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 No. 0352 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

宋 施护译

5卷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 菩萨一万六千。及一生获得无上正等正觉。种种佛刹皆来集会。

尔时尊者大迦叶波。在大众中安详而坐。

尔时 世尊。告迦叶言。有四种法。破坏菩萨智慧。迦叶白言。四种法者。其义云何。四种法者。一者于佛教法而生轻慢。二者于法师处憎嫉法师。三者隐藏正法令不见闻。四者他欲乐法数数障碍。嗔恚断善覆盖不说。诳赚他人唯自求利。迦叶。如是四种。是名坏灭菩萨智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人慢佛法  憎嫉法师处

乐法作隐藏  求法而障碍

嗔怒断善根  覆法不为说

爱乐诳赚他  恒行自求利

我说此四法  断灭菩萨慧

四法如是故  汝等应当知

佛告迦叶波。有四最上法观。增长菩萨大智。迦叶白言。是义云何。此四法者。一者于佛教法深生尊重。二者于法师处勿生轻慢。三者如闻得法为他解说。起正直心不求一切利养。四者称赞多闻增长智慧。一向正心如闻受持。行真实行而不妄语。迦叶。此四种法。增长菩萨大智慧故。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尊重于佛法  及彼法师处

如闻为他说  不求于利养

亦不要称扬  一向而求闻

多闻生智慧  如闻受持法

持已依法行  称法真实故

是彼法师行  口意无虚妄

四法可为师  得佛大智慧

佛告大迦叶。有四法具足。迷障菩萨菩提心。迦叶白言。云何四法迷障菩提心。此四法者。一者所有阿阇梨师及诸善友。行德尊重反生毁谤。二者他善增盛于彼破灭。三者若诸 众生 大乘行。而不称赞妄言谤毁。四者弃背正心邪妄分别。如是迦叶。此四种法迷障菩萨菩提心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阇梨师善友  行德俱尊重

不行恭敬心  反生于轻毁

他善增炽盛  破坏灭除他

菩提大行人  谤毁行轻慢

弃背正真心  邪妄而分别

如斯四恶行  迷障佛菩提

是故此四法  远离无上觉

无此四过者  最上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直至菩提而坐道场而无障碍。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不为身命而行邪见妄言绮语。二者去除一切众生虚妄分别。三者为其佛使发起一切菩提种相。如实名称流遍四方。四者所有一切众生教化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说今得。迦叶。如是四法具足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中间无迷。直至菩提坐道场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不为自身命  邪说及妄语

心恒愍众生  除妄及懈怠

能作 如来使  及为众生师

显发行菩提  名闻遍四方

教化诸众生  令成无上觉

安住此法中  菩提心不退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令灭尽永不增长。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世间所有深着我见。二者观察种族住着利养行咒力事。三者嗔恨菩萨偏赞佛教不普称赞。四者未闻难见经法闻之疑谤。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悉灭尽永不增长。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由此着我见  皆令善法尽

观察于种族  咒术求利养

毁于菩萨教  而不普称赞

未闻甚深经  闻之生疑谤

具行此四法  不久善法尽

是故诸菩萨  行此四法者

远离佛菩提  譬如天与地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善法不灭得法增胜。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愿闻其善不愿闻恶。求行六波罗蜜及菩萨藏。二者除去我见心行平等。令一切众生得法利欢喜。三者远离邪命得圣族欢喜。不说他人实不实罪。亦不见他过犯。四者若此深法自智不见。而不谤毁彼佛如来。如是而见如是而知。我不能知佛智无边种种无碍。如来为诸众生演说此法。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善法不尽得法增胜。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常愿闻其善  非愿闻诸恶

恒行六波罗  而求菩萨藏

断除于我见  而行平等心

普令诸众生  得彼法利喜

活住清净命  复值圣种族

他罪实不实  终不而言说

设睹诸过犯  如同不见闻

此法甚深奥  少智不能知

唯佛自明了  而不生疑谤

佛智广无边  如来为众说

行此四法者  胜智法无尽

安住此法中  菩提不难得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疑惑佛法心不爱乐。二者我见贡高嗔恚有情。三者他得利养贪爱憎嫉。四者于佛菩萨不生信敬。亦不称赞而复毁谤。迦叶如是四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疑惑诸佛法  作意不爱乐

贡高我见增  嗔恚众生故

他所得利养  贪爱起憎嫉

于佛菩萨众  心不生信受

此四不正心  远离菩萨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得阿钵罗谛。得已发露终不覆藏远离过失。二者彼须真实所言诚谛。宁可尽于王位破坏富贵。散灭财利舍于身命。终不妄语所言真实。亦不令他言说虚妄。三者不发恶言毁谤蔑无一切众生。乃至善与不善斗诤相打禁系枷锁。如是之过亦不言说。恐自成罪得业果报。四者依彼信行深信一切诸佛法教心意清净。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获阿钵罗  恐成于过罪

不敢自覆藏  洗心而发露

用意要真实  所言须诚谛

宁尽国王位  舍命破资财

不发妄语言  弃背真实行

亦不教他人  令作虚妄事

又不行毁谤  蔑无一切众

善与不善者  乃至斗诤等

终不说视他  恐招自业果

心住清净行  信乐佛菩提

此四佛宣扬  众生宜亲近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闻最上胜法心不乐行。二者于法非法虽知净染。净法不行而行非法。三者不亲近阿阇梨及师法等。信受妄语不知食处。四者见诸菩萨具其胜德。都无恭敬我见轻慢。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彼最上法  心意不乐行

净法而不修  非法生爱乐

弃背阿阇梨  不敬于师法

受食处不知  信行于妄语

菩萨有胜德  不生于尊重

下劣我见增  刚强心轻慢

此四佛自宣  我常亦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闻善乐行闻恶乐止。知法真实弃背邪伪受行正道。二者远离毁谤纯善相应。美言流布众所爱敬。三者亲近师教知彼食处。调伏诸根戒定不间。四者自得菩提不舍众生。行实慈愍令彼爱乐广大真德。迦叶。如是四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善乐欲行  闻恶心欲止

业背邪伪因  受行八正道

毁谤恒远离  善业得相应

流布善言音  令众生爱重

亲近于师教  知彼食来处

制伏取境根  安住于戒定

虽得佛菩提  不舍有情界

行彼真实慈  令求无上德

此四佛所宣  速得善逝果

佛告迦叶波。菩萨有四种违犯。迦叶白言。云何四种。一者众生信根未熟而往化他。菩萨违犯。二者下劣邪见众生广说佛法。菩萨违犯。三者为 小乘众生说大乘法。菩萨违犯。四者轻慢正行持戒众生。摄受犯戒邪行众生。迦叶。如是四种。菩萨违犯。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众生信未熟  而往化于彼

下劣邪有情  为彼广说法

于彼 声闻处  分别大乘法

轻慢正行人  摄受破戒者

知此四违犯  菩萨须远离

依此四法行  菩提不成就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成菩萨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一切众生心行平等。二者于一切众生用佛智教化。三者于一切众生演说妙法。四者于一切众生行正方便。迦叶。如是四法。成菩萨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群生类  恒行平等心

教导诸有情  令入如来智

常演微妙法  救度一切人

安住真实中  是名正方便

此四平等法  佛自恒宣说

依教彼恒行  成就菩萨道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怨而不可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乐修小乘自利之行。二者行辟支佛乘浅近理法。三者随顺世间咒术伎艺。四者用世智聪辩。集彼世间虚妄无利之法。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冤不可同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行声闻乘  出家自利行

及彼辟支迦  证悟浅理行

耽着世间艺  伎术禁咒等

复用世智辩  虚集无利法

诳赚于众生  不到真实际

此四菩萨行  善根皆灭尽

冤家不同行  佛言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善友。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求菩提道者。为菩萨善友。二者作大法师。为菩萨善友。三者以闻思修慧。出生一切善根者。为菩萨善友。四者于佛世尊求一切佛法者。为菩萨善友。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善友。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求成菩提者  佛子亲善友

作大说法师  显发闻思慧

教化诸众生  出生五善根

恒为善逝子  当获正觉道

佛说此四法  不迷于正行

令得大菩提  是名真善友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影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为利养不为法。二者为要称赞不为戒德。三者自利求安不利苦恼众生。四者于实德能不生分别乐欲。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影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求于利养  不为听受法

爱乐人赞扬  弃舍于德业

一向求自安  不愍众生苦

于彼实德能  无乐无分别

如是四种法  佛说为影像

汝诸菩萨众  各各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实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入 空解脱门。信业报无性。二者入无我无愿门。虽得 涅槃。恒起大悲乐度众生。三者于大 轮回巧施方便。四者于诸有情虽行给施不求果报。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实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入彼空解脱  信观业无性

无我无愿门  安住慈愍行

虽证涅槃空  乐度众生故

于彼轮回中  巧设诸方便

广济于群生  不希于福报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大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诸佛所恭敬供养。二者恒行六度大波罗蜜多。三者尊重法师心不退动。四者乐居林野心无杂乱。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大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诸佛所  供养一切佛

大乘六度中  所行波罗蜜

尊重说法师  承事心无退

常居林野中  清净无杂乱

此四善逝说  佛子大法藏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远离菩萨 魔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诸行不离菩提心。二者于一切众生心无恼害。三者于一切法明了通达。四者于一切众生不生轻慢。迦叶。如是四法。远离菩萨魔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众善行  不离菩提心

于彼诸群生  恒时无恼害

诸法善通达  于生绝轻慢

此四善逝说  远离诸魔道

是人依此行  得彼真空际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集菩萨一切善根。迦叶白言。四法云何。一者乐住林间寂静宴默。二者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摄诸众生。三者乐求妙法弃舍身命。四者闻义不足集诸善根勤行精进。迦叶。如是四法。能集菩萨一切善根。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乐住闲寂处  宴默离喧烦

四摄御众生  令登于觉路

勤求于妙法  弃舍于身命

精进集善根  闻法心无足

佛说此四行  出生无边善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量福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恒行法施心无吝惜。二者起大悲心救护破戒众生。三者化诸有情发菩提心。四者于下劣恶人忍辱救护。迦叶。如是四法。出生菩萨无量福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说诸妙法  清净心无吝

毁禁诸有情  救护垂慈愍

令彼众生类  发于净觉心

种种劣恶人  救护行忍辱

菩萨及诸佛  同行此四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戒行具足无犯。二者受持妙法身心无倦。三者随其意解传施法灯。四者礼敬投诚称扬佛德。迦叶如是四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坚持具足戒  意地无缺犯

妙法恒受持  昼夜心无倦

所解诸佛教  随意施法灯

称赞一切佛  投诚恭敬礼

智者行此四  能断无明地

一切诸佛心  依此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碍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法施。二者受持妙法。三者不害他人。四者亦不轻慢。迦叶如是四法。生菩萨无碍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妙法施  令彼得受持

不嫉众生学  尊重于持戒

四法除宿罪  获成最上觉

依此得菩提  出生无碍智

复别十二行  智者得菩提

成就甘露味  所有诸众生

而具深法眼  解说读诵持

佛说于彼人  获福无有量

所有恒河沙  俱胝佛刹土

满中盛七宝  供养一切佛

彼福亦无量  若人念此法

四句伽他经  福德胜于彼

复次迦叶波  若持此四句

未名菩萨者  得名为菩萨

说此四法中  具足十善行

依法平等心  是故名菩萨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