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集要颂经卷第二

尊者法救集

西天中印度惹烂驮啰国密林寺三藏明教大师赐紫沙门臣天息灾奉 诏译

法集要颂经正道品第十二

正道 四圣谛  智慧所观察

破坏爱 轮回  如风吹尘散

能见圣谛者  寂静应观察

灭除烦恼见  如雨洒微尘

八正最上道  四谛为法迹

是道名无为  智灯照愚暗

道为八真妙  圣谛四句上

无欲法之最  明眼善观察

智为出世长  快乐证无为

知受正教者  永尽生老死

一切行无常  如慧所观察

若能觉此苦  行道净其迹

一切诸行苦  如慧之所见

若能觉此苦  行道净其迹

一切诸行空  如慧之所见

若能觉此苦  行道净其迹

一切法无我  如慧之所见

若能觉此苦  行道净其迹

吾已说道迹  爱箭而为射

宜以自勖励  谛受 如来

吾已说道迹  拔爱坚固刺

宜以自勖励  谛受如来言

此道无别法  见谛之所净

趣向灭众苦  能坏魔罗军

此道无有余  见谛能证果

趣向灭众苦  能破魔罗军

是道更无过  一趣如渊流

如能仁入定  在众频演道

一入见生死  得道为佑助

此道度当度  截流至彼岸

究竟道清净  已尽生死源

辩才无边界  明见宣说道

可趣服甘露  前未闻法轮

转为哀众生  礼拜奉事者

化之度三有  三念可念善

三念当离恶  从念而有行

灭之为正断  三观为转念

逮获无上道  得三除三窟

无量修念待  能除三有垢

摄定用缚意  智慧禅定力

已定摄外乱  世间生灭法

一一彼无边  觉道获解脱

快乐无穷尽  积善得善行

赞叹得名誉  逮贤圣八品

修道甘露果

法集要颂经利养品第十三

芭蕉以实死  竹芦实亦然

駏驉坐妊终  人为贪利丧

如是贪无利  当知从痴生

愚为此害贤  首落分于地

贪利不善性  苾刍勿羡之

住处多爱恋  希望他供养

在家及出家  族姓诸愚迷

贪利兴嫉心  我为降伏彼

愚为愚计想  欲慢日夜增

异哉得利养  圆寂趣不同

能论知足者  苾刍真佛子

不贪著名誉  喜悦是智人

不爱着一切  不谄于他人

不依他活命  当自守法行

自利尚无贪  岂贵他名誉

百味如膏车  支形得行道

苾刍贪利养  不得三摩地

知足常寂静  止观可成就

苾刍远利誉  常足不贪求

但三衣饮食  真活命快乐

苾刍不舍利  如毒蛇同室

坐卧睡寐畏  皆由贪活命

苾刍不舍利  下劣中劣喜

一法应观察  少智难得脱

谨慎常依戒  无贪智者赞

净行正根力  应当自思惟

具足得三明  解脱获无漏

寡智鲜识人  无所忆念知

其于诸饮食  依于他人得

而有恶法生  由利养憎嫉

自利多结怨  徒服三法衣

但望美饮食  不奉诸佛教

当知是过失  利养为大怖

少智不审虑  苾刍应释心

苾刍说出家  三业应调伏

不邪命自活  心善常思惟

微细病难忍  利养最难离

供养心不动  天龙致礼拜

法集要颂经怨家品第十四

不怨而兴怨  不谤而造业

愚迷受轮回  今世及后世

先自作漏业  然后害他人

彼此相兴害  如鸟堕罗网

破他还自破  冤家遇冤家

毁他还自毁  嗔他还自嗔

斯何沙门行  不知正法本

寿既获短促  舍冤复结冤

众相共毁谤  各发恚怒声

欢心平等忍  此忍最无比

断骨而命终  牛马死财失

国界则丧乱  聚集还复得

汝等不兴恶  此法得离怨

他怨能忍受  说之名为智

若知此说胜  愚迷求快乐

现在无怨意  未来亦无恨

不可怨以怨  终已得快乐

行忍怨自息  此名如来法

若人致毁骂  彼胜我不胜

快乐从意者  怨终得休息

若人亲善友  共游于世间

不积有冤余  专念同其意

设不得善友  独游无伴侣

应观诸国土  独善不造恶

学无同伴侣  又不得亲友

宁独守善行  不与愚人偕

乐戒学法行  奚用伴侣为

如龙好深渊  如象乐旷野

法集要颂经忆念品第十五

入息出息念  具满谛思惟

常依次第行  按如佛所说

是则照世间  如云开月现

起止觉思惟  坐卧不废忘

苾刍立是念  现利未来胜

始得终最胜  逝不睹生死

若见身所住  六触以为最

苾刍常一心  便自知圆寂

以有是诸念  自身恒逮行

若其不如是  终不得意行

是随本行者  如是度爱劳

若能寤意念  一心定欢喜

若能寤意念  解脱一心乐

应时等法行  得度生死地

苾刍寤意念  当令念相应

生死烦恼断  获得圆寂果

常当听妙法  自觉寤其意

能觉之为贤  终始无怖畏

以觉意得应  昼夜慕习学

解脱甘露要  决定得无漏

若人得善利  而来自归佛

是故当昼夜  一心常念佛

若人得善利  而来自归法

是故当昼夜  一心常念法

若人得善利  而来自归僧

是故当昼夜  一心常念僧

善知自觉者  是瞿昙声闻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佛

善知自觉者  是瞿昙声闻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法

善知自觉者  是瞿昙声闻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僧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戒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施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天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恒念身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静虑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不杀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不盗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常念空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无相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无愿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出世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意乐

善知自觉者  是能仁弟子

应当于昼夜  一心念圆寂

法集要颂经清净品第十六

当念自觉悟  作时勿虚妄

行要修亦安  所造时真实

人当求方便  自致获财宝

彼自观亦然  意愿即果之

坐卧求方便  发起于精进

如工炼真金  除其尘垢冥

不为闇所蔽  永离老死患

不羞而反羞  反羞而不羞

不畏而现畏  畏现而不畏

生为人邪见  死定入地狱

人先为放逸  后止而不犯

是光照世间  如月现云消

人先为放逸  后止而不犯

以善而灭之  是光照世间

若人为罪恶  修善而能除

世间由乐着  而空念其义

少年而出家  求佛深妙法

是光照世间  如月晃云散

现世不施害  死而无忧戚

彼见道无畏  离苦获安隐

现世不施害  死而无忧戚

彼见道无畏  眷属中最胜

除断浊黑业  惟修白净行

度爱得清净  弃舍秽恶行

持戒常清净  清净晡沙他

三业恒清净  清净名出家

爱欲意为田  淫怒痴为种

故施度世者  得福无有量

犹如秽恶田  嗔恚滋蔓生

是故当离恚  施报无有量

犹如秽恶田  愚痴滋蔓生

是故当离愚  获报无有量

犹如秽恶田  憍慢滋蔓生

是故当离慢  获报无有量

犹如秽恶田  悭吝滋蔓生

是故当离悭  获报无有量

犹如秽恶田  爱乐滋蔓生

是故当离爱  获报无有量

六识王为主  爱染为眷属

无染则离爱  染着是愚痴

骨干以为城  肉血而涂饰

门根尽开张  结贼得纵逸

有缘则增苦  观彼二因缘

灭之由贤众  不从外愚除

法集要颂经水喻品第十七

净心常忆念  无所有贪爱

已度愚痴渊  如鹅守枯池

彼心既弃舍  翱翔升虚空

修行出世间  能破魔罗众

少不修梵行  至老不积财

愚痴乐睡眠  由己不修善

少不修梵行  至老不积财

鸳鸯守空池  守故有何益

莫轻小恶罪  以为无殃报

水滴虽极微  渐盈于大器

恶业渐渐增  纤毫成广大

莫轻小善业  以为无福报

水滴虽极微  渐盈于大器

善业渐渐增  纤毫成广大

犹如人渡河  縳筏而牢固

彼谓度不度  聪睿乃谓度

佛世尊已度  梵志度当度

苾刍入渊池  声闻缚牢固

是泉而何用  水恒而停满

拔爱根本除  复欲何所望

水工调舟船  弓师能调角

巧匠乐调木  智者能调身

犹如深净泉  表里甚清彻

闻法得清净  智者生欢喜

犹如深净泉  表里甚清彻

智者闻妙法  欢喜无穷尽

忍心如大地  不动如虚空

闻法喻金刚  获味免轮回

法集要颂经华喻品第十八

何人能择地  舍地狱取天

惟说善法句  如采善妙华

学人能择地  舍地狱取天

善说妙法句  能采众妙华

截林勿截树  因林生怖畏

截林而灭已  苾刍得圆寂

截林不断根  因林生怖畏

未断分毫间  令意生缠缚

截林勿断根  因林生怖畏

心缠最难离  如犊恋爱母

当自断爱恋  犹如枯莲池

息迹受正教  佛说圆寂乐

犹如可意华  色好而无香

巧言华如是  无果不获报

犹如可意华  色好而香洁

巧言善如是  必获其好报

犹如蜂采华  不坏色与香

但取味飞去  苾刍入聚然

不违他好恶  勿观作不作

但自观身行  若正若不正

如田粪秽沟  而近于大道

其中生莲华  香洁甚可悦

有生必有终  凡夫乐处边

慧人爱出离  真是佛声闻

多集众妙华  结鬘为步摇

有情积善根  后世转殊胜

如末哩妙华  末拘罗清净

贪欲嗔若除  苾刍净香洁

如人采妙华  专意不散乱

因眠遇水漂  俄被死王降

如人采妙华  专意不散乱

欲意无厌足  常为穷所困

如人采妙华  专意不散乱

未获真财宝  长为穷所困

若不见死王  慧照如净华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贪嗔痴若断  如弃毒华根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贪根若除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恚根若除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痴根若除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如人结花鬘  意乐贪无足

不尽现世毒  三根常缠缚

观身如坏器  幻法如野马

断魔华开敷  不睹死王路

是身如聚沫  知此幻化法

断魔华开敷  不睹死王路

我慢根除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悭吝根若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爱支根若断  如华水上浮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若无烦恼根  获报善因果

苾刍到彼岸  如蛇脱故皮

法集要颂经马喻品第十九

譬马调能软  随意如所行

信戒及精进  定法要具足

获法第一义  利用故无穷

一心行和忍  得免轮回苦

忍和意得定  能断诸苦恼

从是得住定  如马善调御

断恚获无漏  如马能自调

弃恶至平坦  后受生天乐

不恣在放恣  于眠多觉悟

如羸马比良  弃恶乃为贤

若人有惭愧  智慧可成就

是故易诱进  如策于良马

譬马若调平  可堪王乘骑

能调为人贤  乃受诚信语

虽为常调伏  如彼新驰马

亦如善龙象  不如自调者

彼人不能乘  人所亦不至

惟自调伏者  乃到调方所

彼人不能乘  人所亦不至

惟自调伏者  乃灭一切苦

彼人不能乘  人所亦不至

惟自调伏者  得至圆寂路

应常自调伏  亦如止奔马

能自防制者  念度苦原际

如马可王乘  彼地希有生

苾刍善调伏  解脱一切苦

惟自调伏者  善意如良马

亦如大象龙  自调最为上

如王乘智马  国中所希有

苾刍善调伏  能断于缠缚

惟自调伏者  此善最无比

亦如善象龙  意念到彼岸

自师自卫护  自归求自度

是故躬谨慎  如商贾智马

法集要颂经嗔恚品第二十

除嗔去我慢  远离诸烦恼

不染彼名色  冤家无有伴

除恚得善眠  恚尽不怀忧

恚为毒根本  苾刍为甘甜

贤圣悉能除  断彼善眠睡

人兴恚怒心  作诸不善业

后恚若得除  智火渐炽盛

无惭复无愧  复好生嗔怒

为嗔所缠缚  如闇失明灯

彼力非为力  以恚为力者

恚为凡朽法  不知善响应

有力近猛军  无力退怯弱

能忍为上将  宜当忍勿羸

举众共轻之  有力名为忍

能忍最为上  宜当怀忍羸

自我与彼人  大畏不可救

如知彼嗔恚  宜灭己中瑕

二俱行其义  我与彼亦然

如知彼嗔恚  宜忍彼中瑕

俱行于二义  我忍彼亦然

愚谓我无力  观法亦复尔

若愚胜于智  粗言及恶语

欲常得胜者  于言宜寂默

常习智者教  不与愚人集

能忍秽陋言  故说忍中上

恚者不发言  处众若屏处

人恚以炽然  终己不自觉

谛说不嗔恚  乞者念以施

三分有定处  自然处天宫

息意何有恚  自捡寿中明

等智定解脱  知已无有恚

若为恶意者  怒有怒果报

怒不报其怒  胜其彼斗负

忍辱胜于怨  善胜不善者

胜者能施善  真诚胜欺善

无恚亦不害  恒念真实行

愚者自生恚  结冤常存在

恚能自制断  如止奔走车

是为善调御  去冥入光明

沙门及正道  利养怨忆念

清净水兼华  马恚为第十

法集要颂经如来品第二十一

自获正觉最无等  一染世间一切法

具一切智力无畏  自然无师亦无证

自获正觉最无等  不染一切世间法

具一切智力无畏  自然无师无保证

善逝独证无等伦  应现世间成正道

如来诸天世中尊  一切神通智圆满

我为佛世尊  断漏无淫欲

诸天及世人  一切从吾心

我既无师保  亦独无伴侣

积诸行得佛  自然通圣道

己胜不受恶  一切世间胜

睿智廓无边  诱蒙吾为胜

今往波罗奈  欲击甘露鼓

当转于法轮  未曾有转者

智人不处愚  观世而随化

说于无垢迹  永息无有上

勇猛师子吼  正法名如来

法说及义说  觉者永安宁

勇健立静虑  出家日夜灭

诸天常卫护  为佛所称记

于彼 天人中  叹说正等觉

速修而自觉  最后离胎身

说诸过去佛  及以当来者

现在正等觉  多除群生忧

尽皆尊重法  已敬今敬者

若当生恭敬  是谓佛法要

若欲自求要  正身最第一

信敬于正法  忆念佛教戒

诸有不信佛  如此群盲类

当堕于恶道  如商遇罗刹

船师能度水  精进为桥梁

人以种姓系  度者为勇健

如来无等伦  爱尽无所积

解脱心无漏  恩慧天世人

思惟二观行  善观二闲静

除冥超神仙  善获得自在

譬人立山顶  遍见村落人

审观法如是  如登楼观园

若人恒观察  烦恼永不生

降甘露法雨  连注无穷尽

法集要颂经多闻品第二十二

多闻善能行  修善无烦恼

所行业障消  沙门获妙果

愚迷不觉知  好行不死法

善解知法者  病如芭焦树

犹如盖屋密  闇冥无所见

虽有众妙色  有目不见明

犹如有一人  智达广博学

不闻则不知  善法及恶法

譬如执明烛  悉见诸色相

闻已尽能知  善恶之所趣

虽称为多闻  禁戒不具足

为法律所弹  所闻便有阙

行人虽少闻  禁戒悉具足

于法律所称  于闻便有阙

虽少多有闻  持戒不完具

二俱被呵责  所愿而皆失

多闻能持固  奉法为垣墙

精进难毁誉  从是三学成

多闻能奉法  智慧常定意

如彼阎浮金  孰能说有瑕

智博为多闻  持戒悉完具

二俱得称誉  所闻而尽获

多闻如宝镜  照法尽无余

自照兼照他  二俱生喜悦

多闻如璎珞  自身先严饰

有情生喜悦  爱乐无穷尽

诸有称己色  有叹说名德

斯皆诸贪欲  然自不觉知

闻为知法律  解疑亦见正

从闻舍非法  行到不死处

内无人自知  外无人所见

内不见其果  便随声而住

内既而知之  外无人所见

二果俱已成  便随声而住

内有而所知  外有而所见

彼有其明智  不随声而住

耳识多所闻  眼识多所见

闻见不牢固  事由义析理

智牢善说快  闻知定意快

彼不用智定  速行放逸者

贤圣乐于法  所行应于口

以忍思惟空  闻意则牢固

法集要颂经己身品第二十三

常习善语言  沙门思坐起

一坐而所乐  欲求于息心

一坐而一卧  独步而无伴

当自降伏心  自乐居山林

千千而为敌  一夫能胜之

莫若自伏心  便为战中胜

自胜而为上  如彼众生心

自降为大士  众行则具足

非天彦达嚩  非魔及梵天

弃胜最为上  如智慧苾刍

先自而正己  然后正他人

若自而正者  乃谓之上士

先自而正己  然后正他人

若自而正者  不侵名真智

当自而修克  随其教训之

己不被教训  焉能教训他

念自而修克  使彼而信解

我己意专心  智者所习学

为己或为彼  多有不成就

其有学此者  自正兼训彼

身全得存道  尔时岂容彼

己以被降伏  智者演其义

自己心为师  不随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获真智人法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得誉获利乐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获智为天人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久受生天乐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亲族中最胜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烦恼中无忧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断除一切缚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能破诸恶趣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长作真智师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解脱一切苦

自己心为师  不依他为师

自己为师者  速证圆寂果

法集要颂经卷第二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