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C
New York
星期三, 10月 27, 2021

谁在炒、谁在喝?茅台酒价刹得住吗?

推荐阅读

春节是白酒销售的旺季,记者近期走访上海市场发现,茅台市场零售价格已经上涨到3000元左右,而且一瓶难求。

出厂价969元、终端指导零售价1499元的飞天茅台,不仅价格水涨船高,还处于无货状态,这样的“茅台现象”成常态,“疯狂”程度堪比2012年八项规定出台前。茅台酒为何总是“求购无名”?到底谁在炒、谁在喝?茅台酒价为何刹不住?

一瓶难求的茅台

临近春节,多地出现茅台酒缺货现象。上海是茅台全国销量排前十位的市场,记者近日走访上海市场发现,茅台不仅价格“飞天”而且一瓶难求。“ 最近一段时间供不应求非常明显,500毫升的飞天茅台我们进货价都要2800了一瓶,而且很难拿到货。”位于上海闵行区的一位烟酒专卖店老板告诉记者 。

上海黄浦区的一家大型超市货架上已经没有茅台,不过店员表示要买的话还有少量,但一瓶要2900多元。而在上海徐汇区的第二食品商店内,店员则直接表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茅台酒了,拿不到货。在淘宝上,53度飞天茅台如今也全部不见踪影,只有少量生肖茅台酒在售。

早在2018年年初,茅台上调市场零售指导价到1499元,尽管已经不是“平价酒”,但普通老百姓要以这样的官方指导价格买到茅台酒着实不易。

在上海的茅台自营店和专卖店,店员均表示无酒可买可以尝试网上预约。不过,多名到店咨询买酒的顾客向记者表示,预约登记了好几天根本预约不到。记者在“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公众号上填写相关信息后发现,预约登记页面上确实无上海可选。

在电商平台上,茅台今年加大了电商平台的投放力度,但也是被“秒杀”的状态。记者在京东网易严选、天猫超市等电商平台上体验发现,这些平台都要求先充值成为会员才有预约抢购资格,而且都是一放货就“秒杀”完了。记者体验多次均发现,系统前一秒还显示拥挤,后一秒就是库存不足下架。

实际上,电商平台售卖茅台是否真正能让消费者买到酒也需要打个问号。记者在QQ搜索“茅台代抢”,出现了大量的相关群组,群内不仅有代抢的,还有出售抢购软件的。

“电商平台上的茅台基本掌握在投机者手中的,普通消费者要抢到一瓶的几率堪比中彩票。”囤积了不少茅台的葛先生透露,这些渠道基本是“软件党”的天下,黄牛利用抢购软件自动秒杀,普通消费者靠手动操作很难买到。

上海市民王先生打算买瓶茅台酒送给父亲,但在上海的茅台专卖店也买不到,最后只能在专卖店隔壁的某酒行用2900元一瓶的价格买到了2020年的散瓶茅台。

对于市场缺货的状况,茅台公司近期宣布,今年春节期间的市场供应量会超过去年同期,但具体供应量数据、增量渠道以及具体措施、实施时间等消息并未透露。

“拆箱令”下一个纸箱能卖200元

据悉,为了不让投入市场的茅台酒被“囤积居奇”,今年茅台公司使出了“大招”:从1月1日开始,要求茅台专卖店和经销商将80%茅台酒拆箱卖,1月14日起又将拆箱卖的比例提高至100%,并且要求100%保留纸箱。厂家会不定期到店里检查拆箱售卖的情况以及箱子数量,如果发现箱子数量没有达标,酒厂就会对经销商做出相应处罚。

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汤玮亮认为,强制要求经销商拆箱销售,可以促进真实的开瓶消费增加,并减少投资和收藏需求占比,降低茅台长期经营风险。

不过,茅台“拆箱令”的执行也导致了市场上出现整箱酒价格被疯炒,甚至茅台纸箱都被倒卖的奇特现象。

上海徐汇区某酒行店员27日告诉记者,“现在2020年的飞天茅台2850一瓶,这是散瓶酒的价格,如果是原封的整箱酒,每瓶要3450元。”每瓶就贵600元,一箱6瓶就是贵3600元。

茅台“拆箱令”的执行,也让此前的存量纸箱“洛阳纸贵”。记者在“闲鱼”二手平台上看到,2019年的茅台纸箱出售价格为200元,胶带都要近百元。

浙商证券看来,节前需求较为旺盛,且厂家要求100%拆箱售卖,导致成箱茅台批价迅速上升,进而带动散茅批价上行,因此贵州茅台批价仍处于较高位置。

实际上,茅台的官方指导价1499元近年来迫于舆论压力一直没有上调,但其实已经变相提价。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茅台对线下商超、卖场的供货价已经由原来的1299元提至1399元。这实际上对市场就是一种涨价预期暗示。

实际上,2018年以来茅台价格快速蹿升,一些年份酒、生肖酒的价格更是涨得离谱。投机之风下,2015生产的羊年茅台生肖酒,首发价格849元一瓶,而2018年市场价就曾炒到24000元,目前在27000元左右。

“生肖酒其实就是包装不一样,里面的酒和飞天茅台是一样的,这个酒绝大部分都是被渠道商和投资者囤积起来的。”上海一位茅台爱好者说。

稳市稳价任重道远

控价、稳市是贵州茅台近两年的主要工作目标。

白酒业专家肖竹青认为,茅台终端价格始终抑制不住的根本原因还是供求关系造成的,解决路径就是扩大产能。

不过,茅台产能已经接近极限。此前,茅台集团在“2021年度生产·质量大会”上表示,2020年茅台酒基酒产量约5.02万吨,同比增长0.6%。2021年茅台酒基酒产能目标为5.53万吨,新增0.51吨产量。据悉,2020年9月“十三五”茅台酒技改扩建项目完工,预计2021年将开始释放产能,该项目产能也仅约5000余吨。“茅台酒供求关系矛盾会持续加剧,供不应求是常态。”茅台集团相关人士此前坦言。

国海证券分析师余春生认为,茅台供不应求的状态可能呈现加剧趋势,稀缺性有增无减。一方面高收入人群增多,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茅台酒的消费、收藏需求增加。另一方面商务往来增多,对茅台的商务消费、送礼需求增加。同时在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茅台作为一定程度的“生息资产”,其投资需求进一步增加。

“预计茅台价格仍继续上涨,金融属性释放、需求端碎片化投资收藏崛起,将对茅台价格上涨形成坚实支撑,总供给量没有大幅增加的前提下价格易涨难跌。”兴业证券分析师赵国防还指出,茅台的高价差会滋生黄牛市场,该市场管控难度要强于经销商,当前出厂价和终端零售价之间丰厚利差,为黄牛创造肥沃土壤,而黄牛本就难以管理,从而导致茅台的量价措施执行力减弱。

私募基金行业知名茅台投资人董宝珍则认为,茅台最大的结构性问题是渠道。“茅台的渠道过于离散化,渠道控制了茅台酒的终端价。这使得茅台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控制不了自己商品零售价的快消费品。在终端价失控以后,进而把整个茅台的经营带向了一个动荡的局面。”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