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堂和尚语录卷之十

偈颂

师入净慈升座。问答罢。忽 天使踵门。传奉圣旨。问赵州因甚八十行脚。虚堂因甚八十住山。师乃就举。赵州行脚一日到临济。方濯足间。临济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恰值老 僧洗脚。济近前作听势。州云。会则便会。咂啖作么。济归方丈。闭却门。州云。老僧八十行脚。今日却被者驴子扑。辄成一颂。天使杨都知缴奏。龙颜大悦。特赐米五百硕。绢一百缣。开堂安众。续以粮食阙典僧堂弊漏。敷奏伏蒙圣恩。拨赐水田。岁收租三十余石。并免官税。仍颁降楮券一十万贯。重盖僧堂。颂云。

赵州八十方行脚。虚堂八十再住山。别有一机恢 佛祖。九重城里动龙颜。

寄集庆开山

如意来尸释梵宫。雨花狼藉湿春风。自惭老矣无灵骨。日在深云听讲钟。

赓静学林府判游天泽庵韵

古道兼禅到。躬行得几年。乾坤资定力。心月鉴前缘。一静人难学。三生话未圆。老来重有约。不在北山边。

答洞阳居士麋监丞([登/升])

冷冰冰地洞阳春。橐籥乾坤万物新。抛下葛藤提不起。不知缠缚几多人。

送了侍者游台山

慕膻高举兴何穷。秋在黄芦叶里风。已事未明如蹈火。白云深处见岩翁。

来知客慈峰之乳窦。瞻礼明觉塔

湖边问路入深云。十载心香一炷焚。不见隐之真隐处。晓风凌露叶初闻。

贤侍者号木翁

录曲轮囷儿似痴。春风花鸟自忘机。年来老大浑无用。一任丛林鼓是非。

寄道彬侍者

勃窣家风一任真。述朱终是不成文。何如竹榻吟清夜。月到花梢有几分。

准侍者归省

 空木落岸云轻。吹面霜风有几程。明月修江归梦急。入门先祝老人星。

清禅者游方

金风露邑菊花秋。杞棘当途何处游。衡岳康庐相撞着。恐伊未是汝同流。

圭禅者号石翁

逃空劫外已苍然。玩水观山得几年。闻说听经曾肯首。老来无力补青天。

瞿居士号无知

遇缘触境总茫然。地阔天宽着那边。一点既明超物表。不知将底鉴偏圆。

赠妙洁道人

妙心明洁契如如。操履分明女丈夫。庞老家风殊不二。捷篱高价许谁沽。

废寺

入眼荒蓁古殿秋。岁华迁谢没人修。夜深静听风瓯语。似骂檀那不点头。

越山

翠螺簇簇绕湖滨。寒影清磨古鉴尘。休问冈头望夫石。人间恐有断肠人。

墨戏屠生善老融牛

草木传真笔力高。戴嵩牛在一秋毫。此行莫拟天台去。忍作孤僧过石桥。

题净业图

炼行修身结佛冤。未曾说着齿先寒。老来不愿西方去。乐得阎浮眼界宽。

示惠灵为僧

惠性何如见性通。要教灵验显吾宗。乘时飏下坠腰石。笑捧衣盂继祖风。

佛事

侍者 惠明 编

咸淳元年三月十一日。恭奉圣旨。宣入大内普说。先于几筵殿。迁理宗皇帝灵舆。入正殿拈香。语录。师不许刊行。

安孝垂慈契宿熏。鸾舆宫殿出金门。乾坤日月无光彩。草木咸沾旧日恩。恭惟。烈文。仁武。安孝皇帝。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尧仁舜德。济世泽民。垂衣端拱。四十一年显道继明。一十三叶。时康物阜。天清地宁。十方国土果圆。一径西天路活。千花捧足。百宝严身。空中仙乐来迎。大地六种震动。今也次第攀违严驾。奉重春行。一句无私。如何话会。深炷紫檀楼阁现。百千诸佛共遨游。

杨御药奉圣旨。请跋每月念佛图

每月念佛之图。戒禅师所编。自初一定光佛为首。三十日。至释迦 世尊。终而复始。犹若贯花。新新不住。念念不停。口诵心思。光明发现。为人天福。此念佛精诚之感验也。然而当月小之日。黄面老子无所念处。若趱在初一日。则定光佛。又无念处。以此究竟得去。无上法王。于当念中。巍然不动。现瑞呈祥。使定光不前。释迦不后。二六时中。抛三作两。唤去呼来。普应大千。统摄法界。了无妨碍。一任流通。真所谓功成行满者哉。

都省董节使起棺

凛凛声华出禁闱。行藏多是合天机。圆明定力人皆有。妙得心传世所稀。都省节使太尉董公。气吞佛祖。眼盖乾坤。赤心奉上。则气烈严霜。纲纪禁庭。则风行草偃。随珠绝颣。赵璧无瑕。人间万事只如许。大笑一声。天地空今也溪山云坞。处处逢迎。水鸟树林。互相显发。只如转位就功。出门一句作么生。拊棺云。高空有月千门照。大道无人独自行。

汤正言请为前双林云峰德和尚入塔

劫火曾烹铁面皮。从来不放价头低。有时云外露消息。巇险门风到者迷。某人一生担板。咬姜呷醋。佛眼难窥。两处住山。时止时行。圣凡莫辩。靖退全收晚节。信缘来应古捣。拍板未拈。大星先殒。今则舍利流溢。剖玉斯函。虽然未睹音容。争柰面目犹在。还见么提起骨云。窣堵波中收不得。无阴阳地起云雷。

径山荆叟入净慈祖堂

饿狗纤[糸*虒]古调新。年来奏入胡笳曲。韵出凌霄最上层。听者和者俱不足。天风吹散落西湖。南宕茭芦春水绿。夜深相对共谁语。无位次中陪列祖。

秉炬

师觐书记

闽山青浙水碧。去住悠悠忘影迹。急从秋觐整禅衣。不知天地谁相识。有相识无准的。南山炉鞴正炎。尔看是甚火色。

可拱藏主

进而趋。拱而立。五千余卷。诠注不及。沐浴更衣。信意行。道人潇洒无包笠。火不燥水不湿。铁壁银山从者里入。

东山秀老请为小师一侍者

一呼便领。终不孤他国师。再唤不回。秖为贪程太速。春云乍敛。宿雨初收。火焰里转得身来。钵袋子付嘱有在。

本然侍者

清净本然。臭烟熢勃。抹过两重关。放出辽天鹘。然侍者。将谓吾孤负汝。汝元来孤负吾。偷眼 涅槃台上望。果然做得死工夫。

潮州本植禅者

鳄乡枯瘠人。悟得传心诀。无根树子。一植便活。不知寒影落谁边。但觉腥风起天末。植禅者休甄别。当炉不避热铁。

德圆堂主

行不德规不圆。死则活病则痊。寸心多在药炉边。谁委悉实难言。无明火里雪佛祖冤。

居静副寺

以静照心。日中逃影。以空观妙。大梦方省。万里岷峨飞片云。何如月到千峰顶。静副寺孤迥迥。火后茎茆。点着便领。

至义禅者

背法堂着草鞋去。衲僧义断情忘。观方知彼去。去彼不至方。转入南山炉鞴。不守自己灵光。数茎枯骨撑天地。一叶扁舟载大唐。

惟一知客

惟此一事实。余二即非真。洞然明白。犹落法尘。自己禅只参半夏。行脚眼带来几春。且向寒炉敲石火。不须茗碗验来宾。

暂到如是禅者

背得四大部经。到头不识如是。虚己扣南屏。跨门先领旨。火聚刀山当等闲。去来不在秋风里。

凌霄峰念庵主

正念现前。七颠八倒。竖起拳头宾主分。验人眼活如鹰鹞。闹时禅净非照。凌霄峰顶看云人。天寒不入者炉竉。

祖秀老宿

得之岂在衣盂。赛过南能北秀。胸襟空洞无物。导人如出诸己。正如邪活如死。一个无羁藞苴翁。莫教触着无明起。

如松禅者

夜来好风。吹折门前一枝松。自南自北自西自东。破头山下不雷同。枝枯叶陨腊尽岁穷。磨洗雪霜禁得冷。者回方觉暖烘烘。

惟晓直岁

戴星耕耨。何如叉手插锹。破晓烧畲胜似栽田博饭。近制急抽单子。可是本色道流。更若唤不回头。火焰为汝说法。

妙莲上坐

出水未出水。衲僧未举先知。有子必有房。动着碍人牙齿。休论半池霜倒。且看绿影浮波。如今移向火中栽。劫外香风来未已。来未已掷下火把云。休要葛藤。

树头祖用

黄梅不坠腰间石。鄮岭惟栽带雨松。四十余年今有验。长长短短用无穷。祖衣未得入手。万缘先以顿空。无柄头何处着。一时分付丙丁童。

法语

高丽国淑法师印藏经

如石含玉。非精鉴焉能识其真。道在己躬。苟外求难以适其妙。鉴之弗精则隐微。求之不敏则溟涬。要明体道之源。非朝夕而可求之者也。故我竺土老师。守志不坚。弃万乘尊荣。受六年饥冻。于腊月八夜。忽睹明星。不离草座。入不思议之境。说一大藏葛藤。笼络天地日月。包括阴阳造化。致于有情无情。总出他影子不得。三贤十圣无不倾心。外道天 魔悉皆拱手。可以报君亲。厚风俗。镇浮去伪。潜利阴益者多矣。末后却道。始从鹿野苑。终至跋提河。于是二中间。未尝谭一字。可杀漏逗。从兹关钥不严。便见殊方异域。赤县神州。海藏金文。无处不有。岂止乎破一微尘。而出此经卷而已哉。高丽淑法师者。竺土老师之眷属也。宿熏既深。航海而来。远致一身。愿满十藏。绵历风霜。其志愈笃。遍寻知识。求所未闻。傥能未展经绦。入此阿字法门。则五千余卷。总是切脚。且道。切个什么字。[囗@力]蓦然眼皮绽。不得忘却老僧。宋景定癸亥。秋八月。虚堂叟书于四明雪窦西庵。

雪蓬明长老。赴禾兴光孝

雪蓬明老。相从有日。自育王过东山。客櫩之下。温然如春。此老之力也。在南屏居第一座。忽淀湖有公选之宠。二年复胜集于双径。仍归第一座群心欢如。今领朝命。遐赴禾兴光孝。临岐聊摅数语。以当祖行。卓锥无地。空余双眼。盖乾坤铁笛横吹。有气不吞云梦泽。烟波渺渺。兰桌依依。雪芦霜苇冷相宜。几度揭开闲对月。鸳湖深处。不必垂丝。长水江头。锦鳞自得。临岐句子如何分付。风飘飘兮吹衣。水泠泠兮声诗。咸淳戊辰秋九月。虚堂老僧书于不动轩。是年八十四。

日本建长寺隆禅师语录跋

宋有名衲。自号兰溪。一筇高出于岷峨。万里南询于吴越。阳山领旨。到头不识无明。抬脚千钧。肯践松源家法。乘桴于海大。行日本国中。渊默雷声。三董半千雄席。积之岁月。遂成简编。忍禅久侍雪庭。远访四明。锓梓言不及处。务要正脉流通。用无尽时。切忌。望林止渴。

雪峰霜林果禅师语录跋

大慧下尊宿。尚多足陌。虎丘下子孙。尚多省数。足陌使之有限。省数用之无穷。骂天翁三传而之霜林。万木正当凋落。郁然兴起。此盖擅省数而得之。善观是录者。可以升其堂。而未可入其室。

真赞

庆远俊长老请

老不死心未灰。触着恶发。青天怒雷。引得虎头燕颔。竞起丛林祸胎。点着便领。何其俊哉。

净覃藏主请

容易肯人难与共语。竹篦头惜之如金。禅床。角委之如土。净覃知藏善知机。电光影里分宾主。

以文长老请

天地不仁。出此妖怪有偷营劫寨之机。无喜舍慈悲之戒。正脉将沈。法门凋瘵。如何嗣续松源派。大奸难后越精神。骂人嘴毒如蜂虿。

新建净慈天锡庄请

不期而会。不约而同。晴光烁烁。和气融融。际遇两朝圣主。中兴徽庙禅丛。良田天锡平如砥。坐对灵苗岁岁丰。

徒弟宗璞建施水庵请

等是垂慈初无门户。璞玉既分兮可观。梵仪顿举兮难睹。凌霄峰顶看云人。普化堂中第一祖。

日本绍明知客请

绍既明白。语不失宗。手头簸弄。金圈栗蓬。大唐国里无人会。又却乘流过海东。

磻溪禅子请

怒气噀人。殊不可犯。虽有盖胆毛。且无验人眼。是亦刬。非亦刬。咬定牙关。一生担板。

光禅者请

初而欣。久而厌。明月夜光。多逢按剑。但信得及。自有灵验。

无则都寺玉几写予梦影。自散席后。言音不相接者十二年。今上径山请赞。笔老墨涩勉而书之。

敬而远。亲而疏。明鉴灵腑。善定销铢。凌霄高而众峰拱。海峤耸而蟾影孤。子归就父。吾不识渠。

径山西寮众老郎请

霜严气烈。山空月明。涵养有得。刬削不平。拈起则佛祖不识。放下也草木争荣。捱到凌霄八十四。谁知名重九重城。咄。

妙源 尝拜观师十会语。如南屏双径。提唱甚多。惜乎未尽锓梓。曩曾侍师于凌霄。因有此请不允。今丛林衲子咸欲流传。谨录成后集。倘览者言外知归。则我师之语何剩焉。咸淳五年岁在己巳。佛成道日。新差住持福州鼓山嗣法小师。妙源拜书。

小师(楚苹清塞)谨抽衣资命工刊行

后录终

虚堂和尚新添

敕差住持洛阳万寿法孙比丘宗卓集

赞禅会图

黄檗礼佛。掌宣宗

七赤之躯。额有圆珠。问着便掌。胆大心粗。不是大中天子。几乎唤马作驴。大家水底按葫芦。

赵王访赵州。州不下禅床

坚不刚柔不弱。七百甲子老翁。偏要用此一着。列土王来不下床。高风千古为标格。

肃宗问忠国师十身调御

万乘垂衣立问端。国师答处太瞒顸。谁知十月清霜重。一阵风来一阵寒。

李翱参药山

黑豆数无穷。青松盖不尽。臞然老比丘。即此吾无隐。更提云水曲周遮。添得傍人眼里花。

韩愈见大颠

毡拍板。无孔笛。省要乞一言。虚空轰霹雳。临机不解转身。又却随他声色。非声色。洞庭湖外千峰碧。

庄宗宣兴化问答

君臣庆会豁全机。百亿山河尽贡归。拈起太平无价宝。乾坤何处不光辉。

顺宗问鹅湖大义禅师

当机一句辟天关。海阔山遥岂等闲。堪笑冬瓜长儱侗。翻成瓠子曲弯弯。

文宗问终南山蛤蜊瑞相

颠不开。扑不破。人言大士应身。我也疑他真个。终南山相应和。喜动龙颜。百僚俱贺。谁知。别有弥天过。

庞居士问马大师

藏头露影问来由。却把西江尽力酬。回首眼空天地窄。不知身在御街游。

丹霞见灵照女

冤有头债有主。天然欲访庞翁。恰好撞着此女。揣尽家私。瓜甜蒂苦。因兹上下不和同。牛奶郎忙涂赤土。

庞居士大家团圞共说无生话

穷厮煎饿厮吵。父子不同途。大家相脱卯。万顷湘江洗不清。无生曲调何时了。

庞居士阖家都去

神出鬼没。接响承虚。这一火络。邪法难扶。互将鱼目作明珠。笑倒西天碧眼胡。

绍定四年清明日。住嘉禾兴圣。(智愚)为妙源侍者敬赞。

棘林和尚遗书至

因记七峰来玉几。去年花月下云[土*幻]。未周一岁背盟我。剔尽春灯眼不交。

针生大坑

假道针锋上。行藏云水中。且非心法妙。自是手头通。前辈多遗偈。灵襟出众工。明朝何处去。黄叶度溪风。

琳禅人归豫章

慎将窥管鉴灵知。用在亡羊愧在斯。莫谓西山好消息。须知江海有名缁。

云山小景

渺渺晴烟薄。苍苍古树昏。天涯殊未足。对此暗消魂。

孤山

黯黯青青一望中。迥然不与众峰同。白云散尽江天晓。想见人间无路通。

(右五或载前录。今本不见。故收在此)。

和秉[(雪-雨)/粉/大]李君五偈

深夜何人立少林。见成公案不须寻。堆山积岳难消遣。相对顽然铁作心。

呈瑞喧传是有年。眼前分晓被人谩。自家冷暖知来处。老骨从前不怕寒。

千钧之重一毫轻。好向聊将尉客情。纵拟怪松为玉树。月高依旧可怜生。

晓听君臣庆贺时。六街如昼不曾迷。普贤境界应垂问。手诏来时见紫泥。

炉边呵冻得能多。端石无辜日夜磨。却把悼词为雪咏。诗魔难敌胜修罗。

宠和五偈。调高难续。未免谇是。伏丐笑[打-丁+监]。(智愚)再拜。

赠禅客智仁

法战场中树胜旗。话头何似问头危。古人减灶添兵处。切忌交锋蹉过伊。

问话行者智仁。炷香请语。以此赠之。景定癸亥至节。虚堂老僧书于雪窦西庵。送日本南浦知客。

敲磕门庭细揣磨。路头尽处再经过。明明说与虚堂叟。东海儿孙日转多。

明知客自发明后。欲告归日本。寻照知客通首座。源长老。聚头说龙峰会里家私。袖纸求法语。老僧今年八十三。无力思索。作一偈以[尹/?/贝]行色。万里水程以道珍卫。咸淳丁卯秋。住大唐径山(智愚)书于不动轩。

鸣钟佛事

烹金炼玉。煅圣镕凡。不假钳锤。便成大器。霜清月皎。证圆通三昧之门。云淡天低。破劳生昏迷之梦。寿同空有。永镇化城。最初一椎。如何话会。声钟一下云。劫石有销日。洪音无尽时。

化城鸣钟咸淳戊辰冬十月日。住径山虚堂(智愚)书。

答蓬莱宣长老书

(智愚)启复莱堂头无示禅师。二月初十仆至。收所惠书。且审住持缘法。增胜为尉。所言乏心腹宣劳之人。时节使然。当体古风。地藏道。诸方说禅浩浩。争如我种田搏饭。者般说话。大有田地。风穴见破屋数间。单丁者七年。沩山吃橡斗子九载。此皆哲人事业。光明后世如此。但恐无久远之心。今则利道交行。不可举目也。况蓬莱海上名山。前辈行道之地。自当退步谨愿。以丛林为念。以众人为心。自然 般若之缘胜起。香风四吹。何患无宣劳者。勉旃。是请承惠紫茹。两月不甚佳想。交运如此。灵隐已脱。选相伴而已。光老恐三月初进院。移单归松源塔所去。庶耳根清净。又得江湖兄弟相伴。饮茶道话足矣。寄来提唱。已一一点校。付则师封去。缘方郎母信。塔住几时。凡后措辞遣言。子细锥札古今。详尽大意。下刃处较严。莫似诸方泥中洗土。春喧善宜调摄。至祝不尽。二月二十八日(知愚)启复。

示权净侍收

出家人务。在洁清净勤策三业。不当尘俗污居。老夫偶适之。低细教育。令其照前所戒。洁己虚心。学业周身。以了出家本志。如其不然。请出此局。

辞世颂

八十五年  佛祖不识  掉臂便行

太虚绝迹

虚堂和尚语录卷之十(终)

行状

师讳智愚。四明象山陈氏子。虚堂其号也。家近邑之普明寺。相距一里许。有山。其祖欲卜寿穴。相者谓。此地高则荫子孙富盛。低则当出异僧。祖曰。愿得僧以副吾崇佛之志。及祖葬未数年。母郑氏尝梦。一老僧修而臞。长挹乞饭。因而娠焉。逮生之夕。母复梦如前。年十二。父母携师。拜祖坟。言其事。师若有所忆至十六岁。无经世意。父母见有异相。舌贯鼻端。听其依普明寺僧师蕴出家。一日闻诵杜工部天河诗。长时任显悔。秋至辄分明。纵被微云掩。终能永夜清。忽有警发。辞亲出乡。首依雪窦焕和尚净慈中庵皎和尚。公务外。惟坐禅。二老抚爱。常置之左右。道过金山。掩室和尚。一见甚器重。通夕与语无倦。是时运庵师祖。谢事真之天宁。解后语话。见其气宇不凡。未几赴道场。携师过霅上。剃染为不厘务侍者。凡入室。常举古帆未挂因缘。不许下语。思之。古帆未挂话。有甚难会。其实只是一沤未发已前事。何得不教人下语。造方丈。通见解声未绝。庵云。何不合取狗口。静地里密密体取去。归寮不觉躁闷。忽然会得古帆未挂话。清净行者不入涅槃话。次日入室。却问南泉斩猫儿如何。师云。大地载不起。庵低头微笑。自此遍历诸大老之门。与石帆衍叔结盟。游江淮湘汉。巡礼祖塔。坐夏荆门玉泉。因思虞察院于疏山寿塔因缘发明。孜孜参究因过庐山。大雪弥月。在东林旦过堂。夜坐无心中。会得大岭古佛放光时节。自此凝滞泮然。其时无二月和尚主福严。奔走龙象。师往依之。即命典藏。有修首座饱参硕学。归隐南岳。影不出山。未尝容易肯可诸方。师与商略古今。反覆博约。深相契合。有北禅礼和尚。机辩峻捷。衲子少得登其门者。师一日访之。厉声曰。新到相看。礼云。长老不在。师云。已得真人好消息。礼出唤行者云。新到僧在那里。师指露柱云。和尚问。尔何不答。礼云。甚处来。师云。福严。礼云。行李在什么处。师云。在旦过堂。礼云。我不问尔者个行李。师云。若是那个行李。北禅门下着不得。倾倒不忍舍。由是回浙到净慈。见净和尚。净问云。尔还知所生父母通身红烂。在荆棘林中么。师云。好事不在匆忙。净随后打一拳。师展两手云。且缓缓。时笑翁和尚住灵隐。以虎丘旧职。命师再尸藏事。举住杭之广觉。力辞。忠献史卫王秉钧轴。嘉禾天宁别浦。以师名闻之。出世兴圣。实绍定二年也。复迁报恩。开府存耕赵公。以明之显孝。力请。开山。复迁瑞岩。二年丐退。掩关启霞。萃成颂古代别。延福虚席侍郎黄公。坚请主之。继迁婺之宝林。五年婴强寇之难。归松源塔下。东谷和尚主冷泉。欲举立僧。恐不俯就。衲子再三礼请。师从之。开室普说。垂三转语。罔有凑泊。宝佑戊午。育王虚席。禅衲毅然陈乞。有司节斋尚书陈公。嘉其公议。特与敷奏。是年四月领寺事。三年吴制相。信谗怀隙。辱师欲损其德。师怡然自若。始终拒抗。略无变色。圣旨宣谕释放。作偈奉谢云。去时晓露消袢暑。归日秋声满夕阳。恩渥重重何以报。望无云处祝天长。古愚余尚书典乡郡。特以金文延之。迫于晚景。退闲明觉塔下。作终焉计。景定甲子有旨。诏住净慈。衲子奔集。堂单无以容。半居堂外。上彻宸听。赐绢百疋造帐米伍伯硕。楮券十万贯。是年秋。又赐田参阡余亩。即今天锡庄是也。十月 帝崩。召师入内。对灵普说。两宫宣赉忧渥。丁卯秋迁径山。冬十月 朝廷降香。遣使祷雪。问师期应。师曰。今夕果至期无爽。回奏赐绫牒贰拾道。银券等。一新僧堂浴堂行堂。区区工役中。犹励众无怠。师感两朝恩遇之宠。将所赐帑帛。创小庵于望云亭之东。扁曰天泽。就筑塔为归藏之地。师平生性不通方。与时寡合。临事无所宽假。言才脱口。则释然无间。以是学者。畏而仰之。二十年常举灵云两处不答。征问衲子。少有契其意者。己巳。十月五日。祖忌拈香罢。忽感微疾。越二日。书偈沐浴。端坐而逝。春秋八十五。夏腊五十三。嗣法十数人。语录二帙。已行于世。门人奉全身。瘗于塔焉。咸淳十年十月十一日。新札差。

住持庆元府清凉禅寺嗣法小师 (法云)谨状

(行状或唐刊系。在后禄末。令本不见。故付于此)。

祖翁在世。语录二帙。刊流天下。宋咸淳五年晋之。续录后集。已成三卷。而 本朝未刊行之。先师常为言。而未果成也。为人之后者。曷无勇为乎。仍搜遗逸。新添数纸于后录之尾。锓梓于龙翔。正和癸丑开炉日。拙孙(宗卓)敬书。

沙弥宗哲等施财开版

虚堂和尚新添(终)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