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C
New York
星期五, 9月 17, 2021

中共对阿里巴巴罚款182.28亿元

推荐阅读

2021年4月10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规定,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在中(共)国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共)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同时,监管总局向阿里巴巴集团发出《行政指导书》,要求其进行全面整改,并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

这笔特殊“党费”能否让马云保命?

从2021年12月24日中共发布消息称,“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到2021年3月12日,中共通过媒体放风正考虑对阿里巴巴处以创纪录的罚款和可能要求其剥离部分资产,今天处罚决定终于出炉,中共难得这么“高效”。然而,此次的罚款金额为境内销售额的4%,远低于反垄断法10%的处罚上限规定,也没有就剥离资产作出任何明示。回顾2015年2月10日,中共对美国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处以60.88亿元的罚款,占高通2013年度在中共国市场销售额的8%。看来阿里巴巴已经“与马云撇清关系,与中共更紧密地站在一起”。阿里巴巴当日还通过微博发表公开信,表示“诚恳接受,坚决服从”。

这个“高效”可不是真的高效。据之前GNEWS相关资讯显示,2015年11月3日京东官方微信号发表声明称,已向工商总局就“二选一”实名举报阿里巴巴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2017年11月28日,京东起诉天猫及阿里巴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诉讼流程三年多来进展缓慢;2020年11月24日至11月26日,北京市高院对该案组织不公开质证;至目前为止,该案依然无更多消息。两相对比之下,这次的处罚验证了阿里巴巴反垄断调查的表象下,中共政治内斗才是核心——“站队”有没有站对,决定了你的命运。一旦“政治挂帅”,法律即是一张废纸,中共执法部门即可按“党”的指示大笔一挥,想罚你多少就是多少。

本事件成为今日中共国最热门事件,各大媒体纷纷转载。众多网民大呼“罚得好”——这是早等着这一天,还是一看中共官方处罚,幡然醒悟,并拥护“党”的决策?这些人里有没有那些原来天天叫“马爸爸”的人呢?也有更多网民问,为什么不罚腾讯?看来处理腾讯是民心所向。但实际上,很多人并不知道中共如果处理马云的真正原因。其实熟知中共官商生态、对中共邪恶有真正理解的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自2017年5月起就在直播中警告马云“不要抱有幻想”、“马云不可能有未来了”。现暂,事实已经完全证明了。根据郭先生的警告,马云的噩运才刚开始,腾讯也不会有好下场。

有网友称,“罚182亿,就算是老党员马老师在建党百周年之际交一笔特殊党费”——说得很有趣。马云“同志”,网友都比你明白交“党费”的重要性。阿里巴巴帮你交了182亿“党费”,实际上是韭菜和股民买单,你应该感恩这些人才对。但是否交了“党费”,马云的小命就能保住了吗?

中共邪恶体制下一切都是党的,商人只是“放养的猪”,养肥了即宰;而商界的所谓“巨无霸”,实际上是几个中共独裁权贵的白手套而已。阿里巴巴与马云之类的商人富可敌国,威胁到中共极权统治的根基,还敢仗着背后的“老板”,“藐视一尊,妄议中央”,自然死得更快。看看王健、吴小晖、肖建华、叶简明、任志强等等这些曾经“牛人”的结局,正如中共裹臭脚的布条,用完即扔,甚至要放火炉里烧为灰烬。

所以,请中共治下的商人们好自为之,加入新中国联邦,做善事,行正道,才有未来。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乱谈秦

由阿里巴巴被罚 看中共市场监管总局的“数学水平”

2021年4月10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作出《反垄断法》的行政处罚,处以182.28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处理结果一出,瞬间燃爆网络成为新闻热点。深挖公告里的数据,不难看出:事情的背后不光是表面上的中共官员的“数学水平”令人堪忧,而且存在着贪腐和党派激烈的斗争。

人民日报客户端的通稿摘选如下: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做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销售额4%计182.28亿元罚款。此次处罚,是监管部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具体举措,是对平台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有效规范,并不意味着否定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而是要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把握平台经济发展规律,建立健全平台经济治理体系,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回顾整个案件,无论是违法行为的认定,还是罚款金额的确定,都体现了依法治国的基本要求,于法有据、于理应当。2015年以来,阿里巴巴集团为阻碍其他竞争性平台发展,维持、巩固自身市场地位,获取不当竞争优势,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限定商家只能与其进行交易,违反了《反垄断法》关于“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的规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根据《反垄断法》,对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经营者,应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监管部门综合考虑阿里巴巴集团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对其处以2019年销售额4%的罚款……”

根据阿里巴巴集团2019和2020的财报,2020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收入为人民币5097.11亿元。按财年和自然年对照后的收入如下:

【观点】

中共国市场监管总局和人民日报称对阿里巴巴集团的罚款“于法有据、于理应当”。但是,如果按阿里巴巴2020年5月22日发布的财报,年收入为5097.11亿元,按销售收入4%的比例罚款,则罚款金额应该是203.88亿元。

如果按自然年的方式计算,阿里巴巴集团2019年的收入为4888.84亿元,罚款金额应该是195.55亿元。而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实际罚款金额是182.28亿元。试问:中共的“法”和“理”究竟在哪里?

接下来还有两个问题十分耐人寻味。

首先,市场监管总局的数学水平这么差,难道局里的领导都是不学无术,靠买官混到这么高的位置?希望他们不要宣称他们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否则选拔他们的组织部官员就会有大麻烦了。中共相来都是一言堂,官员是否能“定于一尊”更是选拔任用的标准,逆淘汰极为常见,所以具体如何计算这笔罚款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其次,无论按照财报还是自然年计算,实际罚款金额都比应罚金额少21.6或13.27亿元,这个差额进入谁的口袋,谁贪污了这些钱?希望他们不要如惊弓之鸟撇清干系,否则在明面上反腐实际上派系斗争的背景下,处罚阿里巴巴集团其实就是再打击其背后的势力,指挥他们向阿里巴巴集团下手的人也会有大麻烦。

最后,中国共产党走到今天,靠着假、骗、偷维持着这个邪恶的政权。中共内部派系间的相互倾轧恶斗,全都是黑箱作业,在这个绞肉机体制中无论是任何一个帮派获胜,都不意味着正义得到伸张,相反最终受害的永远是老百姓。

作者 Xingfffooo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