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0816 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

西晋 安法钦译

4卷

佛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卷第一

西晋安息三藏安法钦译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忉利天上。在巴质树下绀琉璃石。佛坐其上为母说法尽夏三月。与大比丘 僧众俱。比丘八千皆得罗汉。诸垢已尽神足备具能在所作。为 菩萨七万二千人。神通已达皆得陀邻尼。悉知一切人心之所行所欲。自在遍至诸无央数佛刹。时佛与无央数之众眷属围绕而为说法。尔时诸天众中。有二天子。一名曰月天子。二名曰月星天子。在众会中坐。于是月天子从座起。更整衣服前下右膝。叉手长跪白佛言。愿欲说者今欲所问。佛言。恣所欲问。于是月天子踊跃。即说偈问佛言。

为一切大悲  纯厚而得利

立之得至道  甚净施甘露

既已得自安  灭除诸垢秽

复能安一切  是故愿欲问

于无数劫中  所行甚勤苦

悉舍诸所有  布施无厌足

为一切等心  等忧于众人

今愿用是故  欲问人中尊

其有见佛身  众好自庄严

皆发踊跃意  所得因福田

广长无边际  无量过大海

是故今欲问  其德无过者

亦无有异意  复无有异心

 三界将中雄  了知一切念

其身所当行  未曾随他人

是故今欲问  于世之大智

若有德无德  叹誉及毁谤

有名若无名  若苦及与乐

皆知世八事  分别而具了

是故愿欲问  已离于诸畏

复护一切人  自身守无异

于是无增减  三界皆悉尔

有慈于他人  不疑无嗔恨

是故愿欲问  持行譬如地

布施与持戒  其心甚清净

宁自没身命  终不犯于戒

如身口所行  意亦复如是

是故愿欲问  过度于世者

忍辱调其意  坚立而自损

是皆智所造  悉见勤苦处

诸好恶嗔恚  一切皆能忍

是故愿欲问  所为皆办讫

精进力甚强  超越于诸议

为世作勤苦  未曾自为身

昼夜常仍求  如駃流入海

是故愿欲问  其德知与天

于是诸欲事  三界不复为

一切诸恩爱  皆悉能降伏

禅旬皆已具  神足亦复然

是故愿欲问  人中之猛雄

于是大智慧  已度无所乐

劫劫诸恶事  皆悉为舍离

若在于 空闲  自在知诸法

是故愿欲问  别于俗而作

神足功德智  灭诸不可行

从是到他刹  不誉慈心想

供养于诸佛  于佛亦无想

是故愿欲问  爱世人示现

是时 魔皆来  悉共大聚会

即以道法力  众魔皆自坏

于是降魔已  自致道乃成

是故愿欲问  其功为最胜

一切住于地  金座地踊出

即时逮觉道  佛智不可量

便起到他处  皆悉解诸议

是故愿欲问  人中之最上

一切智功德  为尊中复尊

已得如佛意  如法说经行

合会为已度  导师为一切

以故问其议  三界皆蒙恩

于是月天子说偈赞佛已。白佛言。 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逮大神通智之持得最度无极。云何菩萨得不可思议善权方便。得知他人心之所议。云何菩萨得知一切法。为一行为一味为一入为一教说云何得智自恣为他人说。云何菩萨得甚深戒。不有放逸行。自致无上正真道而不离佛。所问如是。世尊。愿为解说之。

佛告月天子。善哉善哉。天子。欲习 如来业。欲被大僧那僧涅。欲入大战中作大导师。欲度一切。欲作大船。欲转大法轮。欲作大布施。欲作大法身。欲作大法雨。欲然大法火。欲击大法鼓。欲举大法幡。欲说大法界。欲放大法声。欲治大法英。欲现大法智。欲断邪见祀祠。欲建立满大祠。乃欲作如是状貌不可计数事。乃为一切故。持是议以问如来。佛语天子。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说之。菩萨摩诃萨得大智至甚深微戒。自致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如是天子。听佛世尊所说。于是月天子。与诸大众叉手受教而听。佛语天子。菩萨有四事法。逮得第一差别大通之持。何等为四。一者得知一切法状貌无所增减。二者求索一切法。三者一切法无有尽。得定安隐得学之证。四者不见一切诸法离于法性者。不于余法界有所悕望而想视。是为四事。云何天子知法之状貌。知过去亦空当来亦空。今现在亦空。诸所有亦皆空如空。如是天子。长坐三昧索空各不知处。是名为悉了知。如是天子。知是处名为分别晓了。晓了诸决便持转相教授。是处知处造立处分别处。如是处。解议处展转相传是名曰功德。如是天子。云何得一切法。法亦不想我我亦不想法。法起则起法住则住。天子。一切法如是。是我所非我所悉已无。菩萨如是者为转前。为转前者便不复乐起灭处。所以者何。诸所有无所有故。于无所有于余法而思惟。虽思惟不于余法有所学。亦不有所说亦不有所住。虽于余法作大明。于法亦不为亦不学。如是天子。云何菩萨得知诸法等如虚空心。天子。造作三界。如是天子。心无有形。亦不可见无住止处。亦不可知如幻。是心心法。求心亦不可得。如是心心法。求心了不可得。是心复不可知。如是心一切法。亦不可得复不可得。持法了无所有视诸所有审如化如影。如是知一切法已为过。已过者一切诸不学而自知。如是知诸法等如虚空。如是天子。如虚空不可见。亦无有生亦无有长者。知一切诸法亦复如是。如是虚空亦如。虚空寂而净。如是诸法亦寂而清净。如是天子。云何菩萨得知一切诸法法性。如是天子。菩萨作是学。诸法亦不见。亦不可得。眼亦不见耳。耳亦不知耳。耳亦不见眼。眼亦不知眼。鼻亦不见舌。舌亦不知舌。舌亦不见鼻。鼻亦不知鼻。鼻亦不见身。身亦不知身。身亦不见意。意亦不知意。一切诸法若行若住。法当云何而等知法性为在所。如是眼见知分别于法。不言是不是亦不随。以是故得知常住处。亦不于法作衰。所以者何。外亦不入内亦不受。于衰不衰当作如是知如是见。亦不于法有所生有所住。如是住为悉见。如是天子。是为法性。如是法性亦不起亦不灭。于是处无所有。然复现诸法。以住无所生无所起。是止处如是审谛。如当眼所见智亦尔。亦不于法性亦无所脱。而兴隆而住止。彼诸法法性以毕足。如是天子。是为四事法。菩萨得大神通智之持得最度无极。如是天子。云何为神通。云何为智。天子。神通者。于一切诸法要义悉知。彼一一之智皆悉了。是故天子。名为神通。于一切诸法而自知我我名。天子。我者而不佷是为法黠。如是天子。菩萨用是故疾得大神通之持。智于所愿而无厌。所以者何。欲满所愿故。如是智。天子。过于人眼逮得天眼净。悉见十方不可计无央数亿千万诸佛刹中。于诸刹中见诸佛世尊及诸弟子众。持天耳悉闻诸佛世尊所说法皆悉闻知。诸佛刹土中一切人民学不学上中下事皆悉了知。能持神足遍游到诸佛刹。悉知前世无央数劫中所更。索知一切人意中所念。所从来生本末皆悉逮知。持是智以自证。便能为一切说法。如是智。天子。菩萨摩诃萨逮得一切智。佛所作者皆得住。疾逮得诸佛法。成无上正真之道最正觉。佛尔时便说偈言。

于是大神通  悉为已满足

善权之所施  见则功德相

如是皆从一  悉了知诸法

甚深净戒德  亦皆由是致

以如是之故  皆悉知诸法

终不于是行  念有逾过者

一切无所有  其法亦如是

譬之如虚空  法义无差特

于是审谛法  尔乃得见法

不疑于法界  用是晓了知

不以服法故  而悉具足知

分别而晓了  自致得神通

其诸过去法  皆悉为虚空

诸有当来法  亦复无所有

今诸现在法  亦等悉如空

如是所见者  一切皆同等

是三世诸法  皆悉如虚空

亦非是我所  亦不非是我

以自知一生  一切亦复尔

如是诸所见  便为得转信

于彼如是知  功德不复同

为一切说法  亦不想于法

亦无有恚恨  不言是与非

亦不有所疑  亦复无所觉

其已如是者  便为立诸法

于是诸所习  为皆无有余

于是无余法  诸法皆悉尔

亦不于异法  而复有所见

如是亦不生  亦不为复有

于是无所入  亦复无所得

便为逮得德  为一切说法

普演于法义  于道无所念

其心于三界  为已甚佳快

心已如是者  为都不可见

无色若如影  其像亦如是

于法有所求  其心为已止

若有于是法  欲求索其心

法亦不见心  心亦不见法

其于如是心  心而复求心

心已如是者  悉已见诸习

诸法亦如是  无能黠法者

诸所有思想  不能作妨碍

一切未成法  我当悉办之

其法如虚空  常住无增减

譬若如虚空  所生无所有

其已如是者  为见一切法

亦不于虚空  而有所作为

如是名为好  诸法亦如是

眼亦不见耳  耳亦不见眼

舌亦不见鼻  鼻亦不见舌

身亦不见意  意亦不见身

各各在其处  处处不相见

若从他人闻  或自从己知

如是而悉能  为人说法界

法界如是者  乃为悉平等

六衰不知我  我亦不知衰

如是皆悉知  所学诸法事

学已如是者  其慧无有量

为悉见十方  无数亿千佛

乃与弟子众  尊说法悉闻

其有于是法  广普为人说

于是无量慧  为已甚清净

善说戒之德  而具足得闻

晓了于诸议  分别为皆满

皆悉知一切  其心之所念

便以神足力  游于亿刹土

巨亿千万劫  无数恒边沙

前世之所行  皆悉见了知

而便于是行  为已逮五通

便因是前近  安隐无上觉

佛之所住者  皆为已得住

其未逮道者  当道求其议

于是视诸法  皆空无所见

便发踊跃意  欢喜无过者

一切诸魔众  无能动其毛

疾逮得正觉  无上之最尊

天子。复有四事法。菩萨摩诃萨逮得不可思议善权方便之功德。何等为四。一者逮前世智慧功德。二者其有无所依者。寒冻者苦者。苦痛者愁忧者。若见是辈众苦毒者。便发意踊跃欲救之。皆教令求佛道。三者以诸法持佛意系于一切。持前世久远功德福佑劝助。复持一切过去诸佛福佑功德劝助。皆令解脱忧苦放赦去离。都持是功德奉上诸勤苦厄难者。四者未曾发意不满一切愿。亦未曾发意漏脱。使人不至道。亦未曾令一切不至道。如我心欲至道道亦迎我心。如是智便迎于心。心便逮道智持沤和拘舍罗。于功德而增益不于法界有所坏。于所可思议法所学无有厌足。于诸功德亦不厌足。如是作诸功德倍复无厌足。不于心法有所亡。心于功德亦无所亡。常奉行于布施心清净无所悕望。常奉持禁戒而不缺减。于忍辱力而不动转。加于精进而不懈怠。于禅三昧而不乱。于智慧而不愚。常供养于一切而无所贪。以慈报恩而无所忧。思惟所生逮无所生。忧其所说法忧欲令皆度脱。天子。菩萨行如是。其有知小福者以沤和拘舍罗所作无央数不可量。如是天子。菩萨于是一切法。逮得不可计智。于诸法无所不知无所不了。何以故。天子。一切法空无想不愿。如是空不可计。心逮得不可计。作小功德。持沤和拘舍罗所作无央数不可量。何以故。如是道不可量心亦如是。如是行不可量。无边际不可量法。随无边际不可量法。如是诸佛世尊道法。亦复无边际不可量。复次天子。菩萨以沤和拘舍罗。于一切行皆悉过上。过上已随一切人所喜乐。布施者。所求者。说法者。以法而度脱之。复次天子。菩萨已如是者。逮得无央数不可计所行法。则于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皆悉具足。于勤苦人无有轻易之心。于戒无缺减以戒有所长益为一切人忍辱。若骂詈轻易者皆悉忍之。于精进合会诸善德。于禅逮得诸定于智慧无所挂碍。复次天子。菩萨以沤和拘舍罗。于弟子而现行。随其法教化之。自于内无所悕望。于辟支佛而现行。以其法教化之。于其内无所悕望。如是天子。菩萨以是四事法。得不可思议善权慧。佛尔时说偈言。

其苦凡有二  谓我及他人

自灭于我苦  并复能灭彼

忧念一切人  令心了道事

于法心亦尔  皆使解一议

用福一切人  三世勤苦行

诸佛所行福  一切皆劝助

以是功德福  奉上施一切

于诸心所愿  疾逮得佛慧

令一切发意  皆学正真道

心不于余道  而复有所求

心不悕望道  视亦不可见

道相心如是  心相亦俱然

法等如是等  于我亦无我

自知见功德  增益净功德

于身无所增  法界难思议

常住于道处  是乃为求佛

其心未曾念  豪尊以自益

心恒存于道  精进而不懈

布施而无厌  常坚护于戒

忍辱亦如是  不造立人根

日日行精进  常自念身空

于禅而寂静  慧能度一切

养育于一切  所作如莲花

施与持清净  不望于他人

常愿求佛慧  诸法具了知

晓习一切法  其慧难思议

为一切说法  而无有诸碍

若有应此行  是则为菩萨

皆悉解了空  施少报无量

不想有与无  心未曾放恣

悉知一切行  如所愿度脱

布施随所欲  说法种隆化

既施而无悔  于戒不亏缺

忍辱及精进  禅慧不自大

布施与持戒  忍辱及精进

于禅定三昧  慧施而降调

其于 声闻行  及与辟支佛

随所乐度脱  于内而不随

坚住于是法  菩萨无所著

权慧难思议  疾逮降一切

复次天子。菩萨有四事法。一切法为一味为一入为一说。其智皆解达于众议。何等为四。如是天子。菩萨于法界得一切智功德。而无所破坏。信一切诸法皆空。亦不于法界言是我作非我作。何以故。是我作亦非。不是我作皆非。所以者何。坏诸不可习便逮得皆知一切法智。天子。是为四事法。菩萨得知一切法为一味为一入为一说。如是智为悉解达众智议。如是知如是视。若于俗若于道。便以慈转法教。若有行者行之。若有恩者恩之。若有住立者立之。便以法住立之。以法大悲而转之。不于众法言念是尊者是为卑。亦不于入法亦不于行法。亦不于若干法而有所见。习知凡人法便复行凡人法。于凡人法亦无所举亦无所下。于是一事坏习法亦尔。便广说一切法。于诸法界不见有所坏。何以故。为得一忍为忍于空。于忍空而不疑。如一入诸法入亦尔。如无所生入。天子。如是菩萨为亲近佛世尊无上正真之道。亦不想念近佛不近佛。何以故。亦不见坏一事。所以者何。亦不见一切人异。亦不见道异。亦不见一切人。亦复不见于道。佛尔时说偈言。

不于法界言是非  不于法界无所坏

法界如是一切如  若不思惟不了义

已信于法一切空  六衰久长与空会

一切法寂得自在  若一处空余皆尔

于法无见无能视  亦复无我不可获

若我学得如是者  如为审谛晓道意

行应寂静逮空藏  止与相随诸法处

皆知诸法为寂然  于是寂净无不可

世最世间法皆知  于是不疑不转还

不断于愿愿来愿  闻法常念不懈慢

于无央数不可计  其身所作不自见

展转五道不见法  凡人罗汉乃能知

凡人所习常念说  如是之事罗汉法

亦复不举亦不下  寂静不受尔乃知

一切法数皆悉知  不于法界有所坏

忍辱虚空等无异  诸法虚空皆如是

忍辱如空无所念  一切诸法入一智

如无从生不生习  如是所行道不难

如是亲近无量道  于是心念无懈倦

若我他人法如是  所求无得则觉道

天子。菩萨复有四事法。于甚深戒行不放逸。何等为四。如是天子。菩萨自思惟。何等名为戒。如是自视身所行。皆知身所行善口所言善心所念善。是名曰为戒。云何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不犯身事。不杀不盗不淫。是名为身行善。云何口所言善。不恶口不两舌不妄言不绮语。是为口所言善。云何意所念善。不嫉不恚不邪见。是名为意所念善。如是为自视悉见。用是故。皆具得如身口意所行。不作是事无有能普说其德者。亦不青黄赤白红不离色。亦不眼识而可识。如是亦不意识分别而可识。何以故。于是不生无所生。于起无所起。如是不生无所生不起无所起。于是便逮得无能说普演之德。是时心安住而不摇。如是不相逢无能普演。如是无有能普演说。亦不自言我能作是说作是行者。心亦不可见。如是说心。戒亦复不可见迹。如是天子。菩萨逮得甚深戒之德。

复次天子。菩萨逮知离所见身功德。知于所见无所起。若戒若恶戒等无所作。复次天子。菩萨逮得住入甚深法要。作如是祠。诸所学事深远之行皆悉行。于一切诸乘行皆悉行。是名曰为戒。如是行为不自欺亦不欺他人。如是者名曰甚深戒。复次天子。菩萨得不犯戒不亏戒不亡戒。云何菩萨不犯于戒不亏于戒不亡于戒。天子。能自护者便能护于戒。天子。自知者便能知戒不轻易于戒。于所学无所缺。于戒而不亡。用是故不亡于戒。一切他人法皆悉知。何所是他人。我为在何所。亦不佷他人亦尔。天子。用是故能度脱一切人。天子。是为四法菩萨得甚深戒而不放逸。佛尔时便说偈言。

身口意所行  法洁净复净

其行胜珍宝  是戒应菩萨

是十无过上  黠持护菩萨

身口意不亏  是戒为最黠

不作亦不生  于生而无生

无种无处住  无智云何得

不会不作戒  眼视不可见

亦非耳鼻口  非身意所识

不造六情根  所住亦无处

是戒甚清净  戒亦无所住

守戒不放逸  于戒无我想

护戒无戒想  以是得深戒

于是见身行  离于诸所见

不随望见处  于戒无想念

如律入深法  诸行皆办毕

灭有便能护  于戒无异想

有我便有戒  无我亦无戒

是说为恐畏  知我则有戒

空寂戒无念  寂静戒无着

空寂戒无时  寂戒不思惟

不亏戒无上  于戒不贡高

戒亦无我想  是则甚深戒

于戒甚勇悍  不为不善哉

一戒具众行  一切法叵得

戒有想为痴  无戒言守戒

是为灭戒果  不脱于五道

远离诸所见  我所皆不见

戒亦无所见  不畏于五道

视不见为见  不增不善戒

于我而无病  习戒皆悉见

佛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卷第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