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2029 使比丘迦旃延说法没尽偈百二十章

失译

1卷

佛使比丘迦旃延说法没尽偈百二十章

失译人名今附西晋录

尊者迦旃子  体道修律护

见诸卒暴者  以偈开法路

心常怀怆恨  思惟悲感事

常勤务精进  顾后大恐惧

正法垂欲灭  人年才寿百

正法之光明  在世不久没

正法已灭尽  比丘众迷惑

当舍诸经法  圣觉之所讲

反受杂文章  废捐佛所说

见训诸浅经  心意为欣悦

常当共诤讼  违教背典经

展转兴诽谤  各各相慢轻

愚痴课难化  无智如株杌

卿无所别知  不学佛正法

释置经义理  更互相求短

吾身所闻传  独步无俦伴

持中以着下  举下着于中

不复识次第  所说贵不穷

证处设乖谬  反说无本末

闻受皆浮漫  讲论无清话

斯徒众恶意  谤讪于和上

见尊睹师父  傲慢不崇敬

是等共辩诤  心念甚愁毒

着世慕豪贵  堕缚不自觉

我觉甚真谛  卿诚无所知

卿讲殊倒错  我言顺典义

各各共诤讼  用生毒害心

贪得利供养  随俗共浮沉

习乐于居屋  不能自拔度

从贪共谈语  但说世间务

时诸比丘舍  树间及闲暇

行止于聚落  两中立精舍

喜乐于愦扰  不慕处静默

展转相侵欺  以自养妻息

或有时比丘  客从远方来

寺主先自安  闲居乃听之

妒其所止居  嫉其有德名

亦嫉于族姓  又复希法经

见远方比丘  颜色不悦和

得其舍之去  于心乃为快

贪着于供养  用兴毒恶嫉

矜庄相贡高  由是成忿失

常念嗔恚恶  憍慢为自大

所求无厌足  恣意随尘秽

毒事不应行  不欲诵受经

终日笑歌舞  冥暮寝不醒

斯等共聚会  言不及经理

但说县官贼  流俗行来事

假使有学者  众人所供养

羡者求出家  言学比丘法

假使有学者  白衣所崇敬

务于杂碎事  因是得名闻

所行不如教  自从利养起

其年既幼少  多畜众弟子

其心怀诤乱  不能究所学

沙门二三年  广畜诸眷属

莫能谨慎戒  堕落于邪见

或有说断灭  或有讲有人

已住如是学  堕恶人须发

门徒多鄙猥  少年相围绕

或时甚枯旱  或时复大水

雀鼠及蝗虫  灾害并辐至

五谷普罄匮  民庶咸饥馑

穷逼于糊口  出家求安隐

便行作沙门  不调越轨度

不解于禁戒  众会无救护

苟且无羞耻  不能修慎行

亦不乐法会  汲汲着财养

以非法为法  所说违道义

举罪反轻重  乱经背贤规

众会至夜半  斗诤事弥滋

然后乃说经  粗略不周备

希简说禁戒  具足斗诤事

处处失义理  故正法灭尽

适共斗诤已  遂乃结仇怨

 魔及官属  用斯得人便

诸天龙鬼神  来欲听经教

倾企迟闻戒  但更闻诤讼

 天人怀恨  不可比丘行

行来共讲言  佛法欲灭尽

吾等舍天乐  故来欲受法

不得闻正法  不如弃之去

其有尊鬼神  心乐佛法者

不念诸比丘  不复行拥护

于时弊鬼神  凶暴行毒害

取比丘精气  令命无有余

比丘多疾病  羸劣无气力

失神颜色变  勤苦遭众厄

展转相憎嫉  疾病不相瞻

或有至死亡  无护横夭终

贪着利财宝  衣食无限节

晓知习俗法  邪业以自活

贩卖规贾利  出入求生息

志尚在总务  孜孜无解极

乐于杂碎事  求利欲救命

弃捐度世业  细务自婴累

衣服不整齐  仪节不闲修

不能将顺行  如野马狝猴

遥见贤比丘  分卫知止足

远远骂詈之  言不顺禁戒

如今日比丘  澹然无过失

彼时诸比丘  默声犯众恶

偷苟无羞惭  懈怠怀毒意

斯等将来世  反当见敬事

有仁贤比丘  具足知廉耻

于彼失法时  乃更不见待

譬如师子王  处在林树间

豺狼及犬狐  不敢食其肉

命过身出虫  还自啖其肉

昼夜共啖食  毁灭其形体

能仁大圣人  泥洹灭度后

诸地水火风  不能毁佛法

世间珍奇宝  不妄忽自亡

苍金出于世  紫金乃不彰

正法在于世  终不自没尽

因有象法故  正法则灭尽

譬如海中船  贪重故沉没

佛法斯亦然  利养故灭尽

背经及圣典  以此为正法

以法违于律  以非作法义

诸邪见异学  五通诸学士

不能毁法义  及所兴布施

其从释迦文  因佛作沙门

当毁于正法  令法至灭尽

计劣诸男子  除发被袈裟

皆当败正法  令典没不现

不肯顺禁教  戮力存法务

恣心从所乐  犹如尘蔽驴

于时诸学人  受取妄保任

改定其券别  令错所寄信

畏于县官吏  怨贼及债主

战战相恶难  恐怖衣毛竖

耕种及治生  遭值诸吏卒

朝夕习秽欲  众患所见恼

将有三恶王  大秦在于前

拨罗在于后  安息在中央

由于是之故  正法有弃亡

夷王大凶恶  处在于北方

兴师伐恶国  伤害诸万民

轻毁诸沙门  多犯于众恶

毁坏佛塔寺  破败学精庐

当于尔时世  郡国皆丘墟

是等皆恐惧  愁忧而懊恼

舍其北方土  奔趣于中国

病瘦目不明  尪瘵无气力

不能舍北方  当为其所贼

时少年比丘  不务沙门者

便当脱衣服  恐怖欲自全

于是中国君  当来伐夷王

既已诛夷王  来还居监尼

彼有尊比丘  名号曰尸师

博闻靡不达  能悦诸国王

王闻尸师言  心意怀欣跃

愿欲请众 僧  兴设大布施

遣使诣十方  宣命于诸国

诸人来诣此  今当大布施

诸僧皆集至  其数有百千

遭难皆憔悴  愿乐见大施

诸比丘已会  百千设备足

展转相推求  各各相问讯

仁和上所在  阿阇梨所至

常所从沙弥  恶师今所师

或伤或死亡  或亦见驱逐

比丘既相见  啼哭不自胜

彼时诸会者  其数百千众

怀恼失颜色  乐见大布施

四面并云集  同会十五日

讲说佛典戒  寻复相忿怼

斯等既忿怼  展转不共和

尊比丘教告  诸比丘默然

吾当说卿等  示有佛法律

听我之所说  无得乱语言

计此阎浮地  沙门佛门徒

会同当共和  不宜长嫌故

有大比丘众  其数有百千

欲得学道义  往会十五日

有大比丘众  虽有百千数

我学设明达  卿等不能知

设有一比丘  学能达悟者

便可说本末  我学知其经

时有一比丘  所学普通达

有德名须赖  如是师子吼

即时从坐起  叉手而住立

稽首耆年足  便当师子吼

吾不怀狐疑  其心无犹豫

身所学经戒  今设为通利

吾亦无众难  心亦不进退

吾所前学者  法律无所疑

通畅于经典  明达于道义

吾所学如此  诸贤宜奉持

卿不达众经  亦不解法律

云何尊者前  而多自称叹

尊师恶弟子  性凶怀毒害

其名曰阿斯  即便害须赖

时有大鬼神  信乐于佛法

手自执金刚  遂打杀阿斯

当于尔时世  地六反震动

四方自然响  非人击灵鼓

至尔时四方  当有四大烟

又复四大火  上方四面堕

于尔之世时  世间为幽冥

从是往不反  生民没愚痴

黎庶无央数  悲哀怀懊恼

今日最末世  佛正法未尽

曾见佛鬼神  信乐于道义

纵身自投地  号躄不自堪

诸比丘遭恶  如人丧二亲

今日最末世  佛正法灭尽

从今日以往  无复说经典

法律及禁戒  当何从闻听

诸天树木鬼  旷野居神明

悲感心忧恼  宛转不自宁

法灯为已没  正典已毁灭

今世最崩颓  法鼓不复鸣

诸魔设欢喜  聚会相庆贺

举手而赞言  今是佛末世

却后将来世  当有是患难

益当加精进  勉力求度脱

譬如有贾客  失时心怀恼

故宜加慕属  无得复后悔

闻时道法兴  经典普流布

说法者常存  勤心修佛教

今日四辈人  展转相恭敬

闻佛法尚在  夙宵加精进

身体自康强  未遭老病死

以故当殷勤  念后大危惧

及时诸国安  无有众患难

丰熟乞易得  奉修佛教禁

沙门解罗刹  闻是法教戒

前稽首作礼  耆年迦旃子

惟吾身战栗  毛竖心为寒

失志不知法  不复识方面

今我闻此言  心生大恐惧

将来世见此  安能心不碎

尊者迦旃子  兴此悲哀已

则为诸弟子  说正法未尽

三百岁多解脱  三百岁闻戒定

三百岁修佛寺  入千年青苑说

说比丘乐无乐  习独处床席居

在于彼行无方  当降伏诸爱欲

佛使比丘迦旃延说法没尽偈百二十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