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要诀和坐禅修心

 

心密二祖、先师公王骧陆阿阇黎,为扶助我等心密行人更加快速地了悟真心、超凡入圣,著有《悟心铭》一首,共四十句,每句四字,共一百六十字,文虽短,但义理丰富深长,把成佛之真谛和修心要诀,均宣示无遗。师父元音老人纂文剖析,更是将其玄旨精要全盘托出,是我辈修行人甚为难得的悟心评唱。学者如于修法之余,时时念诵,烂熟于心,久久自于境缘上一触即发,由真实体中得大机大用矣。《悟心铭》言:

 

不是有心 不是无心 不是不见 不是不闻 了了觉知

不着见闻 荡然无住 是名无心 心若无住 妄依何立

妄既不立 夙障自除 问心何来 因境而起 境亦不有

同属幻影 妙用恒沙 尽是缘心 缘心息处 顿证无生

无生实相 非眼可见 杳杳冥冥 其中有精 证悟之者

名曰见性 是故无求 心自宁一 无心可惑 即是大定

得大定者 无动无静 无得无失 无喜无嗔 本位不移

起应万机 不变随缘 即无生死 成佛要诀 如是而已

 

佛说三藏十二部,总是说个心。成佛之根本在于修心。大凡人有七个心,每每自己不知道。其中六个是六道心,生生流转不停,忽而是天道心,忽而是人道心,忽而是三恶道心,总是无主地随波逐流。下根愚昧之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心?中根之人才会分善心恶心。只有上根之人,才有向上超脱之心。凡夫之心,到处攀缘,就是不肯缘到般若上去,就是不知道这第七个心。这第七个心是空心,此空不是空无所有之空,而是有主之心、无住之心、清净自在之心。明了这个心,非空非有,即有即空,成佛就不远了。我们凡夫修行成佛,并不是灭却前六个心,反而要从这六个心下手,利用这六个心,把它们统统观空,空而无所着,成为无心之心、无所挂碍之心。这就叫做明心。

我们修法,修至妄念消融时,则能念之心,所念之咒,一时脱落,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销殒,化为乌有。净裸裸一丝不挂,赤洒洒一尘不染,但了了分明,非同木石。这一丝不挂一片虚明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妙明真心。这就是明心见性。我们做功夫,不可死做,而要活活泼泼地历境炼心,不要闭目不见,塞耳不闻,而要见无所见,闻无所闻,才能灵活妙用,证成大道。我们应缘接物而无所住染,不是压念不起,只要念起不住,不攀缘,不停留,随用随息,即是无念。修道人个个讨厌妄心,想要消灭它,打到它。殊不知妄本不有,一切外境宛如水月,倘能当下一觉,照破幻境,妄即化为乌有。如人做梦,及至醒来,痕迹也无。所谓夙障,乃历劫造业而累积至妄习,亦是假名,无有实体,一切业障在达人份上,如热汤消冰。所谓一切唯心,心不自心,因境故心;境不自境,因心故境。如说极乐世界是真,则娑婆世界亦真;如谓娑婆世界是假,则极乐世界亦假。一切皆是妄心分别。然而我们要起大机大用,还要藉这妄心,妄心如果压死了,真心也就无从起妙用了,比如水因风起浪,浪若去尽,水也就没有了。所以,我们“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息下狂心,即是菩提。如果我们将这对境攀缘的妄心停息下来,就如波浪息处即是水一样,妙明真心就豁然现前了。所以,学人果能将自己所学、所知、所有的一切统统放下,则狂心歇处,顿证无生矣。当我们做功夫做到根尘脱落,人法双忘时,自然时到神知,一下子领悟,证验这净裸裸、赤洒洒,灵明真精,就是我们的本命元辰。功夫到此,即是明心见性了。

进一步,“于妄想境,不加了知”,因一加了知,即入比量分别。古德云:欲除烦恼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还有,“于无了知,不辨真实”,无能知所知,不必再分辨真实了。这是心真空了。人有所求,正是粘着境相的反映,心若真空,不见一物,还求个什么呢?绝学无为,安闲度日,则逍遥自在矣。能做到对任何境而不惑,随缘起用而无所住,即是大定了。凡是有出有入的,均不是大定。得大定者,还有什么动静、得失、嗔喜呢?“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这就是本位不移。众所周知,学佛修道,就是为了了生死。真正了生死者,以无法可得,随缘不变故。尽管在六道头出头没,不见有生死、道别之异。这不是成佛是什么呢?或许有人说,这些话语,也稀松寻常,并不见有什么奇特、玄妙啊!殊不知佛法原无奇特处,亦不可作道理会,切不可惹是生非,我人只心无所住、随缘度日,做一个无事道人即是。执有神通,就是有法可得,非但不能成佛,成魔倒是有份。要成六通俱足的果地佛,须先于因地上明悟本性,于明见真性后,勤除习气,分破无明,方能显发神通。奉劝修道人,抓紧时机,努力用功,如救头燃,莫待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修法实践

 

心密前辈徐恒志老人说,佛法是注重实践的,要实证必须实践,因此,学佛实际上就是一个实践问题。佛法的理论一点一滴都是实践的结晶,而且佛法认为认识与实践,理解与事修,根本就是一回事,两者是分不开的。学佛得益的大小,完全要看实践程度的深浅来决定。只有真实履践,才能亲自证实佛法理论的正确、圆满和伟大;也只有脚踏实地,依佛法不断熏习,才能逐步断除主观虚构的妄执,证到客观究竟的实性,妙契宇宙法界的真实相,而轻快平生!

修行法门,有修以开悟、悟后起修二门。修以开悟者,悟此心地,认识本来,先破无明也。悟后起修者,明心见性后,起般若妙用,扫荡习气也。但必悟后起修,方为正修,方得实用。修法岂有一定,验证也没层次。若有定法,即非佛法;因次第尽,只是方便。不管是参禅、观心、念佛、修密,都离不开明心见性。明心见性之前,任何修法都是盲修瞎炼。佛法修证,先正因地。修行正义,念佛打坐,只是助修;下座后,行住坐卧,一切人事,种种行为,方是正修。打坐修定好比磨刀,下座历炼方是砍柴。故知修行是修于行,在平日起用,处处观照,时时觉察,方是第一重要事业。

关于禅坐,我心密二祖王骧陆居士有过如是开示:“静坐功夫约可分为四种:一为禅家,欲放下身心参究本来而坐;二为道家,练精气神而坐;三为作课而坐,如净宗念佛,密宗修法等,四为厌烦习静而坐,统名之曰打坐,目的虽不同,而求定则一也。其趺坐虽同,而用法又各异也。要皆未明打坐之义。打者,打去妄念也,坐者,坐见本性也。彼趺坐者,在座上用此功者也。下座后于四威仪中,乃至穿衣吃饭运水搬柴时,无时不应参究,此下座用此功者也。但心浮气粗之人,先应调身制心,取坐相以为缘助,是赖于坐而不专重于坐也。禅家尤不许贪著静趣执取于法,或恐误以死守定相为可以增长定力,如智隍之自谓已得正受,庵居长坐积二十年,牛头融之静坐观心等,皆非正道,故马祖坐图成佛,而南岳磨砖求镜以讥之,正恐落于此病。故六祖而下,如荷泽大师等皆注重悟见自性,谨防业识如贼,一失照便扭鼻子使痛,并不重于坐,而亦不废于坐,因坐亦不过安放其身,坐上仍在参,刻刻提撕,又恐其座上昏沉,乃时时督察轮流巡香,或使走动,越走越迷,不容其起念,走至相当时突然停步,正这个时空寂之境最易显现,每多随机而发,遂大呼曰:看是什么?可见死坐功夫,彼所不取也。至于心中心法,属于密部,另有规矩,欲三密接连加持,故异于其他密乘,坐上不许观光观相,修法期内手印勿散,持咒勿停,念起勿理,一任其翻腾起落,由忍力练成毅力,经无量数之勿理,来如风影,去如电火,习成个无住,逼出那本来空寂之境,为作课而坐,要亦重于作课,非专为坐也。是以修至千座即不必再坐,在初二三百座内,一任其昏天暗地,不计成功,不闻境界。下座后,教其用功,移用座上功夫,施用于平时,念来勿理,影过勿留,所谓处处打坐也。若肯座下用功者,得力更大,复借教理以引之,禅定法以证之,直入心地法,打开般若门,不知者名心中心法曰禅密,实则由密以通禅耳。下座功夫全在人事上磨练,心地上参究:目的归于大寂灭海。此时仅可说是上路,功夫尚早。正要由此加功,不必赖于坐矣。余恐世人误解古人不主张打坐,遂废而勿修,且下座不肯用功,而以得少为足,故目空一切也。故他法更勿自诩以为通禅,今用宗门语录以参考者,不过借以打磨我之法见习气耳。非欲争短长于一日,苟名心未死者,尚不敢许其见性也。慎之慎之,莫负愚公庐山八年苦行与下山廿余年弘法之慈悲,庶报恩于万一也。”

凡修行者,必须藉禅坐入门;若觉知功夫不深,定力不够,更要多打坐。《坛经》中,六祖大师开示道:“善知识,何名为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由此,我们知道下座观照的重要性,也要知道坐上禅定的必要性,两者相资相成,才能速成大道。下面再按照元音师父的开示,讲一讲如何修法:

 

保任证道要诀

 

大家不要认为:我已经打开了,见道了就好了。那还差得很远,只不过才到法身边,自救不了,还要由见道位,经修道位,到证道位,历过这三个阶段;才能圆满成就。

因而我们见道之后,于肯定不疑之外,还要绵密保护,使它长养壮大,不能一悟便休。所以有“几回生,几回死”,我们修法时有:“大悟十七八,小悟无其数”的历程。修到最后,咒也不要念,观也不要观,什么也不要做,就是这么宽宽坦坦、现现成成,一种平怀,泯然自尽,寒来穿衣、饥来吃饭而已。庞居士先颂说:“难、难、难,十担麻油树上摊。”庞婆说:“易、易、易,百草头上西来意!”女儿庞灵照说:“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眠!”傅大士《传心颂》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起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庞居士说:“神通与妙用,运水与搬柴。”这不是一切举措与诸思想言论俱是神通妙用的明确写照吗?就神通说来,我人一举手、一投足、一言、一笑、一吐、一咳,无不是神通妙用。

保证每天两小时,有空的话,星期六和星期天可以修八个小时。修法最要紧的是不间断,修法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故停修一天,即可能倒退三日之功。

元音老人说,假如自觉力量不够,那就要多打坐。为什么呢?因为打坐能培养定力,使你在境界之中有主宰,有力量。你不打坐,定力不够,在境界中锻炼的时候,一浑就浑掉了,被境界拖着走了,落于悟后迷,就不行了,这是最重要的关键。

修法一段时间后,看禅宗的东西,有点理解了,那是理上的悟道,文字理解没有多大用处。因为没有亲证,定力不够,道理虽然明白一些,但是事情来了就挡不住了。所以解悟不能了生死,一定要证悟,亲自见到本性才有力量。

真修净土者,时时观照心念——或用念佛观,或用净土庄严和阿弥陀佛圣像作观,更或观自身即弥陀等,不令攀缘住着。才有念起,即凛觉转空,或提起佛念,化去妄念,不使相续。久久专注,努力用功,时节因缘到来,忽然能观与所观、能念所念,顿时脱落,弥陀真性,灼然现前,亲见法身,即当下现生净土。这在禅宗谓之明心见性,在净宗谓之“花开见佛悟无生”,语虽异而义则一,故禅净不分家也。

那么证见本性后是否就完全到家了呢?也没有,因我们多生历劫的积习深重,非上上根人不能一悟就彻的,尚须历境练心,消尽妄习,才能挥发神通,圆证佛果。得有个“理属顿悟,事则渐修”的过程,所以还要做绵密保任功夫,除尽妄习,才能大放光明,朗照十方,证到观世音菩萨所证的“十方圆明”的胜果。

刚刚明心见性的时候只是初悟,破本参,才跨过第一道门坎,妄习犹在,生死不能了。须勤于保护,历境练心,把多生历劫执着的妄习消灭光,真正做到与《金刚经》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相应,处顺境而不喜,遇逆境而不恼,丝毫无动于衷,才能了思惑而了分段生死。《金刚经》说“过去、现在、未来心皆不可得。”心既不可得,还动什么?真见性的人只有这个觉性,其它一切都不可得,还须更向上,觉性与不可得也不住才为真了。若见境生心,随念而转,就不是见性开悟的人。

有所失而无悔者,如忽起一恶念,行一恶行,一经觉察,但知改过,能不戚戚后悔者,其入不二矣。如误以善行与恶行为不二者,此属魔见,又名愚痴,必入阿鼻。见他人过在,不独难入不二,亦障自己圣道而起骄慢,修道人所最忌。

在打坐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现象出现,如美好的佛、菩萨光明等善相,或丑恶的魔相,都不要理睬它。有相的东西都是假的,一着相,就容易着魔。还有,当你从有相过渡到无相的时候要起一些变化:如身体没有了,或手脚和头没有了等等,都不可管他。更或气要断了、头要爆炸了,也毋须惊怖,这是身心将脱落的前奏。一害怕,一惊觉,即前功尽弃而出定了。等到火候到时一下子大爆炸,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销殒,虚空也粉碎,本性即现前。不过你不能着相求这个爆炸,一着相即被妄念所遮,非但不能爆炸,连空也入不了。密宗就有这个好处,常常得佛菩萨的加被,以外界的爆炸声引起内心的爆炸,但是千万不能求,想它什么时间来,更不能将心等它或迎它来。打坐定境中的一切景象都不能理睬,须置之不理。《金刚经》的警句须牢牢记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色相都是假的,不睬它就没事。一理睬执着它,就有着魔之虞。

除了打坐之外,最重要的是平时用功。时时看着自己,念头一起就看见,不跟着跑。念头起了看不见,跑了一大段才觉得,才知道,那就不行。禅宗说: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头起了不怕,只怕你不知道,跟着念头跑,就是生死;跟着念头跑了一大段才知道,就是已死去多时了,也就证明你将来生死不能了。假若我们能作到前念起,后念觉,不跟念头跑,就能受生自在了。受生自在不是已了生死,还有生死在,不过在生死当头能够自己作主,要到哪里就到哪里,不受业障牵连,随业受报了。

元音老人教我们一个最简单的放下一切的方法,即在日常工作当中,喊一声“断”,什么也不想,只看着这了了分明的。断个一分钟、半分钟都可以,然后再做事,做一会儿再断一下,慢慢地练习,一天断它个三、四十回,正在走路、坐车时都可以运用这种简便断思想的方法。我们用功打开来的时候不一定在座上,很可能是在睡眠当中,在工作中,在走路时忽然一下子脱开来。所以时时要用功观照,不可放逸。开悟后要保护它,习气太深厚了,不是一悟就彻底圆满的。声音对用功的影响有两种:一是正打坐中,忽然有声音一惊,惊出定了;二是空到恰到好处时,突然一声响,帮你打开身心世界,悟见本性了。时节因缘恰好到来,诚非一佛二佛所种善根所能致的。修时不要急。不是修到无生,而是本来无生,本来如此,放下就是了。不是有东西可证可得,是证个无所求无所得,就是本得。

所以行住坐卧都好做功夫。这是心地法门,不拘形式,只在心上用功即是。要成道还是要勤修苦炼。打坐是最基本的修法,真正出神通也靠打坐,不深入禅定,神通也出不来。讲到神通,其实讲话啊、工作啊、走路啊等等都是神通,庞居士云:“神通与妙用,运水及搬柴。”日常生活都是真妙用啊。但有神通不能住,住在上面就要着魔。

我们学法,有三大难:一,认识本性不疑惑;二,绵密保护不忘记;三,难在绵密保护之后,保护不死难。要保护,但不能死掉。要活泼泼地。三难能透过,一定成就大道。座上,要心念耳闻;座下,要紧密观照。我们禅宗有两句话,叫做:“生处放叫熟,熟处放叫生。”“但得本,不愁末。”祖师们都这么说,你只要悟到根本,不愁神通不发生。

 

功夫程度

 

如人饮水,冷暖自。有道无道,自己知道。学者修法,修至妄念消融时,则能念之心,所持之咒,一时脱落,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齐消殒,化为乌有。净裸裸一丝不挂,赤洒洒一尘不染,但了了分明,非同木石。这一丝不挂一片虚明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佛性。

我们平时说话、走路、工作,都是佛性的作用。须用功绵密,观照保护它。不能逐境生心,有所住着。须健康不作健康想,生病不作生病想,穿衣不作穿衣想,吃饭不作吃饭想,如此绵密用功,心里放教空空净净、坦坦荡荡地,还怕不能成道吗?

第一步:念起不随。能作到念起不随就能于生死当中做得主,不为业牵,得大自在。时时心空,不生一念,应缘接物时,如镜照物,毫无爱憎取舍之心,间有念起,亦不随之流转,即是活佛,他何求哉!

第二步:亲证无为。一切事情尽管来,我心不动。这是真正随顺,而不是压住它不动。压住它不动是不行的。要尽管应酬各种事情,随顺一切事缘,没有什么好的,没有什么坏的差别感,好的不喜,坏的不厌,这样我们的心才能平静,而达到平等无为之境。作到这个地步就能变化自在了,分段生死就能变化自在了,分段生死也就了了。第一步是在生死当中得自在,第二步是变化自在,能变粗为细,变短为长,到达第八地菩萨的位次,能显现三种意生身。

第三步:微细流注消灭。微细流注就是上面讲的作意。作意在八识心田里流动,你平时看也看不见,深入金刚普陀大定,才能见到而消灭它。到这一步,微细流注都消灭光后,能显现百千万亿化身,度百千万亿众生。这时候才真到家,不是一开悟就好了,差得远,所以,还要好好的用功。

没有菩提心是不能成道的。什么叫菩提心呢?简单讲解就是“上求下化”,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我们修法是为了下化众生,而不是为了自了。

我们修法从有为到无为,要历过六地、七地、八地。到第八地才真入无为位。到第七地时,虽证无为,还有个无为在,非真无为。要到第八地,无为影响消亡,才真正不动,所以八地又称不动地。师祖在《解脱歌》里讲:“几回生,几回死,亘古亘今只如此。”一回死不透,要大死才行,否则又心动了。悟了一回,不透彻,在事上还动摇,再深入地做功夫,再进一步,直至彻悟。心中一切妄念都没有了,它就朗照大千,无所障碍,象《弥陀经》上讲的:“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

 

修行的六个要点

 

第一、一切放下,死心塌地。

恋着世间事物放不下,有什么用呢?这世界上的事事物物都是因缘合成,无有实体,犹如过眼云烟,虚而不实,求不得,拿不走。即连各位自己的身体也是假有,留不住,不可得,身外的东西就可想而知了。所以认事物为真、抓牢不放,是不值达者一笑的愚痴之事,学佛修道是大智大慧的大丈夫的事业,不是小根小慧的人所能胜任的。要成道第一,要看破一切。死心塌地的打坐,才能入定开悟,假加在座上想这样、想那样,妄念纷飞地乱想那就完了,一定要一切放下,像个死人一样才行。

第二、打坐持名,心念耳闻。

这是念佛要诀,对入定开悟,关系非常重大,所以再三提示大家,要毫无折扣地照之实行。人的妄念动惯了,不专心致志的倾听持名的心声,把意根摄住,妄念息不下来,妄念不息何能入定、开悟?所以必须心念耳闻,一个字一个字从心里念出来,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才能摄住意根不起妄念,而渐渐入定。

第三、念起即觉,不压不随。

念头来时,要能看见,如果看不见就跟着它跑了,一跟念跑,就妄念纷飞不能入定了,所以要念起即觉,既不随之流浪,也不压制不起,只不理睬它,提起正念,一心持咒,妄念自然化去而安然入定。

第四、按时上座,不急不缓。

每天按时上座,养成习惯就容易入定,最好早上打坐,凌晨更好。坐时不要急于入定,心情平和地以一种平常心安然入座,不急不缓地从容持名,既不要求入定开悟,更不妄求神通。以要求入定、开悟、发神通等的一念即是妄心,此心一起,即障自悟门,非但不得开悟,而且不能入定。

第五、下座观照,绵绵密密。

把打坐中的静定功夫推广到日常动用中去,在行、住、坐、卧当中冷冷自用,绵绵密密地观照,一切无住,既不让境界拉着跑,也不随妄念流浪。

第六、心量广大,容纳一切。

修道人心量不能小,要宽宏大量地容纳一切,纵然宽宏大量地容纳一切,纵然别人对我不好,我对他还要更好,没有丝毫爱、恶、喜、厌的观念。随缘随份地做一切善事,时时处处潇洒自在,没有患得患失之心,亦无毁誉成败之念,这就是最大的神通。

记住这六点,照之修行,绝定能打开本来,亲证佛性,做好这六点,丝毫不懈,保证能圆证菩提,得大成就!

 

保任证道的要点

 

一、一念不生处,了了分明的灵知即当人的佛性。学人果能于此不惊不怖、深信不疑,立定脚跟,安住保护,净尽妄习,圆证佛果,诚非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种善根,而是无量佛所种诸善根。

二、观照就是回光返照,向心内看,不是向外看,观这一念不生处(念头未起处)。念头起来就看见,不理睬它,不随之流浪。这一步最要紧。如念头起来看不见,就不行了。证见本性后,要于行、住、坐、卧处观照保护,“外不为境牵,内不随念转”即为最好的保护法。念起不住,不随之流浪不停,即为无念。不是压念不起,亦不是将一念不生的时间拉长为无念。

三、平时应缘接物,须“于事无心,于心无事”。就是做事之时无第二念,既无患得患失之心,亦无毁誉成败之念。事情做过了之后心中毫无挂碍,如未做过一样。而不是逃避事情,死住在无事匣里。

四、证见本性后,所有妄心、妄想、妄念皆化为真心的妙用。妙用与妄作的分别即在“有住”与“不住”之间,住即妙用化为妄作,不住即妄作摄为妙用。

五、做保任功夫,先须绵密保护,于一切时不忘记,继须于保时不死守,后于不守时能化。

六、能在事境中精勤磨练,于行、住、坐、卧当中不断做去,三、五年决可打成一片,不求神通而神通自发。修心了道,出生死轮回,必先于睡梦中作得主。但是任你慷慨豪放、意气风发之士,白天纵能于顺逆境缘上既无牵挂也无嗔爱,但于睡梦中往往情不自禁地为梦魔所摄而随之流转。今高峰禅师能于睡梦中作得主,不为梦魔所牵,这是何等定功!不经出几番大汗的苦苦参究,何能致此?

七、无所求,无所得,能入佛亦能入魔斯真到家矣。行人往往着在神通上,以为未发神通不为见性。这是极大的错误。须知能立稳脚跟不为妖言魔语所惑,时时处处潇潇洒洒、自自在在,得真实受用,即是最大神通。

  • 心地法门,是诞生王子。在心地上做功夫,将来一定成佛。其他任何有相殊胜法门,俱系外围功勋位,纵或发什么大神通,也只能立功受奖俯首称臣,而不能成佛。
  • 悟道不难,难在悟后不忘保任耳。我们只要不畏艰难,不怕路遥,端正观念,精进修习,识得此离念的灵知便是我人的本来面目,然后严加保护,在事境上不懈地锻炼,勤除妄习,则会万物归自己,亲证物我不二的圆满圣果,绝非难事。谚云: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是一番寒澈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客有问明心见性人,圆寂后归往何处者;亦有问六祖大师入寂时云:“我自知去处”,但未言明去处,是知而不言,抑不明去处而不言欤?

六祖大师悟道后云:“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所谓明心见性者,即见此不动不摇、不来不去、不生不灭而又能随缘现相,生起种种妙用之真空妙有之实性。既明见自性不生不灭,不来不去,缘何又从中取来去生灭之相而有所归呢?所以如说有命终、有往生,则实未开悟见性也。

六祖说“我自知去处”者,拈黄叶止小儿啼也。不明言去处者,实无去处也。以此性如虚空,虚空何有归处?若见有去处,则落实,则着相。落实着相,则生死不了。无去处,则处处可去,处处可去而未尝去。所谓归即无归,无归即归;处处皆归,到处即归也。

 

修法仪规

 

先上供焚香,礼佛三拜,再上座。

念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遍)

南无观世音菩萨(三遍)

南无大势至菩萨(三遍)

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三遍)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

阿弥陀佛(三遍)

结法界定印,念诵“阿弥陀佛”(千万遍)

念诵“回向偈”,然后下座。

 

附录:六字大明咒修法简介

 

我们人的一生中,常有病苦缠身,或有忧郁愁闷,难以自拔自慰,有人甚至会出现各种恐怖、错乱,这全是由于心不安宁的缘故,只要心安宁,心定就能生慧,慧开之后,再来察视世上一切成败、利钝、是非、得失、富贵贫贱、生死来去,都属空幻,若能进一步作空观,则一切恼怒不生,前因后果了了分明,思想不偏,人的一切愁苦就自然消除,病痛也会自然缓解以致痊愈。以上关键全在一个“心”字,本法即是一个修心的方法,是观世音大士救苦救难的妙法,修此法的人,心有寄托,可以去病,可以得定力增智慧,有用于社会,有益于人类,对于学佛者,可以通佛法、明心性,了脱未来生死轮回,种无量福田,可以帮助人满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心愿。

此法已传无数人,今特再明白开示,以利有志之士,使未发心者,得以发心,已发心者,得以精进,已精进者,得以修证;至于有病之人,仗观音大慈大悲之力,可以勿药而愈,其病已深邃寿缘有限者,亦可早种福田,使其离恶道之苦,或可挽回万一;对于一些鬼迷邪祟等夙业者亦可以因此解除;还有一些因为修持静坐不得法而病者(如念佛伤气、外道死坐、木定“腹胀”、癫迷等),唯有此法可治。

总之,人生百年弹指而过,及早觉悟回头,尚恐不及,借此一航用渡苦海,不独自利兼可度他。

 

莲花印,表示我们的心像一朵莲花。掌根、拇指、小指,三点合,其余六指自然分开,置于胸前。即:合掌后,自然分开六指。这个手印非常简单,而且非常殊胜,功能非常大。消灾、除障、治病、事业成就等都可用,有观世音菩萨的护持,使我们都能成就。四臂观音,就是四个手臂的观世音菩萨。咒也很重要,六个字:嗡、吗、呢、呗、咪、吽。修这个法,打坐从半小时开始,以后慢慢地增加到一小时,一小时半,二小时。

关于密法,皆须灌顶传授,“六字大明咒”亦不例外。但因心密二祖王骧陆上师慈悲心切,以方便为究竟,将有些众所周知的、修法简易、修后不至发生偏差的密法,如六字大明咒法、大弥陀法等法,公开传授,不须灌顶(尤其如远道或因病不能行者),只要至诚恭敬供养、顶礼本尊观世音菩萨,亦可修习。

 

咒印功德

 

咒文:嗡(ong)嘛(ma)呢(ni)叭(bei)咪(mei)吽(hong)

此咒又名最胜观音大士心咒,其利益如下:(1)降魔、(2)治病、(3)免劫、(4)各种成就、(5)去障、(6)登佛位。(即明心见性)

此咒即是观世音菩萨微妙本心,观音菩萨自己就是持此咒而成佛的,名叫正法明如来。近几千年正法明如来化身来到娑婆世界,帮助释迦牟尼世尊救度众生,他慈爱如母,接引众生,离苦得乐。表像为四臂观音,有无量化身,如绿度母、白伞盖、准提母、不空绢索等,咒也有无数无量,统可称之为大悲咒,无一不是由大悲如意轮中而出。此咒又为一切咒之心,所以又叫大悲心咒,为大乘之精纯,而且只有六个字,便于持诵。持诵此咒之人,没有贫富男女老幼之分,皆可使七代祖先超升解脱,《大乘庄严宝王经》,专明此咒功德。

此咒在西藏只传六字咒音,不轻传手印,藏音读为“嗡马呢叭美吽”;蒙古读为“嗡吗呢呗特麦吽”,诺那大师又于“吽”下加一个“舍”字,无手印,取其速成就之意;大愚阿阇黎正音为“嗡吗尼呗美吽”,兼取蒙古读音短可速成之长处,同时传大莲华手印,此印即召请菩萨的手印,凡既持咒又结印契者,功力百倍。欲得定愈病,尤非手印不可。

六字大明咒的表法,用六字表法即以六道轮回言之,“嗡”表天道,“嘛”表阿修罗道,“呢”表人道,“叭”表畜生道,“咪”表鬼道,“吽”表地狱道,持诵此六字咒即能断轮回,出三界,证圣果。以四圣表法,即:“嗡”字由菩萨心发生,初入十信位,由此增进,“嘛”字入十住位,由此增进,“呢”字入十行位,再进,“叭”字入十回向位,“咪”字入十地位,“吽”字入金刚乘到大觉位。所以念此六字咒即能立超十地成无上正等正觉。

 

 

修法仪规

 

  • 先上供焚香,礼佛三拜,再上座。
  • 念诵:南无古鲁呗,南无布达雅,南无达尔玛雅,南无僧嘎雅(三遍)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金刚、护法神祗(三遍)
  • 念诵:祈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金刚、护法神祗,愿以慈力加被,销我业障,使我安心入道,早开智慧,早成佛道,普度众生。
  • 结莲花印,念诵:嗡吗呢呗咪吽(千万遍)。下座前,将手印举到头顶,再念诵十五。
  • 念诵:回向偈-愿以此念咒功德,回向法界众生,使我消除业障,早开智慧,早成佛道,普度众生。
  • 散印、下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