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智慧荟要之二《本缘部》

 

《法句经》

 

◇譬如陶家,埏埴作器,一切要坏,人命亦然。如河驶流,往而不返,人命如是,逝者不还。

 

◇是日已过,命则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老则色衰,所病自坏,形败腐朽,命终自然,是身何用。

 

◇不得善友,宁独守善,不与愚偕。

 

◇学当先求解,观察别是非。虽多诵经,不解何益。解一法句,行可得道。

 

◇慧信为明,是财上宝,家产非常。

 

◇信财戒财,惭愧亦财,闻财施财,慧为七财。从信守戒,常净观法,慧而利行,奉敬不忘,生有此财,不问男女,终以不贫。

 

◇为仁不杀,常能摄身,是处不死,所适无患。不杀为仁,慎言守心,是处不死,所适无患。

 

◇酒致失志,为放逸行,后堕恶道。

 

◇食知节度,常乐精进,不为邪动。

 

◇不贪则不死,失道为自丧。思心不放逸,可以获大安。

 

◇深观善恶,心知畏忌,畏而不犯。

 

◇智者调身,譬如厚石,风不能移。

 

◇若人寿百岁,懈怠不精进。不如生一日,勉力行精进。

 

◇其善未熟,至其善熟,必受其福。

 

◇莫轻小善,以为无福,水滴虽微,渐盈大器。

 

◇学先自正,然后正人。身不能利,安能利人。

 

◇去胜负心,无争自安。

 

◇爱喜生忧,爱喜生畏,无所爱喜,何忧何畏。好乐生忧,好乐生畏,无所好乐,何忧何畏。

 

◇可羞不羞,可畏不畏,可避不避,可就不就,死堕地狱。

 

◇以淫乐自裹,譬如蚕作茧。爱意不尽除,辄当还受苦。

 

◇比丘佛子,不乐利养,闲居却意,不从他望。息心自省,如鼠藏穴。

 

◇无病最利,知足最富。行为最苦,清净最乐。

 

◇去恶从就善,避酒知自节,不淫于女色,是为最吉祥。

 

《百喻经》

 

◇愚人食盐喻。昔有愚人至于他家。主人与食嫌淡无味。主人闻已更为益盐。既得盐美。便自念言。所以美者缘有盐故。少有尚尔况复多也。愚人无智便空食盐。食已口爽返为其患。譬彼外道闻节饮食可以得道。即便断食或经七日或十五日。徒自困饿无益于道。如彼愚人。以盐美故。而空食之。致令口爽。此亦复尔。

 

◇愚人集牛乳喻。昔有愚人将会宾客。欲集牛乳以拟供设。而作是念。我今若豫于日日中取牛乳。牛乳渐多卒无安处。或复酢败。不如即就牛腹盛之。待临会时当顿取。作是念已便捉牸牛母子。各系异处。却后一月尔乃设会迎置宾客。方牵牛来欲取乳。而此牛乳即干无有。时为众宾或嗔或笑。愚人亦尔。欲修布施。方言待我大有之时。然后顿施。未及聚顷或为县官水火盗贼之所侵夺。或卒命终不及时施。彼亦如是。

 

◇往昔之世有富愚人痴无所知。到余富家见三重楼。高广严丽。心生渴仰。即唤木匠而问言曰。我不欲下二重之屋。先可为我作最上屋。木匠答言。无有是事。何有不作最下重屋而得造彼第二之屋。不造第二云何得造第三重屋。

 

◇昔有一人。贫穷困乏。多负人债无以可偿。即便逃避至空旷处。值箧满中珍宝。有一明镜著珍宝上以盖覆之。贫人见已。心大欢喜。即便发之见镜中人。便生惊怖。叉手语言。我谓空箧都无所有。不知有君在此箧中。莫见嗔也。

 

◇昔有一人。有二百五十头牛。常驱逐水草随时喂食。时有一虎啖食一牛。尔时牛主即作念言。已失一牛俱不全足。用是牛为。即便驱至深坑高岸。排著坑底尽皆杀之。凡夫愚人亦复如是。受持如来具足之戒。若犯一戒不生惭愧清净忏悔。便作念言。我已破一戒。既不具足。何用持为。一切都破无一在者。如彼愚人尽杀群牛无一在者。

 

◇譬如有人。因其饥故食七枚煎饼。食六枚半已便得饱满。其人恚悔以手自打而作是言。我今饱足由此半饼。然前六饼唐自捐弃。设知半饼能充足者应先食之。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从本以来常无有乐。然其痴倒横生乐想。如彼痴人于半番饼生于饱想。世人无知以富贵为乐。夫富贵者求时甚苦。既获得已守护亦苦。后还失之忧念复苦。于三时中都无有乐。犹如衣食遮故名乐。于辛苦中横生乐想。诸佛说言。三界无安。皆是大苦。凡夫倒惑。横生乐想。

 

 

《菩萨本缘经》

 

◇菩萨若布施时。或多或少或好或恶。应以一心清净奉上,莫于受者生下劣心。

 

◇不应挑其右目以治左眼。夫为人法先安其亲。然后乃当及余他人。

 

◇夫恶道者。地狱畜生饿鬼阿修罗。如是等名为恶道。

 

◇阿修罗者。虽受五欲与天无别。憍慢自高无谦下心。远善知识不信三宝。亦复不为善友所护。于世间中起颠倒想。虽见诸佛心无敬信。于上诸天常生恶心。系念伺求诸天过失。汝等当知憍慢之结。多诸过咎无所利益。所以众生不成道果。无不由此憍慢炽盛。自是非彼讥刺呵责。世间众生以憍慢故增长邪见。邪见因缘诽谤三宝。谤三宝故受阿修罗。

 

◇以愚痴因缘堕畜生中多受众苦。受种种形食种种食。种种语言行住不同。无足二足四足多足水陆空行。牛羊驼驴猪豚鸡狗飞鸟走兽。如是等辈常为愚痴之所覆蔽。常处盲冥无有智慧。各各相于起杀害想。互相怖畏犹如怨贼。常为猎师屠脍所杀。复为师子虎狼豺犬无量恶兽之所食。常堕坑坎罗网。生则负重死即剥皮。驾犁挽车铁钩钩斫。羁绊拘执。常苦饥渴口干舌燥。虽有所须口不能宣。稚小孤迸远离父母。水草无量常不充足。畜生恶报世间现见。

 

◇智者有恭敬心而行布施。智中智者。有大悲心而行布施。

 

◇我昔曾闻。菩萨往世堕在畜生而为鹿身。时有一人为水所漂。举声大唤。鹿王踊身投河至彼人所。即命溺人令坐其背。溺人尔时即得救拔安隐出已。是时溺人既还家已。忘恩背义。为现世利即至王所而白王言。臣近入山见有一鹿。身色微妙如七宝贯。在众鹿中而为上首。王即严驾令在前导。千乘万骑随后而往。是时鹿王在众鹿中疲极而眠。溺人见已寻示王言。所言鹿王此即是也。作是言已两手落地。时王见已即便下马。心惊毛竖而作是言。汝手云何断落如是。即舍刀杖独往鹿所。鹿见王时心中愁恼。王作是念。彼虽兽身非实鹿也。即是正法勇出之王。是时鹿王复白王言。譬如有人犯官重罪。触恼无诤清净比丘。如是之人得大重罪。不知恩者亦复如是得大重罪。王今当知。是人自作自受其报。非我因缘。王即问言。唯愿广说我乐闻之。鹿王答曰。愿王问彼不须我说。王即问人。卿今何故二手落地。是时溺人即为其王广说本缘。王既闻已。卿作是事已。云何当得不受报也。若有困厄依恃他人。乃至一念尚应报恩。况复多时受斯重恩。而不能报反生贼害。岂当不受如是报也。大王当知。是人昔为水所漂困。无救护者余命无几。我于尔时犹能救之。王今若有慈悲之心。当视是人如赤子想。若视是人即亦视于我。是人愚痴无知可愍。命终之后必堕地狱。经无量岁备受众苦。是故应当于是人所生慈愍心。大王。譬如有人多诸子息爱无偏党。然于病者心则偏重。菩萨亦尔。于恶众生偏生悲爱。大王复更敛容而作是言。汝今真是调御大师。从今以往施诸鹿群无所畏乐。国王说是语已即告群臣。举国人民自今为始不得游猎杀害为业。

 

◇譬如大火投之干薪。其炎转更倍常增多。以嗔报嗔亦复如是。

 

《过去现在因果经》

 

◇佛言比丘。过去无数阿僧祇劫。尔时有一仙人。名曰善慧。净修梵行。求一切种智。

 

◇尔时有王。名曰灯照。始生太子。端严无比。威德具足。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诸臣答言。应名太子以为普光。

 

◇尔时善慧仙人。在于山中。得五奇特梦。时诸外道。自共议言。今普光如来。出兴于世。善慧仙人。闻斯语已。举体毛竖。心大欢喜。善慧念言。我今当以所梦问之。

 

◇善慧至前。见王家人。平治道路。香水洒地。列幢幡盖。种种庄严。即便问言。何因缘故。而作是事。王人答言。世有佛兴。名曰普光。今灯照王。请来入城。所以匆匆庄严道路。善慧即复问彼路人。汝知何处有诸名花。答言道士。灯照大王。击鼓唱令国内。名花皆不得卖。悉以输王。善慧闻已。心大懊恼。意犹不息。苦访花所。俄尔即遇王家青衣。密持七茎青莲花过。畏王制令。藏著瓶中。善慧至诚。感其莲花踊出瓶外。善慧遥见。即追呼曰。大姊且止。此花卖不。青衣闻已。心大惊愕。而自念言。藏花甚密。此何男子。乃见我花。求索买耶。顾看其瓶。果见花出。生奇特想。答言。男子。此青莲花当送宫内。欲以上佛。不可得也。善慧又言。请以五百银钱。雇五茎耳。青衣意疑。复自念言。此花所直不过数钱。而今男子。乃以银钱五百。求买五茎。即问之言。欲持此花用作何等。善慧答言。今有如来。出兴于世。灯照大王。请来入城。故须此花。欲以供养。大姊当知。诸佛如来。难可值遇。如优昙钵花时乃一现。青衣又问。供养如来。为求何等。善慧答曰。为欲成就一切种智。度脱无量苦众生故。尔时青衣。得闻此语。心自念言。今此男子。颜容端正。披鹿皮衣。才蔽形体。乃尔至诚。不惜钱宝。即语之曰。我今当以此花相与。愿我生生。常为君妻。善慧答言。我修梵行。求无为道。不得相许生死之缘。青衣即言。若当不从我此愿者。花不可得。善慧又曰。汝若决定不与我花。当从汝愿。我好布施。不逆人意。若使有来从我乞求头目髓脑。及与妻子。汝莫生阂坏吾施心。青衣答言。善哉善哉。敬从来命。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请寄二花以献于佛。使我生生不失此愿。好丑不离。必置心中。令佛知之。

 

◇尔时善慧菩萨。功行满足。位登十地。在一生补处。近一切种智。生兜率天。名圣善白。为诸天主。说于一生补处之行。亦于十方国土。现种种身。为诸众生。随应说法。期运将至。当下作佛。即观五事。一者观诸众生熟与未熟。二者观时至与未至。三者观诸国土何国处中。四者观诸种族何族贵盛。五者观过去因缘谁最真正应为父母。观五事已。即自思惟。今诸众生。皆是我初发心以来所成熟者。堪能受于清净妙法。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此阎浮提迦毗罗旆兜国。最为处中。诸族种姓释迦第一甘蔗苗裔圣王之后。观白净王过去因缘。夫妻真正。堪为父母。又观摩耶夫人。寿命修短。怀抱太子。满足十月。太子便生。生七日已。其母命终。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普光如来。出兴世时。善慧仙人。岂异人乎。即我身是。缘路所遇五百外道。所共论议。及随喜者。今此会中优楼频螺迦叶兄弟。及其眷属千比丘是。时卖花女者。今耶输陀罗是。

 

《大方便佛报恩经》

 

◇有一梵志。是六师徒党。其人聪辩。悉能通达四围陀典。历数算计。占相吉凶。阴阳改变。豫知人心。亦是大众唱导之师。多人瞻奉。执著邪论。为利养故。残灭正法。心怀嫉妒,毁佛法众。语阿难言。汝师瞿昙。诸释种子。自言善好有大功德。唯有空名而无实行。汝师瞿昙实是恶人。适生一七。其母命终。岂非恶人也。

 

◇逾出宫城。父王苦恼生狂痴心。迷闷躄地。以水洒面。七日方能醒悟。云何今日失我所生。举声大哭悲泪而言。国是汝有。吾唯有汝一子。云何舍我入于深山。汝师瞿昙。不知恩分而不顾录。遂前而去。是故当知是不孝人。

 

◇父王为立宫殿。纳娶瞿夷。而不行妇人之礼。令其愁毒。是故当知无恩分人。

 

◇过去无量无边阿僧祇劫。尔时有国号波罗奈。王有三太子。皆作边小国王。尔时波罗奈大王。有一所重大臣。名曰罗睺。罗睺大臣心生恶逆。已杀王竟。复遣四兵往诣边国。杀第一太子。次复往收第二太子。其最小弟作边小国王。尔时其王生一太子。字须阇提。年始七岁。尔时大王。而自思念。我今宜应归投他国。复自思惟。向于邻国而有两道。一道行满足七日乃到他国。一道经由十四日。即便盛七日道粮。呼须阇提太子。夫人亦随后从去。时王荒错心意迷乱。误入十四日道。粮食已尽。前路犹远。尔时大王。复自思惟。我今何不杀于夫人。以活我身并续子命。作是念已。寻即拔刀欲杀夫人。其子须阇提。见王异相右手拔刀欲杀其母。尔时须阇提即白父言。王若杀母我亦不食。何处有子啖于母肉。既不啖肉子俱当死。父王今者。何不杀子济父母命。王闻子言。即便闷绝夗转躄地。微声语子。子如吾目。何处有人。能自挑目而还食也。吾宁丧命。终不杀子啖其肉也。须阇提言。父母今者为愍子故。可日日持刀就子身上。割三斤肉分作三分。二分奉上父母。一分还自食之以续身命。身体当时新血肉香。于十方面有蚊虻。闻血肉香来封身上。遍体唼食。楚毒苦痛不可复言。佛告阿难。菩萨如是为一切众生故。难行苦行孝养父母。身体血肉供养父母。其事如是。

 

◇佛言。乃往过去久远不可计劫。有国号波罗奈。去城不远有山。有一仙人住在南窟。复有一仙住在北窟。二山中间有一泉水。其泉水边有一平石。尔时南窟仙人在此石上。浣衣洗足。去后未久。有一雌鹿来饮泉水。次第到浣衣处。即饮是石上浣垢衣汁。回头反顾。自舐小便处。尔时雌鹿寻便怀妊月满。即还水边住本石上。悲鸣宛转产生一女。仙人闻是鹿大悲鸣声。心生怜愍即出往看。见此雌鹿产生一女。尔时鹿母宛转舐之。见仙人往便舍而去。仙人见此女儿。形相端正人相具足。采众妙果随时将养。渐渐长大至年十四。其父爱念。常使宿火令不断绝。忽于一日心不谨慎。便使火灭。尔时鹿女即随父教往诣北窟求火。步步举足皆生莲华。波罗奈王将诸大臣百千万众。入山游猎驰逐群鹿。往到北窟仙人所。见其莲华绕窟行列。心生欢喜。尔时波罗奈王到宫殿已拜为第一。名曰鹿母夫人。佛告阿难。尔时鹿母夫人者。今摩耶夫人是。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摩耶夫人过去世时造何业行。生畜生中为鹿女也。像法中。尔时有国号波罗奈。其国有一婆罗门。唯生一女。其父命终。婆罗门妇养育此女。年转长大。其家唯有一果园。其母以女守园自往求食。既自食已。后为其女而送食分。日日如是。其母一日而便稽迟。过时不与。其女悒迟。饥渴所逼。而便恚心言。我母今者不如畜生。我见畜兽野鹿。子饥渴时心不舍离。如是未久母持食至。正欲饮食。有一辟支佛沙门。从南方来飞空北过。尔时其女见此比丘心生欢喜。即起合掌头面作礼。即便请之为敷净座。取好妙华。减其食分奉施比丘。比丘食已。为说妙法示教利喜。尔时其女即发愿言。愿我来世。遭遇贤圣礼事供养。使我面首端正尊荣豪贵。若经行时莲华承足。佛告阿难。当念父母及善知识恩。是故知恩常当报恩。善知识者是大因缘。

 

◇阿阇世王。叉手前白佛言。世尊。提婆达多过去世时。毁害如来其事云何。佛言。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不可计劫。有大国王。憘食雁肉。使一猎师当网捕雁。时有五百群雁。从北方来飞空南过。中有雁王堕落网中。尔时猎师心大欢喜。即出草庵欲取杀之。时有一雁。悲鸣吐血徘徊不去。尔时猎师弯弓欲射。不避弓矢目不暂舍。即鼓两翅来投雁王。五百群雁徘徊虚空。亦复不去。尔时猎师见此一雁悲鸣吐血顾恋如是。尔时猎师作是念言。鸟兽尚能共相恋慕。不惜身命其事如是。我今当以何心而杀是雁王。寻时开网放使令去。尔时一雁悲鸣欢喜。鼓翅随逐。五百群雁。前后围绕。飞空而去。尔时猎师即白大王。网得一雁王。应送王厨供办饮食。而见一雁悲鸣吐血不避弓矢徘徊不去。时念此雁寻放雁王。五百随从前后围绕。飞空而去。尔时大王闻是语已。心意惨然寻发慈心。鸟兽共相爱念。护惜他命其事如是。尔时大王即断雁肉。誓不复捕。大王当知。尔时王者。今大王身是。尔时猎师者。今提婆达多是。尔时一雁悲鸣吐血者。今阿难是。尔时五百群雁者。今五百阿罗汉是。尔时雁王者。今我身是。提婆达多言。我处阿鼻地狱。犹如比丘入三禅乐。佛言。菩萨摩诃萨。修大方便引接众生。其受生死无量大苦。不以为患。若有人言。提婆达多实是恶人入阿鼻狱者。无有是处。

 

◇问曰。佛亦是法。法亦是法。僧亦是法。正是一法有何差别。答曰。虽是一法。以义而言自有差别。以三宝而言。无师大智及无学地一切功德是谓佛宝。尽谛无为。是谓法宝。声闻学无学功德智慧。是名僧宝。以法而言。无师无学法。是名佛宝。尽谛无为非学非无学法。是名法宝。声闻学无学法。是名僧宝。以根而言。佛是无知根。法宝非根法。僧是三无漏根。以谛而言。佛是道谛少入。法宝是尽谛。僧是道谛少入。以沙门果而言。佛是沙门。法宝是沙门果。僧是沙门。法宝是沙门果。以婆罗门而言。佛是婆罗门。法宝是婆罗门果。僧是婆罗门。法宝是婆罗门果。以梵行而言。佛是梵行。法宝是梵行果。僧是梵行。法宝是梵行果。以因果而言。佛是因。法宝是果。僧是因。法宝是果。以道果而言佛是道。法宝是果。僧是道。法宝是果。佛以法为师。佛从法生。法是佛母。佛依法住。问曰。佛若以法为师者。于三宝中何不以法为初。答曰。法虽是佛师。而法非佛不弘。所谓道由人弘。是故佛在初。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

 

◇世出世恩有其四种。一父母恩。二众生恩。三国王恩。四三宝恩。如是四恩。一切众生平等荷负。

 

◇善男子。父母恩者。父有慈恩。母有悲恩。

 

◇一切男女处于胎中。口吮乳根饮啖母血。及出胎已幼稚之前。所饮母乳百八十斛。母得上味先与其子。珍妙衣服亦复如是。

 

◇母有十德。一名大地。于母胎中为所依故。二名能生。经历众苦而能生故。三名能正。恒以母手理五根故。四名养育。随四时宜能长养故。五名智者。能以方便生智慧故。六名庄严。以妙璎珞而严饰故。七名安隐。以母怀抱为止息故。八名教授。善巧方便导引子故。九名教诫。以善言辞离众恶故。十名与业。能以家业付嘱子故。

 

◇善男子。于诸世间何者最富。何者最贫。悲母在堂名之为富。悲母不在名之为贫。

 

◇善男子。众生恩者。即无始来。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百千劫。于多生中互为父母。以互为父母故。一切男子即是慈父。一切女人即是悲母。

 

◇国王恩者。福德最胜虽生人间得自在故。三十三天诸天子等。恒与其力常护持故。于其国界山河大地。尽大海际属于国王。一人福德胜过一切众生福故。是大圣王以正法化。能使众生悉皆安乐。譬如世间一切堂殿柱为根本。人民丰乐王为根本。依王有故。

 

◇三宝恩者。名不思议利乐众生无有休息。是诸佛身真善无漏。无数大劫修因所证。三有业果永尽无余。功德宝山巍巍无比。一切有情所不能知。福德甚深犹如大海。智慧无碍等于虚空。神通变化充满世间。光明遍照十方三世。一切众生烦恼业障都不觉知。沉沦苦海生死无穷。三宝出世作大船师。

 

◇善男子等。唯一佛宝具三种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变化身。

 

◇善男子。其自性身无始无终。离一切相绝诸戏论。周圆无际凝然常住。其受用身。有二种相。一自受用。二佗受用。

 

◇四智圆满。是真报身受用法乐。一大圆镜智。转异熟识得此智慧。如大圆镜现诸色像。如是如来镜智之中。能现众生诸善恶业。以是因缘。此智名为大圆镜智。依大悲故恒缘众生。依大智故常如法性。双观真俗无有间断。常能执持无漏根身。一切功德为所依止。二平等性智。转我见识得此智慧。是以能证自佗平等二无我性。如是名为平等性智。三妙观察智。转分别识得此智慧。能观诸法自相共相。于众会前说诸妙法。能令众生得不退转。以是名为妙观察智。四成所作智。转五种识得此智慧。能现一切种种化身。令诸众生成熟善业。以是因缘。名为成所作智。

 

◇出家菩萨观世舍宅。犹如石火深生厌患。何以故。譬如微火能烧一切诸草木等。世间舍宅亦复如是。贪心求觅驰走四方。若有所得受用不足。于一切时追求无厌。若无所得心生热恼日夜追求。是故世间一切舍宅。能生无量烦恼之火。为起贪心恒无知足。世间财宝犹如草木。贪欲之心如世舍宅。以是因缘。一切诸佛说于三界名为火宅。善男子。出家菩萨能作是观。厌离世间名真出家。

 

◇在家凡夫深著五欲。妻子眷属奴婢仆使悉皆具足。以是因缘。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怨憎合会。恩爱别离。贫穷诸衰。求不得苦。如是众苦。如影随形。如响应声。世世相续恒不断绝。如是众苦非无所因。大小烦恼而为根本。一切财宝追求而得。若无先因不可追求。假使追求亦无所获。善男子。以是义故。一切烦恼追求为本。

 

◇出家佛子常行乞食。应舍身命不断是心。所以者何。一切有情皆依食住。是以乞食利益无穷。汝等当知。出家菩萨常行乞食有十胜利。云何为十。一者常行乞食以自活命。出入自由不属佗故。二者行乞食时。先说妙法令起善心。然后自食。三者为不施人发大悲心。为说正法令起舍心而生胜福。四者依佛教行增长戒品。福德圆满智慧无穷。五者常行乞食。于七九慢自然消灭。众所恭敬是良福田。六者于乞食时。当得如来无见顶相。应受世间广大供养。七者汝等佛子随学此法。住持三宝饶益有情。八者于乞食时。不得为求食故起希望心。赞叹一切男子女人。九者行乞食时须依次第。不应分别贫富之家。十者常行乞食诸佛欢喜。

 

◇佛告弥勒菩萨摩诃萨言。汝善男子。当修学者。但有一德。是人应住阿兰若处求无上道。云何为一。谓观一切烦恼根源即是自心。了达此法。堪能住止阿兰若处。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