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New York
星期日, 3月 7, 2021

逆向淘汰与黑白不两立——评农民企业家孙大午的五宗罪

推荐阅读

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又一次入狱。上一次入狱是2003年,时隔17年之后,孙大午又一次失去自由。如果上一次他失去自由还有一个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这一次对其罪名却是语焉不详;上一次是他和他在大午集团供职的弟弟被带走,这次他却是连累了妻子、孩子;上次他的企业还在运营,这一次,他的企业已经被地方政府全面接管;上一次在羁押半年后孙大午回了家,这一次,却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获自由,回公司品尝自己的“大午熏鸡”。命运兜兜转转,这位过着清教徒般般生活的企业家、这位有着济世情怀的企业家、这位一直不肯向命运屈服的企业家,最终也难逃中共魔爪。如果说17年之前中共还有一点舆论空间,还能发一点慈悲心肠,今天的中共早已脱下伪装、张牙舞爪、赤裸裸露出了自己的魔鬼本色。孙大午何罪?孙大午大概有如下几宗罪:

罪状之一:正道经营。在中共国,很多人一说起企业家和政府的关系,就会说到官商勾结。实际上,中共国的企业家哪里能跟政府官员平起平坐?哪里谈得上什么勾结?大企业是大权贵的白手套,小企业是小官员的受气筒。就像郭先生讲的,中国企业家和政府的关系就是妓院的妈妈和小姐的关系。小姐出卖肉体和灵魂给妈妈赚钱,还要给妈妈陪笑脸。要是一个企业,竟然想不给官员陪笑脸,不受官员盘剥,不给官员行贿受贿,想要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发展,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不可理喻。企业都不行贿受贿了,你让政府官员喝西北风去?你让国有银行的领导拿什么去养小三、养私生子?不识时务至此,难道不是一大罪状吗?

罪状之二:收买人心。在中共国,作为一个企业,你好好挣钱、乖乖发财,你就是假冒伪劣、声色犬马、伤天害理,但只要和官员狼狈为奸、孝敬供奉,你便可以锦衣玉食、飞黄腾达。孙大午你竟然看不惯社会不公,你竟然想要为“乡亲们打造出一个没有邪恶、没有饥馑、共同富裕的大同世界”?你竟然想让他们有体面、有尊严、有未来?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这不是摆明了恶心政府、批评政府不作为吗?你这不是摆明了挑衅政府权威吗?你这不是摆明了和政府收买人心吗?你提供廉价的近乎免费的医疗费用,大保定的那一大堆官办医院还不得关门大吉?那一干大夫护士还不得饿死?还有那些吃医院拿回扣的有关部门,还不得喝西北风?你提供的免费农民技校让那些以发教育横财的官办教育情何以堪?你这么干净、这么清白,不摆明了讽刺我党的教育和医疗吗?这难道不是你的又一大罪状?

罪状之三:不服敢告。谁不知道,在中共国,司法只是一纸空文,中共权贵,可以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司法是罪犯的打手,中共可以法律之名为为非作歹。更有时候,司法是打击对手、陷害良善的挡箭牌。中共依法治国,治的就是你小老百姓,就是让你有冤无处申,就是让你服服帖帖。你孙大午竟然不服,强奸了你,竟然不忍气吞声,竟然不堆起笑脸,谢主隆恩?我党威煌煌,岂容你这既没背景也没血统的人抗争?你乖乖做好奴隶就行,难不成还想站起来当人?不要以为你有几个钱,有几个人拥护就觉得可以和我党分庭抗礼了,就你这德行,就是我党脚底的一撮灰。不想好好做奴隶,这不是你的又一大罪状吗?

罪状之四:独立思想。谁不知道,在中共国,我党有统一的马列主义思想、有毛泽东思想、有邓小平思想,有习核心思想,我党让罗马教皇都乖乖下跪,让和尚升国旗,让道士爱党,我党要让所有的人,无论同意不同意,无论赞同不赞同,都要挂上党旗,向党效忠。你孙大午既也不争先恐后入党,向党靠拢,也不积极建立党支部,向党表忠心,竟然在你公司倡导什么儒家思想,建孔庙,祭孔子,公然和我党思想分庭抗礼。更重要的是,在我党英明领导之下,你孙大午才能发财、才能致富、才能变成一个人物,你竟然还要表达对我党治理的不满,对国家管理体系、金融体系指指点点,在你大午内部讲讲倒也罢了,你竟然还在大学公开兜售这些观点,毒害青年一代,借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看来你孙大午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罪状之五:向往宪政。以上四桩罪行,你孙大午已经吃不了兜着走了,最可恨的是你孙大午竟然有民主宪政思想。什么《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一个草根商人,哪轮得上你对这个国家治理指指点点。许志永以“煽动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你还对他敬重钦佩?你在大午集团搞什么私企立宪、搞什么选举?你这套做法摆明了不是对我党的统治不满吗?摆明了不是要什么宪政民主自由吗?摆明了破坏我党的政治安全吗?说不定你跟境外反动组织有秘密联系?任志强什么背景?该拿立马拿下?你这种思想不斩草除根,我党怎么江山永固、千年万年?

这就是私营企业家孙大午的五宗罪,这五宗罪下来,任凭你刚正不阿、两袖清风、任凭你品性高洁、仁义买卖,任凭你解决了多少就业,生产了多少产品,进行了多少创新,造福了多少社会,孙大午最终走向的只有黑狱铁窗、身陷囹圄。这就是中国一个有良知企业家的最终宿命!

陈丹青曾经说过,在中国,如果你没有背景,还要选择做一个好人,200%会落入社会底层,哪怕你才华横溢,哪怕你有真知灼见,社会的筛子会把你过滤掉。越是循规蹈矩、刚正不阿、天性善良的人,越容易被淘汰,你所有的优点都会成为竞争中的劣势。陈丹青说对了一半,在中国社会,刚正不阿、天性善良的人,在有公平竞争、在有市场衡量的领域,也可能通过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获得艰难的成功。但成功之后,因为你不溶于黑暗,因为你还想追求光明,你就会毫不留情地被掌握公权力的黑暗势力摧毁。黑暗绝不允许光明存在,绝不允许光明暴露它的黑暗,更不允许光明驱逐黑暗。这就是黑暗的本性。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势力,它对光明恨之入骨,誓要摧毁人世间一切美好、良善、正义,把人间永久变成地狱,让人们永堕苦海,不得超生。只有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存在一天,中国人民就永远不能得到解放。中国共产党,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污点,允许中共继续存在,是对我们所有人的羞辱。灭共,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是这个时代最正义、最迫切、最重要的使命。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要行动起来,灭掉中共。

作者:海阔天空(G-News)

孙大午“二进宫”,大午集团近30名高管集体失联

11月11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午集团)创始人、河北保定企业家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被警方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2003年孙大午因涉案非法融资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有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真相被彻底公开,关于定罪与量刑引发全社会特别是学界和司法界的热议与讨论。

此后,孙大午因其带领企业快速发展和他的诸多经济方面的言论而被社会关注,他的传奇经历和经营理念,让他一直成为“有故事的人”,此次突然再次被抓,孙大午和大午集团及保定官方或将迎来又一波舆论风暴。

大白财经观察获悉,孙大午等人被刑事控制或与此前一桩土地纠纷有关,目前大午集团和子公司以及涉事村子的干部大约30人处于失联状态。

大午集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集团仍有执勤民警在岗,来自于附近市县区多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集团内进行维稳工作。由此看来,孙大午和大午集团面临的这场危机,非同一般。

孙大午“二进宫”

今日(11月11日)7点01分,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2020年11月1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孙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

9分钟后,这份警情通报被河北公安在微信公众号上予以转发。此后尚无进一步有关案情进展的细节公开。

大白财经观察通过公开电话联系大午集团多个部门,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上午11点时,有保卫处工作人员答复道,孙大午等人被警方控制一事,没有经过单位,因此保卫处并不知道事件详情。

大午集团一位中层领导告诉大白财经观察,一大早接到公司二把手的电话,说是单位出了一些事情,让提前上班开个会。到单位后才知道,今天凌晨一两点钟,集团创始人孙大午、董事长孙萌,孙大午的弟弟孙二午都被警方带走了,28家子公司的一把手的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之后大家汇集各方消息后分析认为,集团高层悉数被警方控制了。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河北大午集团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布警情通报的是高碑店市公安局。

“公司和子公司的一把手全失联了,感觉这件事情太大了,大家都还有些不适应。目前,集团主要路口和子公司都有徐水区警务人员在把守执勤。各分公司的正常工作没有明显受到影响。”大午集团工作人员表示:高碑店市是河北省保定市的一个县级市,和徐水区平级。由此可见,这次集体行动应该是保定市局在异地用警,大概率是一次突然的执法行动。

这位工作人员传给大白财经观察一张房门把手破损的照片解释说,带走集团副总靳凤羽时,警方还采取了破门行动。

有接近该事件的社会人士告诉大白财经观察,大午集团的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一把手全被警方控制了,这次这个事情看起来应该很复杂。其中集团副总李平(音)当时人在海南,几乎在同时被当地警方控制。李总负责大午医院这一块业务,不知道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目前医院的账目和资金都被冻结。

天眼查APP显示,大午集团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为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孙萌,此次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孙大午为大午集团的董事长及第一大股东,持有大午集团43.75%的股权。

孙大午此前因发生于2003年的“孙大午案”而为公众所熟知。

公开资料显示,在孙大午的决策下,大午集团在2000年1月至2003年5月间,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承诺不交利息税等方式,出具相关制式凭证,向社会公众变相吸收存款1627单,共计1308.3161万元,涉及611人。

此后,孙大午以非法集资的罪名被收押,他的两位弟弟担任着大午集团副董事长与总经理职务,和财务处长也因涉案,都被警方扣留。

该案件经过媒体报道后,关于孙大午是否有罪的讨论,在社会上引发广泛关注,即使在法学界也存在诸多的争议,包括柳传志、巴曙松在内的众多商界及学界人士也针对此案发声。

有观点认为,该事件只是民间融资的个案,虽然存在巨大金融风险,但也是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冰山一角,真实体现了部分民办企业的融资困境,不能因为金融有风险,就把民间融资一棍子打死。

此案审理被央视新闻现场直播。最终,法院的判决也被外界认为是“从轻发落”——孙大午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处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三十万元。

对于判决,孙大午表示:“我无罪,但我服法”。

对于本次孙大午再次被采取刑事措施的“二进宫”,一位当年为他案涉非法融资“脱罪”而鼓与呼的法学专家表示:孙大午性格太硬,遇事不愿服软低头,这就决定着他在那次事件之后,还要吃亏。多年前,大午集团和当地村民因经营游泳衣的生意发生冲突,最后大午集团通过示威,这起打人事件不了了之。

这位学者告诉大白财经观察:这两年我劝他,解决问题还是要通过司法途径。看来他还是没把这个话听进去。

案涉土地纠纷

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告诉大白财经观察,因为官方没有透露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的具体案由及细节,目前集团还不清楚涉及哪些事件。据分析应该和“8.4号土地维权”有关。

大午集团的微信公众号“大午采风”在8月7日发布《大午集团召开“8.4请愿受难员工”倾诉会》写道:8月6日10:00,大午集团在国际酒店12号会议室召开以“把屈辱说给家人听——8.4磨难记”为主题的请愿受难员工倾诉会。

这篇文章讲述了事件过程。2020年8月4日凌晨4点,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开着挖掘机、吊车,偷拆大午集团农业公司的办公室。凌晨5点,得到消息的大午农业公司员工和郎五庄村民,赶到现场,阻止对方逃跑,扣下了他们一辆铲车,一辆吊车,一辆轿车。

此后,徐水区公安局到场执法,警民发生冲突,“导致20多人受伤,还有几人住进了医院。然后才有了下午的请愿活动。”

当天下午,大午集团工人和郎五庄村民100多人自发到公安局请愿,“表达惩治打人凶手的合理诉求,却又被抓39人。”至晚上十点,总经理刘平陪着最后一名被释放的人员,走出了公安局。

这篇文章详细地展现了警方的现场执法和大午集团职工与村民集体上访维权场景,并配有职工哭诉遭遇的照片。

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告诉大白财经观察,集团位于朗五庄村,村上在1963年将740亩土地无偿给了附近的徐水国营农场,但是农场这几年的实际占地面积已经达到2400亩。2008年,国土部门认定土地为国有,但在2018年却给农场颁发了土地证。

大午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解释称,孙大午就是郎五庄村的村民,他的弟弟孙二午当选村主任之后,就卸任了集团副总的职务。村民这么多年来为了要回被农场侵占的土地,多次维权,但没有结果,就想到向大午集团求助。

这次孙大午等集团内部人员被警方刑事控制后,村主任孙二午和村支书杨学明也被警方控制了,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了。大午集团分析:应该是“8.4土地维权”那个事情搞大了,引起的官方反应吧。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孙大午在微博转发的文章称,2020年3月,郎五庄村民提出,徐水国营农场自1963年以来,侵占郎五庄2400多亩土地近60年,希望村委会出面索要被侵占的土地。

孙大午在微博上多次提及郎五庄村与徐水国营农场的土地之争,且大午集团的员工疑似与徐水国营农场爆发过争斗。

对于大午集团的解释,当地徐水的百度贴吧上在今年8月有网友发出名为《大午抢夺国营农场农耕地,颠倒黑白》的帖子:事实上,是大午集团的人先去农场占了地,搭了简易房,还拆了农场的院墙,农场肯定不干呀,要拆了它的简易房办公室。双方的冲突就难免了。

依法维权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孙大午在被警方控制的前一天,微博还在活跃着。11月10日下午14点时,他发布一则微博称“中午来大午食品公司品尝大午熏鸡,不错。”

“这几年他很低调,平时就是看看文物古迹,带带孙子钓钓鱼。虽然是集团的监事长,但基本不过问具体的事务。集团和公司这几年发展的挺好,特别是他儿子孙萌接棒后,走的很稳健,他也很放心。”对于孙大午再次“出事”,大午集团工作人员表示,“想不通”“正在紧急联系律师,只有他们能见到人,问明情况吧。”

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告诉大白财经观察,目前警方的执勤岗仍未撤离,集团办公室被控制,员工不得进入。其余子公司的经营都很正常,但是部门账目和资金已被查封。下午开始已经有从附近市县区抽调过来的工作人员在和集团、子公司二把手们开始谈话,了解情况并要求保持一切经营活动正常进行。

受访的多位法律人士推测,从目前的官方的动作和力度来看,孙大午等人的案情可能已有“涉黑涉恶”的嫌疑与情节。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孙大午在微博上很活跃。微博说明为:西药能治病,中药能救命,我还是青睐中药。“西药”指“理法”,“中药”指“情义”。

他置顶的微博为今年7月31发布的《以卵击石:大午集团起诉农村部一审也败诉》,叙述了大午集团和国家蛋鸡首席科学家、大午金凤评审组组长杨宁双方有关知识产权纠纷案件。

孙大午的博文显示:2020年7月24日,大午集团突然收到三中院《行政裁定书(2019 京03行初379号)》,称大午集团“不具备提起本次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直接驳回。等待已久的一审开庭化为乌有。而且不具有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等理由,与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简称朝阳法院)驳回大午集团起诉国家畜禽资源委员会的如出一辙。

孙大午的博文既有“早上钓住了一条鱼,有十斤重,真肥!”这些日常生活的休闲、惬意,也有“内不欺己,外不欺人,君子慎独。要诚不要忠,要真不要纯。诚实赢得世界,善良与天地同在。”诸多人生感慨。

一位业内人士称,孙大午思维非常敏捷,逻辑性很强,说话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外界当时传言“孙大午敢说敢干,总是和徐水对着来”,但和外界传言不同的是,面对媒体,无论是正式采访还是私下交谈,他都避谈和政府间的关系问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上次非洲猪瘟,孙大午在微博上率先披露了他的养殖场出现大量死猪,喊话政府关注。而在他披露之前,河北尚未报告有猪瘟疫情。”

孙大午在8月12日博文中写道:我们这一生,不一定要活得精彩,起码得活出自己的骨气,活出自己的棱角,活出做人的尊严!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孙大午和大午集团无疑是成功的,但其成长过程因为社会原因和自身因素,也充满争议。因此不能简单用非黑即白去评论其错与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社会法治进程的推进,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具备了依法维权的环境和渠道。保护企业、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和打击违法犯罪、整肃经济秩序两者并不矛盾,前提是财产和行为都必须是合法的。在这一点上,企业和企业家应该吃一堑长一智,与时俱进,否则,还要在维权路上“栽跟斗”。

来源:新浪网

 

- Advertisement -

更多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