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印度,有一个国王叫镜面王。在他的国家里,臣民们都信仰各种邪教,搞得社会不得安宁。国王感到很苦闷,想找出一个办法来教育他们,使他们改邪归正。

一天,国王召集他的臣子说:“你们去把国内的盲人,找几个到宫里来!”臣子们奉命分头找寻,带回了五个盲人。镜面王很高兴地,又说:“你们再去牵一头大象来!”国民们不知道国王要做什么,都赶来看个究竟。

镜面王见聚集了很多人,就命令盲人说:“你们都去摸大象的身体,然后告诉我大象是什么样子的。”

五位盲人就过去摸象。一位身体肥胖的盲人先摸到了大象的牙齿,就说:“我知道了,大象就像一个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萝卜。”一位高个子盲人摸到大象的耳朵,大声说:“不对,不对,大象明明是一把大蒲扇嘛!”一位矮个子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腿,大叫起来:“你们两个净瞎说,大象是根大柱子!”一位年老的盲人摸到了大象的尾巴,慢吞吞地说:“唉,大象只不过是一根草绳而已。”这时,那个年轻盲人还在摸着大象的身体,他最后说:“我摸来摸去,大象就是一堵墙壁嘛。”五个盲人争吵不休,观众们都在哈哈大笑。

镜面王说:“你们不必争论谁是谁非了,你们各自仅仅摸到了大象身体的一部分,就认为自己是对的。你们都没有看见过大象的全身,怎么可以知道大象的真实面目呢?就好比我们很多国民没有听说过佛法,只认识一些邪门歪道,就以为已经获得了真理一样。这样的国民啊,他们和那些盲人,有什么两样呢?”

从此以后,全国臣民都改邪归正,虔诚地信奉佛教了。这个故事里,镜面王的名字是表法的,第一层意思是镜子能照,可以让我们看清楚自己的本来面目;第二层意思是镜子能鉴,我们从这个故事获得借鉴,从而改邪归正。

我们再讲一个中国人非常熟悉的故事,屈原的故事。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末年,屈原被流放到南方的汨罗江附近。在江边,一位渔夫见到颜色憔悴的屈原,就问他:“你不是楚国大夫屈原吗?何故流落至此?”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所以被流放到这里。”渔夫说:“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皆醉,何不与世浮沉?何故自命清高,反遭流放?”屈原说:“我宁可投江而死,也不能使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尘埃。”渔夫淡淡一笑,撑船走了,边走边唱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屈原终于在绝望和悲愤中投江而死。

屈原是我国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他毕生追求自己的理想,探索人生的真相。正如他在《离骚》中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天问》中,屈原对天地自然、对社会历史、对人生提出一百七十三个问题,如“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冥昭蒙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自古以来,大凡有智慧的人,都想探索宇宙人生的真相。就像屈原一样,面对苍天,呼喊着:宇宙是如可产生的呢?天地是谁主宰的呢?日月星辰为什么运转不停?人生是从哪里来呢?人死到哪里去?世界的本体是什么?阴阳是如何变化的呢?等待。屈原不通达真相,到死都无法解答这些问题,唯有投江自尽了。单从屈原的名字,我们也有所启迪,屈原奔忙了一辈子,至死还是不认识自己的“原”本面目,结果“屈”死了,冤枉啊!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不也是一样吗?都是从梦中来,到梦中去,不亦悲哉!

人类对宇宙人生真相的探索,因而产生了哲学。哲学是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而产生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般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哲学的主要研究对象是物质与意识的关系。唯物主义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物质决定意识;唯心主义认为,意识是第一性的,意识决定物质。哲学家们对心和意识的认识和把握是不准确、不全面的,有的说一元,有的说多元,谁也说不到根子上,就像一个说手背,一个说手心,针锋相对,都是盲人摸象。唯物派和唯心派,因此争论了一千多年。

建国初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陪同毛泽东会见柬埔寨佛教代表团。毛泽东一边等待客人,一边兴致勃勃地和赵朴初聊天。毛泽东问赵朴初:“佛经里有些语言很奇怪,佛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佛说赵朴初,即非赵朴初,是名赵朴初。先肯定,再否定,再来一个否定的否定,是不是?”赵朴初听了,只是礼貌地笑了笑。毛泽东熟悉《金刚经》,但弄不明白里面的道理,所以搬出一套唯物辩证法的理论来。

恩格斯说:“辩证法来源于佛法。只有辩证的思维才是有效的,佛教处在理性思维的高级阶段。人类到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成熟。”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在考察了各种宗教后说:“世界上所有宗教中,我所赞成的是佛教。我想我会把佛陀的位置摆在基督的前面。”爱因斯坦说:“完美的宗教应该是宇宙性的,它超越一个人化的神,无须死板的教条和教义,包含自然现象和精神领域,以一些自然的和精神的实践经验为基础,并使自然和精神成为一体,只有佛教才符合这个条件。”

哲学最早是两千五百年前希腊人创造的术语,意思是“爱智慧、追求真理”。这个概念是在十九世纪末由日本人翻译成“哲学”,然后传到中国来的。哲学的任务是通过理性思维和逻辑分析,来把握三个方面的问题:有关世界的本质和真理问题;如何认识世界的本质和真理的问题;关于生命意义和道德实践的问题。虽然哲学可以包罗万有,是万学之学,但是理性思维和逻辑分析无法准确把握人的精神层面的问题,哲学的抽象理论无法证明很多精神现象的具体表现,因此哲学往往把很多自身无法解释的精神现象称为迷信。所以,学习和研究哲学的人永远只是在追求真理,而不能用自身的实践证明真理的准确性,这是哲学认识宇宙人生真理的局限之处。

当人们从哲学上找不到宇宙人生的真实答案时,往往会从宗教上探索。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意识形态。人类在探索宇宙人生真相的过程中,认识到现实世界之外存在着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决定着世界的进化和人类的命运,进而产生对神灵的敬畏和崇拜,并因此而产生信仰和崇拜仪式。

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宗教的三大要素是:教义、教主和教团。每一种宗教都有自己的经典作为教义、教规,如基督教的《圣经》、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佛教的《大藏经》等。所有宗教都是导人向善的,同时所有宗教信仰都是迷信的。不管是其导人向善的一面,还是迷信的一面,都对维护社会正常稳定的秩序有积极的现实意义。为什么说所有宗教信仰都是迷信的呢?因为所有的宗教徒都是没有通达宇宙人生真相的情况下而信仰了某种宗教的,没有完全搞明白就相信了,所以是迷信。

世界上所有宗教都是对宇宙人生真相的探索和解答;所有宗教都基于一定的文化背景和种族特征,其探索的结果和对真相的表述也是不尽相同的。有的全面,有的不够全面,有的圆融,有的不够圆融,有的究竟,有的不够究竟。在很大程度上,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来源于犹太教。伊斯兰教创立比较晚,在公元七世纪在阿拉伯国家兴起。基督教在公元前一世纪创立。佛教最早,在公元前六世纪创立。可以这样做个比喻,伊斯兰教是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基督教是个活泼开朗的青年,佛教是个深邃睿智的老人。这个青年人有点看不起少年人,对老年人却有些嫉妒和害怕;这个少年人对青年人很不服气,但是很敬佩老年人;老年人呢,把青年人之不逊看作是调皮捣蛋,却把少年人之胡闹看作是情有可原。

我们讲一讲《圣经》的故事。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支柱,《圣经》是基督教的基本经典,是世界上出版发行量最大的书籍。《圣经》一开头就讲,上帝创造天地万物。上帝用五天创造了昼夜光暗、天地海洋、植物动物和其他一切生物,第六天,上帝又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第一个男人叫亚当,第一个女人叫夏娃。上帝为亚当和夏娃建造了一座美丽的花园,叫伊甸园,让他们在这里无忧无虑地过着幸福的生活。上帝嘱咐亚当不要吃伊甸园里智慧树上的果子,否则就会死亡。狡猾的蛇对夏娃说:“上帝真的不许你们吃园中树上的果子吗?”夏娃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唯独那智慧树上的果子,我们不能吃。这是上帝吩咐的。”蛇对夏娃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了智慧果,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分辨善恶了。”夏娃见树上的果子确实喜人,就摘下来吃了,觉得香甜可口,就又摘了一个给亚当。他们吃了果子后,马上感到自己赤身露体是很羞耻的。一天,上帝在园中行走,亚当和夏娃感到羞愧和恐惧,躲避了起来。上帝问:“你们在哪里?”亚当回答:“我们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就害怕,因为我们赤身裸体,就藏了起来。”上帝问:“你们是不是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亚当说是夏娃给他吃的。上帝质问夏娃:“你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吗?”夏娃说:“是那条蛇骗了我。”上帝生气地对亚当说:“由于你们的罪,世界被破坏了。亚当你必须终生劳苦才能获得食物;夏娃你必须汗流满面才能糊口。”亚当和夏娃被上帝赶出了伊甸园。亚当对上帝的背叛成为人类罪孽的根源,世代相传,全人类在上帝面前都成了罪人。这就是基督教所说的“原罪”。

基督教认为,全部《圣经》就是一部人类的“救赎史”,它记录着上帝和人类的关系,从“原罪”到“因信称义”,都是上帝对人类爱的计划的逐步实施。从基督教徒的观点看,《圣经》的记述全是上帝的默示,是信仰的总纲,是处世的规范,是永恒的真理。基督教源于犹太人地区,但两千多年来,发展成为世界性的宗教,在世界各地各民族中广泛传播,《圣经》里的寓言故事、格言教诲等深入到社会生活,成为西方道德、法律、文化的基础,它与希腊文明一起,形成了今天的西方文化。

《圣经》分为耶稣降生前的《新约全书》和耶稣降生后的《旧约全书》。所谓“约”,是指上帝和人订立的盟约。在《旧约》中,上帝通过摩西与以色列人订立的盟约主要是十诫,即除上帝外不可敬拜别的神;不可敬拜偶像;不可妄称上帝的名;当守安息圣日;当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做假见证陷害人;不可贪婪人的财物。但是以色列人累次背约,不断犯罪,上帝严厉地惩罚了他们,使他们饱尝了亡国之痛。但上帝为了救赎他们,派他的独生子耶稣降生,耶稣用自己的血做赎价,使上帝和人类重新和好,又订立了一个盟约。订约的一方不再局限于犹太人,而是全人类,任何人因信仰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就可以得到赦免,死后进天国,这就是“因信称义”,就是耶稣替人类顶罪了。

基督教的教义是不完全令人信服的。上帝创造了人类和天地万物,但是上帝是谁创造的呢?这就无法回答了。说上帝是万能的,应该有宿命通和他心智通才行,那上帝为什么没有预见到亚当和夏娃会偷吃智慧果呢?我们相信,上帝是仁慈博爱的,上帝还说:爱你的敌人吧。但是上帝的心量并不宽广,否则他怎么会惩罚人类呢?为什么除了上帝外不可以敬拜别的神呢?基督教是有严重的排他性的,基督教常常说别教的人是魔鬼,它不允许其他的宗教跟它平等。相比之下,佛教的胸怀是宽广无边的,它对待一切一律平等,就算基督教排斥它,佛教一样包容对方。只要基督教的教义与佛经相一致,佛教都承认它与佛说无异。基督教说,信就能得救,就能升天,人犯罪有耶稣顶罪。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佛教说,一定要“信、解、行、证”才行,信只是入门了,更重要的是要行。所以,很多西方人就肆无忌惮地犯罪,然后回去忏悔,过后又去犯罪,又回去忏悔,以为这样就能得到赦免。就像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把中国的国宝抢去装裱大英博物馆,就像美英发动伊拉克战争,而不知羞耻,不知悔改。佛教认为,造因必受果报,人人自作自受,自己必须承担自身行为的后果。还有,基督教认为亚当和夏娃是人类的始祖,《圣经》里面还特别列出了人类无数先祖的名字和他们的事迹,但是一般教堂都没有供奉亚当和夏娃,因此信仰基督教的西方国家都是缺乏孝道的教育的,虽然基督教的十诫里面明白说了要孝顺父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一般西方老百姓是没有孝的概念的,而孝是做人的根本,是一切道德行为的根本。西方人没有了孝道,一切道德就没有了根本。现代西方社会主要是以“礼”,即法律和良知来维持的,是必然走向堕落的。

在此,末学无意贬斥基督教或者其他宗教。说到底,所有宗教都是在探索宇宙人生真相的基础上产生的,其探索和研究的对象都是一,本体是一样的,就像一只手,五个手指有长短,可以比喻各个宗教教义之不同,但其根元都会合在手掌心,根本是平等的,是一即是多,多即是一,只要通达本心,知道大家是一体的,就不会起纷争,就能和平相处,平等对待了。我们说佛教第一,不是说他教是第二第三;每个宗教都是第一,没有第二第三,就像眼耳鼻舌,个个第一,没有第二第三,这样才组成一个健康的身体。

佛教是在印度创立,在中国发扬光大的。释迦牟尼佛为了寻求宇宙人生之真相,为解脱生死,为救度一切众生,舍弃王位和荣华富贵,出家修道。佛陀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后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人人的智慧光明都是一样的,与佛无二无别。宇宙是如何形成的,人类生从何来,死到何去,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佛陀给出了究竟圆满的答案。佛教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地球上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类和平相处、平等相待、共同发展的基础。佛陀所揭示的真理,才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所在。

有人说,佛教是教育,是佛陀对九法界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有人说佛教非宗教、非哲学。佛教确实是教育,是觉悟人生的教育;佛教也包含哲学,佛教能够解答一切哲学问题。佛教不是迷信,但佛教有教义,有教主,有教团,三要素具足,所以是宗教。当今佛门的各种表现形式,更体现出它是一种宗教。佛教在中国曾经有十大宗派,宗是指禅宗,教下有九个门派。而法有多门,归元无二,各个宗派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是善巧方便之故。佛教之真宗以无所宗为宗。无所宗为宗,还是有宗。所以,佛教是宗教,又非宗教。是宗教非宗教,非即非是,非空非有,非有非空,这才是佛教的真正面目。

佛教传入中国,有文献记载的是东汉末年。在中国,人类探索宇宙人生真相的足迹可以追溯到更远更古。中国人探索宇宙人生真相的主要成果,比较有代表性的,一是通达阴阳术数的《易经》,一是老子的《道德经》,一是孔子的《论语》。相对而言,《易经》探讨更多的是世界观,《论语》探讨的更多是人生观和价值观,《道德经》探讨的更多是世界观和人生观。两千多年来,儒释道三家在中国,相互相承,如三光丽天,使中华文化源远流长。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的本体空寂,无形无相,但能量极大,其作用是能生养万物。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这就是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就是宇宙人生之真相。

《论语》里,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说:“我不想说什么话了。”子贡说:“夫子若不说话,那我们做弟子的如何传述?”孔子说:“天有说话吗?春夏秋冬不停地运转,万物生生息息。天有说话吗?”从这里,我们看到,圣人孔子已经身与天合一,神与道相应,入佛知见了。佛言:日月在天,独无等侣,周行太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易经》说: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是故,谦之一卦,六爻皆吉。这就是宇宙人生之真相。

像佛陀一样,老子是通达宇宙人生真相的人,五千言之《道德经》就是明证。孔子在五十岁之前,化了十七年时间研究阴阳术数,不得究竟。从五十一岁开始,三次到南方向老子请教,老子让他“剖击尔智”,将世间的所谓聪明智慧彻底放下,才能入道。孔子在六十八岁之后,才真正觉悟了人生之真相,才看破放下,归隐田园,教书育人,成为万世师表。

中国禅宗六祖慧能大师,闻《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处开悟,通达宇宙人生真相后,向五祖弘忍大师汇报说:“何其自性本来具足,何其自性本来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不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慧能接过祖师衣钵时才二十四岁,还是个在家居士身份。说他是顿悟,顿中有渐也。而释迦牟尼佛示现的是渐悟,是渐中有顿也。

学佛的目的是了生死,这是人生最大的一件事。佛法是觉悟人生的学问,是究竟了义的学说。佛法的开悟叫做明心见性。觉悟人生不单是理上明白了,更重要的是实证。佛法是重实干的,是重自然性的,先自克己,取得定力,由定力增长识力,体力自然加强,这是人生的三力。用三力以应付社会上一切事业,自得游刃有余,处于今日狂风暴雨之局势下,没有心力的把持,必定被外境所冲动。具备真实修行的功夫,无论任何境界,都能如如不动,这样就能出离生死烦恼,活在当下就得大自在。

我们这里准备讲解的《楞严经》是佛教的重要经典,是对宇宙人生真相最全面、最生动之表述。我们常说开智慧之楞严,就是说通达并受持《楞严经》可以使我们成就佛道。《楞严经》有见道位、修道位和证道位。所谓见道,就是认识人人本有之佛性。所谓修道,修是修复、恢复的意思,就是把我们错误的思想和行为修正过来,恢复我们本来的面目。所谓证道,是通过自身实践,成就佛果,证明佛所说是正确的。佛陀在示现入般涅磐前,告戒我们佛弟子要“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不依不了义”,我们要以法为师,以戒为师,不要依文解义,而要明了字句的意趣,只有这样,才能通达实相,准确地把握宇宙人生之真相。至于历来有浅薄凡夫如欧阳渐、梁启超等诽谤《楞严经》为伪经,其谬论早已遭千夫所指,不值一驳。

自唐、宋、元、明、清以来,《楞严经》注解的书不胜枚举,备受各宗的推崇。《楞严经》注本旧传百余,现行四十余家,大部分属于贤首宗、天台宗和禅宗三大家。自古以来,注解《楞严经》的人不少,但真正通达其深奥义理,有修有证的人,寥寥无几。古大德注解中,长水法师《楞严经疏》、交光法师《楞严正脉疏》、传灯大师《楞严圆通疏》、真界大师《楞严经纂注》、藕益大师《楞严文句》、憨山大师《楞严通议》、钱谦益《楞严经疏解蒙钞》等,均是权威的注解。近代有宣化上人、太虚大师、海仁法师等对《楞严经》也有精辟的讲解。现代修行人中准确详尽讲解《楞严经》的,末学的师父元音老人是当之无愧之第一人。可惜的是,师父留下的一百多盘讲经录音带,只找回很少的一部分。末学不才,无德无能,对佛法只是一知半解,每日做功课修学佛法,虽然有些少证悟,只是十分粗浅的功夫,不足向人道。末学深感佛恩浩大,深感心中心法历代祖师之恩德深重如海,实在难以回报万一。唯有牢记佛陀之教诲,自觉觉他,自度度他,为利益众生故,为维护正法,弘扬正法故,虽万死而不辞。因此,乃踏着先师之足迹,为弥补师父《楞严经》讲稿之缺失,并试图结合当今现实,从更广泛的角度,简单明白地告诉读者们宇宙人生之真相。

我们先来看看《楞严经》前面的开经偈。这是武则天皇帝作的,《楞严经》的翻译也正是在武则天时代。不管编撰儒家正史的史学家和政治家如何看待武则天,这位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为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武则天从小跟随母亲杨氏信奉佛教,唐太宗毙后一度到感业寺削发为尼,登基后一贯崇佛教、建寺院、筑明堂,是佛门的大护法,功在千秋。佛经中最辉煌的八十卷《华严经》就是在武则天的指导下翻译完成的。当时,武则天听说于阗(新疆和田)有完备的《华严经》梵本,即遣使访求并聘请译人,高僧实叉难陀便以此因缘,带着《华严经》梵本来华。武则天安排他住在内廷大遍空寺主持译经工作,武则天很重视此次译事,亲自莅临译场开卷。待经本全部翻译完毕后,武则天亲笔写下贺辞言:“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这就是后来在每一部佛经前面的《开经偈》。这首偈虽然传诵了一千多年,但又有几个人能真正解得佛陀真实义?末学惭愧!末学浅薄鄙陋,学法修行半桶子水。虽然也下笔涂鸦,但不敢说半个作字。然而为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也来盲人摸象一回,以还佛陀演说《楞严经》之真实义。以下所说《楞严摸象记》,纵然尽量详细探究,但佛典义深,无论如何深入,总是浅释。还请天下有道之士不吝赐教。

作者:莲龙居士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