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C
New York
星期一, 8月 2, 2021

上海官员与黑社会勾结的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

推荐阅读

财新周刊最新一期报导,深度揭秘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的黑幕——他们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赵富强长期沆瀣一气,后者向前述人员行贿或利用女性提供性贿赂等,还有国企高管和警方人员亦被赵富强“搞定”。

2020年9月22日,47岁的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誉升投资”)的实际控制人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罪一案宣判。

根据判决书,赵富强在黄浦江北侧的杨浦区许昌路租用的办公楼等地,通过暴力等方式组织安排多名女性,长期提供吃请、嫖宿、行贿。出入此处的不仅有官员,也有国企工作人员,该场所亦被坊间称为“小红楼”。资本和人脉的积累,使得赵富强日渐膨胀,号称“杨浦没有搞不定的”。

判决书显示,赵富强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诈骗、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盗窃、组织卖淫、聚众淫乱、行贿等十宗罪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其余37人分别被判处2年6个月到20年有期徒刑不等,其中赵富强的多名前妻、与赵富强育有子女的女性也获刑8年6个月至20年不等,另有多名上述女性的亲友被判刑。

一审宣判后赵富强提起上诉,二审开庭审理此案,2020年12月30日宣判维持原判。

赵富强案发后,牵扯出至少13名当地官员和国企干部,更引发上海市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陆续宣判的关联案件披露,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因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7年6个月,二审维持原判;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副局长岑宏权也已落马。

杨浦区多名国有企业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员亦获刑:平凉路派出所原所长胡程浩和副所长孙震东因包庇赵富强黑社会性质组织,并纵容该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分别被判处4年和1年6个月有期徒刑。平凉工商所原所长吴剑磊和江浦工商所原副所长冯伯平分别被判处5年6个月和7年有期徒刑。杨浦商贸的梁超、李斌、朱建平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受贿罪分别被判处8年、10年6个月和7年。卫百辛的王爱庆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受贿罪被判处7年6个月,另有上海五环大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黄浦公共租赁住房运营有限公司的三名国企工作人员获刑。

2019年5月15日,时任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在办公室约见了赵富强,称抓捕在即,劝说其尽快离沪。得到消息的赵富强当晚带着多部手机和三名女性开车逃往江苏泰兴老家。次日13时许,警方在泰兴将赵富强等人抓捕归案。

2019年7月29日,杨浦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被调查。

官方通报称,卢焱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私底下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为其打听案情、通风报信,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大搞钱色交易;徇私干预司法、执法活动;生活腐化堕落。与不法私营企业主狼狈为奸,大搞权钱交易,在企业经营、承接工程、协调案件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伙同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吞国有财产。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

赵富强经人介绍认识同为江苏籍的卢焱后,卢焱多次在赵富强的许昌路632号办公室安排饭局,还为赵富强加快营业执照办理、公司破产案件审理、处理房屋纠纷等方面提供帮助,多次收受赵富强行贿共80万元(人民币,下同)现金。

另据官方通报称,任涌飞在担任杨浦法院院长期间,从杨浦区召开的有关专题会议上得知,以赵富强为首的有关单位和个人,多次实施以暴力胁迫的手段非法转移巨额房屋租金,故意欺骗并侵占国有资产等具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行为。2018年下半年,任涌飞经卢焱介绍,接受赵富强的请托,在终结其潇戈物业破产程序等方面提供帮助,使该公司得以存续。

“赵富强是个魔鬼”

赵富强来自江苏泰兴农村,早年做裁缝,上世纪90年代落脚在上海的中心城区杨浦。此后十余年内,他从裁缝转为经营两间提供卖淫服务的美发店,后又成为商铺租赁的“二房东”,凭借套路租赁的欺诈手段完成早期资本积累,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近几年因参与动迁清场,逐步拿到大量国企房源,此次被抓前,他再度转型经营的“汇吃汇喝美食城”已在上海三个区开设。

“赵富强是个魔鬼。”一名曾在赵富强开立的美发店工作的女性描述,赵富强从保姆介绍所将她招聘过来,嘘寒问暖后发生性关系,再以“会负责一辈子”“一起为家赚钱”等话术说服她卖淫,但并未支付工资,仅在年底给一些生活费。如女性有所不从,赵富强或殴打,或威胁将卖淫之事告知其老家亲属。

判决书记载,在赵富强经营美发店的六年间,多名店内卖淫人员曾被行政处罚。赵富强的前妻之一宗某也在此处卖淫。她供述,赵富强告知如果被警方查处,就否认有卖淫活动,且不能交代出他的名字,有时也让卖淫人员使用假身份。

在此期间,赵富强发现房屋转租中或可谋利,逐步转型成为商铺租赁的“二房东”;在美发店工作过的多名女性,也先后成了赵富强的妻子以及其公司的核心成员,分管财务、内资等部门。

经营美发店期间,因其中一间未挂营业执照被处罚,赵富强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杨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长冯伯平,开启了一场人搭人的关系链条。

冯伯平供述,自己接受赵富强请托,在处罚其无证店面时按照最低标准处罚,或以罚代停,也帮助赵富强违规办理个体工商营业执照。

2008年前后,冯伯平向赵富强介绍了时任平凉工商所所长吴剑磊。判决书显示,吴剑磊曾先后在桑拿会所和赵富强的许昌路办公室与两名女性发生性关系;在吴剑磊因其接待态度和言辞遭到信访投诉时,赵富强派人对投诉者进行连续多日的盯梢,还通过投诉者住处门禁通话系统实施言语威胁,这在一审被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吴剑磊供述,他曾帮助赵富强加快办证速度,介绍房源并从中获取中介费。

赵富强很快在房屋租赁中发现有利可图,之后的十多年里,他大部分时间从事商铺租赁的“二房东”生意。判决书显示,2004年起,赵富强逐步介入商铺租赁,通过欺诈手段垄断房源,使用暴力、“软暴力”等方式解决租赁纠纷。

判决书记载,仅2012年至2019年6月间,赵富强组织从事的房屋租赁业务遍布全市9个区,地址涉及1300余处,获利共计9.7亿余元;其中,2014年6月至案发,该组织利用上述手法实施诈骗罪84起、强迫交易罪15起、敲诈勒索罪4起、寻衅滋事罪5起,单笔金额3000元至22万余元不等,非法谋利共计600余万元。

除了安排饭局之外,赵富强还组织官员与女性周末出游并发生性关系。

据知情人描述,“小红楼”的一楼为保安和财务室,四楼以上为核心员工和女性的宿舍,不少女性的父母也在此居住工作。楼内电梯和不同房间都安装有刷卡门禁,外人如要进入,还需保安通过对讲机联系赵富强。多名在此处工作过的信源表示,楼内暗藏了诸多监控摄像头,当事人被拍摄发生性关系的照片、视频。这些照片和视频既是赵富强的癖好,也是他控制女性的手段,如女性有想离开的迹象,他以此要挟,称要将照片和视频发给她的老家人或到处张贴。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赵富强为长期控制女性,满足个人淫欲,以招聘总裁助理为诱饵,采取在聘用合同中预设陷阱、不断灌输淫秽思想等手段玩弄女性;通过当众侮辱、肆意殴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残害女性。

赵富强还犯诈骗国有资产罪。判决书记录了赵富强五起涉及国有资产的犯罪,骗取市政拆迁补偿款及租金等共计5400余万元,其中两笔造成杨浦商贸和杨浦城投分别损失超过2000万元。

来源:财新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