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龙居士

《楞严经》与融禅净密于一体的心中心密法

 

《首楞严经》讲到五十种阴魔,法会就要圆满结束了。修行人努力用功,之所以菩提道上遭遇挫折,走上歧路,都是因为妄想不空,着想之故,心有所求,则于菩提涅磐不得清净,觉性不得圆满。不管是阿难,还是我们末世众生,毛病都是一样的。所以,佛怜悯我们,苦口婆心,微细开示,教导我们顿悟佛理,渐除习气,在事上磨炼,防止和消灭魔障。《楞严经》里,佛指示我们的修三摩提楞严大定,通过耳根圆通、反闻闻自性,入念佛三昧,方法和步骤都非常详尽了,只要我们依教奉行,一定可以直成菩提,归无所得。前面的论议中,我们已经分别介绍过禅宗、净土宗和密宗的修法,都是心念耳闻,方便多门,归元无二。这里我们将进一步为读者介绍心中心密法,这是禅净密融于一体的大法,是末法众生修行成佛最快最好的法门之一。心中心密法中的六种手印,其中第二印的主要目的就是怖魔,帮助我们消除修行过程中的各种魔障,因此研读《楞严经》对我们心中心密法行人,同样有很大的帮助。

心中心法是佛教密宗一个很高深的法门,属于密宗九乘次第的巅顶-心髓部分。它是以禅为体、以密为用、以净土为归,融三宗为一体的大法。不同于其他的有相密法,须从有相过度到无相后才能亲证本真,它是直下见性的,和禅宗一样,都是从第八识下手,非空非有,印咒是有,当身心世界一切化空,证到本性后,就归到禅宗,心真空净了,一尘不染,就是净土,就是大圆满。

心中心法系藏密红教之法,东密也有传承。该法在西藏须修二三十年有相密后,方可传习,故未广传。民国时期,诺那上师曾在上海授与袁希廉。如今心中心法得以广传天下,有赖我心密祖师大愚阿阇黎于庐山修般舟三昧,备受艰辛,深入禅定,感普贤菩萨现身灌顶传授,并告以《大正新修大藏经》密部内有《佛心经亦通大随求陀罗尼》,乃该法之法本,可详为参阅。愚公得法,修习有成,深感佛法衰微,佛恩难报,不辞辛劳,下山广传。

我们翻开《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经文开首第一段: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俱焰弥国金刚山顶。遍观十方皆如火色。尔时如来即嘘长叹,普视众生都无差途,善哉众生当何所救?”

我们现在是末法时代,世风日下。虽然人人看来似乎科技发达,社会进步,然而人类欲望高涨,精神堕落,早已违背佛愿,去道渐远。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已经成了一个大火盘了,我们众生都像火盘里的青蛙,快要被烧死了,还在蹦蹦跳跳,不知道死亡的危险马上就要到来。佛怜悯我们,知道我们众生愚昧不觉,顽固不化,所以叹息,看着我们这些即将要沉沦的苦难众生,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他们呢?

“思惟已讫,一切诸佛世界,及诸菩萨境界,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金刚际及魔宫殿悉皆震动。其时即有过现未来一切诸佛,应念正思;复有诸菩萨等,住自心中而复不动;复有诸金刚领诸眷属执金刚事,不安其座游行十方;复有诸天仙魔怖走无处。”

佛正想着如何拯救我们这些苦难众生,令其超出轮回,成就菩提。这一念想,就产生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不但震动诸佛世界,觉醒了十方菩萨、金刚和天人等,使得他们心中不安,感觉惭愧;而更加震动了魔王的宫殿。魔王知道很多众生将因此冲破他们的魔网了,所以非常震怒,也非常害怕,佛的这一念想就像地震一样,震裂了他们的宫殿。

“尔时即有十金刚藏菩萨前整衣服,白佛言:世尊今者此瑞,为恶相耶为善相耶?尔时如来但自思念而复不答。其时会中有菩萨名金刚愍,告金刚藏菩萨言:是相不善。佛今悲悯入慈心三昧不名为善,且自净心待佛所宣。尔时复有德藏菩萨,问金刚愍言:云何为慈悲三昧?金刚愍告言:正是救摄之处。善哉!善哉!其时各净身心,在须臾之间,见如来心遍诸众生。”

这个时候,有菩萨来问“佛做出救护众生的念想,而魔宫震动”,这是瑞相还是恶相?佛沉默不答。为什么佛不说话?因为说了也没有用啊!众生烦恼心重,业障重重,自以为是,顽固不化。若果说是瑞相,有谁相信?如果说是恶相,又有谁信?所以佛惟有深入慈心三昧,入定去了,佛有说法吗?佛身体力行,用实际行动来说法,这是无言而说。有菩萨说:“是相不善”。为什么不善呢?因为是众生之心不善,所以感得的一切俱是不善。所以佛入慈心三昧,就是要摄受救度他们啊。所以说“善哉!”大家先把烦躁不安的心定下来吧。只要身心清净了,才能与佛的心相通。这样佛说法,大家才会觉得心心相印啊。

“尔时如来从三昧起告言:诸善男子,善哉善哉众生没尽,汝悉知不?我今见诸众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不到我际被魔所持。如何救得谁有方计摄得此毒?”

现在佛从禅定中起身说法了。纵然我们这个五浊恶世的众生,浊恶得不得了,但是佛还是称赞我们,称呼我们为善男子,说“恶相”也善哉。佛说,这些苦难众生还没有到死亡的尽头,还是有得救的。你们菩萨知道吗?他们现在只是被魔王、被贪嗔痴这些烦恼贼所执持,不理解佛法,不知道佛心觉悟,所以没有皈依佛所。你们这些大菩萨,也帮我想一想办法,如何来救度他们,如何消除他们贪嗔痴的烦恼毒?”

“其时即有二十千万亿菩萨,皆是灌顶大法王子威德自在,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菩萨慈。佛言此非慈摄。复有百千万亿恒河沙数世界金刚密迹,持四天下力士,前白佛言:世尊我能力摄。佛言金刚此非力摄。其时复有一切世界大自在天,能变身为佛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自在变化所摄。佛言非汝幻惑所知。”

这时,有无量无边的菩萨想来帮助佛救度众生,他们用的方法是“慈悲”。又有无量无边的金刚力士奋勇报名,他们用的方法是“神力”。又有一切大自在天人想来帮忙,他们用的方法是“神通变化”。佛非常感谢他们鼎力相助,但是说他们的方法都救不了我们这些障难深重的众生。

“于众会中有一菩萨名曰实德,白佛言:世尊,如是金刚菩萨天仙,皆悉不能摄持,佛今如何令诸众生得脱此难?尔时如来告实德菩萨言:唯有如来心中心不能及。何以故?能令诸魔生大慈故,能令诸法随应现故,能令诸佛常不离故,能令诸菩萨为眷属故,能令诸金刚施威力故,能令诸天众常拥护故,诸大药叉罗刹成助法众故,能令一切诸大鬼神生欢喜故。能令所持诵者等佛力故、等佛心故、等佛智故、等佛威故。能令一切直至菩提无退转故,世间所有事业自明了故,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世界有通无通有智无智有贤无贤尽归伏故。”

大慈悲、大神力、大神通都救不了现代的众生,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度呢?佛肯定地说:唯有心中心!可以令众生脱离此难。下面佛说了心中心的种种神力,说明心中心是万种顽病都可以医治的灵丹妙药,确实是末世众生之福祉所归。

“尔时大会闻已,咸欲听受。于大众中忽起光明过百千日。尔时实德菩萨问佛言:此是何光何等因缘?答言: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住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捨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

佛说有“心中心法”可以救我们。我们是何等幸运!我们都想知道心中心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法是如何修持的,如何证果的。

我大愚祖师按照本经典所说之六印一咒以及普贤菩萨的指引修持。经七年苦行,成就下山,开印心法门。所到之处,略显神通,大江南北无不为之轰动,当时求法者不下五六万人。大愚祖师归隐四川山水后,心髓弟子王骧陆居士嗣法传道,是为印心宗第二祖。一九五八年,元音老人接法,为第三祖。我二祖三祖本来均有出家弘法的意愿,但遵初祖所嘱咐,本法以居士身份弘传更为方便有利,更契合佛所说的末法时期,荷担如来家业更多的是在家居士。二祖王镶陆居士嘱咐说:“此心中心法是末法时代最易亲证本来面目的最好最迅速最简捷的大法。修禅宗靠自力,无二三十年甚难彻了,且痛师资日少,时代不同,求其普及甚难,而心中心法,仪轨简单,证得尤速,专心修持,二三年可抵得上二三十年之功。”

吾师三祖元音老人是印心宗很关键的人物,对心中心法的传承作出了重大贡献。元音老人说“经二祖灌顶后回家修习,坐第一印第一座,即全身飞起,如直升飞机直冲霄汉,因惊怖而出定。修第四印时,一夜于睡梦中忽闻老母一声咳嗽,顿时身心、世界一齐消失而了了分明灵知不昧。一日,修法毕,步行赴邮局上早班,途经四川北路,忽然一声爆炸,身心、马路、车辆与行人当下一齐消殒而灵知了了,一念不生,亦不觉人在走路。及至到了邮局门前,忽生一念:到了。果于眼前出现邮局大门。脚步未动,人已到了邮局,身轻松而心透脱,有如卸却千斤重担相似,欢欣鼓舞。一日晏坐中见佛前来托一日轮与我,刚伸手接时,日轮忽然爆炸,佛、我、日轮、世界与虚空一时并消,妙明真心朗然现前!佛恩浩大,加持、接引众生无微不至!余感恩之余,不觉大哭一场!修六印时,神忽离体,方于室内巡行间,道友来访扣门,复与身合。”

师父元音老人提前五年就预示了自己的身后事。他老人家末后一着,更是震天动地,大放光芒。从元音师父的修法经验看,心中心法确实是威力巨大,证果神速,是我辈修学进果的菩提直道。元音老人说:“该法简便快捷,学者咸称禅密,语似不当,义实相侔。心中心密法,以六印合一咒,三密加持,设不设坛场均可。修时,手结印,口持咒,不作观想,但返闻心持密咒无音之声,有如念佛观。持咒时作金刚持,但唇动口不出声,绵绵不断,以得佛力加持故,入定至为迅速。这样修持既不伤气,又不伤血,且系养身妙法。以出声即伤气,默念即伤血,今作金刚持,心念耳闻,意不外驰,一线连绵不绝,心澄志凝,气血调和,安然入定,精神朗健,躯体安康,明心见性之基础即建于斯矣!此法每日修一座或二座均可,另有打七与九座之法。每座修二小时,手结印不散,口持咒不停,不可半途散印下座,否则不算,须从头修起。如根性相当,能连续修持,绝不中断,修满千座,决定可以明心见性。见性后,从体起用,磨练习气,即与禅宗合辙。如再藉大圆满妥噶修习之法勤苦修习,身化虹光,证成佛果,亦非难事!”

打开秘密宝藏叫密法,是以三密加持来修法的。三密加持即以本尊的力量加持学人的身、口、意。身体不动,手结印,腿跏趺而坐,是身密;口持咒不停,是口密;意不想,不思,静静听自己的持咒声音,是意密。能以无相密法打开秘密宝藏,见得本性,是真正的密宗。

《楞严经》里,佛开示的奢摩他、三摩和禅那,是实修的具体方法。所谓奢摩他,是由止修入,修空观,观一切皆空,取极静力,成就觉慧,永断烦恼。所谓三摩,是由观修入,修假观,观一切皆假,成就清净妙行。所谓禅那,是由禅定修入,修中观,唯灭诸幻,不取作用,直断烦恼。我们所修之心中心密法,正属于齐修圆证,以上座时修奢摩他止定;下座时观照即三摩钵提,而依般若扫荡一切,悟无所得,直证心源,此即禅那,亦是中道。以仗佛力故,修证较速。

修行成佛的第一步就是明心见性。之后是打扫习气,圆成菩提。《楞严经》第十卷说:“生因识有,灭从色除。理则顿悟,乘悟併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圆觉经》也说:“知幻即离,不假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不要以为觉了便成佛,不要以为明心见性后,就不须再用功精修,勤除妄习,保护本真,以达不动究竟之地。哪知这才是始觉,不是本觉,尚须依于本觉,勤苦修习,如子依母,子母相合,融为一体,始成大觉。

《楞严经》讲人有二个大坏处:一是情、一是想。这情最坏,因为情随爱生起,相爱的人要别离,眼泪水就来了;看到好吃的东西,口水就自然来了;这爱能生水,而水性是朝下流,故情生即向下流。修净土宗的人,这情斩不断,不能生西方世界,西方世界是天界,你不能向上飞就向下流。憨山大师、紫柏大师都说到,念佛的人得不得力就看你佛号这把宝剑快不快,能不能斩断情丝。能斩断情丝才能生西;斩不断,藕断丝连,只能呆在娑婆世界。为什么走不了呢?因为这情念重了,就如“抱桩摇橹”,岸边的木桩把船上的缆绳系牢了,这船就开不动。想呢?就是想发财,想爱人,想这些不行。《楞严经》讲:“纯想即飞。”我们想西方极乐世界、想阿弥陀佛,这样的想是纯想,就能飞起来了。我们修行做功夫,就是断这个情见,时时刻刻观照。我本性是一丝不挂、一尘不染的,无可恋。这身体也无可恋,任何人也免不了生老病死,还有什么身外之物!所以我们要有大智慧,明白了,这一切自然放下了。

说到功夫程度,元音老人在修学心中心法的开示中已经做过详尽开示。我们修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道无道,自己知道。学者修法,修至妄念消融时,则能念之心,所持之咒,一时脱落,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消殒,化为乌有。净裸裸一丝不挂,赤洒洒一尘不染,但了了分明,非同木石。这一丝不挂一片虚明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佛性。我们平时说话、走路、工作,都是佛性的作用。须用功绵密,观照保护它。不能逐境生心,有所住着。须健康不作健康想,生病不作生病想,穿衣不作穿衣想,吃饭不作吃饭想,如此绵密用功,心里放教空空净净、坦坦荡荡地,还怕不能成道吗?说到功夫如何做,前面净土宗介绍念佛时已经介绍过,可以分为三步。第一步:念起不随。能作到念起不随就能于生死当中做得主,不为业牵,得大自在。第二步:亲证无为。一切事情尽管来,我心不动。这是真正随顺,而不是压住它不动。第一步是在生死当中得自在,第二步是变化自在,能变粗为细,变短为长,到达第八地菩萨的位次,能显现三种意生身。第三步:微细流注消灭。微细流注就是上面讲的作意。作意在八识心田里流动,你平时看也看不见,深入金刚普陀大定,才能见到而消灭它。到这一步,微细流注都消灭光后,能显现百千万亿化身,度百千万亿众生。这时候才真到家,不是一开悟就好了,差得远,所以,还要好好的用功。我们只要不畏艰难,不怕路遥,端正观念,精进修习,识得此离念的灵知便是我人的本来面目,然后严加保护,在事境上不懈地锻炼,勤除妄习,则会万物归自己,亲证物我不二的圆满圣果,绝非难事。谚云: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是一番寒澈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心密二祖王骧陆居士说,心中心法之异于他法者,根本在不取相。然人不能无念,无念即落断灭,有念不能无相,坐至杂念纷飞时,种种幻想,都到眼前,若起厌断之念,又即是相矣,只有不理,不理则听之,来去皆不管。勿忻慕而迎入,即是不取,勿厌恶而远离,即是不舍,不取不舍,是真不取相者。故知心中心法,为无上法门,法中最胜,如来为最上乘者说。坐时身上忽感觉冷热等等,是血气上之变化,以各人体气不同,由动而静,必经之境,无足怪者,但比较是好非坏,此境不常,久之即无,不可喜慕而求之。上座气闷性急,是根本无明,在内翻动,只有沉毅坚忍,与习气奋斗,经过几千百次翻腾上落,如舟行于海,忽而狂风巨浪,忽而波平稳顺,舟无心也,舟主无怖也,沉着应付,丝毫不乱,毅力坚强,埋头忍受,不觉到达彼岸矣。如此方得正定,无始来之浮活习气,由此改造,故久坐便不气闷,不气闷者,即是得定进步之印证。坐时心思格外纷乱,此亦是进步之印证,因无明种子一齐翻出也。当同此一个不理,沉着应付,顺其自然,又如外境纷扰,或小儿哭闹,处之不可动摇,即是定力进步之印证,故修大定大慧者,不慕山林,不喜清净,以练动静不二之境界,此当反观觉照者。久坐至数百座时,反觉定力远不如前时,此是大进步之印证。此如初尝辣味者,骤尝不胜其辣,久之转不觉其辣矣,至不觉时,正是无畏成就,故是印证。坐时杂念纷起,随去随来,随起随落,此是执着心已短,力量已松动,亦转念快之印证,即是觉照力坚强之印证,众生积习,只是浮动,能二小时勿觉气闷,能自制者,初定之印证也。定则手指自勿酸痛矣,口持咒勿停,而见闻仍了了,虽了了而勿移引,随境流转,此定也。有时若昏迷睡去,口仍持咒不停,手仍结印不散,此正定也,非昏睡也。有时坐一小时方定,有时数分钟即定,有时心极烦燥,此皆同一进步,不必强分优劣,能听其自然者,正定力也。必久久由若昏若昧之空转入明净空后(即虽不见任何景象,不闻任何音声而了了分明),忽然打失身心,根尘脱落,虚空粉碎,大地平沉,无相之实相即现前矣。有时坐时未必定,不坐时却甚定,或坐不坐皆如是,此去打成一片时不远矣,此等境界,于座上切勿比量思索,反使不定,只有不理,勿自误也。这是祖师所说上座时功夫程度的印证方法。

我们修习心中心法,很重要的还要座下绵密观照。在下座起用时,起用即是开慧,能了知其进步者,亦是开慧,慧以显定,定以资慧,是名“定慧交资”。念不可断,亦不可灭,心境对时,念而无系,如镜照物,随物而形,镜不留影,亦非无照,此云“无念”。说到“破无明”。知是无明,即是破;知一切是幻,不被流转即是破;不起憎爱之见即是破;但未证三昧见实相者,非属真知,不名真破。了达一切本空,无论人我善恶是非长短好坏得失,皆属缘会为幻,虽知分别,不住二相,此名“入不二”。烦恼易起而易转,长时可改为短时;一切习尚嗜好,忽而变更;恐怖心自然减轻,得失之观念渐淡;遇事判断力增强;日有宁喜,常觉轻安;兴趣时时变化,或由淡而转浓,或由热而转冷,要皆别有超然意境,不同于消极积极者;冤亲渐近于平等;身体愈加健旺,肝火不易动,神色亦光润;记忆力与前不同,于无谓事,每若善忘,但于专一事,独觉精锐;如此这般光景,此是“习气渐除”矣。如此久而久之,随缘不变也,任其自然,永无退转,则三昧时时现前,般若妙用起矣,大圆镜智成矣,此名“见实相”。

修满心中心二三百座后,意境自然开朗,至五六百座,则又日有宁喜。于亲爱厌恶,于美色,于显贵,于世仇,于横暴人,于无赖小人,于外道人,应付之时,意境能自在了。面对所爱之物,知其终属无常,则爱念淡释,坚牢之心,自然拔松,贪得之焰,自然而止。逆境不恼,顺境不喜。慈悲心生。于人生游戏,其最爱者,能放得下,是真解脱,能转浓为淡,是真进步,能不惊怖,是真平等,能若无睹,是真解空,总求其活泼泼而矣。心无所系,无所不可,体用如如而不动,若鸟飞空,不云无迹,不可定指为有,不可死执为无,超然自在之外。当念佛无有法可说,我亦无法可修,亦同洗衣去垢,垢则不无,净亦不立,洗则洗之,毕竟净空不可得。能于此微细微细处一放手,是大自在者。

客有问明心见性人,圆寂后归往何处者;亦有问六祖大师入寂时云:“我自知去处”,但未言明去处,是知而不言,抑不明去处而不言欤?六祖大师悟道后云:“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所谓明心见性者,即见此不动不摇、不来不去、不生不灭而又能随缘现相,生起种种妙用之真空妙有之实性。既明见自性不生不灭,不来不去,缘何又从中取来去生灭之相而有所归呢?所以如说有命终、有往生,则实未开悟见性也。六祖说“我自知去处”者,拈黄叶止小儿啼也。不明言去处者,实无去处也。所以,《楞严经》说:“圆满菩提,归无所得”。以此性如虚空,虚空何有归处?若见有去处,则落实,则着相。落实着相,则生死不了。无去处,则处处可去,处处可去而未尝去。所谓归即无归,无归即归;处处皆归,到处即归也。

心中心法跟密宗的大手印和大圆满法是一样的。元音老人讲解“大手印”的时候说:“大手印就是好,直接了当地告诉我们真心是什么。诸位有福报,机缘成熟,才能听到这个大法。我们听了这个大法之后,不要辜负自己,要时时保护真心,晓得妄念起处就是真心的妙用,从妄念上认取真心。这样做功夫,一年,两年,三、五年,还不成道吗?绝对成功。我师父(王骧陆上师)说:(心中心法)做功夫不要二三年,一年半就成功,若不成功,你来问我。我们总是不肯做功夫,老是跟着习气跑,那怎么能成功呢?”

通过研读《首楞严经》,我们在成佛的理上已经完全通达了,但是事上还需要我们努力,现在是我们行和证的时候了。《楞严经》上佛开示的耳根圆通法门教导我们反闻闻自性,心中心法门更是我们实践这个方法的方便门途。修心中心法,约分为五期,一、六印修满之期,二、继续再修之期,三、打七之期,四、满一千座之期,五、放弃不再修之期。此法至多为一千座,如不肯放弃时,便成法执之病,又六印满后,即不肯再坐,此二种人最多,甚可惜也。三祖元音老人示寂前,遗言“不立四祖,有道者传”。心中心法是密宗大法,未经灌顶不可公开传示,故在此不详言修法。有志者请觅师灌顶传授,依之修习,自有是处。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