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智慧荟要之三《般若部》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放光般若经》

 

◇诸菩萨摩诃萨——已得陀邻尼空行三昧,无相、无愿藏;已得等忍,得无挂碍陀邻尼门;悉是五通。所言柔软无复懈怠,已舍利养无所希望,逮深法忍得精进力,已过魔行度于死地;所教次第,于阿僧祇劫顺本所行,所作不忘;颜色和悦,常先谦敬所语不粗;于大众中所念具足,于无数劫堪任教化,所说如幻、如梦、如响、如光、如影、如化、如水中泡、如镜中像、如热时炎、如水中月,常以此法用悟一切;悉知众生意所趣向,能以微妙慧,随其本行而度脱之;意无挂碍具足持忍,所入审谛,愿摄无数无量佛国;无量诸佛所行三昧皆现在前;能请诸佛为一切说法;种种诸见离于所著,已游戏于百千三昧而自娱乐;诸菩萨者德皆如是。

 

◇“何等为菩萨常欲出家为道?”佛言:“在所生处常欲作沙门,无能中道为作碍者,初不忘失出家之事。”

 

◇“云何菩萨得欢喜乐?”佛言:“教授众生以是为乐。”

 

◇“何谓菩萨远离比丘尼众?”佛言:“弹指之顷不与共止,弹指之顷不得生意,是为菩萨离比丘尼。”

 

◇“何谓菩萨离于聚会?”佛言:“菩萨所住聚会,若有罗汉、辟支佛意者,常远离之。”

 

◇一切诸法无知无见。云何无知无见?以一切诸法空故,无所有、不坚固、无所生。以是故,一切诸法无所出生。

 

◇阿僧祇者为无有数。有数身亦不可得,无有数身亦不可得。无有量者,当来过去今现在不可限、不可量亦不可思议。

 

◇菩萨摩诃萨安处众生,以空、无相、无愿之法行般若波罗蜜。菩萨以是三事教化众生。

 

◇菩萨行六波罗蜜时,于梦中行三事三昧。空三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

 

◇菩萨所行入甚深苦行。虽谦苦行,不于法中中道取证,堕于罗汉、辟支佛地。

 

◇如来所作亦不念:‘二道离我远,佛道离我近。’何以故?化如来亦无念故。

 

◇诸法如是,不可眼见。诸法无对,法法无等,法法不相见,法法不相知。

 

◇菩萨行禅,观色如聚沫,观痛如泡,观想如野马,观所作行如芭蕉,观识如幻。作是观已,于五阴作无坚固不要想。作是观已,念言:‘是中谁有割剥?我者为是谁?色谁?痛谁?想谁?行谁?识谁?’

 

◇菩萨所学甚多,如无所学。

 

◇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自布施,教人布施言:‘善男子!当习布施,可得大富,可得离生死苦。莫著所施,莫著施者及其受者,是三法性空。空法亦不受,亦不不受,无受性空。’

 

◇菩萨语众生言:‘汝等何以不学禅法?’众生言:‘我等无因不能学禅。’菩萨报言:‘我当与汝共作因缘,令汝念断。’菩萨便与众生作无念因缘令其念断,便得四禅、四等念、三十七品,以三乘法而度脱之,至阿耨多罗三耶三佛不耗于道事。须菩提!是为菩萨住于施与劝立众生行禅波罗蜜如是。

 

◇亦不有有,亦不无无,亦无言说,是则等觉。等觉法者,亦无言说,亦无有法说等觉者。等觉者以过于诸法,凡夫愚人去等觉远。

 

◇等正觉者非众圣贤、声闻、辟支佛、菩萨及佛之处。

 

◇阿难!般若波罗蜜住于世者,当知如来常在说法,一切众生不离佛会不离说法。阿难!是般若波罗蜜,若有书持、讽诵、念守、习行、解说其义、供养经卷,复教他人书持、讽诵、广为说者,当知是人常与佛俱不离诸佛。

《光赞经》

 

◇一时佛游罗阅只耆阇崛山中,与摩诃比丘僧五千俱,皆阿罗汉也——诸漏已尽,无有尘垢,而得自在;心安解脱,智慧善度,逮得仁和,为大开导;所作已办,所设究竟,弃捐重担,逮得己利,除终始患;平等解脱,济一切想,得度无极——唯除一人贤者阿难,学须陀洹。

 

◇菩萨摩诃萨遵修于空为第一行。

 

◇一生补处开士大士,行智慧度无极,欲求佛道,行布施度无极,戒、忍度无极,精进度无极,一心度无极。自化其身如如来,入于地狱,为地狱中人而说经法;及畜生、饿鬼分别演谊。

 

◇开士大士智慧度无极净于五眼。何等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佛尔时笑。贤者阿难即从坐起,更整衣服,右膝著地,叉手白佛:“何因缘笑?笑必有意。”

 

◇舍利弗白佛言:“何所清净?世尊!”答曰:“无所起无所生、无所得无所行,则为清净。”

 

◇今此躯体,其法如是,头足分离,身手异处,死三五日,其色变青,臭烂脓血流出,无央数虫从其身出,还食其体。此非常法,无脱此者。

 

◇菩萨摩诃萨行第五住者,当弃八事。何谓为八?弃捐家居;离比丘尼;舍弃动性;不贪功德;舍于睡卧;离于嗔争;不自称誉;不毁他人。是为八事。

 

◇须菩提!人如幻、法师如幻?人如化、听者如化?”须菩提言:“如是,如是!诸天子!人如幻、法师如幻;人如化、法师如化。吾我如梦,色亦如是;痛痒思想生死识亦复如梦。眼色如梦,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所习诸更亦复如梦。内空、外空、近空、远空、真空、所有空、无所有空,悉亦如梦。三十七品、十种力、四无所畏、四分别辩、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复如梦如幻如化。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亦如幻梦,辟支佛上至三耶三佛亦复如幻梦。”诸天子谓须菩提:“乃至佛道亦复如幻梦乎?”须菩提言:“乃至泥洹亦复如幻梦。”诸天子问须菩提:“乃至泥洹,泥洹亦如梦?”须菩提言:“其泥洹本末法最为尊,而无所有。我亦谓之如幻如梦。所以者何?幻梦及泥洹,则无有二、亦无若干,空无所有。”

 

◇以内外空故,广说三乘。七空亦尔,悉无所有,故说三乘。菩萨摩诃萨悉了诸空,故讲说此护于行者,以是之故越一切世,辩才最尊而无所著。

 

◇须菩提所入慧甚深,所可入慧所说经法,悉无所争亦不错乱。

 

 

《文殊师利所说般若波罗蜜经》

 

◇我为众生起慈悲心,行六波罗蜜,入于涅槃;而众生实不可得,无相无形,不增不减。

 

◇如虚空无数,众生亦无数;虚空不可度,众生亦不可度。

 

◇我真实不求菩提。何以故?若求菩提,是凡夫相。

 

◇一切诸佛即涅槃相,涅槃相者无入无不入。

 

◇众生界相,如诸佛界。众生界量,如佛界量。

 

◇众生无住,犹如空住。以不住法为住般若波罗蜜。以无住相,即住般若波罗蜜。

 

◇如佛所说,阿耨多罗是名佛法。何以故?无法可得名阿耨多罗。

 

◇一切如来不坐道场,我今云何独坐道场?何以故?现见诸法住实际故。

 

◇不见菩提法,不见修行菩提及证菩提者。

 

◇无相菩提,谁能坐者,亦无起者。以是因缘,不见菩萨坐于道场,亦不觉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诸佛一相,不可思议。佛是一相,不思议相。

 

◇如来不思议,凡夫亦不思议。一切心相皆不思议。

 

◇世尊!我观正法,无为无相,无得无利,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知者、无见者、无作者。不见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般若波罗蜜境界,非证非不证。不作戏论,无有分别。一切法无尽离尽,无凡夫法,无声闻法,无辟支佛法、佛法。非得非不得,不舍生死,不证涅槃。非思议非不思议,非作非不作。法相如是。

 

◇譬如大地,一切药木皆依地生长。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一切善根皆依般若波罗蜜而得增长,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相违背。

 

◇尔时以佛神力,一切大地六种震动。佛时微笑,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即是如来印般若波罗蜜相。”佛言:“文殊师利!如是,如是!说般若波罗蜜已皆现此瑞,为印般若波罗蜜故,使人受持,令无赞毁。何以故?无相法印不可赞毁。我今以是法印,令诸天魔不能得便。”

 

《道行般若菠罗蜜经》

 

◇心亦不有,亦不无,亦不能得,亦不能知处。亦不有有心,亦不无无心。

 

◇如是菩萨为学无所学法。何以故?法无所逮得,莫痴如小儿学。

 

 

《圣八千颂般若波罗蜜多一百八名真实圆义陀罗尼经》

 

般若波罗蜜多有一百八名:一者最胜般若波罗蜜多,二、一切智,三、一切相智,四、实际,五、真如,六、无坏真如,七、无异真如,八、实性,九、如实生,十、不颠倒,十一、空无相无愿,十二、无性,十三、自性,十四、无性自性,十五、法性,十六、法界,十七、法定,十八、法住,十九、法无我,二十、法相,二十一、非众生,二十二、非寿命,二十三、非长养,二十四、非士夫,二十五、非补特伽罗,二十六、非语言,二十七、非语言道,二十八、离心意识,二十九、无等,三十、无等等,三十一、无憍,三十二、无我,三十三、无戏论,三十四、离戏论,三十五、过诸戏论,三十六、一切佛母,三十七、出生一切菩萨,三十八、出生一切声闻缘觉,三十九、长养摄持一切世间,四十、无尽福行具足,四十一、运用智慧,四十二、起作神通,四十三、作净天眼,四十四、作净天耳,四十五、作他心智,四十六、作宿命智,四十七、作漏尽智,四十八、圣清净,四十九、吉祥,五十、安住四念处,五十一、具四正断,五十二、运四神足,五十三、诸根清净,五十四、诸力具足,五十五、严七觉支,五十六、示八圣道,五十七、施七圣财,五十八、圆满九次第定,五十九、具十自在,六十、安住十地,六十一、圆满十力,六十二、十遍处庄严,六十三、运用十智,六十四、善作调伏十种胜怨,六十五、出生诸禅定,六十六、超过三界,六十七、妙住一切正遍知觉,六十八、具一切智智,六十九、内空,七十、外空,七十一、内外空,七十二、空空,七十三、大空,七十四、胜义空,七十五、有为空,七十六、无为空,七十七、毕竟空,七十八、无际空,七十九、散空,八十、无变异空,八十一、共相空,八十二、自相空,八十三、不可得空,八十四、无性空,八十五、自性空,八十六、无性自性空,八十七、无起作,八十八、不生,八十九、不灭,九十、不断,九十一、不常,九十二、非一义,九十三、非多义,九十四、非来,九十五、非去,九十六、善观缘起,九十七、非寻伺,九十八、无摄藏,九十九、无所有,一百、本来无所作,一百一、无二,一百二、非无二,一百三、寂静慧无所趣,一百四、无系无染与虚空等,一百五、离十相语,一百六、诸法自性犹如幻梦,一百七、如陶家轮,一百八、一切法同一味。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

 

◇彼菩萨不作是念:‘此三摩地我已入,此三摩地我当入,此三摩地我今入。’如是一切时、一切处、一切种,离一切相而无所生。

 

◇于有情聚中而为最上,以是义故,名为摩诃萨。

 

◇我不欲令菩萨摩诃萨有难行行及难行想。何以故?若有难行想,即不能利益无量无数众生。若于一切众生生易想、乐想、父想、母想及彼子想,如是即能利益无量无数众生。

 

◇涅盘亦如幻梦,况余法耶?

 

◇舍利子言:“若有男子、女人于其梦中作善恶业,是人当有善恶报不?”须菩提言:“如佛所说,一切法如梦,即不应有报。若复是人于梦觉已,有分别想生,彼善恶报而亦应有。”

 

◇善男子!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何以故?真如无动,真如即是如来。不生法无来无去,不生法即是如来。如佛所说,一切法如梦。有人不能如实了知一切法如梦故,即以色相音声语言名字,执著分别诸佛如来若来若去。

 

 

 

 

 

 

 

《佛说佛母宝德藏般若波罗蜜多经》

 

◇云何得名为菩萨?一切乐行皆无著,求佛菩提无所著,是故得名为菩萨。

 

◇大施大慧大威德,佛乘最上而得乘,发菩提心度众生,是故得名摩诃萨。

 

◇常与无常苦乐等,我及无我悉皆空,不住有为及无为,住无相行佛亦然。

 

◇世间无佛无大智,无智功德不增长,亦无佛法诸庄严,无菩提海等等宝。

 

◇大智菩萨心不动,昼夜常观般若义,如鸟飞空心泰然,一切魔事无能为。

 

◇菩萨行此解脱门,如鸟飞空而往来。非住虚空非住地,空行亦不舍众生。

 

◇菩萨依禅到彼岸,不住寂静行如空,如禽飞翔不堕地,如鱼水中行自在。

 

 

 

 

 

 

 

 

《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

 

◇问:“云何言语断?”答曰:“诸法依义不依语。”又问:“云何依义?”答曰:“不见义相。”又问:“云何不见?”答曰:“不生分别义是可依,我为能依,无此二事故名通达。”

 

◇又问:“若不见义,此何所求?”答曰:“不见不取,故名为求。”又问:“若法可求,即是有求。”答曰:“不尔!夫求法者是无所求。何以故?若是可求则为非法。”

 

◇又问:“何者是法?”答曰:“法无文字亦离言语。”又问:“离文言中,何者是法?”答曰:“文言性离,心行处灭,是名为法。一切诸法皆不可说,其不可说亦不可说。善男子!若有所说,即是虚妄,中无实法。”

又问:“诸佛菩萨常有言说,皆虚妄乎?”答曰:“诸佛菩萨从始至终不说一字,云何虚妄?”

 

◇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世尊!正信流出何法?”佛告文殊师利菩萨:“正信流出得善知识。”

“世尊!布施流出何法?”佛言:“流出大富。”

“世尊!多闻流出何法?”佛言:“流出般若波罗蜜。”

“世尊!持戒流出何法?”佛言:“流出一切善道。”

 

◇胜天王白佛言:“世尊!云何佛生?”佛告胜天王言:“如发菩提心。”

“世尊!云何发菩提心?”佛言:“大王!如生大悲。”

“世尊!云何生大悲?”佛言:“不舍一切众生。”

“世尊!云何不舍一切众生?”佛言:“如不舍三宝。”

“世尊!谁不舍三宝?”佛言:“无烦恼者。”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

 

◇佛言:大王!色、受、想、行、识常乐我净,法性不住色、不住非色。受、想、行、识常乐我净,亦不住净,不住非净。何以故?以诸法性悉皆空故,由世谛故,由三假故。一切有情蕴、处、界法,造福、非福、不动行等,因果皆有:三乘贤圣所修诸行,乃至佛果,皆名为有:六十二见亦名为有。大王!若著名相分别诸法,六趣、四生、三乘行果,即是不见诸法实性。

 

◇佛言:大王!智照实性,非有非无。所以者何?法性空故。是即色、受、想、行、识,十二处,十八界;士夫六界,十二因缘;二谛,四谛,一切皆空。是诸法等,即生即灭,即有即空,刹那刹那亦复如是。何以故?一念中有九十刹那,一刹那经九百生灭,诸有为法悉皆空故。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照见诸法,一切皆空: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无始空、毕竟空、散空、本性空、自相空。一切法空:般若波罗蜜多空、因空、佛果空,空空故空。诸有为法,法集故有、受集故有、名集故有、因集故有、果集故有、六趣故有、十地故有、佛果故有,一切皆有。

 

◇若菩萨见境、见智、见说、见受,即非圣见,是愚夫见。

 

◇若有修习般若波罗蜜多,说者、听者,譬如幻士,无说、无听。法同法性,犹如虚空,一切法皆如也。

 

◇佛告大王:“诸菩萨摩诃萨依五忍法以为修行,所谓:伏忍、信忍、顺忍、无生忍——皆上中下,于寂灭忍而有上下,名为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善男子!初伏忍位,起习种性,修十住行。初发心相,有恒河沙众生,见佛法僧,发于十信,所谓:信心、念心、精进心、慧心、定心、不退心、戒心、愿心、护法心、回向心。具此十心而能少分化诸众生,超过二乘一切善地,是为菩萨初长养心,为圣胎故。

 

“复次,性种性菩萨修行十种波罗蜜多,起十对治,所谓:观察身、受、心、法,不净、诸苦、无常、无我;治贪、嗔、痴三不善根,起施、慈、慧三种善根;观察三世过去因忍、现在因果忍、未来果忍。此位菩萨广利众生,超过我见、人见、众生等想,外道倒想所不能坏。

 

“复次,道种性菩萨修十回向,起十忍心,谓观五蕴——色、受、想、行、识,得戒忍、定忍、慧忍、解脱忍、解脱知见忍;观三界因果,得空忍、无想忍、无愿忍;观二谛假实诸法无常得无常忍,一切法空得无生忍。此位菩萨作转轮王,能广化利一切众生。

 

“复次,信忍菩萨,谓:欢喜地、离垢地、发光地,能断三障色烦恼缚;行四摄法——布施、爱语、利行、同事;修四无量——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喜无量心、舍无量心;具四弘愿——断诸缠盖,常化众生,修佛知见,成无上觉;住三脱门——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此是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至一切智诸行根本,利益安乐一切众生。

 

“复次,顺忍菩萨,谓:焰慧地、难胜地、现前地,能断三障,心烦恼缚,能于一身遍往十方亿佛刹土,现不可说神通变化,利乐众生。

 

“复次,无生忍菩萨,谓: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能断三障色心习气,而能示现不可说身,随类饶益一切众生。

 

“复次,寂灭忍者,佛与菩萨同依此忍,金刚喻定住下忍位名为菩萨,至于上忍名一切智。观胜义谛,断无明相,是为等觉;一相无相,平等无二,为第十一一切智地。非有非无,湛然清净,无来无去,常住不变,同真际、等法性,无缘大悲常化众生,乘一切智乘来化三界。

 

◇但断三界无明尽者,即名为佛。

 

◇世尊告大众言:“是波斯匿王,已于过去十千劫龙光王佛法中为四地菩萨,我为八地菩萨;今于我前大师子吼。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得真实义不可思议,唯佛与佛乃知斯事。

 

◇善男子!一切众生,性无生灭,由诸法集幻化而有,蕴、处、界相无合无散,法同法性,寂然空故。一切众生,自性清净,所作诸行无缚无解,非因非果非不因果;诸苦受行烦恼,所知我相、人相,知见受者,一切空故。法境界空,空、无相、无作,不顺颠倒不顺幻化,无六趣相,无四生相,无圣人相,无三宝相,如虚空故。

 

◇善男子!一切诸名,皆假施设。佛未出前,世谛幻法,无名无义亦无体相;无三界名、善恶果报六趣名字;诸佛出现,为有情故,说于三界、六趣、染净无量名字。如是一切如呼声响,诸法相续念念不住,刹那刹那非一非异,速起速灭非断非常,诸有为法如阳焰故,诸法相待,所谓色界、眼界、眼识界,乃至法界、意界、意识界,犹如电光不定相待,有无一异,如第二月,诸法缘成;蕴、处、界法如水上泡,诸法因成。一切有情,俱时因果、异时因果,三世善恶如空中云。

◇文字者,谓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缘起、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有、论议,所有宣说音声,语言,文字,章句,一切皆如,无非实相;若取文字相者,即非实相。

 

◇从初习忍至金刚定,皆名为伏一切烦恼无相信忍,照胜义谛,灭诸烦恼,生解脱智,渐渐伏灭。以生灭心得无生灭,此心若灭即无明灭;金刚定前所有知见,皆不名见,唯佛顿解具一切智,所有知见而得名见。

 

◇由赡部洲大小国邑一切人民,不孝父母,不敬师长;沙门、婆罗门、国王、大臣不行正法,由此诸恶有是难兴。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

 

◇佛宝者则有二种:一者佛身,二者佛德。

 

言佛身者,所谓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已于过去无量无边阿僧祇劫,不惜身命勤修六度万行圆满,菩提树下坐金刚座,降伏魔军断诸结贼,获一切智成等正觉,具足如是诸妙功德,号之为佛。

 

言佛德者,即佛身中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大喜大舍、三解脱门、三示导、六神通、随心三摩地、四智、二智,离于知境,断烦恼障及所知障,离诸习气,无功用道起如如化,若远若近游止自在无有障碍,于一芥子能纳无量诸妙高山。如是功德无量无边,诸佛如来悉皆具足。

 

◇言法宝者亦有三种。云何为三?第一法宝所谓涅槃甘露解脱,常乐我净而为体性,能尽一切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第二法宝者,谓即戒、定、智慧诸妙功德,所谓三十七菩提分法:谓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分、八圣道。此三十七法与前清净法宝而为方便。云何方便?以修此法而能证彼清净法身。

 

复次,我灭度后,令阿难陀受持所说素呾缆藏,其邬波离受持所说毗奈耶藏,迦多衍那受持所说阿毗达磨藏,曼殊室利菩萨受持所说大乘般若波罗蜜多,其金刚手菩萨受持所说甚深微妙诸总持门。当知此即第三法宝。

 

◇言僧宝者亦有三种:一者第一义僧:所谓诸佛圣僧如法而住:不可睹见、不可捉持、不可破坏、无能烧害、不可思议一切众生良祐福田。虽为福田,无所受取,诸功德法常不变易。如是名为第一义僧。

 

第二圣僧者,谓须陀洹向、须陀洹果,斯陀含向、斯陀含果,阿那含向、阿那含果,阿罗汉向、阿罗汉果,辟支佛向、辟支佛果,八大人觉三贤十圣。如是名为第二僧宝。

第三福田僧者,所谓苾刍、苾刍尼等。受持禁戒多闻智慧,犹天意树能荫众生。又如旷野碛中渴乏须水,遇天甘雨霈然洪霔应时充足。又如大海,一切众宝皆出其中。福田僧宝亦复如是,能与有情安隐快乐。又此僧宝清净无染,能灭众生贪嗔痴闇,如十五日夜满月光明,一切有情无不瞻仰;亦如摩尼宝珠,能满有情一切善愿。如是名为第三僧宝。

 

◇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发菩提心,观于十方六趣四生,皆是我之宿世父母,怜愍我故造诸恶业,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受诸苦恼。以是因缘而自思惟:‘以何方便济斯苦难?’作是念已,唯有入于六波罗蜜多大法海中,求佛种智,拯济有情生死之苦。如是思已,发大勇猛无退屈心,精进勤求无有懈倦,种种方便求觅资粮、菩提善伴法及法师。

 

◇此法施者,有三种事胜于财施。云何为三?一财施者而有竭尽,法施增长则无有尽,以是校量胜于财施。二受财施者现在利益,受法施者现在未来俱有利益,于无量世恒相随逐无人侵夺,乃至无上正等菩提不相舍离。三财施者能施获益受者无益,若法施者自他俱益,由闻法故发心速趣无上菩提。由此三义,法施之者胜于财施。由行法施名称远闻,一切人天尊重恭敬,以此因缘先说法施。若菩萨摩诃萨修习布施波罗蜜多,为三种事,与诸功德而为其本:一者能利自他,若不利他自受世乐非菩萨行;二者于大乘中无有退转;三者随修少分乃为无量功德之本。何以故?由清净心无分别故。譬如日出照于世间,情与非情皆蒙利益,是日不言我能照触,亦不分别情与非情。以是菩萨所作功德,乃至布施一花一果,皆为利益一切众生,以此功德成无上果,悲化十方示导一切。

 

◇施有三种:一者小施,二者大施,三者第一义施。言小施者,谓以种种饮食衣服诸庄严具,财宝象马库藏仓廪,城邑聚落园林屋宅,及转轮王所有乐具而行布施,是名小施。二大施者,轮王所爱后妃眷属及与己身,以施乞者,是名大施。三第一义施者,能以身命而行布施,以无所得心相应故,名为第一义施。菩萨摩诃萨以是三种而行布施,是故名为檀波罗蜜。

 

◇有二种田!云何为二?一者悲田,谓诸孤露贫穷困苦。二者敬田,谓佛法僧父母师长。于悲田所,不应轻贱言无福田。于敬田所,不应求报。以大悲心,无所分别等施一切,名真施也。

 

◇行无相施,住第一义,得人法空,能利自他究竟圆满。

 

◇云何名为安忍波罗蜜多?若人恶骂,当观此声犹如谷响。若被打时,当观此身犹如镜像。若被嗔时,当观此心犹如幻化。若见忿怒,当观此心性无諠动。若得利养,当观此心自性调伏,不生欢喜。若失利养,当观此心善妙寂静,不生嗔恚。若遭毁谤,当观此身犹如虚空,不应加报。若遇赞誉,当观自身性无我慢而不高举。若得称叹,当观心性本来空寂,不生忻慰。若被讥嫌,当观本心性离怖畏,不生忧戚。若遇苦时,当观法性本无逼迫,不见苦相。若受乐时,当观实性常住不变,无苦乐相。菩萨摩诃萨住安忍时,如是八风不能动转。

 

◇如是真实究竟安忍,于一切法,非自非他、非有非无、非生非不生、非灭非不灭,获此忍者名真究竟无生法忍,是名安忍波罗蜜多。

 

◇一切有为法,如乾闼婆城,众生妄心取,虽现非实有。诸法非因生,亦非无因生,虚妄分别有,是故说唯心。

 

无明妄想见,而是色相因,藏识为所依,随缘现众像。

如人目有翳,妄见空中花,习气扰浊心,从是三有现。

 

眼识依赖耶,能见种种色,譬如镜中像,分别不在外。

所见皆自心,非常亦非断,赖耶识所变,能现于世间。

 

法性皆平等,一切法所依,藏识恒不断,末那计为我。

集起说为心,思量性名意,了别义为识,是故说唯心。

 

心外诸境界,妄见毛轮花,所执实皆无,咸是识心变。

色具色功能,皆依赖耶识,凡愚妄分别,谓是真实有。

 

睡眠与昏醉,行住及坐卧,作业及士用,皆依藏识起。

有情器世间,非由自在作,亦非神我造,非世性微尘。

 

如木中火性,虽有未能烧,因燧方火生,由此破诸闇。

展转互为因,赖耶为依止,诸识从彼生,能起漏无漏。

 

如海遇风缘,起种种波浪,现前作用转,无有间断时。

藏识海亦然,境界风所动,恒起诸识浪,无间断亦然。

 

如酪未钻摇,其酥人不见,施功既不已,醍醐方可得。

赖耶妄熏习,隐覆如来藏,修习纯熟时,正智方明了。

 

诸识随缘转,不见本觉心,自觉智现前,真性常不动。

犹如金在矿,处石不堪用,销练得真金,作众庄严具。

 

赖耶性清净,妄识所熏习,圆镜智相应,如日出云翳。

若有修空者,顺空而取空,观空与色殊,不名真观者。

 

观色即是空,色空不可得,此即胜义空,是真解脱者。

客尘无自性,无明妄分别,实相非有无,众生虚妄见。

 

犹如日月明,流光能普照,如来清净藏,具足诸功德。

真妄互相熏,犹如二象斗,弱者去无回,妄尽无来去。

 

莲花性无染,出水离淤泥,菡萏开敷时,见者皆欢喜。

如来无垢识,永断诸习气,清净智圆明,贤圣所归趣。

 

犹如最胜宝,无复诸瑕翳,轮王为宝冠,常置于顶上。

如来清净藏,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诸佛之法身。

 

住真无漏界,清净解脱身,寂灭等虚空,法性无来去。

佛现三界中,不生亦不灭,此界及他方,湛然常不动。

 

平等真法界,佛与众生如,非断亦非常,大悲恒不尽。

诸佛法性身,本觉自然智,是真胜义谛,唯佛方证知。

 

自性体无生,牟尼本寂静,流转诸三有,毕竟归依处。

法无来去相,三世常寂然,住真三昧者,见彼法界身。

 

清净不思议,恒沙众德备,此即无漏界,诸佛之所依。

佛具三种身,体相用平等,甚深广大性,胜义无差别。

 

无漏无变易,远离一切相,烦恼及所知,本性恒清净。

无垢无染著,是真调御师,性净即涅槃,亦是法身佛。

 

体备恒沙德,无垢不思议,六度常圆满,此即萨婆若。

广大无边际,永断于思想,断习成菩提,具恒沙功德。

 

于诸法自在,普现诸色像,大悲清净果,常利一切众。

无漏无分别,愿力皆圆满,犹如摩尼珠,随色皆能现。

 

譬如工画师,能画种种相,所现诸境界,皆是识心变。

众生诸性欲,如来悉能知,法身恒不动,愿力随缘现。

 

示现兜率天,降神乘白象,生处于王宫,出家修苦行。

即诣菩提树,降伏诸魔怨,成佛转法轮,或现涅槃相。

 

示现有生灭,真身恒不动,钝根乐小法,方便说涅槃。

真如法界中,无有涅槃相,大悲乐饶益,引导于众生。

犹如大商主,诱进诸愚少,菩萨广大心,咸令入涅槃。

 

 

 

 

 

 

 

《心经》义解与《大般若经》荟要

 

《金刚经》是三藏法师玄奘所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577卷第九分——能断金刚分。《心经》260个字是其中500多万字《大般若经》的浓缩和精华。

此荟要是摘录《大般若经》的经文,以诠释《心经》的意旨。

 

第一 总持分

 

【观】

 

◇不净处观。遍满处观。

 

◇膀胀想。脓烂想。异赤想。青瘀想。啄啖想。离散想。骸骨想。焚烧想。一切世间不可保想。

 

◇无常想。苦想。无我想。不净想。死想。一切世间不可乐想。厌食想。断想。离想。灭想。

 

◇有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受用段食。身有种种大小便利。脓血臭秽深可厌舍。

 

【自在】

 

◇于法于心皆得自在。解脱所有业烦恼障。

 

◇有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无五通慧。诸有所作不得自在。

◇有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具身心病。身病有四。谓风热痰及诸杂病。心病亦四。谓贪嗔痴及慢等病。

 

◇菩萨摩诃萨观色。寂静故。可破坏故。不自在故。体虚妄故。不坚实故。

 

◇诸漏已尽无复烦恼。得真自在。心善解脱。慧善解脱。如调慧马亦如大龙。已作所作。已办所办。弃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知解脱。至心自在第一究竟。

 

◇如是如是如佛所说。诸所有法无非假名。

 

◇譬如我但是假名。如是名假不生不灭。唯有想等想。施设言说。谓之为我。

 

◇诸天子。然世间有情多行摄取行起我我所执。谓色是我是我所。受想行识是我是我所。

 

◇若不退转位菩萨摩诃萨身心清净。非如常人身中恒为八万户虫之所侵食。所以者何。是诸菩萨善根增上出过世间。所受身形内外清净。故无虫类侵食其身。如如善根渐渐增益。如是如是身心转净。由此因缘是诸菩萨身心坚固犹若金刚。不为违缘之所侵恼。

 

【菩萨】

 

◇应如是观。实有菩萨不见有菩萨。不见菩萨名。不见般若波罗蜜多。是假立客名。

 

◇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观。菩萨但有名。佛但有名。实有菩萨。不见有菩萨。不见菩萨名。于一切不见。由不见故不生执著。

 

◇若不退转位菩萨摩诃萨。为欲饶益诸有情故。现处居家方便善巧。虽现摄受五欲乐具。而于其中不生染著。皆为济给诸有情故。谓诸有情须食与食。须饮与饮。须衣与衣。须卧具与卧具。须医药与医药。须室宅与室宅。须资财与资财。随诸有情所求皆与。令其意愿悉皆满足。

 

◇舍利子。以一切法皆不可取。不可随行。不可执受。离性相故。如是名为诸菩萨摩诃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现世间。

 

◇诸菩萨摩诃萨。所证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于一切法无所取著。能从此岸到彼岸故。若于诸法少有取著。则于彼岸非为能到。

 

◇譬如众流随其大小。若入大海同一咸味。布施等五波罗蜜多亦复如是。要入般若波罗蜜多乃能证得一切智智。由此得名到彼岸者。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观。菩萨但有名。佛但有名。般若波罗蜜多但有名。但随世俗假立客名。诸法亦尔。不应执著。是故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见有我乃至见者。亦不见有一切法性。

 

◇若菩萨摩诃萨无方便善巧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我我所执所缠扰故。心便住色。住受想行识。由此住故。于色作加行。于受想行识作加行。由加行故。不能摄受般若波罗蜜多。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与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相应故。善能安立无量无数无边有情于无余依般涅槃界。一切恶魔不得其便。所有烦恼皆能伏灭。世间众事所欲随意。

 

◇若菩萨摩诃萨。欲通达一切法。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应学般若波罗蜜多。

 

◇诸菩萨摩诃萨安住般若波罗蜜多。以无所得而为方便。

 

◇诸菩萨摩诃萨。从初发心修行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方便善巧妙愿力智波罗蜜多。住空无相无愿之法。乃至安坐妙菩提座。常与一切声闻独觉作真福田。

 

【照见】

 

◇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具身心病。身病有四。一者风病。二者热病。三者痰病。四者风等种种杂病。心病亦四。一者贪病。二者嗔病。三者痴病。四者慢等诸烦恼病。

 

◇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依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如实知色。如实知受想行识。

 

◇善现。我亦不见色可取可著。不见受想行识可取可著。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观色非常非无常。观受想行识非常非无常。观色非乐非苦。观受想行识非乐非苦。观色非我非无我。观受想行识非我非无我。观色非净非不净。观受想行识非净非不净。观色非空非不空。观受想行识非空非不空。观色非有相非无相。观受想行识非有相非无相。观色非有愿非无愿。观受想行识非有愿非无愿。观色非寂静非不寂静。观受想行识非寂静非不寂静。观色非远离非不远离。观受想行识非远离非不远离。舍利子。是谓观诸法。

 

◇有菩萨摩诃萨。修行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得净五眼。何等为五。所谓。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五蕴皆空】

 

◇如梦五蕴乃至如化五蕴。

 

◇如是诸法和合因缘,假名五蕴。于如梦五蕴中不可说。乃至于如化五蕴中不可说。

 

◇诸佛之心都无所住。所以者何。善现。如来之心不住色。不住受想行识。何以故。以色蕴等不可得故。

 

◇诸佛般若波罗蜜多如是说示五蕴实相。此五蕴相即是世间。是故世间亦无成坏生灭等相。

 

◇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虽于诸法常乐决择。而不得色。亦不得受想行识。

 

◇尊者善现所说法中。不施设色。不施设受想行识。何以故。色蕴性等不可说故。天子当知。我今欲为如幻如化如梦有情。说如幻如化如梦之法。

 

◇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执著诸法。谓执著色。执著受想行识。

 

【度一切苦厄】

 

◇菩萨摩诃萨为饶益故起菩提道。由菩提道拔济有情。令永解脱生死众苦。

 

◇善现当知。譬如有人遇中毒箭。为苦所切更无余想。但作是念。我于何时得遇良医。为拔此箭得免斯苦。常啼菩萨亦复如是。

 

◇复次善现。若菩萨摩诃萨梦见狂贼破坏村城。或见火起焚烧聚落。或见师子虎狼猛兽毒蛇恶蝎欲来害身。或见怨家欲斩其首。或见父母兄弟姊妹妻子亲友临当命终。或见自身寒热饥渴及余苦事之所逼恼。见如是等可怖畏事不惊不惧亦不忧恼。从梦觉已即能思惟。三界非真皆如梦见。我得无上正等觉时。当为有情说三界法一切虚妄皆如梦境。

 

◇有菩萨摩诃萨具修六种波罗蜜多。见诸有情三聚差别一正定聚。二邪定聚。三不定聚。

 

◇当知布施波罗蜜多与诸菩萨摩诃萨众。为师为导。为明为炬。为灯为照。为解为觉。为智为慧。为救为护。为室为宅。为洲为渚。为归为趣。为父为母。

 

◇萨摩诃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方便善巧成熟有情。

 

◇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于一切法虽无所取。而能成办一切事业。

 

◇有菩萨摩诃萨。得六神通。不生欲界。不生色界。不生无色界。游戏神通来生人中。现修苦行。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度无量众。

 

 

第二 色空分

 

【舍利子】

 

◇尔时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诸菩萨摩诃萨为要当有父母妻子诸亲友耶。佛言。舍利子。或有菩萨具有父母妻子眷属。而修菩萨摩诃萨行。或有菩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方便善巧。先现受用五妙欲境。后方厌舍勤修梵行。乃得无上正等菩提。舍利子。如工幻师或彼弟子善幻术者。化作种种五妙欲具。于中自恣欢娱受乐。于意云何。彼幻所作为有实不。舍利子言。不也世尊。佛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方便善巧为欲成熟诸有情故。示受五欲而实无染。所以者何。诸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彼过之所涂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谓作是念。欲如炽火。欲如粪秽。欲如魁脍。欲如怨敌。欲如毒器。欲如闇井。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岂有真实受诸欲事。但为方便饶益有情。令获利乐化现斯事。

 

◇舍利子。由是因缘。诸菩萨摩诃萨观一切法都无实事无我我所。皆以无性而为自性。本性空寂自相空寂。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自立如幻师为有情说法。谓悭贪者为说布施。令修布施波罗蜜多。若破戒者为说净戒。令修净戒波罗蜜多。若嗔忿者为说安忍。令修安忍波罗蜜多。若懈怠者为说精进。令修精进波罗蜜多。若散乱者为说静虑。令修静虑波罗蜜多。若愚痴者为说般若。令修般若波罗蜜多。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佛告诸天众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诸天当知。一切法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谓变碍是色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领纳是受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取像是想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造作是行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了别是识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苦恼聚是蕴相。如来如实觉为无相。

 

◇舍利子。色不异无生灭。无生灭不异色。色即是无生灭。无生灭即是色。

 

◇色即是本性空。本性空即是色。受想行识即是本性空。本性空即是受想行识。

 

◇以色不异本性空。本性空不异色。色即是本性空。本性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不异本性空。本性空不异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是本性空。本性空即是受想行识。

 

◇不观空与空相应不相应。不观无相与无相相应不相应。不观无愿与无愿相应不相应。

 

◇不观一切智与佛若相应若不相应。何以故。尚不见有佛。况观一切智与佛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观一切智与菩提若相应若不相应。何以故。尚不见有菩提。

 

◇离本性空无有一法是实是常可坏可断。本性空中亦无一法是实是常可坏可断。唯诸愚夫迷谬颠倒起别异想。谓执色异本性空。或执受想行识异本性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法界非色亦不离色。法界非受想行识亦不离受想行识。法界即色。色即法界。法界即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法界。

 

◇世尊。是色非色空。是色空非色。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譬如虚空不坏虚空。内虚空界不坏外虚空界。外虚空界不坏内虚空界。如是善现。色不坏空。空不坏色。受想行识不坏空。空不坏受想行识。何以故。如是诸法俱无自性不可相坏。谓此是空此是不空。

 

◇一切法平等性中。诸差别相皆不可得。

 

◇世尊。色色性空。受想行识受想行识性空。

 

◇色亦离色相。舍利子。自性亦离自性。相亦离相。自性亦离相。相亦离自性。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受想行识不异空。空不异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

 

◇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安住如梦如响如像如光影如阳焰如幻事如寻香城如变化事五取蕴中。圆满静虑波罗蜜多。

 

◇譬如有人热际后分游于旷野。日中渴乏见阳焰动。作是念言。我于今时定当得水。作是念已遂便往趣。所见阳焰渐去其远。即奔逐之转复见远。种种方便求水不得。善男子。于意云何是焰中水从何山谷泉池中来。今何所去。为入东海。为入西海南北海耶。常啼答言。阳焰中水尚不可得。况当可说有所从来及有所至。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观一切法空无所有。

 

◇善现。如幻士行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际空。散空。无变异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无性空。自性空。无性、自性空句义,无所有不可得。

 

◇若菩萨摩诃萨。欲通达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胜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际空。散空。无变异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无性空。自性空。无性自性空。应学般若波罗蜜多。

 

◇一切法皆以空为自性。一切法皆以无相为自性。一切法皆以无愿为自性。

 

◇善现。一切法皆以空为趣。彼于是趣不可超越。何以故。空中趣非趣不可得故。善现。一切法皆以无相为趣。彼于是趣不可超越。何以故。无相中趣非趣不可得故。

 

◇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无取无舍。何以故。善现。以一切法皆不可取不可舍故。

 

◇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观诸法自相皆空故学。

 

◇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诸相应中与空相应最为第一。

 

第三 本来分

 

【不生不灭】

 

◇我有情等毕竟不生亦复不灭。

 

◇佛言。诸法不出不生。不没不尽。无染无净。无得无为。如是名为毕竟净义。

 

◇地界不生水火风空识界亦不生。何以故。本性空故。身行不生语行意行亦不生。何以故。本性空故。

 

◇虚空不生不灭不染不净,故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舍利子。生与不生如是二法。俱非相应非不相应。无色无见无对一相谓无相故。由此因缘。我不欲令生生。亦不欲令不生生。

 

◇诸法自性即是无性。无性不能现证无性。

 

◇舍利子。尊者所问。何缘故说。如说我等毕竟不生。但有假名都无自性者。舍利子。我毕竟无所有不可得云何当有生。

 

◇舍利子。一切法非常非坏。

 

◇舍利子。一切法寂静亦无散失。

 

【不垢不净】

 

◇佛告善现。我说一切法平等性为清净法。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观诸法时。见我无生毕竟净故。

 

◇无染净故是毕竟净。

 

◇一切陀罗尼门不可得。彼净不净亦不可得。一切三摩地门不可得。彼净不净亦不可得。所以者何。此中尚无一切陀罗尼门等可得。何况有彼净与不净。

 

◇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作此等说。是为宣说真正净戒波罗蜜多。

 

【不增不减】

 

◇是菩萨摩诃萨。有方便善巧故不谤诸法。于一切法不增不减。是菩萨摩诃萨。

 

◇假使如来应正等觉。尽其寿住赞毁虚空。而彼虚空无增无减。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性亦复如是。若赞若毁不增不减。

 

◇平等性清净故布施波罗蜜多清净。布施波罗蜜多清净故一切智智清净。

 

◇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性。若说若不说俱不增不减。

 

第四 法用分

 

【是故空中无色】

 

◇欲证无上正等菩提。当勤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不应思惟染著诸法。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观色若常若无常。不应观受想行识若常若无常。不应观色若乐若苦。不应观受想行识若乐若苦。不应观色若我若无我。不应观受想行识若我若无我。不应观色若净若不净。不应观受想行识若净若不净。不应观色若空若不空。不应观受想行识若空若不空。

 

◇诸菩萨摩诃萨所学般若波罗蜜多。不应于色求。不应离色求。

 

【无受想行识】

 

◇一切法皆不应住。诸佛之心。不住色蕴乃至识蕴。

 

◇善现。如来之心不住真如。不住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何以故。以真如等不可得故。

 

◇是诸愚夫无闻异生。由执著故。念色得色。念受想行识得受想行识。念眼处得眼处。念耳鼻舌身意处得耳鼻舌身意处。

 

【无眼耳鼻舌身意】

 

◇譬如内身所有头颈、肩膊、手臂、腹背、胸胁、腰脊、髀膝、腨胫足等,但是假名。如是名假不生不灭。唯有想等想。施设言说谓为内身所有头颈乃至足等。如是一切但有假名。此诸假名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两间。不可得故。

 

◇我清净即眼界清净。眼界清净即我清净。何以故。是我清净与眼界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唯假施设谓为耳鼻舌身意处。如是一切唯有假名。

 

【无色声香味触法】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观色界若常若无常。不应观声香味触法界若常若无常。不应观色界若乐若苦。不应观声香味触法界若乐若苦。不应观色界若我若无我。不应观声香味触法界若我若无我。不应观色界若净若不净。不应观声香味触法界若净若不净。不应观色界若空若不空。不应观声香味触法界若空若不空。

 

◇我清净即色处清净。色处清净即我清净。何以故。是我清净。与色处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如实觉知名假法假无所执著。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观地界若常若无常。不应观水火风空识界若常若无常。不应观地界若乐若苦。不应观水火风空识界若乐若苦。不应观地界若我若无我。不应观水火风空识界若我若无我。不应观地界若净若不净。不应观水火风空识界若净若不净。不应观地界若空若不空。不应观水火风空识界若空若不空。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实觉名假施设。法假施设。善现。是菩萨摩诃萨。于名法假。如实觉已。不著色。不著受想行识。不著眼处。不著耳鼻舌身意处。不著色处。不著声香味触法处。不著眼界。不著耳鼻舌身意界。不著色界。不著声香味触法界。不著眼识界。不著耳鼻舌身意识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无无明生。无无明灭。无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愁叹苦忧恼生。

◇不著因缘有。不著因缘非有。

 

◇法界非无明亦不离无明。

 

◇法界即无明。无明即法界。法界即行乃至老死愁叹苦忧恼。行乃至老死愁叹苦忧恼即法界。

 

【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不著真如有。不著真如非有。

 

◇若生者清净。若无明清净。若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生者清净故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愁叹苦忧恼清净。行乃至老死愁叹苦忧恼清净故一切智智清净。

 

◇佛告善现。我依世俗施设如是因果差别。不依胜义。以胜义谛不可说有因果差别。所以者何。胜义谛中诸法性相不可分别无说无示。云何当有因果差别。善现当知。胜义谛中色蕴乃至有为无为无生无灭无染无净。以毕竟空无际空故。

 

◇此中无我可得。亦无有情命者生者养者士夫补特伽罗意生儒童作者使作者起者使起者受者使受者知者见者可得。无色可得。亦无受想行识可得。

 

【无苦集灭道】

 

◇无苦圣谛。无集灭道圣谛。无得。无现观。无预流。无预流果。无一来。无一来果。无不还。无不还果。无阿罗汉。无阿罗汉果。

 

◇即苦圣谛非菩萨摩诃萨。即集灭道圣谛非菩萨摩诃萨。离苦圣谛有菩萨摩诃萨。离集灭道圣谛有菩萨摩诃萨。

 

◇不退苦圣谛等不证漏尽。

 

◇苦圣谛苦圣谛性空故。菩萨摩诃萨不见苦圣谛。集灭道圣谛集灭道圣谛性空故。菩萨摩诃萨不见集灭道圣谛。

 

◇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安住苦圣谛时。不得苦圣谛。不得能住。不得所住。不得所为。亦不远离如是诸法而住苦圣谛。是菩萨摩诃萨则能圆满修菩萨道。

 

◇住菩萨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云何无方便善巧修行六波罗蜜多。堕于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现。有菩萨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从初发心无方便善巧故。修布施时作如是念。我能行施。我施此物。彼受我施。修净戒时作如是念。我能持戒。我持此戒。我成此戒。修安忍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忍。我于彼忍。我成此忍。等等。

 

【无智亦无得】

 

◇无独觉。无独觉菩提。无菩萨。无菩萨行。无佛。无佛菩提。

 

◇不著一切陀罗尼门有。不著一切陀罗尼门非有。

 

◇菩提萨埵及色等法。既不可得。而言即色等法是菩萨摩诃萨。或异色等是菩萨摩诃萨。或色等法中有菩萨摩诃萨。或菩萨摩诃萨中有色等法。或离色等法有菩萨摩诃萨者。无有是处。佛告善现。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善现。色等法不可得故。菩萨摩诃萨亦不可得。菩萨摩诃萨不可得故。所行般若波罗蜜多亦不可得。善现。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学。

 

◇菩萨摩诃萨大乘相者。谓十一智。云何十一。谓法智、类智、他心智、世俗智、苦智、集智、灭智、道智、尽智、无生智、如说智。

 

◇舍利子。我于如是诸法。以一切种一切处一切时。求菩萨摩诃萨亦无所有不可得。何以故。自性空故。

 

【以无所得故】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如修虚空都无所有。世尊。如虚空中无色可了。

 

◇善现。若我乃至见者若虚空。若大乘。若无数。若无量。若无边。若一切法。如是一切皆无所有不可得故。

 

◇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都无自性亦不可得。能得所得及二依处。性相皆空不可得故。

 

◇不见有法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见有法得佛授记。不见有法当得无上正等菩提。不见有法严净佛土。不见有法成熟有情。

 

◇诸菩萨摩诃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时。以应一切智智心。而修布施波罗蜜多。以无所得而为方便。与一切有情同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身命等都无所吝。不见施者受者施物。三轮清净而行布施。

 

◇佛告善现。菩萨摩诃萨。以应一切智智心。大悲为上首。用无所得而为方便。安立无量无数无边有情于六波罗蜜多。

 

第五 果德分

 

【菩提萨埵】

 

◇若菩提若萨埵。若色等法。尚毕竟不可得。性非有故。

 

◇舍利子。由此缘故我作是说。菩萨摩诃萨但有假名。诸法亦尔都无自性。

 

◇菩提不生。萨埵非有。譬如梦境实无所有。譬如幻事实无所有。

 

◇佛告善现。无句义是菩萨句义。所以者何。善现。菩提不生。萨埵非有故。无句义是菩萨句义。善现。如空中鸟迹句义。无所有不可得。

 

◇菩萨摩诃萨。以无所得为方便。长夜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尚不得菩提及萨埵。况得菩萨摩诃萨。此菩萨摩诃萨既不可得。岂得菩萨摩诃萨法。菩萨与法尚不可得。况得诸佛及诸佛法。

 

◇即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极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法云地真如非菩萨摩诃萨。此真如既非有。毕竟不可得。性非有故。如何可言。

 

◇是故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施设种种方便善巧。为诸有情说真法界。严净佛土成熟有情。修诸菩萨摩诃萨行。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度有情众。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一切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菩萨摩诃萨。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

 

◇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引发六神通波罗蜜多。

 

◇修静虑时。于此静虑修静虑处能静虑者修静虑心。尚不见无。况见为有。

 

◇若菩萨摩诃萨知一切法无性为性。而于其中起四静虑发五神通。证得无上正等菩提具诸功德。安立有情三聚差别。随其所应方便化导。令其获得利乐事者。

 

◇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以无所得而为方便。所修信力。精进力。念力。定力。慧力。善现当知。是为菩萨摩诃萨大乘相。

 

◇菩萨摩诃萨大乘相者。谓四念住。云何为四。一身念住。二受念住。三心念住。四法念住。

 

◇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证真如故获得无上正等菩提。为诸有情显示分别一切法真如相。由此故名真实说者。

 

◇常啼菩萨入市肆中。处处巡环高声唱曰。我今自卖谁欲买人。我今自卖谁欲买人。是时恶魔见此事已。便作是念。常啼菩萨爱重法故欲自卖身。

 

◇菩萨摩诃萨。为欲利乐诸有情故发趣大乘。成就有情。严净佛土。游戏神通。作所应作。如是展转声遍十方。

 

【心无挂碍】

 

◇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是心非心。知心如是本性清净。

 

◇布施波罗蜜多中际非缚非解。何以故。布施波罗蜜多中际无所有性。为布施波罗蜜多中际自性故。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中际非缚非解。何以故。净戒乃至般若波罗蜜多中际无所有性。为净戒乃至般若波罗蜜多中际自性故。

 

◇如世尊说诸行皆是分别所作。从妄想生都非实有。

 

◇于一切陀罗尼门不起著不著想。于一切三摩地门不起著不著想。是行般若波罗蜜多。

 

◇诸菩萨摩诃萨。甚为希有能为难事。谓虽行空而不住空。虽现入空定而不证实际。

 

◇满慈子。若菩萨摩诃萨修行无缚无解六波罗蜜多。能证无缚无解。一切法无所有故。远离故寂静故。空故无相故。无愿故。无生故无灭故。无染故无净故。无缚无解。

◇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者。色乃至识无缚无脱。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无缚无脱。

 

◇菩萨摩诃萨住第五极难胜地时。应远离十法。何等为十。一者应远离居家。二者应远离苾刍尼。三者应远离家悭。四者应远离众会忿诤。五者应远离自赞毁他。六者应远离十不善业道。七者应远离增上慢傲。八者应远离颠倒。九者应远离犹豫。十者应远离贪嗔痴。

 

◇诸菩萨摩诃萨大乘相者。谓四无碍解。何等为四。一者义无碍解。二者法无碍解。三者词无碍解。四者辩无碍解。

 

【无挂碍故】

 

◇汝真佛子。从佛心生。从佛口生。从佛法生。从法化生。

 

◇如是菩萨摩诃萨以无执著及无安住而为方便。行深般若波罗蜜多。

 

◇善现。谓若住此三摩地时。于诸有情普能饶益。其心平等如大虚空。是故名为如虚空三摩地。世尊。云何名为无染著如虚空三摩地。善现。谓若住此三摩地时。观一切法都无所有。犹如虚空无染无著。是故名为无染著如虚空三摩地。

 

◇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由离诸相无漏心力。能于一切无相无觉无得无影无作法中。圆满般若波罗蜜多。亦能圆满诸余功德。

 

【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有方便善巧故。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善友之所摄受。其心不惊不恐不怖。

 

◇诸善知识所摄受者。若闻此法皆能受持。终不废忘心不惊疑。不恐不慑不毁谤故。

 

◇菩萨摩诃萨恶友者。若不为说魔事魔过。谓有恶魔作独觉等形像。来至菩萨摩诃萨所。言善男子。十方皆空。诸佛菩萨及声闻众都无所有。善现。若不为说如是等事令觉悟者。是为菩萨摩诃萨恶友。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为此恶友之所摄受。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其心有惊有恐有怖。

 

◇以非二非不二为方便。非相非无相为方便。非有所得非无所得为方便。非染非净为方便。非生非灭为方便故。于所缘事乃至无上正等菩提能不取相。不取相故非颠倒摄。以取相故犹颠倒摄。

 

◇修行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无想颠倒。无心颠倒。无见颠倒。所以者何。是菩萨摩诃萨。于随喜心不生执著。于所随喜功德善根亦不执著。于回向心不生执著。于所回向无上菩提亦不执著。由无执著不堕颠倒。

 

◇一切法如梦所见。广说乃至如寻香城皆无实事。

 

【究竟涅磐】

 

◇道与涅槃俱无自性。

 

◇佛以甚奇微妙方便。为不退转地菩萨摩诃萨。遮遣眼处显示涅槃。遮遣耳鼻舌身意处显示涅槃。

 

◇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实可得。我当决定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脱诸有情生死众苦。令获究竟常乐涅槃。是诸愚夫无闻异生。颠倒因缘作如是念则为谤佛。

 

◇诸佛无上正等菩提非可贪爱。何以故。以一切法自性空故。

 

◇舍利子。法界不动故。清净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无所执受。

 

◇佛告善现。非由苦集灭道圣谛诸有情类证般涅槃。非由苦集灭道圣智诸有情类证般涅槃。善现。我说四圣谛平等性即是涅槃。如是涅槃非由苦集灭道谛证。非由苦集灭道智证。但由般若波罗蜜多证平等性名证涅槃。

 

◇我自相空故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自相空是毕竟净。

 

◇见诸佛法无生毕竟净故。见诸佛无生毕竟净故。见一切有情法无生毕竟净故。见一切有情无生毕竟净故。

 

【三世诸佛】

 

◇以三世法性平等故成道相智。

 

◇三世平等超过三世。故名大乘。

 

◇何缘而说。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得彼岸。不得此岸。不得中流。是为菩萨摩诃萨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即毕竟净。善现。以三世法性平等故。

 

◇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不以色故护念是菩萨摩诃萨。不以受想行识故护念是菩萨摩诃萨。

 

◇现在清净故过去未来清净。过去未来清净故现在清净。何以故。若现在清净。若过去未来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当知已圆满第十法云地菩萨摩诃萨。与诸如来应言无异。

 

◇诸如来应正等觉。以无上佛智了达遍知。应以如是诸福业事回向无上正等菩提。我今亦应如是回向。住菩萨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于诸如来应正等觉及弟子等功德善根。应作如是随喜回向。若作如是随喜回向。则不谤佛。随佛所教。随法而说。是菩萨摩诃萨如是随喜回向之心。永离众毒终至甘露无上菩提。

 

◇善现。如是般若波罗蜜多。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善现。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超欲界不住欲界。不超色界不住色界。不超无色界不住无色界。

 

◇菩萨摩诃萨应如是修佛随念。谓于其中尚无少念况有念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是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思惟善法。不应思惟不善法。

 

◇菩萨摩诃萨所行般若波罗蜜多。不应于色求。不应于受想行识求。不应离色求。不应离受想行识求。

 

◇以无明无二为方便。无生为方便。无所得为方便。回向一切智智,修习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

 

◇譬如大地以种散中众缘和合则得生长。应知大地与种生长。为所依止为能建立。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及所回向一切智智。与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为所依止为能建立令得生长故。

 

◇如是善现。如来之心。于一切法都无所住亦非不住。

 

◇诸菩萨摩诃萨。因此般若波罗蜜多。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度无量众。虽证菩提而无所证。证不证法不可得故。虽转法轮而无所转。转法还法不可得故。虽度有情而无所度。见不见法不可得故。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若修般若波罗蜜多增益圆满。便证无上正等菩提。

 

◇求声闻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精勤修学。究竟证得阿罗汉果。求独觉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精勤修学。究竟证得独觉菩提。求大乘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精勤修学。究竟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世尊。是菩萨摩诃萨名大有所得。非行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非有所得想能证无上正等菩提故。

 

◇由此般若波罗蜜多秘密藏中所说法故。世间便有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及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施设可得。

 

◇虽无如是诸法可得。而有施设三乘之教。所谓声闻独觉无上乘教。

 

◇若菩萨摩诃萨住第十地已。与诸如来应言无别。

 

◇如赡部洲所有诸树枝条茎干花叶果实。虽有种种形色不同。而其阴影都无差别。如是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虽各有异而由般若波罗蜜多摄受。回向一切智智。以无所得为方便故亦无差别。

 

◇若我乃至见者。若色界乃至法界。若虚空。若大乘。若无量无数无边。若一切法。如是一切皆无所有不可得故。

 

◇于三藐三佛陀不取不舍为方便故。

 

◇应证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是为戏论。

 

第六分 证知分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

 

◇知者清净即五眼清净。五眼清净即知者清净。何以故。

是知者清净与五眼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以一切法皆毕竟空。毕竟空中都无有法可名能证。

◇时具寿善现告诸天子言。如是甚深难见难觉。非所寻思超寻思境。微妙寂静最胜第一。唯极圣者自内所证。世聪慧人所不能测。所说般若波罗蜜多。其中实无能信受者。所以者何。此中无法可显可示。由无有法可显示故。实信受者亦不可得。

 

◇如来应正等觉无闻无见。诸法钝故。无上正等菩提无闻无见。诸法钝故。善现。一切法无闻无见。诸法钝故。

 

◇云何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性无知即是清净。佛言。自相空故。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性无知即是清净。

 

【是大神咒】

 

◇帝释便白佛言。若如是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尔时佛告天帝释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何以故。憍尸迦。三世诸佛皆依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神咒王。证得无上正等菩提。为诸有情说微妙法。

 

◇菩萨摩诃萨所行般若波罗蜜多。是大波罗蜜多。是无量波罗蜜多。是无边波罗蜜多。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于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当得现世种种饶益。谓诸毒药水火刀兵灾横疾疫皆不能害。若遭官事怨贼逼迫。至心诵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至其所终不为彼谴罚加害。欲求其短皆不能得。

 

◇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是一切咒王。最上最妙无能及者。具大威力能伏一切。不为一切之所降伏。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精勤修学如是咒王。不为自害不为害他不为俱害。

 

◇若在军旅交阵战时。至心念诵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于诸有情慈悲拥护。不为刀仗之所伤杀。

 

◇由般若波罗蜜多威神之力。是故此处一切天龙阿素洛等皆同守护。供养恭敬尊重赞叹。

 

◇我当诵念从佛所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令彼恶魔退还本所。念已便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是恶魔复道而去。

 

◇书写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时忽然戏笑。当知是为菩萨魔事。

 

◇受持读诵思惟修习说听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时心生异解文句倒错。当知是为菩萨魔事。

 

【是大明咒】

 

◇如是依因菩萨摩诃萨满月轮故。一切世间声闻独觉有学无学星宿辰象皆得增明。

 

◇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以净信心书持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恭敬供养。当知是处有妙光明。

 

◇舍利子。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毕竟净故。说是清净极为明了。说是清净本性光洁。说是清净无得无观。说是清净无生无显。

 

◇如有饥人得百味食弃而求啖两月谷饭。于汝意云何。是人有智不。善现答言。是人无智。如有贫人得无价宝弃而求取迦遮末尼。于汝意云何。是人有智不。善现答言是人无智。

 

◇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皆毕竟空。毕竟空中世间所有文章伎艺皆不可得。又诸世间文章伎艺。皆杂秽语邪命所摄。是故菩萨知而不为。善现当知。是菩萨摩诃萨于诸世俗外道书论。虽亦善知而不乐著。所以者何。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性相皆空。性相空中一切书论皆不可得。又诸世俗外道书论。所说理事多有增减。于菩萨道非为随顺。皆是戏论杂秽语摄。故诸菩萨知而不乐。

 

【是无上咒】

 

◇尔时恶魔窃作是念。今佛四众恭敬围绕。欲色界天皆来集会。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此中必有诸大菩萨。亲于佛前受菩提记。当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空我境界。我当往至破坏其眼。作是念已化作四军。奋威勇锐来诣佛所。时天帝释。见已念言。将非恶魔化作斯事。欲来恼佛并与般若波罗蜜多而作留难。何以故。如是四军严饰殊丽。诸王军众皆不能及。定是恶魔之所化作。恶魔长夜伺求佛短。坏诸有情所修善业。我当诵念从佛所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令彼恶魔复道而去。时天帝释。念已便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是恶魔渐退而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神咒王威力逼故。

 

◇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与善法合。不与非善法合。不与有罪法合。不与无罪法合。不与有漏法合。不与无漏法合。不与有为法合。不与无为法合。不与杂染法合。不与清净法合。不与染污法合。不与不染污法合。不与世间法合。不与出世间法合。不与生死法合。不与涅槃法合。何以故。舍利子。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无所得故。

 

◇我不说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但有如前所说功德。何以故。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具足无边胜功德故。

 

◇善现当知。譬如大地少处出生金银等宝。多处出生碱卤等物。诸有情类亦复如是。少学般若波罗蜜多。多学声闻独觉地法。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诸佛妙法岂亦不胜。曼殊室利白言。世尊。诸佛妙法不可取故。亦不可言是胜是劣。如来岂不证诸法空。世尊答言。如是童子。曼殊室利复白佛言。诸法空中何有胜劣。世尊赞曰。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曼殊室利。佛法岂不是无上耶。如是世尊。一切佛法虽实无上。而于其中无法可得。故不可说佛法无上。

 

【是无等等咒】

 

◇赞说佛宝。赞说法宝苾刍僧宝。复以善巧方便之力。为诸有情宣说法要。随宜安置三乘法中。永令解脱生老病死。证无余依般涅槃界。或复拔济诸恶趣苦。令天人中受诸快乐。

 

◇若现住世若涅槃后所种善根。是诸善根一切合集。现前随喜既随喜已。复以如是随喜俱行诸福业事。与一切有情同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我以此善根。与一切有情同共引发无上菩提。如是所起随喜回向。于余所起诸福业事。为最为胜。为尊为高。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无等无等等。

◇由是般若波罗蜜多大威神力所护持故。不为一切异学论难之所屈伏。

 

◇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随喜回向。为最为胜。为尊为高。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无等无等等。

 

◇云何名为十八佛不共法。善现。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终无误失。是为第一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卒暴音。是为第二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忘失念。是为第三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不定心。是为第四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种种想。是为第五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无不择舍。是为第六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志欲无退。是为第七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精进无退。是为第八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忆念无退。是为第九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般若无退。是为第十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解脱无退。是第十一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解脱智见无退。是第十二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若智若见。于过去世无著无碍。是第十三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若智若见。于现在世无著无碍。是第十四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若智若见。于未来世无著无碍。是第十五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一切身业。智为前导随智而转。是第十六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一切语业。智为前导随智而转。是第十七佛不共法。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一切意业。智为前导随智而转。是第十八佛不共法。善现。是名十八佛不共法。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唯然世尊。唯然善逝。未来净信诸善男子善女人等。闻佛先说破正法业感长时苦。足为明诫。宁舍身命终不谤法。勿我未来当受斯苦。

 

◇不勤精进未种善根具不善根。为恶知识所摄受者。于佛所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实难信解。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自于般若波罗蜜多。受持读诵如理思惟。以无量门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过前福聚无量无边。

 

◇由此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故。能脱无量无边有情地狱傍生鬼界人天等趣贫穷大苦。能与无量无边有情刹帝利大族婆罗门大族长者大族居士大族富贵快乐。

 

◇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以有相为方便。有所得为方便。作如是说。是说相似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

 

◇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大珍宝聚。能与有情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转法轮宝。

 

第七 秘密分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汝愿佛成就不思议法耶。世尊若有不思议法实可成就。我愿如来成就彼法然无是事。

 

◇世尊。由此般若波罗蜜多。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得圆净故。世尊。由此般若波罗蜜多。诸佛身心俱不可坏。逾于金刚无数倍故。世尊。由此般若波罗蜜多威神力故。布施等五亦得名为波罗蜜多。何以故。若无般若波罗蜜多。施等不能到彼岸故。

 

◇希有世尊。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为一切法无生无灭无作无成无得无坏。无自性故而现在前。虽有合有得而无合无得。如是理趣不可思议。

 

◇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时。多有恶魔作留难事。障碍菩萨所求无上正等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谛觉察而远离之。

 

【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

 

◇世尊。若无般若波罗蜜多。施等不能到彼岸故。

 

◇善现。如泛大海所乘船破。其中诸人若不取木不取器物。不取浮囊不取板片。不取死尸为依附者。定知溺死不至彼岸。善现。有泛大海其船虽破。而中诸人若能取木器物浮囊板片死尸以为依附。当知是类终不没死。得至安隐大海彼岸。

 

◇菩萨菩萨云何共住。佛告阿难。菩萨菩萨共住相视当如大师。所以者何。诸菩萨摩诃萨。展转相视应作是念。彼是我等真善知识。与我为伴共乘一船。

 

◇诸菩萨摩诃萨以四摄事摄诸有情。何等为四。一者布施。二者爱语。三者利行。四者同事。

 

◇若菩萨摩诃萨成熟有情严净佛土。修诸菩萨摩诃萨行。若诸如来应正等觉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度有情类。如是胜事常不灭没。

 

【菩提娑婆诃】

 

◇是谤法人自谤般若波罗蜜多。亦教无量有情毁谤。自坏其身亦令他坏。自饮毒药亦令他饮。自失生天解脱乐果亦令他失。自持其身足地狱火。亦以他身足地狱火。自不信解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转教他令不信解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自溺苦海亦令他溺。

 

◇世尊。若有聪慧诸善男子善女人等。闻佛所说谤正法人。于当来世久受大苦。应善护持身语意业。勿于正法诽谤毁坏堕三恶趣长时受苦。于久远时不得见佛。不闻正法。不值遇僧。不得生于有佛国土。虽生人趣下贱贫穷。丑陋顽愚支体缺减。

 

◇佛告持髻梵言。梵天当知。佛赞三事最为无上。何等为三。一者发菩提心。二者护持正法。三者如教修行。

 

◇不退转位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护持正法不惜身命。常作是念。我宁弃舍财宝亲属及自身命。终不弃舍诸佛正法。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