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的起源

 

世界来无所来,去无所去。

我们这里所说的世界,包括地球、宇宙、大千世界乃至一切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包括有情世间和无情世间,包括我们身边的一切人和事。

世界真相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一切能够用语言述说和思维想象的关于宇宙和人生的真相,都只是相似的真相,不是其本来面目。当我们说不清楚一件事情或一件物品时,我们常常用比喻,但比喻终究不是事物的真相。我们人类数千年来探索宇宙和生命的成果,都是宇宙和生命的相对真理。我们先说人类,再推展到宇宙的万事万物。

关于人类的起源,主要有五种学说:上帝创造说、猿猴变异说、生物进化说、外星人说、智造说。

人类智造是最新的学说,认为宇宙和人类的构成如此奇妙,背后一定有一位大智慧者在设计。外星人说认为,人类是在其他星球创造的,被外星人或一种神秘的力量带到了地球。近百年来,达尔文的进化论一直很有市场,认为人类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结果,是从简单生物进化而来的,包括从海上和陆上。猿猴是人类的近亲,猿猴变异说与进化论同出一辙,认为人类是五百至七百万年前由猿猴的其中一支演化而来。而《圣经》里“创世纪”的故事,是普通人都熟悉的。宇宙混沌初开,上帝用五天创造了世间万物,第六天创造了人类。

我居住在澳大利亚有十三个年头,我去过做礼拜的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有五个。过去,教堂是热闹的场所,有很多虔诚的信徒。到如今,大多数教堂空空荡荡,虔诚参拜的人越来越少,主耶稣的信仰遭遇危机。昆士兰州图文巴市的净宗学院,过去就是一座天主教堂,十年前改建为佛教道场。近日,ABC电视台Q&A节目举办了一场专题讨论“上帝还在吗”;会场上,悉尼地区主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我居住的圣乔治区镇,许多华人家庭,尽管家长逼迫利诱,儿女还是不愿意学习中文。不少华人女子与白人结婚,生下蓝眼睛、黑头发的混血儿女。临近不到两公里,是一个中东人集聚的坎特比利区镇。这一带的中小学校里,都是各种肤色的学生。二十年后,这一代人可能成为中东或欧洲人的女婿或媳妇,他们的世界又是另一种色彩了。

我们人类的DNA因生活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影响我们人生的除了自身种族家庭、肤色、饮食习惯等,还有外来的教育文化、政治经济乃至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今天是中国人,明天变成法国人;父母是英国人,儿女是澳大利亚人;这一代是日本人,下一代成越南人。父亲是以色列人,母亲是埃及人,自己却是美国人。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现代考古显示,人类最早的祖先是五百至七百万年前生活在非洲中北部的智人,他们渐渐迁徙到阿拉伯半岛,一个分支到了欧洲,一个分支到了亚洲,另一个分支到了澳洲。仁者当知,所谓年月,皆是妄想,没有过去现在未来;不单是历法各别,时间概念本是空相。这是相似的真相,因为五百至七百万年前,根本就没有非洲和欧洲,也没有亚洲和澳洲;可能地球的陆地就是一块链接的大陆,没有五洲四海之分,也没有东南西北。所谓地名、东西南北,只是假名,强之为名而已,也就是《道德经》所说的“名可名,非常名”。

到了中国云南元谋人和北京山顶洞人时期,已经是170万和70万年前的事情了。新旧石器时代毕竟离我们太远,更多的事情我们无从了解。美洲的印第安人被认为是从亚洲迁徙过去的,那时候还没有白令海峡将美洲大陆和亚洲分开。自然,这些古人类原本也不叫作“元谋人”、“北京山顶洞人”或“印第那人”,这些只是我们现代人根据发掘的地名给他们起的名字。不要说一百万年前,就是一万年前的人类遗骨,我们能发现的数量也是极少的,所反映的真相也只能是一个概况而已,同是假名。

我们普遍认为,人类有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古印度和中国。远古时候人类生活条件所限,依水而居于生活比较便利,故而这四大文明分明起源于尼罗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恒河以及黄河流域。当中国仰韶文化已经发展到一定高度,人们开始生产小米、稻谷甚至酿酒的时候,世界上很多族群的人类还停留在渔猎的状态。自然地,人类的文明古国也远远不止四个,只是我们现代人主要发现了这四个而已。事实真相远不是这样的。在尼罗河人建造金字塔之前,人类可能还有其他伟大的创举。

夏商周是华夏民族正式进入文明的时代,其中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有了文字的记载;到了东周时代,中华文明百家齐放。这个时期,是世界文明的一个大的分水岭,因为东西方分别出现了老子、孔子、耶稣、释迦牟尼和穆罕默德这些圣人和儒道、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教这些圣教。欧洲文明只是后来者,当伊斯坦布尔的拜占庭人享有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时,西欧的日耳曼人还生活在原始森林里,人畜共处一室。同样地,“文明”一说也只是假名,世界上没有谁比谁更文明,这个道理要细细斟酌才有结果。

不同的宗教和文化,为世界和人类的起源给出了不同的解说。对于造物主,有一元说,也有多元说。伊斯兰教认为,真主安拉创造了人和世界;基督教认为,上帝是唯一的造物主。真主和上帝都是唯一的神,至于谁创造了真主和上帝,《可兰经》和《圣经》里面的说法皆比较模糊,或者并非人类的智慧可以理解。佛教没有说是佛陀创造了世界或人类。佛经《起世纪》说,光音天下世为人,后食谷米,身体变重,才丧失了飞行的本领。显然对佛教而言,人类是天人下凡而来;人是自作自受,不是谁创造了谁。

一般人以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适当的时候一起同房,精子和卵子一结合,就会怀孕。其实不然。就像我们把电灯泡装好了,电线连接好了,插头插座一合上,灯泡却不会亮,为什么?因为没有电啊!男人女人同房,只是一个助因,主因是什么呢?主因是有一个“我”来投胎才行。这个我,有很多种叫法,比如灵魂、神识、中阴身等,不管叫什么,它却是有孕的主体,是电。这个主因的我,没有形相,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像电一样是个大能量,神通具足,本事大得很。千里万里看见有缘的父母,如果是男的,喜欢母亲,如果是女的,喜欢父亲,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一飘就飘进来,粘上父亲的精子,落到母亲的子宫里,这样才有孕了。

人类习惯眼见为实,这个如电之“我”真实存在吗?于此,现代科学仪器也不能给我们有说服力的答案。如果眼前放上一杯清水,你说是清水,我说是万千虫子,谁更准确呢?显微镜之下,杯中确有万千虫子在蠕动。你说,万千虫子又是真相吗?也不过是“地、水、火、风”四个基本元素而已。然而,若把“给你一杯水”说成“给你万千虫子”或“给你地水火风”,却又越说越离谱了。

再举个例子。考古成果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之一是陶罐。陶罐可以千年不坏,但一旦破碎了,那还是陶罐吗?成了陶片。陶器烧制之前呢?那是泥土,而且各个地区构成土壤的化学元素皆有不同。人身如陶,此地、水、火、风四大之躯,由幼及长,生老病死,长寿者百岁,折寿者数十,魂神飘零,业报寄托。人类之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想中传命,因妄有生,因色有相,出胎为人,有生必有死,轮回不已。

盘古开天,真空寂寂。不知从何时何月始,有风轮动,水火相济,和合相涉,扰动国土。本此空寂无住之处,建立世界,及诸众生, 胎卵湿化。卵由想生,胎因情有,湿以合感;喜新厌旧,便有化生。卵生具四缘:父缘、母缘、自己业缘和暖缘,如鱼、鸟、龟、蛇之类,到处充塞,流转国土。胎生具三缘:父缘、母缘和自己业缘,如人、畜、龙、仙之类,亦充满世间。湿生具二缘,以业缘合湿,假借阳光暖气之缘,就能得生。化生:只具一缘即业缘,变旧易新,便得脱蜕。转变蜕化之类,如蚕化作蛾,孓化为蚊。四生之外,草木金石,另有其他类生。万物皆有灵,人类更是万物之灵。

人类已知有文字记录的历史不到一万年。按现代考古之发现,人类历史最早不过七八百万年,而地球约有四十五亿年,宇宙有一百四十多亿年,其中人类有过多少次毁灭和重生,又有谁知道呢。如神秘的玛雅文明,还有太平洋等海洋深处可能存在的古代人类文明遗址,不知真相如何。人类本来没有,后来有了;或者本来只有一,后来有很多;本来无知,后来知道很多。一即是多,多即是一。

我们知道有个宇宙大爆炸理论,得到科学界和宗教界的一致推崇。大约在一百五十亿年前,宇宙由空界或太初一个点膨胀发生大爆炸而来。这是一个基于物理实验和宇宙科学原理的假想之说,与事实真相相当接近。事实真相是“无中生有”,此“无”并不是一无所有的意思,就像天空,天空是“空”,然而并非“一无所有”,因为还有个“空”在。这是比喻,“智者皆以譬喻而得解”,凡有言说,皆非实义,说是一物却不中,这才是了义之说。宇宙的起源,从空而来,从无而有,从一生多;宇宙从来处来,亦实无来处。宇宙在世界之中,宇宙即是世界。

古人认为“天圆地方”,这一观念遍及宗教文化和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其影响之深远,直至今日。然而事实上,天非圆、地非方。站在地球上,天空仿佛是圆形的,大地仿佛是方正的。从太空回望地球,地球基本是圆形的,天空则是既无形又有形的,似圆非圆,似方非方。天空无边无际,似乎又有边际;天空没有东南西北,似乎又有东南西北。有者,皆是假有,无者,亦是假无。天空即是世界,世界亦是假名。

佛者,觉也。觉悟什么呢?觉悟宇宙人生的真相。佛者,真相也。什么真相呢?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佛者,正觉之人也。佛不是人,然而佛是由真正觉悟的人修炼而成,真正觉悟的人就是通达宇宙人生真相的人。古人造字“彷佛”,就是“仿真”,它不是真的,但是最接近真的,是相似的真理。“弗”是否定的含义,加一个单人旁,佛不是人。这还是相似说,“佛”是人非人,是造物主非造物主。真相,没有过去、现在、未来,超越时间与空间,来无所来,去无所去,这就是佛。佛亦是假名。

世界寂寥,寂寥之中有精。此寂寥者,是无情物;此有精者,是有情物。有情无情非一非二,本不可分。孔子说,“吾之大患,因吾有身”。人人皆执着这有形血肉之躯为“真我”,为了养好这一躯实为“假我”之色身,忙碌一生,各种忧患接踵而来。然而生命微脆,人命呼吸之间;一口气不来,此“我”便是一具死尸了。人生如梦,《红楼梦》唱道“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本是有情种,展眼之间就化成无情的一抔泥土。质本洁来还洁去,这是宇宙人生的真相。

道是我们人走的路径。世界上本来没有道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道路。道是宇宙运行的轨则。宇宙本来没有轨则,地球围绕太阳转动起来了,月亮围绕地球转动起来了,也便有了轨则。春夏秋冬是时间的轨则,四维上下是空间的轨则。所谓轨则,亦是相似真理,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是它的变化太缓慢,我们难以测量和感觉而已。混沌初开之前,道已存在;然世界未成,又何来世界之道呢。“道可道,非常道”。当道路没有人走的时候,荒草很快就会蔓延开来。道与非道,本无实义,皆是方便说而已,凡是言说,皆是妄想。如人夜梦,梦中之事,非有非无,诸法亦如是。

宇宙是一大法界。法是万事万物,界是边界,法界乃无边无际的世界。法界之性相,就是宇宙万物及其本质内分,一切唯心造。如建造房屋,立意、画图、备料、建筑,一切从心开始;如制造汽车,设计、锻造、装饰、出厂,一切因意识而有。乃至将旧房拆除、将旧车报废,也是心意识所决定的。沧海桑田,如今日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亿万年前海洋生物等堆积而成,地壳运动之地水火风使之高耸。人类发动的战争乃至妄动引发的自然灾害,使无数文明奇迹化为灰烬。世界之建成和毁灭,无不同一道理。如此一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

世界生而无生,无生而生。这就是世界的起源。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