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New York
星期五, 2月 26, 2021

大选让我睁开眼睛

推荐阅读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记录一下我认识上的改变。

四年前,我从未怀疑过主流媒体的新闻;这一次,我跟踪了民主党初选及总统大选,领教了大多数主流媒体的断章取义、谎话连篇,从新闻报导沦落为站台宣传。

四年前,我以为华盛顿的政客们大多是因为有政治抱负而从政,一心为国为民;四年后,我看到他们大多是为党派利益、个人私利和前途,勾心斗角,相互扯皮。

四年前我以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现在才知道犯罪证据可以被执法部门深藏不露,犯不犯罪不重要,追不追究才重要。

四年前我以为美国的选举是神圣的,为自己可以投一票而骄傲;四年后,我知道了投票的人不重要,数票的人才重要。一场有争议的球赛都要调多少不同角度的录相来调查、仲裁,而辅天盖地的选举舞弊,却没有法院受理。

四年前我为美国的言论自由而骄傲,美国人居然可以骂总统;四年后的政坛和大科技公司让我胆战心惊,这个总统只能反对,不能赞成,否则封号禁言,且小心秋后算帐。

四年前我以为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多么稳定可靠;四年后我认识到,制度的运行依靠谦卑、有敬畏、有信仰的官员和国民。美国的强大是基于信仰,美国的衰落始于对信仰的离弃。离弃得越远,衰落得越快。

四年前,我以为自由灯塔会永不熄灭,自己也享受得理所当然;四年后,里根总统的话让我振聋发聩:

「自由距它的灭绝不过一代之遥。我们没有办法把自由通过血脉传给子孙。我们必须为它而战,保护它,将它交到后代手上,而我们的后代也必须做同样的事情。否则有一天,我们将在暮年告诉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曾经自由的美国是什么样子。」

从沉睡中醒来是痛苦的,但我不后悔,我仍然选择清醒地生活。现在我开始思考,我没有为这个国家的自由付出过多少努力,我凭什么心安理得地享受?是到了自己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孩子们还能做自由人。

作者: 比邻而居
来自“薇羽看世界”

- Advertisement -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