宽之狭。此为至也。如来藏心者。谓在缠自性清净心。具足含摄如来功德。名如来藏。如下自释。具和合下明心之行相也。和合即生灭门。以彼随缘成染净故。不和合即真如门。以约体绝相显不变故。以其下释所以。此心具上二种义者。以在众生位中辨故。是故论云众生心也。 若在下二反显。谓此心随染之时。则云与生灭和合。今在佛位纯净无垢。唯不生灭故。无和合义也。以始下出所以。显无生灭之相。故云唯是真如。既无彼相但是一真约何说合。故中论云。一法云何合。下文显佛地云。破和合识相。灭相续心相显现法身。智纯净故。所显义者。三大之义自此方彰。生灭相无则唯局净。故无和合。 今就下顺结却成前义。众生即染相。以真体随缘起。为众生相不离体故。名和合。虽全体起相。而体未尝改变。故名不和合。由是在缠具二门也。 论出世间法下疏文二。初总叙意。初一句标指。余皆正叙。体即真如门。相即生灭门。二门相摄不相舍离故。云无碍。染净同依者。二门之中各摄染净。真如门是染净通相。生灭门别显染净。通别虽殊不出一心。故云同依。随流谓不觉迷真。乃至造业受报。反流谓始觉翻染。暨乎菩提 涅槃。迷悟虽殊。唯此心转故。经云。无始时来性一切法依止。由此有诸趣及证涅槃果。是故万法唯心。心即是主故。其迷悟皆心所为。 疏是故下二别释相二。今初约生灭门释。不觉摄世间法者。以不觉是世间法根本。一切染法皆此所成。由是所成之染。皆不觉摄。则三细六粗五意六染等。是所摄之法也。故下文云。当知无明能生一切染法。以一切染法皆是不觉相故。摄出世法者以本始二觉是出世法本。一切净法皆觉所成。由是所成之净。皆属觉之所摄也。本觉所摄。即大智慧光明义。遍照法界义真实识知义等。始觉所摄。即三明八解力无畏等。然此且就相用有异。分其二殊。若约体同所摄无别。此犹下结示可知。 疏若约下二约真如门释也。镕融含摄者。谓消和包纳。令彼染净差别之相。无有障碍也。染净不殊者。出镕融之相也。谓以一真如理融之。使染即非染。净即非净。即染即净浑为一味。故云不殊。故下文云。一切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别。若离心念即无一切境界之相。乃至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斯则生灭门中。名为该摄。真如门中名为融摄。该摄则染净俱存。融摄则染净俱泯。俱泯故一味不分。俱存故历然差别。是故二门虽皆言摄。而摄义不同也。下文显者。相次即辨。 释其法名者。标指此文也。法即是名。今此文中正释此心。得名法之所以也。谓依下于前三义中。约第三显义故。名为法也。其余二义论各有文。已如前引。 责总立难。疏二意中。初意云。心既通染不合显得唯净之义。其犹杂矿之金。岂能铸得纯金之像。二意云。心既是一一则体狭。大乘义多。多故成广。岂能以狭而示于广。 开别中疏二。初总叙释意。大乘虽净者。牒纵所问也。相用下分别正答。对染者。谓相大则翻染成净。如云心性不动。即有大智慧光明义等。用大则随缘而起。如云随诸众生见闻得益故。说为用等。此上二义皆对染成。故下文云。当知染法净法皆悉相待也。今生灭下正明能显。既有觉不觉二义。故云具含染净。以有染故方能显净。净既不自净。待染以成净。何怪通染之心。能显唯净之义耶。此即结答也。以废下出对染所以或问曰。何故须对于染方立净耶。故此释也。故下文云。若离不觉之心则无真觉自相可说。又真如门中无染。亦不立净。又云。若离业识则无见相。以诸佛法身无有彼此色相。递相见故。心法虽一者。牒纵所问也。而有下分别正答。示大乘体者。真如是泯相显实门故。以泯相而相不存故。唯示体也。具示三大者。生灭是揽理成事门故。以揽理而理不失故。具三也。大乘义下结成具示。谓此三大义中。具摄如来真应二身过河沙数德相妙用。以要言之。一切所有无漏功德。尽不出于三大之义。三大之体唯此一心。是故一心能显多义也。 总举等者。尽此一门之义也。一法界等者。具云。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所谓心性不生不灭。乃至若离于念名为得入。共有一十三行论文。是此所起也。真如相者。相即义相。如下文云。复次真如者。依言说分别。有二种义。义即相也。不同生灭可状之相。复次下乃至终于此门。共有一十二行论文。是此所起也。据此所配。若言真如门。则通言心真如真如相则别也。 论是心下疏二。初释前二句二。初别释当文也。随熏变动者。谓随染净因缘所熏。令心变改动转。成生灭故。总举等者。撮下一门之义。在此生灭二字之中故。云总举。依如来藏等者。具云。心生灭者。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乃至性染幻差别故。都有七十五行论文。是此所起也。缘由者。所以义。起下等者。具云。复次生灭因缘者。所谓众生依心意意识转故。此义云何。以依阿梨耶识。说有无明。乃至不能得随顺世间一切境界。种种知故。共有四十九行论文。是此所起也。状谓形状。妄识所知境也。拣异真如相。是义相相即性也。非识境界唯智所证故。起下等者。具云。复次分别生灭相者。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粗与心相应故。二者细与心不相应故。乃至唯痴灭故。心相随灭非心智灭。共有一十四行。是此起也。然此立义分中所立义本。即有八字。谓真如相生灭因缘相。下解释分中度有一百六十三行。逐段而释。如前所配。从四熏习下即通。明染净生灭起之由致也。若更束八字。不出心之一字。更展一百六十三行论文。以成百余部大乘经。此显论主证悟心中自在之用。 何故下。二通前料拣。先牃外难。何故两门一能一即耶。故牒云者。以真下释不起者。以真如有二义。一不变义。二随缘义。今此门中但约不变。以显其体。不约随缘。故云不起。所显谓体大能显即此门。能显为诠所显为旨。真如与体盖是一义。故云即也。以是下因显唯示体大也。起动者。即随缘义。以随缘故成生灭门。染净即生灭相也。即此染净为能示之诠。三大是所示之旨。二义各别。故云又分也。能所下拣异前门也。若喻显者。一心如水。真如如湿。生灭如波。是水湿相。即示。水体。是水波相能示水之自体(湿体)相(八功德相)用(鉴像润物)故。 疏体谓下。二释后一句文二。初释本文二。初别解当文。本觉者。即是前之真如。至此门中转名本觉。以对治故名本。对不觉故名觉也。即此本觉是生灭家之自体也。此显生灭别无其体。全揽本觉为自体故。生灭因者。或问。若此本觉是生灭体者。本觉即是真如。何故说为生灭自体耶。故此释之。谓生灭之相。起时实赖真如为因。以真如不守自性。为无明熏。成诸染相虽成染相其体不变。以不变故。熏彼无明。令厌 生死乐求涅槃。渐起始觉成其净法也。如是染净皆由真如。是故真如是生灭体。故下文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又云。所谓以有真如法故。能熏习无明。乃至名得涅槃。成自然业。亦辨体者。谓前真如门当体是体。此生灭门以真如为体。若无真如之体。生灭终不能成故。此门中须辨体也。翻染下明示相用也。净相即相大。谓大智慧光明义等。业用即用大。谓报化二身等。是以下指文结示也。以生灭门中文科两段。初释能示生灭心法。即生灭因缘相等。后辨所示三大之义。即体相用等。下文具显。 疏何故下。二通前料拣牃外难可见。以所下释也。前云。能示显诠旨不一。今云。自体显诠旨不异。此门虽即能所有殊。非谓所诠在能诠外。今显非外故。云自体等。斯则生灭是真如家相。真如是生灭家体。体相虽异而不相离也。其犹波水。虽异岂得水在波外耶。故知其水是波之自体也。 疏问真下二释妨难也。问意以两门敌对。而难详之可了。答中真如下二句牒门立理。不必由起者。真如本自立。不藉于生灭也。自性本常。岂因他有。由无下正释。谓有起必有相用。无起但唯存体故。前门中但只言一也。生灭下二句牒前立理。起必赖不起者。异于前门也。若无不起之真如。何有起动之生灭。如无其水。岂有于波。故须藉之。起含不起下正释。真如举体成生灭故。今生灭含于真体也。犹水起成波。波含于水。由是此门不唯示于相用。亦示体也。故云具示。 疏起下等者。如论云。复次真如自体相者。一切凡夫 声闻缘觉菩萨诸佛无有增减。乃至真如自在用义。故即有六十四行论文。正是此所起也。体大疏言真性者。真谓拣非伪妄独显圆成。性谓自体常住不变不异。即拣诸法空性也。深谓竖穷三际无去无来。广谓横遍十方非中非外。凡即六趣差别。圣即三乘不同。染即秽土极于三界。净即净土尽于十方。然凡圣染净各通二报。今约别论故。凡圣属正染净对依也。以诸法虽广不出依正二报。正中不出凡夫圣人。依中不出净土秽土故。举此四以摄一切无不尽也。皆以为依者。上之四法并用真如之体为所依故。故华严云。未曾有一法得离于法性。下文云。如是无漏无明种种业幻。皆同真如性相。楞严云。一切世界因果微尘因心成体。既为一切所依。体大之名由此而立。论真如平等者。谓真性于一切法中。为平等体故。如像中镜。非同诸法本空。空故平等。如镜中像。疏随流等者。约染净二义显不增减。在文可见。以性非染净故。染净皆空故。良以下结成上义。染净约法始终约时。谓随流为始。反流为终。下疏所说以众生为前。以佛为后。前后即始终也。或即此段别约横竖。以显平等之义。染净不亏者。横说也。以见在生佛位中无亏缺故。始终不易者。竖说也。以过去未来无改易故。前约多人同时说。此约一人异时说。虽一多同异横竖别论。皆显真如平等之义。 二种等者。谓如实空如实不空之二也。空谓不与妄染相应。不空谓具性功德。今如后义。故下文云。所言不空者。以显法体空无妄故。即是真心常恒不变。净法满足则名不空。不异等者。谓一一德相即是体性。故不异也。非谓藏为能具德为所具故。有性言故下文云。具足如是过于河沙。不离不断不异。不思议佛法不同生灭之相。定差别故。性相异故。可知见故。如水八德者。即阿耨池水。具八功德。一甘。二冷。二软。四轻。五清。六不臭。七饮不伤喉。八不伤腹。不异之义。合法可知。 三用大疏二。初释文。随染业行者。谓随彼彼染幻众生。起利他行。即是如来不思议业。故云业行。若将随染门中反染之业行。为此用大者。恐非文意。以彼但是能显之净法。未可便将为所显故。学者详之。报身即三贤已上之所见者。化身即二乘十信已下之所见者。粗即化身随类各应。各见不同。非受乐相故。细者报体平等佛身。身有无量色。色有无量相好。所住依果亦复无量。种种庄严具足乐相故。世善者。谓有漏熏习善根力故。起十善等。此但有漏不逾人天故名世也。出也者。令厌生死乐求涅槃。此皆无漏。超过三界故言出世也。于中虽通三乘。究竟唯以一乘而得灭度。下文用大广显其相。 疏何故下二通妨牃难可知。以不下正释。若善因果内顺真如外治诸恶。此法若起从因至果。能感胜处故。得名为真如净用。以从真如内熏所起报化二用所发。今兹用大宜发此法。若不善因果内违真理。外被善治。此法若起。从因至果能感苦处。何名净用。以从不觉所生尘劳发现故。故此文中不言不善也。若尔下转难可知。释云下重释。虽是恶法。以是不觉迷真所成。所成之法不离真体。如水起波不离湿性故。下文云。以依真如法故。有于无明。又云。依觉故迷。若离觉。性则无不觉。以违下结成前义可知。然此用大正是果上二身。如下具说。今疏以善为用者。乃是旁义。亦即以所生显能生也。然论不言灭恶者。以善起必恶灭故。 标果望因者。诸佛即果。本即是因。以诸如来本所修行因地之时。无别所乘之法。唯以此心为其所乘。而至究竟。 举因望果。在文可见。此中如来并前诸佛。皆约自受用报身所辨。非谓应化知之以成运者。运即是乘二义无别。但文变耳。或可二义不同。谓乘以运载为义。今前段约佛本乘。方有载义故。疏云。以解乘。今文约从因至果运义始彰故。论云。到如来地。疏云。以成运也。然佛是已乘菩萨是当乘今乘。于中皆含自运运他之义。即始下出能所乘体也。始觉为能乘者。即前佛与菩萨也。虽满分不同。俱属始觉能乘智也。本觉为所乘者。若约今文。即前一心法为所乘。以对始故言本觉也。若约三大。言之则用大为能乘体相。二大为所乘。然用即始觉体。相即大觉。大即是乘。持业释也。乘大性者。但证本觉是乘之大性。或双证本始也。由是前来标宗。但言法义不别言乘。今但次于三大言之。亦不别举题目。解释分中意亦如是。 解释分者。前虽义宗略立。理趣未详。若不解以广文幽旨。如何开释。此令生解已见前文。故有此分。 微列中疏所立等者。即前分中所立一心法二门三大之义。彰显开示令生正解。由是正义解。此即成正解也。遣异计者。非正道理。妄生计着为患颇深。固宜除涤。趣正等者。发心趣道。行相差别升降不同。今当分别。令其修证无惑混滥也。斯乃正义显示令解。邪执对治令遣。道相分别令行。又正义为能治。邪执为所治。正义为所趣。道相为能趣。皆为正义。有后二文也。 释上等者。谓释前分之中。所言法者。谓众生心。是心即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开门中论二门者。谓一心上有其二义。义具能通出入。故目之为门。能通者。谓真如生灭互相通故。又此二门通一心故。通一心者。正是此段以一一门。皆言心故。互相通者。以真如门有随缘故。通于生灭生。灭门有体空故。通至真如也。出入义者。谓众生迷惑流转。即出真如门入生灭门。若觉悟修证。即出生灭门。入真如门。既成道已。即却出真如门。入生灭门开悟众生。能事既毕息化归真。即却出生灭门。入真如门安住秘藏也。 疏二。初释一心具二门。又二。初标也。一如来藏者。以二义不分。故云一也。若例言之。即染净凡圣空有理事等。皆一也。此之一义为显不二。强名为一。非是数法故。经云。一亦不为一。为离诸数故。 疏一约下二释中二。初真如门又二。今初正释。约体等标立也。非染下释上绝相。以显一体。谓染净生灭动转等。皆属于相。表此俱无故言非也。平等下约体以结平等。约竖结以无高下。故如经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一味约喻结。犹如大海同一咸味。性无差别约横结。净名经云。一切众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众圣贤亦如也。至于弥勒亦如也。又平等一味绝相也。性无差别约体也。故云约体绝义相。 众生下二引证。此正引前。段净名经文。彼文之后。乃云。诸佛知一切众生毕竟寂灭即涅槃相不复更灭等。今疏取意。故文少异。下皆如此。 疏二随下生灭门中三。今初正解随缘等标立也。谓随下释。谓以无明熏真如。起妄心妄境。成一切染法。真如熏无明。灭妄心妄境。成诸净法。广如下释。染净虽成下释妨。或曰。既随熏动。云何复说众生如耶。故此释之。正于动时动处。元来不动明。非相不动故言性。显非暂不动故言恒也。或曰。性既不动。如何能成染净。故云。正由不动能成染净。斯则反成上义。谓若性自动同生灭相。即当时灭不能自立。尚不自立。将何成于染净。实由不动故能成也。 是故不动下二结指。谓以随熏动时性未尝变故。得生灭门中有真如也。故云。不动亦在动门。若真如门中。则未必有生灭。生灭门中则必有真如。以生灭藉真如。真如不藉生灭故。略如前释。广在下文。是故下指文。本觉者。即生灭门。初云。此识有二种义。能摄一切法生一切法。云何为二。一者觉义。二者不觉义等。即彼觉义便是生灭门中真如。名为不动。但以至此门中。别约形待义边易名为觉。上文等者。即立义分中云。是心生灭因缘相。能示摩诃衍自体相用故。彼之自体亦即生灭门中真如也。此上两段正是动中有不动义。 胜鬘下三引证。通证随熏动转。动中有不动义。不染而染。即真如成生灭。染而不染。即动中有不动。如来藏即真如。无明七识即生灭阿梨耶识。即上二和合也。谓真如随缘成梨耶识。以成识故。与无明共俱亦可如来藏即是梨耶。但以通相别相而异。故云。如来藏名阿梨耶识。故经云。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亦云。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大海如梨耶。波如无明七识。水即如来藏以从无始时来真妄和合。未曾舍离。故云。常无断绝。如来藏者。即所熏之净性。虚伪恶习即能熏之染幻。识藏即所成梨耶也。为善不善因者。谓此性随善缘。起诸善法。性即为善因随不善缘起诸不善法性。即为不善因。随善受乐性在其中。随恶受苦性亦在中。故云与因俱。若生等者。循环诸趣生死无穷。藏性于中随而遍受。而其体性未尝去来故。经云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如技等者如人作戏变改服章。体是一人。初未曾易故。彼文云。心如工技儿。意如和技者。五识如音乐。受想观技众。如人弄师子。人入师子活。人出师子死。净因无明时。当知亦如是。圭山云。乐人本是一形躯。乍作官人。乍作奴。名目服章。虽改异。始终奴主了无殊。此等下结指。如上所引。并说真如随缘作。生灭动中有不动也。 疏然此下二摄二门归一心也。举体等者。谓真如举体成生灭。生灭无性即真如。是故生灭现时。全真体现。真如显时全生灭。显举一全收。故云融通。以融通故真无真相。妄无妄相。真妄相即一体无异。故云。际限不分。既而不分际限岂更存于体相。故云。莫二波水之喻。可以比知。无二处者。即此真妄融通之处。实性存焉。此之实性为诸法主。即是诸法中之实性也。又表非二边故名中。离诸差别虚相故名实。此上二句是约中实。以解心也。故经有中实理心之言不同下约灵鉴以解心。谓虚空体亦无二边。亦非差别虚相。然但昏钝而无灵鉴。今此实性自在灵通。觉了不昧故云不同等。故祖师云。空寂体上自有本智。能知知之一字。众妙之门。大抵意云。于一切染净融通法中。有真实之体。了然鉴觉。目之为心。斯则体相不二故。云一中实。神解故云心。 立中疏二。初正释二。初对前牃文可见。 二以一下释今文意三。初总标意。含通别者。释前文意也。前文以二门未启。但约一心通总包含而说。故云。摄不言各也。今分下标今意。谓今文中二门既开。每门之中皆各自摄一切法也。若无标拣。将谓二门共摄一切。则有摄法不尽之过。故言皆各也。 以真下二别释相二。初约二门各摄解二。初正释。通相者。以真如门不分染净。虽摄染净皆同性故。所言相者。谓义相也。以此门中显示染净融通之义。故云通相。以染净等法。入此门中□为一昧。真如之理更无差别。故云。无别染净等。故得下结可知。别显等者。随流反流。各不相是。功德尘劳历然有异。众生诸佛凡圣宛然。净土秽土优劣不等。无所不该者。谓一切虽多不出染净。既摄染净。是故论云。摄一切也。 通别下二结成。谓通相别相。二门虽殊。所摄之法更无差异。故云齐无所遗。 又以下约二门互摄解。前约二门各摄。通别不同齐门。而说摄义有异。初门通相但明融摄。融则染净无别。故名为通。后门别相。乃是该摄。该则染净不同。故名为别。今此文中不分通别。只就一义左右说之。便成二门各摄之义。今文所说生灭摄一切时。即是真如摄一切也。以生灭无体全即理故。故云还摄等。又真如摄一切时。即是生灭摄一切也。以全事之理。非别外故。今此疏文犹阙后义。应合更云。真如既是诸法真性。离真性外无别诸法。还摄生灭门也。若有此文。于义方足。成互摄也。斯则生灭门摄法时。真如门法亦在生灭中。真如门摄法时。生灭门法亦在真如中。如是则真如中所摄。染净即是生灭门所摄染净。无二无别举一全收。故云。二门互摄故下结云。齐摄不二也。问疏主何故不说真如摄生灭门耶。答前文通相已含此意故。不复言也。 以此下结成一心。良以二门相摄。理齐镕融不二以不二故得名一心。斯则二门一心体无别异。若约义别说。则一心是总。二门是别。又于别中。真如约体。生灭约相。若克体圆融。则性相无二。即是一心。今既二门互摄。全夺两亡。唯是一心更无别法。故今结成为一心也。 疏问二门下二通难二。今初二门示义。通局难。初句指定前义。何故下引文正难。意云。真如既摄生灭门。何不同彼示三大。生灭既摄真如门。何不同彼示一大。示义既差摄法须别。摄法若等示义应同。如何摄法即同示义。却别耶。 答中初句标定其门。不坏下正明行相。谓染净之相全揽理成理非可坏。全理之相亦不可坏。以不坏故。摄生灭尽成今相摄义。以泯下为即理故。令染净相亡泯不存以不存故。唯真体在。故成前文。唯示体也。生灭下标定其门。不坏下明理。在事中以全理而成事故。事起而理不坏。成今相摄义。斯则事为能摄理为所摄。以成下明事理俱存。成前具示义。成事故示相用二大。体不失故。示于体大。 疏问前下□性相存泯不齐。难问意可知。但蹑前门相不存义前难后门理不失也。 答中前四句显二门存泯之由。各初一句所以后一句定义。生灭等者。事依理显故。理为事本故。如波必赖于水。故下文云。依如来藏有生灭心。理不失者。理若已失则无生灭也。如水失则无波。故论云。若无空义者。则无道无果。未必等者。真理本有不假缘成。如水不藉于波故。真如门中直云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总相等。不言依生灭有泯相。相不存者不泯则已。泯则不存。入理自亡何存生灭。如水澄静。岂存波在。下文云。以一切法皆同如故。相不存下四句蹑前正答相不存者。相存则可示于三。不存但合示于体。理不失等者。生灭相起理又不亡。不具示三于理如何。是故下结答。双示可知。 疏不可相从者。从顺也。事理别故其犹水火。敌体相违。岂能互摄。未容等者。若分二别可言影互相摄。今唯一心。影摄何法。斯则二别亦无摄义。一心亦无摄义也。论不相离者。意明不一不二。不一故二门各存。不二故唯是一心。以是一心故不相离。以不相离故能影摄。即反前责意也。疏以体下。体即真如。相即生灭。真如随缘成生灭。生灭无体即真如。由是反覆言之故。不相离也。金具者。金喻真如。具喻生灭。相收之义在文可见。良以下结喻例法。良者。实也。以者。由也。实由金具二门未曾有异。故云一揆。揆谓端揆即齐等也。由不异故举金时。遍收具尽。具全体是金。举具时遍收金尽。金全体是具。此义下例法也。此义者。即此不相离义也。举真如时遍收生灭尽。生灭全体是真如。举生灭时遍收真如尽。真如全体是生灭法喻正等。故云亦然。然犹如是也。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六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五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五 长水沙门子璇录 述意中二。初显意。疏出两意。上正下兼尔。 疏初句下。二释文中二。初总释此偈三。初释初句。所为机者。唯 众生二字余皆能。为属 菩萨也。众生通于三聚五性。于中为有兼正。如悬谈所辨故云如前。 疏次二下释中二句也。文二。初释上句。明离过二。初正解此句。言离过者。过即疑执也。由疑下释疑执之相。迷真者。虽有如无谓之迷也。故下文云。所言不觉义者。谓不如实知真如法一故。不觉心起而有其念等。既迷一真。即菩提 涅槃二无上乐。弃之如遗。故云失乐。起妄者。妄即 五蕴色心认虚为实谓之执。此则因迷起似执似为实。从微至着展转发生。故圆觉经云。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等。既起于妄则三苦八苦自此而生。故云种苦。故下文云。动则有苦果不离因故。十地论即天亲所造。解华严十地品也。远离等。即前迷真失乐义。具足等即前起妄种苦义。彼二即失真乐具妄苦。于此不知不觉故名颠倒。失不知者。如法华说。穷子于己库藏以为他物。虽付主执而无希取一餐之意。斯则日用而不知也。得不觉者。亦如法华说火宅。诸子恋着嬉戏了无出心。亦复不知何者是火云何为失。但东西驰走视父而已。然此三种不出于二。以颠倒无体。只就前二约不知觉。便成颠倒合为三也。故令下结归圣意以菩萨。观彼众生有如是过。是故造论疏故解下二通对下文。一者正义既显疑情自除真常二乐因。兹永悟。二者邪执虽多治之则舍。无涯妄苦由此永离。三者诸 佛菩萨所证道相。分别令知使发心趣向。即成信行也然此后段因配论文。未是正释。 疏既于下二解后句。明成行二。初释 大乘。既于等三句蹑前成问。引起论文谓于下一句正以论答。以一下释所以。此中二句初句是出大乘体。大乘之体只是一心为万法本。德相具足应用无尽故论三义也。次句正明于彼起行之由。究竟者。是决定无上义。谓若说若解约行约证。皆以此为究竟决定之法。根本者。拣非枝末法也。此是所说法门之根本故。又一切染净等法皆从生故。故下文云。一者信根本。所谓乐念真如法故等。又云。谓欲解释 如来根本之义。令诸众生正解不谬故。此即皆以一心等为根本也。若于此起行方名正行。 疏未知下二释正信也。初亦蹑前问起也。以信下释所以。众行虽多皆以信为根本故。十一善内五位之中。皆信居首。华严云。功德母者。即斯义也。即翻下结配前句。谓以正翻邪以信除疑。是正敌对也。 疏后一下三释后句也。必使众生离疑执之过求正信之行者。意欲令其信满入住趣证大果。即是佛种不断也。信满即十信位极也。入住即三贤之初十住位也。不退者。通说则既入十住正定聚中。信已成根根深难拔。故云不退。别则十住中第七名不退住也。堪求佛果者。信既不退决定成佛。不同十信位中毛心未定故。既入十住。行愿渐成功德增长。唯进无退。堪能绍继的趣菩提。佛种岂断耶。引文可知。 疏又解下二别释除疑也。此是海东疏义。此义稍切故引用之。多涂者。谓疑佛疑法疑因疑果。一多 空有等疑有无量。故曰多涂。求大乘者。是决定求趣大乘之人。故无率尔之疑。但有兹二疑法等者。疑云。大乘法体为一为多。法体若一彼此无异。我即是佛何用更求。众生本成何须复度。悲智既息愿约亦止。发心三种由是不为。故云障于发心也。法体若多彼此成异。彼自成道我自沉沦。如何发心求彼佛道。我既如此众生皆然。何须发心度令成佛。又若多者。如经所说。十方世界唯有一乘。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一心一智无畏亦然。如何会通。由此犹豫不能发心上求下化。疑门等者。疑云。进趣之门合有无量。未知于此依何等门。若使总依如何顿入。若取一二何是何非。由是迟回不能修行。立一心等者。谓大乘之法唯是一心。一心之外更无别法。但由无明迷自心海起。成 六道波浪。波浪虽起不出一心之海。约相即不妨上求下化。约性则不碍彼此体同。大悲大智由此发起故无疑也。开二门等者。谓行虽无量不出二门。依真如门修于止行。依生灭门起于观行。若止观双运万行斯备。入此二门诸门皆达。由是解之疑心自息。必修行也。故圆觉云。方便随顺其数无量。圆摄所归循性差别。当有三种。即是依此二门修止观及俱行也。论本为此故。立一心法开二种门矣。 标益起说疏一心等者。论中所说道理虽多。正宗法义不逾于此故。立义分中特立此等。以为根本也。论能起等者。大乘法是能起。信根是所起也。大乘之体是一心等法。若依此法而起信者。名大乘信。如前开题处说。题目等者。题云大乘起信。此云起大乘信。但左右之语。无别异也。信理决定者。以真如门中但唯显理理体真实故云决定。决定即不生不灭。非有非无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为一切法平等之性。不增减故。信业果者。业果通于染净。若无明为因生三细。境界为缘生六粗。即是世间染因果不亡。始觉反流翻九相成四位。即是出世净因果不亡。随流反流定有此事。如影随形必然之理。故云不亡。亡无也。 三宝等者。以有体相二大故。信法宝不坏。以有用大故信佛 僧不坏。不坏亦即决定不亡之义。然疏不说信一心者。以二门三大即是心之行相。但信于此即是信心故。不言尔。信满入住者。谓自外凡之内凡。既离毛道信则决定不失不坏故。云成根不退。能持等者。谓能任持前之信力。自分不退故。譬植草木根成必活。生后等者。信既成就即能生长。后位功德渐胜渐进行向地果故。如草木成根渐生华果。然大乘中信之为要具。有六喻。一如手。华严云。如人有手。入宝山中自在取宝。有信亦尔。入佛法中自在取于无漏法财。二如师子筋弦其声一发。一切诸弦皆悉断绝。若人发一信心。一切惑障悉皆消灭。三如师子乳。或以一滴投余乳中。悉成清水。若人发一信心。一切恶 魔悉皆变成清净法流。四如世财能养色身寿命。信财能养法身慧命故。七财之首名曰信财。五如其根。如前所辨。六如力。有力能伏刚硬。强盛信力能摧恶不善法故。五力之中有信力也。今言根者。即当第五。须要说者。谓圣人利见理宜说法。若不说者违本誓愿。如何名为大慈悲人求正觉者。法门既塞苦趣道开。茫茫群生飘流何息。 论标列。疏有由等者。表异常人多率尔故。由即因缘也。分义皆同故。下不释纲要者。网上大绳曰纲。能持一网故云要也。宗本者。凡有所为必须据本。若其无本末从何生。将欲广陈故。略标本宗。要既略者欲张其本故。揽广以成略。欲生其解故。展略以为广。谓于真如门。明离言依言空义不空义。于生灭门。说染说净辨因辨果。随流反流是本是末。令不迷真妄正解无谬也。依解起行者。分别诸法令解不谬者。所谓要起修行故也。由行成于前解。由解导于所行。令解不成干慧。令行不成邪倒。解行相济。有所至焉。故须行也。如贫数宝者。是华严经喻。余文云。自无半钱分。于法不修行。多闻亦如是。意云。本所解者。意在修行既不修行解将何用。如人有目无足。岂至前所。行仪者。四信五行等即修行之仪轨也。举益劝修者。佛所说经尚多激劝。菩萨造论得不然乎。然五下合五为三。若据大疏。有其三说。一约论主谓归敬述意。是行起所依为序分。中间五分是所起行法为正宗。后回向一偈。是所起大愿为流通。此即约一论前后始终。而对三分。二约法说。即不取前后二偈。但约中间五分以判。初是法起因缘为序分。中间三分是正显所说为正宗。末分是叹法功能为流通。三约法。所益机说初举所为。机心为序分。中间三分正受解行为正宗。后之一分举益劝修为流通。后之二说但就中间五分。约能被所被人法之异。今疏所用是后二说也。 假问者。一自作问起假为他故。二实非有疑假作疑故。以自问自答。意令法义明了显现故。如此问也。 疏此门等者。一部论文发起之意。只为众生离苦得乐。此即总相明因缘也。又凡诸菩萨有所为作。皆为众生离苦得乐。此则非但就此一论为发起因由。乃与一切论作发起因。故云总相总通兼正者。此即约所为机说。兼被正定。邪定正被不定聚者。今既合论故云通也。别为当机者。一则向下七段为机各别。如七中第二第三为正定。余为不定聚者。故云别。为二则但为二聚之机。不被邪定之者。故云别为不同。此段总为一切皆令离苦。得究竟乐也。斯则约法即发起一切论文。约机则利乐一切群品。由是故名因缘总相。疏苦苦者。上是总报。苦身下是别别苦事。受有漏身已名为苦。于上更加种种逼迫故。名苦苦。即生老等八是所加也。坏即乐事已谢。行即念念迁流故。皆苦也。准宝性论观 三界为三苦。谓欲界苦苦。色界坏苦。无色行苦。然于中欲界具三。色界兼二。无色唯行。分段者。谓三界四生身有形段。命有分限时极必终也。变易者。谓二乘菩萨断烦恼障者。虽离分段粗苦。犹有梨耶变易行苦。以四相所迁转变改易故名变易。又因移果易故名变易。无上等者。谓转灭烦恼 生死。得此菩提涅槃。一得永得故。论云。究竟更无过者。故疏云。无上既其大患永灭超度四流。业惑并亡。适然自得。不亦乐乎。然上令离苦。是菩萨大悲。此令得乐。是菩萨大慈。至觉之心于焉备矣。论恭敬下疏约所化能化之两说。在文可见。 论根本之义下疏文二。初释如来根本。二今初总配下文。与立义分者。尽此一分论文皆为所起。然此分中若克的配文。止可齐于三大之处。从一切诸佛下明其乘义。合是第三因缘所起。疏不指者。盖略故尔。显示等者。从此分初文。云显示正义者。依一心法有二种门去。至若能观察知心无念。即得随顺入真如门。对治等者。文云对治。邪执者。一切邪执皆依我见。若离于我则无邪执。乃至以念一切法。令心生灭不入实智故。此则第二因缘为能发起。如适所引三段论文。为所发起。为欲解释如来根本之义。令诸众生正解不谬故。有此文。能所之说下皆例此。 疏以彼下二别释今义二。初约教法释如来根本。以二门是诸法之根本。又一心是二门之根本。彼文之中正明此义。佛说法门虽则无量。若其根本无出于斯。此乃马鸣菩萨解释化身。释迦如来所说法门之中。深奥根本之义也。 疏又生下二约证法。释如来根本二。初释如来二。初正释迷时背觉合尘。是如去虽名为去。而体性不动故受如称。即本觉也。悟时背尘合觉名如来。以如体上有净用起。反染归净。名之为来。即始觉义。真如体一来去随缘故。取本觉名如。始觉名来始本不二者。即究竟觉也。究竟觉者即如与来合无始本异。名曰如来。如下文云。若得无念者。则知心相生住异灭。乃至无有始觉之异。以四相俱时而有。皆无自立。本来平等同一觉故。此即下结判故转法轮。论云。真谛名如。正觉名来。正觉真谛。名曰如来。此即约自受用报身名如来也。非同前文约化身说。此二解中前约教。则如来之根本。依主释也。以能说者胜故。此约证即依士释。心为根本能生如来故。思之可解。 疏诸众生下二反显。以虽有本觉而无始觉故。不得名如来。斯则如义宽通来义局狭。故净名云。一切众生皆如也。众圣贤亦如也。至于弥勒亦如也。而不言来。又地前虽有始觉。以比观修行未造真理。未得智无分别。不名如来。地上虽有此智以障累未尽观心有间。始本二觉未得究竟冥合。亦无斯称。以此推之。唯妙觉一人。余皆不可然。若约性德则无此拣故。圆觉云。众生本来成佛。又云。一切障碍即究竟觉。今约修论故有此说。 二结根本。即指前之一心。为如来所证法之根本也。良以如来依此一心而成就故。是则信解行证皆依此心。从微至着未尝离此。若离于心得成佛者。无有是处。故华严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故名等者。然则如来即一心。一心即根本。三义一体方为至说。但以据法名心。对末称本。约人所说即号如来。究体则一列义成三。非三而三。不一而一。三一一体。乃会玄文具释下二释正解不谬也。具释者。谓于中明真如生灭二门。始本二觉本末二不觉。二身三大。乃至二门不二等义。此义尽是一心根本上之行相也。三贤者。谓邻真故。前异凡夫。后异圣人。贤者。善也。顺也。此三十人皆积善所成。顺于真理。故受斯称。比观等者。既未亲证真如。但能依教比拟观察。由是随顺不相违反。故云相应。即此比观便名正解。以地前属解行位故。为生正解故。有显示正义之文也。离倒者。以正解相应顺真如理。无诸邪僻也。以离倒故即名不谬。不即对治。谬即邪执也。 三令入不退分别等者。文云。分别发趣道相者。谓一切诸佛所证之道。一切菩萨发心修行趣向义故。乃至心若有垢。法身不现故。此正指配也。以彼下释所以下皆例之彼文云。如是信心成就。得发心者入正定聚。毕竟不退名住如来种中正因相应故。终心者。十信一位有三种心。谓入住终。入谓始离异生入初信位。终谓信心成满。即第十信也。住心即中间八信。十信既尔。余住行向等。例皆如此。成熟约现在十信终心说。不退望未来十住入心言。今为信成熟者。禀于分别道相之文。入不退故。 四修习信心。四种信心者。下文云。略说信心有四种。云何为四。一者信根本。所谓乐念真如法故。二者信佛。有无量功德。常念亲近供养恭敬。发起善根。愿求一切智故。三者信法。有大利益。常念修行诸波罗蜜故。四者信僧。能正修行自利利他。常乐亲近诸菩萨众。求学如实行故。四修行者下文具明五行。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止观。故文云。修行有五门。能成此信等。以止观一门别是第六因缘所发故。言四种。以彼下释所以。彼文云。是中依未入正定聚众生故。说修行信心等。十信住心者。虽有八种不同更不分析。通为住心也。微少者。即信心未熟也。令禀此文习前信行。进向满故。 五离障出邪。疏文两段。初都科四段。文三。今初总判也。言四种者。即指此下四段论文。初心即入心也。 疏以前下二通疑也。或曰。前之三根各摄论文一段。何以信心初位独用四文。故此通之。前位渐深望于初位故名根胜。信根欲成纵遇恶缘。亦少退屈故。云难退。然亦未必一向不退故。云难也。如鹙子入住。犹自退转。况十信耶。根劣者。谓始自异生。初登信位。善根微薄不异轻毛。遭善难进遇恶易退故。假多方以助道力。由是具四也。 疏四中下三别判也。只此一类劣机。复有上中下异。今以第五为下根。第六为中根。第七为上根。第八总策劝也。问据前次第。皆自胜之劣。何以此后却从劣向胜耶。答胜根菩萨据尊卑以列之。退位有情念劣者。而先救故。为此次。由是前显菩萨之智。后彰菩萨之悲也。 疏今初下别释此文。修行末文者。彼文云。复次若人虽修行信心。以从先世来多有重罪恶业障故。为邪魔诸鬼之所恼乱。或为世间事务种种牵缠。或为病苦所恼。有如是等众多障碍。是故应当勇猛精进。昼夜六时礼拜诸佛。诚心忏悔劝请随喜。回向菩提常不休废。得免诸障。善根增长故。业重者。文云。重罪业障。惑多者。文云。众多障碍善根难发。即三障既重善不易生。如钻湿木。岂即有火。宜应曝以风日。出以浸润。假以绳钻。引以茅艾。则其火可庶几矣。故云礼忏等也。内离等由礼忏故业轻。业轻故内无惑恼。内既离惑外魔自消。外魔即报障也。故知外有障恼。皆由内有惑业。今之行人作善多阻。为道不迭。盖内心之所感也。莫嫌影曲但责形凹。如论修治必能出离。左传云。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口不谈忠信之言为嚚。今但通取一向痴闇慧解不生。为顽嚚也。 止观者。文云。云可修行止观门。所言止者。谓止一切境界相。随顺奢摩他观义故。所言观者。谓分别因缘生灭相。随顺毗钵舍那观义故。乃至若止观不具。则无能入菩提之道。双明等者。彼文云。若修止者对治凡夫住着世间。能舍二乘怯弱之见。若修观者。对治二乘不起大悲狭劣心过。远离凡夫不修善等。 劝生等者。文云。复次众生初学是法欲求正信。其心怯弱。以住于此娑婆世界。自畏不能常值诸佛。亲承供养惧谓信心难可成就意欲退者。乃至常勤修习毕竟。得生住正定故。胜方便者。文云。当知如来有胜方便。摄护其心。谓以专意念佛因缘。随愿得生他方佛土。常见诸佛永离恶道等。观解等者。文云。若观彼佛真如法身。毕竟得生住正定故。既观法身。即是作真如观。观佛纯熟分得相应也。后报等者。以众生夙业无量。今虽发心修行。其力微劣难敌强恶。恐此报尽。仍逐故业随生诸趣。如人负债强者。先牵此报命终未知所往。或经多劫遍历三涂。纵得人身尤拘缘障。或蛮貊受质贫穷处身。或诸病所缠。六根不具。或王事迫己尘羁在躬。或少小无知强壮凶勇。方知乐善已是衰年。虽悟非常难任进向。况真法罔值善友莫逢。纵遇此缘根性多昧。傥是上智易悟法门。纵辩宣扬巧开人意。炽然恶习任运繁兴。积善既微强恶难免。脱然堕落。又是 轮回如蚁循环。何当断绝。菩萨观此深动悲怀。若非方便无能垂救。故论云。有胜方便摄护其心。故云。恐后报迁遇缘成退也。往生等者。文云。如修多罗说。若人专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修善根回向愿生彼世界者。即得往生。常见佛故终无有退等。此意欲令众生专意念佛。欣求乐欲生彼国土。凡所修善尽将回向乃至有人无恶不为。但能临终至心十念。乃至一念成就。即得往生。生彼国已见佛闻法任运修进直成菩提。无诸恶缘令其退转故。云使不退也劝修等者。文云。已说修行信心分。次说劝修利益分。如是摩诃衍诸佛秘藏。我已总说。乃至云。未来菩萨当依此法。得成正信。是故众生应勤修学。举彼损益者。文云。若有众生欲于如来甚深境界。得生正信远离诽谤。入大乘道。当持此论。思惟修习。毕竟能至无上之道。乃至云。此人功德无有边际。斯举益也。又云。其有众生于此论中毁谤不信。所获罪报经无量劫。受大苦恼。斯举损也。修则但应仰信如说而行。舍则不应诽谤免招大苦。总策等者。据前疏所判。即但策信位初心三根之行。若更以理详之。无妨兼前三贤已下。总而劝策。则于八因缘中。第一第八皆总相。第一总利群品。第八总策劝修。中间六段各别所为。如前所配。 总结可知。 初难论具有等者(先难破第二因缘发起一心二门二谛义也)如胜鬘经云。自性清净心染而不染。难可了知。不染而染难可了知。此岂不是一心二门之义乎。况二门即是真俗二谛。二谛何经不说。岂假论主第二因缘而发起耶。如圆觉经中说信等四位。岂非分别道相之义乎。况其从因至果入道行位。诸经多说何须第三因缘所起。如华严云。菩萨发心求菩提。非是无因无有缘。于佛法僧生净信。以是而生广大心。此岂不是信三宝耶。况复令信三宝。何经不说。又如华严具说十地菩萨行十波罗蜜行。岂唯施等行耶。况施戒等。是经皆说。岂用第四因缘发耶。如是等经中具明道场礼忏等事。及普贤行愿中说十种行愿。此岂不是消障方便耶。亦不须假第五因缘。又如华严云。譬如有力王率土咸戴仰。定慧亦如是。菩萨所依赖。定慧即是止观。又净名经中说。佛法身从止观生。何用第六发起缘耶。如阿弥陀无量寿等经。具说往生净土之事。况诸经中亦多引说。亦不假其第七所起。如劝赞修进勉励慵堕。是经则说。何假第八。如是则佛经已具。菩萨更明。岂非繁重耶。菩萨见义则行无益。且止重说佛经。有何义利为若此耶。 初略标疏。或利或钝者。即根不等根。谓根机有利钝故。乐广乐略。即行不等。行谓意行所欲不同故。假经即利根。寻经便解不待解释故。假论即钝根。于经未晓须待论说故。若其乐广乐略之言。通于经论。有乐广经而得解者。有乐略经而得解者。于论亦尔此乃于利钝中。各有所好不同。然根不等则局于经论中。各附一事故。行不等则通于经论中。各乐广略故。然此但约解佛意不解佛意。以明利钝。不须更约文持义持。细作利钝解释。智者应思。受解缘别者。受谓信领教法。解谓开悟佛旨。遇佛者。谓与佛有缘则从佛受化生解。与教有缘则遇教受化生解也。此则但约于彼生解不生解。说有缘无缘。亦不约有见佛等。细论如佛世诸罗汉等。亲从佛闻而证道果。此是遇佛有缘者。如天亲等但遇其教而得开悟。此则遇教有缘者。故云缘别然若据论意。但约于经。于论明受解缘别。不须更约遇佛等说。以前论中所问。佛经已说。何须更论。今文已是总答前问。下方别释也论意云。经中虽已具说。其如众生根性利钝不同。意行好乐有异。信受教法开悟圣旨因缘别故。若是根利。又于佛语有因缘者。则乐于经而便信受。得悟圣旨。不须更论若是钝根。又于经无缘。但于菩萨语有缘者。即乐造论解释方晓佛意故。云别也。根行缘三既而有异。何妨经外别造论耶。岂非此文。已是总答讫初遇佛悟无纸墨者。佛在世时但说而已。灭后结集方始有经。当时尚不假经岂要造论。论如来即释迦也。亦兼余佛时胜者。时无定体但约佛在彼时。故言时胜。根胜者。但取一类当在佛世随顺言教。有所证解者。不取遇佛不悟之徒。然佛世时证悟者多。今就此说故云胜也。缘胜者。胜余二乘菩萨故。然说根之悟解。不取教起因缘故。指佛为胜缘也论异类者。但三乘五乘根性不同。故名异类。或可通于余趣。然非正意。论等解者。等谓齐等。彼诸异类齐生解故。此则生解义等。非谓所解是同。然此根胜与前时胜相望料拣。以成四句。谓时胜根不胜。如佛在世六群等。根胜时不胜。如后五百岁持戒修福者俱胜。如舍利弗等俱不胜。即佛灭后不生解者。论不须论者。据此兼不要经也。然准论所问。但责经中已说。造论为重。殊不干于佛在之事。今之答意。欲显佛灭度后根行不同。于经于论取解各异故。今先明佛在世时根缘皆胜。尚不假经。何须造论。以显灭后根缘皆劣故。须假经。于经不了复须假论。以胜显劣也。由是经论各被一根不同。圆音普逗多类。 此下疏文两段。初略配三业。如文。 一音下别释圆音二。初释义又二。初约教义正明二。初约说法差别显圆义。如来等者。谓佛音无别故。云一音。说法成异。故云圆音。引证可知。 二约随类言音。显圆义。如来等者。合云如来一音同一切音。文无者略。谓佛音是一。故名一音。同彼异语故名圆音。引证可知。然疏中前后两段。引证甚自分明。今更引文以证后义。如普贤行愿经云。天龙夜叉鸠槃茶。乃至人与非人等。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疏中不引此文为证者。以此文中无一音之言故。斯乃如来一音随类同时差别。非如前段说法差别。 以一下二结得名所以。以一切音即一音。谓差别即无差别也。一音即一切音。谓无差别。即差别也。大意取无差即一差即为圆。差即无差。无差即差。二义同时竟无前后。两段之中俱有此义。圆融无碍方是如来之口密也。但以文不累书故。成前后尔。 一一下二显圆音相四。今初正显遍穷生界。是圆义。恒不杂乱是音义又遍穷者。六趣咸闻。不杂者。五音迥异。又遍穷者。三乘同听。不杂者。领解各殊。 若音下二反明不遍等者。有不闻处。何成圆义。圆者。遍也。失曲等者。无所诠表。何成音义。且如钟鼓之响普遍迩遐。丝竹之音唯闻咫尺。斯则圆音互非之义也。 今不下三结成。不坏曲而等遍者。即音以成圆。不动遍而差韵者。即圆以为音也。是乃正遍而差。即差而遍。由是无不闻声。无不正解。 此是下四指叹。非识等者。佛无漏智所现圆音。有漏凡夫。焉能测度。但可仰信。不须推穷以非心识之境故。非识境者。不可以识识。非心境者不可以智知。思量即识识之相也。然华严中具有十喻。以显如来圆音之相。不能繁引。 二闻经悟疏自力者。但取不假论疏解释。只于经文披而自解也。广经者。有二意。一则于大部经中。或广寻诸部。见佛始终广说义路。方始解故。斯则根行劣。于少闻而多解者。二则如疏具文义二持。随一一文皆能解故。此乃根强胜下少闻也。略经者。此亦二意一则于略经文。或一句一偈等。便解如来甚深法理。不假多说。此则根行俱胜。二则无多心力不能广览但于少分而得解了。如疏中无文持有义持者。今斯论意广略之中各取前说为正。以论略中言多解。广中不言多字。是以乐广者为钝。乐略者为利。智者应思三广论悟因于广论者。此有二意。一则于经不解。于论方解。仍须假于广部。或寻诸论方解佛意。此即劣于后段少文而摄多义得解者。此如疏释。二则随彼一一解释悉能了故。此则根胜强于次文也。 初机论心乐总持者。亦二意。一则闻少解多不假繁说故。二则神根劣弱不能承受广所说故。具如疏文。论文之意于广略中。亦各取前意为正也。斯则于经论得解中。各有利钝。但因略说者为利。须广说者为钝。若以文义二持四句说者。别是一意也。 二结疏文句。虽少等者。文虽一轴义备河沙。所宗之经。并是实教。所诠之旨岂容粗浅。以至诸论圆实关要。义理不出斯焉。故云总摄等。如理智境即真如门。以离言说心缘等相。故言深也。如量智境即生灭门。以染净万差多所该博。故云广也。无际者。谓理智境即冲深无际。量智境即广多无际也。无际之相已见论文。然此两门摄尽一切经论之义。但是说染说净。凡圣迷悟因果善恶。一切名相差别等法。即生灭门摄尽。若说无染净绝凡圣遣迷悟离性相等义。即真如门摄尽。故海东疏云开二门于一心。总括摩罗百八之广诘(摩罗即说楞伽经处。以百八句。答大慧菩萨百八问。皆上句真。下句俗。同此二门)示性净于相染。普综逾阇十五之幽致(逾阇国说胜鬘经处。彼有十五章大义。皆说染而不染。同此生灭之真如义)至如鹤林一味之宗(涅槃经)鹫山无二之趣(法华经)金鼓(金光明经)同性(大乘同性经) 三身之极果。华严缨络四阶之深因。大品大集旷荡之至道。日藏月藏秘密之玄门。凡此等辈中众典之肝心。一以贯之者。其唯此论乎。既而宗旨深奥义理无边有智之流请习无怠。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五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四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四 长水沙门子璇录 造论主疏三。初释马鸣。初生等者。一义。又善等者。二义。中印等者。三义。咸皆也。躬身也。余并如文。 二释 菩萨。具云等者。以此方时俗不贵秦音。故存梵语。厌繁好简。又削提埵二字。由是但云菩萨。亦者。例前义也。例前马鸣之三义故。所求是 佛佛即是觉。所度是生生即有情也。此即全取所求所度之境。以彰能求能度之人。即有财释觉悟智者。即始觉之智。情虑识者。即六染等识。此亦全取所有觉智情识。以立能有者名。亦有财释。所求是佛智佛智即是觉。能求是。自身自身即有情。此即求菩提之萨埵。以胜显劣。依主释也。此三义中初唯约境。次唯约心。后双约心境。又初约悲智。二约真妄。三约人法。由是约心境悲智真妄人法。以明菩萨理无不尽也。又智度论云。菩提为无上智慧。亦名为觉。亦名为道。萨埵云 众生。或云大心。或云勇猛心。小品云。是为觉一切法无障碍故。名为菩萨。当为大众作上首故。名摩诃萨道行云是人于一切法悉了知。故名菩萨。天上天下最尊胜。故名摩诃萨。 三释造字制作者。拣非撰述也佛灭等者。明造论时二五百初。解脱者少。故造此论以被入证也。摩耶等者准摩诃衍论说。有六马鸣前后异出。一者胜顶王经说。佛成道十七日有一外道。问难于佛。名曰马鸣。二者摩尼清净经说。佛灭后一百年有一菩萨出世。名曰马鸣。三者变化功德经说。佛灭度后三百年有一菩萨出世。名曰马鸣。四者如疏所引。五者常德三昧经说。佛灭后八百年有一菩萨出世。名曰马鸣。六者庄严三昧经说。过去有一菩萨名曰马鸣。具说有六。今当第四矣。然准大论所说。此菩萨道成先劫号大光明佛。今乃助化示居八地。父名卢伽。母名瞿那。又名功德日。菩萨如别处明。辈流类也。 真谛等者。亦名拘那罗陀。此云亲依。梁元帝等者。以此三藏是梁武帝太清二年戊辰岁。见帝于宝云殿。帝敕译经。自太清二年。迄元帝承圣三年岁次甲戌。于正观等寺。译金光明弥勒下生等经。起信论等一十一部。合二十卷。此论乃是其年九月十日。与京邑英贤惠显智恺等。于衡州建兴寺译。并翻论旨玄文二十卷。属侯景作乱。遂欲泛舶西归。遇风飘还广州。刺史留住制止寺。请译经论。自陈永定元年至太建元年己丑。更译佛阿毗昙论及俱舍论等。总梁陈二代共译经论三十四部。一百四十一卷。博解者。群藏广部罔不措怀。艺术异解素谙练。神异者。或敷座以凭河。或当暑而无汗。余如疏文。 大周者。以则天初载二年九月九日。改国号为大周。改元为天授元年。故曰大周则天也。 解前译者。以后译之本是疏主证义。恐涉情党。故解他本。 归依 三宝者。然诸论具阙不同。有具归者如智论等。有唯归佛者如地持论等。有唯归人者如十地论等。有并不归者如十二门论等。此乃各随作者之意。今所归者具也。疏文二。初叙意。荷恩者。佛大慈悲故。垂之以教教不自阐。传之以 僧。使我于苦不至于乐有得。即知三宝于我大有恩德。为感荷故而归命之。加护者。将欲造论摧邪显正。先归三宝请以冥资。助增智慧使其通晓。故云加也。恐其 魔娆有成难事。假以威力防外缘障。故云护也。生信者。论主示居因位种智未圆。所述论文恐鲜有信。承力而作必信无疑。仪式者。夫臣子之道。欲有所作必先告于君父。今遗法弟子将造论文。必先归命三宝。为后代仪式也。尊胜者。三宝尊重首出众物。为世良田。论初归之表殊胜也。益物者。然佛法僧能益庶品。其利博哉。凡愚迷倒莫有知者。故伸归命以显于物有大利益也。 论归命下二释文三。初能归至诚文二。初释文二。今初事相。释依投等四字。共成归义。谓归依归投归趣归向故。御根下约能连持色心种子不断功能。名之为命。由命御之使根不坏。即不相应行法所摄。一身下命在身存命终身坏。人之所重无以加焉。举此下约所归。以明能归也。命可重者。由无二故。佛可尊者由无上故。今以可重之命。归于可尊之境。是所宜也。 疏又归下二观行释也。众生下且明迷源也。虽言六根兼取六识。俱从一心分湛所起。以本是纯元之一心。背之遂成六种根识。识不自起由尘所发。念念奔逸莫能自反。即背觉合尘之义。故佛顶经云。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今举下正显还源义。总摄六情者。情即根也。以命能总御诸根故。今举总摄别但言归命。以命还于一心之时。余皆随合故。经云。一根既返元六根成解脱。又云。一处成休复六用皆不成。然上所说但派一为多。即是背义。摄多为一。即是归义。实无能背所背能归所归也。一心下谓有觉照为佛。可轨持为法。具万德和合无违为僧。一心之上而辨三义。故云一体。 疏然能下二通出。体二一通约三业也。能归体即马鸣身口意也。业即三用。欲显下释具三业。所以疏有三意。一显佛胜德。二圆自善根。三为彼来果。以身业归。显有天眼见。以口业归。显有天耳闻。以意业归。显有他心知。圆满下昔以三业悉皆不善。谓杀等十支今既归佛。即三业皆善。以身礼口赞心缘。即杀盗淫等自然不生。三轮因者。三轮是果。谓神通正教记心也。因即三业善三轮之因。依主释。以因中身业归果获神通轮。谓如意天眼天耳通也。此能引邪归正故。因中口业归果获正教轮。谓宿命漏尽通也。此能观根说法令解脱故。因中意业归果获记心轮。谓他心通也。此令未信者信。未修证者修证。或与记莂等。俱名轮者。以能摧辗众生惑障故。或见下明归之仪式。此乃不论三业前后。但随见闻等处。则用三业对而归之。此有四句。如疏列配。然上二句且约一期句数配属则可。若细推之就佛就机。恐无此理。如佛得自在。岂有见而不闻等处耶。若就机者。如见佛身不闻说法。岂只以身作礼而不意敬口赞耶。如闻说法不见形相。岂只口赞而不运意作礼耶。又虽不见闻如专意念佛之人。岂无身口耶。况身口由心所使。意业不行。身口不动。若如此所配。且约一期。 疏今云下二结。属意业以身口皆由意使故。意为根本。余二为末。况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诚为可重。故但意业。 论尽十方者。二所归分齐也。疏二。今初明处所分齐。非直者。不但也。谓不但于一方三宝而展归命。此解十方也。每方下释尽字。然有两意。谓每方不但一刹两刹。每刹不唯一佛二佛。显三宝下释所以也。普遍者。经云。毗卢遮那遍一切处。此法身遍也。法身是理报身是智。理智不二报身亦遍。法报是体应身是用。即体之用应身亦遍。余二例知。此约所归广大者。约能归由所归普遍故。能归广大能所相称。如函与盖也。简小者。约教释也。亦是通约能所。以 小乘中不信有他方佛。今言尽十方故。拣异彼也。 然三下二明三宝分齐也。住持者。雕铸塑画等像佛也。经律论三藏教文法也。比丘等五众和合僧也。依如是法而住持故。别相者。五教浅深不同。佛即 三身十身。法即教理行果。僧即三贤十圣八辈上人。以五教不同三宝各异故。同体者。虽有本性观行融通之异并以觉照为佛。轨持为法。和合为僧。皆约一法体上说故。为福下通释宝义。盖能生福利故喻之以田。咸可尊重故褒之以宝。由是三皆可宝。故云三宝。带数释也。然泛论田。有三种。一敬田。即三宝恭敬生福故。二恩田。即父母报恩生福故。三悲田。即贫病悲愍生福故。此约一期别义而说。然亦非可局定。如三宝岂无恩耶。智度论说。令传法修行报佛恩故。疏中六意之初。以荷恩德故。又父母岂不敬耶。如论语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贫病岂无恩耶。佛因众生方得成道。故佛化身名为恩德故。华严云。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又云。若无众生。一切菩萨终不能成无上正觉。是故菩提由于众生。又此悲境岂得不敬乎。故礼记曰。母不敬。孝经云。敬其父即子悦。敬其君即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又佛法中一切恭敬。又于父母岂无悲耶。且悲能与乐。孝经云。养则致其乐。又于三宝岂无与乐之义。苟能供养即斯义矣。故知三田各通三义。今约别说故。以三宝独称福田。今所归下结简该。同体者。以今法宝中体相二大。正是同体三宝。故云该也。别相是正同体是兼。在文可见。疏中不配住持者。以住持佛法二俱色收。全用此中体大为性。故下云。谓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减故。又彼僧宝不离五众。此亦体大所摄故。下文云。真如自体相者。一切凡夫 声闻缘觉菩萨诸佛无有增减等。此中同体便摄住持。故不言也。 论最胜下。所归三宝文三。初佛中疏二。初略配过小有两意。一佛果(三身三德)过于小乘之果故(罗汉辟支佛)二菩萨所归之佛(报身)过于小乘所归之佛(化身)超因亦二意。一佛果(妙觉)超于菩萨之因故(等觉已下)二真应无碍(自受用身)超于菩萨所见他受用身故。然若据马鸣所见。合是他受用身。今以意业归之。不取眼见。眼见则随其功力。意归则极至真身故。当自受用尔。上各二义中前义为正。业者下标。谓意下释也。意明业之一字通身口意。如疏所配。然最胜之言亦通三业。谓遍知是意业最胜等。亦可救世利他。余当自利。即自利利他悉圆满也。若配三德。即如次为智断恩也。 疏遍知下别释中四。初明佛意业。真智下亦名实智根本正体智等。此智证理之时。尽真如际无不圆极。故名遍知。即如理智证真义。俗智下亦名权智后得等。此智分别缘生染净等法。无不明了。亦名遍知。即如量智达俗义。理量下双结也。谓此二智缘二境时。不前不后亦不一时。智体无二境亦无二智。无二者。其体不异其用有殊。约知真处名为真智。约知俗处名为俗智。境无二者。谓色即是 空为真境。空即是色为俗境。由是证真时必达俗。达俗时必证真。证真达俗竟无前后。况无心外之境。何有境外之心。心境浑融为一法界。强分能所故曰智境。了无能所方曰无倒遍知。无倒即正也。如理如事故。 疏色无下二明佛身业也。华严等者。即不思议品中一一根遍即大也。不坏根性即小也。性即体性不坏见闻之体故。谓眼见耳闻对境不错。不杂等者。正遍之时根相宛然。各有区别不相浑杂。所谓度量则不见边涯。睹对则未尝移易。是以极至梵天。不见丈六之顶。遍满法界不起寂灭道场。大小无碍为若是也。相作者。谓一一根皆能见闻觉知。非同凡夫眼唯见色等。炳然者。谓分明无乱之义。斯即事也。性空即理也。谓所见之色全性而起色。正起时即是性起也。斯则事不碍理。本疏复云。妙理常湛而不碍业用广大。此句即理不碍事。此乃性起为相。一多缘起而无边。相得性融。千差涉入而无碍。其犹镜像水月。思之可知。华严云。佛身无去亦无来。所有国土皆明见。又金刚云。 三十二相即是非相。又下论云。色性即智智性即色。遍一切处等。皆斯义也。圆回下然通两意。一约一会之中各见佛面。二约他处遍应同时。十方下约处显遍。无有一处而不有佛故。多机下约机释疑。闻说十方齐现。将谓分身赴感。今云多机顿感。应虽一时而其佛身寂焉不动。如一月影千万人见。各随其人东西而去。影且不分。佛亦如是。故华严云。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众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常处此菩提座。 疏世者下三明佛口业中三。今初所救三世间者。智正觉世间。众生世间。器世间。正觉为能化众生为所化。器界为化处。以器界是无情正觉是佛故。唯众生为所救也。 疏大悲下二能救也。三缘者。谓四无量心皆具三缘。一众生缘。缘于众生如父母眷属等。二法缘。缘于众生俱是众法合成。三无缘。不见众生及与法相。今虽言悲必具四心。无缘下释大字。于三缘中此最胜者。谓与法性同体故。名为大也。佛性下引证。暂救等者。反显也。谓暂起缘心好行小惠。见贫苦者或施以金帛。济以衣食。见危难者或施以无畏。致之安乐。不忘我人众生之见。有厚薄亲疏之心。此则必不长久。不唯不久。抑亦不普。以见众生及以我相。生疲劳故。由是佛法诃为爱见也。永救等者。顺明也。谓见众生本成佛道如我无异。伤此迷倒妄处 轮回。若返其源定当作佛。是故为化一众生。于微尘处经无量劫难行苦行。于一既尔。于多亦然。此乃不唯久永兼。能普救方曰大悲。故下文云。所谓发愿尽于未来。化度一切众生。使无有余。皆令究竟无余 涅槃。以随顺法性无断绝故。法性广大遍一切。众生平等无二。不念彼此究竟寂灭故。 疏然万下三通妨也。或曰。佛具无量功德。何以唯举大悲。故此通之。万德者。谓三明八解五眼六通 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佛德无量今言万者。举大数尔以本性功德无量故。果显之德亦无量也。大悲为力等者。准阿含说。凡力有其六种。谓孩子以啼。女人以嗔。国王以憍傲。沙门以忍辱。罗汉以精进。佛以大慈悲。如佛垂登正觉。魔兵大至。佛入慈定魔即退败。况大慈悲是佛心体。故经云。佛心者。大慈悲是。今请加护理合称之。 疏者者下四结德属人也。疏牒论文故。重言者。德即上说三业功德。谓遍知者。色无碍者。救世者者。谓人也。 论及彼下二法宝也。疏二。初出体。四种即教理行果。教浅者。能诠粗显是假名故。理深者。所诠真实智所证故。行分者。因位功力未究竟故。果圆者。智断二德悉成就故。今取下去取。初二句标。故约下正配论文。约佛明法。即当果法显身等者。身是用大。依体相起由。佛证得体相二大。然后起用。既为所证即当理法。 疏标下二释文二。初解标文。即论之初句中。二今初单解及字。简前者。明法不是佛。如言彼子及父。即知子父不同也。合集者明。佛法皆归。如言请子及父。即知非独一人而已。 疏此中下通释。此文二。初正释文。非一义者。彼佛及法二不同故。非异义者。此法离佛非别有体。即是彼身之体相故。当知佛法不即不离也。以是一心义。说佛法也。 以用下二通伏难。初正通也。难曰。既云彼身体相合配属佛。其义则顺。何以却云法宝耶。故此释之。以佛有三身。用大之中已摄报化。即属佛宝。体相二大正是法身。配归法宝。于理甚宜。 疏以彼下二转释。或曰。此句既属法宝。何故复言彼身。彼身岂非佛耶。故此释之。谓依体起用用不离体故。今约用以标体。相会用归体。故云彼身。非谓都属佛宝。 疏次二下解释文三。初正释体相二。初体中三。初释法性。上句释体大者。即法性真如海一句。释上标中体之一字。法性下略标意。谓显真性平等顿周。情与非情共一体故。染净因果皆此性故。故云普遍。非直下释也。若言佛性。即但局于果不通诸法。若言法性则无所不该。不唯于佛也。一切法则色心染净等性谓真性。即体大也。即显下结也。染谓世间法。净谓出世法。情通凡夫圣人。非情通净土秽土。深则竖穷三际。广即横该十方。故华严云。法性遍在一切处。一切众生及国土。三世悉在无有余。亦无形相而可得。智论下引证。今则一往随名定义。故有斯文。若知三名一体。情与非情俱佛性也。只是真如一法随相异名。既名随相异。则法性语通佛性语局也。以佛亦即是法以法未即是佛。由此佛性法性同而不同。故金錍云。然虽体同不无小异。凡有性名者。多在凡在理。无性名者。多通凡圣等。应知名虽。有异其体元同故。圆觉云。与一切法同体平等。论下文云。一者体大。谓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减故。 言真下二释真如。此明下标意也。以无变异故名真如。真者下释义。伪谓诈伪。鍮如真金妄谓虚妄。影如本质。今明法性悉无此事故。名为真。无改异者。过去如现在。色中如受中。染处如净处等。故经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有变异故名为如。又真者不可遣。如者不可立。故下文云。无有可遣。以一切法悉皆真故。亦无可立。以一切法皆同如故。法性若此故曰真如。 三释海字疑意释意。如疏可知。法准思之者。应云真如随缘成于染净。染净虽成真如不变。无变之性不碍染净。染净万差不碍一性。是故性相无二也。由是海之一字以喻真如随缘不变。 下句下二释相大。即无量功德藏一句。释上标中相之一字。法身者。约果 如来藏者据因。以体不二故双举也。藏约含摄身名积聚。所摄所积皆性功德。如下文云。二者相大。谓如来藏具足无量性功德故。所谓自体有大智慧光明义。遍照法界义。真实识知义。乃至云。无有所少义。故名为如来藏。亦名如来法身。 疏或此下二却收教行初两句标。即是前来所拣。浅分者今约义。却收表无所遗。谓教及行俱有含摄。悉名为藏。教含下释也。教为藏者。以能含藏斯诠无量事理之胜德故。此乃所诠名德能诠名藏。德之藏也。教义二法不相舍离。故华严云。文随于义义随于文。是以能诠之教。名为藏者。即德藏也。行摄等者。释行名藏也。以行能摄藏所成功故。此则所成名功能成名藏。功之藏也。然功行二法亦不相离。但修习名行成就曰功。是以能成之行。名为藏者。即功藏也。下文云。如来功德皆因诸波罗蜜等无漏行熏之所成就。当知下结也。然理中含藏唯是性德。果中含藏兼修生德教含义。德行摄功德由是四种。皆名藏也。虽通四法。但教行是兼理果是正。宜善分别。 疏又海下三重释海喻。此有四义。体相相半。前二喻体后二喻相。体则竖深而横广。相则具德而现法。亦可体相皆具四义。以此二法不相离故只是一体而有二名也。故皆具四百非者。此于一异有无等四字。上明之。谓一非一亦一亦非一。非一非非一。为一四句异等。例此共成十六。又过现未来各有十六。成四十八。又已起未起各四十八。共成九十六。并根本之四都成百非。然过虽无量总而言之。不出一异等四。是故约此以明百非。此等俱无仍非暂尔。故名永绝。故下文云。当知真如自性非一相非异相。非非一相非非异相。非一异俱相。非有相非无相。非非有相非非无相。非有无俱相等。若以此十句。一一能生十使烦恼。亦成百非也。是则言语路绝心行处灭。不可识识不可智知。深中更深故云甚深。故智论云。智度大海唯佛穷底。包含物者。如下文云。是心则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诸法虽多不逾世。与出世今皆摄尽。此即大中又大故云广大。如楞严云。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无德不备者。如前所引相大中文结云。乃至无有所少义。故无不备者。盖言备也。无像不现者。随染缘即现三细六粗等染像。随净缘即显十力 四无畏等净像。故下文云。谓如实不空一切世间境界。悉于中现。不出不入不失不坏等。楞严云。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唯心所现。汝身汝心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华严云。譬如深大海珍宝不可尽。于中悉显现众生之形影。甚深因缘海。功德悉无尽。清净法身中。无像而不现。更有八奇特十胜相。皆喻真性也。 论如实下三僧宝也。疏三初总相简辨凡圣者。凡谓内凡三贤外凡十信及未入位者。但方袍圆顶亦名凡僧。圣谓小乘四果 大乘十地宝。唯圣位者。以能发无漏智断障染证真理故。菩萨为胜者。以行二利除二执断二障证二空。比对小圣。此为胜也。是故下结拣大。拣地前菩萨拣小。若据马鸣所归。合是九地已上。今约地上同是如实行故。所以归之。 疏谓证下二正释当句二。今初依本论证理。起行者。谓地上菩萨发无漏智。证真如理。所起之行一一契真。无不如实。实即实相也。行如于实名如实。行下文即随染本觉智净相文。彼文但云依法力熏习。如实修行满足方便。今疏随文配位。故有是地前等言也。地满位者以地满行绝故。言位而不言行。今举如实以等地满故。云举中等后。 二又依下依宝性也。前约地位竖论故。以地上等取地满。今约智行横说故。以正体等取后。得了如理者。此依真如门修其止行。亦是离相行。亦即证真义。故名如实。备知等者。此约生灭门修其观行。亦是随相行亦即达俗义。故名遍修。如下文云。谓观一切法自性无生。离于妄见不住 生死。观一切法。因缘和合业果不失。起于大悲修诸福德。摄化众生不住涅槃等。此同净名经云。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然此二说约位约智。虽即有殊。俱就地上而论故皆取之。然据论主示迹因地。合归一切圣贤。若以此而言等字。通于下位。即以圣等贤以大等小。自然合前归心广大理。该同体之言也。 疏又解下三兼取上文三。初正释。举德取人者。如名人为三藏等。随修一行等者。谓此菩萨修一行时。具一切行。以此一行。如理起故。理体具足无不摄故。故云集成等。法界者。此之万行既依理起故。一一行皆契于理。理遍行遍故云等也。是谓非真流之行。无以契真。即斯义也。积功所得者。德者。训得也。即地上菩萨所修等法界之行。名之为德。由地前久积功力。至于地上而获得故。此乃功力为因是能得。实行属果是所得。今因果合论故言功德。人能摄德者。功德多少属于一人。若无其人约何言德。人有此德则人是功德之藏也。正叹行德者。是前积功所得之行。即如实等法界行也。据后下引证可知。 疏然菩萨下二通妨。或曰。此句既属于僧。何以前文指云法宝。故有此释。如前教理行果俱名为法。今此是行故属法宝也。 亦如下三引例。此则前于佛中取体相。后于僧中取功德。共成法宝。若使体相归佛功德还僧。则何有法宝而归敬之。通上下者在上为法在下为僧如前体相之文。在上为佛在下为法故引为例也。 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