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释西方极乐世界

 

极乐世界的模样

 

世人若说某某人到极乐世界去了,那是贬义词,是说这个人死了,去见马克思了。很多人因忌讳这个词而对佛教产生误解。

在念佛人看来,西方极乐世界确是一个绝对美好的地方。我们人活在这个娑婆世界上,是五浊恶世,乐少苦多,不要说那生老病死,八苦煎熬,就是要吃饭,还要煮菜、洗碗,要拼命工作赚钱,才能养得起身体这副臭皮囊,真是累死了。如果有一个地方,不用干活就有饭吃,想有什么就有什么,那该多好!

《阿弥陀经》经文说:“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佛明明白白告诉我们,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只有乐,没有苦的,是真的吗?

经文还说:“极乐国土,七重栏楯,七重罗网,皆是七宝周匝围绕。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而严饰之。池中莲华,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极乐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上面是说极乐世界的居住环境。居住在这里的人呢,皆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饭食经行,思食即来,风声鸟语,生活是很写意的;并且这里的人民,寿命无量无边。真是美好的世界。

 

极乐世界是真是假

 

西方极乐世界究竟是真还是假呢?《阿弥陀经》明明说它是真有,是不是这样呢?我们学佛,必须明白其中的义理。

我们的心总是处在有与无、真与假等等相对之中,其实,这都是分别心在作怪。什么有无真假等等,统统是戏论。真就是假,假就是真,即真即假,即假即真,非真非假,非假非真,亦真亦假,亦假亦真。比如我们修净土,如果说西方极乐世界是真,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是假,那就错误了。若西方极乐世界是真,我们这里也真;若娑婆世界是假,西方极乐世界也假。怎么这样讲呢?因为一切事物都是一真法界所流出,都是真如自性的派生物,都是大圆觉海里的浪花。所谓“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归还此法界。”此法界,就是大圆觉海。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因为它是阿弥陀佛的愿力和诸大菩萨的净心所感得;我们娑婆世界是秽土,因为它是我等众生着境造业所显现。着境造业也是真心的妙用啊!就真心来讲,全是真的;就影子来讲,全是假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西方极乐世界也是真心的影子啊!识得真心妙体之后,生西方极乐世界就绝对有把握了。“心即是土,土即是心。随其心净,即佛土净。”所谓“生净土”其实是生我心中之净土,当然不费吹灰之力,不用来来去去。所以大祖师有言:“生者决定生,去者实不去。”

我们说,西方极乐世界是非真非假,亦真亦假,即真即假。你在这里分真分假,还是妄心的分别。因为西方极乐世界也是佛性所显现的,在相上讲,从性所显现的东西都属于性,性是真,相也是真,西方极乐世界是真的。从性体上讲,性是真实,相是影子。《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有的相都是虚妄的影子,所以西方极乐世界是假的。我们不去妄想分别了!

《红楼梦》里有一个太虚幻境,还有一首诗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我们,一般没有学过佛的人,是不会太在意这些文字的。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假,哪有真?没有真,哪有假?所以,假就是真,真就是假。我们在这里分真分假,还是妄心,有分别啊!如西方极乐世界,大家认为西方极乐世界是真,娑婆世界是假,所以要厌离娑婆,欣往极乐。这是真假之分。

其实西方极乐世界是真,我们娑婆世界也是真,为什么呢?因为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和诸上善人佛性所显现,所以是净土,是清净心所显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是众生业障心所显现,所以是五浊恶世。

有人说,《金刚经》是讲空,空无所有,那是错误理解,不对!《金刚经》是讲妙用无边,是显现真心的。西方极乐世界就是有的,就有这样美好的世界:黄金为地,七宝莲池,八功德水,风声鸟语,宣说法音。就是这么好,当然是真有,怎么会没有?但这是妙有、不是实有,本来没有,是阿弥陀佛、莲池海会佛菩萨愿力所化。顽空是错误的,实有也是错误的。真空妙有,空而不空、有而不有,不空而空、不有而有。所以,《弥陀经》就是《金刚经》,《金刚经》就是《弥陀经》。法有多门,归元无二。《弥陀经》是从有门入,《金刚经》是从空门入,当堂入室后,所见的境况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分别啊。

经上说,西方极乐世界的水、鸟、风声,皆是“法音宣流”,宣说什么法音啊?“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之音”。就是叫我们不要执着这个美好的世界,享乐而不用功。这个世界也是空幻的,执着就是苦。一切相都是无常的,无可执取,无可留恋,须放下放下再放下。经又说要“饭食经行”,有人误以为在西方极乐世界,吃饱饭,没事了,走走玩玩。其实大错!“饭食”应读作“反饲”,指修道吃饱了法食,就应“经行”十方,反过来给众生吃法食,即广度众生也。通过救度众生,磨练自己的习气,这样才能成道啊!

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是五浊恶世,是由众生的业障心造成的。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是众生清净污染的大愿心促成的。但是不管业障心还是大愿心,都是我们的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什么呢?是我们的佛性、是我们的真心。因为,不是真心哪里来阿赖耶识呢?之所以称为阿赖耶识者,就是它由生灭、不生灭混合到一块的缘故,把这生灭部分去掉,那就是清净体了。是故阿赖耶识不离清净体,它虽然是污染体,可也是真心啊!

真心是怎么样子的呢?它是不动的,清净时如此,污染时亦如此。好象我们睡著作梦一样,一下子受惊吓了,一下子欢喜了,一会儿做皇帝,一会做乞丐了,而我们的身体未离开床,还是躺着不动。我们的真心它是不动的,它是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动不静、不垢不净的,它从未动过。一切都是它所显现,离开它什么都没有。所以,你说真,娑婆世界也真;你说假,西方世界也假。

我们说,西方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显现的身体,都是阿弥陀佛的意生身。所谓意生身不仅是身体,一切境界事物都是意生身。所以,山河大地也是我们的意生身,只是我们不认识,就把它隔断了,只认这身体是我,山河大地不是我。山河大地是地水火风组成,我们的身体也是地水火风组成。而我们的佛性能大能小,“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放之则弥于六合,收之则退藏于密”,只是无明把它缩小了,局限在你身腔里,而不识山河大地也是我们的意生身。

其实,这意生身也是假的,阿弥陀佛也要退位的,极乐世界要改变的。阿弥陀佛退位之时,观世音菩萨来即位,观世音菩萨的世界不叫极乐世界,是另外一个世界,比现在阿弥陀佛的世界还要美好、还要庄严。为什么呢?因为观世音菩萨倒驾慈航,他是古佛再来,再成佛。这是变戏法给你看看,你不要当真的,一当真都错。一真一切真,一假一切假。你说这娑婆世界是假,那么,西方极乐世界也是假;你说极乐世界是真,娑婆世界也是真。其实是非真非假,亦真亦假,即真即假。分真分假,是你的分别心、虚妄心,其实是没有分别的。所以,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你心就不住相了,你不明白这个道理,总是住相,总是在那里分别:西方世界美好,是真的;娑婆世界丑恶,是假的。其实这都是没有正见,而被境所迷惑的过错啊!

我们凡夫都是被境所迷惑,所以,释迦佛腊月初八,夜睹明星悟道时说:一切众生都具如来智慧德相,他们为什么不自知?因为被妄想、颠倒、执着所遮盖了,不知道了、迷惑了。所以我们要成道,就要断迷惑的根子。要切断迷惑的命根子,首先要知见正,这第一重要。

 

极乐世界如何去

 

《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记载,舍卫城国当时遭遇到家庭、国家的灾变,阿阇世王子为了谋取王位,杀害父亲频婆娑罗,囚禁母亲韦提希。韦提希夫人因此对于人生感到非常的灰心,向释迦牟尼佛要求,“这个世间太恶了,有没有更好的生活环境?”要用现在的话来说,有移民的倾向。世尊接受韦提希夫人的启请,将十方诸佛剎土,用神力变现在她的面前,让她都能够亲自看到。韦提希夫人看了诸佛的世界后,选择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她的选择,当然释迦牟尼佛非常欢喜,确实她有眼光、有智慧,在诸佛世界里面选择最殊胜、最圆满、最稳当的一个生活环境。韦提希夫人向世尊要求,“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好,如何能往生?”佛非常慈悲,不但韦提希夫人请法她得到利益,由于她这个请法,也能够让末世一切凡夫,就是我们现在这些人,要想修净土,也想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依照这个理论、方法来修学,都能够成就。于是佛就说出三桩事情,就是三个前提: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这三福是三世诸佛,净业正因。

第一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

第二福,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

第三福,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我们在经中看到,佛常叫着“善男子、善女人”。什么叫“善”?“善”的标准是什么?就是要具足这三种净业。三福都做到了,才是大乘经上所称的善男子、善女人。只要是真正的善男子、善女人,就一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所以,学佛人,从什么地方学起呢?从孝养父母学起。念佛人,从什么地方念起呢?从自心念起,所谓“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乱自性定,心地无碍自性慧”。经中还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念佛人要“读诵大乘”,修净土的一样要懂得佛理,才能知道为何念佛,如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明心见性是往生极乐世界的前提

 

明心见性是禅宗的宗旨,亦是整个佛教的宗旨。我们修法,修至妄念消融时,则能念之心,所念之咒,一时脱落,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销殒,化为乌有。净裸裸一丝不挂,赤洒洒一尘不染,但了了分明,非同木石。这一丝不挂一片虚明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妙明真心。这就是明心见性。

净土宗念佛人往往认为,明心见性是一桩难上加难只有圣人才能证到的事情。念佛人往往被明心见性四个字吓住了,认为高不可攀,不是现代人所能做得到的。因此,一谈到明心见性,犹如谈虎色变,不敢靠拢。认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达不到这个境界的,而只能依靠净土宗,用念佛法门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才是出路。等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听佛说法后,再明心见性吧!这话对一般善男信女说来,是千真万确的。因为现当末法时代,众生根钝障重,在这娑婆世界上修行,确是难以成就。但末法时代也有正法,不是没有上根人,决不能一刀切,一律对待,而把明心见性高高地推到圣境上,自己不敢承当。

佛教叫我们反观自心,能如此者,十万亿程的极乐世界即在目前。当我们用功把无明去掉,把所有污染执着烦恼颠倒都消灭掉后,就能恢复本性的光明,显现本来清净的法体,那时净土就在当下了。净土有理西方、事西方,理西方,就是我们的清净心,叫唯心净土。从事上讲呢,就是我们这个世界十万亿佛土之外,有一个西方极乐世界,但是这个西方世界虽然遥远,并没有与我们隔阂,因为我们的真心是遍满虚空,周遍法界的,任它十方净土,都不出我们的真心之外,就看你的心清净不清净。心清净,净土就和你没有隔阂,就在你面前;心不清净,它不免就隔阂,离开你十万亿佛土之外了。

我们凡夫之所以不见道,主要是执着这个色身为我,而不知道整个外面世界都是我的化身。所谓化身,就是所有一切男女老少、山河大地,草木丛林等等都是我这个心所显现的。染者,污染,不好的东西;净者,清净美好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妄心在分别。比如我们吃的酱油,是黄豆等发酵而成的,我们若到发酵缸里看看,那里爬满了一条条臭虫。什么是染?什么是净?再比如,西方人以皮肤白为美,非洲人以皮肤黑为美?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又比如中国唐代仕女以肥胖为美,当代仕女以苗条为美。美丑可有一定的标准?再譬如,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就是一个秽土,污秽的;西方极乐世界就是净土,是清净的。净土也好,秽土也好,它是什么所成,是什么显现的呢?都是我们的一真法界所成、所显现的。所以佛经说:“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归还此法界”。火箭上天是我们的科学家思惟的结果,房子的建成是建筑师设计的结果,都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的。由此可见,现在这个山河大地、男女老少也是这一真法界所显现的,没有这个一真法界,哪里会有山河大地男女老少呢?娑婆即是极乐,极乐即是娑婆,平日分东分西、说净说秽,皆如白日做梦。故云真生净土者,生而无生,去而不去也。如果仍有娑婆、极乐之分,净土、秽土之别,正是心未清净、妄念未尽也。

欲真生净土,正不待死后往生。必须现生努力,当下能生,方有把握。《弥陀经》所说之“临命终时”一般皆解作“等到气断死亡的时候”,其实这都是依文解义。如按经的精义来说,盖所谓临命终时者,不是死下来的时候,而是“等到生死命根终断的时候”。什么是生死命根哩?就是我人的颠倒妄想啊!所以《弥陀经》在临命终时接下来就说心不颠倒,彼佛现前。当我们用功作观或念佛,用到着力时,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孜孜兀兀,除佛念外,别无他念,这生死命根——妄念,即将终断。到最后忽然根尘脱落,一心不乱,当下即亲见真佛,生到净土了。

净宗行人绝大多数都说净土宗的修法与众不同,它是主张横超生西的,不用明心见性。殊不知净土是三根普摄的大教,对下根虽不明言明心见性,只强调横超生西,但事实上早将明心见性的要义,暗暗含藏在修法内了。请试看它的修法:念佛时要“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请问这都摄六根,不即是一切放下吗?一切不放下,能六根门头紧闭,将见闻觉知都摄在一句佛号上吗?这净念相继四字,含义深广,留待下面来详加解释,今只从文字的表面来讲,以清净心,继续不断地念佛,不就是教人用佛念来密密转移妄念吗?因为人不能无念,不念佛法僧,即念贪嗔痴,今善巧方便地用一句佛号来代替妄念,使人于不知不觉中将妄心转换为佛心。所谓“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请问佛是什么?不是明心见性又是什么?

对下根人,不须和他多说甚深禅理,只教他放舍身心,秉直念去,念到情亡心空,自然证得。若上根人一闻即悟,更不消多说。故净宗唯下根与上根人最容易成就也。盖中根人似聪明而非真聪明,似愚笨而又非真愚笨。非真聪明,不易看破世情,一切放下;非真愚笨,又不肯脚踏实地,恳恳切切地老实念佛,所以不易成就也。

复次,晚近净宗行人,大都只图省力,单独依靠阿弥陀佛接引生西。自己不肯努力用念佛功夫扫荡妄心习染,改造自己,而美其名曰:“我们是他力法门,靠他力修行。”及闻“一心不乱”,便连连摇首,说:“不消不消!净土只须有信愿,自有弥陀接引,行得力与不得力无关重要。”他们哪里需要什么“明心见性”哩!又哪里知道“一心不乱,花开见佛悟无生”乃是明心见性的同义词哩。或谓此种景相是禅宗或密宗行人所证,至于净土宗念佛人不应如此,因彼等以生西方净土为目的,应于定中见阿弥陀佛和西方圣境,不可一无所见。假使一无所见,如何得生净土?

印光大师是极力主张仗佛慈力,接引生西的。他为何在念佛三昧中也说,无见之见是真见,真见无所见呢?盖真如佛性无形无相,一尘不染,一丝不挂,说似一物即不中。故真佛,实在无言可说、无形可见。但此无形之佛性,不是顽空,故能随缘现相起用,但相以随缘现起故,只是假名,非是实体。故见有相之佛不是真佛。古德云:报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法华经》谓为化城,非是宝所。欲上品上生西方净土,须透有相之小歇场,证到无相之真佛妙体,方能如愿以偿。反是,执有形之佛与有相之净土,只能下品下生,此乃无可移易之真理。故印光大师说到念佛最高之境界——念佛三昧时,亦不得不说无所见之见乃真见了。以证到如此高深境界,心土打成一片,心即土,土即心。发愿生西即是生自心之净土,生无所生,还怕不上品上生吗?

我们认识到这个娑婆世界之苦,欣慕西方极乐世界,厌离娑婆,这叫“欣厌之心”。在净土宗讲来,这是很好的,要一句弥陀,欣厌具足,就是希望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脱离这个娑婆世界。这“欣厌具足”在修禅上说来,凡有欣上厌下之心就是凡夫禅,没有入圣,还是凡夫境界。外道也是欣上厌下,他要成仙,要离开这个凡夫世界。他不明白仙就是凡夫,凡夫就是仙;佛就是凡夫,凡夫就是佛,本自一体,所以欣上厌下,往心外去求,不知道自性是真的,是故名外道。

就象现在有些修净土的人说:“我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就不再回来了,因为这个世界太苦、太烦恼了。”如果真的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他还是要回来的,为什么呢?他听了莲池海会佛菩萨宣说大法,就难为情了。成道就要广度众生,不度众生不能成道!他也会“入无方悲悯,亦法尔然也”。若证到第四果罗汉,他看到诸佛菩萨,都在六道里度众生,我怎么好坐在这里不动,挺难为情的。比如同在一个单位,大家都在劳动,你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动,不难为情吗?于是,他那“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心就会油然生起,此谓之“回小向大”。回小向大,亦法尔然也。

我们讲心就是佛,佛就是心。这是真理,大家可能一下子就悟到了:对、对!我们本来是佛,不是佛怎么会说话呢?还能问念佛是谁吗?不是佛怎么会念佛?不是佛怎么会写字?不是佛怎么会走路啊?我们这个身体一口气不来它就不动了,动是佛性的妙用。真理是顿然了悟、理解了,但是我们众生都是此情太深,难以卒除。情者,妄情也,爱情也。爱情难以除啊!古德说:“念佛如念情,成道久矣!”假如念佛象念爱情一样,我们早就成道了。

我们凡夫是爱情难舍,爱情包括的范围很广,如男女之爱、母子之爱、夫妻之爱、声色犬马之爱等,还有诸多的爱好,如爱好古玩、集邮、字画、种花养鸟等等。人爱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女人最难断的是母子之爱,有个孩子,永远记在心里再也忘不了,死了也放不下来:我舍不得离开我的孩子啊!有一位念佛的老太太临终时,我们劝她:“你放下吧,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吧。”她说:“我不去,我舍不得离开我的儿孙啊!”如此愚痴,怎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呢?

凡夫众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楞严经》说,“淫心不除,尘不可出”。凡夫都是“此情难以卒除”啊!我们的情很难马上除掉,只好顿悟渐修。顿悟之后再渐修,这是没办法的事,然而适合我们娑婆世界现阶段众生的习性。你们不要唱高调,说自己是顿悟、顿修、顿证,不需要修,无修无得无证。祖师们说,嘴上说说是很容易的,但你是否真能做到呢?吹牛是没用的,要真正做到才行。吹牛皮阎王老子不会放过你,还是要给你下请帖的。真正做到了,阎王老子的请贴才能取消。情爱不灭,西方极乐世界无分矣。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