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孙中山出生在一个信奉中国传统宗教的家庭,主要信仰是佛教、道教,幼名“帝象”,“帝”字乃亲人为其请求“北帝”(北极玄天上帝)神护佑之意。后来孙中山就读西方教会学校,14岁时在夏威夷读书曾接触基督新教西方传教士,逐渐接受基督教。

孙中山在1923年10月20日的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第九次全国大会的《人格救国与地方自治》演讲中表示:“人类的知识,多是科学的知识,古时人类的知识,多是宗教的感觉。科学的知识,不服从迷信,对于一件事,须用观察和实验的方法,过细去研究,研究屡次不错,始认定为知识。宗教的感觉,专是服从古人的经传。古人所说的话,不管他是对不对,总是服从,所以说是迷信。就宗教和科学比较起来,科学自然较优。譬如现在我们用眼光看远方之物,多用千里镜帮助,看得很清楚。千里镜是近来科学发明的,古时没有科学,所以没有千里镜,看远方之物,当然不用现在看得清楚,这就是宗教不及科学。”

人生佛教是由太虚大师于20世纪初提出的宗教理念。当时佛教发展出现了内外交困的情况,就内部来说:一是佛教给人第一印象总是消极隐遁,清心戒欲,出离苦行,远离人间,独善其身;二是一说到佛教就给人以神秘感,呈现于人们视野的总是念咒、焚香、敲木鱼、超度等,带有迷信色彩,甚至与之等同。此时之佛教,无论从形式上还是从内容上看,其义理、哲学思想的发展几乎停滞,对现实的关注也随之放松,渐渐远离人生,成为巫鬼教、神教。其次,就外部来说,现代之初的中国,战乱频繁,民不聊生,加之无神论的快速传播,迫于生计,社会上经常出现驱僧夺财、毁坏寺庙佛像、占庙办学的现象。对此内外交困之情形,太虚大师提出了佛教革命的主张。(项运良文 )

台湾佛教兴旺,庙宇林立。2000多万人口的台湾拥有佛寺2227座。而在这些寺庙中,最著名的就是“四大山头”: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会。

佛光山寺是台湾第一大佛寺,位于台湾南部高雄县,1967年由星云大师创办,历时40余年,已成为集宗教、文化、教育、慈善、观光于一体的世界知名佛教寺庙。目前在岛内外已创建佛光分会400多个,会员信众达百万以上,在全世界各大洲建立了分院。其中西来寺、南天寺、南华寺已分别成为北美、澳洲、非洲的第一大佛寺。佛光山的四大宗旨是“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教育培养人才,以慈善福利社会,以共修净化人心”,特别强调以教育及服务来弘法,在台湾创办了佛光大学、南华大学,在美国创办了西来大学。

法鼓山是北台湾最大的佛教道场,位于台北县附近,由圣严法师于1989年创建。法鼓山以理性精神和时代潮流为切合点,倡导佛法教育,提出“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的理念,先后推动“四环运动”(自然环保、生活环保、心灵环保、礼仪环保)和“四安运动”(安身、安心、安家、安业),在台湾独树一帜,影响巨大。

中台禅寺被认为是当今世界最大最现代化的禅寺,位于台湾中部,又称为中台山,由惟觉法师创办。中台禅寺建筑融合了中西方的风格,兼具时代新意与禅宗古意,成为众多佛教信众的信仰中心,慕名而来的游客和信众络绎不绝。中台禅寺现有出家弟子1000多人,皈依弟子数十万人,在岛内的道场有50多个。

慈济会地处台湾东部,由证严法师1966年在花莲县创办,是台湾最大最具公信力的佛教组织。慈济会创办之初只有35人,从发愿兴办医院、济贫起步,如今发展为慈善、医疗、教育、文化、国际赈灾与尊重生命“六大志业”,是兼具宗教性与社会福利性慈善团体,在岛内外设立有许多分会,有数千名慈济委员与荣誉董事、400多万会员。

丹增嘉措(Dänzin Gyaco,1935年7月6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出生于中华民国青海省湟中县,两年后被认定为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继任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1950年8月15日藏剧节前夕,西藏察隅发生里氏震级8.5大地震。不久后的1950年10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在成立一周年之际,宣布要“和平解放西藏”。1951年10月26日,三千余解放军进入拉萨。1954年,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赴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达赖喇嘛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59年,3月17日解放军开始炮击藏族反抗武装占据的罗布林卡,当天深夜达赖喇嘛离开拉萨,飞往印度实际控制的达旺地区,开始了他长年的流亡生涯。丹增嘉措逃离西藏后,在西藏设立的政府要员也流亡印度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达兰萨拉因此被称为“小拉萨”。流亡政府成立后,丹增嘉措安置随同他流亡国外的近80,000名西藏难民从事农业生产。他创立了西藏教育体系,让西藏儿童学习他们的语言、历史、宗教和文化。

2010年3月10日,美联社报道说,达赖喇嘛在纪念西藏暴动后出逃51周年仪式上发表讲话时表现愤慨。中国指责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为分裂主义者,说他指使西藏动乱。但达赖喇嘛否认中国对他的指责,说他的目标不过是谋求西藏实现真正的自治。达赖喇嘛说,“当今的西藏,在中共实施的‘爱国爱教’等各种政治运动的管制和打压下,各寺院的功能已变成游览场所;出家僧众如同失去自由的囚犯,已经丧失了研修佛法的机会,这明显是一种毁灭佛教的行径。”

《中国佛教百年回顾》全书下载

中国佛教百年回顾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