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C
New York
星期日, 9月 19, 2021

澳战略研究所呼吁联邦政府对中共渗透展开调查

推荐阅读

根据澳洲新闻网(News.com.au)2月17日的报导,国家安全智囊团队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缩写ASPI)在最新的一份报告当中,强烈要求澳联邦政府对于中共国在澳洲的渗透展开全面调查。在这份周三出炉的报告当中,战略政策研究所多次就中共国的海事以及港口扩张提出警示。

该报告中提到:“中共国在政治以及军事领域展示自己的实力的意愿已经愈发明显,而这一切都有对海外重要基础设施的投资作为支持……并且中共国有意通过对外投射自己的军事力量从而支配其他国家来达成共产党自己的目标。”

而报告中也提及了前一段时间有关中共国可能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的达鲁岛投资大约390亿澳元建造新城的传闻。根据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的消息,一家中共国公司向巴新政府提议以390亿澳元在当地达鲁岛建造一座城市,而该地区距离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领土仅150公里。虽然笔者未找到官方是否有确认该消息,但就澳大利亚人报的自己的说法,该提案似乎是从白字黑字的文件中泄露出来的,而非完全口头谣传。

在巴新一个人口不到15,000人的省会地区花费超过该国GDP两倍数额进行投资,如果确有此事或中共国确有如此意向,那显然最终目的绝对不是赚取投资回报,而是进行控制和渗透,将势力范围扩展到澳大利亚的家门口。

事实上就在去年12月,中共国才刚刚与巴新政府签订了价值2,000万澳币的备忘录,主要是与捕鱼产业园区有关,地点也同样就在达鲁岛。笔者经过调查发现,巴新海洋产业主要以金枪鱼为主,然而产量却远不如隔壁的印度尼西亚。至于金枪鱼的消费主力,主要也就是日本以及欧美地区。中共国内虽然金枪鱼的消费量在上升,但多数时候也就是在日料店里尝一尝,很少有人把金枪鱼当做家常菜。

报告同时还指出,在关键基础设施的问题上,需要与诸如美国及日本等盟友加强对话和合作(当然也可以邀请印度进行四方战略会谈),三国应当为印太地区的其它国家提供安全防卫上的专家支持,以警告某些投资可能会带来的风险。只有这样的区域性方针才是应对中共国海事及港口扩张的最妥当方法。

中共国在美国政府换届后的外交动作愈发咄咄逼人,在南海东海的挑衅也更加频繁,这或许是中南坑认为自己成功胜出而肆无忌惮;也可能是内部矛盾严峻,所以必须在外挑事以转移焦点;又或许是危机四伏,不得不提前出击……

然而不论什么原因,中共国已经失去自己的伪装,各国民众、精英以及政府逐渐有所警觉,并且终会或已经开始反应与反击。共产党的毁灭是一条单行路,绝不可能有机会掉头,想要回到过去勾兑的岁月,那是痴人说梦。

撰稿:Gradient Boost
HimalayaAustralia

澳大利亚总理计划取消“一带一路”协议

简评: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公开表示,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对澳大利亚“没有好处”,可能几周内取消维多利亚州与北京在2018年签署的协议。

中共倡导的“一带一路”名义上投资和带动地区发展,被描绘为共同发展和共同增长的引擎,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广阔之路。中共国官方文件总结说,“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

而事实如何呢?中共标榜的“一带一路”是一套伪把戏,实则希望借助这一巨无霸项目打造一个不同的国际秩序,给全球带来地缘政治、商业、国家治理和军事等各方面风险。我们以事实来举例:中共国让还不起债务的斯里兰卡向中共国公司转让汉班托塔战略港口经营权;在马尔代夫支持威权政府忽视地方人士对环境和人权问题的担忧;在吉布提建造一个商业港口后又建立了军事基地;在中共对希腊进行大笔投资后,希腊便无视中共的人权劣迹;在马来西亚的高铁项目以及数家大型房地产项目烂尾;在菲律宾和孟加拉国公开腐败;在委内瑞拉的“大撒币”基建和石油项目全面溃败和失控;以及不顾早前的承诺,继续对南海附近的岛屿进行军事化,等等。

“一带一路”往往以使用中共国承包商为条件,忽视国际通行的标准或规则,这些中共国公司提供非常高的贷款利率,或者夸大项目成本,实际很可能涉及洗钱和内外腐败。“一带一路”的融资项目让吉布提、马尔代夫、老挝、黑山、蒙古国、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等国家面临债务困扰的高风险。中共会利用债务减免来换取在这些国家进行军事扩张,或者确保其拥有这些国家的战略性商业资产,从而侵蚀这些国家的主权完整。对这些国家进行电子监控、施加政治影响力只是冰山一角,最近缅甸发生的军事政变就是一例。中国内部也有一些舆论质疑“一带一路”,认为这是一项好大喜功的史上最大面子工程,只是有助于将习塑造为一名“具有全球眼光和国际领导力的领袖”,费力不讨好,对中国普通老百姓没有任何实惠。

图片来源: cagle.com

作为“五眼联盟”之一的澳大利亚,逐渐认识到中共在“一带一路”背后的战略和经济驱动、对澳洲联邦利益的侵蚀以及对国家和地区安全的潜在威胁,及时推出新的联邦法律,阻止和终止州政府或地方政府机构与中共国的协议,无疑是明智之举。

原文翻译: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说维多利亚州与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对澳大利亚“没有好处”,可能在几周内取消

“一带一路”是一项1.5万亿美元的中共国对外经济政策,它已与125个国家签署了涉及“一带一路”议程的170个协议,评论员说,与中共国的国家协议可能是个问题,2018年,丹·安德鲁斯(Dan Andrews)与中共国达成了“一带一路”协议,新的联邦法律可能会否决各州与外国的交易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声称维多利亚州与中共国有争议的“一带一路”倡议协议没有任何好处,可能会在几周内被终止。

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Dan Andrews)于2018年与中共国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内容涉及其1.5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巨无霸政策,但该交易——给予北京对维多利亚州关键基础设施的控制和融资——遭到了严厉批评。

安德鲁斯以及其他州长和首席厅长必须在3月10日之前向英联邦详细说明与外国强国达成的所有协议,然后由联邦政府进行评估。

莫里森向维多利亚州传达了关于与中共国达成交易的未来的直率信息。

作为大规模的“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安德鲁斯(摄于中国天安门广场)与中共国达成了一项协议,但总理对此不信任,这似乎注定要失败。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他希望联邦政策能够推动澳大利亚与外国达成的所有交易

莫里森对《先驱太阳报》说:“我还没有看到它的好处。”

“如果有利益,那么有哪些,以及为这些利益付出的代价是什么?目前我还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对那些安排的评估将继续。”

到目前为止,安德鲁斯一直为该协议辩护,并承诺这将意味着“为维多利亚州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更多的贸易和投资”,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该州达成的交易可能成为外国在澳大利亚增加影响力的后门。

莫里森证实了他希望看到澳大利亚联邦政策推动所有对外关系和交易的愿望。

莫里森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当国家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必须保持一致。”

财政部长约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谈到中维协定时说:“我们最初不同意,而且现在仍然不同意该协议,毫无疑问,我们将在适当时候做出决定。”

去年12月通过联邦立法,使外交部长可以审查并取消州、领地、地方议会和公立大学与其他国家的交易,从而使干预成为可能。

维多利亚州与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受到了严格审查。图:总理安德鲁·安德鲁斯(Andrews)和中共国大使成竞业
中共国的大型“一带一路”倡议(又称“一带一路”)具有战略和经济动因,这使其他国家对超级大国的意图持谨慎态度。

对此,中共国指责澳大利亚在莫里森提出新立法后“破坏”两国关系。

当星期四在北京被问及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取消维多利亚州的交易时,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一带一路”倡议大加赞赏,并猛烈抨击堪培拉。

《澳大利亚人报》说:“希望澳大利亚客观、合理地看待这类合作,不要再破坏双边关系,应该多做点增加彼此利益的事。”

“中国与维多利亚州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为双方人民带来了更多福祉。”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左)与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握手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罗里·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认为,州长和首席厅长需要关于外国干预的最佳建议,并在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政策上有更大的发言权,因为敌对国家“不尊重联邦的利益”。

其中包括与关键基础设施以及间谍活动、宣传和网络威胁相关的安全问题。

梅德卡尔夫教授说,联邦安全简报会向州级官员(例如在“一带一路”倡议上发生的情况)进行通报并不总是足够认真,这通常是因为州官员不愿听取所有细节。

根据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说法,“一带一路”倡议受到战略和经济因素的推动。

该研究所的澳中关系项目总监彼得·蔡(Peter Cai)写道:“战略和经济驱动因素的结合并不总是容易调和的。”

“在某些情况下,中共国的战略目标使其难以让中共国的邻国享受该倡议的经济利益。”

新闻来源:《Daily Mail 每日邮报》| 作者:PETER VINCENT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4日

翻译/简评:SilverSpurs7 |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