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84卷No.2729
弥勒讲式
总礼
敬礼天人大觉尊 恒沙福智皆圆满
因圆果满成正觉 住寿凝然无去来
法用 表白。
敬白法报应化三身如来。有空中道三时圣教地前地上菩提萨埵。有学无学贤圣众僧。大恩教主释迦牟尼如来。当来导师弥勒慈尊。总佛眼所照微尘刹土现不现前一切三宝而言。夫三界无安。久咽火宅之烟。百年不常。几结水上之泡。迷者不知迷。受苦还为乐。贪者弥欲贪。临死犹求生。凡界旧习厌离甚难。我等幸遇大乘之正法虽近出离之要路。犹趍名利之门徒为恩爱之奴。遍修一善诚心未调。比之罪业不可譬言。轮回犹遥不可不悲。但殷顾根机之拙自作悬涯之想。何生何功暗成佛道。不如专守释尊之付属深凭慈氏之引摄。一绝一称之功非只待龙花之朝风。大慈大悲之誓何不望都率之秋云。仍志之所之聊励净业。今日称扬盖其一也。伏愿三宝哀愍纳受(矣)。
今此讲演不似常途。粗以五门欲述志趣。一者忏悔罪障。二者归依弥勒。三者欣求内院。四者正遂上生。五者因缘果满也。
第一忏悔罪障者。妄业力大能障二利。若求解脱须修忏悔。凡众罪之源妄想虽凉。正生烦恼专依我心。只宜静心常观我身。夫身如杇宅。危命柱仅支。心似攘客。宿与息欲去。红粉翠黛唯彩面皮。男女淫乐互抱臭骸。身冷魂去弃之荒原。雨灌白曝须臾烂坏。烧即为灰。焉身入心□质埋又为土。谁思旧好与之惜名。其名冷于谷响。与之求利。其利空于春梦。顺我心为恩爱。背己忽作仇敌。顺逆二门莫不妄缘。皆是执无我之我。计无常之常。四种颠倒眼前迷乱。世人犹可耻。况于释子哉。若归三途之旧里。殆遇千佛之出世。宝山空手之诫闻而未惊。但三界唯一心。心外无别法。虚妄薰习非有似有。境界本不善恶。唯我心所分别也。身语自不发起。偏一心所造作也。一心亦是众缘所感。缘亦缘生展转不可得。刹那刹那前灭后生。三世迁流因果与空。过去已灭故空。飞鸟之路难趁。未来未生故无。空华之果谁期。现在一念电光不留。生既不实生。不生则不灭。众相寂灭。体是真如。光中无有圆。真如岂容妄。如此观察名无生灭。一弹指间能灭百万亿阿僧祇劫生死重罪。大乘妙力诚难思议。数留心者盖灭罪障。
仍唱伽陀曰
唯愿诸佛垂加护 能灭一切颠倒心
愿我早悟真性源 速证如来无上道
诸业本不生 以无定性故
诸业亦不灭 以其不生故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如来惭愧忏悔六根罪障(三反)。
第二归依慈尊者。已忏悔罪障身心清净。须归依弥勒以期引摄。所以何者。大圣利物慈悲虽等。众生受化机感互异。盖多生矌劫系属令然也。爰牟尼者一代之教主。恩德超于诸佛。逸多者世尊之补处。宿缘厚于此土。群主之所仰谁如斯二佛。彼三会得脱二百八十亿众生。皆是释迦遗法结缘之人也。我等虽拙何漏其数。加之慈尊者从日月灯明之昔称求名菩萨。至释尊出世之时。为一生补处。常修唯识以为心要。遂及如来灭后九百年降逾阇讲堂说五部论藏。法相大乘之滥觞在之。我等于朝于夕悬心于此教。一文一句开悟于其说。机缘晴催宁疑引接哉。又虽中宗学侣其望各异。我等无贰佛眼盖照。是以弥勒自告释诠明言。我得释迦大师要契附属。不念我者尚不舍之。况于念愿哉。呜呼如来之寄附属也本虽仰诚谛之词。补处之守芳约也弥知殷勤之志。妙高山王设有倾动。日月轮宁虽落大地。二圣金言不敢改变。每忆此事莫大悲喜矣。仍唱伽陀曰。
我随日月灯明佛 证得唯识三昧故
今于释迦正法中 略说五分十七他
其后当作佛 号名曰弥勒
广度诸众生 其数无有量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如来生生世世值遇顶戴(三反)。
第三欣求内院者。依总别因缘既归依慈尊。须欣求兜率以期值遇。夫十方三世补处菩萨将成正觉。先住都率预薰修胜业严净其处。所谓秽土中净土之事。是郑重勿辄轻哢矣。于菩萨所居有外院有内院。上生经云。若我住世一少劫中广说不能穷尽。我等拙词何足赞说。但外院者五百亿宝宫是也。一一宝宫有七重园。皆是七宝之所成也。每宝皆放百亿光明。其光化出五百亿莲花。其华转作五百亿行树。一切众色映颇梨果光明右绕出大慈大悲之音。天子天女住立树下。妙音乐中说不退转地之法。垣墙四回高六十二由旬。龙王守护雨五百亿宝树。有风触树唱甚深法。外院一宫其相犹尔。况亦于一生补处之内院四十九重之宝殿乎。一一庄严悉表内证之道德。见闻觉知并为菩提之胜缘。临之者必住不退转。至于如彼琉璃宝渠之水涌上游梁栋之间花德香音之辈从身物种种之事可思。等觉无垢之报应诚是泛尔之所不能欤。既而摩尼宝殿之中。师子大座之上。有微妙宝帐。饰之以五百亿众宝杂花。百千梵王自十方。以梵天铃悬其上。以宝罗网覆其上。弥勒大圣结跏趺坐。身量高大十六由旬。顶上肉髻绀琉璃色。毗楞伽宝以严天冠。化佛菩萨住在其中。本师释迦来助其化。三十二相一一带五百万亿之宝色。八十随好各各出八万四千之光云。见者无厌之妆金山耀朝日。大梵深远之唱雷音响秋空。昼夜六时演说不退转地法轮之行。诸天听受一时得道者五百亿。他方菩萨驾云集。上下诸天遂愿生。一念斋戒为之上品之修因。一遍称名以感顺次之往生。其因甚易。其德尤大。非慈尊愿力者无能致之矣。大圣谁不欣。下凡谁不望。是以西方道俗皆修弥勒之业。晨旦前代多得彼天之报。一宗烈祖其仪超余□心。无著天亲师子觉之三圣兄弟结契。戒贤玄奘慈恩淄洲四代往诣继踵。我等是谁门人。宁忘先迹乎。彼弥天道安之欣兜率也。同侣之志无讲。南阳昙戒之念弥勒也。师资之好有思。贤愚虽异古今可比。伏愿传灯大师与慈尊共来迎。仍唱伽陀曰。
弥勒上生睹史天 四十九重摩尼殿
昼夜恒说不退行 种种方便度众生
八功德水妙花池 诸有缘者悉同生
我今弟子附弥勒 龙花会中得解脱
南无弥勒如来应正等觉愿与含识速奉慈颜。
第四正遂上生者。依三国风仪既欣求内院。临终正念须遂本怀。夫生涯有终。一期遂穷之时。愿少病小恼身心无痛。天神拥护远离魔障。预知其期待死如客。善友外助一心念佛。于时寂寞窗中香烟细升。碧落空外笙歌风间。弥勒菩萨放眉间白毫大人相光。无数天子雨摩诃曼陀微妙之花。安庠巍巍渐近眼前。灵山释迦十方诸佛虚空显现演说大乘。眼始见此事。耳正闻其声。随喜雨泪不堪反衫。圣众相引渐升云路。速到逍遥园之泉。新生宝莲台之上。其时有诸天子散华作乐叹我而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于阎浮提广修福业。行愿不空来生此处。此处名兜率陀天。今此天主名曰弥勒。汝当归依。我闻其词应声作礼。礼已谛观眉间白毫相光。即得超越九十亿劫生死之罪。是时菩萨随其宿缘为说妙法。妙法岂他教哉。可知唯识中道之法门也。昔在扶桑之界仅悦逾阇五分之传来。今跪摩尼之台亲闻昼夜六时之法轮。其时欢喜只须想像矣。仍唱伽陀曰。
复有众生发信心 暂修十善及礼诵
系念一华一天子 亦得往生如意殿
南无弥勒如来所居内众愿舍命已必生其中(三反)。
第五因圆果满者。依宿世机缘既遂上生。见佛闻法须进胜位。夫常陪慈尊之御前早开甘露之妙门。时诣众圣之宝阁各问菩提之前途。神通随心大悲铭肝。或时游诸佛之国忝交海会之大众。或时回六趣之巷泣寻往昔之恩爱。慈尊下生者我与下生。鸡头城中诞生出家之次第。龙花树下降魔成道之仪式。如影随从一一见之。得佛觉三昧闻持一代之正法住普现色身济度无数之群类。贤劫星宿历仕诸佛。住行向地渐次增进。遂升花王之宝座。宜受大觉之尊号。我有佛性此事不难。当知皆是释迦弥勒广大恩德也。各住随喜之心弥结值遇之缘矣。仍唱伽陀曰。
我等久劫修愿行 得闻弥勒大悲名
亲承采道在明旦 乃生法弱绝望竟
三增祇耶大劫中 具修百千诸苦行
功德圆满多法界 十地究意证三身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道
文和第五历(丙申)仲吕中旬之此书写了。筒井最胜寺流通物。
右笔桑门圆清
以宝积院所藏文和五年书写弥勒讲式今校订之了。右卷跋云。文和第五历岁次丙申仲吕中旬之此书写了。筒井最胜寺流通物。右笔桑门圆清。今案文和五年即延文元年也。而当南朝战争之时。去年主上尊氏落都矣。乃自文和五年至安政三年所历五百一年也。去解脱上人凡二百年。又去明惠上人凡百五六十年。因知此式也者为二上人之作也
安政三年丙辰六月初五一校了
法印权大增都增忍志之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