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育王经卷第四

梁扶南三藏 僧伽婆罗译

鸠那罗因缘第四

是时阿育王。于一日中起 八万四千塔。于是日中王夫人名钵摩婆底(翻有扶容华也)生一男儿。形色端正眼为第一。一切人见无不爱乐。时有内人即白大王王有功德夫人生儿。王闻欢喜而说偈言。

我于今日  大生欢喜  我孔雀姓

名闻一切  宫人以法  由之增长

故名此儿名达磨(翻法)婆陀那(翻增长)。即抱此儿示阿育王。时王见已欢喜说偈。

我儿目端严  为功德所造

光明甚辉曜  如优波罗花

以此功德眼  庄严于一面

其面貌端正  譬如秋满月

乃至阿育王。命诸大臣而语之言。汝等尝见此儿眼不。诸臣答言。臣于人中实所未见。于雪山有鸟名鸠那罗。此鸟之眼与其相似。即说偈言。

于雪山顶  有宝花处  鸠那罗鸟

而住其上  此儿二眼  类彼鸟眼

王便发言。将此鸟来。虚 空上半由旬夜叉神闻其语。下一由旬龙闻其语。一念之顷夜叉之神即得鸟来。时阿育王以鸟眼比儿眼。见此二眼无有异相。即以鸟名而以名儿。复说偈言。

大地人王  以可爱眼  鸠那罗名

说为儿名  是故大地  其名远闻

乃至鸠那罗长大。为其纳妃。妃名千遮那(翻金)摩罗(翻鬘花)。时阿育王将鸠那罗往至鸡寺。寺有上座六通罗汉名耶舍。是时耶舍见鸠那罗。未经几时应当失眼。即白王言。何故不令鸠那罗作其自业。时阿育王语鸠那罗。大德令汝所作。汝当随之。时鸠那罗礼耶舍足。说言。大德。教我所作。耶舍答言。眼非是常汝当思惟。即说偈言。

汝鸠那罗  常思惟眼  无常病苦

众患所集  凡夫颠倒  由之起过

时鸠那罗于宫中静处独坐。思惟眼等诸入为苦无常。时阿育王第一夫人名微沙落起多。往鸠那罗处见其独坐观其眼故。而起欲心以手抱之。而说偈言。

以大力爱火  今来烧我心

譬如火烧膝  汝当遂我意

鸠那罗闻其言。以手掩耳。而说偈言。

汝今于我所  不应说此言

汝今为我母  我则为汝子

今此非法爱  应当舍离之

何故为此事  开诸恶道门

时微沙落起多不遂意故。心生嗔忿。夫人又说偈言。

爱心住汝处  而汝无爱心

汝心既有恶  不久须臾灭

鸠那罗答言。

我今宁当死  以法而清净

不愿于生中  而起不净心

若有恶心者  失人天善法

善法既不全  依何而得生

微沙落起多恒伺其过而欲杀之。于北有国。名德叉尸罗。拒逆不从阿育王令。时王闻之。意欲自往。大臣白王王。今当令鸠那罗往。不须自去。时阿育王命鸠那罗而语之言。汝往彼国。答王言。尔时阿育王复说偈言。

我于今者  闻其此言  虽为是儿

而是我心  以心念故  倍加庄严

是时阿育王。即便令人严治道路。老病死等悉令不现。时阿育王与鸠那罗同载一车送之近路。将欲分别。手抱儿颈。见鸠那罗眼啼泣而言。

若有人见  鸠那罗眼  心欢喜故

有病皆除

是时有一相师婆罗门。见鸠那罗不久失眼。见阿育王唯观儿眼。不缘余事。见已说偈。

王子眼清净  王观之欢喜

眼光明庄严  云何而当失

此国诸人民  见鸠那罗眼

一切皆欢喜  犹如天上乐

若见其失眼  一切当苦恼

乃至鸠那罗次第行至德叉尸罗国。彼国人闻出半由旬严治诸道。处处置水以待来众。时诸人民即便说偈。

德叉尸罗人  执宝罂盛水

及诸供养具  迎鸠那罗王

时王至已人民合掌而作是言。我等迎王不为斗诤。亦不与彼大王相嫌。但王所遣大臣在我国者。为治无道。愿欲废之。是时人民以诸供具供养鸠那罗王迎至国中。时阿育王身遇重病。粪从口出。诸不净汁从毛孔出。一切良医所不能治。时阿育王即语诸臣。召鸠那罗还。我当灌顶授以王位。我于今者。不贪身命。时微沙落起多即便思惟。若鸠那罗得作王者。我必当死。思惟已白阿育王言。我能令王病得除愈。一切医师不须令进。时阿育王即受其语断诸医师。时微沙落起多语诸医师。门外男女病如王者可将其入。时阿毗罗国有一人病。如王不异。时病人妇为觅医师说其病状。医师答言。将此人来我欲见之。当为处药。乃至妇人将此病者送与医师。医师复送与王夫人。时王夫人将此病者置无人处。令破其腹出生熟二藏。于熟藏中有一大虫。虫若上行粪从口出。虫若下行便从下出。若左右行诸不净汁从毛孔出。时王夫人。磨摩梨遮以置虫边。而虫不死。复以毕钵以置虫边。虫亦不死。复以干姜以置虫边。虫亦不死。乃至以大蒜置于虫边。虫便即死。时王夫人以如此事具以白王。王于今者应当食蒜。病即除愈。王答言。我是刹利。不得食蒜。夫人复言。为身命故作药意食之。乃至阿育王遂便食之。虫死病除便利如本。时阿育王清净洗浴语夫人言。汝于今者当何所求。随意与之。夫人白王。愿王七日听我为王。王语夫人。若汝为王必当杀我。夫人又言。过七日已我当还王。时阿育王遂便许之。夫人思惟我欲治鸠那罗今正是时。是时夫人即便假作阿育王书。与德叉尸罗人令取鸠那罗眼。书中说偈。

我今有大力  威名甚可畏

鸠那罗王子  于彼为罪过

今敕彼人民  挑取其二眼

今为此一事  汝等速为之

时王夫人。作书已竟须齿牙印之。阿育王眠夫人欲印书故便近王边。王即惊觉。夫人白王何故惊怖。王答夫人。我梦不祥。见有鹫鸟欲取鸠那罗眼。是故惊惧。夫人答言。王不须忧。鸠那罗子今甚安隐。第二更梦。王复惊起语夫人言。我今更梦如本不祥。夫人问言。梦复云何。王答言。我见鸠那罗头须发爪悉皆长利而不能言。夫人答言。其今安隐。愿勿忧之。乃至后时阿育王眠。夫人即便以大王齿窃取印之。遣使送与德叉尸罗人。时阿育王又梦。自齿悉皆堕落。至明清旦澡洗已毕。为身命故。召相师来以梦所见具向其说。语言。汝当为我解释梦意。相师答言。若人有此梦者。儿当失眼。不异失儿。而说偈言。

若人梦齿落  必当失儿眼

儿眼既已失  不异失于儿

时阿育王。闻其此言即便起立。合掌向四方神。而咒愿言。

今一心归 佛  清净法及僧

世间诸仙人  于世为最胜

一切诸圣众  皆护鸠那罗

使者执书至德叉尸罗国。是时彼国人民见此书至。念鸠那罗故共隐此书而不与之。不欲令其起于恶心。彼诸人民复更思惟。阿育大王其甚可畏。心不敬信于其自儿。尚欲取眼。况于我等而不起恶。复说偈言。

今此鸠那罗  如大仙不异

于一切 众生  皆能作饶益

彼阿育大王  而不起慈念

况于余众生  而能不残害

乃至彼人以书与鸠那罗。鸠那罗得书已语诸人言。若能取我眼者。今随汝意。时诸人即唤旃陀罗。汝当挑取鸠那罗眼。旃陀罗合掌说言。我今不能。何以故。

若人于满月  能除其光明

是人当能除  汝面明月眼

是时鸠那罗即脱宝冠语旃陀罗言。汝挑我眼。我当与汝。复有一人形貌可憎十八种丑。语鸠那罗言。我能挑眼。时鸠那罗寻忆大德耶舍所说。便说偈言。

合会有离  是真实说  思惟此义

知眼无常  我善知识  能饶益者

是人说法  皆苦因缘  我常思念

一切无常  是师之教  深自忆持

我不畏苦  见法不住  当依王教

汝取我眼  我已摄受  无常真实

是时鸠那罗语丑人言。汝当取我一眼置我手中我欲观之。时此丑人欲取其眼。无数诸人相与嗔骂。而说偈言。

眼清净无垢  如月在空中

汝今挑此眼  如拔池莲华

是无数人悲号啼哭。是时丑人即出其眼。置鸠那罗手中。时鸠那罗以手受之向眼说偈。

汝于本时  能见诸色  而于今者

何故不见  本令见者  生于爱心

今观不实  但为虚诳  譬如水沫

空无有实  汝无有力  无有自在

若人见此  则不受苦

是时鸠那罗。思惟一切诸法悉皆无常得须陀洹果。既得果已语丑人言。所余一眼随汝取之。时彼丑人复更挑之置鸠那罗手中。既失肉眼而得慧眼。复说偈言。

我于今者  舍此肉眼  慧眼难得

我今已得  王今舍我  我非王子

我今得法  为法王子  今从自在

苦宫殿堕  复登自在  法王宫殿

乃至鸠那罗。知取其眼是微沙落起多。而说偈言。

愿王夫人  长受富乐  寿命常存

无有尽灭  由其方便  我得所作

是时鸠那罗妇千遮那摩罗。闻鸠那罗失眼。以念夫故至其夫所。入多人处见鸠那罗失眼流血。闷绝躄地。傍人以水洒之令得醒寤。啼泣说偈。

眼光明可爱  昔见生欢喜

今见其离身  心生大嗔恼

鸠那罗语其妇言。汝勿啼泣。我自起业。自受此报。复说偈言。

一切世间  以业受身  众苦为身

汝应当知  一切和合  无不别离

当知此事  不应啼泣

是时鸠那罗共其妇。从德叉尸罗国还阿育王所。二人生来未曾履地。其身软弱不堪作业。时鸠那罗善于鼓琴。复能歌吹。随其本路乞食济命。渐渐游行至于本国欲入宫门。时守门人不听其前。既不得前而复还出住车马厩。于后夜中鼓琴而歌。歌曰。我眼已失。四谛已见。复说偈言。

若人有智慧  见十二入等

以智慧为灯  得解脱 生死

三有中之苦  悉为自心苦

三有中之过  今应当知之

若欲求胜乐  当思十二入

时阿育王。闻其歌声心大欢喜。而说偈言。

今此说偈  及闻鼓琴  似是我子

鸠那罗声  若是其至  何不见我

时阿育王。命一人来我所闻声似鸠那罗。而声清妙复兼悲怨。闻此声故令我心乱。如象失子而闻子声。其心回遑不安其所。汝可往看是鸠那罗不。若是鸠那罗汝可将来。乃至此人受教至车马厩。至已见其无有二眼皮肤曝露不复可识。还白大王。王所令看是孤独盲人。共其妇俱住车马厩非鸠那罗。时阿育王闻其此言懊恼思惟。而说偈言。

如昔所梦见  鸠那罗失眼

今此盲人者  鸠那罗不疑

汝可更至彼  但将此人来

以思惟子故  其心不安隐

乃至此人受教更至其所。语鸠那罗言。汝是谁儿。何所名姓。鸠那罗复以偈答。

父名阿输柯  增长姓孔雀

一切诸大地  悉为其所领

我是彼王子  名为鸠那罗

姓日法王佛  今为法王子

是时使人将鸠那罗及其妇至宫中。时阿育王见鸠那罗风日曝露。以草弊帛杂为衣裳。形容改异不复可识。时阿育王生心疑惑而语之言。汝是鸠那罗不。答言。我是阿育王闻闷绝堕地傍人见王而说偈言。

王见鸠那罗  有面而无眼

以苦恼烧心  从床堕于地

傍人以水洒王令其得醒。还至坐处抱鸠那罗置其膝上。复抱其颈啼哭落泪手拂头面。忆其昔容而说偈言。

汝端严眼  今何所在  失眼因缘

汝今当说  汝今无眼  如空无月

形容改异  谁之所作  汝昔容貌

犹如仙人  谁无慈悲  坏汝眼目

汝于世间  谁为怨仇  我苦恼根

由之而起  汝身妙色  谁之所坏

懊恼心火  今烧我身  譬如霹雳

摧折树木  懊恼之雷  以破我心

如此因缘  汝今速说

时鸠那罗以偈答言。

王不闻佛言  果报不可脱

乃至辟支佛  亦所不能免

一切诸凡夫  悉由业所造

善恶之业缘  时至必应受

一切诸众生  自作自受报

我知此缘故  不说坏眼人

此苦我自作  无有他作者

如此眼因缘  不由于人作

一切众生苦  皆亦复如是

悉由业所作  王当知此事

时阿育王。为懊恼火以烧其心。复说偈言。

汝但说其人  我不生嗔心

汝若不说者  我心乱不安

时阿育王。知是微沙落起多所作。唤微沙落起多。而说偈言。

汝今为大恶  云何不陷地

今汝不为法  于我为大过

汝今既为恶  从今舍于汝

犹如行善人  舍不如法利

时阿育王嗔火烧心见微沙落起多。复说偈言。

我于今者  欲出其眼  欲以铁锯

以解其身  以斧破身  以刀割舌

以刀截颈  以火烧身  令饮毒药

以除其命

阿育王说如此事。欲治微沙落起多。鸠那罗闻深生慈心。复说偈言。

微沙落起多  所为诸恶业

大王于今者  不应便杀之

一切诸大力  无过于忍辱

 世尊之所说  其最为第一

时阿育王不受儿语。以微沙落起多置落可屋。以火焚之。又复令杀德叉尸罗人。是时比丘生疑问大德优波笈多。鸠那罗先造何业今受此报。大德答言。长老当听。过去久远。于波罗奈国有一猎师。至雪山中多杀群鹿。又于一时复往雪山时雷电霹雳有五百鹿。以怖畏故。入石窟中。时此猎师见诸群鹿。即便捕之一切皆得。得已复作是念。若皆杀者。肉当臭烂。无如之何。我当挑其两眼使其不死。而不知去。后渐杀之。作是念已。一切挑眼。长老。于意云何。先猎师者鸠那罗是。以其挑鹿眼故于无数年常在地狱。从地狱出生于人中。五百世中常被挑眼。今是最后余残果报。比丘又问。以何因缘生于大姓。得端严眼复得罗汉。答言。诸长老听。过去久远人寿四万岁时。有佛正觉名迦罗鸠村大。出现于世是时 如来于一切世间。所应作者皆已作讫。入无余 涅槃。时有一王名曰输颇(翻庄严)为佛世尊起四宝塔。时王命过弟不信佛。起塔珍宝悉皆密取。唯土木在。一切人民见塔毁坏懊恼发声。时有长者子。问彼诸人。汝等何事懊恼发声。诸人答言。世尊之塔本有四宝。不谓于今悉皆毁散。是故我见懊恼发声。时长者子即以四宝如本庄严。复令高广有胜于初。又起金像以置塔中。所作已讫。复发愿言。迦罗鸠村大为世间师。愿我后师亦如今日。比丘当知。昔长者子即鸠那罗是。此其修治迦罗鸠村大如来塔故。今得生于大姓之中。以其造作如来像故。今所得身端严第一。以其发愿值善师故。今得释迦牟尼为师及见四谛。

阿育王经卷第四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