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相:出父家 太子年十九岁(一说二十五岁),往父王所作礼白言:“恩爱集会必有别离,惟愿听我出家学道。”王执其手流泪言曰:“国未有嗣,宜息此意。若生一子不复相违。”太子即以右手,指妃子腹,便觉有孕。二月七日思求出家,身放光明照诸天宫,诸天皆知太子出家时至,即来礼足。至于后夜,太子即令车匿牵马来,城门无声自开。太子行至苦行林,取七宝剑自剃须发,而发愿言:愿共一切断除烦恼及习障。

 

太子十九岁时,心自思维:“我今正是出家之时,宜当告于父王。”佛经言:父母不听,不得出家。作为人子,最重要的是守孝道。我们不能为了自身的利益,违背父母的意愿。太子是个孝子,他体察父亲的心思,把出家这件事看得很隆重,觉得必须征求父亲的意见。因此,他为了严肃威仪,穿上很正式的服装,选择适当的日子,让大臣通报父王,儿子求见。净饭王知道太子来意后,百感交集,又悲又喜,悲的是儿子要舍家而去,喜的是儿子还有这份孝心。所以,太子过来作礼的时候,净饭王也顾不得许多了,双手就把太子抱住,久久才让赐座。太子对父王说:“恩爱集会必有别离,惟愿听我出家学道。一切众生,爱别离苦皆使解脱,愿必垂许不见留难。”言辞非常恳切。净饭王闻太子语,心大痛苦,犹如金刚摧毁大山,全身颤抖,坐立不安,手执太子,流泪哽咽,久久不能说话。良久才说:“望你现在不要有出家的思想,你现在还年轻,又没有一儿半女,难道你不顾念我即将孤独终老,不怀惜这个家吗?”太子说:“儿子明白父王的苦衷。如果您老能了儿子四个心愿,不老,不病,不死,不死,不别,那儿子就打消出家的念头。”净饭王知道自己无法解答这样的问题,更感悲戚,仍是流泪不许。

当时,在迦毘罗卫国,有很多看相的大师,他们占卦说,如果太子不出家,他七天后就一定得转轮王位,天下七宝都会归于他。净饭王听说后,非常开心,就下令卫兵严加把守,七天内一定不要让太子出门。净饭王又来到太子的住所,问候太子,对他说:“如果你肯为父王生一个小王子,父王就允许你出家去。”太子于是答应了父王的要求。他立即以左手指向妃子耶输陀罗的腹部,耶输陀罗就觉得自己怀孕了。净饭王想,七天内太子一定不会让妃子怀孕的,等七天过后,他已经是转轮王了,一定会改变出家的决心。而太子想:“既然妃子已经怀孕,今日已经是二月七日了,我应当马上出家。”太子这样想的时候,身体突然发光,照耀到四天王宫,乃至净居天宫。诸天见此光明,知道是太子出家时至,纷纷来到太子住所,向太子顶礼,并协助太子出宫。

当时是夜里,大家都睡了。太子看了看妃子耶输陀罗,见她正在熟睡梦中。耶输陀罗正在梦见有一轮明月堕地,梦见自己的牙齿掉落了,还梦见自己的右臂失掉了。耶输陀罗被梦境惊醒,心大恐怖,就把噩梦告诉太子。太子说:“梦都是假的,你不要害怕。”耶输陀罗说自己所梦之事一定是太子要出家的先兆。太子就安慰她,让她继续睡下。妃子睡下后,太子站立起来,放眼看去,只见耶输陀罗和其他很多侍候的采女、歌女,一个个睡着像木头一样,有的依伏在乐器上,有的就躺在地面上,有的在粗鲁地打鼾,有的在流口水流鼻涕,白天的化妆品褪色了,面容非常难看,简直是丑态百出。太子想,所谓世间美色,有什么可恋、有什么可爱之处呢?

世间不管男人女人,都是很好色的。自有人类以来,这个色欲害人不浅。要不然,就不会“超女”过后,“超男”又来,都是教育人堕落的玩意。其实世间哪里有什么美女丑女呢?都是人的妄心在分别。古代女子不戴文胸,她们以自然健康为美,现代女子如果不戴文胸,有人会认为她是个荡妇。明清时候女人以小脚为美,所以,个个都用裹脚布。有的少数民族以丰唇为美,甚至下唇还戴上银环。中国唐朝时候以肥胖为美,现代人以苗条为美,女人们拼命地减肥。究竟天下谁最美呢?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现在全世界每年有无数个选美比赛,什么城市小姐,全国小姐,环球小姐等等,由八个十个评委为“美丽”这个词下定义,定标准,他们能代表全世界几十亿人吗?还有什么世界小姐,有二三十个国家的选手参加,他们能代表全世界近三百个国家吗?更何况真正美丽的女子是不会出来参加选美的。

如果是真美,应该是不变的才对啊!只是在舞台上,穿上点性感漂亮衣服,化化妆,打打扮,扭扭屁股,勾引得那些咸湿佬拼命地鼓掌,口水流了满地都是。且不看看她们歇了妆是什么模样?且不看她们蹲马桶时是什么模样?且不看她们跟邻居吵架的时候是什么模样?那一个不是一副臭皮囊,里面裹着一身臭肉。见其形体,披头散发,皮肤骨肉,筋脉脓血,心肺脾肾,肝胆肠胃,屎尿涕唾,外面是个草革囊,里面盛满臭秽,有什么可美的?并且这身臭皮囊,总归要衰老、腐烂、变灭的。不要说天天要吃减肥药、保健食品、高丽参等,就算让秦始皇找来长生不老药,也不顶用,总会免不了一死的,哪里可以常保?

我们现代人生活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样的错误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牢不可破了。世人去道渐远,道德都不讲了,根本都可以不要了,鼓励大家都围着钱转,怎么不会是牛鬼蛇神的时代呢。现代经济学家把经济学的概念定义为满足人类社会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这个定义很对,没错!可错就错在鼓励人们物欲横流啊!人的欲望怎么可以满足呢?那真是日益增长,每秒钟都在增长啊。老祖宗教导我们,格物致知,要革除物欲,去掉对物质文化的追求,人类才会有真正的智慧,是这个意思。为什么现代伟大的经济学家都让人变成愚昧,走向堕落呢?还有,各国竞相发展贸易,好听一点是互通有无,实际上是你争我夺,开展没有硝烟的战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贸易谈判,多哈回合呢?都是一个个心量狭隘,自私自利嘛。还有什么扩大内需,鼓励居民消费,也是同出一辙,促使人们物欲高涨,让人愚昧堕落的,如何是与道相应,与天相合的做法?人类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早已丧失殆尽了。

悉达多太子对这些东西看得很透彻,所以决心不与万物为侣,要拼掉物欲的享受,要追求人生真理。太子这样想的时候,诸天都有感应,都受感动,所以都来成就太子的事业。后夜之中,太子要出家了,令车匿牵马过来,他们都是太子降生之时,跟着一同下凡的,所以虽然国王下过严令,不让太子出门,违者重罚。然而他们为大孝,舍小孝,为大义,舍小义,尽力协助太子出城。天人们则运用神通,让国人沉沉睡去,免得发现太子出城。尽管城门紧锁,鬼神也来帮忙开门,所以太子很顺利就出了城门。回首之间,太子发誓:“如果不成佛道,誓言不复见父王、姨母、妃子和儿子。而成就佛道之后,一定会回来度脱他们。”这是多么至善圆满的孝行啊!

太子骑马,一路向东方的苦行林奔去。很快就到了林中,一片寂静无声,太子心生欢喜。想到家里父王妃子一定会挂念,太子让随从车匿回去报告,并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把所戴的珠宝璎珞赏给车匿,自己换上了一身朴素衣服。最后,太子拔出利剑,自削须发,发愿断除一切烦恼和习障,成了一个真正的出家人。这时,诸天散花赞叹,同声祝愿太子尽快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太子在苦行林中,行至跋伽仙人所住之处,林中所有鸟兽,见到太子,都瞩目景仰。各大仙人,见太子威仪,无不赞叹。太子观察这些仙人的修行,有的以茅草为衣服,有的以树皮为衣服,大家都是吃些山水野果,有一日一食,有二日一食,有三日一食,都是行饥饿之法。有的事奉水火,有的事奉日月,有的翘一脚,有的卧尘土,有的卧于荆棘之上,有的卧于水火旁边。各种各样的苦行都有,甚是奇特。太子问仙人们:“你等如此修行,为求何种果报?”仙人们说:“修此苦行,为欲生天。”太子觉得,他们如此修行,还是出不了六道轮回,还是像商人出海取宝一样,都是有所求,不得究竟。所以,太子只在这里住了一宿就离开了。

太子出家了。在迦毘罗卫国王宫里,大家清晨起来,不见了太子,整个宫殿都翻腾了。耶输陀罗悲号啼哭,速往波阇波提夫人处,转而告知净饭王。净饭王一听,惊魂若丧,下令千万骑兵出城,各处寻找。这时,车匿牵马俱还回报,举国人民见此,无不惊愕懊恼。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想:“我把太子你养这么大,如今舍我而去,也不告知一声,就像树上的果子成熟,却掉落地上,太子你为何如此狠心?”妃子耶输陀罗心想:“我与太子,平日行住坐卧,不相远离,夫妻恩爱情深似海,如今你反而如此薄义,舍我而去,太子你为何如此无情?”她们都来责骂随从车匿。车匿说:“你等请勿责怪我与小马,太子出门,并非人力,我当时高声劝阻,大家都睡得沉沉的,而且城门紧闭,一般人谁也冲不出去,若非天助,我们何能出门?”大家听说,才默然无声。

净饭王反而怪责媳妇耶输陀罗,媳妇辩解说:“当时您老人家来太子宫,答应太子,若我有孕,太子就可以出家,不是这样吗?”净饭王无言,又问媳妇是否真的有孕?确信无疑后,国王说:“也罢!也罢!都是天意。”净饭王又询问车匿,太子跑到哪里去了?并召来大臣们,下令一定要把太子找到。大臣们劝谏说:“大王不应自生忧恼,太子初生之时,自行七步,非是凡人,后来阿私陀仙人相他一定会出家,成就道业,如今果真如此,大王应当欢喜才是。如今,不应劳师动众,而是派几个人寻找太子的下落,有有个接应照顾就是。”净饭王答应了大臣们的意见,就吩咐派出一支卫兵小分队出城寻找。

国王的军队来到跋伽人的苦行林,不见太子,便根据仙人所指,北行到阿罗逻迦兰仙人所。他们在中途遇见了太子,当时太子正在一棵树下端坐思维。众人便上前问询,劝令太子乘车返回宫城。太子说:“我岂不知父王对我恩深情重,但是我们都有生老病死之苦,如何解脱?请你们转告我的父王,我今天既然已经弃国出家修道,就不能半途而废。世间之人,都在大苦中而不觉。为了一点点小乐,不能舍弃。如今我处寂静之所,无诸患苦,一心修道,没有理由要回到恶道上去。我的选择是符合先王之法的,我想父王会体谅我的心的。待我修道有成,我一定会回去见父王和家人的,劳烦你们回去转告。”太子说完,就起身往阿罗罗迦仙人的方向走去。众人见太子语切情深,知道不能使其回心转意,大家商议,留下憍陈如等五个人,继续跟随太子,其他人都回去告诉净饭王。

太子一路向北走,渡过恒河,进入摩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太子每天清晨到城里托钵,然后回到郊外树下禅坐。王舍城的民众,见太子相好殊特,欢喜爱敬,很多人都来看他。当地的国王频婆娑罗,知道邻国净饭王的太子到了这里,也出来山上拜访。频婆娑罗王对太子非常恭敬,与其一席话后,愿意舍国尽以奉送给太子。太子说:“如今我转轮王位都不要了,如何要您的王国呢?我今天舍家弃国,是为了断除生老病死之苦,不是为了世间欲乐。世间五欲,如大火聚,焚烧众生使人堕落,我为什么还要贪着呢?我今天来贵国,是为了拜访两位修道的仙人,现在要到阿罗罗迦兰去,不宜久留此地。国王,您的心意我领了,希望你以正法治国,不要辜负人民对您的期望。”说完辞别国王而去。频婆娑罗王惆怅若失,看着太子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肯离去。

太子途中路遇瓶沙王出游狩猎,被他的大臣们追上。瓶沙王问太子为何舍弃王位?太子说:“以我所见天地人物,生老病死,不可得离,为了养自己的肉身担忧害怕无尽,日日有所求,得到了又怕失去。我已经厌恶这样的人生。大王,您老死之时,会有谁代替您去死吗?纵然天下父慈子孝,也不能相代。世间无常,一切都是化作,无有真实,乐少苦多,难以久居。物有生死,事有成败,安则有危,得则有失。万物纷扰,皆当归空。我要这个王位干什么呢?”瓶沙王闻言,非常赞叹。太子继续前行,渡过泥连禅河,走了数十里路,看见两位梵志,事梵天,奉日月,修火祠,唯水是净。他们问太子:“什么是道?”太子说:“你们修的是生死法,并非真道。为什么呢?水不常满,火不久热,日出则移,月满则亏,道在清虚,拜水怎么能令心清净?”他们不懂,太子有点伤感地离开了。

太子一路前行,不日来到阿罗逻迦仙人之处。仙人们听说太子为了修道而出家,非常赞叹,就对他说:“我们众生,从一开始就有我慢之心,慢心生于痴心,愚痴是因为贪爱,贪爱生五尘,五尘生五大,五大生贪嗔痴,这是烦恼的根本,生死的根源。若要断除生死苦本,先当持戒修行,在闲静处修习禅定。有觉有观,得初禅;除觉观定,生欢喜心,得二禅;舍喜心得正念,具根乐,得三禅;除苦乐得净念,入舍根,得四禅。此名为解脱。”还有的老师对太子说:“这还不算解脱。有定有觉后,须离开色想入空处,灭有对想。入识处灭,无量想识,唯观一识。然后入无所有处,离于种种相,入非想非非想处,才是究竟解脱。”太子闻言,非常高兴,就跟两位仙人修学禅定。

我们一般人所说的禅定分为四禅八定,就像爬楼梯一步一步上去,是渐次法;在达摩祖师未来之前,中国禅宗讲的都是“四禅八定”。而禅宗是达摩祖师所传,叫祖师禅,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圆顿法门,不是一步步走的渐次法。

坐禅习定,有粗住、细住、欲界定、未到定、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这八个阶段。譬如念佛,若能够把心系在佛号上,而不会驰散,这就是“粗住”,才伏住了粗妄。进一步,心贴贴地不动了,和佛号打成一片,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就是“细住”,又伏住了细妄。再进一步,心里豁然开朗,身体像云、像影一样腾空了,觉得离开了坐处,这就是“欲界定”。

地狱、饿鬼、畜生、人类,还有六层天,统属于欲界;欲界越高,淫欲心越淡。欲界六层天,亦称六欲天。淫欲心都断了就生色界天了。色界比欲界要好,有很妙的色相,只是形像稀薄,我们肉眼看不见。色界有四禅天:即初禅、二禅、三禅和四禅。初禅三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二禅三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三禅三天少净天、无量净天、偏净天;四禅九天,福生天、福爱天、广果天、无想天、无烦天、无热天、善见天、善现天、色究竟天。

到了“欲界定”,再继续修习,如果身体世界忽然化空,这就是“未到定”,离开了欲界,还没有到色界,还不到初禅。功夫更进一步,内不见身心、外不见世界,就到了初禅。初禅具有“八触十功德”。“八触”就是“动、痒、轻、重、冷、暖、滑、涩”。觉得身体没有了,但产生了这八种感觉。八种感觉不一定同时出现,但不外这八种。动,是动得飘飘然,超过了世间的狂欢;痒,是痒得欣欣然,超过了世间的欲乐。总之,八触都是很舒服、很快乐的感觉。离欲而生喜乐,所以初禅称为“离生喜乐地”。在初禅天就能升腾放光。“十功德”就是“空、明、定、慧、善心、柔软、喜、乐、解脱、相应”,这里面已经包括了“空、乐、明”。定者不乱、慧者不愚、喜者不忧,还有善心、柔软、解脱、相应,这都是极好的境界,所以称为“十功德”。舍弃初禅八触十功德的觉受,才能进入二禅。二禅称为“定生喜乐地”,定中生起喜乐,就是喜悦无穷,即人们所说的法喜充满。舍弃二禅的“喜”,才能进入三禅。三禅称为“离喜妙乐地”,产生了超越欢喜的微妙快乐。三禅天则快乐无比,这个快乐是世间任何事情都无法比拟的。功夫做得好就可以尝到这个味道,快乐得很。舍弃一切觉受,才能进入四禅。四禅称为“舍念清净地”,就是禅定功夫深了,乐也没有了。

西方极乐世界中的“极乐”就是指乐到极端,都化空了,乐也不可得。假如你还有乐在,还是有心,还是有妄想妄念,还是没有成道。到了四禅天就连色也不住了。有的人说,我淫欲心没有了,但碰到好看的人还是想看一看。这就是色心还在。所以淫欲心是粗妄,色比较微细。我们除习气要先断淫欲,后断色相。假如没有什么美,没有什么丑,都平等了,那么我们就出色界到无色界了。

无色界并不是什么形像都没有,只是越高越微妙。越高越微薄。无色界即四空天,就是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如果我们认为有空可得,住在空上还是出不了空界。所以要无所住,空也不可得,那么就出了空界,即出无色界了。

假如欲断了,色断了,空也不住了,这样就竖出三界了。由于竖出三界很难,因此有一个方便法门净土宗可以横超三界。不用这么一层层地竖出。比如破竹子,竹节很多,竖着一节一节地破开很难。横着只要破一层就行了。修净土就是要破开这一层,横超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我们修的是大乘禅、圆顿禅,不是修上述渐次禅,当然不讲这一层层的功夫,但我们也没有离开这些。我们无论遇到什么境界,一概不理不睬,这些感受不久就过去了。我们是以见性为宗,不管这些事情。

什么是九次第定呢?就是九种禅定:四禅、四无色、灭受想。灭受想定又称灭尽定,把“色受想行识”五蕴里的“受”和“想”灭掉。一接触外境,这是什么呀?就领受了。蕴是蕴藏、蕴积的意思,领受得多了蕴藏起来,就是受蕴。领受以后就想:哪个对我有利,哪个对我有害,有利的怎样得到它,有害的怎样消灭它。这许许多多的想法蕴积起来,就是想蕴。打坐做功夫,先粗住,再细住,然后是欲界定、未到定,未到定就是还没有到初禅。继续打坐做功夫,生起八触十功德,就到了初禅。然后从初禅经过二禅、三禅、四禅,进入四无色定。经过空无边、识无边、无所有,到了非想非非想定,还有一丝想蕴未灭。最后把受蕴和想蕴全都灭尽,就是灭受想定了。

如果修成九次第定,能入灭尽定,就可以坐脱立亡了,但那是真成道么?不一定啊!要明见真心才算数。禅宗有言:舍利十斛,不如转语一句。若不明见真心,任你坐脱立亡、舍利无数,也只是一色边事。

太子跟随两位仙人学习禅定后,功夫很快超越老师,但是仍旧是不能解脱。太子辞别老师后,便前进到伽阇山苦行林中,这里是憍陈如等五个随从的居所,在尼连禅河的边上。太子决心继续苦行,终日只食一口麻或一口米,都是天人化身来作的供养。憍陈如等五人见太子苦行,也学着他的样子,日中一食。这样六年下来,太子瘦得皮包骨头,不成人样。净饭王和频婆娑罗王听说后,心中大悲,急忙令人采办物资,送往深山。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