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0330  菩萨修行经

西晋 白法祖译

1卷

佛说菩萨修行经(亦名威施长者问观身行经)

西晋河内沙门白法祖译

闻如是:

一时佛游舍卫国祇树给孤独精舍,与大比丘千二百五十及众菩萨五千人俱,皆尊菩萨——神通睿达,权慧变化,游三千世界,普利一切莫不蒙济。于时舍卫国大城之中,有豪长者名比罗达(晋言威施),与其城中诸大长者五百人等,宿意同念,俱从舍卫大城中出,往诣祇树给孤独精舍。前至佛所,即皆稽首,绕佛三匝,问讯世尊,却坐一面。

于时世尊,以无限达,因问威施,及诸长者、族姓子等:“发何志乎?诣 如来耶?”

是时威施并诸长者,即白佛言:“吾等,世尊!集坐静处,竞有念言:‘佛世难值,人身由然,得脱离世,同亦甚难。’吾等窃议:‘为用何乘而至泥洹?当以 声闻、缘一觉乘取泥洹耶? 大乘普智泥洹脱乎?’时吾等举心便发言曰:‘志愿无上乘泥曰,身不以声闻、缘觉脱也。’吾等,世尊!志愿发心无上独尊正意,以斯法故,来奉如来。云何,世尊!菩萨大士,内性常欲应于无上平等正真尊觉,当学何法,而应行住?唯愿如来垂慧普慈,以无极哀,散示疑结。”

尔时世尊,告威施曰:“善哉,善哉!诸大长者乃能改俗,舍世之荣乐,发无上正真道意,觐诣如来。又威施等,勤听思念,当演说之:菩萨大士行,得无上等最正觉,志作所应及其觉法。”

长者威施并五百人,即皆叉手受教而听。

时,佛告曰:“是诸长者!菩萨大士发行,欲应无上正真等最觉者,心向 众生,当建弘普无极大慈,志习念行勤执无舍,进学无忘,是乃应于无上觉道。又诸长者!若有众生,分其所受身口意恶,彼行非故,命终堕狱故。诸长者!天地聚合,集以众苦,向诸网见众生之类,存心大慈,勤志大悲;守习学行,专精如斯。其身不着衣被饮食,于诸利养意亦不贪,以诸所珍,乐尽施惠。念彼众生,慎行戒具,忍进定智。如是长者!菩萨大士,欲发无上正真道者,当习观法乃应身行。”

尔时,威施及诸长者:“吾等,世尊!当修身三、口四、意三念法。菩萨大士云何应观身行法耶?”

尔时世尊,告威施等:“如是长者!菩萨大士有四十二事而以观身。作是观已,离想结缠。身心意识,缚着吾我、贪身寿命、浊乱诸非,应便除尽。”

是时威施及诸长者,受教而听。

佛言:“菩萨大士!观身污秽本为不净,观身臭处纯积腐烂,观身危脆要当毁坏,观身无强当归碎散,观身如幻诸大变化,观身恶露九孔诸漏,观身盛然淫欲火炽,观身燋烧兴恚毒火,观身愚冥痴蒙毒盛,观身罗网恩爱结缚,观身如疮众患缠绕,观身可患四百四病,观身秽宅受诸虫种,观身无常逝归尘土,观身顽愚不达体法,观身危陋毁落不久,观身无赖常怀多忧,观身无坚老至苦极,观身无倚饰伪纯诈,观身难满受盛无厌,观身巢屈受众色爱,观身贪惑迷着五乐,观身昧冥意怀喜悦,观身无住 生死种异,观身识念怀想众贱,观身无友极养会离,观身众食狐吞狼争,观身机关展转无数,观身系属饮食所盛,观身叵视脓血臭满,观身毁灭趣非常法,观身如仇恒多怨害,观身热恼常怀忧结,观身聚殃五阴所误,观身苦器生死剧痛,观身非我众缘积聚,观身无命男女会散,观身为 空根受诸情,观身无实譬之如幻,观身虚伪其现若梦,观身伪惑为如野马,观身诈欺其喻响像;是谓长者菩萨大士四十二事观身行法。其不观者或贪身,心神意识由之起灭;其有菩萨如是观已,爱着身命贪爱吾我,疑垢倒谬及诸欲乐、有常之计,皆悉除尽。遵志守一,不惜年寿,如是速具六度无极。斯谓长者菩萨大士,以满六德权化流布,疾得无上成最正觉。”

于是世尊,重加弘演说身行法,而叹颂曰:

“得为人甚难值,  无以身造恶行,

要会死弃丘冢,  狐狼食或烂坏。

伪欺我愚常惑,  专兴念贪色欲,

是身求无反复,  昼夜受诸苦痛。

因众苦以成恼,  身痈满盛不净,

常困极于饥渴,  夫智者岂贪命?

常受身终无厌,  强畜养剧亲厚,

为见色犯众罪,  彼缘是受狱痛。

身不能如金刚,  无以是造恶业,

虽久存会归死,  时兴信念佛世。

假长久养育身,  甘肴膳及香华,

会饥渴不恒常,  虽勉励当何益。

更劫数因还值,  人雄尊佛之世,

常发信莫犯罪,  或堕三受苦毒。

其极寿亿千载,  勤自勉如救火,

况其寿百岁者,  憍纵身造狱殃。

若有念想吾我,  得人身甚为难,

常极意恣五乐,  且自娱焉知后?

斯之乐不永久,  诸苦毒至不远,

当速离诸悭贪,  可得应大福祚。

财非财譬如梦,  强以此伪众生,

时一有或便尽,  明智者不吝财。

若如幻化色惑,  现虚伪花鲜彩,

是欲财谁欺身,  愚浊惑堕颠倒。

以众苦致福财,  用身故念与想,

财非财五家事,  有何智为财惑?

谬顺随妻与子,  王势强夺聚财,

觉无常了如此,  终无意乐利家。

恩爱聚致苦恼,  无贪惑着家狱,

父母财身妻子,  皆留在行自当。

有贪惜不自觉,  唯恐财随我灭,

愚顽者力求财,  有智虑信无贪。

悭不信不可从,  极自卑如儿仆,

外燋贪内热谄,  诸圣贤所不咏。

谈书籍或诗颂,  以惑众若淫女,

意粗犷性暴弊,  诸悭人多妒嫉。

贪狼性无亲友,  现卑谦强亲人,

唯为财习追苦,  智虑者莫信之。

顺财故与此事,  乃造起毒害心,

是故智当省察,  弃离悭妒邪事。

金珠宝诸珍奇,  因福祚得致之,

为斯故兴诤讼,  制是意整以法。

时可值人雄尊,  慈氏佛上如来,

乃当有金宝地,  焉知复在向生?

欲五乐纯虚伪,  愚迷惑欺诈意,

欲若如夏盛热,  坐野马因疲劳。

贪目色欲惑己,  淫发醉失意志,

从习欲随颠倒,  当何时值佛世?

从九十一劫中,  世乃有佛尊觉,

山须弥烧坏灭,  后何缘当得值?

海陂池枯竭干,  天地燋永无余,

欲炽然亦如是,  有何智当着欲?

诸聪达明智士,  当察知居寂灭,

有何贪奚可乐?  解是义不入网。

观行习法之最,  莫恋尸冢囚狱,

着恩爱贪浊意,  不能免狱苦殃。

有妻子贪离别,  所作行当自受,

便独趣随苦毒,  彼无有代痛者。

 三界恼之甚,  莫若如妻与子,

本爱时规与乐,  反成忧罪恼根。

缘受三恶道苦,  毒辛酸惨痛生,

若当被诸恼根,  妻及子无伐者。

勿以父造恶行,  及与母诸亲属,

阿鼻痛无免救,  且莫如身行者。

阎罗王狱卒地,  彼不问父母事,

兄弟妻子亲友,  惟结却身善恶。

以得致身人身,  遭遇值不念恶,

断灭众殃罪行,  除改前不善事。

已浊污自防覆,  莫信作无报应,

彼法王当散说,  分别了行清净。

身种作行自当,  纵放意随堕恼,

身所造即获殃,  譬喻之影随形。

当其受苦痛时,  父母亲不能免,

及善厚无代者,  是故智无恋欲。

其欲脱狱楚毒,  及众缚枷锁械,

当勤念舍离欲,  速行法世雄教。

家大炽多恼根,  火之起而常然,

何慧达而乐是?  揩大火恐难中。

在家者忧利时,  居俗业营妻子,

有是众万端虑,  何智慧不舍家?

十力教甚可乐,  无种栽取若根,

騃痴子无是志,  但惑家堕地狱。

天地间专惑者,  兴念想我妻子,

愚顽意谓常存,  不知之幻化身。”

当佛世尊说是法时,威施之等五百长者,应时逮得柔顺法忍。从得忍已,神通备具,达知去来,圣智弘妙,慧无挂碍,明晓众生意志所趣欲,发起众一切会者观心之故。即说偈曰:

“快哉为大利,  众利之最上,

其有发心行,  求佛菩萨者。

大乘心可乐,  但欲安众生,

为人修桥梁,  志乐大乘者。

众生爱乐彼,  颜像众欣睹,

其有兴发心,  志求菩萨道。

诸发菩提心,  种德于福田,

深乐菩萨者,  得为三界明。

隆圣菩萨心,  逾越诸众意,

一切悉备足,  能度诸众生。

吾等快得利,  爱乐兴斯心,

值佛能仁世,  师子最正觉。

得逮闻是法,  菩萨观身法,

志即乐大乘,  获致于柔顺。”

时佛便笑。世尊笑时,五色光出,从口中奋,辉晖晃昱,色色各异,遂至无数光明普遍十方诸土,威景覆蔽一切释梵日月天 魔宫殿之明。

当其佛笑及覆光时,诸天龙神并世人民七万二千,见佛神耀暐晔之变,亦皆自觉被如来明安育其体,各于座上忽然悉得无所从生法乐之忍,其余无数皆发无上正真道意,然其焰还绕身三匝,而其威光忽从顶入。

尔时贤者阿难白佛:“诸佛如来出现于世,安度众生道教洋洋,终不妄笑。今者何因兴发威颜而欣笑耶?善哉,世尊!如来降德,愍念一切无量诸天及世人民,皆使得安,畜生禽兽蜎飞蠕动,莫不蒙度,愿佛开解敷演笑意。”

尔时世尊告阿难曰:“汝见长者威施之等五百人不?”

“唯然已见。”

世尊告曰:“是诸长者,在过去诸佛植众德本,从发无上正真道意。如是,阿难!长者威施五百人等,却后当更七十六劫不堕三苦,然后成佛当同一劫,劫名勇猛皆同一字,其号名曰华吉藏王如来、无所著平等正觉、道法御、 天人师,为佛世尊,各各所度极至无量。”

是时阿难重白佛言:“唯然世尊!甚深妙哉,未曾有也。如来散说是之弘奥无极要法,是经名何?云何奉持?”

佛言:“阿难!是经名曰“菩萨修行”,亦名“大士威施所问观身行经”。又斯,阿难!是观要法,过去当来今现在诸佛,致道弘化无不由之。吾今成佛,有身相好,化于生死,亦因此法,当善书持、讽诵、读说、开示一切。”

佛说经已,贤者阿难,大士威施五百人等,诸天龙神及世人民,闻经欢喜,皆起叉手,为佛作礼。

佛说菩萨修行经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