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龙居士

《楞严经》与密宗修法

 

我们刚刚学习完第七卷中的楞严神咒是《首楞严经》最重要的内容。密宗之密就是《楞严经》之如来密因。因此之故,《楞严经》归于《大藏经》之密部经典,是佛教密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我们详细谈一谈密宗及其修法。

 

一 密宗简介

 

密教,又称为密宗、瑜伽宗、真言宗、金刚乘、金刚顶宗、秘密藏、持明藏、总持藏、陀罗尼藏等。密宗受法身佛大日如来深奥秘密教旨传授,为真实言教,行者依理事观行,修习三密瑜伽而获得悉地成就。此宗以密法奥秘,未经灌顶,未经传授不得任意传习及显示别人,因此称为密宗。

何谓密宗?以三密为宗也。三密者,身、口、意三密也。密宗云:心、佛、众生,三三平等。只因众生不识三密平等之观念,故名为秘密。以修行方式明之,手结契印即是身密,口诵咒语即是口密,意观菩提心即为意密。《金刚顶经》云:秘密主,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祖师云:能依三密修行自证三密,即能即身成就。如实了知菩提心后,自然入圆融境界,了了分明心、佛、众生的三密一如平等,相涉无碍矣。

何谓瑜伽宗?以相应为宗也。显教多取理相应,但密教多取解行相应。如依本尊形(所观之境)修观,到最后自己变成本尊了,此即是与境相应也。

何谓真言宗?真言乃如来真实之语,梵语云曼陀罗,乃如来三密中之语密。一切声音、文字、图画等,一经如来自性功德秘密加持后,即名真言。真言密宗不排斥念头,反而能于念头中认取真如本性,此即“心之所起,妙观自成也”。譬如我们听经时,若见小孩奔跑,则觉吵闹烦人;反之,若心境朗然,见此童真之情,自己也心情活泼起来,反觉自己也变年轻了。其他世间事,亦复如是;若能遇事则起妙智慧观照,则了知真实义矣。

何谓金刚乘?金刚乘源自大日如来,将五智金刚杵授予金刚萨埵而为灌顶。五智金刚杵表五方佛之智慧,以金刚为天下最坚最利,可以断一切烦恼惑障,可以坚固菩提心。《金刚顶五秘密经》云:显教修行须经三大阿僧祇劫,方能证果,于此间十进九退;甚至证到七地以上者将所集福德,全部回向二乘,无上菩提尙非其份。但依密教三密加持修行,以不思议法变易俱生我法种子,则须臾之间,当证无量三昧耶、无量陀罗尼门。

何谓秘密藏?密宗所言秘密,唯佛与佛方能尽解。所言密者,是义深之意。若依文解义,则三世佛冤。譬如经文有“二月成就”者,这不是说修行念佛两个月就有成就,而是说行者心月轮与本尊心月轮,互相契入,融会成一体,当下本尊即是我所入之境界也。又如《观音瑜伽经》云:“男女二根和合,能作佛事等”。若解作男女性关系,则大错特错。此男女二根,男表有,女表空,若能契合不二之理,即能得大自在了。故密教奥妙,不得其人不传,亦不虚授非器。

何谓持明藏?佛每每讲经说咒前,均大放光明。因此称咒语为“明”。此光明咒表佛之智慧,能破众生之无明烦恼。

何谓总持藏?总持有四义:法、义、咒、忍。法总持和义总持以念慧为体,若修持以念为慧之入门方法,则念诵之中,自会启发智慧。咒总持以定为体,持咒之时,要以定入门,因为有定才能与自性相应。忍总持以无分别智为体,因不起分别思惟,日久功深则自证入不生不灭之真如实相。自性具足一切,自性可以流出无量陀罗尼门,故又称陀罗尼藏。

密教始祖为法身佛大日如来,又称毗卢遮那佛,义为光明遍照、遍一切处。大日如来传法金刚萨埵,又称金刚手、金刚手秘密主、执金刚、金刚持;与普贤菩萨同体,因而又称一切如来普贤、普贤金刚萨埵,是为密宗第二祖。金刚萨埵依据大日如来内证法乐之境界集成密法之两部根本经典——《大日经》和《金刚顶经》,并将之纳入南天铁塔(其全息意义乃有情本身法界之塔)。释迦牟尼佛灭度后八百年,龙树菩萨开启南天铁塔,亲自从金刚萨埵得受密法,是为第三祖。龙树菩萨传法给龙智菩萨,是为第四祖。数百年后,龙智菩萨七百多岁时,传法给善无畏和金刚智两大士,是为第五祖。史称“开元三大士”的善无畏、金刚智及不空三藏这三位大师于中国盛唐时先后自印度来华广弘密法,并经过一行、惠果等祖师的努力,将金刚界和胎藏界两部大法集合一身,形成唐密。不空、一行为第六祖。惠果为第七祖。日本空海为第八祖。

自佛法东来,经过历史的演变,中国佛教至唐代时已形成十大宗派。而在印度本土,佛教只要两宗,就是显教和密教。显者,显浅也,学者但善观经典,即可如法修行;密者,深密也,密宗真言义深,非经师传不可。密教认为,释迦牟尼的说教,因为全是“随他意”的说法,所以不可以称为“真言”,由其显浅易知,故称显教;大日如来的说教,因为全是“随自意”之语,所以称为“真言”,故为密教。大凡教门的优劣,以佛身论作为根本。如果说佛有三身,那么教也分三类。”应身是说小乘教,报身是说大乘教,法身是说秘密教。释迦牟尼是化身佛,其所说之当机法门,因众生根基不同,故有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的分别。密教从其不思议处而入,乃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之内证法门,非菩萨凡夫所知,如法三密加持,可即身成佛,故称佛乘。无论三乘五乘,最后总要归于佛乘。密法因殊胜异常,被誉为佛法中之“醍醐”。

 

唐密、东密与藏密

 

佛教于印度本土,由于印度教的兴盛,佛教僧团日益衰败,内部派系纷争不已,从而日趋式微。后来又由于伊斯兰教德里苏丹国的兴起,重要寺院被毁,僧徒星散,十三世纪初,趋于消亡。

公元八世纪唐玄宗时代,印度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来华,史称“开元三大士”。三位密宗大师,在大唐皇室的扶持之下,于长安大兴善寺译出大量密教经典,宏扬密法。最重要的是于洛阳大福先寺由一行协助译出《大日经》,视为密宗“宗经”,此后逐渐确立了“密宗”的佛教宗派,现今则被称为唐密。

汉传密宗主要道场包括长安大兴善寺、青龙寺和扶风县法门寺。传统上,以开元三大士传入的胎藏界《大日经》与金刚界《金刚顶经》合称二部大法,称为纯密。相对于纯密,在它们之前译出的密教经典与咒语,都被称为杂密。

唐朝后期,唐武宗下令取缔佛教,佛教各教派遭受沉重打击,深受皇室器重的唐密也不能幸免。到了宋代,虽尚有法贤、施护、法天、天息灾等一批译师继续译出大量密部经论,然在教理上已无多发明。元代所弘传者非纯正密教,乃是印度后期密教和藏地风俗结合后形成的藏密,明清两代亦大体如此,且主要是基于政治上的考虑,同时,其流传也仅限于宫廷和贵族阶层,民间不得随意传授。因此,总起来说,唐密自元代以后,在中国内地基本上是中断了。而这中断的唐密,却在民国时期得到一时复兴,成为当时佛教界的一大奇观。据史料记载:惠果和尚乍见空海,含笑喜告曰:“我先知汝来,相待久矣,今日相见,大好大好。报命欲竭,无人付法,必须速办香华,入灌顶坛。”于是,三个月将两部大法传承完毕,又嘱空海曰:“早归乡国,以奉国家,流布天下,增苍生福。则四海泰,万人乐,是则报佛恩师德,忠于国孝于家也。义明供奉,弘法于禹域,汝其行矣,传之东国,努力努力!”惠果嘱咐空海供奉两部大法,并将其弘法于华夏。

东密指流传于日本之唐密,因其是大日如来的真实言教,故称真言宗。804年,空海和尚入唐,师事七祖惠果大阿阇梨,惠果将密法无遗地传于空海和尚,是为唐密八祖。空海大师于806年返国后,先于高雄山寺造坛灌顶,又于高野山建立真言宗根本道场。惠果和尚的另一个日本弟子最澄则另开一支,称为台密。密宗虽衰绝于印度、唐密不显中国,却于日本直传至今,实乃不幸中之大幸。

再简单说说藏密。自唐文成公主下嫁西藏,佛教也随而导入西藏。后来崇佛思想隆盛,迎请莲花生入藏,莲花生善于咒术,莲花生的咒法与地方旧有宗教结合,成为红教宁玛派。因为受了印度无上瑜伽部密教的影响,形成了其他不同宗派。其中的葛尔玛派,经长期演变,形成了化身喇嘛的制度,延续至今。宗喀巴创立的宗派,称为清净派或黄教,以严格的戒律与独身主义为其标榜而宗风大振。宗喀巴没有宗派执着,随从很多大德学习,宣扬三乘并存,是值得赞叹的。白教则传有大手印,为其修道之至极。

 

密宗经典和主要教义

 

唐密的两部大法,一曰胎藏界,根据《大日经》建立胎藏界曼陀罗,是讲色法,说明物质世界的本体与现象;《大日经》主要讲述密教的基本教义、各种仪轨和行法、供养的方式方法。二曰金刚界,根据《金刚顶经》建立金刚界曼陀罗,是讲心法,说明精神世界的本体与现象。

在密教中,用体相用三大来说明佛教的宇宙观。密宗认为,一切色心诸法皆六大所成:地、水、火、风、空、识。前五大为物质,后一识属精神。精神与物质互遍法界不相妨碍,而随因缘之聚合离散,成一切万物,故名“六大缘起”。此六大之总体,地则坚,水则湿,火则暖,风则动,空无碍,识了知,合六德,成一法界。诸法缘生,则以四种曼陀罗概括之。曼陀罗即坛城、道场之义,以聚合如来内证真实功德于一处,以成就种种利他事业者,故曰曼陀罗。

即身成佛是密宗修行的目标。有两个含义:一是即生成佛。《大日经》云:“于无量劫勤求,修诸苦行,所不能得,而真言门行道诸菩萨,即于此生而获得之”。二是即身成佛。《发菩提心论》曰:“若人求佛慧,通达菩提心,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密宗的即身成佛不同于净土宗所说的“即心是佛”,也不同于禅宗的“见性成佛”,和天台宗的“六即佛”。密宗提出三种即身成佛,称为“理具成佛”、“加持成佛”和“显得成佛”,分别是体相用三密相应之故。

密宗之发菩提心与他宗不同。小乘人,消极之六识发心,故不必论。即大乘权教发心,皆以菩提为所求之体。而更有能求之心,为之对待。心与菩提,分能、所,而为菩提之心。而密宗发心,则是自心寻求本有之觉体,名曰菩提心,此心即菩提也。又唯识等,虽立八识,而发心求解脱时,但以六识相应慧心所,而发起求菩提之心。彼宗以为六识,强于分别,易起欣圣、厌凡之心。若八识,则属无覆无记,不能其欣厌,故不可发心。

而在密宗,则直接以第八识发心。密教发心,是开发、显发、引发之义。以自心即菩提,今为开发引起,令其显明。故经阿阇黎灌顶后,以三密加持力,直观八叶莲花,开九佛正觉之智,与华严不坏世间而成世间,发心即成佛、因果交澈者,相通也。

密宗所立佛身,则先由理智之别,而后明理智互具,不二也。金刚界属智,故称智法身;胎藏界属理,故称理法身。智法身,由转识而成。显教言:转八识成四智,而成报身。今密教更转第九识,而成五智,以为金刚界法身之大日如来。言第九识者,八识之外更加庵摩罗识,即白净识。即第九庵摩罗识转为法界体性智;第八阿赖耶识转为大圆镜智;第七末那识转为平等性智;第六意识转为妙观察智;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

别宗解三大阿僧祗劫成佛,乃就十分久远而言。密宗乃就三妄执而言,非指时间概念。何谓三妄执?众生以一念不觉之无明,而生贪嗔痴慢疑五种根本烦恼。此五种烦恼,细分为一百六十种心,皆是世界妄想执著。这种妄想执著,有粗,有细,有极细,亦名三大阿僧祗陀劫。如能三密加持,如法修行,超越第一重粗妄,即名第一阿僧祗陀劫;再超越第二重细妄,即名第二阿僧祗劫;再超越极细妄,即名第三阿僧祗劫。密宗所以即身成佛者,以此也。

 

密宗修法简介

 

打开秘密宝藏叫密法,是以三密加持来修法的。三密加持即以本尊的力量加持学人的身、口、意。身体不动,手结印,腿跏趺而坐,是身密;口持咒不停,是口密;意不想,不思,静静听自己的持咒声音,是意密。能以无相密法打开秘密宝藏,见得本性,是真正的密宗。

密宗判定佛法共分九乘次第—外三乘、内三乘、密三乘。外三乘是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是指其所行之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万行等法,泛指显教。内三乘是指作部、行部、瑜伽部三部修法。作部又称事业部,有增、息、怀、诛等等法门。这都是随顺众生的愿望而起用的法,也是“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的方便接引法,并不究竟。行部的修法,目的是了生死、出苦海,才算进入了实修。从观想入手,修气、脉、明点,如颇哇法等等。瑜伽意即“相应”,上与诸佛相应,下与众生相应。从这里开出三个层次,就是密三乘。密三乘是嘛哈(摩诃)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嘛哈瑜伽,意即大圆满相应,将观成的气脉等有相的东西化空,以与无相的法身相应。阿努瑜伽,意即无上圆满相应,以界智为趣入门,进一步把种种显现都化为一实相。阿底瑜伽,意即无比圆满相应,进而合三乘为一大密咒乘。

密宗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圆满次第分为大圆满次第、无比圆满次第、无上圆满次第,修到最后和禅宗完全一致。做工夫有三种境界,空、乐、明。当我人修法修至能所双亡,心法双泯时,世界化空,大地平沉、虚空粉碎,当斯时也,虽然一无所有,但虚明凝寂,一灵不昧,了了常知,非如木石。做到这个境界才是开悟,真正化空。

西藏佛教有白教、黄教、红教、花教等教派。红教的密法——大圆满法,分两步:一“彻却”就是“立断”,当下就把妄念断掉,让你明心见性;二“脱噶”是顿超,法身向上,身体化虹光。要住山闭关修。第一步就是认识本性。认识之后,绵密保护是第二步。就是觉受增长,就是一天比一天觉悟了。我们做功夫就是保护它。打座呢?打座是增加定力。大圆满所说和禅宗完全一致。修妥嘎就是把肉体完全化为虹光体,皮肤肌肉骨头完全化成光体,走的时候一道光,连肉身都没有了。

禅宗讲破三关——初关、重关、牢关,最后法身向上。禅宗修到最后打开本心见性之后,并没了脱生死,明心见性才破初关。重关就是法身正位,也就是一切境界都不住、不动摇。最后破牢关,法身向上就是发了大神通而不住神通,无佛可成,一切不着。

白教修的最高深法──大手印法。一真法界尽虚空遍法界就是一只手,所以不结手印,无手印之手印,所以叫大手印。所谓大手印者,就是一真法界。什么是一真法界呢?一真法界就是我们的本性真如妙体,也就是成佛的根本。手就是心,心就是手,俗语说得心应手,就是这个道理。印就是我们和佛心心相印,佛心就是我心,我心就是佛心;故经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又云:千佛万佛共一体,即此意也。故大手印,就是我们的大心,就是我们的本性。一切东西由它生起,由它显现,由它变化,这叫大手印。

弘一大师说:“在大乘各宗中,此宗之教法最为高深,修持最为真切。常人未尝穷研,辄轻肆毁谤,至堪痛叹。余于十数年前,惟阅密宗仪轨,亦尝轻致疑议。以后阅《大日经疏》,乃知密宗教义之高深,因痛自忏悔。愿诸君不可先阅仪轨,应先习经教,则无可诸疑惑矣”。

中国密法传到明代朱元璋时完全断灭,他担心密法搞神通会把他的皇帝位也搞掉,所以禁止人民再传密法。真正修藏密大成就的大宝法王曾这样说:“我们的密宗讲起来,大圆满法最高深了。那中国有没有大圆满法?有!那就是禅,禅宗就是大圆满法。”一点没错。大圆满法有“前行、正行”。前行就是讲仪轨,讲有相修法;正行则是直接开示佛性是怎么回事,即“见宗”开示,跟禅宗直指一式一样,没有两样。关于密宗事相和具体修法供养等,在此不表,请求拜明师,经指授后如法修持。

 

摘录元音师父的开示

 

用显教的法门做功夫,比如修净土宗,念佛诵经等,以之息妄归真,彻证真心,往生净土。显教有道理可讲,有法可修,有可供研究探讨的原理。“修密宗”是讲实修,不再讲道理了,用三密加持的方法,切实修行,是打开秘密宝藏的密行。但在未进入实修前,仍须研习经文,习得三乘大教精义后,方可进入实修实证。虽然看起来修法不同,但这只是适应众生根性的方便之门,不是实法。经云:“方便多门,归元无二”,“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到家是一样的,不必在宗派上立异见,分别什么显宗、密宗了。

学佛法就要有容人之量。佛教法门很多,各各不同。在不认得彼此法门玄妙不同的时候,免不了要毁谤他人。比如修净土宗的人常常毁谤密宗不好,其实他们自己离不开密法。他们除了念“阿弥陀佛”之外,还要念大悲咒、楞严咒、十小咒、往生咒等,这不是密法吗?反过来却说密法不好,这不是自己毁谤自己吗?可怜他们于不知不觉中造了大罪业,自己还自鸣得意哩!从前弘一法师初出家,亦不知密法是怎么回事,他也说过密宗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不好。后来他看了密宗教义,深深钦佩,密宗原来这么完善、这么圆满,因而忏悔,作了一篇忏悔文,告诫后人不懂密宗就不要谤密法。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逞能,以免无知造罪。自己的好就说自己的好,不要说别人不好。各人修各人的法,随他诽谤,不必疑惧,不必烦恼,只要自己修的是正法,他人无中生有的来毁谤,那只是“把火烧天徒自累”。这种人等于拿个火把来烧天,烧得着吗?徒然自己劳累费神而已,有何用哉!

很多人修密法都是为了求神通。有人虽修行多年而不悟者,都是为自己所瞒,以为发神通才是,而不知所谓神通者,就是日常动用。若不是神通怎会说话、工作?怎会穿衣吃饭?又怎会嬉笑怒骂?在在处处都是它的神用而不自知,偏偏要个奇特,自遭败屈,岂不冤苦?有些人自己不识,甘愿在苦海中头出头没也只罢了,还要贻害别人,说未发神通为未开悟,开悟的人是六通俱全的。他哪里知道悟道在先,发通在后的序次。《大日经》云:“菩萨住此(即见道位)勤苦修习,不久即五通齐发。”悟道后还需经过一番打磨,将历劫多生的妄习消尽,方能显发神通。
所以我们修行人,不要自暴自弃,于初打开时,识得它,当仁不让,敢于承当。不为神通奇特所淆惑,然后勤于保养,尽除妄习,不久将来,自然神通大发。又因修行人根机各各不同,也有先通后悟的,但现在这种人并不多见。现在有些特异功能的人,也没有经过修行,就有了神通,这是报得的神通,是暂时性的,过后就慢慢地消失了。我们佛教所说的神通有好几种:有报得的、修得的、证得的与依得的种种不同。修得的,是用一种法专修一种通,密宗修神通的法就很多;依得的是依靠外来的助力,如神、鬼、妖等而得的通。但这些都不究竟,一口气不来就没有了,没用处,还是在生死轮回中,不出苦海。只有证得的通才是真正的通,那是我们见性人经过事上的磨练,消尽了习气,恢复了本性的功能,焕发出来的无穷无尽的神通,它是永远不会磨灭的,而且尽管妙用无边而不着神用,整日如痴如呆相似,诚所谓大智若愚者也。

布袋和尚云:“只个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灵物;纵横妙用可怜生,一切不如心真实。”又曰:“吾有一躯佛,世人皆不识。不塑亦不装,不雕亦不刻。无一滴灰泥,无一点彩色。人画画不成,贼偷偷不得。体相本自然,清净非拂拭。虽然是一躯,分身千百亿。”此谚说得如此爽快明白,使人一见了然无疑,还用参什么话头呢?
祖师禅就这么直截了当,使人于言下大悟去,不用迂回曲折地绕路做功夫。但这直下开示人见性,无修无证亦无得的法门,不仅禅宗如此,即密宗的高深密法阿底约嘎,也不例外。他们开示学人:“应知佛与传承诸上师及我心无别”;“见、定、行一切行持皆摄于心”;“一切染净诸法统统在现前离垢、空明、豁朗的内证智——本觉或本性中完全具矣”;“不须用界智为入门而勤修,只悟此当前种种显现皆我真心所化之相,无取无求,即超越勤修与因果”。这种种开示与禅师的说法无二无别,也是教人当下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但他们不能一下手就习此法,须从四加行修起,慢慢地进入生起次第,修有相密,再渐渐地过渡到圆满次第,将有相化空,才能缓缓地与此法相应。其间不知要耽搁多少岁月,哪能和禅宗一样底直截了当,痛快径捷?!所以在一切修行的法门中,以禅宗为最简便、最迅速、最圆顿的法门。吾人得之,真不知从何世修来这么大的福根!

我们在打坐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现象出现,如美好的佛、菩萨光明等善相,或丑恶的魔相,都不要理睬它。有相的东西都是假的,一着相,就容易着魔。还有,当你从有相过渡到无相的时候要起一些变化:如身体没有了,或手脚和头没有了等等,都不可管他。更或气要断了、头要爆炸了,也毋须惊怖,这是身心将脱落的前奏。一害怕,一惊觉,即前功尽弃而出定了。等到火候到时一下子大爆炸,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销殒,虚空也粉碎,本性即现前。不过你不能着相求这个爆炸,一着相即被妄念所遮,非但不能爆炸,连空也入不了。密宗就有这个好处,常常得佛菩萨的加被,以外界的爆炸声引起内心的爆炸,但是千万不能求,想它什么时间来,更不能将心等它或迎它来。打坐定境中的一切景象都不能理睬,须置之不理。《金刚经》的警句须牢牢记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色相都是假的,不睬它就没事。一理睬执着它,就有着魔之虞。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