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0550 金色童子因缘经

宋 惟净等译

12卷

金色童子因缘经卷第一

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光梵大师赐紫沙门臣惟净等奉 诏译

如是随闻。尊者大迦叶已趣圆常。尊者阿难。具大威德有大智慧。与尊者舍利子等无有异。悲心如 佛普摄一切。能于国城聚落方处。随彼彼处以胜方便调伏化度一切 众生。乃至后时。广为教化俱胝百千诸众生故。宣说正法而雨甘露。灌注心顶。周遍广严大城庵罗树园。皆作利乐。

是时王舍大城有一商主其名日照。居处城中。财宝富饶眷属炽盛。其广其大摄聚增多。与毗沙门天王等无有异。以富盛故娶于上族。相与嬉戏游止娱乐。久无嗣息。长者眷属心怀渴慕极生忧恼。

是时忉利天中有一天子具福威德。天报将尽五衰相现。然其乐欲观佛出世乃至 涅槃庄严等事。求于人中相续受生。

尔时帝释天主。观彼天子将其谢灭。乐欲观佛庄严等事。欲于人中相续受生。知已乃谓彼天子言。汝若乐欲人中生者。汝今应知。王舍城中有一商主其名日照。而彼妻室堪汝托阴。天子答言。我昔曾闻。彼商主者。于佛法中而无净信。帝释复言。仁者今当如我所作。我能令彼日照商主于佛法中深生净信。天子白言。如天主语唯然受教。若彼商主与其妻室。乃至尽寿归依 三宝。我当从命托彼阴中。是时帝释天主从天中隐。即于王舍大城日照商主舍中。处 空而住。以其帝释天主色相威神。周匝是舍有微妙光。而为照耀。

时日照商主见是微妙光明照已。深生奇异。举熙怡目周遍四方。审谛观察乃见帝释天主胜相。即时头面礼奉双足。作是白言。天主。我于今日快得善利。汝天圣尊降于小舍。当何教令。吉祥胜事何所成办。天主答言。商主。知汝无子。汝若希求有子息者。汝与妻室从今已往乃至尽寿。应发净心归依三宝。当生贵子。是时日照商主闻是说已。心意泰然。踊跃欢喜。作是白言。天主。我等今者如尊教令。从今已往乃至尽寿。同己妻室皆发净心归依三宝。

尔时帝释天主。为其日照商主及彼妻室。开发净信归依三宝已。即于王舍城中隐而不现。还复忉利天中彼天子宫。现住其前。为彼天子一一广宣如上事相。乃至其后。而彼天子于彼天中谢灭天报。即于王舍城中日照商主之妻托阴胎藏。圣子入胎奇相斯现。时商主妻身中自然具有最上色相威光。悦意香风时来吹触。是时国城贤女之家皆生智者。复有五种独异之相。何等为五。一者能知人所爱乐。二者能知人不爱乐。三者知时。四者能知时中微细。五者能知入胎藏事。入胎藏事者。谓入胎时能知所生是男是女。若是男者于胎藏中依右而住。若是女者于胎藏中依左而住。是时其妻心生欢喜。谓夫主言。君应当知。我观于今所怀圣子。胎藏分位渐增成长。依右而住。其后当生决定是男。夫主闻已加复欣悦。时商主妻其身轻举。乃舒右臂即作是言。我久时中希求子息。愿见子面。今所怀子。若生未生我今宜应营作福事。即召主执聚以珍财随力行施。令我种族久住昌盛。何以故。我于前世。若少若多随行布施作福事已。于今生中施名不坠。亦复生生随逐不失。

尔时商主之妻胎藏渐成。预知其相。处于高阁安隐之所。善养护之。寒即随寒而妙资养。热即随热而妙资养。方药摄治饮食顺度。苦醋甘辛咸淡之味悉无过极。六味调均离诸愆失。复以璎珞庄严其身。犹如天女。而常游戏欢喜园中。若座若床高低随易。或履地时无诸硬涩。亦不少闻不悦意声。乃至其后胎中分位成熟圆满。或满八月或满九月生一童子。色相殊丽人所乐观。端正严好支体成满。身有金色光相艳赫。诸分具足悦目适心。众共瞻睹。金黄色衣自然覆体。旃檀香风遍触其身。口中复出优钵花香。童子生时长者舍中又复雨众妙衣。所雨之衣皆悉金色。迦尼迦花缤纷而坠。现如是等希有瑞相广大圆成。

是时日照商主。与其妻室并诸眷属。见是事已咸生惊异。于时商主即出其舍住于门侧。自外而观愈增欣跃。见是相已乃作是念。童子诞生诚多增长。心生最上最极欢喜。还入舍中。乃至其后见是童子。色相殊丽端正严好。踊跃欢喜。说伽陀曰。

快哉我今得善利  快哉意愿已圆成

福威德子今日生  是故我心大欢喜

说伽陀已。以欢喜故。复出家中殊妙衣服。普施沙门及婆罗门孤露贫者宗里亲属。以营福事。

尔时童子生后已经二十一日。广为修营众福事已。亲族共议宜当立名。有亲者言。今此童子身有金色艳赫光明。诸亲今当为此童子立名金色。众议已定。于是乃名金色童子。

是时商主即为金色童子。选八女人命为其母。二为养育。二为洗濯。二为乳哺。二为戏玩。由是速疾长养成立如净莲花淤泥中出。渐当教习童子艺能。若书若算及诸事业。一为安布书算印记。二为安布诸所用具。三布衣服。四安布马。五布乘舆。六布珍宝。七布童男。八布童女。如是八种广安布已。悉令观瞩验其所好。而后童子艺业成立语言明利。信心清净志意贤善。自利利他具大威德。善修悲行成就法欲。爱念众生智慧明了。善解文论。如是童子功业圆备。商主尔时作是思惟。今此童子福威德力。衣服财宝一切圆具。然我不知此福威德其何所因。岂非以我归依三宝胜威力。故此子诞生获是胜福。其后商主于佛法中转生净信。依时如应作诸佛事。

尔时王舍城中。有一商主名曰离垢。经泛大海获利圆成安隐而还。为佛 世尊及千二百五十苾刍眷属。普遍清净饭供已讫。一一苾刍复以三衣而为布施。于是离垢商主净信之名充遍世间。咸赞是言。今此商主善为商导。涉渡大海果利无虚。而能于佛法中广作胜事。

时日照商主闻是言已。愿相习敩。乃起是念。我若同此涉渡大海无难还者。愿我当以佛诸 声闻弟子之众。乃至遍住此阎浮提。以佛教敕聚为一会。我当悉以上妙饮食遍供给已。复于一一苾刍各以上妙三衣周行给施。作是念已。具以上事告语其妻。妻即答言。夫主。若能有其势用。随汝所愿必能成办。

是时日照商主。即于王舍城中三复振铃遍警告已。乃与五百商人眷属登涉大海。既已得渡安处彼方。时佛世尊已入涅槃。其后复闻尊者大迦叶亦入涅槃。乃至后时金色童子。于竹林精舍。闻一苾刍诵无常偈曰。

若昼若夜中  或行或复住

如大河迅流  念念无停止

寝宿过是夜  寿命随减少

犹如少水鱼  斯何有其乐

此色相衰朽  病集即破坏

如羊被杀时  命去死不久

此身非久住  地等六大成

譬如旷野居  无门无关门

此身何所乐  秽恶众盈流

病苦所萦缠  老死常惊怖

今此秽恶身  病集即离散

得胜寂静时  乃最上安乐

是时金色童子闻是偈已。于 生死中极生厌离。欣乐涅槃广多赞叹。即时礼奉彼苾刍已。乃发问言。向闻圣者所诵偈句云何语邪。苾刍答言。汝今当知。此是佛语。童子闻已。于佛法中益生净信。乃发谛诚乐欲出家。转复肃恭。于苾刍前再伸拜奉白言。圣者。我今乐欲清净出家。惟愿圣者。悲愍摄受令得出家。苾刍答言。汝欲出家父母听不。童子答言。未承其命。苾刍告言。汝今宜应往白父母。若其听许乃可出家。童子复言。如尊所教。是时金色童子深厌生死极大怖畏。志乐出家。即还自舍诣其母所。拜奉双足前白母言。愿母知我。我今乐欲清净出家。于佛法中修正法律。惟垂听许。母闻言已。悚然惊惧拊膝伤叹。谓其子言。唯汝一子我所爱念。如其意乐百种依随。云何汝今舍我出家。子白母言。母今当知。诸有恩爱决定离散。愿母于今听我出家修正法律。母闻言已。逼恼之心转复增极哽咽垂涕。复谓子言。子今当知。勿于我前三复斯说。无令热血自口而流。其母即时乃自思忖。若今如是毕竟不能止其意乐。宜设方便以解其心。乃复谓言。童子。汝父净信于佛法中广营胜事。已涉大海非久即还。汝今宜应俟父归复。父必有命听汝出家。

是时童子。于母孝奉即自思惟。我若重复启言陈告。必令我母极生逼恼。我宜从命俟父还家。于是童子默然受教。

尔时金色童子。以其色相严好殊丽。凡于四衢经游出处。众共瞻睹观者无厌。时童子母复作是念。我子端严色相殊丽。众所爱乐。然我之子于世间法深生厌背。以是缘故心常怀疑。此子欻然舍我出家。我今应当随逐防卫。子若去之后当生苦。

金色童子因缘经卷第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