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佛陀的首席弟子阿难,跟一个妓女碰上了,要做男人女人那点事情,就是要破戒了,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发生的事情。佛陀想办法救阿难,于是就给阿难将他前世今生的因缘,为什么会跟这个妓女有这种关系。接着,佛陀讲人生的真相、讲宇宙的真相,让阿难觉悟,进而用简单而正确的方法修行,告诉他修行路上会有什么障碍,如何去破除这些障碍,给他讲成道的方法,在成就佛道的路上是怎么样的一番风景,让阿难树立信心。

佛陀虽然是对阿难讲这些道理,实际上是对我们每一个讲这些道理。所以《楞严经》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所以我们要学习它。

天台宗和贤首宗是我国佛教的两大宗派。开门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宗派,因为下面我们要常常说到它们。天台宗是隋朝的智者大师(智顗)创立的,以浙江天台山为宗名,修行主要以止观为本,崇奉《法华经》。智者大师,俗名陈德安,湖南人,十八岁出家为僧。智顗目有重瞳,小时候就有神异,不乱吃东西,见佛像就礼敬,见僧人就拜,卧下必定合掌,坐着必定向西。读《法华经》至药王菩萨本事品,入定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后创立三止三观,一生弘扬法华。智者大师听说印度有《楞严经》,为了证明自己在止观中对于“六根功德”的看法是正确的,就在天台山设立拜经台,祈求《楞严经》早日传入中国,他一拜就拜了十八年。智者大师讲《大智度论》时,语默之间,常常想起山林河泽;他曾梦见天台山,山崖万重,沧海无边,清澈明净,于是率领弟子到那里隐居。他一生造寺院三十五所,度众四千多人,依他受菩萨戒的人,不计其数。

华严宗的开山祖师唐代的法顺和尚(也叫杜顺),据说是文殊菩萨化身。法顺也是十八岁出家,依僧珍禅师修习禅定。僧珍禅师很小气,让法顺在一个小山洞里打坐。有一条黄毛小狗每天窜来窜去,把山洞的土含出去,忙个不停,它是在给法顺造一个大一点的窝啊!这条黄毛小狗还很灵性,严格遵守佛制,过午不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这个小山洞于是远近闻名,连皇帝都知道了。皇帝不但拨款建寺,还特别供应狗粮,一天三升米,直到小狗往生西方。这就是因圣寺的来历。法顺慈悲为怀,广度世人。他劝人设会斋舍,本来限定供应五百人,但来了一千多人。施主感到害怕,法顺说:“不用怕,只管供应,有求必应。”最后果然让所有人都吃饱了。武功县有个僧人被毒龙附体,请来法顺。法顺刚坐下来,毒龙就借病人的口说:“禅师既然来了,我也该走了,太打搅你了。”说完就离开僧人的身体,僧人的病也就好了。法顺的神通灵感,朝野闻名。唐太宗对他十分礼遇,称他为“帝心”。法顺游化四方,久居敦煌,劝人念佛,修普贤行。他的徒孙法藏得到武则天的护持,创立华严宗,被尊为贤首国师,所以华严宗又称为贤首宗。

佛门传统,一般解经均依天台宗的五重玄义或贤首宗的十门分别。天台智者大师,凡释诸经,皆立五重玄义,一释名;二辩体;三明宗;四论用;五判教相。贤首宗的十门分别是,一教起因缘,二藏教所摄,三义理浅深,四教所被机,五能诠教体,六宗趣通别,七修证阶差,八历明传译,九总释名题,十正解经文。末学也依照惯例,选择用贤首宗的十门分别来开启《楞严经》之大门。

一 教起因缘 

万法因缘生。佛陀所说一代时教,有无量因缘。概括来说,有通缘和别缘。通缘是总的因缘,别缘是具体到本经的因缘。先说总因缘。

话说善慧菩萨功行圆满,位登一生补处,生兜率天,名曰圣善,为诸众生随宜说法。期运将至,当下作佛,即观五事:一者观诸众生熟与未熟,二者观时至与未至,三者观诸国土何国处中,四者观诸种族何族贵盛,五观过去因缘,谁最真正应为父母。观五事已,即自思维,今诸众生皆是我初发心以来所成熟者,堪受清净妙法。观此大千世界,阎浮提迦毘罗卫国,最为处中;观释迦种姓第一,甘蔗王之后净饭王夫妇真正堪为父母;观摩耶夫人怀抱太子,满足十月,生七日已,其母命终。作此观已,告诸天子,我应下生净饭王家,弃轮王位,出家学道,成一切种智,转大法轮,广利天人。这就是佛经记载的释迦牟尼佛示现八相成道的总因缘。我们再展开来为大家讲一讲这个故事。

两千五百多年前,在古代印度的北方,有一个国家叫迦毘罗卫国。迦毘罗卫国在喜马拉雅山的南麓,国王是释迦族的净饭王,王后是摩耶夫人。摩耶夫人怀孕十月,依照印度当时的风俗,要回到娘家生产,途中到达了美丽的蓝毗尼皇家花园。在蓝毗尼园,摩耶夫人生下了尊贵的太子。摩耶夫人带着太子,命令驾返迦毘罗卫城。太子诞生后第五天,举行命名典礼,为太子取名“悉达多”,是“富贵吉祥”的意思。太子自小很聪慧,净饭王聘请各种名师教育太子,希望太子长大后,能继承王位,统治国家。

太子天生仁慈,年轻时就开始思考人生的问题,常常对很多事情感到困惑。净饭王为了让太子快乐,命令工匠们根据一年三季的气候特点建造了三座不同的宫殿,每座宫殿都有美丽的花园,还让人挑选了很多美丽的宫女,让太子居住在里面享乐。但是,这些物质上的享受,并没有让太子快乐起来。

一天,经过净饭王的批准,太子到城外游玩。在街上,太子看见一位瘦弱可怜的老人,非常惊讶。随从告诉他:人活在世上,都会慢慢变老的。太子有点伤感,命令车驾回宫。又一次,太子又到城外游玩,在街上看见一个痛苦呻吟的病人,生起了同情心。随从告诉他:人都会生病的,病死了就被人抬去火化掉。太子深感病死的恐怖,回到宫中终日闷闷不乐。一天,太子在皇家花园游玩时,见到一位出家人,从容不迫,态度安详,太子心里因此有了出家之意。

净饭王为了打消太子出家的念头,为太子选了三位妃子,还把宫墙加高了,吩咐随从严加看守,防止太子再到城外去。这一切都没有让太子回心转意。一年后,妃子耶输陀罗生了王子,宫里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典礼,但仍是没有改变太子出家的决心。

一天夜里,太子带领随从,偷偷地出了王城,走上了修行求道的道路。太子到处寻访明师,修习禅定,还到苦行林修苦行,直到瘦得皮包骨头,也没有找到解脱的方法。最后,太子在菩提树下坐定,发誓“不成正觉,终不从此座起来”。

一天夜里,太子从甚深禅定中起,见满天繁星,心中一亮,感叹道:“怪哉!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太子豁然大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成为大觉之佛陀,号释迦牟尼佛。

大慈大悲的释迦牟尼佛,因天人之祈请决定说法度生,向人们解说自己解脱生死烦恼、证悟大觉的方法。很多人听了佛陀的说法,就跟随了佛陀出家,于是形成规模庞大的僧团。佛陀说法度生四十九年后入般涅磐,世寿八十岁。

佛陀示现于世,所为何事?《妙法莲华经》言:“佛陀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具体是指什么大事呢?生死大事也。何谓佛之知见呢?就是“一切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分别、执着而不证得。”为此,佛陀说圆说偏,说顿说渐,虽示现生死,但又不受生死,都是为了向我们揭示宇宙人生之真相,为我们揭示人人本具的智慧觉性,从而使人人觉醒,看破放下,解脱轮回,离苦得乐。

由释迦牟尼佛示现八相成道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出佛陀说法度众四十九年,其总的因缘有五个:

  • 佛之本愿:诸佛应世,其本愿都是为了让众生悟入佛之知见,所谓人人本具如来智慧德相,法尔如是。佛陀处处指归,都是使人觉悟人生,使众生超出生死轮回的苦海,离苦得乐。
  • 因果业缘:人生酬业,人生于世,都是为了偿还旧业,所谓因果报应,自作自受。愿也是业缘,佛愿众生都成佛;佛也是由人修法而成的,佛于因地修菩萨行,积累福德,发愿广度众生,自觉觉他,故而说法。
  • 机感顺故:众生有机缘闻法,佛陀有缘出现于世,众生有感,佛陀有应。众生闻法修行的机缘已经成熟了,佛陀大慈大悲,为随顺众生之故,乃为之说法。
  • 利益众生:佛陀说法,说圆说偏,说顿说渐,都是为了利益九法界众生。尤其是六道众生,沉沦苦海,头出头没,生死不已,都是可怜悯者。佛菩萨悲心广大,救苦救难,所谓未发菩提心者,令其发心;已发菩提心者,令其成就。
  • 应病与药:佛是大医王,众生有病,佛陀施予药方,为众生解除痛苦。药无好坏,能治病者为上;法无定法,应机为上。佛陀方便善巧,观察众生不同之根性,为之说相应之法。所谓佛法如筏喻者,从生死此岸,经烦恼中流,到达涅磐解脱之彼岸。

上面是一切佛经之通缘,下面说本《楞严经》之别缘。《楞严经》的故事,阿难示堕淫室,佛陀如何救他。阿难被摩登伽女先梵天咒所制,将毁戒体,佛陀派文殊菩萨持楞严神咒前往救护,然后佛陀向阿难和弟子们开示如何悟入佛之知见,如何克服魔障,修行成道。其中的因缘,又分五重:

  • 示三昧门:阿难只一向多闻,未全道力,忽视用功修行,缺乏定力,因此遭难。佛陀开示,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由此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成就觉道。
  • 破妄显真:阿难执妄迷真,背觉合尘,故而永劫以来,沉沦生死,受尽磨难,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静明觉。佛陀开示阿难明心见性,破除疑网,恢复真常。
  • 示修行方法:诸修行人,不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诸天魔王,及魔眷属;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佛陀开示二十五种修行门,拣选耳根圆通,开示一门深入。
  • 为伏魔故:末法众生,去佛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魔王当道,迷惑真心,使修行人不辩正邪,枉入歧途。故佛宣说神咒,建正法道场,开示五十种阴魔,为修行人一一破解。
  • 为究竟佛果:佛陀开示大佛顶首楞严王,是成就佛果之根本大法。我辈众生,沉沦生死,今日蒙佛开示,疑惑顿息,喜悦无限,得未曾有。纷纷感谢佛恩,信愿受持,究竟成佛。

如此十条,就是教起因缘。

 

二 藏乘所摄  

佛说一代时教,包括三藏十二部。所谓三藏,指经律论,摄“戒定慧”三学。经叫契经,梵文修多罗,诠定学;戒指戒律,梵文毗奈耶,诠戒学;论叫对法,梵文阿毗达磨,诠慧学。所谓十二部,有一首方便记忆的歌颂“长行重颂兼授记,孤起无问而自说,因缘譬喻及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论议共成十二部”,分别如下:

(一)长行:相当于中国一般之记叙文,每句字数不定。

(二)重颂:指偈颂,每句有固定字数,相当于中国之诗歌。

(三)授记:记有善恶,佛为弟子授记,是善记。琉璃王诛释种,佛记其七日,当堕地狱,是恶记。

(四)孤起:虽亦是偈颂,然诠义与前文异,名孤起颂,如金刚经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五)无问自说:其义奥妙,非凡小思虑所及,故佛不假他问而自说。如阿弥陀经,及本经五十重阴魔等。

(六)因缘:有二义,一是善恶因缘,二是一切法皆从因缘生。

(七)譬喻:如本经中佛告阿难,诸有智者,皆因譬喻而得开悟。

(八)本事:谓本门修行事迹,如本经二十五位菩萨,各说因地修证,皆属本事摄。

(九)本生:是说及佛与弟子等,本因地中,曾生何处,作何佛事。

(十)方广:方是佛教化众生之方便,广是佛所证之理体。

(十一)未曾有:佛初说法,若体若用,皆众人前所不知,今日方得见闻,是名未曾有。

  • 论议:佛与外道,时有所辩;或与教内弟子,辩论妙理,皆论议摄。

具体到《楞严经》,本经三藏共摄,主体是契经,其中包含戒律(如四种清净明诲)和议论(如七处征心和十番显见)。同时,本经也共摄十二部,经中长行、重颂、授记、孤起、无问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论议,全部具足。

再说所摄教体。一般有华严“三时五教”和天台“五时八教”之说。华严贤首国师立三时五教:三时谓日出、日升、日落。日出时先照高山,如华严时。日升时普照高山平地,喻阿含方等般若,三机普被。日落还照高原,喻法华涅槃时。五教,谓小、始、终、顿、圆。天台宗智者大师立五时八教:五时谓华严、阿含、方等、般若、法华、涅槃。八教谓顿、渐、秘密、不定,谓之化仪四教;藏、通、别、圆,谓之化法四教。末学按照师父元音老人的讲解,详细说一说五时说法。

第一时说法是华严时。犹如太阳初出时,只照高山,就象我们所说的须弥山。这是佛初成道二七日,为大菩萨讲说的大法,《大方广佛华严经》,转根本无上法轮,度大菩萨。《华严经》是佛称性极谈,小乘根基的人接受不了。所以,教下的大菩萨把第一时说法比喻为生的牛奶。生的牛奶大人能吃,小孩不能吃。因为小孩的消化能力弱,喝了生牛奶要拉肚子。虽然牛奶是宝贵的东西,能滋养人的生命,犹如佛说的法能滋养我们的慧命,但小根性人接受不了,就如小孩喝生牛奶要拉肚子一样。

第二时说法是阿含时。这个时候,太阳可以照射到比较低的山了。佛看到小根性人不能接受大乘法,由是因缘,佛在鹿野苑等处,于十二年中,为小根性人说小乘《阿含经》,讲说四谛、十二因缘等教理,度声闻、缘觉乘人。“阿含”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无比”,是“无可比拟”的意思,就是说世上一切法再宝贝也比不上佛法。为什么呢?世上任何宝贝只能暂用一时,都是虚幻不实的。而佛法是无上之宝。众生听到、受持后,照它修行,就能超出生死轮回,所以是无上的大宝贝。教下菩萨把它比做“酪”,比喻把生的牛奶酿制成乳酪,小孩就能吃了,吃下去不会拉肚子。

第三时说法是方等时。“方”就是方便、方正、广大,“等”就是平等、均等、等持。意思是说:佛说法不是有实法与人,而是应病与药,是方便的。所以佛说了八万四千法门,法法平等,无有高下。这是佛继阿含时后,于八年中,引小入大,为大乘初门菩萨讲维摩诘等经。这时犹如太阳照到高原了,就象我们中国的青藏高原一样。这时说法,就比酪更进一步了,由酪成酥了,就是西藏人喝的酥油茶之“酥”。但这个酥比量为“生酥”,味道还不太好。

第四时说法是般若时。般若是梵文,是古印度语。它的意思很丰富,我们中国没有能包含“般若”所含广义的词语来代替它,所以用音译。因为佛性是无形无相、无法表达、不可名状的,不能用名来名、无法用相来相。所以般若时说教用二权一实,即两种权巧、一种实法。“权”者,乃善巧方便。两种权巧:一种是随着众生的根基而说义理;一种是要把佛的智慧本怀善巧地、畅所欲言地宣抒出来,就是用众生容易理解的东西来比喻不易理解的东西,而善巧方便地说教。“实”者,是真实说法,说真实佛法,说一乘法,直指我们的佛性、真如实相、诸法空理。华严时属实法,阿含时、方等时属权法,法华涅槃时属实法,只有般若时是权实并用,所以般若时说法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又因为般若为佛法之心髓、成佛之指南,佛在一代时教五时说法中,都没有离开般若,故般若法既通前又通后。这个时候犹如太阳高升,广照平原大地。教下比喻为“熟酥”,就是这个“酥”由生转熟了,味道更好了,这是对大菩萨说的。

第五时说法是法华涅槃时。这个时候法运将要圆满,就象日落西山,佛将要圆寂涅槃了。教下比作是“醍醐”。醍醐上味,是奶味中最好最好的。为什么比作是醍醐上味呢?因为佛在最后八年中,说《妙法莲华经》等法,纯实无权,不说别的法,不讲权法,唯有一乘法。佛在法华会上,为说诸法实相之理,会三乘归一佛乘。不管在会人的根性如何,不问他们能否接受,称性极谈,畅宣本怀,说真实佛法。因为佛快要入灭了,没有时间了,只有真实说法,佛法才能圆满。

具体到《楞严经》,本经是属于大乘圆教,有顿有渐,以渐为主,说法主要属于般若时,既说诸法实相,又有善巧方便。但凡佛说法,从不拘泥于时间空间,或任何名相。深究本经,就是无时不及,无教不摄。如阿难示堕淫室,是阿含时;其破妄显真,五蕴三科会归藏性,无不是般若、法华实相;其七大周遍,性真圆融,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实与华严相等。若要入佛知见,不可拘泥也。

 

 义理浅深 

憨山大师说:“《楞严经》是诸佛如来大总持之秘密心印,统摄一大藏教三乘五时,圣凡真妄、迷悟因果摄法无遗,修证邪正之阶差、轮回颠倒之情状,了然目前如观掌果;可谓彻一心之源、该万法之致,无尚此经之广大悉备者,如来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世间,舍此别无开导矣!”

自古以来,就有“成佛的法华、开悟的楞严”之赞叹。然而,由于《楞严经》文字精练,言简义丰,其中很多微妙之处,非过来人难以讲得清楚,难免给修行人的阅读带来困难,专家学者也未免摸象之叹!自从《楞严经》来到中土,解经者凡十余家,如长水法师、憨山大师、宣化上人、元音老人等,对《楞严经》崇尚至极,达意极深,尤其末学师父元音老人,对《楞严经》的讲解十分透彻。但是遗憾的是,老人讲《楞严经》的近百盘磁带大部分已散失。

佛说的经典,有的文字浅白,容易理解,如很多小乘经典;有的文字表面易懂,义理深奥,如《心经》、《阿弥陀经》等;有的文字难懂,义理更加深奥,如《楞伽经》和本经。本经之义理有多深奥呢?就像大海一样。学人不但根基要好,还要有修行的真功夫才行。此经之理如海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真功夫到了那一步,获得就到了那一层深度。所谓依文解义,三世佛冤;要过《楞严经》文字的障碍,只一味多闻是不够的,必须要修行,从实践中去体悟。佛佛道同,道有多门,理体是一;本经是究竟之谈,了义之说,但能明心见性,彻法底源者,必能融会贯通,得未曾有,可以饮海一滴而吞百川之味也!

 

 教所被机

佛教有大乘小乘,大乘如大车,心量广大,自度度他;小乘是小车,心量比较小,只求利己,独善其身,都是因为发心不同。佛教还有一乘二乘三乘五乘之别,一乘是实,唯有一乘,无有二乘三乘,多乘只是方便。众生根器有上中下三根,每根又分三层,都是方便之说,实为人人平等,个个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人人本具,所以有教无类;根性不同,所以因材施教。

因此,针对学佛人的五种根器,佛陀演说不同的教法。第一种人天乘,对于这类人就是教他们多做好事,培养福报,临终后可以升天,或者不失人身。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都是这样。第二种声闻乘,对于这类人就是教他们偏空之理而证有余涅磐。第三种缘觉乘,对于这类人就是讲十二因缘,这类人仍然是小乘根基,你让他发大心,比较困难。只有等到他们证得罗汉果位之后,他们才能做到。第四种就是菩萨乘,这类人发大悲心,自觉觉他,勇猛精进。他们不生西方极乐世界,就在这个世界中与众生滚在一起,救度众生。众生不度尽誓不取佛位,这就是大心菩萨。第五种是佛乘,这类人是圆顿根器,不需要经过渐次方法,一言之下,一切都了。学佛要根据人的根器,一点都不能勉强,就象按牛头吃草一样,勉强不得。

具体到本经,可以说是无机不摄,无乘不化。在本经中,佛陀为众生开示,无非一心,无论说人天十善,还是说苦集灭道四谛及十二因缘,都是让我们明了一心,权出三界,出离生死,进而破小乘偏空之执,回心大乘,如经中云:“如来今日普为此会,宣胜义中,真胜义性;令汝会中,定性声闻,及诸一切,未得二空,回向上乘,阿罗汉等,皆获一乘,寂灭场地,真阿炼若,正修行处。”

 

 能诠教体 

凡佛说经,都是以“诸法实相”为体,诸法实相,就是宇宙人生之真相。实相无相,以寂静为体。本经开示二十五圆通,拣选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观世音菩萨听海潮音成佛,反闻闻自性,自性就是一真法界,以空寂为体。所以,经中文殊菩萨答佛偈云:“我今启如来,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释尊应化娑婆,既然以音声为教体,我们学佛人,无论念佛、参禅、念咒,都是要心念耳闻,都摄六根,静念相继,方能达一真实相。

若依唐朝清凉大师教法,从浅至深,有十种教体,如随相门、唯识门、归性门、无碍门等,因与本经并不十分密切,故略。

 

 宗趣通别 

宗者,宗旨,是指修行的指标。趣,归趣,乃修行之果趣。如经中所说,“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应当看月”。宗趣有通别之称。千经万论,各有所宗;然佛之说法,唯有一宗。佛教之真宗,是以无所宗为真宗,一切皆空,连“皆空”也空,才是佛教总的宗旨。然所说之空,非是顽空,也非断灭空,是要起作用的,有神机妙用的,所谓非空非有,非有非空,即空即有,即有即空,这样才能得真是利益,才能得大自在。概括而论,本经总的以不生灭为本修因为宗,以圆满菩提归无所得为趣。

统论佛教,说一切法,不出因缘二字。别论本经,阿难示堕,所以佛陀救度。佛陀开示,不出解行修证,其所标指,皆为明月故。所以,破妄显真,其宗为一心,四科七大,总归如来藏性;指示修行路,首楞严大定,为其所宗,超出妙庄严路,成就究竟佛果,就是归趣。

 

 修证阶差

佛法修证,先正因地。修行正义,念佛打坐,只是助修;下座后,行住坐卧,一切人事,种种行为,方是正修。故知修行是修于行,在平日起用,处处观照,时时觉察,方是第一重要事业。修是复义,即回到本来面目。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修重在悟,不是真有个佛可修。修行法门,有修以开悟、悟后起修二门。修以开悟者,悟此心地,认识本来,先破无明也。悟后起修者,明心见性后,起般若妙用,扫荡习气也。但必悟后起修,方为正修,方得实用。修法岂有一定,验证也没层次。若有定法,即非佛法;因次第尽,只是方便。

《楞严经》中,佛陀开示的四种清净明诲,三种渐次,二十五圆通等都是修行方法。从十信到十地,等觉,妙觉等,都是果位阶差。其中的四禅八定,如何破除五十种阴魔,也是修行方法。修法本身,没有正邪之分,若以有求之心修法,正法也变邪法。若因地正,纯以一心,无所求,不可得,一任直心空心,入魔也不怕。这正是《楞严经》教导我们的。

 

 历明传译 

在这一节里,我们要将本经如何从古印度辗转流布到中国以及翻译的经过,给大家说个明白。

本经开头说:唐中天竺沙门般剌密谛译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菩萨戒弟子前正议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受一共涉及三个人。

佛教传播到中国主要有两大门户:北路是陆上丝绸之路,由西域进入长安、洛阳等地;南路是海上丝绸之路,由广州入南京、洛阳等地。两晋时期,流行汉地的主要佛典基本译完。这个时期,有皇家办的国家译场,设在长安,翻译家鸠摩罗什在此主持。唐朝是另一个传法和译经的高峰,佛门很多大经如《大般若经》、《华严经》、《楞严经》等都是这个时期完成翻译的,皇家办的译场有六百多人,规模更加宏大,主持翻译的代表人物是玄奘法师。

说起这部经的因缘,前面我们说到,隋朝时候,天台智者大师研诵《法华经》而创立三观,后来遇到一位来自印度的僧人,对智者大师说:“此与天竺楞严意旨相符。”智者闻后,就向西方叩拜,希望能一观楞严的意旨,不料这么一拜便拜了十八年,而终未能得见这部《楞严经》。

原来这部《楞严经》当时在印度是属于国宝,是龙树菩萨到龙宫去取出来的一部经典,被视作稀世奇珍,禁止传往国外。本经的译者般剌密谛法师后来曾两度企图把它带出国门,流传到外国去,但都被边关官员查获,带不出来。后来,般拉密谛法师想出一个办法,用最柔细的白绢,把经文写好,用蜡封妥,把自己的一只手臂割开,把经卷潜藏在皮下,等到创口平复,再携出国。当法师抵达中国广州时,刚好与被武则天所贬的丞相房融相遇,于是房丞相请般剌密谛法师到广州制止寺中,取出这部经典来,据说当时是由房融夫人用乳汁将经卷润开的,真是功德无量。接着是组织力量翻译,般剌密谛主译,房融润笔,这是本经流布到中国的一段困难经过。

这里“唐”是唐朝,当时是武则天皇帝刚刚退位,中宗皇帝嗣位的神龙元年。

“中天竺”是古西域的中部。属于古印度国土。天竺,此翻月邦。是西域国之总名。其国周匝有九万余里,划野分区七十余国。此国居众国之中央,众国如星拱卫。此邦如月,故称月邦;其土有五,此指中土。这是示译主之降生处。

“沙门”是梵语,华译“勤息”,即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的意思。这位般剌密谛法师,多行勤息,化及有情,固足以称作沙门。他把本经潜带入中国,待翻译完后,赶快回国认罪,可见这位法师的德行之高尚,他对本经的贡献,功德巍巍。我们今日得见闻是经,实在感恩无比。“译”者,变易之义,意即从梵语转易为中文。

本经是龙树菩萨于龙宫默诵而出,西域最重,为镇国宝,不容出境。般剌密谛亡身为法,冒禁西来,志益此方,功莫大焉;且通方智辩,总统译场。般剌密谛是主持翻译这部经的人,梵语名字,中文的意思是“极量”,指智慧非常圆满。为什么称他做译主呢?因为当时进行翻译这部经者,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聚集很多法师大德,有口译、传译、笔记、润笔等,很多人一起工作的,般剌密谛法师担任译场的首座。

  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

在译场中,般剌密谛法师有一位助手,是来自乌苌国的沙门,名叫弥伽释迦。乌苌国也是当时古印度的一个国名,是前阿输迦王的花园,旧称乌场,在印度北部的地方。弥伽释迦,中译“降伏”。一般的翻译是,由一位法师口诵梵文经本,主要口译员随即口译成中文,另一位译员负责记录。当然如果主译员通达两国语言的话,他可以一边口诵梵文,一边就口译成中文了。这位法师是负责语音翻译工作、确定由梵音变成华语的词句,他是译场主要一员。

菩萨戒弟子 前正议大夫 同中书门下 平章事 清河房融 笔受

菩萨戒共有十重戒和四十八轻戒,是修学菩萨道的戒法,亦属大乘的戒法,是出家人、在家人都应受的戒。《梵网经》说,无论国王百官,在受位时,都应受菩萨戒。房融以宰相之身,因深明佛义,因以佛作父,以菩萨为兄,而于受戒后自称为弟子。

“前正议大夫”就是房融被贬官之前的官职,亦称“谏议大夫”,是唐朝的一品高官,负责对朝政国务谏议之职。“同中书门下”是说房融兼任掌管“中书省”及“门下省”这左右两相府的事务。“平章事”,也是当时唐朝的一个官职名称,其职责是均理政务,显彰法度,是政府重要部门的要职。

清河是地名,就是房融的家乡,房融,有子房琯,他们父子均先后官拜宰辅。笔受是以其文笔,润色经文之意。由丞相来执笔润色,文字功底当然十分了得,因此我们今天读《楞严经》,其行文措词,都极为优美,堪称诸经之首。唐中宗(当时掌实权的是武则天)贬房融,更使他因祸得福,因翻译《楞严经》造福千秋万代,功德无量,不也善哉!

在有些版本,沙门怀迪是证译员,这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参与译经的往往有很多人。但是有人说,《楞严经》是伪经,是房融等伪作的,这是胡说八道,不值得一驳。很简单的道理,你来评判佛,你一定要比佛更高才行。有资格来分辩真假的,必须是有修有证之大德。如果自身修行真正有深功夫者,一定可以印证经中的很多深奥的道理;如果没有修行功夫,只一味广学多闻的,就算他是佛学界著名的专家学者、大教授,也没有资格评判《楞严经》之真伪。尽管这样,其中的一些情况,我们在此也交代一下:

唐朝开元十八年,西京崇福寺沙门智升所撰的《续古今译经图纪》和《开元释教录》有如下记录:

《续古今译经图纪》云:“沙门般剌密谛,唐云极量,中印度人也。怀道观方,随缘济度,辗转游化,达我支那;乃于广州制旨道场居止。众知博达,祈请亦多,利物为心,敷斯秘赜。以神龙元年龙集乙巳五月己卯朔二十三日辛丑遂于灌顶部诵出一品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一部十卷。乌苌国沙门弥迦释迦语,菩萨戒弟子前正谏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受,循州罗浮山南楼寺沙门怀迪证译。其僧传经事毕,泛舶西归。有因南使,流通于此。”

《开元释教录》云:“沙门释怀迪循州人也,住本州罗浮山南楼寺。其山乃仙圣游居之处,迪久习经论,多所该博,九流弋略,粗亦讨寻,但以居近海隅,数有梵僧游止;迪就学书语,复皆通悉。往者三藏菩提流志译《窦积经》,远召迪来,以充证义。所为事毕,还归故乡。后因游广府遇一梵僧,出梵经一夹,请共译之,勒成十卷,即《大佛顶万行首楞严经》是也。迪笔受经旨,缉缎文理。其梵僧传经事毕,莫知所之。有因南使,流经至此。”

上面两说,前后有些差别,但基本史实是一致的。至于是否在制止寺翻译,还是法性寺、光孝寺,这并不是很紧要的。房融在武后时以正谏大夫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唐中宗神龙元年,房融以亲附张易之兄弟,二月被流放到高州,遇到般剌密谛携经至广州,正在与沙门怀迪等合作翻译,房融被邀请参加润文工作。同年五月在光孝寺译经完毕,呈送给武则天,刚好武后驾崩。房融长流钦州,死于高州。后来神秀入道场见所奏经本,录传于世。

明朝戒润法师说:“至于润文,古皆别立职员,语或拙俗文者润色之,融相亦兼此职,故标名于经首,互显其功耳。夫融相请译,笔受润文,而又奏入内庭。时值国家多事,未暇颁行,诏神秀国师入内讲解,师将此经随出洛阳天宫寺。后师迁化,上以王礼殡送当阳度门寺,经亦与俱。彼时流传未广,几希湮没;慧振法师访度门寺得经始传。天宝十年,陕西长安兴福寺惟悫法师,复于故相房家得笔受本;始作玄赞疏十卷,并疏解广传焉。是则不惟量能二师为佛再来,即房相亦佛应身,于此方逗机说法,诚宜首标。”

因此,般剌密谛口诵,沙门弥迦释迦语译,沙门怀迪证译,房融润笔,这样的安排,我们更容易接受。不管谁以及有多少人参与了《楞严经》的翻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楞严经》是佛之真经,不是什么伪经。佛陀在入般涅盘之前告诫我们,要“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就算《楞严经》真是谁编造出来的,只要能与佛之心印一致,佛也一定印可的。佛的法运有一万年,《佛说法灭尽经》说:“吾涅盘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又说:“《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

宣化上人说,在佛教里,所有的经典,都很重要,但是《楞严经》更为重要。凡是有《楞严经》所在的地方,就是正法住世。《楞严经》没有了,就是末法现前。《楞严经》是佛的真身,是佛的舍利,是佛的塔庙。所有的佛教徒,必须拿出力量,拿出血汗来拥护这部《楞严经》。为什么说《楞严经》先灭?因为该经所讲的道理太真实了!天魔外道受不了,所以用种种方法来破坏、来消灭它。

 

 总释名题 

释名,就是解释经的题名。每一部经都象人一样,有一个名字。每一名字,都有特定的意义。将经题字面的意思与深蓄的内涵解释清楚,就是释名。佛经的名字有七个种类:

第一、以人为名。即以该经法主的名字而命名的。譬如《佛说阿弥陀经》、《维摩诘所说经》等。佛、阿弥陀佛、维摩诘居士,均是人名。

第二、以法为名。即以佛所说的法相为名。如:《涅槃经》、《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经》等。涅槃、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均是佛所说的法。

第三、以喻为名。就是以使人容易理解经中意义的比喻来命名。如:《梵网经》。大梵天王宫殿里挂着的因陀罗网似圆筒状,象我们现在佛殿里挂的幢一样,且每个网眼里都嵌了一颗摩尼宝珠,颗颗宝珠明亮如镜,互相辉映,重重交参,不相障阂,庄严尊贵,无以复加。这里用梵网作喻,以显诸佛之教门重重无尽,法法无穷,庄严法身,光明遍彻,无所障阂。

第四、以人法为名。如《佛说仁王般若经》,是佛对十六个国王,即人王而说的。佛和人王都是人,而般若是法,所以是以人法为名。

第五、以法喻为名。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般若波罗蜜多是法,心是比喻。为什么说心是比喻呢?我们下面讲经文时还要详加解说。

第六、以人喻为名。如《菩萨璎珞经》。菩萨是人,璎珞比喻庄严之意,所以是人喻为名。

第七、以人法喻为名。比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方广是法,佛是人,华严是喻,比喻证得大方广之理的佛,其因地要修十度万行,庄严果上功德。

以上是佛经的七类命名。前三种或以人、或以法、或以喻为名,均是单数,是单名。后四种或以人法、或以法喻、或以人喻、或以人法喻为名,均是复数,是复名。

《楞严经》的全名是《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经题一共有二十个字。在本经的第八卷,我们看到这本经还有五个名称,都是这个总名的分述。经中言:“佛告文殊师利:是经名大佛顶悉怛多般怛罗无上宝印,十方如来清净海眼;亦名救护亲因,度脱阿难,及此会中性比丘尼,得菩提心,入遍知海;亦名如来密因修证了义;亦名大方广妙莲华王,十方佛母陀罗尼咒;亦名灌顶章句,诸菩萨万行首楞严。汝当奉持。”下面我们详细讲解。

“大”字。这个大,不仅仅是大小的大,而是面面具大:体大、相大、用大、因大、缘大、果大、事大、理大。究其深处,非达教理行果、人法显密不可。

首先是体相用大。体大即体性包含一切,无有一物在这个体性之外。相大是佛的光明报身,光明四射,功德巍巍,庄严如须弥山。用大,即从体性所显示的妙用周遍圆满,无所不具,无所不遍。

其次是因缘果大。佛在因地发心,要普渡众生,心量极大,是因大。佛以一大事因缘出生于世,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众生今日有缘闻法,得以超出轮回,解脱生死,所以说缘大。众生闻法修行,成就佛道,恢复人人本具的智慧德相,与佛无二不别,所以是果大。

再次是事大理大。佛为了解决我们的生死大事而示现八相成道,其中义理,甚深如渊海。

总的来说,佛性旷若虚空,量周沙界。也就是说,所有恒河沙数的佛土,无一不在佛性之内。我们知道,每一个佛土都有三千大千世界。所谓三千大千世界者:一座须弥山,有一个日月、四大洲,即一个小世界。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叫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叫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叫大千世界。三次以千积(即千的三次方),故称三千大千世界。每一个佛土都是三千大千世界。而我们所修证的性量包含十方诸佛,恒河沙数佛土都在内,你们说这大不大?真是大得不能再大了,这就是大而无外。我们有些人只知道亚洲、美洲、欧洲、非洲、大洋洲等五大洲,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心量太小了,只一管之见,犹如井底之蛙。而我们学佛,就要证到广大无边、尽虚空、遍法界的心量。

“佛”字。佛是佛陀耶的简称,梵语音译而成。中国本来没有这个字,是翻译佛经时首创的。左手是个“单人”,右手是个“弗(不)”,合起来就是“不是人”,佛是由人修成的,佛是人非人,超越于人。佛者,觉也;佛有多重含义,其基本的意思有三个:无量觉,无量寿,无量财。佛具有无量的智慧,所以最基本的意思是觉悟,佛教是觉悟人生的教育。佛还有无量的寿命、无量的财富、无量的德能、无量的悲心等等,一切一切的无量。但是我们不说佛是万能的,因为佛不能代替我们成佛,佛不能代替我们消业障,佛也不能代替我们下地狱。我们人人都是自作自受,承担因果,佛只是在旁边帮助我们、指示我们、惊醒我们、觉悟我们。佛法是佛教导我们的话语,是佛教的教义,也叫佛经,包括三藏十二部。

“顶”字,顶是山顶头顶,是巅峰,比喻佛之一切都是至高无上的。这样三个字合起来“大佛顶”,是不是说这个佛很大,这个佛的头顶最高呢?不能简单地这样理解。这个大佛顶,不是肉眼能看见的,大而无相,尽虚空,遍法界,都是它。这个大佛顶,是以空寂为体的,清净本然,但是又有无穷的神通妙用的。这个大佛顶,它就是你我的佛性,是我们的真心变现的,与我们共一体的。

深入一步。言“大佛顶”者,直示吾人向上事也。《楞严经》中,世尊连说了本经五个名题,其中有密有显;密者,悉怛多般怛拉无上宝印也,显者,诸菩萨万行首楞严,大佛顶之果法也。经云性净明体,这个“明体”,物我平等,含吐十方,尽遍虚空,谓之体大,称法身德。经云常住真心,生佛无二,圆照法界,福慧庄严,谓之相大,称报身德。经云无见顶相,即相无相,显密超乘,妙应群机,谓之相大,称解脱德。经中云:“尔时世尊,从肉髻中涌百宝光,光中涌出千叶宝莲,有化如来坐宝华中,顶放十道百宝光明;一一光明,皆徧示现十恒河沙。”大佛顶,佛三十二相之无见顶相,法、报、化三身为一体,在佛为大佛,在菩萨为大菩萨,在人为大人,都是三德所聚,福慧具足。经云:“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三摩性定,在果德名大佛顶,在因行名首楞严。修首楞严者称菩萨,证大佛顶名如来。《十六观经》云:观音菩萨,身相众好,如佛无异;唯顶上肉髻及无见顶相不及世尊。所谓直示向上事者,以佛顶亦是清净法身之影像,见大佛顶者,是名如来。

“如来”,这是佛的十大名号之一。佛的名号很多,方便说有一万个,我们一般讲十大名号: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如来,是从佛之本体命名的。我们的佛性不生不灭,不来不去,如如不动。《金刚经》说,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是名如来。

“密因”,所谓密者,不是秘密,我们人人本具的智慧光明,因为被我们自身烦恼所覆盖,使得我们的宝藏被埋藏起来。现在,佛陀开示我们,帮助我们把自身的宝藏挖掘起来,本来没有秘密可言,因为我们迷失了,深藏了而不自知,所以认为是密。这个密因藏得很深,非明眼人不能开示,所以佛为我们说这一部《楞严经》,这就是成佛的密因所在。我们查一查《大藏经》,在经集部是找不到《楞严经》的,在什么地方呢?在密部。所以,《楞严经》究竟是属于密法,经中有楞严神咒,是众咒之王,是修行人破除一切魔障的无上神咒,我们修行人应该持诵,下面讲解经文是我们再详解此咒。佛陀正是让文殊师利菩萨持这个咒去破除摩登伽女的先梵天咒,解救阿难的。这就是“如来密因”。

总概而言,如来密因,即果人以显因性也。如来,是佛之十位果号之一。密因者,众生不知曰密,佛果资成曰因。本经见道、修道、证道三位;见道所显见性,修道所依闻性,证道所圆妙性。此圆湛性体,一切众生皆具,但不依般若妙智,迷不知有,密而不显也。所以,佛开示阿难,以般若智亲见法身,因修三摩地,达明心见性之旨,相相寂灭,性性圆融,全密而显也。

“修证了义”,佛陀开示我们认识密因,就是一心,从因地上修,明心见性,就能证得无上正觉,到这个时候才是了义了。人人本来是佛,应该是无修无证无得的,为什么还要修证呢?因为我们长年累劫,妄想、分别、执着之故,就像厚厚的尘埃,覆盖了我们本来闪闪发光的镜面,所以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后,应该把这些尘埃统统打扫干净,才会恢复光明,这就是修法。不管念佛、参禅、念咒,都是为了打扫尘埃,清净本心,恢复光明。我们做到了,就能出轮回,解脱生死,这就是了义。

众生根中,微密妙性,本是无修无证之本然果体。然蒙蔽于无始无明之中,必假教缘发起始觉,研磨治习而修,冥心默契而证。所以阿难尊者虽然已经知道什么是如来藏性,但就像世尊交给他一所华丽大屋,自己不知门从何入。佛乃为之开决定义门。为了义修证而特选耳根圆通。顺此方之机,超二十四圣而独妙,为十方如来通修之要门,更是了义中之了义。依此天真自性,于无修中修,是为首楞严了义之修。于无证中证,是为大佛顶了义之证。

“诸菩萨万行”,菩萨是菩提萨埵的简称,中文翻译为“觉有情”,或者“大道心人”。准确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人都是有情的。人太有情好不好?其实不好。人往往都是为世间之亲情、爱情、有情等所累,被情拉住了,就不得解脱。情往往是变化的,是假情,因为能变得就不是真的,我们要把情化为慈悲,那就是真情,是永远不变的。所谓菩萨,就是这个人啊,他能够把世间的情见觉破,然后自觉觉他,他帮助别人把他的情见觉破,再不受世间情的负累了,就是菩萨。所以观世音菩萨有大心量,能救苦救难,处处求处处应。菩萨的修法有六度万行,六度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具体含义,我们下文再讲。

“首楞严”,首当然是最先的,第一位的。楞严是梵语。直接的意思是:一切事究竟坚固。一切事从宇宙万物,日月星辰,到山河大地,草木丛林,有情世间和无情器世间,无不包含在内。所以,我们获得这个“首楞严大定”,就能证到天地与我共一体,究竟坚固,无可动摇。

一切事究竟坚固,作何解释?我们可以参考明戒润法师的讲解:“经中此见及缘。所谓一切事,元是菩提妙净明体。所谓究竟坚固,亦是大定之总名。具此大定,观法如幻,得见心性,谓之究竟。心即常住,谓之坚固。盖般若智日朗于法身性天,上上下下无所不照,世出世间诸法实相,彻法本源不动不坏。如此一切究竟坚固,即尊者示邪染为缘浚发大教。首以得成菩提为请,佛为征心辨见,以明阴处入界皆如来藏,地水火风不相陵灭,殚二十五圣之所证,穷五十五位之所诣,精研七趣情想,详辨五阴魔邪。直至入于如来妙庄严海,圆满菩提,归无所得。此一切事究竟坚固之旨也。盖谓大佛顶是究竟坚固之果;如来密因是究竟坚固之理;修证了义是究竟坚固之教;诸菩萨万行是究竟坚固之行;首楞严是究竟坚固之定。意看经者,依教解理、依理起行、行满证果、因人果人、显法密法,总不出一楞严大定。”

“经”,是契经,梵语修多罗。经有“贯、摄、常、法”四个意思。贯,是一贯、始终如一的;摄,是有很强的吸引力、说服力,能摄受大众,让大家容易相信、依靠的;常,是恒久不变的,不管过去、现在、未来,都一样适用的;法,是法则、规律,是正知正见。所以,《大藏经》里面所有的经典,讲的都是宇宙人生的真理,是诸法实相,贯通古今,广摄一切,此理常然,永为法则。经典的意义何在?很简单,就是教育,就是觉悟宇宙人生之真相。所以,把宇宙人生的真相告诉普罗大众就是教育了。什么叫做教?《中庸》说,修道之为教。佛陀圣人把道理教给我们了,我们按照道理去做,去修习磨炼,也成为圣人,也成佛了,这是教育的目的。

最后我们再来用一句话来总结一下这二十字的名题。《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含义就是:佛陀开示成就佛道的深奥方法就是通过修行能够了生死之六度万行而深入一切事究竟坚固的大定。解释名题竟。

 

 正解经文

注解佛经,今古通遵,按例先判序分、正宗分和流通分。此经从“如是我闻”至“归来佛所”为序分。序分含有两个内容:一证信;二发起。从“阿难见佛”至“不恋三界”为正宗。正宗分有五个方面内容:一见道。七处征心,十番显见,常住真心独露;四科七大,如来藏性周圆。即万象宣说真胜义性,总明大佛顶如来密因。二修道。当机心悟实相,请华屋之门;佛示初心二决定义,绾巾示结,拣选圆通,利根得以修进,阿难自谓已悟成佛法门。复请安立道场,摄心轨则,遂闻三无漏学、四种律仪,及大神咒,以完最初方便,钝根亦得通修。三证果。从三渐次,增尽妙觉成无上道。总明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四结经。答五种题目以便持。五助道,详七趣阴魔以正观。后文皆是流通分,有二个内容:一校验福胜;二欢喜奉行。

《楞严经》是佛法的瑰宝,开悟的关钥;是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这部经典是彻法底源,究竟了义之说。上文释其名题,首楞严就是一切事究竟坚固;我们修学楞严,一定能坚固我们成佛之心。

《楞严经》由阿难示堕淫室,遭遇摩登伽女先梵天咒,世尊派文殊师利菩萨往护发起。前面七处徵心是破妄有以显真空,说明蕴、界、处等皆不可得,是空如来藏。后面十番显见是说妙有,叫我们不要执在空的一边,因为真空中有我们的能见之性,有我们的灵明妙体,是不空如来藏。四科与七大合起来,就是空不空如来藏,我们片面执着空不对,片面执着有也不对,要把有与空都放弃,因为这两边都不可得,真如法性才能圆满无缺,才能周遍法界。

阿难问佛什么是妙奢摩他、三摩提、禅那,请佛一个一个地开示。佛就告诉阿难:我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释迦佛具大慈悲心,他看阿难过去总是只重多闻,不务实修,未能体解大道,于是想尽办法逼拶他悟道。《楞严经》里,释迦佛为阿难,也正是为我们层层剖析,微妙开示,非常详尽;不象其他的经那样,笼统地说上一句,大家不容易懂。《楞严经》从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到地、水、火、风、空、根、识七大,一桩桩、一件件,从内到外、由表及里、深入浅出,把我们无始以来的生死根由,讲得一清二楚。

《楞严经》告诉我们,修行就应该从性起修,从我们的真性上用功夫,才是真正修行,离开性不论怎样去修都不对。我们必须时时刻刻明白什么是性,什么是相,对一切相都了了分明,知道一切男女老少、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都是我们性体所生,都是我们自性的妙用。要透过相来见性,识得这个性以后,就不要再从相上去分别,那么这样就叫真修行。我们见性之后,才知道怎样去真正用功,如果不见性,任修何法都是盲修瞎练。因为不知道什么为性,为什么会显现出这个相,那就免不了要跟着相跑。真正用功必须明心见性,就是这个道理。

阿难见性虽然是见到了,但心里面还有余惑未解,还有习气未除。我们做功夫也是这样子,经过念佛、参禅或者修密,有这个境界现前,啪的一下脱开,妄想执着刹那之间消于无形。假如只是偶尔一次,以后又不行了,那就不是真功夫。所以我们见到以后,还要好好做功夫,要真正打成一片,做到行住坐卧、顺逆动静都是一如。不管环境顺也好逆也好,不管是在动中或者是静中,都是如此。要做到如此境地,才是真了。现在有些人很狂妄,不过是偶尔碰到一次,就认为自己已经到家了,在那里骄傲得不得了,旧的习气还没了,又加上新的习气。因为习气还没有除掉,境界来了仍旧摇摆不定,在事上还是透不过。我们不知道一切事情都是虚假的,境界来了还是在那里著相,当做实有其事,那么这个功夫就不到家,怎么能得受用呢?我们的妙明真体不来不去,不动不摇,一切境界尽管来,我们只是随缘应对,无一物可取,亦无一物可舍,什么都不可得,自然不会再着相,能这样活泼自在,即是妙用当前。阿难及大众虽然已经开悟,但是多生历劫以来熏染的习气还没有消除。现在虽能见道,但只是始觉光明,还差得很远。所以,经中佛陀再为我们初审因地发心,次审烦恼根本,二决定义,层层开示,深达本源。

纵观整部《楞严经》,从见道位(卷一到四),到修道位(卷五和六:陈二十五圆通法门,选耳根圆通;述四种清净明诲),再到证道位(卷七和八:先是安立道场,宣说神咒,再由三增进,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到最后归结是助道位(卷九和十:精研七趣和五十种阴魔,层层深入,这才圆满菩提,中中流入大圆觉海)。佛陀对我们的开示,层层深入,条理清楚,方法明白,就像一个慈悲的父亲,手拉着手,把我们从生死的此岸,携领到解脱的彼岸。善哉!善哉!

末学师父元音老人对《楞严经》的剖析是非常详尽深入的,他老人家讲解经文的大多数录音资料虽然失散了,但是还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楞严要解》提纲。末学主要是根据这个提纲来讲解的。

上面是总述,下面开始第二部分:正说经文。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