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心的力量

智慧清净海,理密义幽深;

波罗到彼岸,向道只由心。

菩萨超圣智,六处悉皆同;

心空观自在,无阂大神通。

六年求大道,行深不离身;

智慧心解脱,达彼岸头人。

贪爱成五蕴,假合得为身;

血肉连筋骨,皮里一堆尘。

妄系身为苦,人我心自迷;

若要心无苦,闻早悟菩提。

——摘自《少室六门之心经颂》

 

《心经》的力量,就是心的力量。

鸠摩罗什是佛教最伟大的翻译家之一。小的时候,他随母亲到庙里烧香,他把大香炉一下子举了起来。过后,他想:“怎么我这个小小年纪能举起这么重的东西?”心动了,再举,举不起来了。心一生,就有碍,举不起来了。我们前面讲,唐朝大将李广打猎,看到草丛中有一块大石头,以为是老虎,“啪”一箭射进去。走近一看,哎呀!不是虎,是大石头!大石头怎么箭会射进的?再射,射不进去了。我们的心力就有这么大!佛门有一句话:生公说法,顽石点首。就因为他心量广大。

《心经》是成佛的法宝。凡人要度苦厄,了生死,成大觉,非从自心下手不可。但要明白自心,只依这二百六十个字,已经足够了。

诸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什么大事因缘呢?生死大事也。

我们为什么学佛?就是为了出轮回,了生死,证得不生不灭、金刚不死之真我。人生中如此重大的事情,没有大智慧力怎么能成功?

我们凡夫有病有烦恼。我们的病是贪嗔痴、杀盗淫,我们的烦恼是八苦煎熬、流浪生死。佛是大医王,是来为我们看病、解脱烦恼的。佛法就是佛开出的药方,目的是为我们解脱一切苦厄。为此,我们没有观世音菩萨的大愿大行,怎么能成就如此艰巨的事业?

我们生活在五浊恶世,障道的因缘很多,修行很不容易成就。末法时代,魔王魔孙当道,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我们没有佛菩萨的神力加持,怎么能除障破魔呢?

佛法助道品说“五根五力”,同样融入《心经》之中,就是信、进、忍、定、慧。信为道元功德母,一切法为信能入。世间一切事业,没有精进力,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佛说,一切法得成于忍,没有忍耐力,如何成就?定力和智慧力,亦同样重要。因戒生定,因定开慧是为三无漏学;修行人要证无漏功德,非定慧功夫,不能成就。

生死事大。成佛就是了生死,修行的目的就是了生死。受持《心经》,就可以成就此伟大事业!《心经》告诉我们,修行者要以心修心,修证到心不可得,真证到“无智亦无得”时,才是正得,经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证得无生,无上正等正觉,觉悟一切不可得,此才是真得矣!

 

可以说,《心经》二百六十字,字字千钧,皆力大无比。

“摩诃”曰大,是面面俱大,旷若虚空,含裹大千。

“般若”曰大智慧,破无明,了生死,如一灯照破千年暗室。

“波罗蜜多”,从生死的此岸,度到解脱的彼岸,得大自在矣。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这是观照的力量。

“度一切苦厄”,这是能解脱一切痛苦、烦恼。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知一切法毕竟是空,外不迷于色,内不惑于法,一切皆净,得大自在。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这是般若之妙用,破凡夫对五蕴、六根六尘、六识乃至十八界的执着,破缘觉执取于十二因缘,破声闻执取四谛,破菩萨执取六度万行,皆是心之神力巨大也。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心无挂碍是般若妙用之果,如此则神通大发,业不能系,随愿往生矣。

“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这又是心无挂碍之果。

“究竟涅磐”,得无上菩提,大摇大摆大休息也。是心成佛。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究竟成佛矣。是心是佛。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这是神咒的力量。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这是真实心的作用。

总而言之,众生除烦恼,破二障,了生死,出轮回,成佛道,如此等等,皆是心的力量。下面取重点而分述之:

 

第一节 摩诃曰大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即是大智慧到彼岸之意思。摩诃曰大;般若,是通达世出世间宇宙人生真相、究竟圆满的真实智慧。

《六祖坛经》云:“摩诃是大。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无有边畔,亦无方圆大小,亦非青黄赤白,亦无上下长短,亦无嗔无喜,无是无非,无善无恶,无有头尾。诸佛刹土,尽同虚空。世人妙性本空,无有一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复如是”。

“摩诃是大”。这个大字,不仅仅是大小的大,而是面面具大:体大、相大、用大、因大、缘大、果大、事大、理大。究其深处,非达教理行果、人法显密不可。

大是绝待无外、时空无尽之义。就是能够超越时间、空间而永远存在者是大。宇宙间唯有真理能够超越时空而永久长存。真心之理体,常住不变,竖穷三际,过去无始、未来无终,照而常寂。真理之光明,寂而长照,横遍十方,无有边际。这个理体,即是我们的真心,又叫真如、佛性、法性、一真法界等。

认识到我们人人本具这个理体而不动摇,就是般若大智慧。

菩萨证此理体和大智慧,觉知宇宙万物皆为一体,而生起大愿心和大悲心,而行普渡众生之菩萨道。这一菩萨行包含愿大、行大、时大、德大。愿大者,众生无边誓愿度;行大者,就是普贤菩萨的十大愿行;时大,是菩萨行超越一切时空;德大,就是菩萨行的功德巍巍,果相庄严。

我们再从体、相、用三个方面来看。体大即体性包含一切,无有一物在这个体性之外。相大是佛的光明报身,光明四射,功德巍巍,庄严如须弥山。用大,即从体性所显示的妙用周遍圆满,无所不具,无所不遍。

其次是因缘果大。佛在因地发心,要普渡众生,心量极大,是因大。佛以一大事因缘出生于世,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众生今日有缘闻法,得以超出轮回,解脱生死,所以说缘大。众生闻法修行,成就佛道,恢复人人本具的智慧德相,与佛无二不别,所以是果大。

万法因缘生。我们这辈子能信佛、学佛修法,是无量劫来所积累的善缘。佛不是万能的,佛只叫我们自身觉悟,与佛结缘,进而成就佛道。佛说无量妙法四十九年,亦只是教众生一转。惟佛苦于不能替人代转,要人自己反问自己,反观自性,自己去转苦为乐,转迷为觉,人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所以佛不度人,是人自度。智者求心不求佛,愚人求佛不求心。千百年来,行人苦修数十年,走错路头,不得究竟者,关系在此一点。这一点是修行人最初因地。因地不正,越修越糊涂。行者各自考问,把根本弄明白。因地正,日后果地亦正,万勿轻忽过去。

再次是事大理大。佛为了解决我们的生死大事而示现八相成道,其中义理,甚深如渊海。

学佛是世间伟丈夫的大事业,不是一般功名利禄之所能比的。世间人怕穷,贪得财产,不知无道才是真穷,才是世世贫穷,况今生财产福禄,亦是夙世修来,惜乎不彻底,遂得小报,不得大受。是以得闻正法而修行者,是真大富大贵之人。

佛理甚深如大海。学佛人往往不明生死为何事,总以未死前尚是生,已死了始是死,并且死了再不来,便是真了生死,如此说法,真是盲人说瞎话,连因果轮回的道理亦不明白。要明白生死的理,先要明白是用什么东西来生死,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道理,明白了生与死,方才可以讲到了生死之法。报身是肉身,本是生灭无常,虽有亦属暂有,毕竟幻化不实,故名曰空。如到变灭时,在凡夫视之,自然是死,在慧眼视之,未死之前,早已是死,未变灭时,亦早已变变灭灭,更谈不到奇怪。至于不生不灭之性,永远存在,凡夫不能见,遂执为非有,慧眼人了了见性,见其恒常不变,更谈不到生死,故云涅槃生死等空华。盖已明白生死流转,即是幻心流转。幻心流转如轮,在六道尘海中,忽上忽下,曰生死海,轮转不已,曰生死轮。此幻心作茧自缚,越缠越缚,曰生死缚,如梦之不醒,曰生死长夜。佛出世度众,只度这幻心,使其由迷转觉,曰了生死。了者,了解也,证于理也,又了脱也,使其不造因受果,证于事也。此为人生唯一大事,故曰生死事大。

我们生活在地球这个星球上,就算懂得了这里的万事万物,也只是井底之蛙而已。佛的世界旷若虚空,量周沙界。十方世界所有恒河沙数的佛土,无一不在佛性之内。我们知道,每一个佛土都有三千大千世界。所谓三千大千世界者:一座须弥山,有一个日月、四大洲,即一个小世界。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叫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叫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叫大千世界。三次以千积(即千的三次方),故称三千大千世界。每一个佛土都是三千大千世界。而我们所修证的性量包含十方诸佛,恒河沙数佛土都在内,你们说这大不大?真是大得不能再大了,这就是大而无外。我们有些人只知道亚洲、美洲、欧洲、非洲、大洋洲等五大洲,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心量太小了,只一管之见,犹如井底之蛙。而我们学佛,就要证到广大无边、尽虚空、遍法界的心量。

 

第二节 度一切苦厄

《心经》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度者,脱也,超越也,超拔众生之苦谓之度。

佛说苦是逼迫性。因为人生在世,要保养这个身体,使其能够生存下去,就需要衣、食、住、行。为了满足衣食住行,不惜终日追求、四处奔波、忙忙碌碌、辛勤操劳。这样,就逼迫得人非受苦不行,迫使人的身体和精神承受来自各方面的种种压力,故说苦是逼迫性。苦的种类有八种,前面已讲过了,这里只提一下,就是来自于我们身体的生、老、病、死四苦,以及由于造业而招感的爱别离苦、冤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合称八苦。

 

人生八苦煎熬

生老病死是身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是心苦;五阴炽盛是身心皆苦。

人生就是一个旅程,坎坷不平的旅途上布满了各种痛苦的深坑。婴儿出生就像被两座大山挤压出来的;人老了病多,看看医院病床上的癌症病人,就知道做人有多苦了。死之苦,佛说就像生龟剥壳。我们人呐,刚从第一个深坑里跳了出来,在还没有落到第二个深坑之前,这段过渡期就是乐,平坦顺利。当跳进第二个深坑时,又如从前一样受苦了,到处碰壁、抗争,极力想从深坑中跳出来。一旦跳了出来,轻松一下。过了这段过渡期,又复陷入痛苦的深渊。人呐,就是这样苦多乐少地走完一生的旅程。有的人遇到的深坑又多又深,所经受的痛苦就更是苦不堪言了。一般说来,这段过渡期的乐是短暂的,有的还未体会到乐的滋味,就又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了。人的一生,都是苦的多。就像吃盐,吃一点点是苦的,吃一大把也是苦的;而吃糖的,吃一点点是甜的,吃一大把却是苦的。究竟苦才是更真实些。所以,人的一生归根结底还是苦呵!

释迦牟尼本来是印度净饭王的太子,世间人所追求的一切荣华富贵,他都得到了。他生在皇宮里面,如果他不出家,他会继承父亲的王位。一次,他带着随从到郊外去玩的时候,看到人间的疾苦。还看到什么?看到生老病死。于是王子心里面就不再快乐了,为什么不再快乐?想到人会老,现在很快乐,老了怎么办?老了就生病,病了还要死,人哪有乐?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也逃不出生老病死。那个时候的印度,宗教学术可以说达到相当的高峰,在甚深禅定境界里,六道的空间维次容易突破,就晓得不但人有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这些苦,还有一个苦的根,六道轮回。六道轮回里面,那就不能避免冤冤相报,这个太苦了。 所以王子回来之后,跟他父王报告,要求要解决这些问题。他父王没有办法,这个人人都要受的,谁都不能避免,你为什么想这么多?可是他一心要想解决这个问题。

自古至今,为子孙谋万世富贵者,莫过秦始皇。吞并六国,焚书坑儒,收天下兵器以铸大钟,无非欲愚弱其民,不能起事。谁知陈涉一起,群雄并作。一统之后,不上十二三年,便致身死国灭,子孙尽遭屠戮。这是秦始皇怎么也想不到的,他是想要他的子孙能够世世代代享富贵,没有想到亡的这么快,灭的这么快。曹操是汉献帝的丞相,他专权跋扈,一心欲为自己的儿子篡夺皇位。及至已死,曹丕便篡。想不到死后才几天,尸体还没有入殓,他的那些侍妾,就被儿子统统召去,据有己有。曹操虽英雄一世,打下天下四十五年就灭亡了,而且日与西蜀东吴互相争伐,何曾有一日安乐也。所以,就算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尚不能令子孙世代受其福荫,何况平民百姓呢?所以,人世间的一切富贵荣华,皆如梦幻泡影,如露如电,水中月,镜中花而已。

《法华经》云: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俱舍论》说三种苦:苦苦、坏苦、行苦。

天灾加人祸,刑罚,一切恶环境,性常逼迫,苦上加苦,身苦加心苦,是名苦苦。这是欲界人、修罗、地狱、饿鬼、畜生所受之苦。

天人死时,花冠谢落,乐境要尽,坏相即生。这是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天人之苦。

诸行无常,一切有漏之法,生、住、异、灭,川流不息,常不安稳,此是行苦。是无色界天人所受的苦。

推其原因,苦又是从哪儿来的呢?都是自己招感来的,由自己的惑业而招感了苦果。所以,集具有招感性。怎么招感的呢?我们前面讲百法时,介绍了贪、嗔、痴、慢、疑、不正见六种根本烦恼;忿、恨、恼、覆、诳、谗、骄、害、嫉、悭十种小随烦恼;无惭、无愧两种中随烦恼;不信、懈怠、放逸、昏沉、掉举、失念、不正知、散乱八种大随烦恼。总共二十六种烦恼。这就是集因。由于这二十六种集因,则招感了上述种种苦果。

 

五住烦恼

所谓“厄”者,就是三灾八难。诸如:刀兵厄、贼劫厄、水、火、风、雹、地震等厄。这些“厄”都是过去所造的恶业,在今生感得的果报。个别做业个别有厄,共同做业共同受厄。这些业,障碍我们学佛修道。最大的厄就是五住烦恼,它代表了一切厄。哪五住烦恼呢?

第一是“见爱住地”烦恼。见爱者,就是看见某种东西就发生爱感,希望据为己有。住地,就是根深蒂固、牢不可拔。因为有这个见爱之故,你见了喜欢,一心想取为己有。别人见了,也同样想取为己有。你争我夺,总有一方得不到,求不得苦就来了。所以见爱住地是个根本大烦恼。

对于我们修行人来说,如果除了见爱住地,那就不要紧了。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见爱住地消灭了,对一切境都不会生心动念,就不会生爱感和占有欲望了,也不会发生争夺了,也就没有患得患失了。所谓烦恼,都是由患得患失而产生的。没有得失,没有患得患失,怎么还会有烦恼呢?没有烦恼,心里就空净、就自在了。能这样,死后一定升天,至少生欲界天。而且,由于他在人间是修道的,见爱住地烦恼已经没有了,所以他在天上与普通天人也不相同。在欲界天,福享完了,则又降到人间,而且环境很好。人间寿命完了,又升天。如是四升四降,不会再向下堕落。四升四降之后,则成为“二果向”。意思是,虽未修成二果罗汉,但已趋向于二果罗汉了。再升降两次,也就是六次,就成功为二果罗汉了。二果就是“一来果”,只用再来人间一次,就至少证得三果——“不还果”,即不用再到人间来了。所以,我们只要破除了见爱住地,就绝对不要紧了,就是生不到西方极乐世界,也不怕。因为见爱住地破了,就只会向上升进,而不会下降堕落了。

我们修行用功,就要时时处处提高警惕,锻炼自己对境不生心、不动念。也就是说,要时时刻刻观照。要明白境界都不可得,都是虚幻不实的,而不要执着它。一切随缘,有粥吃粥,有饭吃饭。今天安排我做什么工作,我就做什么工作,只管坦荡无事地去做,而不要自己去增加烦恼。这便是直对现实,只见当下。一旦功夫成熟了,时节因缘到了,则桶底脱落,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那么,无漏种子在八识田里种好了,就再也不会下降堕落了。就是习气顶重顶重,最最差的情况,也不过七次升天上,七次生人间,经七次升降就大事了毕了。因此,我们修行总以明心见性为第一重要。见性之后,就不着相了。因为性是个空性,是根本没有什么可得的嘛。在见性的基础上,勤除习气,最终必能证成正果,而不会入邪道了。反之,如果没见性而先求发神通,这样盲修瞎练下去,非但没有用处,而且还有入魔的危险。一旦入魔,就不堪设想了。真修道人,情愿不成道,也不愿入魔。所以,学佛修道,明心见性是第一,是根本,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是“欲爱住地”烦恼。此即欲界天,要比人间享福得多。不过执着在欲界天上享受,还是烦恼呀,因为还没有出六道轮回呀。所以,欲爱住地也要消除。对欲界天也不执着,欲界天也不可得。那么,这个欲爱住地烦恼就没有了。

第三是“色爱住地”烦恼。此即色界天了,色界天比欲界天更好。贪、嗔、痴、慢、疑属于思惑,也称“迷事惑”。见道以后,数数修习才能断尽,故又称“修惑”、“修所断惑”。思惑可分为三界八十一品。哪八十一品呢?人间、欲界天有九品。色界天有四禅天,每一层天有九品,四九是三十六品。再上面是无色界天——四空天,每一层天也是九品,也是三十六品。三十六加三十六是七十二,七十二加欲界的九品就是八十一品。如果八十一品思惑都断尽了,就出三界了,分段生死就了了。色界天虽然好,仍要把它照破不可得,它就阻不住你,你就透过去了。那么,你就断了色界天的三十六品思惑,破了色爱住地烦恼。

第四是“无色爱住地”烦恼。此即无色界天——空界天。空界天有四层,称为四无色天,就是: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这无色界天,没有色相,纯属空相了。小乘圣人一听到这里空无所有,就喜欢了,就着了这个空相。如果你不执着这个空相,不贪着、不恋着无色四空天,把这三十六品思惑都断了,仍然把它照破不可得,那就破了“无色爱住地”烦恼,就可以出三界了,分段生死也就了了。

第五是“无明住地”烦恼。见思惑破了之后,一切事理还不能够圆融无碍,还有尘沙惑、无明惑。虽然四住地破了之后,分段生死了脱了,但是还有变易生死没有了脱。只有破了无明,就是“无明住地”也破了之后,才能够把二死都了脱。所以,五住烦恼若都除掉了,一切苦厄也就都度脱了,证得真正大道了,一切都能任运随缘,得大自在了。

其实,苦与乐是没有一定分界线的,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何谓苦,何谓乐呢?这些无不都是依据每个人所养成的习气,对身心感受而产生的妄想、妄见。如果符合自己的习气,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则认为是快乐;如果不符合自己的习气,没有满足自己的欲望,则被认为是苦。所以,苦与乐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譬如,一套中等水平的房子,对于有钱人来说,平淡得很,不会以此感到惬意,也不会引起什么快乐欢喜。因为他居住的条件要比这好得多。但是在贫穷人看来,哎呀!真是太好了。他会感到快乐,高兴得不得了,住进去就不想走了。又譬如,一个做脑力工作或很轻松工作的人,一旦下放到车间里,就会觉得很累、很苦,体力吃不消。但是,如果让没有职业的人或者原工作比这更繁重、更艰苦的人来干,他会感到很轻松、很快乐。所以,苦与乐没有一定的分界线,没有统一的标准。关键看是否符合个人的习惯。然而,人们共同感到的最大的苦,就是生死苦,即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

分段生死。是具足见思二惑的一切众生,随诸有漏、善不善业,由烦恼障为助缘,所招感欲界、色界、无色界之天、人、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道之正报。随众生之业力,寿命有夭寿、身形有长短。烦恼障,又称事障,由我执而生见惑和思惑。心中贪嗔痴,恼乱有情身心,故名烦恼。有烦恼,则有生死相续。

变易生死。是具足尘沙、无明二惑的三乘圣人之理生死。声闻、缘觉、菩萨已断见思惑,离三界内之分段生死。然随诸无漏善业,依于所知障为助缘,所感之三界外之正报。所知障,即理障,由法执而生。因根本无明之惑,覆蔽法性,不能了知诸法实相,以为有法可修、有涅磐可证,故障菩提。因无形体之胜劣,无寿命之长短,但以迷想灭时如死,证悟圣道时如生,此是因迷悟转移而论生死,因移果易,故称变易生死。

《心经》后面说:“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能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这是《心经》的伟大力量。

 

第三节 《心经》的大神力

《心经》云:“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化身如来所说的神咒,神妙不可思议。每一句有每一句的用途,每一字有每一字的奥妙。“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表示咒的力量,亦即佛之神力,能破除一切黑暗,降伏一切妖魔,成就一切功德。只要我们能用清净无染之心来持咒,抱着慈悲救度众生之愿来持咒,一定可以消除一切灾难,将来又能得成无上正等正觉。

 

神咒的力量

咒是咒愿,从佛心流出之真言。佛以楞严神咒咒众生,令其革凡成圣,如发甲增长而自不知。因为是密说,则不可拟议,也密而不翻。如大梵天王问观世音:“愿为说此陀罗形状相貌?”观音菩萨答曰:“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心是,观空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是,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如此等等之心,即是菩提心之相貌也。海仁法师综合古今各家解释,列出咒共有八义:

一、咒为诸佛密语:唯佛与佛乃能知之,凡情岂能了解,纵译华语,亦不知其义。如古国王,索先陀婆一语,具水、盐、器、马四实。唯智臣知之,佛密语亦然,一语具众德,能灭罪生福,唯佛及大菩萨能知。

二、咒诠诸佛心印:一切神咒,莫不诠佛心印,如王宝玺,大臣见之,悉皆敬礼;咒能出生圣果,人天三乘,见持咒者,无不恭敬。

三、咒能总持一切法:咒以少字摄多义,受持读诵者,能遮恶灭罪,降魔消障,断惑入理。

四、咒为诸佛菩萨圣号:及诸鬼神王名,能持咒者,即持诸佛菩萨圣号,及呼诸鬼神王帅之名,天宠八部闻之,悉皆恭敬。

五、咒具慈悲威德神力:持咒者当获诸圣慈悲摄受威德加被,灭罪生福速登圣位。

六、咒为密语遮恶:一心持咒,内障不起,外患不侵,当除魔业。如昔有穷人,远奔他国,讹称王子。国王以公主妻之,食时每多嗔难;公主欲知其故,往访彼国商人。商人知彼诈称王子,但有关国体,未便直说,遂以其国语,作偈授公主,谓当王子嗔时,即笑念偈曰:‘无亲往他国,欺诳一切人;粗食是常食,何劳复作嗔?’并要公主但学音,勿解义。后诈王子闻之,恐彼事露,从此不敢再嗔,神咒之功亦然,持之自可降伏魔怨,灭恶生善。

七、咒为诸佛因中咒愿:佛因中修菩萨道时,无不咒愿众生,离苦得乐。如世人尚可咒愿吉凶,随愿成就。况诸佛因中慈悲诚实之誓愿,故众生持之,必满所愿。

八、咒为诸佛密令:如军中密号,唱号相应,无所诃问;若不相应,即执法治罪。众生持咒,如持佛密令,诸天鬼神,知是佛子,不敢为难。

 

佛在《楞严经》中说,十方如来,修道将证果时,如遇魔障,不能速得成就,都执持此秘密咒心(指楞严神咒),作为金刚王宝剑,来降伏一切五阴诸魔,和制伏一切断见、常见,种种外道的邪见。十方如来,乘着这咒心,坐在宝莲花中,应缘游历微尘数国土,随类现身来救度众生。十方如来怀着这秘密咒心,能于微尘数国土,转大法轮来教化一切众生。十方如来持诵这如来藏心的神咒,就可以到十方世界,为一切众生摩顶授记,预言他们将于何时得成佛果。若是自己未证佛果,也会亲蒙十方诸佛,代其授记,预言何时,他就可以成就佛果。

十方如来,依仗这咒心的威神力量,能到十方世界,救济苦难众生,如地狱、饿鬼、畜生、北俱庐洲、盲聋喑哑、佛前佛后,世智辩聪,和长寿天,以上八种情形是很难听到佛法,不堪受教,故叫做八难。又有八苦:冤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及生、老、病、死共八苦。还有九横:(一)有病不服药,因杀众生而横死;(二)犯了王法,被杀而死;(三)被非人夺去精气而死;(四)被火烧而死;(五)被水溺而死;(六)被恶兽所咬而死;(七)堕落山崖而死;(八)被人下毒、下蛊、诅咒、鬼迷而死;(九)被饥渴所迫而死。所有大小诸横,苦持此咒,都能得到解脱。又或者遇着贼难、兵难、王难、牢狱难,风、火、水难,以及饥渴贫穷,漂泊无依等等苦难,如能诚心念这楞严神咒,一切苦难,都能应念消散。

十方如来随顺这秘密咒心的威力,能到十方世界事奉善知识,无论行住坐卧四威仪中,都能以饮食、衣服、医药、卧具等,如心所愿来承事供养。于无量无数诸佛大众会中,时常被推举为大法王子,能继承法王的家业。十方如来持这秘密咒心,能于十方世界,摄受护念,历劫以来的亲戚眷属,又能令一切小乘人,听到如来藏心的秘密大法,不会惊疑恐怖,还会回小向大。十方如来诵持此秘密咒心,能成就无上佛道,可以转烦恼而成菩提,转生死而入涅槃。十方如来传此秘密咒心,为了化缘既毕,将要归真,故在灭度的时候,咐嘱后人怎样做佛事,怎样住持佛事,使彼等能够永远住持正法,严守戒律,身心皎洁清净。

 

《楞严经》里有一首偈言:“大雄大力大慈悲,希更审除微细惑。令我早登无上觉,于十方界坐道场。”

我们看到所有的寺庙里,都有大雄宝殿。“大雄”是生死不能及,不管是分段生死还是变易生死,都不可得;“大力”是魔外不能挠,一切邪魔外道的力量,都无法破坏扰乱。佛要成道的时候,有那么多的魔王、魔女,现身来扰乱佛,想把佛从菩提座上拉下来,佛巍然不动。据说后来魔王没办法了,把浴巾布一洒,生出烟叶来,说既然你入不了魔道,我就用烟叶把你将来的佛子佛孙们熏倒,要拖他们下水。所以现在人们所吸的烟叶,就是魔王的浴巾所现。有人说抽烟不要紧,因为五戒里只说不准吃酒,没有说不让抽烟,其实这个烟也不能抽。有的人到庙里去,散香烟给和尚吃,我非常反对,你们这是在助长他们的坏习气。这个烟不能抽,它是魔王的浴巾变来的,要熏倒你的菩提根,想叫你们佛的子孙不能绵延下去。魔外所以不能扰乱佛,是因为佛有这个大力。

佛说,我们这个堪忍世界有八万四千执行灾变的恶星,由二十八大恶星所统率:所谓东方的七星:昂、毕、觜、参、井、鬼、柳;南方的七星:张、翼、星、轸、角、亢、氐;西方的七星:房、心、尾、箕、斗、牛、女;北方的七星:虚、危、室、壁、奎、娄、胃。再由八颗最大恶星作主帅,八大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罗侯星、计都星以及慧星,随众生的业感,幻作种各形状,出现世间,能使众生,遭受各种灾害怪异。但是有这佛顶神咒所在的地方,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九百六十里以内,成为结界的地区,所有横恶灾害,都不能侵入。所以如来特别宣说种种神咒,来保护后世一切初学的修行人,使他们能够早日得入正定,身心自在,得大安稳。更不会有一切魔鬼神圣,以及无始以来的冤家、横祸、宿业、灾殃、旧债来扰乱侵害。

比如,《楞严经》里,佛说完楞严神咒后,在会中的无量百千金刚,同时走到佛前,合掌顶礼对佛说:“如佛所说,我等当诚心诚意来保护这些修行菩提大道的众生,不敢怠慢”。这时,梵天王、忉利天王以及四大天王,亦于佛前,同时顶礼向佛说:“如果有像上面所说真心修行人,我们亦尽心尽力,至诚保护,使他们一生所作如愿”。还有无量无数捷疾大将、食人鬼王、臭恶鬼王、热病鬼王、瓮形鬼王、啖精气鬼王、猪头鬼王、象鼻鬼王,诸大鬼王和各鬼帅亦来佛前,合掌顶礼说:“我们也发誓愿来护持这些修行人,令他们的菩提心,悉得圆满”。还有无量无数的日天子、月天子、雨师、风师、雷师、电伯、司年值岁、监察人间善恶的巡官,以及诸星的眷属,也到佛前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们亦愿意保护那些布置道场,持诵神咒的修行者,使他们得到无所怖畏”。还有无量无数的山神、海神、一切水陆空行、万物精只、风神王及无色界天,也向佛顶礼,诚恳地说:“我们亦保护这样真心修道的人,使他们能早成菩提道果,永不遭遇魔事”。

 

第四节 观音菩萨的无畏功德

观音菩萨修法,用闻性来熏修,是返闻自性,遂得三慧圆通之金刚三昧,而证一真法界,无功用道,则与众生身心冥同一体,故众生悲仰之心,摄在菩萨大悲心中;菩萨大悲之心,遍在众生悲仰心中。凡圣之体共同交感相应,故能令诸遭遇苦难的众生,业报身心,于其寂灭身心中,获十四种无畏功德。

何谓“功德”?我们讲一个公案。达磨祖师初化梁武帝的时候,梁武帝因为自己一生建造佛寺四百八十所、供僧布施无数,问达磨祖师他这样做有何功德?达磨祖师说:“并无功德。”为什么呢?六祖大师说:“梁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供养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德便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六祖大师又说:“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所以,我们修行人,心行要平直,待人一律平等,念念无我,不着相,自修性,自修身,才是真功德。

下面讲观音菩萨的十四无畏功德。

一者、令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观音菩萨说,我用耳根闻声,但不随声尘起分别知见,并不自观耳识,分别世出世间之音。但旋倒闻机,返照自性,以观智观世间苦畏众生一心称观音名者,我即运智慧力加以庇护,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蒙我观其音声即得解脱。我们普通人听声音是“闻”,但观世音是用“闻性”来“观”。闻性就是我们不生不灭的佛性。观是观照,时刻照顾自己的念头:这个能闻声音的是谁?所以,我们众生也是这样,如果能一样地反闻闻自性,一切烦恼灾祸自息,即可自救,何须观世音救拔?我们只是借助观世音的慈悲加被,归根到底还是我们通过自身的觉悟而自救啊。

二者、知见旋复。令诸众生,设入大火,火不能烧。

三者、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

这里的大火是什么呢?是烦恼之火;这里的大水是什么呢?我们这个世界滚滚红尘,到处都是恶浪滔滔啊。这一切都是那里来的呢?“唯心所造,唯识所变”啊。所以,无论什么烦恼,如病痛、失恋、事业失败、意外事故等等,也就是烦恼丛生、妄念纷扰时,全都显现为法身。在烦恼丛生、妄念纷扰的时候,马上认识到这是法身的妙用,烦恼妄念当下就会瓦解冰消。认识法身之后,就不跟妄念跑了;不认识法身,就会跟着妄念跑,烦恼无穷,乃至要自杀了。有的人恋爱失败要自杀、生意失败要自杀、皇帝位让别人夺走了要自杀,这些都是迷惑不觉之故啊。

不管你烦恼之火有多大,妄念之浪有多高,只要一回光返照,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噢!原来这是真心的妙用啊!那些烦恼、妄念马上就息下来了,这就是诀窍,最重要的诀窍。有不少人学佛多年就是不知道这个诀窍,他不认识真心,不知道真心在哪里。他找不到,怎么办?就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找,那何止万里之遥啊!其实真心就在你面前放光。

四者、断灭妄想,心无杀害。令诸众生,入诸鬼国,鬼不能害。

明白了上面的道理,知道一切逆境都是我们法身的显现,都是虚妄不实的,当下觉悟,就可以成就菩提,一切烦恼哪里还有藏身之处呢。因此,下面内容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五者、熏闻成闻,六根销复,同于声听。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使其兵戈,犹如割水,亦如吹光,性无动摇。

修道是说我们时时在逆境丛中锻炼自己,不惊不怖,经得起考验,才能从真正修持中证得妙果。我们一天到晚在作事情当中,不离正位,能作到理事无碍,不怕一切逆境烦恼。打仗时刀来枪往,不要害怕,不须躲避。譬喻在一切逆境当中,不害怕、不烦恼。因为这一切都是空的,都不可得。镬汤炉碳,剑树刀山,我心不怕,我一吹就把它息掉,我一声大喝即将它摧毁。逆境尽管来,我的心不动,就息掉了。不是逆境来了,我想怎么躲过去,也不是如何把烦恼取消了;而是我们心要放下来,一切都无所谓,一切都不可得,无所畏惧,你要杀我,就来杀好了,就像二祖神光大师一样要还果报一样,“将头迎白刃,犹如斩春风”,我心不动,逆境尽管来,我不躲避。

我们讲到果报这个问题,都说心业易消易转,身业难消难转。我们过去做了坏事,身子上的痛苦还是要有的。佛也显现过头痛相,因为过去世曾拿棒子打过鱼的头,现在就要受这个报。但这是佛有意要显头痛相,用以说明因果不虚,警策大家不要做坏事,做了坏事,就要受果报的。果报对于真正到家的人来说是空花水月,果报到了他们身上就瓦解冰消了。为什么呢?因为一切业都是梦幻泡影,并没有真实东西存在。既然没有真实的东西,不接受一切事物了,还讲什么报应呢?同时,没有我相,没有人相,没有众生相,没有寿者相,又由谁来受报应呢?从主观来说,人没有了;从客观来说,法没有了。人法双亡,还有什么报应呢?但以佛性来讲,佛性是妙有真空。它不是断灭空,也不是顽空,它能显现诸相而生起种种妙用。所以,幻相不无,还是有的。在不受报当中不妨显现受报之相。尽管受报,但到了大祖师身上,内心空净,一切都如空花水月,还是等于不受报。 

六者、闻熏精明,明徧法界,即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众生,药叉、罗刹、鸠槃茶鬼,及毗舍遮、富单那等,虽近其旁,目不能视。

我以真闻熏除去妄闻,心念精明纯一,能令内身晶莹发光,明遍法界。则诸鬼神幽暗习性自不能全。是故以圆照法界之慧光能令众生归伏。药叉即夜叉,有在地、在空、在天者;罗刹,云可畏鬼;鸠槃茶,魑魅鬼;及毗舍遮,啖精气鬼;富单那,热病鬼等。以上种种鬼,虽然走近你的身旁,只要念我名号,连看都不敢看,何况能加害? 

七者、音性圆销,观听返入,离诸尘妄。能令众生,禁系枷锁,所不能着。

八者、灭音圆闻,徧生慈力。能令众生,经过险路,贼不能劫。

音声和动静二性,皆已消灭,连动相和静相,亦了然不生。这时候能闻之性,便逆流而入,直至纯一无妄,就远离一切虚妄浮尘。故能令一切受难众生,但能一心称我名号,禁闭、系缚、颈枷、锁链都不能拘束他们。这些都不是神话或戏论,因历史上都有记载。好像晋朝窦傅,河内人,永和七年(西元351年)为高昌步卒,被吕护所俘,和同伴七人,共禁狱中,不久将杀。有道山和尚,和窦傅相识,故来狱探视,傅求和尚救他出狱。和尚说:你只一心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必有感应,傅遂专诚默念三天三夜,忽然枷锁自落,但不忍一人离去,故求菩萨加被,并劝同伴都诚心念圣号,果然不久同伴刑具亦自解除,遂同逃回乡里。乡人见状,亦皆感动,故一乡之人,都笃信和供奉观音菩萨。

反闻入流功夫更深,既已解脱声尘,尘灭则外无敌对,根圆就能咸归一心,故能遍生慈心,乃至恶人凶贼,亦能受感化而起慈心。所以能加被称我名号的众生,设使经过危险之道路,盗贼亦不敢拦路打劫。在汉朝,有个读书人叫蔡顺,他母亲喜欢吃桑植。一天,蔡顺外出去摘桑植,他拿了两个篮子,一个装黑色或紫色的,另外一个装比较红色的,为什么要装两个呢?黑色或紫色的比较熟,他是留给母亲吃的,红色的比较生,是留给他自己吃的。蔡顺在山上遇到强盗抢劫,当强盗们知道了其中的原委后,他们不但不抢劫他的东西,反而还送给他很多粮食。所以说,人的慈悲心是本有的,强盗一样也会慈悲发现。 

九者、熏闻离尘,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淫众生,远离贪欲。

十者、纯音无尘,根境圆融,无对所对。能令一切忿恨众生,离诸嗔恚。

十一者、销尘旋明,法界身心,犹如琉璃,朗彻无碍。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

这三条是菩萨远离贪嗔痴三毒烦恼。

因反闻熏习功夫更纯熟,远离尘缚,诸尘之结既解,色尘亦不能为害,故能令一切多淫众生,但能一心称念我名,即能远离贪欲。

纯一闻音妙性,没有可对声尘,这就是动静二境,了然不生。根尘双亡,唯一圆融。无能对之根,与所对之尘。凡是有嗔恨,都是生于有对待,有违逆,现在既证圆融无碍,无对无待,故能加被有嗔恨忿怒之众生,但能一心念我名号,便能令他们远离一切嗔毒。

痴由妄尘障蔽真心,无明盖覆智体。菩萨销除尘暗,旋复精明,外而法界内而身心,洞然映彻,犹如琉璃朗彻无碍。是故能令一切昏而具足见惑者、钝而具足思惑者、性障具足无明者,诸阿颠迦(此云无善心,痴之最极者),永离痴暗。此贪嗔痴不惟凡夫所有,二乘欣涅槃即贪也,厌生死即嗔也,迷中道即痴也。菩萨广求佛法即贪,诃斥二乘即嗔,未了佛性即痴。 

十二者、融形复闻,不动道场,涉入世间,不坏世界;能徧十方,供养微尘诸佛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男者,诞生福德智慧之男。

十三者、六根圆通,明照无二,含十方界,立大圆镜,空如来藏。乘顺十方,微尘如来,秘密法门,受领无失。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众人爱敬,有相之女。

第十二者,销融四大之幻形,恢复本有之闻性,身心如如不动,处处即是道场即本有寂灭场地,而能涉入三世间,即有情无情及正觉世间。随类现身,而不坏世界之相。还可以到十方,供养承事微尘数那样多的如来。本性如如不动,即体具慈父般之智慧光明,在每位如来身边,做他们的法王子,故能加被法界无子众生,但能一心称念我之名号,但能诞生有德有慧之男孩子。

第十三者,六根既圆通无碍,互相为用,故能灵明朗照,包含十方世界。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证得真心寂灭之如来藏性,能够受持十方无量数如来的秘密法门,不会忘失。母性含藏万物,承顺十方,所以能加被法界无女众生,但能一心念我名号,便能诞生具有福德、柔顺端正、人见人爱之女孩子。男子有干事之能,女子有柔顺之德,故有此别。 

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住世间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修法垂范,教化众生;随顺众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圆通根本,发妙耳门,然后身心,微妙含容,周徧法界,能令众生,持我名号,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无异。世尊!我一名号,与彼众多名号无异,由我修习,得真圆通。是名十四施无畏力,福备众生。

这个三千大千世界,计有百亿个太阳和月亮,而现在住在世间的法王子,亦有六十二个恒河沙数这样多。他们都在修学佛法,自利利他,来教化众生,作众生的模范。他们开示众生,随顺众生,所用的善巧方便,智慧方法,则有种种的不同。由我得到耳根圆通的本根,所以得到发挥闻性的自在妙用,然后我的身心,竟能微妙合容周遍整个法界的众生,故能令持念我名号的众生,和持念六十二个恒河沙数诸法王子名号的众生,二者所得的福德,正是相等,没有差别。

以上就是十四种施无畏力,福德周备来普施十方众生。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