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1550 阿毗昙心论

尊者法胜造 晋 迦提婆共慧远等译

4卷

阿毗昙心论卷第一

尊者法胜造

晋太元元年僧伽提婆共惠远于庐山译

界品第一

前顶礼最胜  离恼慈哀颜

亦敬顺教众  无着应真僧

说曰。法相应当知。何故应知法相者。常定知常定相。彼曰。定智有定智相则为决定。以是故说法相应当知。问世间亦知法相此极愚。亦知坚相地湿相水热相火动相风。无碍相 空非色相识。如是一切不应已知复知。若已知复知此则无穷。无穷者。此事不然。云何说法相应当知。答世间不知法相。若世间知法相。一切世间。亦应决定。而不决定。法相者常定不可说知法相而不决定。若然者不决定亦应决定。但不尔。是以世间不知法相。复次坚相地无常相苦相非我相。若不尔者。坚相应有常相乐相有我相。而不尔。是故坚相即无常相苦相无我相。若世间于地知坚相者。无常相苦相无我相亦应知而不知。是故世间不知地坚相。问前说法相应当知此法云何。答。

若知诸法相  正觉开慧眼

亦为他显现  是今我当说

 佛知何法。答。

有常我乐净  离诸有漏行

诸有漏行转相生故离常。不自在故离我。坏败故离乐。慧所恶故离净。问若有常我乐净。离诸有漏法者。云何 众生于中受有常我乐净。答。

计常而为首  妄见有漏中

众生于有漏法。不知相已。便受有常我乐净。如人夜行有见起贼相彼亦如是。问云何是有漏法。答。

若生诸烦恼  是圣说有漏

若于法生身见等诸烦恼。如使品说是法说有漏。问何故。答。

所谓烦恼漏  慧者之假名

烦恼者说漏。漏诸入故。心漏连注故。留住 生死故。如非人所持故。是故说有漏。问此更有名耶。答。

是名为受阴  亦复烦恼诤

是法说盛阴

说劳说诤。问何故。答。

烦受诤起故  是彼应当知

身见等诸烦恼。劳于众生故说烦恼。恼受身故说受。忿怒心故说诤。从身见等生诸有漏法。是生劳故说劳。生受故说受。生诤故说诤。已说盛阴。阴相今当说。

若远离烦恼  无漏诸有为

一切杂受阴  是阴圣所说

谓法离身见等诸烦恼。亦解脱诸漏有为从因生故。是一切及前说盛阴。此总说阴。是五阴色痛(应云觉也)想行识。问色阴云何。答。

十种谓色入  亦无教假色

是分别色阴  牟尼之所说

十种。谓色入者。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细滑。亦无教假色者。如业品说。此色是色阴。分别色阴时。是 世尊说。

所名曰识阴  此即是意入

于十八界中  亦复说七种

谓识阴即是意入。亦界中七种分别。眼识耳鼻舌身意识及意。

余则有三阴  无教三无为

谓是说法入  亦复是法界

余则有三阴者。痛阴想阴行阴。无教三无为者。虚空。数缘灭。亦非数缘灭。此总说法入亦复是法界。如是此法说阴界入。但阴一向有为界。及入有为无为。已说阴界入。一一相今当说。

界中一可见  十则说有对

无记谓八种  余则善不善

界中一可见者。色界此可视在此在彼是故可见。当知十七不可见。十则说有对者。十界有对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细滑。是各各相对各各相障碍。处所若有一则无二是故有对。当知八无对。无记谓八种者。眼耳鼻香舌味身细滑。此非乐报可记。亦非苦报可记故曰无记。余则善不善者。色声意法及六识。善身动是善色。不善身动是不善色。余色无记。如是声口动净心七识界。善不善烦恼相应是不善余无记。法界识心相应彼如心说。若不相应如杂品说。

有漏有十五  余二三三有

欲有中有四  十一在二有

有漏有十五者。五内界五外界五识界漏止住故。余二者。意界意识界法界。此或有漏或无漏。若漏止住是有漏。异则无漏。三三有者。意法识界是三有中可得。欲有色有无色有。欲有中有四者。香味鼻识舌识是一向欲有。中摄非色无色有。离欲揣食故一切香味是性揣食。十一在二有者。欲有色有十一界内五色声细滑及是境界识。此非无色中以离色故。

有觉有观五  三行三余无

有缘当知七  法入少所入

有觉有观五者。五识界与觉观俱粗故觉观相应。三行三者。意法识界此三行。若欲界及初禅是有觉有观。若中间禅是无觉少观。是上无觉无观。余无者。谓余界非觉。俱亦非观。俱不相应故。有缘当知七者。七界有缘有此缘故故曰有缘。如人有子谓之有子彼亦如是。眼识缘色耳识缘声鼻识缘香舌识缘味身识缘细滑意识缘诸法。法入少所入者。若心心数法。是有缘余则无缘。

九不受余二  为无为共一

一向是有为  当知十七界

九不受者。受名谓若色根数。亦不离根是心心数法。所行于中止住故。异则不受。于中九界不受。声心法界非于中心心数法止住。余二者。五内界若现在是受。于中心心数法止住。过去未来不受。非彼心心数法止住。色香味细滑若不离根及现在是受。如心心数法根中止住。彼中亦尔。不离根故余则不受。为无为共一者。一法界有为及无为。于中三种有常故不可有为。余法界无常故有为。有为无为合施设故。是以为无为共一。一向是有为当知十七界者。十七界无常故一切有为。是故一向有为。问如是分别法相已。云何摄法为自性为他性。答自性。问何故。答。

诸法离他性  各自住己性

故说一切法  自性定所摄

诸法离他性者。谓眼离耳。如是一切法不应说若离者。是摄以故非他性所摄。各自住己性者。眼自住眼性。如是一切法应当说。若住者是摄。故说一切法自性之所摄。已施设自性所摄。于中可见法一界一阴一入所摄。如是一切法。复次此义契经品当广说。

行品第二

已说诸法自相。如法生今当说。问若诸法自性所摄者。亦当以自力故生。答。

至竟无能生  用离等侣故

一切法不能自生。所以者何。诸行性劣无势力故。如羸病人不能自力起。问若不自力起。当云何起。答。

一切众缘力  诸法乃得生

如羸病人由他扶起。彼亦如是。如心由伴生。今当说。

若心有所起  是心必有俱

心数法等聚  及不相应行

心者意。意者识。实同而异名。此心若依若缘若时起。彼心共俱心数法等聚生。问何者心数法等聚。答。

想欲更乐慧  念思及解脱

作意于境界  三摩提与痛

想者事立时随其像貌受。欲者受缘时欲受。更乐者。心依缘和合不相离。慧者于缘决定审谛。念者于缘忆不忘。思者功德恶俱相违于心造作。解脱者于缘中受想时彼必有是。作意者于缘中勇猛发动。定者受缘时心不散。痛者乐不乐俱相违缘受。

一切心生时  是生圣所说

同共一缘行  亦复常相应

一切心生时是生圣所说者。此十法一切心生时共生。是故说名大地。同共一缘行者。一切心共俱同一缘行不相离。亦复常相应者。各各共俱及与心俱常相应共行。离增减故故曰相应。已说心数法谓通一切心中。不通今当说。

诸根及觉观  信猗不放逸

进护众烦恼  或时不相应

诸根者。善根无贪无恚无愚痴。觉者于心粗相续。观者于心细相续。信者成实真净。猗者善心时于身心离恶故快乐。不放逸者。信善时方便不舍。进者作事专着。护者作事。行以不行求以不求。自守无为。众烦恼者。如使品说此法非一切心中可得。或时相应或时不相应。问何故说心数。答意谓之心。彼眷属故说心数。已说诸心数法相。如所生今当说。

不善心品中  心数二十一

秽污二损减  欲界非不善

不善心品中。心数二十一者。不善名若心生欲界诸烦恼除欲界身见边见。是转成不爱果故谓不善。此心品中当知有二十一心数法。十大地觉观。二烦恼无惭无愧。睡调不信放逸懈怠秽污二损减。欲界非不善者。谓心品是欲界秽污非是不善。如身见边见相应心。此品中当知有十九心数法。除无惭无愧一向不善故。

善不共二十  无记有十二

悔及于眠心  是能以为增

善不共二十者。不共名谓心独一无明烦恼。生是二十心数。除一烦恼余如前说。善名谓净心能转成爱果。此心共俱当知有二十。十大地觉观信进。猗不放逸善根护惭愧。无记有十二者。不秽污心品中有十二心数法。十大地觉观。悔及于眠心是能以为增者悔名事不成恨为悔是善不善。彼相应心品中增悔余心数法如前说。眠名灭心一向合不自在为眠。是一切五品中生彼尽增益。余心数法如前说。若悔眠不行三品中是增二。余心数法如前说。问此欲界心相续说色界云何。答。

初禅离不善  余知如欲有

禅中间除觉  于上观亦然

初禅离不善余知如欲有者。初禅无不善彼中有四品。善秽污不共无记是如欲界说。善中二十无记十二秽污十九。已离不善当知亦离无惭无愧。一向不善故不共有十八。禅中间除觉者。中间禅无觉彼一向除觉余如初禅说。于上观亦然者。第二第三第四禅亦复无观。及无色界于中一切除观觉前已除。已说心数法由伴生色今当说。

极微在四根  十种应当知

身根有九种  余八种谓香

极微在四根十种应当知者。谓极微在眼中是知有十种。地种水火风种。色种香味细滑种。眼根种身根种。耳鼻舌极微亦如是。身根有九种者。谓余身根极微九种彼有一根种余如上说。余八种者。于中余非根色中极微有八种。问此极微何界说。答谓香欲界中有香。色界中离香彼一切除香味种。余种如欲界说问前已说若心生彼中必心数法生。及心不相应行。于中已说心数法。心不相应行云何。答。

一切有为法  生住变异坏

一切有为法各各有四相生住异坏。世中起故生。已起自事立故住。已住势衰故异。已异灭故坏。此相说心不相应行。问若一切有为法各有四相者是为相。复有相。答是亦有四相。彼相中余四相俱生。生为生住为住异为异坏为坏。问若尔者便无穷。答。

展转更相为

此相各各相为。如生生各各相生。如是住住各各相生。异异各各相异。坏坏各各相坏。是以非无穷。后四相各行一法。前四相各行八法。生者生八法。前三后四及彼法余亦如是。已说诸行伴。如由伴生今当说。

所作共自然  普遍相应报

从是六种因  转生有为法

一切因尽在六因中。此因生一切有为行。于中所作因者。生法时不障碍不留住。由此故生不相似法。如由地万物得生。共因者。诸行各各相伴由此故生。如心心数法心不相应行及极微种。自然因者谓彼自已相似如习善生善。习不善生不善。习无记生无记。如物种随类相因。一切遍因者。谓诸烦恼转相续生。如见我审入计着。由此见故于我有常无常审入计着。谤阴相审入计着。于阴相犹豫受有常乐净等生。诸烦恼如是。说诸一切遍如。使品说相应因者。心及心数法。各各力于一缘中。一时行相离则不生。报因者。谓行生于生中转成果。如善爱果不善不爱果由此故生。已说诸因。诸法随因中生今当说。

若心因报生  心数及烦恼

是从于五因  兴起应当知

若心心数法因报生及诸烦恼。是从五因生。报因生者。从所作因生。彼生时相似不相似物不障碍故住。从共因生伴力故生。彼各各相伴。及心不相应行共伴从自然因生。彼有相似前生无记法从相应因生。俱一时一缘中行从报因生彼善不善。谓此果秽污心心数法除报因无记故。是从一切遍因生由此故生。余四因如前说。

是彼不相应  诸余相应法

除其初无漏  是从四因生

是彼不相应者。若色从报生。及心不相应行是从四因生。所作因共因报因自然因。秽污色及心不相应行亦从四因生。所作因共因自然因一切遍因。诸余相应法除其初无漏。是从四因生者。余心心数法除其初无漏。亦从四因生。所作因共因自然因相应因。

谓余不相应  因生当知三

及诸余相应  初生无漏法

谓不相应法前所说于中。余若有自然因除初无漏。是从三因生。所作因自然因共因。初无漏相应亦从三因生。所作因共因相应因。是前无自然。

于中不相应  应从二因生

若从一因中  生者必无有

于中不相应应从二因生者。初无漏品中。色心不相应行从二因生。所作因共因。已说一切有为。于中若从一因生者必无有。已说诸因。如此因 如来定知诸法相。觉力教化故说。缘今当说。

次第亦缘缘  增上及与因

法从四缘生  明智之所说

次第缘者。一一心生相续无间。缘缘者。心心数法境界。缘彼故心心数法生。增上缘者。是所作因一切万物。万物生时不作挂碍。但自所作为要。是说增上缘。因缘者。共因相应因自然因报因一切遍因。已说诸缘。诸法随缘生今当说。

心及诸心数  是从四缘生

二正受从三  谓余说于二

心及诸心数是从四缘生者。心心数法从四缘生。前开导故生是彼次第缘。境界是彼缘缘除其自已。余一切诸法。是彼增上缘。二正受从三者。无想定灭尽定是从三缘生。于中入定心是彼次第缘。于中自地前生功德是彼因缘。及余俱生生住异坏。亦彼因缘彼增上缘如前说。谓余说于二者。离彼余心不相应行。及色从二缘生。因缘及增上缘。问以何故此诸法谓之行。答。

多法生一法  一亦能生多

缘行所作行  如是应当知

多法生一法一亦能生多者。无有一法能自力生。但一法由多法生。多法亦由一法生。以是故谓缘行所作行如是应当知。

业品第三

已说诸行己性及由诸因缘生。今谓此有因能严饰果种。生种生差别可得。今当说。

业能庄严世  趣趣在处处

以是当思业  求离世解脱

业能庄饰世趣趣在处处者。三世于五趣中。种种身差别严饰。是世严饰事唯业。是以当思业求离世解脱。

身业及口意  有有之所造

从是生诸行  严饰种种身

身业及口意有有之所造者。谓身口意业生生所造作。从是生诸行严饰种种身。此业相今当略说。

身业教无教  当知二俱有

口业亦如是  意业唯无教

身业教无教当知二俱有者。身业性二种有教性无教性。于中有教者。身动是善不善无记。善从善心生。不善从不善心生。无记从无记心生。无教者。若作业牢固。转异心中此种子生。如善受戒人不善。无记心中。彼犹相随恶业人恶戒相随。口业亦如是者。口业性亦二种。意业唯无教者。意业性一向无教。所以者何。不现故思微相续故。问此五业几善。几不善。几无记。答。

教当知三种  善不善无记

意无教亦然  余不说无记

教当知三种善不善无记者。身口教说三种善不善无记。于中善身教者。行施持戒等善心作身动。不善身教者。杀生不与取非梵行等。不善心作身动。无记身教者。无记心作身动。如威仪工巧伎术。如是口动善者。如不虚言饶益相应。应时言等从善心生。口业不善者。如妄言两舌恶口绮语等。从不善心生。口业无记者。从无记心生。口业意无教亦然者。意业无教亦三种善不善无记。善心相应思是善。不善心相应思是不善。无记心相应思是无记。余不说无记者。余有二身无教及口无教。彼二种善不善。无无记。所以者何。无记心羸劣。彼不能生强力业。谓转异心中彼相似相随。是故身无教口无教无无记。问无记业何业性。何处系。答。

色有无记二  隐没不隐没

隐没系在色  余在于二界

色有无记二隐没不隐没者。身口业是色性以业色性故。二种隐没及不隐没。隐没者。谓烦恼所覆亦从诸烦恼生。异者是不隐没。隐没系在色者。若隐没一向系色界。所以者何。思惟断烦恼能起身口业。此欲界思惟断烦恼一向不善。不以不善烦恼能起无记业。余在于二界者。不隐没无记业。亦系在欲界。亦系在色界。意业如心说是余处分别。故今不说。

身口业无教  当知善不善

三相禅无漏  调御威仪戒

身口业无教当知善不善者。业若色性于中若无教性是善不善。三相禅无漏调御威仪戒者。无教戒有三相。无漏禅生调御威仪。无漏者。谓戒道共俱行。正语正业正命。禅生者。谓禅俱行离恶。调御威仪戒者。谓欲界戒。

无教在欲界  教依于二有

当知非心俱  谓余心俱说

谓欲界无教是非心共俱。所以者何。谓受戒戒虽善心不善心无记心随行。而不与善不善无记共。俱教者亦在欲界亦在色界。但非心共俱。所以者何。由身故色界无教。及无漏与心共俱。所以者何。由心故此非余心中随行。已分别诸业。若成就业今当说。

无漏戒律仪  见谛所成就

禅生若得禅  持戒生欲界

无漏戒律仪见谛所成就者。见谛谓无漏见见圣谛。初生无漏见时见于欲界苦谛。是故一切圣人成就无漏戒。禅生若得禅者。谓得禅是成就禅戒。持戒生欲界者。若受戒者故成就欲界戒。已略说成就。如过去未来。现在可得。今当说。

谓住威仪戒  无教在于今

当知恒成就  或复尽过去

谓住威仪戒无教在于今当知恒成就者。若住威仪一切时成就无教戒。彼终不离至命尽所缚。或复尽过去者。或成就过去无教戒。若尽不失。谓初已尽是成就过去。过去者假名为尽。

若有作于教  即时立中世

当知成过去  已尽而不舍

若有作于教即时立中世。若作身口教。尔时即成就现在教。现在者假名中世。当知成过去已尽而不舍者。若彼教已尽不失。尔时即成就过去。

谓得禅无教  成就灭未至

中若入正受  教亦如前说

谓得禅无教成就灭未至者。若得禅彼成就过去未来。所以者何。如彼禅成就戒亦复尔。中若入正受者。现在假名中。彼若入定空尔时成就现在无教。所以者何。与定俱故。教亦如前说者。如住威仪戒。若作教尔时成就现在教。若不作教尔时不成就教。若尽不失尔时成就过去。若不尽设尽便失。尔时不成就。住禅戒亦复如是。

悉成就当知  得道若未生

中间在道心  尽不舍前世

悉成就当知得道若未生者。一切得道成就未来无漏无教。所以者何。如彼无漏心成就戒亦复尔。中间在道心者。已合道若入于定。尔时即成就现在。尽不舍前世者前世是过去彼于此无教。若尽不失如得圣果。及退者成就过去无教。

若作恶不善  立戒成就二

至彼缠所缠  尽已尽当知

若作恶不善立戒成就二者。如此住威仪戒。或住禅戒或住无漏戒。或作不善浊重缠。尔时于不善中起无教。即成就教及无教。若非浊重缠不起无教。问几时成就。答至彼缠所缠。若缠所缠随可得成就。尽已尽当知者。彼缠若尽教及无教亦随尽。

处不威仪戒  无教成就中

恶而不爱果  亦复过去尽

处不威仪戒无教成就中恶而不爱果者。若住不威仪戒。尔时成就不善无教。不善名不爱果。亦复过去尽者。灭非不灭。

有教现于时  是说成就中

亦复尽过去  善于上相违

有教现于时是说成就中亦复尽过去者。教谓如前说。善于上相违者。如住威仪戒说。不善如是住不威仪。说善至彼善心。

若处中所作  即成就中世

亦复过去尽  或二亦复一

处中者。不威仪亦非不威仪住是居中容。彼如善住说善。或复二有教及无教。或一向教。或善不善。或一。问云何得色界戒云何舍。为根本禅得。为余方便。答非一向根本禅。

色界中善心  得定威仪戒

是失彼亦失  无漏有六心

色界中善心得定威仪戒者。若得色界善心或离欲或不离欲。彼一切得色界戒。所以者何。一切色界善心中戒常共俱。问云何失。答是失彼亦失。问无漏云何。答无漏有六心无漏戒。无漏六地心共得。问云何失。答是失彼亦失。六地者。未来禅中间禅根本四禅。问此戒几时舍。答。

调御威仪戒  是舍于五时

禅生及无漏  二时觉所说

调御威仪戒是舍于五时者。威仪戒五时舍。罢道犯戒死时。邪见增法没尽。禅生及无漏二时觉所说者。禅戒二时舍退及上生。无漏戒亦二时舍退及得果。问余业云何舍。答。

不善戒有二  善无色亦然

秽污说一时  若业住于意

不善戒有二者。不作方便及死时善无色亦然者。善无色业亦二时舍。善根断时及上生。秽污说一时若业在于意者。秽污意业一时舍离欲时。已说诸业性及成就。如此业世尊种种分别。今当说。

若业与苦果  当知是恶行

意恶行增上  贪嗔恚邪见

若业与苦果当知是恶行者。谓业是不善尽说是恶行。不善者苦果。意恶行增上贪嗔恚邪见者。不善思愿是意恶行。复三种说意恶行。贪嗔恚邪见。

此相违妙行  最胜之所说

若于中最上  是名为十道

此相违妙行最胜之所说者。此相违一切善业及无贪无恚正见。若于中最上是名为十道者。若于不善业中。若业最上者是说业道。如杀生不与取邪行妄言两舌恶口绮语贪恚邪见。于中杀生者。众生想舍众生意断他命求方便成业。不与取者。物他所有他想不与辄取。邪行者。妇女他所有犯于道。若自所有时时犯非道。妄言者。异想意欺诳他说。两舌者。憎他故亲相离方便说。恶口者。以嗔于他不爱言。绮语者。不善心无义言。贪者欲界欲恚者忿怒。邪见者谤因果此是业道。余者非业道。谓此行方便求及饮酒等。不正业思愿者是根本业。此以彼十为道。

若业现法报  次受于生报

后报亦复然  余则说不定

谓业能成现法果时则不定。问如世尊说。三业乐报苦报不苦不乐报。此云何。答。

若欲界中善  及色界三地

是应有乐报  受者定不定

若欲界中善及色界三地是应有乐报者。欲界善业生报与乐俱。及色界初禅第二第三。亦生报与乐俱。此总说乐报。问此亦是定耶。答受者定不定。若定若不定是四地中。善一切有乐报。

生不苦不乐  谓在于上善

若受于苦报  是说不善业

生不苦不乐谓在于上善者。第四禅地善业及无色中是不苦不乐报。是生报与不苦不乐俱。于中无乐痛。若受于苦报是说不善业者。不善业是苦报。必与苦痛俱。受报此亦定不定如上。问世尊说四业。黑黑报。白白报。黑白黑白报。不黑不白无报。此云何。答。

色中有善业  是白有白报

黑白在欲界  黑报说不净

色中有善业是白有白报者。色界善业是白报一向不净故。及离不善故彼一向极妙报。是谓白有白报。黑白在欲中者。欲界善业黑白黑白报。所以者何。是不善所坏羸劣故故说黑白。彼杂受报爱不爱故说黑白报。黑报说不净者。不善谓不净是黑增恶故。鄙贱故是说黑报。

若思能舍离  是尽无有余

彼在无碍道  谓是第四业

谓道能灭此三业是无碍道。若有思此思是第四业。于中四思思惟道灭。第二业十三有二道。见谛道四。思惟道九。是无漏思不增恶故不黑。不五乐故不白。与无穷相违故无报。问世尊说身口意曲秽浊。此云何。答。

曲生于谄伪  秽从嗔恚生

欲生谓为浊  世尊之所说

曲生于谄伪者。若业从伪生。是曲欺诳故。秽从嗔恚生者。若业从恚生。是秽一向诤故。欲生谓为浊世尊之所说者。若业从欲生。是浊一向尘垢故。问如世尊说三净身口意。此云何。答。

净一切妙行  满者是身口

谓无学意满  即是无学心

净一切妙行者。若有妙行是一切净。离烦恼不净故。问满云何。答满者是身口。无学意中身口妙行。是谓满善除一切挂碍故。谓无学意满即是无学心者。若无学意满是无学心。所以者何。无学心者。已逮得文尼相故。已说诸业假名果。今当说。

善恶不善业  是俱有二果

善或成三果  一果谓余说

善恶不善业是俱有二果者。善业成二果所依果及报果。无漏业亦有二果。所依果及解脱果。不善业亦有二果。所依果及报果。善或成三果者。谓善有漏业能除诸烦恼是三果。所依果报果及解脱果。一果谓余说者。谓余无记业是一果所依果。无余。问造色相是身口业。是业何四大造。答。

自地若有大  依于身口业

无漏随力得  是彼谓之果

自地若有大依于身口业者。若欲界诸业是依于欲界大此所造故。色界业亦如是。问无漏诸业云何。答无漏随力得是彼谓之果者。无漏色若依四大得即依彼地。若住欲界得道。彼身口业欲界四大造。如是一切地谓力除色界欲及无色界。彼若命终生无色中。若未得而得身口业。是身口业即彼地四大造。问如世尊说三障。业障烦恼障报障。是相云何。答。

无间无救业  广能生烦恼

恶道受恶业  障碍亦应知

此三法障碍者。必不受圣法是故说障碍。问此业何等最大恶。答。

若业坏僧者  是说为极恶

谓业坏僧是业最恶。是阿鼻大地狱住劫。问何者最大妙。答。

第一有中思  当知彼最大

非想非非想处于有第一。彼地摄思是大妙极。大果彼八万劫寿报。

阿毗昙心论卷第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