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C
New York
星期一, 11月 29, 2021

中共发动生化超限战的罪责已被西方认清

推荐阅读

简评:

截止2021年2月1日,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造成上亿人感染,超过220万人死亡,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更是无法估量。一年前的2020年1月19日,路德社就已经率先向全世界发出预警,中共病毒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并且可以在人际间传播,将造成全球范围的疫情大爆发。之后爆料革命战友开始在网络上大量传播中共病毒真相,试图唤醒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提前做好防护措施。去年7月份,闫丽梦博士作为证人勇敢站出来,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专业知识,向人们传递更多的中共病毒真相,包括发布两篇至今尚无人敢于正面反驳的专业报告。

但是,由于中共对西方各国的严重渗透以及世界黑暗势力的影响,在过去一年里,除了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在大声疾呼之外,大部分世人仍然被主流媒体的错误报道而蒙蔽。大部分人们不知道这个病毒就是超限生化武器,杀伤力远远大于自然界的普通病毒;不知道在搞清楚病毒来源之前,不可能研发出真正有效的疫苗,更别提ADE效应将使得疫苗可能对人体造成更大的伤害;不知道在有效疫苗研发之前,价格便宜且相对安全的硫酸羟氯喹除了可以用于治疗,还可以起到预防作用。正因为上述原因,全世界现在处于犹如科幻电影里的场景,病毒肆虐,而人类一筹莫展。

可喜的是,现在终于有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中共应该对这场病毒大流行承担法律责任,因为中共早期对疫情的隐瞒和公布虚假信息。一旦人们开始意识到中共在此次疫情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随后将会有更多关注的目光指向中共。民意的觉醒将最终推动各国政府对中共施压,不管是中共内部人士站出来指证,还是多国人员组成的调查团队进驻武汉病毒研究所寻找真相,真相的曝光以及对中共的追责一定会到来。

原文翻译:

中共国必须承担使新冠病毒大流行蔓延至全世界的责任

大卫·基尔戈尔(David Kilgour)写道:“许多法治拥护者称,北京应该为其不当行为的世界性后果负责。”

据2019年Nanos全国民意调查显示,即使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前,每十个加拿大人中就有九个对中共国政府持负面印象。

许多有独立媒体的国家的人们可能都知道,在2019年底和2020年初的大约40天里,北京隐瞒并伪造了新冠病毒在中共国内传播的信息。

图片:Wikicommons

德国和其他国家情报部门报告称,中共国的习近平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施压,要求其推迟发布有关病毒的全球预警。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援引国土安全部的报告称,北京压制该信息,以使其有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囤积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医疗用品。

当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时,台湾总统蔡英文迅速采取行动,于2019年12月31日筛查来自武汉的航班;于1月23日禁止武汉居民入境;实行密集的测试和接触者追踪;于2月6日禁止所有来自中共国的游客。如果世界卫生组织及其194个成员国采用了台湾的做法,全球许多感染和死亡事件就可以避免。

涌入欧洲最大量的冠状病毒载体是约26万名中国公民,其中三分之二飞回意大利工作。截止2021年1月11日,意大利有220万名确诊病例,死亡人数为79203名。

李克强在武汉。资料图片:中共国政府

欧盟政府、澳大利亚和美国已经要求对冠状病毒如何传播给人类进行独立调查。习近平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20亿美元资金,但直到2021年1月中旬,习近平仍然阻止世界卫生组织和多国调查人员进入武汉。在美国,一些针对中共国政府的索赔集体诉讼似乎已经在进行中。

许多法治拥护者称,北京应该为其不当行为的世界性后果负责,目前这些后果包括全球1.01亿多人感染、200多万人死亡和约4亿个工作岗位的损失。迄今为止,全球经济损失估计约为16万亿美元。

该病毒大流行还突显出,加拿大和许多民主国家在药品、个人防护设备和制成品方面过度依赖中共国。自2000年以来,仅加拿大就已经失去约6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

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夫(Michael Spavor)资料图片:推特

加拿大人的另一个重要考虑是习近平的“人质外交”和其政权对迈克尔·科夫里格和迈克尔·斯帕夫的逮捕,他们已经在恶劣的监狱条件下度过两年多的时间。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一份学术外宣总结道:“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党国正在对西方的民主和价值观进行猛烈攻击。”一个恶劣的例子就是今天香港的民主治理和法治状况。

数十年来,北京一直被指控对数千名良心犯―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穆斯林、藏人、基督徒等进行器官摘取。大卫·马塔斯(David Matas)所著的《血腥收获》(Bloody Harvest)(2009年)、伊桑·古特曼(Ethan Gutmann)所著的《大屠杀》(The Slaughter)(2014年)以及2016年的《更新》(Update)都记录了这一卑劣的商业行为。

欧文·科特勒(Irwin Cotler,左)。图片:欧文·科特勒,来自推特

加拿大的欧文·科特勒和马塔斯最近对中共国政府造成的冠状病毒损失提出了一些补救措施,包括:

一:国际法院(ICJ)―任何联合国成员国都可以要求联合国大会就某个法律问题请求国际法院提供咨询意见。中共国将不能使用其否决权。

二:世界卫生组织在当前病毒大流行中的行为令人失望。中共国非但没有改革其政策/做法,反而是世界卫生组织为迎合中共国政府而改变其做法。根据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如果在中共国的干预措施提早三周开始,冠状病毒的传播可以减少95%。

三:以被谋杀的俄罗斯吹哨人谢尔盖·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的名字而命名的《马格尼茨基法》,允许公开侵犯人权者的名字,并对他们实施签证禁令/资产扣押。拥有该法律的六个国家应对那些允许冠状病毒成为全球病毒大流行的中共国人士追究责任。

资料图片:马克·加诺,来自推特

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准确地评论道,“我们面对的不是1990年代或者2000年代的中共国,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动物,它代表了对我们的民主价值观的明确挑战。”他最后总结道,必须遏制中国,直到它恢复成为一个较正常的专制国家。

负责任的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以保障全球公共卫生;习近平的中共国纵容严重的疏忽或更严重的行为将会带来长期的代价。防止另一场病毒大流行需要现在就对北京进行问责。我们都必须为那些死难者的尊严发声。第一步是让那些对传播新冠病毒负责的人士赔偿损失。

加拿大新任外长马克·加诺(Marc Garneau)有能力与拜登新政府进行有效合作,与北京进行更加协调的多边接触。

新闻来源:《HKFP》| 作者:DAVID KILGOUR | 发布时间:2021年1月31日

翻译/简评:Dreamer文童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