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曜经卷第二十七

姚秦凉州沙门竺 佛念译

乐品第三十一

胜则怨灭  负则自鄙  息则快乐

无胜负心

胜则怨灭负则自鄙者。如彼怨家昼夜伺察彼人。于彼有大怨嫌。从世至世不舍罪怨。如是经历数百千身。报怨乃息负者自鄙。是故说曰胜则怨灭负者自鄙也。息则快乐无胜负心。一切结使永尽无余。更不复起想着之念。亦复无胜负之心。我胜彼不如彼胜我不如。都无彼此之心。是故说曰息则快乐无胜负心也。

若人娆乱彼  自求安乐世

遂成其怨憎  终不脱苦患

若人娆乱彼自求安乐世者。世多有人执迷惑意怨仇心深。触娆于人自望快乐宗族蒙庆。如种苦栽冀望甘果。唐丧功夫无益于时。是故说曰。若人娆乱彼自求安乐世也。遂成其怨憎终不脱苦患者。卒斗杀人犹尚可恕。怀毒阴谋乃不可亲。如斯之类必趣恶道。所以然者由其执愚不舍故也。是故说曰遂成其怨憎终不脱苦患也。

善乐于爱欲  以杖加群生

于中自求安  后世不得乐

善乐于爱欲者。一切 众生皆贪乐乐不乐苦恼。见苦则群心不愿乐。己自行杀教人杀生。己自淫泆教人淫泆。己自妄言绮语。复教人妄言绮语。己自不与取。复教他人窃盗他物。是故说曰善乐于爱欲也。以杖加群生者。所行非法滥抂百姓。意之所存以伤为本。是故说曰以杖加群生也。于中自求安后世不得乐。人作恶行皆自为己。舍身受形遭诸苦恼。经历 生死沉漂五道。所生之处罪苦自随。是故说曰于中自求安后世不得乐也。

人欲得欢乐  杖不加群生

于中自求乐  后世亦得乐

人欲得欢乐杖不加群生者。一切众生皆贪于乐不乐于苦。见彼苦者兴慈愍心。四等平均视彼如赤子。初不起怨捶打众生。处世皆求安身。设我今日触娆彼者。后世之中受对无数。是故说曰人欲得欢乐杖不加群生于中自求乐后世亦得乐也。

乐法乐学行  慎莫行恶法

能善行法者  今世后世乐

夫人在世务行于法选择善法。去其恶者周旋往来。追善知识采取善教。所至到处兴有法事。是故说曰乐法乐学行慎莫行恶法能善行法者今世后世乐也。

护法行法者  行法获善报

此应法律教  行法不趣恶

护法行法者行法获善报者。能自拥护法不使漏失后获其福。是故说曰护法行法者行法获善报也。此应法律教行法不趣恶者。彼执行人以法自护。所生之中不遇恶灾。从小至大悉受其对。天受福尽下生人间复重受福。是故说曰此应法律教行法不趣恶也。

护法行法者  如盖覆其形

此应法律教  行法不趣恶

彼修行人拥护深法微妙之教。去诸阴盖如猛赫热而获好盖得蒙济度是故说曰护法行法者如盖覆其形此应法律教行法不趣恶也。

恶行入地狱  所至堕恶道

非法自陷溺  如手把蛇蚖

恶行入地狱所至堕恶道者。人为恶行非父母兄弟宗亲所为。皆由己身为罪所致。作罪自受其殃无能代者。外道异学所见不同。外道所见己身作罪他人受报。是故说曰恶行入地狱所至堕恶道也。非法自陷溺如手把蛇蚖者。犹如彼人手把蛇蚖。或以咒术而取者。或以药草而取者。或被师教而手玩弄恶蛇。咒罢之后为蛇所啮。死入地狱饿鬼畜生。经历生死无有休已。是故说曰非法自陷溺如手把蛇蚖也。

不以法非法  二事俱同报

非法入地狱  正法生于天

不以法非法二事俱同报。此众生类造善恶行。不自觉知殃福之报。为善者不知善之有报。为恶者不知恶之有报。如彼有人得杂毒之食。得而享之。不知食中有毒。毒气流炽不便其身。行恶之人亦复如是。当时甘口后受其殃。遂丧其命不至善处。有目之士观食知之。斯是清净其中无毒。便取食之后无苦患。是故说曰不以法非法二事俱同报非法入地狱正法生于天也。

施与战同处  此德智不誉

施时亦战时  此事二俱等

昔舍卫城内有一长者。名曰最胜。更有长者名曰难降。二人悭贪国中第一。饶财多宝七珍具足。象马车乘仆从奴婢。谷食田业不可称计。二人门户各有七重。敕守门者无令乞儿入我门户中庭之中。铁笼覆上恐有飞鸟啄拾谷食。屋舍四壁铸铁垣墙。恐鼠穿凿啮坏器物也。是时五大 声闻各以次第诣彼教化。从地踊出教以法施。长者二人闻之各不受化。后佛自往坐卧虚 空放大光明。佛与长者说微妙法。长者虽闻心犹不达。内自思惟佛来至舍。不可虚尔使还精舍。宜入藏里取一白[叠*毛]布施如来。即起入藏选一恶者反更得好。舍而更取倍得好者。心意共诤不能自决。当于其日。阿须伦与忉利天共斗。或天得胜。阿须伦不如。或阿须伦得胜。诸天不如。尔时 世尊以天眼观见长者心。或时悭心得胜施心不如。或时施心得胜悭心不如。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施与战同处  此德智不誉

施时亦战时  此事二俱等

长者遥闻内怀惭愧。如来所说正谓我身。即出好[叠*毛]持用为施。难降长者出五百两金持用惠施。心开意解各见道迹也。

人遭百千变  等除憍慢怨

时施清净心  健夫最为胜

人遭百千变等除憍慢怨者。学人在家恋着财业。众事愦乱心不一定。人欲修道当离家业。除去憍慢不兴想着。乃得惠施不望其报。谦恭卑下修德之本。轻人贵己殃祸之灾。是以教人闲静之处。然后乃得修于道真。是故说曰人遭百千变等除憍慢怨也。时施清净心健夫最为胜者。施有五时获五功德。除去憍慢自大之心。意常清净不怀秽浊。是故说曰时施清净心健夫最为胜也。

忍少得胜多  戒胜懈怠多

有信惠施者  后身受善报

忍少得胜多戒胜懈怠多者。多有众生信心极少。嗔恚隆炽持戒忍辱亦复少少耳。以能行忍则胜怨仇。持戒之人胜懈怠者。犹如阿那律一有施德与辟支佛。九十劫中未曾趣恶道。后生释种家。佛并父弟。出家学道成其道果。是故说曰忍少得胜多戒胜懈怠多有信惠施者后身受善报也。

快哉大福报  所愿皆全成

速得第一灭  渐入无为际

快哉大福报所愿皆全成者。人之修福皆由前身立行所致。值良福田种子虽少获报无量。若复前身触娆贤圣。施心不纯无平等意。设受人形形状丑陋为人所轻。作恶受恶作福受福。是故说曰快哉大福报所愿皆全成也。速得第一灭渐入无为际者。众结除尽诸德普具。净如光明内外清彻。意欲所求第一义者寻时即获。欲得永入虚无之处。寻时即得。无有疑滞。正使外邪弊 魔之度。欲来毁坏为福之人。寻时自坏。无奈之何。犹昔魔王将十八亿众。百头一身。形像可畏。虎狼师子毒蛇恶蚖来恐如来。如来福力使魔断坏。魔王退后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快哉大福报  所愿皆全成

速得第一灭  渐入无为际

若彼求方便  贤圣智慧施

尽其苦原本  当知获大幸

若彼求方便贤圣智慧施者。学人欲习贤圣法者。勇猛精进意不分散。然后乃应贤圣之法。是故说曰若彼求方便贤圣智慧施也。尽其苦原本当知获大幸者。所谓苦者五盛阴是。能灭此者乃应道教。是故说曰尽其苦原本当知获大幸也。

爱法善眠寤  心意洁清净

贤圣所说法  智者所娱乐

学人习行达了深法。晓了分别义句。所趣心意澹然无余异想。入定一意不为众邪之所倾动。贤圣所言教。玩而习之不能舍离。智者所习非愚所论。是故说曰爱法善眠寤心意洁清净贤圣所说法智者所娱乐也。

若人心乐禅  亦复乐不起

亦乐四意止  并及七觉意

及彼四神足  贤圣八品道

若人心乐禅亦复乐不起者。彼修行人所以乐禅者。欲于无余泥洹界而取灭度。不起不灭。是故说曰若人心乐禅亦复乐不起也。亦乐四意止并及七觉意者。止结不起谓之意止。有所觉寤故谓觉意。是故说曰亦乐四意止并及七觉意也。及彼四神足贤圣八品道者。夫神足法亦断结使。于现法中快乐无为贤圣八品道。于现法中亦断结使快乐善利。是故说曰及彼四神足贤圣八品道也。

善乐于揣食  善乐摄法服

善乐于经行  乐处于山薮

善乐于揣食善乐摄法服者。如彼行人。以获断一切之智。分别食想意不染着。起于食想食。若好若丑意无是非。法服齐整不违先圣所制服饰。是故说曰善乐于揣食善乐摄法服也。善乐于经行乐处于山薮。如佛契经所说。夫经行之人获五功德。云何为五。一者堪任远行。二者多力。三者所可食啖自然消化。四者无病。五者经行之人速得禅定。习道之人得真如四谛微妙之法。闻法意寤。即入深山无人之处禅定习道。即于无余泥洹界而般泥洹。是故说曰善乐于经行善乐于山薮也。

以逮安乐处  现法而无为

以越诸恐惧  超世诸染着

以逮安乐处现法而无为者。如彼修行之人。于有余泥洹界真法自娱乐。渐渐乃至灭尽泥洹界。是故说曰以逮安乐处现法而无为也。以越诸恐惧超世诸染著者。以见道迹越诸苦难。超世诸染着行过 三界。为众佑福田。是故说曰以越诸恐惧超世诸染着也。

善乐于念待  善观于诸法

善哉世无害  育养众生类

世无欲爱乐  越诸染着意

能灭己憍慢  此名第一乐

如来降神来适王家。观世非常万物如幻。舍世王位深山学道积年苦行。坐树王下成等正觉。七日七夜观树不眴。如来尔时即从坐起。诣文鳞龙王所。至彼宫殿而说斯偈。龙闻此偈心开意解。眼目得开睹如来形。怆然挥泪自鄙宿衅。是故说曰。

善乐于念待  善观于诸法

善哉世无害  育养众生类

世无爱欲乐  越诸染着意

能灭己憍慢  此名第一乐

耆老持戒乐  有信成就乐

分别义趣乐  不造众恶乐

耆老持戒乐者。夫学道之人。年虽耆艾不辞劳苦中有退心。虽复年盛目睹世荣而复懈怠。道之在心不问老少。唯在刚烈乃至于道耳。信心以存何往不克。是故说曰耆老持戒乐也。有信成就乐者。人有信心四事难动。正使化作佛形现诸光相。欲来诡调者不能使心移转。是故说曰有信成就乐者也。分别义趣乐者。人之辩才皆由宿行。亿千万劫乃获其辩。虽出言教分别诸义。一一所趣不失次绪。从一句义演至百千。终不吐出粗犷之言。是故说曰分别义趣乐也。不造众恶乐者。夫人无恶则生天上人中受福。是故说曰不造众恶乐也。

世有父母乐  众聚和亦乐

世有沙门乐  静志乐亦然

世有父母乐众聚和亦乐者。如佛契经所说。父母恩重不可得记。若使孝子欲报其恩。右肩负父左肩负母。从生至长周行天地经百千劫。亦不能报父母一日之恩。何以故。皆由父母长养五阴敷张六情使睹光明。推燥居湿随时扶侍。是以孝子虽欲报恩。百千分未获其一。是故说曰世有父母乐众聚和亦乐也。世有沙门乐静志乐亦然者。出家学道断诸恩爱离弃家业。恒行三业不失其操。复为百千群生所见爱念。随时供养供给所须。出家梵志勤身苦体求断缚着。所行清净不造恶本是故说曰世有沙门乐静志乐亦然也。

诸佛兴出乐  说法堪受乐

 僧和亦乐  和则常有安

诸佛兴出乐者。如来出现甚不可遇。犹若优昙钵花数千万劫时时乃出。尔时群生见优钵花。各各欢喜自相谓言。如来降世将在不久。瑞应以现岂有虚乎。古昔经籍自有成文。若有此花出现世者。如来出世亦复不久。诸天世人共相庆贺。皆设供养之具。迟睹如来光相形容。是故说曰诸佛兴出乐也。说法堪受乐者。佛初得道众相具足。七七四十九日寂然入定。不与众生敷演法味。后为梵天所请。便与四部之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诸天龙神揵沓和阿须伦旃陀罗摩休勒人与非人。畅演善法群生蒙恩靡不济度。是故说曰说法堪受乐也。众僧和亦乐和则常有安者。众者其事非一。或四或八或生无数。如来众者为最第一。如来众中。有四[雨/只]八辈十二贤士。诸有众生之徒竞来供养。修敬圣众者获福无量。如斯福田出生道果。为良为美为无旱霜。随意所愿靡不克获。圣众所贵唯和为上。是故说曰众僧和亦乐和则常有安也。

持戒完具乐  多闻广知乐

睹见真人乐  解脱行迹乐

持戒完具乐者。其有众生遇持戒者承事供养。随时瞻视后获其报。安处无为快乐自由。是故说曰持戒完具乐也。多闻广知乐者。复有众生遭遇多闻之人承受其教。一一不失名身句身味身。义理通达寻究畅义。闻便即寤不复重受。是故说曰多闻广知乐也。睹见真人乐解脱行迹乐者。设有众生宿殖德本。遭遇贤圣值彼罗汉。得灭尽定及空寂定。其有众生施真人者现身获报。钱财集聚所愿从意无愿不果。于诸结使永无所染。是故说曰睹见真人乐解脱行迹乐也。

駃水清凉乐  法财自集快

得智明慧快  灭慢无邪快

驶水清凉乐者。犹若驶河澄静清凉。声响微细不伤害物甘甜极美。学者所贪多所成就。是故说曰驶水清凉乐也。法财自集快者。所谓法财者。以法合集不抂物理。不为县官盗贼水火灾变所见侵欺。何以故。皆由正法获其财利。不抂人物故使其然。是故说曰法财自集快也。得智明慧快者。如彼学人得世间。第一智。尽能分别一切众法。普放光明有所接寤是故说曰得智明慧快也。灭慢无邪快者。人怀憍慢必倰蔑人。从永劫以来怀善德不究竟皆由兴怒。是故说曰灭慢无邪快也。

得睹诸贤乐  同会亦复乐

不与愚从事  毕故永以乐

得睹诸贤乐同会亦复乐者。贤圣之人道果以具众德悉备。曩所修学积行乃致其有恭敬。承事贤者后受其乐财业无数。家人和穆宗族日炽。是故说曰得睹诸贤乐同会亦复乐也。不与愚从事毕故永以乐者。善人修德慕求良伴。见恶知识终以远离。所以然者恶人所禀终无善行。堕人在冥不睹大明。是故说曰不与愚从事毕故永以乐也。

如与愚从事  经历无数日

与愚同居难  如与怨憎会

与智同处易  如共亲亲会

如与愚从事经历无数日者。若彼行人与愚从事。昼夜堕落坠在生死。亿佛过去不蒙济度。是故说曰如与愚从事经历无数日也。与愚同居难如与怨憎会者。怨憎会苦难。皆由无明故。不逐良师不与善知识从事。是故说曰与愚同居难如与怨憎会也。与智同处易如共亲亲会者。智人所学必当上及相见同欢。先笑后语和颜悦色。内外清泰无有诤讼。是故说曰与智同处易如共亲亲会也。

人尊甚难遇  终不虚托生

设当托生处  彼家必蒙庆

人尊甚难遇终不虚托生者亿千万劫不可遭遇。所谓人尊者诸佛世尊是。所谓生之处其种清净父母真正。其家饶财多宝七珍具足。金银珍宝车磲马瑙真珠虎珀象马车乘无所渴乏。所生国土上下和穆共相顺从。是故说曰人尊甚难遇终不虚托生也。设当托生处彼家必蒙庆者。眷属成就处在中国不在邪僻。是故说曰设当托生处彼家必蒙庆也。

一切得善眠  梵志取灭度

不为欲所染  尽脱于诸处

尽断不祥结  降伏内烦热

永息得睡眠  心识悉清彻

昔佛成道未久。初度五人次后五人江村十三人贤士众中三十七人。通佛六十一人。尔时世尊告诸弟子汝等各各四面教化。度阎浮利地人。吾欲独往诣江水侧。度三迦叶师徒千人。次度舍利弗目揵连。次度洴沙王。在罗阅城迦兰陀竹园所。尔时阿那邠低长者。有少俗缘来至罗阅城中。造大长者欲得寄住。正值彼家男女仆从各各作役。或破薪然火。或吹生熟食。或有布置坐具氍毹毾[登*毛]是时长者躬敷高座悬缯幡盖香汁洒地是时阿那邠低长者问彼长者。贵家今日办具待宾之调亦非小节。为欲请国王过舍。为是贵家男欲娶妇女欲嫁乎愿闻其意。其主报曰我今所办肴馔之具。亦非天及世人所能测度。亦非国王群臣百僚。男不娶妇女不出门。我所以办具甘馔饮食者。清旦请佛及比丘僧在家供养。阿那邠低闻佛名号及比丘僧。衣毛悚竖悲而且喜。寻往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斯须退坐前白佛言。伏惟天尊兴居轻利游步康强。闻侨在此得善眠乎。尔时世尊与阿那邠低而说斯偈是故说曰。

一切得善眠  梵志取灭度

不为欲所染  尽脱于诸处

尽断不祥结  降伏内烦热

永息得睡眠  心识悉清彻

慎莫着于乐  当就护来行

当念舍于世  观于快乐事

慎莫着于乐当就护来行者。夫人学道不苦不成。要当须苦然后乃成。舍世俗禅及俗解脱。修无漏禅无漏解脱。是故说曰慎莫着于乐当就护来行。当念舍于世观于快乐事者。人遇小乐当更求索增其乐本。是故说曰当念舍于世观于快乐事也。

如世俗欢乐  及彼天上乐

此名为爱尽  十六未获一

如世俗欢乐及彼天上乐者。世俗乐者欲界之乐。及彼天乐者色界之乐。众生之类长夜之中。迷惑五趣不知禀真。贪着世俗禅福之报。流转五趣周而复始。谓为得道永灭不起。是故说曰如世俗欢乐及彼天上乐也。此名为爱尽十六不获一者。其有行人先断爱根永去枝叶。执意怀惧防恶未然。后得无漏之乐游心自然。于十六分中未得其一。是故说曰此名为爱尽十六不获一也。

能舍于重担  更不造重担

重担世之苦  能舍最快乐

能舍于重担更不造重担等者。如人负重担经过险难处。所负既不要世俗不急货。亦非金银珍宝车磲马瑙真珠琥珀。乃是世俗不要之货。傍人谏语观君所负。非是真宝何不舍之。更求真者。其人即舍。更求真者。观此众生亦复如是。负五阴身游处欲界。宛转生死不能得出。圣人告曰汝今所负五阴之形。秽漏臭处荷负是为。宜可速舍更求轻者。尔时众生即设方便。舍欲界形受色界身。已受色界之形。圣人复往就彼教化。使令舍身就无漏智五分法性。是故说曰能舍于重担更不造重担重担世之苦能舍最快乐也。

尽断诸爱欲  及灭一切行

并灭五阴本  更不受三有

如彼行人以无漏慧观。灭欲爱色爱无色爱。身行口行意行。除身三口四意三永尽无余。解知五阴兴起本末。更不复着三有之行。是故说曰尽断诸爱欲及灭一切行并灭五阴本更不受三有也。

义兴则有乐  朋友食福乐

彼灭寂然乐  展转普及人

苦为乐为本

义兴则有乐朋友食福乐等者。犹若商贾之人劳形苦体。冒涉危险采致重宝。安隐还家宗族庆贺。男女大小靡不欢喜。朋友同伴悉皆蒙恩。若使开意惠施普及一切。无复众苦以乐为本。宗族娱乐不能舍离。是故说曰义兴则有乐朋友食福乐彼灭寂然乐展转普及人苦为乐为本也。

犹彼火炉  赫焰炽然  渐渐还灭

不知所凑

如是等见人  免于爱欲泥

去亦无处所  以获无动乐

犹彼火炉赫焰炽然者。犹若彼匠火烧铁丸。极自炽然甚难可近。是以圣人观众生类淫怒痴火。而自烧炙不自觉知。是故说曰犹彼火炉赫焰炽然也。渐渐还灭不知所凑者。如彼热铁丸渐渐至冷。不知热之所凑。亦复不知冷之所在是故说曰渐渐还灭不知所凑也。如是等见人免于爱欲泥者。彼修行人得等解脱无复挂碍。免于爱欲之深泥便得离于生死之岸。是故说曰如是等见人免于爱欲泥也。去亦无处所以获无动乐者。如是之类神与冥合识与空体。亦复不知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来亦不知所从来。去亦不知所从去。犹如热铁丸渐渐欲冷不知热之所凑。亦复不知冷之所在。是故说曰去亦无处所以获无动乐也。

中间无有恚  有变易不停

除忧无有愁  寂然观世有

中间无有恚者。所谓恚者。染污人心不至于道。唯有无垢之人。乃能免此恚怒之心。是故说曰中间无有恚也。有变易不停者。世多有行行有轻重举操不同。或有冥契运至不造结使。或有知而故犯以兴尘劳。是以圣人布诫后生。欲令执行之人改既往之失。绝将来之祸。贪学之人玩之宝之未坠于心。便能进适贤圣之室。然后方知圣法之可崇。秽法之叵近。是故说曰有变易不停也。除忧无有愁者。如彼修行人。永拔愁忧之本。与乐根共相应。寂然观世变。如彼幻野马也。是故说曰除忧无有愁寂然观世有也。

有乐无有恼  正法而多闻

设见有所损  人人贪于色

有乐无有恼正法而多闻者。如彼入定人。昼夜禅寂不离定意。空无相愿以为游观。当时虽复身遭苦行。神寂无为无所伤损。如彼行人无嗔怒心。慈愍群萌与己无异。是故说曰有乐无有恼正法而多闻也。设见有所损人人贪于色者。如彼学者。观彼根原淫怒痴病众祸之首。皆起欲怒心意。共相染污以成大患。便不能脱生老病死愁忧苦恼众患之原。是故说曰设见有所损人人贪于色。

无结世善寿  大法知结原

人当明结瑕  人人心缚着

亦缚于色本

无结之人淫怒痴尽。不复乐俗众结之本。怨仇恚心亦复不兴。明人所鉴能断斯病。既自去病复治他人使无有病。亦复不念着于众色。利衰毁誉其心不动。是故说曰无结世善寿大法知结原人当明结瑕人人贪缚着亦缚于色本。

一切受辱苦  一切任己乐

胜负自然兴  竟不有所获

一切受辱苦一切任己乐者。人遭困厄意不得舒。瞻人颜色恒恐失意。自恣之人随意所欲。如念即至如响应声。是故说曰一切受辱苦一切任己乐也。胜负自然兴竟不有所获者。如人处世贵贱无常。或为转轮圣王。后便为粟散诸王。一尊一卑或高或下。唯有贤圣之道无有尊卑高下。是故说曰胜负自然兴竟不有所获也。

诸欲得乐寿  能忍彼轻报

忍者忍于人  不忍处诸有

取要言之略说其义。无害而生害无恼而生恼。无恚而生恚无怨而生怨。如上无异。

诸欲得乐寿  于惑而无惑

惑者惑于人  我斯无有惑

诸欲得乐寿  终己无结着

当食于念食  如彼光音天

恒以念为食  意身无所猗

村野见苦乐  彼此无所烧

虽值更乐迹  无迹焉有更

村野见苦乐彼此无所烧者。人之修道或在城傍依村而住。或在旷野无人之处。或时遇苦众人痛心。时复遭乐不以为欢。不兴更乐起十二种病。彼者彼六尘此者此六情。是故说曰村野见苦乐彼此无所烧也。虽值更乐迹无迹焉有更者。人之处世心恒放逸。先更后乐遂增罪根。或时生彼地狱更乐。无更则无迹。亦复无有地狱更乐。是故说曰虽值更乐迹无迹焉有更也。

所在有贤人  不着欲垢秽

正使遭苦乐  不兴于害心

所在有贤人不着欲秽垢者。圣人处世多自隐遁。不着欲想不兴欲垢。所谓贤人阿那含 阿罗汉是。故说曰所在有贤人不着欲秽垢也。正使遭苦乐不兴于害意者。虽遭苦乐不兴想着。是故说曰正使遭苦乐不兴于害意也。

出曜经卷第二十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