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新与未来

 

曾几何时,人们仰望星空,把酒对青天,遥问“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1961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1969年7月21日,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成为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2016年9月15日22时04分,中国天宫二号飞船成功发射;同年10月17日上午7时30分,神舟十一号成功发射;19日凌晨3时31分,神舟十一号与天宫二号成功对接。这是历史记录的时间符号。

创新是推陈出新,是对过去的颠覆,是苹果从树上落下的故事。人类通过创新,预测未来,规划未来,创造未来。进入二十一世纪,人们在梦想中前行,在创新中走向未来,世界迈入中国时代。

科学技术部部长万钢说:“所谓创新,就是人们利用新的知识,新的技术,去创造新的产品,改进新的工艺,来推向社会,最终达到改善人民的生活,提高社会财富的目的”。正是创新,让人类不断超越时代局限,让古人曾梦想的未来,成为今人可以触摸的现在。在踏上月球时,阿姆斯特朗说:“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也是全人类的一大步。”

在未来的太空探索中,中国“2050年空间科技发展路线图”将比美国的火星计划更加雄心勃勃。在2030年前后,中国的深空探测器将能高效、自主地探测火星外侧的行星,其载人航天科技将能支持载人登月乃至建立月球基地。到2050年前后,探测器将飞出太阳系,其载人航天科技将能把人类送往比火星更远的行星。

人类从出生之日起就走向死亡,在灵魂升天的那一刻还梦想着轰轰烈烈。他们还谋划着在地球行将毁灭之时,让部分贵人先走,带上种子和畜生各一,飞向太空。

在人类文明史中,有过无数激动人心的发明创造。人类努力触摸未来的历史,与人类的历史一样漫长。创新是追梦人的游戏,没有了梦想、精神和信念,人就是行尸走肉。即使终究白忙一场,到头一梦,人们还是前赴后继。

中国算盘和个人计算机一样非凡,爱因斯坦和牛顿一样伟大。汽车和飞机诞生后,改变了人类旅行和作战方式,甚至我们前方的风景;人类首次环球之行用了三年时间,现在却用不了一天。电话和电视不但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还把整个世界带到我们身边。火车和蒸汽机的发明带来了十八世纪英国的工业革命,电的发明使世界不再黑暗。古埃及的建筑技术点燃了欧洲中世纪建筑艺术的辉煌,神秘的金字塔一定是依靠杠杆原理建造的——创新就是如此神奇,正如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动起来!”

创新不一定是发明创造。因为好奇,结果往往亦一样惊心动魄。风险投资家彼得·帝尔说:“复杂的协调,实际上并没有做什么新的研发,没有发明任何新的部件,但你把他们结合起来,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例如,我们看最早的IPhone,所有的部件早已存在,新的创新就是把它们以正确的方式都整合在一起,于是有了智能手机,最终成为消费者手中必备的工具。”

“地平Junco”是东京一个购物中心的游客迎宾员。她身穿湛蓝色前系扣衬衫、白色上衣和细条纹半身裙,脚踩实用的轻便鞋,站在东京湾台场海洋城的一个柜台后面,用日语、中文和英语三种语言分发当地景点和商店的指南。不过,“地平Junco”不是人,“地平Junco”小姐是日本各地涌现的初代机器人中的一员。日本另一款叫“初音未来”的机器人,是一个划时代的虚拟歌者。在东京新木场的生日晚会上首次露面后,她就被邀请到上海和世界各地的大舞台,在万众的欢呼声中,演唱美妙的歌曲。

凯文·沃里克是英国雷丁大学神经机械学教授,1998年,他在医生的帮助下将一块人工智能芯片植入自己的手臂,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电子人。十五年后,美国将这项技术延伸到普通人的大脑上,以政府出资的形式推动脑科学研究。2013年,欧盟委员会将“人脑计划”确定为欧洲科学研究的重点项目。在硅谷的美国宇航局艾姆士研究中心,有一所“奇点大学”,它的名字来源于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关于“奇点年”的预言。他认为,2045年左右,人工智能将来到一个奇点,跨越这个奇点,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人类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与机器的关系。

美国一直是走在创新技术前沿的国家,人类史上很多重要发明,包括白炽灯、轧棉机、通用零件、生产线等都是源自美国,二十世纪末开始的个人电脑与互联网革命席卷世界大多数地方,但其重要的参与者亚马逊、苹果、eBay、谷歌和微软都是美国公司。

1942年,曼哈顿工程开始,1945年7月16日,美国爆炸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原子弹。之后,美国与苏联进行了激烈地太空竞赛,第一颗人造卫星、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第一位进行太空行走的宇航员的荣誉都被苏联抢走,但是在登月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使命是“理解并保护我们依赖生存的行星;探索宇宙,找到地球外的生命;启示我们的下一代去探索宇宙。”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说:“我们选择在这个时代登上月球,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不是因为他们轻而易举,而是因为他们困难重重”。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具创新力量的大学,其中最著名是麻省理工大学。截至2015年,著名麻省理工师生、校友或研究人员包括了84位诺贝尔奖得主、52位国家科学奖章获奖者、45位罗德学者、38名麦克阿瑟奖得主、2名菲尔兹奖获奖者。《卫报》指出:“一项调查显示,麻省理工校友创办了25,800间公司,雇用了三百万人。这些公司每年利润总值1.9兆美元,若麻省理工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它会是全球第十一大经济体。”

今天,汽车工业即将进入电动汽车时代,未来高度自动化的车辆最重要的特征是“挽救生命”。奥巴马政府宣称:“我们设想,在未来,大家可以把双手从方向盘上拿开,出行时不再心情不佳、疲惫不堪,而是能够休息或做其他的有用的事情”。面向无人驾驶汽车的大门是完全敞开的,美国企图重夺汽车产业的霸主地位。关于未来汽车创新,英特尔首席未来学家史蒂夫·布朗说:“汽车的前灯,它不仅仅是一个灯,而是智能的放映机和照相机。在雨中驾驶时,你可以用高速照相机和计算机观察雨滴,算出它们滴落的位置,你就能在雨夜通行无阻了”。

《海底两万里》、《地心游记》和《八十天环游地球》是科幻小说之父法国人儒勒·凡尔纳的作品,今天依然是许多关心未来的人们阅读的经典。凡尔纳用自己的想象力,指引着人类的未来。

英特尔的创始人戈登·摩尔与他的摩尔定律一样著名。因摩尔的理念,一个小小的晶体管芯片,可以将整个图书馆的书籍装入其中,容量是它起初的数十亿倍。四十年前,一美元可以买一个晶体管,如今一美元可以买上千万个,信息储存成本和计算成本几乎忽略不计。摩尔定律推动了跨行业的科技创新,使人类推想未来更加自信,人类因此以更快的速度探索过往经验难以接近的新领域。

今天,人类已经进入高度信息化的互联网时代。作为这个时代的标志,脸谱和谷歌已经成为世界性公司,他们是年轻人创新的典范。如今脸谱公司的用户数量超过16亿人,大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数量。这是12年前马克·扎克伯格与他的哈佛大学室友们没有想到的,当时他们只是有一种理念:“向人们提供分享平台,让世界更开放,联系更紧密。”谷歌收购的YouTube一天有超过20亿个视频被观赏,被形容为“超过美国三大电视频道于黄金时段观看总人数的一倍”。谷歌公司因应全球用户的需求,在美国及世界各地创建数据中心,但基于信息安全考量,极少透露其数据中心的信息及内部情形。谷歌拒绝回答诸如“我明天该做什么”之类的问题,因为他们并不希望用户乃至政府知道谷歌下一步会做什么。自由和开放的世界取决于自由和开放的网络,谷歌不屈服于中国当局网络控制的行动,引发全球关注。相反,脸谱自动设计程序,以迎合中共的网络审查,被批评是助纣为虐的行为。

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竞跑中,韩国常常处于领跑者的地位。五千万人口的韩国,人均无线宽带普及率和网速连续多年全球排名第一。法国是最早建设全国统一网络的国家,现在,法国人已经轧碎了旧的网络,与更加宽广的胸怀,最大限度地与世界融为一起。伊朗是中东国家中互联网最发达的国家,这个伊斯兰国度的政权及其年轻一代,正在挣开传统和伦理的束缚,去拥抱互联网的天空。

互联网的世界性普及,颠覆性地改变了人类娱乐、购物、文化乃至接受教育的方式和格局。美国计算机科学家麦卡锡预言互联网文化和社交网络在今后十年继续扮演重要角色。通过谷歌那种私人化程度直抵个人的搜索和购物选择的广告定位,网络生活把这种现象带向了一个全新的水平。负责谷歌人工智能开发的计算机科学家杰夫·迪恩表示:“智能软件会得到普及,机器学习将用于各行各业。”

在追赶世界的路上,华为是一家独特的公司。华为人在与思科的技术比赛中取得佳绩,2015年华为在技术研发的投入达600亿美金,排在世界500强的前十位。华为的力量不仅仅体现在电信技术和手机产品上,他们的成熟是全方位的。华为的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说:“我们必须让电视、洗衣机以及其他家居设备智能化、网络化。”

微信的强大让西方人妒忌。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中,中国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位列其中,但中国数十亿终端上使用的操作系统,被苹果、微软和谷歌所占据。中国仍有遗憾,中国人正努力追赶。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德怀特·伯金斯说:“我认为中国大的挑战,不在于互联网的实际使用者,而在于中国在多大的范围内成为信息技术真正的创造者”。

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火药四大发明曾经是中国古代文明的标志。在过去的两千年乃至更远古的时代,中华文明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1793年,英国伯爵乔治·马嘎尔尼前来中国为乾隆皇帝贺寿,乾隆皇帝对着英国皇室赠送的地球仪、天体仪、战舰模型和榴弹炮等最新发明,说:“这些东西,只配给小孩儿玩”。中国皇帝的傲慢使这个民族遭受了一百多年的耻辱和苦难。今日,沉睡了两百多年的巨龙已被惊醒,中国又一次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跟随西方工业化的步伐,这个东方大国聚举国之力,投入了跨世纪的创新驱动。邓小平指出:“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说:“中国科技发展到今天,绝不能简单地照搬他国科技发展模式,也绝不能跟在他国后面亦步亦趋。宜用国家行为,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外国人看来,中国在大国的博弈中咄咄逼人。2009年,中国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生产国,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汽车外覆盖件是由中国制造的冲压设备生产的,这使得汽车制造的成本大为降低,让轿车至少提前三年大规模地进入了国内普通百姓的家庭。中国不仅连续第七次成为世界上最快计算机的拥有者,而且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第一次使用了中国制造的微处理器芯片,而不是来自硅谷英特尔的芯片。

高端重型装备制造业的竞争,是大国竞争的核心。在数控机床、港口设备、船舶制造等诸多行业,中国制造的产量跃居世界前列。强大的制造能力,使中国风电的装机容量迅速上升到全球第一。现在,中国已经有振华重工等五十多家企业,依托装备制造能力的提升,进入了世界最大225家国际承包商的行列。中国企业通过创新驱动,走向世界,成为世界高端制造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

中国的高速铁路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创新之路,推动中国在这一领域占据世界领先地位。从线路工程到牵引供电,从列车运行控制系统到高速列车,中国人以不断进取的姿态,构筑起属于自己的完整成套的高速铁路技术体系和技术标准。当中国迈入洲际列车时代,高速铁路不仅为人们构筑起生活新时空,也为社会提供了优质的公共产品,并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推动力。一个又一个工程奇迹,中国人用最大胆的想象,最完美的设计和最尖端的技术,从一无所有,到构建起完备、成熟的技术体系,这一切既坎坷曲折,又波澜壮阔。

未来,绿色、健康、创新、个性独立、追求真理,将是时代新名片。新时代的中国人才,不再是三流从政、二流从商、一流从隐,他们用知识和智慧武装头脑,冲破束缚,发挥潜能,将产生新一代的工匠、程序员、设计师、作家、艺术家乃至思想家、战略家。在国家和企业创新层面,中国不会缺乏具备协作能力、从事大型系统工程的策划机构和操作团队。中国将涌现无数独立思考和创新的个体耕耘者,有更多的自由职业者,专注于自身兴趣,为了一个共同的大事业又可以迅速汇集在一起,协同合作,灵活又独立。无论时工作还是生活层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现象更加显著。未来的中国,规则将被重新树立,关系被赋予新的定义,个性将受到尊重,更加合理的社会秩序必将建立。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的《中国2030》研究项目对中国发展前景进行的分析指出,中国的经济规划者对一些企业乃至整个行业进行扶植,比如替代驱动技术、信息技术、生物科技和机械制造。这一做法在个别领域取得了成功,但总体上讲仍然缺乏效率。中国仅仅在个别领域取得了真正的革新领军地位。在政府的支持下,中国企业在世界市场上执行雄心勃勃的扩张战略。在海外,人们带着“表面抗拒、私下赞叹”的复杂心情看待中国企业,并称之为“中国恶霸”。

直面褒贬,中国需要全方位参与世界合作。比如由多个国家参与的“人类元基因组计划”,这一计划将为疾病监测、人类的进化研究和人类学研究提供重要信息。对人体内所用共生菌群的基因组进行序列测定,并研究与人体发育和健康相关基因的功能;对不同人种、民族、人群的基因组进行研究和比较,科学家预期还需要多年的时间来确定人类基因组中所含基因的精确数目。

在人类生命和空间科学的研究领域,中国力争在解答宇宙如何起源和演化、生命的起源和演化、生命在地外空间的生存表现和能力、太阳和太阳系如何影响地球和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是否存在超越现有基本物理理论的新物理规律、空间环境下的物质运动规律等,科学家们要取得重要进展,也必须在安全领域加强全球性的合作。

政府主导的《创新2050》中预测:205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达到世界首位,中国的政治、物质、社会、精神、生态五大文明均将高度发达,中国亦将高度开放。在实现宏伟愿景的历史进程中,中国既面临新科技革命的机遇,也面临能源资源、生态环境、人口健康、空天海洋、传统与非传统安全等诸多严峻挑战。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中国必须践行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使生态环境退化得到有效遏制,使山青水秀,江山如画。

世界上的创新发明都是踩在前人肩膀上的事情,书画家皆是从临摹开始的,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皆是狭隘与自私的产物。比爱因斯坦更天才的弗里茨·哈伯拥有毒气弹的发明专利,因杀人无数而现世报应。制法的市场上,充斥着左手卖矛、右手卖盾的家伙。产权保护是贫富差距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在这个层面上,托马斯·爱迪生既是发明家,亦是贪婪小人。

当尼龙丝袜裹住女人粗糙的小腿时,创新已经被性欲激发了;当香奈儿把女性身上的狐臭变香时,梦想已经放飞。影像和战地记者使战争和历史栩栩如生;摄影机插上网路的翅膀,把灾难的镜头一个个放大,使每一个人成为新闻主播。创新的年龄变得越来越年轻,年轻人的思想似乎来自外太空,我们老一些的,已经听不懂他们之间的谈话。

世界上许多科学家对人工智能和克隆人等领域的发展表示担心。英国物理学家霍金曾警告说,发展全面的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的毁灭。他预测人类的寿命还只有一千年。核战争、全球变暖、转基因病毒等,是最可能的威胁。霍金说,科学和技术的不断进步会创造“新的出错的可能”。当谷歌的街景车和搜索技术进入每一个人的生活时,个体的隐私将无处可藏。人工智能植入人体,不但导致人们对伦理的担心,人类维护尊严的底线同样遭受挑战。

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人类不但拥有了核武器和原子弹,东西方阵营的军备扩张和太空竞赛制造了足以毁灭人类的杀人武器。无论作为政府还是个体,在创新未来面前,中国与其他大国一样,同样需要更加理智。仍迈步在文明富强路上的国度,还不足以领导世界。忙碌的车间、奔命的工地、紧张的调度管控中心,一个个挑战人类生存极限的工程,中国已经象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向前飞奔。为了满足人们不断膨胀的欲望,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在及其危险、艰苦的条件下,与天地争斗,与人心比高,乃至忘记了歇下脚步,欣赏旅途中的景色。在未来时代,如何治理丢弃的矿山,控制膨胀的水电,整顿凌乱的港口,收敛争强好胜的人心,收复失落的道德,将是更加具有挑战性的课题。

当广场舞吸引纽约时代广场匆匆行人的脚步,小苹果在各地快闪登场,中国人以一种古老而创新的文化力量,为未来传递着正能量,展现着活力和勇气,让自由奔放,让世人瞩目。

如是我闻。众生心,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不异语者。法国思想家卢梭坚定地认为,进步是人与自然的背离,科学和艺术的进步,必将导致人性的普遍退化。祈望生活在末法时代的人类,未来不是毁灭,而是新生。

《世界观》至此搁笔。莲龙居士。2016年秋。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