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相:转法轮 说法度人,如来出世之大要。人有利钝,则法有渐顿,犹医生应病与药,药能合宜,则无病不愈。故说佛具转五味法轮,或称五时说教:一者华严时;二者鹿苑时,三者方等时,四者般若时,五者法华涅磐时。

 

太子悟道成佛后,安坐在禅定之乐中,在七日中如此思维:“我如今一切漏尽,所作已办,本愿已满,所证得之法甚深难解,唯佛与佛能心心相通。一切众生,生于五浊恶世,贪嗔痴具足,邪见、傲慢、谄媚,遮盖智慧光明,福薄根钝,怎么能理解我所证得之正法。如果我现在去跟他们说法,他们一定不会相信的,反而使得他们诽谤造罪,堕落恶道。我还是默然而入般涅盘吧。”

当时,大梵天王知道佛陀有如此想法,入般涅盘而不转法轮,度众生,心里非常忧虑懊恼,自念言:“佛陀过去于无量亿劫,为了我们这些苦难众生,宁愿舍弃王位、家庭妻子,受尽苦难,才成就无上正觉。云何现在默然而不想说法?可怜我们众生长夜沉沦生死苦海,请佛陀您大发慈悲,救救我们这些苦难众生吧。”大梵天因此恳切请求再三,同时帝释和他化自在天,亦同样劝请佛陀,为众生转大法轮。佛陀于是答应了。

佛陀世尊接受大梵王等劝请后,当开甘露法门,以佛眼观众生上中下三根,谁应在先而得闻法。先想阿罗罗迦仙人,曾经发愿先度他们的;然后是迦兰仙人,还有憍陈如等五位修苦行的随从。当时有五百商人,欢喜奉佛,佛陀也接受了他们的供养。接着是四天王天,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神鬼王,善根成熟者。现世之中,父母妻子,亲戚眷属,门族之中,皆当度者,一一让其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当时七日风雨,水中有大龙王,化为年少道人,礼拜世尊,欢喜问候佛陀,愿意受持三皈,所以诸畜生中,龙是最先见佛的。

当时,佛陀决定说法度生,于是先前往鹿野苑度化过去的憍陈如等五位随从。五位随从见到佛陀从远处走来,就相约不要去迎接。但是当佛陀走近时,他们见到佛陀无比的庄严和高贵,都不自觉地去迎接佛陀。佛陀向他们解说自己解脱生死烦恼,证悟大觉的方法。但五位随从怀疑佛陀放弃了修苦行,为什么能宣称自己成为正觉的佛陀呢?于是佛陀跟他们宣说《转法轮经》,度化他们五人为比丘。

一天,波罗奈城的一位富翁的公子,名叫耶舍,来拜见佛陀,请求出家。耶舍的父亲家人,都皈依了佛陀,成为在家居士弟子。耶舍有五十多位青年朋友,也追随佛陀出家。佛陀说,末法之时,佛法在居家居士手中,在家修行更容易成就。从前有法师说,在家修行比出家修行得力二十倍。所以我辈众生,不要妄自菲薄,好好想想佛陀的话,努力居家修法吧。如果能像唐朝的庞蕴居士一样,一家四口,夫妻儿女全部成道,不亦快哉!

当佛陀有了六十位出家阿罗汉弟子后,就派他们外出宣扬佛法。佛陀又到了优楼频罗村,度化了外道迦叶三兄弟,他们共有弟子一千人,都证得了阿罗汉果。佛陀带着弟子们去王舍城,为频婆娑罗王和他的人民说法。频婆娑罗王皈依佛陀后,建筑了竹林精舍供养佛陀。

一天早晨,佛陀见到一位名叫善生的青年,在道路中间向各个方向礼拜,然后播散五谷。佛陀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善生说是他父亲临终时吩咐的。佛陀就跟他说:“礼拜东方是尊敬父母之意,礼拜南方是尊敬师长,礼拜西方是为抚养妻子儿女,礼拜北方是敬重亲友,礼拜上方是恭敬沙门和圣者。礼拜下方是善待一切众生。”佛陀还为他开示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劝导他要努力工作,不可贪婪,不要浪费金钱,要利益众生。

在王舍城有一位著名的外道,有两百弟子,其中一位叫舍利弗,一位叫目犍连。一天早晨,舍利弗见到一位托钵的僧人,态度安详庄严,对他充满敬仰,就跟了上去。那僧人对舍利弗说:“我跟随佛陀出家,听从佛陀的教诲。佛陀说一切法因缘生。”舍利弗回去后将消息告诉目犍连,两人就前去皈依佛陀,不久证得阿罗汉果,成为佛陀的上首弟子。

一天,一千二百五十位佛陀的常随弟子,从四面八方来到竹林精舍集会,聆听佛陀的教诲。佛陀在大会中教戒弟子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次教戒,佛教史上称为“波罗提木叉教戒”。佛教入门,基本的是三皈五戒,还有菩萨戒、具足戒等。所谓守戒,守法为先,开戒持犯,应该明白。我辈根劣福薄,但能不拘泥于戒律,一直修下去,定会火中生红莲,有所成就。

一天,佛陀的父亲净饭王派人来到王舍城,请求佛陀回国说法,佛陀高兴地同意了。佛陀回到迦毘罗卫国,每日早晨依然带着弟子们托钵,净饭王知道后很不高兴,认为有失王室的尊严。佛陀向父亲解释说:“托钵是为了方便接近人民,度化众生。”净饭王消除了误解,就让佛陀在王宫中为父王、妃子耶输陀罗和亲族们说法。佛陀的儿子罗睺罗已经七岁了,成为佛陀僧团中的第一位沙弥,佛陀又度化了释迦族中六位王子为比丘。佛陀的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带领宫女们要求出家,开始被佛陀拒绝了,后来她们自行剃度,答应严守戒律,跟随佛陀,佛陀就大开方便,同意她们出家。

在出家弟子中,佛陀的堂弟提婆达多傲慢、嫉妒、有野心,常常破坏僧图。他勾结了频婆娑罗王的太子阿阇世,建议他囚禁父王,夺取王位,使频婆娑罗王在监牢里饿死。提婆达多多次请求佛陀,准许他另立僧图,被断然拒绝。提婆达多和阿阇世王合谋要害死佛陀,派弓箭手射杀佛陀,但弓箭手们反而受到佛陀威德和慈悲的感召,皈依了佛陀。一天,佛陀在山下行走,提婆达多躲在山上,推下一块巨石,想压死佛陀,却没有得逞。提婆达多还放出大象,想踏死佛陀,大象却被佛陀慑服了。作恶多端的提婆达多终于死堕阿鼻地狱。

佛陀说法四十九年,说圆说偏,说顿说渐,无非都是随着众生不同的根基、不同的机缘而方便应病与药。众生需要佛法,同样,佛法也离不开众生。就象药是为治病而设的,离开了病,药则无任何价值了。佛陀完全是为了治疗众生的心病,而应缘说教的,所以每个时期,说的法都不同。这是因为众生的病各不相同,要医好病,医生用的药也不应该相同。所以,佛陀的教化是契机契理之教。佛说法四十九年,共分五时而说。

第一时说法是华严时。犹如太阳初出时,只照高山,就象我们所说的须弥山。这是佛初成道二七日,为大菩萨讲说的大法,说《大方广佛华严经》,转根本无上法轮,度大菩萨。《华严经》是佛称性极谈,小乘根基的人接受不了。所以,教下的大菩萨把第一时说法比喻为生的牛奶。生的牛奶大人能吃,小孩不能吃。因为小孩的消化能力弱,喝了生牛奶要拉肚子。虽然牛奶是宝贵的东西,能滋养人的生命,犹如佛说的法能滋养我们的慧命,但小根性人接受不了,就如小孩喝生牛奶要拉肚子一样。

第二时说法是阿含时。这个时候,太阳可以照射到比较低的山了。佛看到小根性人不能接受大乘法,由是因缘,佛在鹿野苑等处,于十二年中,为小根性人说小乘《阿含经》,讲说四谛、十二因缘等教理,度声闻、缘觉乘人。“阿含”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无比”,是“无可比拟”的意思,就是说世上一切法再宝贝也比不上佛法。为什么呢?世上任何宝贝只能暂用一时,都是虚幻不实的。而佛法是无上之宝。众生听到、受持后,照它修行,就能超出生死轮回,所以是无上的大宝贝。教下菩萨把它比做“酪”,比喻把生的牛奶酿制成乳酪,小孩就能吃了,吃下去不会拉肚子。

第三时说法是方等时。“方”就是方便、方正、广大,“等”就是平等、均等、等持。意思是说:佛说法不是有实法与人,而是应病与药,是方便的。所以佛说了八万四千法门,法法平等,无有高下。这是佛继阿含时后,于八年中,引小入大,为大乘初门菩萨讲维摩诘等经。这时犹如太阳照到高原了,就象我们中国的青藏高原一样。这时说法,就比酪更进一步了,由酪成酥了,就是西藏人喝的酥油茶之“酥”。但这个酥比量为“生酥”,味道还不太好。

第四时说法是般若时。般若是梵文,是古印度语。它的意思很丰富,我们中国没有能包含“般若”所含广义的词语来代替它,所以用音译。因为佛性是无形无相、无法表达、不可名状的,不能用名来名、无法用相来相。所以般若时说教用二权一实,即两种权巧、一种实法。“权”者,乃善巧方便。两种权巧:一种是随着众生的根基而说义理;一种是要把佛的智慧本怀善巧地、畅所欲言地宣抒出来,就是用众生容易理解的东西来比喻不易理解的东西,而善巧方便地说教。“实”者,是真实说法,说真实佛法,说一乘法,直指我们的佛性、真如实相、诸法空理。华严时属实法,阿含时、方等时属权法,法华涅槃时属实法,只有般若时是权实并用,所以般若时说法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又因为般若为佛法之心髓、成佛之指南,佛在一代时教五时说法中,都没有离开般若,故般若法既通前又通后。这个时候犹如太阳高升,广照平原大地。教下比喻为“熟酥”,就是这个“酥”由生转熟了,味道更好了,这是对大菩萨说的。

第五时说法是法华涅槃时。这个时候法运将要圆满,就象日落西山,佛将要圆寂涅槃了。教下比作是“醍醐”。醍醐上味,是奶味中最好最好的。为什么比作是醍醐上味呢?因为佛在最后八年中,说《妙法莲华经》等法,纯实无权,不说别的法,不讲权法,唯有一乘法。佛在法华会上,为说诸法实相之理,会三乘归一佛乘。不管在会人的根性如何,不问他们能否接受,称性极谈,畅宣本怀,说真实佛法。因为佛快要入灭了,没有时间了,只有真实说法,佛法才能圆满。

佛当时指出:“一切众生都是佛。”小根性人不相信,不能接受。“哎呀,怎么一切众生都是佛呢?我们小乘圣人不知苦修了多少世,才只是证得个阿罗汉果。众生既未证到菩萨,更未证到佛,怎么会一切众生都是佛呢?”所以不相信。当下就有五千人退席了。法华胜会之后,佛在娑罗双树间,于一昼夜说《大般涅槃经》后,就涅槃圆寂了。

不管佛陀是三转法轮,还是五时说教,说的都是正法,都是教导我们明白宇宙人生之真相,觉悟人生,离苦得乐。佛的说法,是以利他为根本目的的。反观世俗社会,世风日下,去道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世人逐利,多把名师当成明师;俗世如是,佛门亦复如是。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者,学为人师,行为师范,为人师表,为人演说,是世间最崇高的事业。然而,现在之大多数老师教授,舍本逐末,不学无术,不通事实真相、世间真理,一盲引众盲,都是误人子弟之辈,如何不是一代不如一代。可悲的是,我们现在更把评判真理的使命拱手让给了大众媒体,那都是些什么知见呢?《楞严经》说,“如一器中,贮百蚊蚋,啾啾乱鸣,于分寸中,鼓发狂闹”,尽是一班无知小丑在无病呻吟,鼓噪着啾啾狂闹,世间能不堕落吗?何时才能有狮子吼音,响彻寰宇,六种震动,降伏魔怨,还子孙万代一片晴朗的天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