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曜经卷第二十八

姚秦凉州沙门竺 佛念译

心意品第三十二

轻难护持  为欲所居  降心为善

以降便安

轻难护持者。所以 如来 世尊出现于世。正欲降伏人心去秽恶行。如彼修行之人。恒自思惟兴心设论。所谓心者招致众祸使人入地狱饿鬼畜生之道。是故说曰轻难护持也。为欲所居者。彼修行人观病所兴皆有因缘。究欲之原斯在心意。犹若盗贼依险。劫盗设无险者无由生患。欲亦如是心为窠窟。展转流驰以成灾患。是故说曰为欲所居也。降心为善以降便安者。人能降心不记彼寿。所至到处为人所敬。寿终之后漏尽意解得灭尽泥洹。是故说曰降心为善以降便安也。

如鱼在旱地  以离于深渊

心识极惶懅   魔众而奔驰

如鱼在旱地以离于深渊者。犹如彼鱼以失于渊宛转于地。心意烦恼不得自在。是故说曰如鱼在旱地以离于深渊也。心识极惶懅魔众而奔驰者。犹彼岸上鱼跳踉不得自在。心亦如是驰趣诸结使不能自止。便为众邪所得便是故说曰心识极惶懅魔众而奔驰。

心走非一处  犹如日光明

智者所能制  如钩止恶象

心走非一处犹如日光明者。如彼日光初出之时。悉照四方靡不通达。心亦如是奔趣色声香味细滑之法。不能自制使不流驰。如彼恶象凶暴难御。以得钢钩然后乃制。是故说曰。心走非一处犹如日光明。智者所能制。如钩止恶象也。

我今论此心  无牢不可见

我今欲训诲  慎莫生瑕隙

我今论此心无牢不可见者。彼修行之人专其一意系心在前。以若干方便诲责其心。由汝心本无数劫中。经历 生死舍身受身不可称记。或在三涂八难之处。或在天上人中往来。我今为人遭佛圣法。宜可舍本染着之想。以无数方便诲责心已。复更告心汝今轻脆不可恃怙。于此见身当尽爱结。是故说曰我今论此心无牢不可见我今欲训诲慎莫生瑕隙也。

汝心莫游行  恣意而游逸

我今还摄汝  如御暴逸象

汝心莫游行恣意而放逸者心之为物犹豫不定。着色声香味细滑法。犹如猿猴贪着果蓏。舍一取一意不专定。心亦如是横生万端。造作众患不能舍离。是故说曰汝心莫游行恣意而放逸也。我今还摄汝如御暴逸象者。我当以不净观摄此心意使不流驰。如御暴象不使放逸。是故说曰我今还摄汝如御放逸象。

生死无有量  往来无端绪

求于屋舍者  数数受胞胎

生死无有量往来无端绪者。人处生死经历劫数不可称记。或在地狱畜生饿鬼。其中受苦甚难可计。是故说曰生死无有量往来无端绪也。求于屋舍者数数受胞胎者。不灭行迹往来不息。系于肥白贪着形色数数受胎。是故说曰求于屋舍者数数受胞胎也。

以观此屋  更不造舍  梁栈已坏

台阁摧折

以观此屋者。危脆不牢要当坏败为磨灭法。正使安明巨海尽当融烂。更不造舍者。所以然者。以知根原病之所由。更不受形造五阴室。是故说曰以观此屋更不造舍也。梁栈已坏台阁摧折者。所以论此者。乃论结使之原本。身坏四大散。万物不久合。此乃论成道之人。舍形神逝澹然虚 空。肢节形体各归其本。地还归地水还归水。火还归火风还归风。神逝无为不复惧畏更来受形。是故说曰梁栈已坏台阁摧折也。

心已离行  中间已灭  心为轻躁

难持难护

心已离行者。所谓行者众结之首。所以群萌沉湮生死者。皆由造行致斯灾变。圣人降世精勤自修。断诸行本使不复生。是故说曰心已离行也。中间已灭者。三世之法永尽无余。是故说曰中间已灭也。心为轻躁者。如佛契经所说。我今说心之本轻躁速疾。一日一夜有九百九十九亿念。念念异想造行不同。是故说曰心为轻躁也。难持难护者。发心之顷造善恶行。念善之心寻响即至间无滞碍。念恶之心如响应声。欲令守护者未之有也。犹若恶兽之类。虎狼蛇蚖蝮蝎之属。欲使将护其意。使不行恶者亦未前闻。是故说曰难持难护。

智者能自正  犹匠搦箭直

有恚则知恚  有恚知有恚

智者能自正犹匠搦箭直者。夫人习行先正其形。恒知苦空非身无我之法。六思念行以自诫身使不邪曲。犹若巧匠善能治箭端直无节。堪任御敌亦无所难。是故说曰智者能自正犹匠搦箭直也。有恚则知恚有恚知有恚者。怨怨自兹为怨。息怨者自古未有。要当息怨灭怨然后乃知无怨。是故说曰有恚则知恚有恚知有恚也。

是意自造  非父母为  除邪就定

为福勿回

意造众行为身招患。为恶斯恶斯由心造。亦非父母兄弟宗族仆从奴婢之所为也。明审此者乃知从邪生此尘劳。复不守护使心不乱。是故说曰是意自造。非父母为除邪就定为福勿回也。

盖屋不密  天雨则漏  人不惟行

漏淫怒痴

犹若世人造作宫殿屋舍亦不至密。天雨之日无处不漏。人不正其行。便漏色声香味细滑法。亦不思惟不净之观。漏出三毒暴溢之水。是故说曰盖屋不密天雨则漏人不惟行漏淫怒痴也。尽应为偈略说其要。愚痴亦尔嗔恚亦尔悭嫉亦尔。憍慢亦尔爱结亦尔。

盖屋不密  天雨则漏  人自惟行

无淫怒痴

犹如至密之人。造作宫殿屋舍致密天雨不漏。人自惟行去淫怒痴不漏诸患尽。应为偈略说其要。愚痴亦尔嗔恚亦尔悭嫉亦尔。憍慢亦尔爱结亦尔。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恶

即言即行  罪苦自追  车轹于辙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自今以后先说劝食偈。然后乃食。舍卫城里有二乞儿。至众 僧中乞食。正值圣众未说劝食之偈。其中有一乞儿。嫉妒心盛便发恶心。设我后得自在为国王者。当以车轮轹断尔许道人头。说偈之后。乞儿乞食得赀无央数。出在路侧饱满睡眠。数百群车路由其中。轹断其头。死入地狱受苦无量。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即言即行  福庆自随  如影随形

彼第二乞儿内心自念。设我后得富贵为王者。尽当供养尔许圣众使不渴乏。时彼乞儿乞充本意。寻出卧在树下睡眠。神识澹静无有乱想。尔时彼国丧失国主。更无复嗣继王者种。群臣百僚云集共论。今国无主复无继嗣。将恐人民散在。不久亡国破家。由是而兴君等。各各欲何方谋令国全在民无异趣。中有智臣明达第一。告诸人民我等失主且无继嗣。宜可遣使巡行国界。若有威相福禄足者。使绍王位。即遣按行见一树下有人眠睡。日光以转树影不移。荫覆人身如盖在上。使者见之即往观视。人中奇异何复是过。此人正应绍继王位。即唤使觉扶舆辇载。前后围绕将诣王宫。人称万岁国界清泰。尔时世尊观此二义已。即说斯偈。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恶

即言即行  罪苦自追  车轹于辙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即言即行  福庆自随  如影随形

念无适止  不绝无边  福能遏恶

觉者为贤

念无适止不绝无边者。夫修行人纵意游逸不能专一。正使闻法不贯心怀。所谓不绝无边者。戒盗身邪也。是故说曰念无适止不绝无边也。福能遏恶觉者为贤者。夫积善之人。永去淫怒痴憍慢之心。如斯之人履道则易。从是福庆渐至道场。是故说曰福能遏恶觉者为贤也。

不以不净意  亦及嗔怒人

欲得知法者  三耶三佛说

诸有除贡高  心意极清净

能舍伤害怀  乃得闻正法

诸佛世尊。恒以天眼观三世事知将来世。愚惑 众生自憍蔑人不事 三宝。吾身去世遗法存在。族姓子汝传吾经诫演布后人。众生闻者靡不蒙济。有一比丘波罗梨大国鸡头园中。为数千万众前后围绕。升于高座敷演法教。其闻法者。靡不蒙济。随行所趣各充其愿。外国旧典内法之宜。入寺听法及礼佛者皆当脱帽。时有国王头素少发加复有疮。又且脚着履屣。自恃豪尊以[叠*毛]裹头入内听经。王曰比丘与我说法。比丘告曰如来有教。其有众生脚着履屣者不与说法。王闻怀恚即脱履屣。语比丘曰卿速说法称悦我情。违我本意者当枭汝首。比丘告王又复如来禁戒所忌。不得与覆头者说法。王闻斯语倍复嗔恚奋赫天威。语比丘曰卿欲辱我今故前却。我今正尔露头听卿说法。若不解吾疑结者。当取汝身分为三分。尔时比丘。寻向彼王而说斯偈。

不以不净意  亦及嗔怒人

欲得知法者  三耶三佛说

诸有余贡高  心意极清净

能舍伤害怀  乃得闻正法

王闻斯偈惭颜愧形。即起于坐五体投地自归忏悔。求灭身口意过。长跪叉手白比丘言。不审此偈为是如来神口所说。为是尊人知我心意然后说乎。比丘告王。此偈乃是如来神口所说。此来久矣。非适今也。王自思惟。善哉大圣三达之智靡所不通。乃知将来有我之徒有恚害心。今重自悔更不造新。尔时比丘渐与说甚深之法。即于坐上诸尘垢尽得法眼净。见法得法无所畏难。

心无住息  亦不知法  迷于世事

无有正智

心无住息亦不知法者。心如驰流难可制还。水出泉源昼夜下流。欲使还入泉源者斯难获也。如此之人不知正法。亦复不知可就知就可舍知舍。譬如有人聋听五音。盲执于烛。是故说曰。心无住息亦不知法也。迷于世事无有正智者。如彼行人贪乐于世。信邪倒见。或事诸神水火日月。祭祀先祖父母兄弟。意中望得正法功德。如人空中欲安宫宅者。甚为难也。如经文说。杀生祀生交受害也。是故说曰迷于世事无有正智也。

三十六駃流  并及心意漏

敷数有邪见  依于欲想结

三十六駃流者。三十六邪。身邪有三。 三界各有一。边见有三。欲界一色界一无色界一。邪见有十二。欲界四色界四无色界四。见盗有十二。欲界四色界四无色界四。戒盗有六。欲界二色界二无色界二。取而合者合三十六。使世人迷惑不睹正见。是以智人防虑未然。是故说曰三十六驶流并及心意漏三十六邪由心而生。流溢万端遂成邪见。是故说曰并及心意漏也。数数漏邪见依于欲想结者。此邪见者乃论计常见断灭见。此二邪见不与相应。计常见不与断灭见相应。断灭见不与计常见相应。二人所见各各不同。缘是邪见牵致地狱饿鬼畜生。复起三想。贪恚想无明想。是故说曰数数漏邪见依于欲想结也。

舍意放其根  人随意回转

为少灭名称  如鸟舍空林

舍意放其根人随意回转者。世多有人好喜五音。若眼见色起于眼识遂成眼根。若耳闻声起于耳识遂成耳根。若鼻嗅香起于鼻识遂或鼻根。若口知味起于口识遂成口根。若身知细滑起于身识遂成身根。若意知法起于意法遂成意根。是故说曰舍意放其根人随意回转也。为少灭名称如鸟舍空林者。人之为过不顾后虑。积日为善失在斯须。为诸檀越施主所见讥论。我等本呼戒具清净。何图今日乃见瑕隙。皆共薄贱不复兴敬。犹如群鸟恒宿茂林贪五果香华气味。华果适尽各舍而逝。犯戒之人其喻如此。福尽罪至自当除散。是故说曰为少灭名称如鸟舍空林。

在静自修学  慎勿逐欲迹

莫吞热铁丸  [口*睾]哭受其报

在静自修学慎勿逐欲迹者。常当端执意心之行。不为欲意所见钩连。欲者令人迷惑不别尊卑。是故说曰在静自修学慎勿逐欲迹也。莫吞热铁丸[口*睾]哭受其报者。如火所烧痛彻骨髓。死入地狱酸楚万端。抱热铜柱吞热铁丸。[口*睾]哭受报靡知所诉。是故说曰莫吞热铁丸[口*睾]哭受其报也。

应起而不起  恃力不精勤

自陷人形卑  懈怠不解慧

应起而不起者。形谓起者佛伴善知识。然不造善功德。生虽遇时无益人行。天雨七宝遍满世界。愚者意惑不收其宝。恒受人形无有远虑。虽名为人无益于时。此亦如是遭遇佛世畅演深法。愚人执惑不肯承受。是故说曰应起而不起也。恃力不精勤者。如有行人气力强壮堪任受化。然复懈怠不大精勤。是故说曰恃力不精勤也。自陷人形卑懈怠不解慧者。自陷于生死不顾后世殃。虽遭佛世遭善知识与贤圣相遇。不肯受慧分别义趣。是故说曰自陷人形卑懈怠不解慧也。

乱观及正观  皆由意所生

能觉知心观  愚心数数乱

乱观及正观皆由意所生者。所谓乱观者欲观恚观无明观。行人离此诸观习于正观。正观定意超越殊胜众定中尊。自非圣人漏尽无着得此观定。是故说曰乱观及正观皆由意所生也。能觉知心观愚心数数乱者。进学之人当习出要之观。空无想无愿观。洗除心垢舍世八事。修清净心解诸相好。一一虚寂。所说教诫殊胜难及。四谛如尔昼夜修习愚人执惑数数意乱。犹甘美浆愚谓辛苦。岂须圣人擘口与之。执意迷误难革如斯。是故说曰能觉知心观愚心数数乱也。

智者如是观  念者专为行

咄嗟意无着  唯佛能灭此

智者如是观念者专为行者。所谓智者演说微吐。或畅疑遣难豫明人情。处在大众独步无侣。数问郡党谁有疑惑。吾当以大慧之火。焚烧汝等犹豫之聚。随时观察意不错乱。学人所修以此为业。是故说曰智者如是观念者专为行也。咄嗟意无着唯佛能灭此者。彼修行人得定三昧。尽舍世俗有漏之行。亦复舍于世俗善本解脱定意。此者是谁。唯佛世尊能舍之耳。是故说曰咄嗟意无着唯佛能灭此。

观身如空瓶  安心如立城

以睿与魔战  守胜勿复失

观身如空瓶者。犹如朽故之瓶内外不牢。虽可受盛亦不久停。此四大身亦复如是。恒苦败坏不得久停如彼朽弊。亦盛于好亦盛于丑会归磨灭。就彼灰聚此危脆身亦复如是。亦受于好亦受于丑。所受善者诸善功德璎珞其身。所受恶者舍于善行染污其心。命终之后浪在丘冢。是故说曰观身如空瓶也。安心如立城者。所以立城牢固深堑者。但厌患群贼盗窃民物。心亦如是厌患诸结使所缠裹故。城则牢固贼不得便。心正不邪结不得便。是故说曰安心如立城也。以睿与魔战者。伎术以备六艺具足。则能与彼自在天子共战。是故说曰以睿与魔战也。守胜勿复失者。以胜淫怒痴无复余想。恒系意在前无他异心。是故说曰守胜勿复失。取要言之。观世亦尔。

观身如聚沫  解知焰野马

以睿与魔战  守胜勿复失

犹若聚沫生生便灭不得久停。此四大身亦复如是。聚则为人散则为气。本由父母得有四大。推其本末皆虚皆寂。推之不见其前。寻之不见其后。生生而灭生生而生。灭灭而灭灭灭而生。生不见生灭不见灭。凡夫所习颠倒不寤。是故说曰观身如聚沫解知焰野马。以睿与魔战守胜勿复失。取要言之观世亦尔。

心念七觉意  等意不差违

当舍愚惑意  乐于不起忍

尽漏无有秽  于世取灭度

心念七觉意等意不差违者。如彼修行之人。修习觉意之法。昼夜思惟不舍于怀。是故说曰心念七觉意等意不差违也。当舍愚惑意乐于不起忍者。若有众生不起慈心向一切众生。则不至道有所成就。要当舍愚惑之意。不着色想乃应道真乐舍不起法忍。无生灭意乃入道室。是故说曰心念七觉意等意不差违也。尽漏无有秽于世取灭度者。彼修行人尽有漏成无漏。心得解脱睿得解脱。于现法中而得自在。如斯之人入无为境取般泥洹。永寂永灭更不复生。是故说曰尽漏无有秽于世取灭度也。

当自护其意  若牦牛护尾

有施于一切  终不离其乐

当自护其意若牦牛护尾者。心为行道造作无端。常当摄意使不有失。犹彼牦牛昼夜护尾恐有断绝。宁丧命根失其妻息。不使尾毛坠落于地。比丘学道亦复如是。宁丧身命不犯于戒。是故说曰当自护其意若牦牛护尾也。有施于一切终不离其乐者。要当兴意愍慈一切。视怨家如赤子。阿须伦迦留罗旃陀罗摩休勒人若非人不能得其便。自然受福快乐无极。是故说曰有施于一切终不离其乐。

一龙出众龙  龙中六牙者

心心自平等  独乐于旷野

昔拘深比丘好喜斗讼未曾欢乐。不乐山野闲静之处。尔时世尊数往呵谏。不受如来言教。如来数与说法。不肯承受便舍而去。去彼不远见有一象。独在空山闲静无为。象自念言我在大众中时。为众象所挠逐群。食草则得弊恶草食。饮水得浊。今日在此不为众象所挠何乃快哉。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一龙出众龙  龙中六牙者

心心自平等  独乐于旷野

如来说此偈已便舍而去。

不以无害心  尽为一切人

慈心为众生  彼无有怨恨

不以无害心尽为一切人者。尽当除弃怨憎恨心。慈愍一切众生之类。是故说曰不以无害心尽为一切人也。慈心为众生彼无有怨恨者。视己如彼身而无有异。若闻好语丑语不经心怀。无有怨恨无复害意。向一切众生战战兢兢终不舍离。是故说曰慈心为众生彼无有怨恨也。

慈心愍一人  便获诸善本

尽当为一切  贤圣称福上

慈心愍一人者。如佛契经所说。若有人施一切众生。加以慈心施一人者。其福何者为多。比丘报曰。行慈之人愍念众生者。其福甚多是故说曰慈心愍一人便获诸善本也。尽当为一切贤圣称福上者。惠施一人其福难量。况施一切众生之类乎。其福无限无量不可称计。巨亿万倍不可以譬喻为比。是故说曰。尽当为一切贤圣称福上也。

普慈于一切  愍念众生类

修行于慈心  后受无极乐

普慈于一切愍念众生类者。人之行慈发意平等。众生之类多于地种。能普慈心愍一切众生者。后受人身受乐无厌。若生天上受福自然。视东望西玉女营从不可称计。若生人中。豪族富贵生四姓家。七宝具足无有减少。父母真正不处卑贱。是故说曰普慈于一切愍念众生类修行于慈心后受无极乐也。

若以踊跃意  欢喜不懈怠

修于诸善法  获致安隐处

若以踊跃意欢喜不懈怠者。彼修行人息淫怒痴。执意刚强不舍本愿。所获功德尽施于无上正真道等正觉。不待此福求转轮圣王粟散诸王。亦复不求帝释梵天。亦不求作魔若魔王。彼尽求作灭尽泥洹无为无作无生灭法。是故说曰。若以踊跃意欢喜不懈怠。修于诸善法获致安隐处。

息则致欢喜  身口意相应

以得等解脱  比丘息意快

一切诸结尽  无复有尘劳

息则致欢喜身口意相应者。人意以息众病都废不复造。于身口意行。若布施持戒摄意受斋。皆求无为之道正使出家修习福业。舍世辩聪习四辩才。以得八解脱法。比丘习法不离贤圣。是故说曰息则致欢喜。身口意相应也。所谓结者结缚人心。结结相缠。如蛾自裹。缠缚人心不见大明。除彼尘劳乃自照见。是故说曰一切诸结尽无复有尘劳也。

正使五乐音  不能悦人意

不如一正心  向于平等法

正使五乐音不能悦人意者。彼修行人志在禅定。分别五阴成败所趣。正使诸天作倡伎乐。欲使此人心意动转此事不然。何以故由心正见无颠倒故。是故说曰正使五乐音不能悦人意不如一正心向于平等法也。

最胜得善眠  亦不计有我

诸有心乐禅  不乐于欲意

最胜得善眠亦不计有我者。如修行人不计吾我染着荣职。宁取冷石宛转土中。不以缚着之心卧于高床帏帐之内。是故说曰最胜得善眠亦不计有我也。诸有心乐禅不乐于欲意者。入定之人心不移变。当入定时寂无音响。千车同响万雷同震不能令入定之人离于正受。所以然者由其心意得普慈故。是故说曰诸有心乐禅不乐于欲意。

最胜踊跃意  亦不见有我

诸有心乐禅  不乐于欲意

最胜踊跃意者。见无我之人。分别内外所出四大。一一解了虚而不真。是故说曰最胜踊跃意亦不见有我诸有心乐禅不乐于欲意也。

诸结永以尽  如山不可动

于染无所染  于恚不起恚

诸结永以尽如山不可动者。如彼行人诸结永尽。内外清净无有瑕秽。意犹金刚不可沮坏。亦如泰山不可移动。何以故。由其执心甚牢固也。处欲不污在祸不惧。形神俱虚无可恋着。是故说曰诸结永以尽如山不可动于染无所染于恚不起恚也。

诸有如此心  焉知苦踪迹

无害无所染  具足于戒律

于食自知足  及诸床卧具

修意求方便  是谓诸佛教

诸有如此心焉知苦踪迹者。如彼行人练精其心去诸秽着。意存断结日进不怠。尔时焉知有苦踪迹。是故说曰诸有如此心焉知苦踪迹。无害无所染具足于戒律者。亦不自害复不害人。戒律所说不失次绪。既自修德复以此德转教人民。是故说曰无害无所染具足于戒律。于食知止足及诸床卧具者。如彼行人量食而进亦不贪餮。趣支其命行道而已。所以取膏而膏车者。欲使重载有所致也。如人疮痍以膏傅之。所以傅者欲使新者不增故者除愈。是故说曰于食知止足及诸床卧具也。修意求方便是谓诸佛教者。修行之人采取要义。行中所急者增上心是。是故说曰修意求方便是谓诸佛教也。

行人观心相  分别念待意

以得入禅定  便获喜安乐

行人观心相者。如彼行人知心根源。适生即灭不使滋长。知念待之进退分别善恶。永劫以来所修行事。是故说曰行人观心相分别念待意也。以得入禅定便获喜安乐者。入定之人何以故说入定之人。定有三义禅最为首。犹如国王统领四方。正可富于世财无有道财。禅定之人当富道财无有世财。所谓道财者。三十七品禅定三昧诸善之本。乐有二义。或有净乐或有不净乐。不净乐者饮食衣被服饰之具。香华脂粉缯彩幡盖。斯谓不净乐也。有净乐者。入禅正受澹然无为无他异想。是谓有净之乐也。是故说曰以得入禅定便获喜安乐也。

护意自庄严  嫉彼而营己

遭忧不患苦  智者审谛住

护意自庄严嫉彼而营己者。彼修行者。恒护结使缚着色声香味细滑之法。不使众想杂错其间。复以三十七品七觉意花而自庄严。是故说曰护意自庄严嫉彼而营己也。遭忧不患苦智者审谛住者。彼修行人以得入无畏之处。智者神审谛而不移动。是故说曰遭忧不患苦智者审谛住也。

人不守护心  为邪见所害

兼怀调戏意  斯等就死径

人不守护心为邪见所害者。行人不守护色声香味细滑法。其有众生修习邪径。便当趣于地狱饿鬼畜生之道。不习邪见者生天上人中。处在中国不在边地八不闲处。是故说曰人不守护心为邪见所害也。兼怀调戏意。斯等就死径者。行人所以迷于道者。皆由阴盖所覆。不得窥看智慧光明。加复调戏。五盖所覆重云所翳。欲得见慧明者此则不然。命终之后必趣死径。是故说曰兼怀调戏意。斯等就死径也。

是故当护心  等修清净行

正见恒在前  分别起灭法

是故当护心等修清净行者。彼修行人恒常拥护心意。行威仪法舍于非法。可行知行可坐知坐。进止行来不失其仪。是故说曰是故当护心等修清净行也。正见恒在前分别起灭法者。人之修德深自知己。如家有财主自能别。行道之人亦复如是。涉八直之正路御四驶之秽浊。执智慧之庭燎照三毒冥室。分别起灭之所由。归之一定而无碍。于中取道有何难乎。是故说曰正见恒在前分别起灭法也。

比丘除睡眠  尽苦更不造

降心服于药  护心勿复调

比丘除睡眠尽苦更不造者。观行比丘除去睡眠阴盖之患。尽诸苦际更不造新。是故说曰比丘除睡眠尽苦更不造也。降心服于药。护心勿复调者。常当拥护心所愿必克则能及圣。修无漏行斯由降心去秽所致也。行不放逸不娆于人。复是行者深要之业。是故说曰降心服于药护心勿复调也。

众生心所误  尽受地狱苦

降心则致乐  护心勿复调

众生心所误尽受地狱苦者。迷误为心所使。种地狱根栽。经历无数亿千万劫。屠割剥裂受苦无量。是故说曰众生心所误尽受地狱苦。降心则致乐护心勿复调也。

护心勿复调  心为众妙门

护而不漏失  便在泥洹门

心正则道存。邪者有高下。众生愚惑不别真伪。是以坠堕不至于道。惑者意迷谓道在空乃不自觉。心为道本虚无寂寞。法之极尊众行究竟。永离三有不处三界。度众苦恼毕寿不生。是故说曰护心勿复调。心为众妙门。护而不漏失。便在泥洹门也。

出曜经卷第二十八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