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New York
星期二, 9月 28, 2021

英前驻华外交官:中国政权更替不仅可能,而且势在必行

推荐阅读

2018年3月,中共通过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修宪案,为习近平无限期统治铺路。不过,曾两度担任英国驻华外交官的盖思德(Roger Garside)表示,中共政权更迭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势在必行!

盖思德自1958年以来,一直在关注中国局势的发展。他每天都会拿出几个小时的时间研究中国问题。“我所学到的一切让我相信,中国的政权变革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势在必行。”他说。

他著有《复活:毛泽东以后的中国》(Coming Alive: China After Mao)和《中国政变: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 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 等书。

盖思德4月30日在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撰文,以他多年来对中共政权的研究,发表了对中共政权变革的独到见解。

盖思德在文中说,他认为自己最好的贡献就是写一本书,来揭露中共政权的真正本质。而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共产党政权不是专制,而是极权。历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Robert Conquest)将极权主义国家定义为其权力在公共或私人生活的任何领域都不受限制,并将这种权力尽可能地扩大。

盖思德说,中国的宪法将共产党置于法律之上,并且不承认对党的权力的限制。

中共担心经济自由化会带来政治变革

盖思德表示,作为外交官时,他曾经历了毛泽东之死和中国改革的开始。在接下来的30年里,中国共产党推行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战略。他原本以为中国会像许多国家一样,经济自由化和财产所有权的增长将带来政治变革。但中共已经停止转型。中共这样做的原因是其担心经济进一步的自由化会带来政治变革,破坏其政治垄断。

中国精英阶层强烈反对习近平的路线

盖思德说,很多证据表明,中共这个极权主义政权“外强中干”,“其最根本的弱点就是依赖于控制,而不是信任。”

盖思德说,中国很多精英阶层人士都强烈反对习近平的路线,因为他们意识到没有政治变革的经济改革,已经对中国造成损害,并危及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维护自身财富和权力的最大希望,恰恰在于激进的政治改革。

即使是最成功的中国企业家,那些在金融科技或电子商务领域积累了大量财富并建立了商业帝国的人,也可能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创纪录的IPO(首次公开发行),或者他们的财富被一纸行政命令没收。

盖思德说,中国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和庞大的中产阶级,他们拥有财产,受过教育,有进取心,却被剥夺了所有政治权利。一个中国企业家可能开着玛莎拉蒂,把儿子送到哈佛大学就读,但他却是一个政治奴隶。中国的经济成功“不是因为社会主义,而是因为中国人民的活力和进取心,但人民却无权选举或无权罢免他们的统治者。这样的政体滋生了不信任和怨恨,是中共政权软弱无力的根源”。

“毫不奇怪,过去10年里公布的数字显示,中共政权用于内部维稳的预算一直高于国防预算。其对内部不满情绪的恐惧超过了对外部敌人的恐惧。”他说。

中共无法解决深层问题

盖思德说,如果人们抛开中共政权自己对成功和自信的叙述,就会发现,这个所谓的全能党缺乏解决一系列长期存在的深层问题的力量。

他还说,中国的国营部门是僵化和亏损的,但该政权不允许有活力和盈利的私营部门扩张,因为它担心这将破坏其政治垄断。为了保护无利可图的国有企业,中共政府保留了对主要银行的所有权,这样它就可以强迫这些银行为这些国有企业提供支持。由于私营公司无法从国有银行获得资金,他们只能求助于影子银行,而影子银行的做法缺乏透明度,风险也无法被监管机构计算。

他说,这些只是几个例子,来说明出于政治原因中共半途终止向自由市场过渡的后果。但这种固有的错误策略的后果远远超出了经济领域。例如,带来道德危机,这主要是由于故意让党的官员和他们的商业朋友通过腐败致富而造成的。

习近平的反腐行动治标不治本,因为造成腐败的根源是系统性的,比如依靠腐败来保持官员对中共政权的“忠诚”。盖思德说,只有通过系统性改革才能根除腐败,比如建立独立的司法机构和自由的新闻媒体,但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个大忌。在缺乏系统性改革的情况下,该政权只能对问题进行修补,而不是有效地解决它们。

盖思德说,有充分证据表明,许多受过教育和有权势的精英人士了解这些问题,并认识到不改变政治制度就无法解决这些问题。这些精英人士还相信,他们捍卫自己财富和权力的最佳希望是带领国家进行制度改革。

中共政权更迭的两种可能方式

盖思德说,许多人不相信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可能会政权更替,这种态度来自于数十年来人们被灌输的关于中国如何成功的说法,这些是由中共政权本身和所有那些在商业或其它领域中与该政权有关的人提供的。此外,人们对未来的看法往往由惯性决定:人们自然倾向于认为世界将继续保持现状。然而在1991年1月,有谁会预测到苏联及其共产党的自我解体?

盖思德还说,在他的新书中,他描述了中国如何通过政变并启动向民主的过渡实现政权的改变。他并讲述了中共高层如何通过密谋将习近平赶下台,为系统性变革开辟道路。

他表示,政变不仅是中共政治内部动态的产物,美国通过实施美中对抗也会对中共高层发起政变起到关键推动作用。因为这种对抗导致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危机,这场危机将促使密谋者们启动一个精心准备的计划,推翻习近平。

盖思德说,政变是变革的一种方式。另一种可能性是,习近平的反对者将阻止他在2022年11月的中共第20届全国代表大会(二十大)再次被任命为共产党总书记,并利用这一机会将中国推向变革的道路。二十大将是反映中国未来的关键时间点,因为习的连任将提高他终身担任领导人的可能性,并使他此后的去职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及其盟友如何创造条件来促进中国的政权变革

盖思德说,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继续接触全球的货币储备、国际银行系统、资本市场以及最大的科学和技术开发中心等,所有这些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所控制。“这给了我们地缘政治上的优势,我们可以利用它来为(中国的)变革创造条件。我们必须以一种渐进方式利用这种力量,激励变革。”

他还表示,中国从专制到民主的有序过渡的潜在好处,包括实现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和平;民主和法治领域的极大扩展;以及中国人在艺术和科学领域创造性天才的发挥。

翻译:大纪元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