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0321 说护国尊者所问 大乘

宋 施护译

4卷

佛说护国尊者所问大乘经卷第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苾刍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复有 菩萨摩诃萨众五千人俱。得大忍辱无碍辩才。降伏 魔怨制诸外道。发大道心得三摩地。总持自在具四无碍智。通达四摄及最上甚深波罗蜜多。乃至一切佛法。无量无边诸善功德。其名曰普贤菩萨。普眼菩萨。普观菩萨。普光菩萨。普照菩萨。上意菩萨。增意菩萨。无边意菩萨。广意菩萨。无尽意菩萨。持地菩萨。世上菩萨。胜意菩萨。最上意菩萨。总持自在王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等。复有贤护菩萨摩诃萨等十六人俱。复有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及帝释天主。护世四大天王。复有苏尸弥天子。安意天子。及诸天王。龙王紧那啰王。巘驮哩嚩王。药叉王。誐噜拏王等。各与若干百千眷属俱来会坐。

尔时 世尊。坐于吉祥藏师子之座。四众围绕。逾于须弥。光明炽盛。譬如日月普照一切世间。威仪具足梵行寂静。譬如帝释于诸天中威仪最胜。亦如轮王七宝具足离诸怖畏。如师子王善能谈说诸法 空义。如大火聚破诸幽暗。如摩尼宝王远照一切。如是佛光照于三千大千一切世界。于其光中出妙梵音告诸 众生。我今所得一切诸法最上波罗蜜。说真实义。初善中善后善。文义殊胜纯白圆满。梵行清净纯一无杂。

尔时喜王菩萨摩诃萨。在大众中安详而坐瞻仰世尊。于师子座放大光明。譬如千日照耀一切。心大欢喜深信恭敬。即从座起合掌向佛。以颂赞曰。

佛身晃曜如金山  利益世间甚希有

菩萨 声闻缘觉 僧   天龙八部皆围绕

譬如须弥诸天居  出于大海而高显

悲愍众生而现身  放百千光常照曜

行梵天行即梵天  于彼梵天复为王

行禅解脱三摩地  光照上位诸菩萨

亦如帝释为天主  威德仪容诸相异

牟尼光明照世间  相好庄严功德异

金轮四洲得自在  能善调伏诸有情

引彼众生出苦轮  我佛慈悲亦如是

所有火光摩尼光  日月光等诸光明

如是百千日等光  不及佛日恒照曜

如月夜分放光明  普照世间悉清净

佛面端严如满月  映蔽一切光不现

譬如高山燃大火  能破夜暗显诸方

大仙所有智慧光  破尽黑暗离诸有

如大师子旷野吼  众兽闻之悉惊怖

佛说法空无我义  诸魔闻之亦如是

摩尼宝王放光明  诸余摩尼光不现

佛身晃曜真金色  映蔽一切世间光

一切世间贤圣中  无有最上与佛等

具福精进方便智  一切功德不可量

瞻仰大师功德海  威光普照诸群生

一心恭敬慕尊颜  是故我今头面礼

我所赞佛归敬心  世间功德无等等

尽将回向法界中  一切世间成佛道

尔时喜王菩萨摩诃萨。赞叹佛已合掌向佛。瞻仰尊颜目不暂舍。心观法界其义甚深难知难见。离言分别绝诸戏论。微妙难解不可思议。如是观想一切法界。唯佛如来观智摄受现量证知。佛之境界无有等等。如是观见所有如来不可思议方便境界。皆摄一相法界性中。譬如虚空无有住处。即众生界亦如自性。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碍解脱究竟寂静。诸佛世尊以善方便。身变佛刹遍满一切现众生前。诸如来身。经无数俱胝劫而不可得。时喜王菩萨摩诃萨。如是观佛功德已默然而住。

尔时有一尊者。名曰护国。于舍卫大城安居三月。过是夏已着衣持钵。与诸苾刍及初出家者。初发心者出舍卫国。诣王舍城鹫峰山中。到彼山已。即时护国尊者。往诣佛所头面礼足。右绕三匝住立一面。合掌恭敬。而说此颂。赞叹佛曰。

稽首最上佛光明  稽首如空无碍意

稽首能断诸结缚  稽首永超三有海

我佛无边真色相  普遍俱胝刹土中

菩萨闻已欢喜来  恭敬供养佛功德

作此最上供养已  听牟尼法离诸尘

各生欢喜还本土  称赞世尊所说法

广历俱胝无数劫  利乐一切诸有情

如是身心不疲倦  为求无上佛菩提

恒行布施持戒行  忍辱精进禅定门

智慧方便到涅盘  是故我礼大觉尊

成就六通四神足  诸根 十力解脱门

以此行及诸众生  我今礼佛无等智

能知一切世间心  所行所作所成业

所有身口及言说  无上世尊悉观见

贪痴过失不能断  众生因彼堕三有

因佛得成善逝业  能知世间诸善恶

所有过去诸佛事  及彼现在 天人

乃至未来功德海  一切诸法悉能知

清净刹土众围绕  菩萨缘觉与声闻

乃至诸佛寿较量  我佛一切悉能知

所有一切生灭法  所有供养作佛事

所有受持法藏法  我佛一切悉能知

佛有十力无碍智  现在常住于三世

如是一切方便法  我礼世尊智慧海

大觉世尊无等等  相好庄严大吉祥

如夜众星现空中  我礼牟尼最上尊

色相端严无与等  光照诸天及世间

帝释梵王究竟天  对彼佛前俱不现

无垢不动如金山  右旋螺髻绀滋润

佛顶高显如金山  光明远照生诸福

光遍俱胝那由他  显现眉间白毫相

目若青莲恒适悦  观照世间运慈心

清净满月虚空中  佛面圆明亦如是

一切见者无厌足  我礼如来圆满相

行如鹅王及鹿王  亦如牛王行步稳

振动大地无暂止  我礼如来坚固力

手指纤长网缦相  指甲清净如赤铜

平立垂手过于膝  我礼金色大觉尊

佛行大地现好相  具足显现千辐轮

足放光明照群生  蒙光悉得生天界

大圣法王施七财  能为施主心平等

调御世间依法行  我礼法王无上觉

慈悲法念心为剑  持戒方便智慧弓

能断烦恼诸群贼  生灭 轮回无有增

自利果满复利他  令彼众生亦解脱

究竟安乐出尘劳  得入善逝寂静宗

无生无灭无诸苦  亦无生老爱别离

如是无为最上乘  佛为众生慈愍说

我赞最上大牟尼  摄尽一切诸佛法

如是所有诸功德  愿诸众生证菩提

尔时尊者护国。颂赞佛已。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恭敬顶礼白佛言。世尊。如来应正等觉。我有所问。唯愿世尊慈悲听许。

尔时世尊。告尊者护国言。如汝所问我为汝说。满所求愿令生欢喜。时尊者护国。闻佛语已。身心适悦而发声言。世尊有何等法为菩萨行法具足。能得一切最上功德。无碍大智决定辩才明了性相。入一切智教化众生。断彼无明妄想烦恼。决定真实入一切智。发真实语。令彼有情依言所作。离诸愚暗念佛方便。乐闻一切甚深梵义。受持诸法。速得证于无上正智。

尔时尊者护国即于佛前。而说颂曰。

菩萨所行决定行  彼行必有真实法

真法从佛智海生  最上如来为我说

佛身光明黄金相  最上无边大福聚

救度六趣诸众生  为说菩萨无垢行

何得无尽大觉智  总持甘露生菩提

何得清净智慧海  彼慧能断众生疑

俱胝多劫轮回苦  众生迷没意无疲

睹此愚迷苦恼侵  为彼云何修十善

刹土清净众会满  实刹无边寿命长

为众恒宣微妙言  愿说菩提无垢行

降伏邪魔生正见  枯彼爱河证解脱

清净法眼照愚盲  令诸有情行上行

端严富贵大辩才  言辞柔软闻欢喜

譬如甘露润世间  愿说甚深微妙法

梵音深妙断诸恶  其声和雅如频伽  求法之众佛所集  愿说甘露济群生

众有菩提最上根  及彼声闻缘觉性

愿佛随根方便说  师资遇会正是时

我今乐闻最上乘  唯佛知我菩提性

于此 小乘不乐求  愿说如来第一法

尔时尊者护国。说此颂已。佛言。善哉善哉。尊者能问如来最上之义。利益多人令得安乐。摄受未来诸菩萨摩诃萨。汝今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说。时尊者护国白言。善哉世尊。我今乐听唯愿说之。

尔时世尊。告尊者护国言。有四种法具足清净。是名菩萨摩诃萨。何等四法。一内二外三心四意。如是四法称理真实。见诸众生其心平等。犹若虚空。无所分别依言所行。是名菩萨摩诃萨四种之法获得清净。

尔时世尊。重说颂曰。

心意内外常清净  不退菩提正道心

所作之善无唐捐  能得菩萨无边智

观彼众生苦无我  生老病死悉来侵

如是三有大海中  广运法船救群品

见诸众生心平等  观彼世间如一子

愿令一切俱解脱  悉向菩提心不退

常谈空义依空行  亦无人我无众生

譬如梦幻等无实  令彼愚迷生智慧

如所宣说大觉智  依智而行所作事

调伏过失心寂静  求证菩提为佛子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令心安慰。何等四法。一者于总持法门志求修学。二者常近善友威仪无缺。三者求证甚深无生法忍。四者精进修行持戒清净。如是四法。令彼菩萨安慰其心进修不退。复说颂曰。

若人爱敬总持法  名闻远响众所归

能持无上妙法门  一切如来同所说

智慧增明无忘失  如是速得无碍智

通达一切最上法  成就无为解脱门

皆因善友证菩提  出生七觉能修断

增长八正作佛事  远离恶友如怖火

闻甚深法证无生  能了诸法毕竟空

无我无人无众生  如是求离一切见

律仪出生诸善本  坚持守护离破犯

彼行能成寂静心  佛为众生亲演说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在轮回中令心爱乐。何等四法。一者令诸菩萨爱乐见佛。二者令诸菩萨爱乐说法。三者令诸菩萨爱乐能舍一切所有。四者令诸菩萨爱乐忍印无相深法。如是四法。于诸菩萨在轮回中深生爱乐。复说颂曰。

菩萨得见二足尊  一切生中行正行

能善调伏诸世间  光明普照除愚暗

如是供养人中尊  深生爱乐常尊重

救度一切诸众生  令入菩提无上道

若闻诸佛所说法  身心寂静生爱乐

如是坚固心无退  依行速证佛菩提

能舍一切心无吝  见来求者生欢喜

国城妻子及身命  给施众生作佛因

若闻无相甚深法  性离分别本来空

无我无人无众生  如是于斯生爱乐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不得爱乐。何等四法。一者于其在家不得爱乐。二者既出家已不得爱乐利养。三者不得爱乐上族中生。四者不得爱乐小乘之人。如是四法。于诸菩萨不得爱乐。复说颂曰。

在家无边大过失  舍离令心无所著

常乐山野寂诸根  勇猛勤修大智德

独行清净如利剑  能断愚痴诸垢染

于彼种种大利养  常乐远离无爱着

弃舍高贵上种族  观如幻化阳焰等

普为群生行布施  持戒忍辱等诸行

不惜身命及眷属  志求正觉到彼岸

于小乘法无所著  于最上乘恒坚固

乃至割截于身体  其心不坏如金刚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而有损减。何等四法。一者破犯戒律。二者不住山野而趣寂静。三者不依四乘之教邪妄推求。四者虽乐多闻全无所得。如是四法。于诸菩萨而有损减。复说颂曰。

戒相清净如摩尼  能引众生到彼岸

菩萨于斯破律仪  迷没不成无上觉

住持山野寂静处  我人分别自然除

男女眷属及己身  观如草木无情爱

四乘教理无虚诳  一心清净奉教行

必得具足众功德  成就佛智大丈夫

观彼轮回诸有情  常处 生死忧悲苦

恒运最上妙法船  度彼有情出苦海

若无救度彼众生  迷没沉沦无有尽

是故小乘非究竟  为生令发菩提心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明了修习。何等四法。一者发生诸佛平等之心而求善逝。二者承事法师尊重供养于卧具等而不爱着。三者不贪利养亦无所求。四者于甚深法忍具足成就。如是四法明了修习。复说颂曰。

彼有善逝大丈夫  天上人间无有等

平等导引诸群生  如是修习行十善

尊重承事于法师  依师授教而修学

作大供养求佛智  无边诸佛亦此生

常住深山无所畏  于斯利养不生贪

善能成就无碍智  通达深法离诸尘

闻佛功德深欢喜  如是行法坚固修

证彼寂静无生忍  广度众生无量苦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行法清净。何等四法。一者身心决定志求菩提行法清净。二者离诸虚妄乐住深山行法清净。三者一切能舍不求果报行法清净。四者常随法师昼夜求法行法清净。如是四法。于诸菩萨行法清净。复说颂曰。

贪嗔痴垢心皆尽  懈怠虚妄亦复无

一切过失令不生  决定求证菩提道

厌离本舍忧根断  舍彼俗尘求出家

诸恶朋友不相逢  行住深山趣解脱

于彼山中修净行  能成如来无碍智

于身命财无所著  自在无畏如师子

见彼有情生欢喜  譬如飞鸟聚还离

观彼世间非久居  如是求大菩提道

身心清净如虚空  所舍一切无惊怖

于彼利养无爱着  如鹿心惊不住地

世间恒处大险难  难发身心求解脱

睹此虚妄无真实  是故我行寂静行

恒以软语诱群生  怨亲平等无分别

无着无住亦如风  是求菩萨最上行

无相解脱空无愿  了彼有为如幻化

常行清净广大心  饮甘露味常欢喜

志求道法依师学  彼人 五蕴恒清净

众苦逼迫无疲劳  如是证入总持门

解此所修菩萨行  成就所求令彼喜

若人不求于菩提  彼即少智百生失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而为难法。何等四法。一者心不尊重多行轻慢。二者心无孝行懈怠背逆。三者心贪利养少于知足。四者心乐虚妄邪求财利。如是四法为菩萨难法。复说颂曰。

佛法本师及父母  全无信重多轻慢

不行孝敬心懈怠  常以愚痴行散乱

一向贪心于利养  复行虚妄为邪利

自赞德业诬他人  我能持戒及修行

互相斗诤无慈愍  覆藏己过见他非

复行农业及经营  如是沙门无功德

末法之时人散乱  斗诤相杀心嫉妒

沙门隐灭如来法  诸善苾刍皆远离

菩提妙道永不逢  五趣轮回无有穷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宜应远离。何等四法。一者懈怠。二者不信。三者嫉妒。四者憎见他人。如是四法宜应远离。复说颂曰。

无信懈怠心愚迷  心怀嫉妒常嗔恚

见有沙门持忍辱  却行驱摈出伽蓝

于彼世间贵贱人  都无分别善恶事

一向只行于是非  如是过失从嗔得

远离佛法诸功德  堕入恶趣大火坑

如是所行恶趣行  不依教法获斯苦

是故常行菩提道  无令沦没恶趣生

利益有情大金仙  多劫俱胝方出世

今时暂得遇牟尼  速舍诸过求解脱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有四种法。于诸菩萨不应行。何等四法。一者恶友补特伽罗不应行。二者有见补特伽罗不应行。三者舍一切善法补特伽罗不应行。四者乐着财利补特伽罗不应行。如是四种补特伽罗不应行。复说颂曰。

若人远离诸恶友  常得善友来亲近

如夜圆月现当空  除暗明显菩提道

凡有所见常不断  于己身命偏养育

如是毒气能远离  彼人成佛大智慧

若舍最上微妙法  不乐寂静甘露味

如是名为不净器  远离求证大菩提

贪求财利衣钵等  复与在家同营事

如是远离此火坑  而能成就最上道

常乐降伏诸魔怨  恒转法轮度群品

如是广作大利益  常逢善友得菩提

亲疏毁赞常平等  利养嫉妒亦复然

如是无上诸佛智  彼人不久悉成就

尔时世尊说此颂已。告尊者护国言。复有四种法。于诸菩萨为苦报法。何等四法。一者轻慢教法。二者执着我人。三者心无信解。四者于不净境具足印持。如是四法。为菩萨苦报法。复说颂曰。

若有受持微妙法  堪受世间诸供养

于彼轻慢无大智  当受无边众恶苦

于佛本师及父母  常怀人我不恭敬

如是大福心不求  当得不净无知处

 三宝最上良福田  而无信解行归敬

纯以虚诳昧世间  如是当获罪恶苦

女人即是恶趣门  流浪生死无穷尽

无智愚痴作彼业  永沈地狱及畜趣

若人尊重向诸佛  能灭众苦得无畏

复闭一切恶趣门  开引众生得佛道

佛说护国尊者所问大乘经卷第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