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相:降天魔 太子自心念言:“我今修于苦行垂满六年,若以赢身而取道者,彼诸外道当言自饿是涅磐因,我当受食然后成道。”乃至泥连禅河,洗浴身体,接受牧女牛乳。后趣毕钵罗树,发愿言:“我坐树下,若道不成,终不起坐。”已入定,魔王念言:“瞿昙当成正觉,及道未成往坏乱之。”于是手执弓箭便射,却于空中化为莲花;魔王复遣三女,亦被劝退。魔王又将波旬八十亿魔众,欲来坏佛,不能令动。

 

我们现在生活在魔王当道的时代。谁是魔王呢?我们每个人都是魔王啊!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贪嗔痴。贪嗔痴慢疑各种烦恼在我们的心中,日日主宰着我们的思维和生活,使我们日日不得安生。它们是贼啊,是大盗贼,时刻不在劫我们的法财,蒙蔽我们的聪明智慧,使我们流浪生死苦海。

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在迷惑中,迷不知返。请问,北京在南京的北边,对吗?不对!西藏在上海的西边,对吗?不对!从北京一直往北走,一定有可能到达南京;从西藏一直往西走,一定有可能到达上海。世界上本来没有什么东南西北,四维上下,都是“名可名,非常名”,假设而已。如果当初把指南针做成指北针,也没有什么不可。我们乘坐飞船上到太空,太空无比广大,地球只是一个小小的圆球而已,那里有东南西北呢?那些南极北极、经线纬线只是我们思维中的一个个虚构的幻影而已,那能作实!

一般人以为什么事都有开始,有中间过程,有结束。就像人出生了,就是有,死亡了,就是灭。人都死光了,上帝还存在不?很多人想一定还会有的。你心里觉得有,那就是有;你心里没有,那就是没有。其实,所谓的上帝和地狱,就像所谓的时间,空间,都是假的,都是空的。如果我们还是采用周朝的历法,现在是公元2010年吗?如果西方的历法提前一千年,现在还是2010年吗?人类都是自以为是,作茧自缚。有这些东西好不好?很好!为我所用就行了,不要固执而不化。因为执着之故,每个人都是要啊!追求啊!获取啊!没有一个厌足的。以前是手表、单车、电视机,现在是手机、汽车、房子,都在那里攀比,看朋友,看同学,看邻居,看同事,看同乡,都是在追求享乐。求了利,还要求名。要做医生,要做律师,要做科学家,要做明星,一窝蜂的送子女到国外留学,要哈佛大学,牛津大学。殊不知,一个个哈佛大学的教授,都只是糊涂蛋而已,如果他是真正通达之人,还要那个头衔干什么?不都是为了名闻利养吗?不要期望做什么大学者、大专家、大教授、大作家,不管你有多大成就,你写的那丁点儿东西,不过三五十年,人们一看就说是垃圾。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是被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蒙蔽着,都围着它们转,被它们所迷惑。比如有客人吃着美味的牛扒,觉得非常可口,待厨师出来说:“那是老鼠肉。”那客人必定当场呕吐。有人喜欢吃榴莲,有人一闻到榴莲的味道,就赶紧捂住鼻子。同样的摇滚乐,年轻人觉得很劲,很过瘾,老年人一听,觉得吵死人了!难陀是佛陀的堂弟,他娶了一位很漂亮的妻子,佛陀劝他出家时,他对妻子依恋不舍。佛陀把他带到猴山上,对难陀说:“你的妻子比这只母猴,谁更漂亮?”难陀说:“当然是我的妻子。”佛陀又把他带到天上去,对他说:“你的妻子比这些仙女,谁更漂亮?”难陀说:“我的妻子简直像母猴一样。”

我们再把视野放大一点点。人们越是想尽办法解除烦恼、痛苦,但是往往烦恼、痛苦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都是治标不治本,都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比如现代科技越是发达,问题越多。医院越盖越大,设备越来越先进,但是疾病越来越多,犯病的人也越来越多。手机电脑越来越发达,人们越来越不会写字。城市道路越修越阔,塞车问题越来越严重。以后车子越来越多,人类就会退化成越来越不会走路了。交通越来越发达,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越来越淡薄。体育比赛的规模越来越大,人们的心量越来越小。所有体育比赛都是肮脏的竞争。组织者打着友谊的旗号,为了名利,花样百出;选手们为了名利,争个你死我活;观众只为自己的团队,呐喊疯狂。表面上是爱国主义,其实都是心量狭小之辈。大型体育比赛劳民伤财,一般老百姓根本无法分享其中的喜悦,只有各种面子工程不断,扰民损民,尤其是那种竞争的思想,贻害深大。

放眼世界,宗教信仰也好不到那里去。很多宗教徒被无知牵引,上当受骗。教会到处拉人入会,目的是多多收钱。教皇教主都过着奢靡的生活,不少牧师神父强奸幼女,都是说自己在传达爱心。教派之间斗争不断,都是为了争权夺利。宗教狂热人士称美国为魔鬼的同路人,但是自己为了获得那张绿卡,不惜向美国卑而屈膝。西方发达国家很多信仰宗教的地方,年年举办什么面粉节,番茄节,将成千上万公斤的面粉、番茄等抛向地面,揉烂踩碎!而在另一头,联合国和红十字会纷纷请求救援非洲几百万的饥民难民。一旦当权的拿到了救济款,就挪来买汽车,建大房子,自己挥霍。这就是当今的众生相。宗教本来是善良救世的,但是世风日下,人心险恶,什么罪恶的事情做不出来?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乐与不乐,天堂与地狱,都是人心所作。世界上也根本没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都是人的妄心分别。那些所谓的有文化有道德的高人,都是各自死守自己的道德标准,然后强加于人,就像美国要把民主制度强加于中国一样。殊不知,最民主的台湾也是最堕落的台湾。希特勒是个杀人恶棍,却也是个素食者。鲁迅曾经是中国民族精神的脊梁,却也是破坏中华传统文化的罪人。2006年前,布什、本拉登和萨达姆都是好得不得了的哥们兄弟,一眨眼功夫就成了死对头。其实,布什并不比本拉登高尚,布莱尔也不比萨达姆仁义。当布什在航空母舰上向萨达姆宣战的时候,多数美国人感到一种莫名的自我正义感,那是真正的正义吗?不出几年,美国每年要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死亡两千多士兵,这里面有多少个家庭破碎了,多少人要参加葬礼,承受痛苦?而且每年还有花费两千多亿美金来打仗,愚蠢不愚蠢?如果每年把这个几千亿美元的零头送给萨达姆或者本拉登,或者当地的什么猪啊狗啊的,要他们脱了裤子,每天都叫你美国人爷爷奶奶都行了,为什么如此愚痴,再加愚痴?

世界上的每个人,要么是井底之蛙,孤陋寡闻;要么是大海之蛙,自以为是。尤其是那些天天高喊着要解放全人类,为他人着想的人,非要找到井底之蛙,告诉它大海之无涯,非要带着井底之蛙去看大海,让井底之蛙突发心脏病而死。同样为人,有的是人中神仙,一辈子不用做事就衣食丰足,还有人侍候;有的是人中人,自力更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小康生活;有的是人中畜生,杀父杀母,兄弟相残,杀盗淫妄,无恶不作;有的是人中地狱,生来残疾,满身疾病,大半辈子在医院病床上过。人各有命,都是业因果报,自作自受,无容他人解放。达尔文说,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一派胡言。天之道是,弱者胜强,柔者克刚,敢者死,不敢者生。纵然你有航空母舰,生化武器,他处心积虑,从小微起,打入你的内部,成为你的公民,参加你的选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要炸你的总统府、国防部,你奈他如何?纵然你操纵股市,创造二次房贷多层融资,一旦金融风暴,还不是两败俱伤?

不通达人生真相的人都是愚痴。明明知道那私营煤矿很危险,会渗水,有瓦斯,为什么还要去拼命?明明知道徒手攀登珠穆朗玛峰是玩命的活,有雪崩,缺氧气,为什么还要去冒死?世界上有那么多工作选择,为什么非要作个屠夫,日日杀猪宰羊,造作无量罪业?世界上明知故犯的例子确实是太多了,明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会肺癌,会气管炎,会更快死掉,为什么天天还要吸烟?明明知道麦当劳是垃圾食品,炸薯条,炸鸡腿,是很多癌病的主因,为什么还是要吃?都是贪取之故,就像猴子要捞水中的月亮,最终要淹死一样。贪到什么程度?贪到麻木不仁。看那海啸来了,地震来了,数以十万计的人死了,很多是乐极生悲的游客,千里迢迢去找死。然而,人们还不警醒,看那刚刚清理完掩埋尸体的地方,又一栋更大更漂亮的娱乐酒店又在兴建之中,更多的人们翘首期待,再一次的尽情享乐。人们的欲望一浪高过一浪,很多时候都是那些大众媒体在兴风作浪,煽风点火,那些记者们,不管是娱乐界的,还是财经政治界的,一个个像苍蝇似的,见到粪便就往里钻,就嗡嗡作响。当全社会的是非标准都由大众媒体来左右的时候,这个世界真的很快就呜呼哀哉了!

现在是末法时期,所谓邪师说法,如恒河沙。要找黑心人,请到吃素道里寻。地狱门前僧道多。都是魔王说法,各有各的道。佛教不是救世主,佛教不度人,人人还需自度。作为佛教徒,我们也没有承担什么如来家业,一切都放下了,如何还有责任感和使命感呢?不要试图让世界上人人改信佛教,人人各有因缘,缘不成熟,不要去拉他。一切都是自作自受,你自己选择吧,成魔还是成佛,一切唯心造。看看我们悉达多太子,学学我们的佛陀释迦牟尼,他不执两边,只行中道,中道也不执,不执也不执。

却道太子自念:“我如今每日食一麻一米,乃至七日才食一麻一米,身形消瘦,犹如枯木,苦行修了六年,仍是不得解脱。我今天如果太在乎用饥饿身体来谋道,那些外道听了,还不以为自己饿自己是涅磐因呢。我应当恢复正常饮食,然后成道。”太子如此想道,就从禅座中站立起来,走到尼连禅河里,把身体洗干净。太子洗浴完毕后,想站立起来,但是身体确实是饿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随手拿了一个树枝,勉强才回到岸上林中。这个时候,林外有一位牧牛女人。净居天人下来对她说,太子现在林中,你可以用牛乳供养他。女人闻说,心大欢喜,即取牛乳往送太子。太子食乳后,体力恢复,精神大好。当时在附近修苦行的五位随从,见到太子与一位小女子在一起,以为太子道心已退,就各还所住,自己别处去修苦行了。太子走到一棵毕波罗树下,发愿言:“我道不成,终不起座。”

太子刚刚坐下,有帝释天化身的打柴人担了一担软草,名吉祥草,献给太子。太子便于草上结跏趺坐。发愿成佛时,天龙鬼神悉皆欢喜,清凉好风从四面八方来,禽鸟息响,降于枝条,游云飞尘悉皆澄净。只有魔王波旬心中恐惧,生大不安。魔王马上召来三个女儿,一名欲妃,一名悦人,一名快观,令她们速到太子处,乱其净行。三女妖媚打扮,来到树下,对太子行礼后说:“我等是天女,愿侍奉太子,我们最善长周身按摩,侍奉太子服食甘露。”太子寂然身心不动,使出神通,让三女见到各自的身体内,脓涕唾液在脏腑内回转,有八千条虫蛹走入小肠,都张开血口,吞噬她们的内脏。三女见状,即刻呕吐。回身还见自身生蛇头狗头狐头,背负老母,抱死婴儿,复有诸虫,口生五毒,吞食女根。三女见状,心极痛苦,急忙逃走。回到魔王居所,魔王大怒,命令六天八部鬼神,八十亿魔兵天将,舞起雷雨铁丸,刀轮火箭,浩浩荡荡奔向林中。太子举眉间,众鬼神兵将即见阿鼻地狱,兵械武器即时熄火,所射之箭均化为莲花,罪人自忆前世所作罪业,心得清凉,各称南无阿弥陀佛。于时大地六种震动,地神手持七宝瓶,满中莲花,从地涌出。地神告诫魔王,不可恼乱菩萨。魔王波旬见状,憔悴懊恼,忽然回宫,身如焦木,魔宫即时倾倒而毁灭。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