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C
New York
星期六, 3月 6, 2021

郭文贵:拜登总统最想斩首中南坑老杂毛

推荐阅读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法国巴黎七星农场:枫丹白露

篇首说明: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1月24日 文贵直播中谈到了在爆料革命的浪潮中有信仰的战友撵也撵不走那些混钱混利益的留也留不住;谈到了拜登总统会开放数字货币,如果可能最想斩首中南坑老杂毛的是拜登总统;谈到了中共党内没有一派支持习以打台湾凝聚全党全国;谈到了千万不要打中共冠状病毒疫苗尽量避开一线城市躲避病毒;谈到了Sara100%是诈骗,她再活一万辈子、她一万辈祖宗再挖出来也赔不完战友的损失,而且这个圣母婊(注:圣母婊一词是笔者添加,非为郭先生用词)居然已经和共产党合作了;共五个大的方面的内容,本系列将根据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内容逐一上传。

以下为第二部分:拜登总统会开放数字货币会最想斩首中南坑老杂毛

2021年1月24日 文贵直播时间点29:08——

拜登总统当选以后,对我们有啥好处吗?好处太多了。我要原来说,大家觉得我是神经病。他第一条,对我们G系列在利益上绝对高于川普总统,他啥不干,拜登总统他一定把Facebook这个数字货币Libra给搞起来 DCKP吧现在叫,这是他肯定的。他只要让美国允许搞数字货币也就是虚拟货币,他这个大门不能只对Facebook扎克伯格开吧?美国的市场是全世界虚拟货币,绝对是这个门只要一开,人类就合法地走向了未来虚拟货币的时代。

他只要一打开,他让他过他不让咱过吗?G-Coin、G-Dollar搭这个顺风车,咱是不是最大受益者兄弟姐妹们?你信不信?这个没有人看出来。

第二,战友们,我想再问一个问题,不管拜登政府如何所谓被他们亲共勾兑,你们想猜想的一样,他最想杀的是谁你想想?他最想合法的干掉的人物是谁?不会是郭文贵吧?我连个屁都不算在他们眼里面,在这事上他冒险去干我干啥呀?干我我会成为他被灭掉的工具,因为对手会拿着我的事儿整他去。人家昨天说,Miles 我们可不想沾你呀,你千万千万记住,我们要跟你重申,你是我们的战略资源,国家战略资源,我们要合作。因为他不想让对方拿着我这事去攻击他,欸,千万千万不要。郭文贵的价值是你很多人看不到的。

但是他说得很清楚,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共产党造我们的谣,对共的政策我们不能错,错了就完了,对这届政府是致命的打击。对共什么手段、什么样的政策,决定了拜登总统能当多长时间、是输是赢。绝不是国内政策,全部是对共。啊,大家听明白了?谁能威胁美国总统?谁能威胁美国的安全?不是郭文贵,也不是卡扎菲了,也不是伊拉克了,是共产党!

如果能有一瞬间斩首,把中南坑那几个杂毛给灭了,那是拜登总统最想干的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当你手里有了无尽的权力,只有一个人、几个人能威胁你的未来的安全,你啥都不会想,你只想着干掉一件事,其他都是副作用、都是副事儿。对吧兄弟姐妹们?你觉得川普总统要上来他有这劲儿吗?他永远没有。川普总统要灭共是他的信仰和理想,他个人上他不觉得共产党,到现在,听说到昨天,今天班农先生去飞马阿拉哥,去马拉阿哥了朱利安尼先生,今天啊今天飞马阿拉哥,今天下午好像是,还是今天上午我忘了。邀请我去,我不去,我不去。原来当总统我都不去,不当总统我就更不去了。就飞马阿拉哥去了。我说我永远不会跟你们同框出现在镜头前,不去。就昨天他们还说呢,川普总统认为习近平不是他的敌人,对吧?共产党说确实要消灭,但是共产党怎么消灭他的说法,他还是需要慎重的。他怕习近平,他害怕他,他害怕共产党。这可是完全本质不同,一个人要绝对感觉对方有机会能把自己灭掉,这是私仇,和在意识上我想灭掉这个组织这是两回事,那是政治。这就是兄弟姐妹们要看到的大局。

有信仰的战友撵也撵不走 混钱混利益的赶紧离开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鹰(文言)、月野兔

法国巴黎七星农场:枫丹白露

篇首说明: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1月24日 文贵直播中谈到了在爆料革命的浪潮中有信仰的战友撵也撵不走那些混钱混利益的留也留不住;谈到了拜登总统会开放数字货币,如果可能最想斩首中南坑老杂毛的是拜登总统;谈到了中共党内没有一派支持习以打台湾凝聚全党全国;谈到了千万不要打中共冠状病毒疫苗尽量避开一线城市躲避病毒;谈到了Sara100%是诈骗,她再活一万辈子、她一万辈祖宗再挖出来也赔不完战友的损失,而且这个圣母婊(注:圣母婊一词是笔者添加,非为郭先生用词)居然已经和共产党合作了;共五个大的方面的内容,本系列将根据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内容逐一上传。

以下为第一部分:有信仰的战友撵也撵不走混钱混利益的赶紧离开

2021年1月24日 文贵直播时间点00:00——

天呐,出去了呀,哟哟哟,我还在这喝上了,天呐,啥情况呀这是啊?喂,这有声音没有啊?嘿,啥情况嘛这是?喂,喂,喂,喂,喂,有声音没有呀?天呐,有声音没有啊?没有画面吗?我天呐,我还在这准备呢,就出去了。有声音没有啊?兄弟姐妹们。有声音吗?有声音吗?中不中?天呐,七哥亏了没在这块裸奔啊,天呐我怎么搞着搞着出去了呢。声音很好,哟,这个这么真实啊,今天,这么真实呀,天呐,不敢想呀。这太阳,有点冷,有点冷。这样好了吧,今天有好消息呀,好消息是约翰叔叔不在,哈哈哈,约翰叔叔不在啊。兄弟姐妹们,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2021年1月24号,文贵早晨乱聊直播。

现在是8点09分,我8点45分一定要下线,我在这纯扯。我是从6点钟起床后赶快的和我们台湾的一个朋友通了个小视频,通完视频电话以后我再看那两个手机的时候,我的天呐噼里啪啦都是咱战友给我发的信息。七哥今天无论如何得直播一下,哪怕露露脸儿都行,你不说话都行。特别是吉林通化还有四平还有长春的战友给我留了一段话让我特别特别感动,说七哥我们现在已经在家里边儿没吃没喝,像我们这还有点儿身份的人把所有的能救济的能帮的家人、帮朋友的、帮同事都帮了。还有些人的说现在死在医院了,家里人也昏过去了。你说昏过去往哪抬呀,抬医院就不让你出来了,抬别的医院就不让你去。然后家里死人要往火葬场拉还很贵,要4万块钱,谁家现在有4万现金呀,银行取钱银行也不开门,也不给你取。另外我们的战友是大连的战友,旁边的邻居死了想去帮忙,结果进屋不让出来了。那么另外一个战友发信息,说上街上买肉,是前天买的什么肉啊是40块钱一斤,40块钱一斤,然后昨天再去的时候直接涨60了,一问不卖给你了。说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高官和低官了,也没有什么穷富了,他说有钱也花不出去,剩下的都是恐惧在这儿。他说七哥现在更夸张的事情,孩子当兵呢,孩子从部队打来电话,说我们突然间接到命令全去东南了,还不让说具体,东南是哪儿呀,是海南岛呀还是福建啊,全走了。所以说战友心里很焦虑,说七哥站出来你就随便说两句就行。

兄弟姐妹们,七哥实际上很多话都说过,但是战友们最想等什么。战友们就想等个爽的,欸,一睁眼睛共产党没了,再一睁眼睛王岐山没了,再一睁眼睛习岐山没了,再一睁眼睛北京天安门现在归咱们拥有了,再一睁眼睛北京没有雾霾了,再一睁眼睛我天,家里边所有的绿地变成了大海,所有这马路上的城管没了。这不是乌托邦,也不是幻想,这是彻彻底底的这真的是共产党给你的永远的一个很好的一个实现办法叫梦想——只能在梦里想、人间都不可能有。

还这些战友们包括头两天说,哎呀,听说青烟袅袅了,中南坑的你不喜欢的几个人全都死了。这种想法特别好,我也想,但是能不能做到?它不仅仅取决于一个人或两个人,它取决于很多方面,就像120,咱本来灭共呢,咱好像比美国选民还着急,美国总统一选出来不是川普了是拜登了,大家觉得要自杀,觉得天昏地暗了,没有未来了。然后说你看七哥说的也不准,路德说的也不准,不是100%嘛,不是1000%嘛,不是10000%嘛。战友们说实在话,像我这么谦虚,像路德先生这么搂着的,中国、世界上我不见第二个。

为什么这么说?Lin Wood,朱利安尼、班农、Cotton、福林将军、议员、川普家族,那英国的Najo Brass(注:根据读音拼写未必是正确拼写)前首相,都是在113以后说呀,100%啊、1000%啊。都人家说完我们才敢说的,对吧?到昨天晚上,他们家人还给我发信息呢,Miles相信我们,We’ll back one thousand percent,We’ll back one thousand percent呐,七哥没发信息吧?没跟你们说one thousand percent吧?路德先生是在我这听说以后,他们家人承诺了已经one thousand percent了,他才敢说的100%,人家说百分之1亿的时候,路德先生才敢说个百分之1千。

咋了?没人敢指责川普去,没指责班农和朱利安尼,指责郭文贵和路德,我R你八辈儿祖宗,你就是个贱痞子!贱种!这不是种族歧视吗?见了白人屙屎你当鲍鱼吃,轮到文贵、路德救命的时候,你挑我们的毛病。

路德这1年前就让你们囤粮食,现在好,吉林、大连所有人跟我说,太感谢路德了,我存的粮食管用了,买粮食都买不着,有人夸过路德吗?就这种贱种知道吧?对你一万个好、一亿个好,最后一个不好一切都是垃圾。专门天天强奸你、轮奸你的,一次不强奸你,你不爽了,你不是贱种吗?有些人骗你钱,骗完钱以后跟你讲情怀、讲理想、讲信仰,他给过你啥呀?他能给你啥呀?他有啥给你的呀?住的吃的喝的都没有、查他八辈儿祖宗都没见过一顿牛肉啥吃的,给你许情怀,动不动上帝、信用、自由、民主,你疯了吧,就这么爱相信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现在吉林东北都来了,哎呀,谢谢路德,谢谢,北京的咱们昌平好几个地方的战友。

这怎么这么亮了,这阳光怎么突然照我脸呐,这是谁安排的呀,啥意思啊。

所以我真的的觉得特别不公平,我们多少战友冒着命、冒着全家的风险灭去共去,然后有一些啥也不干坐在那抠着脚趾头、嗑着瓜子儿品头论足。还有人你像路德先生全家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背后多少威胁,像科学家、像郝海东先生、还有叶钊颖女士无数个战友,还有这几天在北京各种行动的战友,多么的恐惧啊,他们谁知道他们?他们能得到什么?但是就这也被批评。

哇噻太亮了吧,这也太亮了。别照脸,这可受不了。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为啥我文贵在这儿说,咱看着这个世界它有时候太不公平,有人在前边儿奋死浴血奋战,为了根本不向你要一分钱、不想要你一口饭、甚至都让你不知道名字的人,跟那些天天向你伸手、他连自己挣得工资都没有、某些人一辈子真的是连自己生存能力都没有,来批评这些浴血奋战身家上亿上几十亿或者家里过的很好的人、为你付出争取信仰和自由法治,你在家抠着脚趾头你骂来骂去评头论足的,你算什么东西呀,是吧?

昨天有一位大姐,文贵我听说你把房子给了路德以后,她说从你爆料革命到现在我没掉过一滴泪,但是你给了路德这个房子她说让我掉泪了,为什么?她说我活这么大时间,我从未见过一个人无缘无故地给一个人房子,又不是你文贵得到了什么,而且是你付出,她说咱中国人啥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呐,她说另外你给房子的那个人值得给。

她说这个路德先生,她说,你这连个房子都没有,干了这么多好事情,她说我给我女婿说过好几次,咱给路德弄点钱让他买个房子,然后她女婿给她说,你放心,文贵一定安排好,这才让我们感动啊,这才是我们的战友啊。

在那块儿、天天在那块儿说话,在那上边动动手指头批评这个、批评那个,有些人连个脑子都不长,人家说风你是风、人家说雨你是雨,看看昨天发生什么事情?昨天我见了几个人,咱说的超过七十二小时了吗?拜登政府明确地说,我同意川普总统的共产党人类种族灭绝罪是大屠杀,这意味着什么?共产党是不是过街的老鼠,中国人活这七十年你们什么时候知道过美国在整个换总统以后,还能把政策这样的延续、跟我们保持一致的,谁能做到?

不但如此,战友们,再问问,我们能把中南坑里边要整个这四拨对台湾的作战和香港当年的整个的反遣返运动,谁能把握住?只有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郭文贵吗?不是郭文贵,是谁吗?不是,是我们默默的你们不知道的战友,你们可以天天骂郭文贵,没问题,郭文贵是骗子、垃圾、狗屎,什么都行,我不在乎,什么名都可以骂我,但是你们不要坏了良心骂那些和骂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你骂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人你必定要遭天谴!要遭天灭!因为太多人为了这个目标、为这个行动付出太多了,你看到的叶钊颖、郝海东他失去了多少学校、失去了多少国内的收入,银行账号被封,你看到的博士军团,哪一天博士军团的人他们不是熬夜、失去了多少与亲人相聚的机会、带来多大的风险,科学家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科学家,她完全可以待在那里,全世界现在这个疫苗啊、什么病啊、病毒者、科学家,都是到处搞疫苗经济,像她这样还不得抢手吗?她失去了一切、付出了一切,无数个像彤宝国这样的人物,此时此刻多少人在前线为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作战,动不动就否、动不动就骂,你们千万记住啊,你要相信或你不相信,上天绝定是长眼的,我就纳了闷儿了,又不要你一分钱、不喝人一口水,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是谁,你就在那块儿开始诅咒,你不坏了八辈儿祖宗良心了吗?你不遭天灭吗?

什么样的政府都得灭你这号孙子,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些人动不动民主啊、法治、自由、真相,你姥姥的个蛋!你有啥资格谈什么自由、真相,一帮骗子!连要饭的本事都没有,你还谈民主,没爆料革命现在你连个屁都不是,说你是屁都对得起你了,全身上下全家都不够一卷卫生纸钱,动不动张口就是上帝,张口就是自由、法治、真相,我说战友们长长脑子,永远要记住,他说这话的时候,你问他你能做到吗?你凭啥?你做过吗?就这点思维逻辑行不行?所以说我现在我说实话,就是中国这共产党那块儿它真的是满城铺金砖我都不想回中国,甭,就是整个中国人都信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我都不想回去,就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环境、人文环境到了让你无法生存的程度,无知愚昧到了极点,起码的一个逻辑思维他都不自恰,是吧?这是哪位历史学家说的,不管这个国家政府有多好多坏,当你周围生存的环境和人,他没有敬天敬地、没有对人和神的起码尊敬的时候,这个地方就不是你生存的地方,

一个人就3万多天,我这都活了50岁了,还能够多活个,我最多我就想活65岁,是不是?再活个几千天,干嘛去跟着那些人去扯掰去?张口是报纸、闭口是报纸,张口是听说、闭口是听说,谁说啥都信,一会儿跟人这个好的时候,鼻涕一把眼泪的、一弄就哭,啊,我感动、我为你奉献,一翻脸不认人了,把人弄死。人家说给你个天,你也信,给你两个太阳,你也信。我这两天看到你看看就咱们这东北的战友们,听了爆料革命、跟爆料革命的,家存粮存钱的,这回得救了。原来的武汉人呢?广东人呢?其他的人呢?得救的呢?有一个人说路德、爆料革命、郭文贵先生,我们得救了、我们得了什么样的实惠了?没人说,当然咱们战友是心中有数的。

这拜登总统上来以后第一个坚持了,我们爆料革命说了他推翻不了,我前天跟路德先生说他可能都推翻,路德先生吓一大跳,他说,是吗?现在什么情况?拜登总统、政府官员现在跟我们密切接触,要深刻地了解Dr.闫博士的整个信息,比川普总统政府还积极。我记得我几个月以前我曾经说过,我说拜登要当了总统可能更反共,哇塞,一部分人说自从郭文贵说这话,我就不再相信他了,自从郭文贵说这话,我就不理他了。我R你八辈祖宗,你再理我你是孙子你要再理我,爱滚哪去滚哪去,滚得远远的,爱死哪儿去死哪儿去你。然后好了,拜登上来了,又是不相信郭文贵了,这拜登恨郭文贵,要把郭文贵给遣返。你爱滚哪滚哪去你,一帮Loser,你有啥资格来评价郭文贵啊?你做过啥?你能做啥?你拥有啥?这帮孙子,恨不得把你妈、把你闺女都给卖了的主儿,不要个脸,还动不动站出来说几句,你看你那个德行,我就不说你名字了,等哪天我说的时候,就是让你倒霉的时候。 这回人家拜登上来了,好家伙,比川普总统还积极,这两天说了,“我们要认真研究Dr.闫博士说的这个情况。而且他现在政府当中绝大多数比川普政府还积极,当初都不让说呀,一年都不让说呀,现在说这很有可能就是生化武器,而且就是来自实验室,而且对这个新疆种族大屠杀,觉得支持川普总统的观点,台湾问题,虽然有着联合公报,但是说坚决支持台湾,而且可能真要派人去访问台湾。本来蓬佩奥国务卿是想第二任,对了,我们说(川普)总统当选,蓬佩奥国务卿都说,皮特·纳瓦罗都说准备川普总统第二任期,你们咋不说去?

你们逮着爆料革命、郭文贵、路德骂起来了,你们这帮孙子!这些欺民贼,这些混账们!蓬佩奥国务卿本来准备好的,都要做的,川普总统所有过去他承诺的这些事情,后来他都没做呀,包括特别调查检察官、见闫博士、定成CCP病毒、香港定为是一次的大屠杀、把共产党定为公众的敌人,然后跟北约发起一起对共产党的制裁和个人的共产党员经济的查封,他都没做呀。人家拜登总统上来才几天啊?很明确啊,有人为爆料革命振臂高呼吗?有人为这个新中国联邦振臂高呼吗?到底你们是想要新中国联邦是要灭共呢?还是在这块儿验证郭文贵是真假好坏呢?郭文贵是流氓、郭文贵是杀人犯、郭文贵是骗子,跟灭共和你相不相信灭共和你觉得应不应该灭共,它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想灭共,没有,我郭文贵就是骗子,那你去灭去呀,你去灭不就完了嘛。郭文贵是个骗子,你不是骗子啊,你去灭去啊,你有钱呐。

头两天有个人所谓的参与借项目4万块钱,说要求退款,我告诉他们战友,我说马上让他退,你不退你是孙子,我早就知道你是来干啥吃的。就你那点,你说就那点钱还叫钱?在你眼里那叫钱,在郭文贵这什么钱都不算。还是那句话,郭文贵就打个电话,我说借20亿美元,借它100年,他要能超过2小时钱给我,我都不要他钱。GTV、G-News、G-Coin、G-Dollar、G-Fashion那是一些小辈所能评价的吗?是一些无名小辈所能评价的吗?是要了一辈子饭抠抠琐琐地省吃俭用、坑蒙拐骗的人所能理解的吗?

拜登政府,我过去说他更灭共,未来你看着,我现在要说他更加有效灭共。我昨天跟他们说,他说,你还坚持川普能回来吗?我说,当然川普能回来,他说川普,我说川普赢啊,他说现在就你一个人坚持,我说我就这么坚持啊,你可以不理我呀,对不对呀?删东西?不删,你啥时候明确对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支持了,我就删,因为那都是战友们发的。郭文贵这辈子我说过可以啥都没有,不能没种!郭文贵这辈子可以啥都没有,绝对不会没有良心;我什么都可以不做,这一辈子必须灭共。

咋地,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不相信这个的,远离我,远离爆料革命,远离新中国联邦,走得越远越好。这一辈子最可怕的,你嫁了个男人或你娶了个媳妇在床上,你想着别人、同床异梦,然后双方还得装作高潮,这是最最可怜的。我跟你七嫂子过了35年,我要有一天我觉得这个女人不是我拥有的,我早就跟她离婚了,我绝对不会跟她过的。但是有多少人不是同床异梦啊?多少人活在虚伪和委屈之中啊?那么我们追求信仰没一个人拿刀逼着你、没一个人拿枪逼着你,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不需要任何人所谓地强让你、有条件,啥都没有、完全自由。爆料革命没你不行,这是路德先生说的,但是我也想说的,爆料革命没谁都行、没谁都可以。我说过过去爆料革命最后这些战友能剩下5%就不错了,那我是高说的。爆料革命开始到结束,它最终是由上天指定是谁就是谁,真有信仰的人,你撵也撵不走,没有信仰的人你留也留不住。想进来在这块混钱占便宜混利益的,我告诉你,那未来爆料革命的起伏多着呢,你趁早快点离开,可别把你钱给赔了,可别让你在这块儿吃了亏,那共产党给你的利益大了去了,还有个投资机会大着呢,投资那个Elon Musk、投资扎克伯格。

- Advertisement -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