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31日郭先生GTV直播

0
68

你看咱G-TV当时上线的时候,基本上还没有什么价值和资产呢,它是无形的。G-Fashion现在有团队、设计师、有产品、有商业、完整的商业计划,而且G-Fashion它拥有G-TV这么成功的一个私募之后、创造奇迹之后的一个基础。而且G-Fashion现在可以说具备了所有的商业的条件,包括它的潜在的商业价值、包括咱们战友们铸就的这个世界影响的这个价值,是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对不对,这个完全是可预测、可查啊。它跟G-TV又不一样的事情,它几乎是风险太小啦,然后G-Club又即将要推出。所以说G-Fashion某种程度上,它的商业风险和商业价值和G-TV还是不一样的。

但是G-Fashion是百分之百的法律独立系统;百分之百的不同的投资人。这个时候咱难在哪儿了,兄弟姐妹们。怎么让人家全世界的投资人、和人家承担风险的这些人,愿意分享给已经成熟的、存在的、低风险的商业利益、商业价值?咱们G-News现在评估价格是二十多亿美元呐,是美国最专业的,这个咱们很多战友都参与了、都知道,那是二十亿美元呐。G-News啊,G-News是咱们没有任何实体吧,人家G-Fashion,人家有整套的班底、整套的人马。当然了主要创始灵魂者是我,是吧。但是法律上、股权上,人跟咱没关系啊。现在这个任何一个人,G-Fashion现在你要上市,现在要多少股、多少钱一股?大家别忘了啊,它有几个概念大家要搞明白,现在要评估G-Fashion,它有几个概念。从昨天、前天到现在,大家都在看G-Fashion的股票。这最近我们的江财神也好,还有我们战友中的这些专家、金融专家也好,就没有人、一个人能说话到点子上去的啊。就所有人讲就是三词儿:感激、不可思议、然后多少多少。不是,你老讲这个、那用你讲么?是不是啊,战友们、兄弟姐妹们。

我这话,今天只讲给战友听的啊,只讲给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战友一起听的,还有所有咱们兄弟姐妹听的,不对外面任何人有效啊。你讲这个可以,大家从这几天包括我们的常委群,我们的路波切路德、我们的木兰妹妹,董事Sara妹妹、安红妹妹、江财神啊,还有现在我们的路德社访谈的兄弟博博士、艾丽女士、赵博士、墨博士全在上面呢。好像墨博士,没有赵博士,墨博士啊。没有一个人把准确的价格说清楚。你知道这,你说这让我能睡得着觉吗?这么大的一个事儿,就没人讲明白的啊。我在群里说的很清楚啊,G-Fashion这次发行是多少呢?一千亿股、一千亿股,这是一个概念啊,我再给大家说是一千亿股。一千亿股是多少钱的股本呢?一百万美元。一百万美元到了这个每一股上,一千亿股的时候大家算算是多少钱?是0.1呢,是0.01呢,0.001呢,还是0.001、还是0.441。

那么,大家看到我过去直播中说过,给这各农场百分之一、百分之一。我们这几天所有的这些农场大佬都在跟分赃似的,都在分那个百分之一。百分之一什么概念呢,就是十亿股。十亿股让他拿多少钱呢?一万美元。只拿一万美元就获得了十亿股,大家听懂了啊,那么大家再查查是几个零。那么所有的我们那个群里边再也不说股了,就说这个百分之一了。我们的老班长、我们的长岛哥是主管这次的,还有我们各农场的,小皮匠、卡丽熙、江财神啊、这个大卫哥、这个Sara啊,这个现在已经到了康州小帅了。小帅已经到康州了,现在人家厉害了,从图桑已经改名康州小帅了啊、康州小帅。康州小帅、我们的朴司令朴昌海、我们的南韩南部司令朴昌海、北部女司令哈恩、还有我们的俄罗斯大美女蒙面美女玛莎,还有意大利地山谦谦,还有我们的西班牙的文戈七雄,还有我们德国,德国大熊现在还在欧洲范围内是吧。还有谁啊,我们日本的Peace就不用说啦,日本就三拨,日本是Peace、还有草根小哥、还有心语007。每个人都想着百分之一,就十亿股。他没有想过,有几个问题把我给震住啦。都在想百分之一、都想百分之一,到最后我一问认股。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是最早在群里边,我说你认多少股啊?我们的路德先生说,我认一亿,我是一万美元。他要一万美元,他有出多少钱的,他说我只有一万美元,一万美元买多少呢?路德能买十亿股。我说你先弄清楚,每个人都管你们要多少?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我们的东弟、颖妹妹,人家报了个啥?我要一百万(股)。一百万是多少钱啊,一百块钱。一百块钱啊、一百块钱啊,是吧。等于不拿钱、等于不拿钱。不是,十块钱。十块钱、十块钱啊。

所以说战友们,那么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考虑G-Fashion为什么要定这个价?任何股价都是五块到十块的,不会是一块钱的。但是大家想了吗?五块到十块,是我们战友几乎没有人能买得到的。为什么?大家想一想,我不管定多少钱,我定一千亿股,我这次只发行一亿股,五块钱,分分钟就出去了,十亿股也啪一下就出去了。但是我们过去G-TV投资的人,他手里哪有这么多现金啊?我们说过的,G-TV的这一千把椅子是最早拿钱支持爆料革命的、新中国联邦的。不管你是独立的法人,还是太阳、月亮是你的老板,大家说好的要优先。咱现在就把这G-TV的投资者给忘了?你自己玩去了啊。

所以我跟这投资者说:对不起啊,因为你的消费的客户很多都是我们战友。我们有承诺啊,法律上是独立的。但是你不能忘了这些战友啊,那你给五块钱,我战友咋买啊?我战友过去投了一百万美元、投了G-TV,现在你定五块钱一股。我是买一百万股,五百万美元;买十万(股),五十万美元、五十万美元。谁有那么多现金啊?!怎么出来啊?对不对啊?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我们买的G币的战友把钱搁在那儿了,大家就相信你郭文贵了;买了G币的,我没拿着钱、我也没拿着币,我就相信你郭文贵了。你把他们给忘了么?或者你让他那五块钱一股,你让他再出来拿,他哪那么多钱啊?对吧。然后买了苹果店的G币的人,你说好兑换,你再让他五块钱去买去。啊,怎么可能啊?

这还不说,我们那个什么这个VOG呢。虽然VOG是独立的法人,跟我们法律上没半毛钱关系。而且是二十几个小时前是硬砸进来的,但是战友是相信爆料革命、相信文贵的。大家又没拿到股票又没拿到钱啊。现在就一把(把)他们给抛掉了,他们犯哪错了,对不对啊。凭啥我们就这样,我相信Sara、我相信了VOG、我相信爆料革命,我依法地投资,我还被人家喝茶可能,没我的事儿了。那你这还有没有公平了啊?!包括这些借贷的战友们,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情——天天喊着郭骗子、天天喊着司法纠纷、天天这什么被调查等的这造谣,顶着被喝茶这个这个这个啥,照样借款。你把他们也忘啦?

关键是你不忘,5块钱一股,我天,谁有那么多钱呐?然后马上大家肯定买G-Club,谁不愿意?谁愿意看到G-Fashion你穿了这么好一件衣裳,我想买、两三千美金,我买得起么?这G-Club就是让所有人都买得起时尚的、高端的、高质量的,不是made in china、不是来自于中国的。我们只有三个地方:欧洲,欧洲的就是意大利跟法国,那土耳其咱都不要,就欧洲法国、美国和日本。其他任何地方产品都不要,最高端的产品。G-Club多少人现在?现在已经几百万人等着要买了。你说这G-Fashion,你“呱唧”一下子你这一发行,哇塞,把我们战友之间。大家是,你是法律上都说得过去,但是我们战友跟我们这个新中国联邦、跟着文贵讲过啥呀?先是感情,情在前、理在后了,或情理并重了。所以经过争(取)、经过斗争,前天上午还给那些农场的咱们这些兄弟姐妹们、领导们还说呢,我说这个一千万美元,最起码一千万美元,就是一毛钱一股也得1000万美元。但是1000万美元,咱们农场现在谁拿得出来1000万美元?这就是我特别挣扎的地方。

我们战友可以不要命支持爆料革命,你看看旧金山、看看洛杉矶、你看看Sara,你看看一切,美东全世界各地、日本、澳大利亚、安红、这个大卫,所有的人,小皮匠还拖着孩子开着车,今天又跑出去苏黎世去了,是不是?大家怎么能拿出1000万美元认购你这个股份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说大家必须得有钱,凭什么就共产党有钱,我们这些人就那么穷啊?我们哪儿不比他们差呀?更加刺激了我,战友们必须有钱。还有一个,更加让我想的这个事情,这些股票你现在要给了那些欺民贼了,他们有钱呐!过去那些天把我给震住了,好几个拐弯抹角的找到我:“文贵,你G-TV那20亿美元,你卖给我5 亿股或者10亿股,我现在就买,我给你加倍呀!10块钱都可以。”

战友们!我再提醒你个数据,整个G-TV才20亿美元、20亿股,咱整个震惊世界的私募才3亿3千万股。一个农场就拿10亿股,最后大家都是看派分,没有说这1%是10亿股啊,你没有注意到问题。最后是大家平衡了,因为很多农场你像哈恩、你像朴昌海朴司令、你像日本心语007,你一共多少个战友,你加一起还不到50个战友呢。你拿10亿股,你分给谁去呀,是不是?你分给谁呀?山地谦谦意大利的你也没有那么多人哪,对不对?你还在一起呢,那么就0.2和0.1两个层次,0.1是多少,战友们?一亿股。就是G-TV发行的三分之一,0.2是两亿股。所有的人都不谈这两亿股、这一亿股,这数据也没人谈。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几天整个中东的像阿曼的、卡塔尔的那些孩子们,都是我看着他们长大的王子啊、公主啊,他们就要100万股,使劲喊了就要1000万股。我可以告诉大家,科威特的一个王子就在这后面住,昨天说:“郭叔,我能不能给你买5亿股?我愿意出一个市场价。”5亿股是多少,战友们? 0.5,他得拿多少钱?他没有人相信我这个定价,我告诉大家一个数,没有一个人说过,只有这些大投行、投资家说过,他说:“ Miles,你疯了!”什么概念?战友们啊,你拿到G-Fashion今天的价格,就是你拿了100万、10块钱。当几个月以后,可能希望开始私募的时候,最起码1块钱起价。1毛钱起价,什么概念你知道吗?当1块钱起价的时候,你的股票涨了10万倍!10万倍!当要是1毛钱起价的时候,1万倍!1万倍!就下次私募,1毛钱1股,你涨了1万倍!当1块钱定价的时候,你涨了10万倍!你告诉我全人类上发生过这任何这事吗?共产党盗国它也没有这回报吧?在美国为啥他值钱?现在G-TV我再说一遍,你谁能拿出来股,你给我弄个1万股、10万股,你给我找出来看看,谁愿意给你1块钱1股,谁愿意给你?没人给你!10块钱给你吗?不给你!你找一家可能,你找几家是不可能的,谁也不傻,美国的法律就这厉害,他就值钱就值在这儿呢!

现在为啥要叫这些农场成为原始股东?你原始股东你才能说我有定价权。上了以后,只要战友有一个人投了1分钱、1分钱,说我郭文贵说我现在要给别人发行、我便宜,那是犯罪!这就是美国的法律的伟大!我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愿意接受美国的任何法律的监督啊,因为他的监督、严管,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价值。全人类的钱进美国,为啥钱不在中共啊?就是它没有监管,它想干啥干啥,它天天剪羊毛。你在美国你现在郭文贵说G-TV,还是说是G-TV的股东说SARACA,我现在G-TV我要干什么、干什么。你第一件事情,美国政府和消费委员会、这个证券监督委员会,百分之百会盯着你每一块钱。你不相信,我这船上我要敢拿着G-TV说非法的,我的拿着抽根雪茄什么的,你看看是啥结果。你可以说一次、两次你蒙混过关,抓住你了,这一辈子就结束了。

这就是美国和共产党的不同啊,战友们!所以说你在这之前,你成为原始股东,咱们定下来,投资者愿意是可以的。这比白送还白送,啥概念啊,你知道不战友!没有一个人说过,一个人都没讲。给你0.00001的1块钱的这股票,你知道G-fashion的成本是多少钱吗?给你发行注册这个公司得多少钱吧?整个公司1000亿的公司价值100万美元。你去看看现在G-fashion打样的做衣服,付的设计师、付的团队的钱。咱们的战友一半的是咱们的战友在那儿呢,未来他们会站出来说话,咱花了多少钱!世界上有做赔钱买卖的吗?没有!咱们做了!这不是白给你,是白给你还赔钱;不但赔钱,还得做个承诺,不像共产党他给你画个大饼,是吧。咱现在不是画了个饼,咱是直接给你弄了一个造饼的车子和工厂。每个人一个工厂,你不用、你不用这个看着共产党画的饼。这个饼你可以吃、可以摸,是个工厂,你还可以造给别人。

0.1是1亿股啊!1亿股你拿到的时候,你是多少钱,战友啊?1000块钱。1000块钱你拿了1亿股。你像那朴昌海、哈恩、山地谦谦、心语007、草根小哥,是不是啊,那都是0.1,其他农场0.2。这个0.1、0.2就是1亿股、两亿股的这些农场拿到的。都是1亿股、两亿股。你拿了1000块钱、2000块钱,你拿了1亿股、两亿股。这就是现在没有人想的,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这1亿股、2亿股,如果不是爆料革命的战友,你把这个股份拿走了,那咱就麻烦大了。人家拿了1000块钱,拿走了你1亿股,你说这未来你的麻烦有多大呀?他拿走了1亿美元,或者甚至未来值10亿美元,只花了1000块钱。他拿着这个其中的1%、1‰对付你,都把你搞惨了。

所以这些怎么保证这些股要到战友手里边,这是我们这两天让我心里很不舒服的。没多少人关注这个问题,恨不得先拿到股票,这是我们中国人身上最大的毛病。你想过这股票是给你的吗?不是给你的!这股票是给战友的、给那些G-TV投资和法治基金常年捐款,和支持爆料革命、买G币被喝茶,到VOG现在是钱票两空的人,还有G-Club、还有现在上街的这些战友。如何保证这股票不被共产党和欺民贼、和潜伏在我们爆料革命战友当中的坏蛋得到股票,这是我们第一要务。而且你不能嘴说,必须是符合当地国的法律文件,你必须符合法律文件。

唉呀!你看看这个夕阳,你看看这漂亮,漂亮吧战友们!我让大家看着点啊!

所以说战友们,想想啥概念啊,就是如何让战友们在法律——当地法律和美国的法律完全的保护的情况下,不被共产党、不被欺民贼给我们进入缠诉、盗取,属于战友用生命换来的财富啊?没几个人用心、没几个人用心,这是很可怕的、这是很可怕的,兄弟姐妹们!说实在话,这是这才是真正的、可怕的本质啊!就是大家要想的,这是谁的?这是给战友的。就是各个农场、各个有权利控制股票的,你记住你只是监管,这个股票是让各农场成为一个联系战友基石,这是给你的,跟投资啥关系呀?是吧。让这些战友真的是能有巨大的财富、合法的安全的财富、在美国的财富。我们要把这个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这个资源,真正的分享回馈给战友们,这是我们的核心。但是说实在的,大家真的没整明白、真的没整明白。哇哦!太漂亮了!所以说让我这两天有点睡不着、有点睡不着啊。你说能睡着吗?但是这个股票作为10块钱买100万股,100块钱买1000万股,1000块钱买1亿股。大家想明白。这种情况下给大家分享的这个利益,你说这多大呀!0.1买仨这船啊!马上就买这船。如果是下次增发,就是1毛钱的时候,就涨了1万倍1股。1块钱要是增发的时候,就涨了10万倍。你听懂这概念了吗?没人说出来这个数来——10万倍和1万倍,就甭说1000倍、100倍了。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天下有这事儿吗?像不像太空母舰这?像不像太空母舰?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两天我有点郁闷。这是人类上前所未有的、一次巨大的财富的一种再分配。你说那科威特、你说那阿曼,他们傻吗?他愿意拿1块、甚至拿5块要买,他傻吗?他不傻。但是如何让战友获得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只能把价格降起来,是吧?如何感恩这些战友们?你像咱们华盛顿有位战友,投GTV是把自己家的房子给卖了。当时你说我想我不让他投,我知道他将失去这个机会;让他投,他卖房子,我这心里面责任老大了。但是我有信心啊,战友做的决定是对的,是吧?所以这事是好事,但是接下来如何保证这些股票从各农场,能把世界各农场建立起来、强大起来?这是我们的核心目的;让我们的战友富裕起来,这是核心的目的;如何保证这些股票不被假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假新中国联邦的战友给盗取,这是核心的问题;如何用当地的法律和文件,确保这种事情不会发生。这里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公平是双方的,这是单方的给你的,不存在什么公平、不公平。这有什么公平啊?

我们这几个大佬,你像路德先生路波切、Sara、我们的科学家、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安红、木兰都是1千万股;我们上路德访谈的几位博士,200万股,200万股20块钱、20块美金。想想一个G-TV才3亿多股增发,几百亿美元要进来投,你想想这是啥概念?天下有人送这大礼吗?没有人送这大礼。这就是新中国联邦。共产党中南坑的人杀人、放火!海航以王岐山国家主席、纪委书记,抓了百万党员、抢劫财富,他能有10万倍吗?他能有100万倍吗?因为到10块钱的时候,就有100万倍的回报。我可以保证大家人类上从来没有过。

这是在美国依法要做的,我们这不能说再骗钱了吧?没这样骗钱的吧?给你100万股,要你10块钱,200万股要你20块钱,我们的艾丽,是不是?200万股,20块钱。博博士20 块钱,200万股。对吧?我们的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是不是?一人1千万股,1千万股就是1000美金。但是各农场,你像日本那个Peace、长岛哥,是不是?老班长新西兰这、澳大利亚安红这,加拿大1%是不会改的。我们怎么办?把现在先发到这几个农场的0.2就是2亿股,别说0.2,就发2 亿股,都发下去,然后1亿股的发下去。等到确实这些农场建设的行政、法律各方面符合当地运转条件,把这些东西剩下的0.8及时会发给他们。就8亿股再发给他们。你想想战友们,一个农场拥有一个价值,你有了十万倍增长的股票,有效的、归美国法律的股票,多少战友会凝聚在一起。这个在西方资本世界,你没有资本,你哪来什么主义,没有资本怎么建新中国联邦?对吧?

这回不能再说我们骗了吧?谁要骗,谁来骗骗我,给你10块钱,你给我100万股,是吧?所以这个数没人说、没人讲,没人讲出这些重点。这是给战友们,这是建设新中国联邦海外系统的一个建国之策。建立一个海外的监督中国人走向法治、民主、自由、信仰自由的一个新中国联邦的,联系战友之间的一个资本经济的保障。同时是建立全世界的喜马拉雅农场系统,不会因为经济被蓝金黄,减低战友们受害的风险,强大战友们的安全,让战友们轻松上阵,走向喜马拉雅的目标,建设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成立一个海外永远监督,没有共产党新中国的,必须走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一个监督巨大的、国家级的力量。

那么很简单,例如新西兰老班长那拿2亿股,过一段私募完以后,咱就说1毛钱一股,那值多少钱?2000万美元,1块钱一股就2亿美元,如果拿到10亿,就10亿美元,未来G-Dollar、G-Coin金融系统,你融资给你押50%,你就压走了5亿美元或者是1亿美元,那是现金呀,对不对呀?那G-Coin、G-Dollar,大家想一想,G-Dollar 那是分分钟在手机上拿钱就走的,谁也挡不住,那没有任何人可以挡。我有了你的G-Dollar,我手指头一按,在手机里“叭..”就走了,我转向世界各地去了,我“叭..”一划,我划到G-Coin去、就虚拟货币,直接到G-Fashion,我买你的汽车、买你的衣服,我给你买光了。我一个人下一亿订单,一下就给你买完了。这是在美国,千万记住,说的每句话都要受美国的法律监督,每句话都是你被告或者是你告别人的证据。大家可千万记住,这是跟中国完全不一样的。在中国你胡说八道,不负责任啊。共产党天天说,推翻了地主,你就可以当地主。那话他都敢说,一万八千里长征,从北京走到纽约又走回去了,哇塞。厉害吧,没人负责任。在美国这绝对告你、绝对告你!这是个人类上叫法律诉讼最多的国家,就说因为这个系统,世界上才会有每8个人或6个人就有一个律师。

你想想咱G-Fashion,就这一个律师费花的钱,都不止100万吧。大家要记住,这就是让的战友们强大、各农场的强大,我看了很多人解读啊,我今天太多会了,讲了十几个小时,嗓子都冒烟了。很多人解读啊,只描画了未来的所谓的前景,只描绘了对你的好处和感恩的话。这个兄弟姐妹们,咱不用说那么多,关键要说到的事情,如何让这笔财富真正的让战友们强大起来。你看我们的一个日本的战友,我昨天才知道一个长期的战友,家里面的先生身体还不好,也没什么钱。我一听,我心里面咯噔咯噔的难受,我希望咱们的战友们都能不受经济的困扰。包括你像我跟我的裕达的这些同事们、还有盘古的同事们,几年都没联系了,是吧?因为联系对他们也不安全,你们都看到我这多少人,在开封的法庭、在大连的法院被审判,家人资产被查封、房子被查封,不能出境。但是没有了共产党,他们是自由的呀,我怎么办?我们专门拿出来了大概在40亿股,40亿股就4%,专门就是给我盘古的和裕达的,包括我的方正的、海通的和国内的其它地方投资的,因我受害的,包括那些人和家人。因为在美国的法律,它可以怎么样?就是我成立原始股东的那家公司,公司有这个股票,我不用跟你商量,我可以写你是受益人,这受益人就是谁。比如说我北京盘古的,你看被审判的那几个人,我就写上他的名字,受益人是他,这未来股票必须是他的,必须是他的。我们很多女同事,也是单亲母亲啊、单亲母亲,为了我们爆料革命事业被关了三、四年,对吧?房子也被查封,现在还戴着电子脚镣、手铐,也不让上班,也不让给发工资。但是也没找工作,就这样坚持着,我一次电话没跟她通过,但是她一定会在这个名单上,是吧,这是一个。

第二,我们国内多少战友们,就像我们那个大校的家人,为了爆料革命付出了生命、威胁,咱能忘了他们吗?不能忘了他们。所以说我们另外又有一个10%,是G-Club、G-Club3,我们在那儿是多少?100亿股,这100亿股未来受益人就是要给他们,100亿股最起码是100亿美元吧,对不对?那另外在文件里边,我们有的未来就是说所有支持爆料革命的,我们还有一个20亿股、大概20几亿股,20几亿股多一点,要给他们、要给他们。

哇…又来了个无人机,完了,这特务又来了,你看看,哇…曾宏来了,曾宏来了,快快快,快看,战友们,快看,无人机啊。看看无人机,曾宏又来了,熊宪民、无人机,哇…曾宏、熊宪民、无人机又来了,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曾宏、熊宪民的无人机又来了,可能是啊,哎…好像不是他们,好像不是,哇噻,吓我一大跳。哎呀,人家曾宏和熊宪民太厉害了,在美国都敢追杀人,哇噻,你看那共产党的特务有多厉害呀。

你看这漂亮不?大家现在发现这个船厉害了吗?它没有中间,那个玻璃它没有蓝色,它叫做白玻,严格讲像水晶一样,就是不要有这个横档,你看这个周边绝对透明。然后这个伞,这个叫puqi,最有名的伞,能挡风的。你看这个简单的一个wen,非常简单的、高质量。然后你看这个弧形,就为了烧成那个弧形,你看增了多少倍的价格,你看看。这就是好东西跟坏东西的差距。你看这个漂亮,战友们,你看。哇…,太漂亮啦!羊肉串、羊肉串。

哈喽,哈喽,so cool。发现自己人、自己人,我以为熊宪民和曾宏来了,吓死人了,吓得我发抖,哎哟!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一次的整个…,战友们要记住,我们要永远记住我们说的话,我们给战友们的承诺、互相之间的承诺。我们战友之间相互的承诺是最最最重要的,这就是我们G-TV的投资者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捐款者、相信了文贵的战友们,我们有些人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互相见过面,但是我们在事上我们见了。在这些事上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能看出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你信赖。共产党如果有文贵的亿分之一、百亿分之一的信用,我们也不用take down the CCP了。70年来共产党全是撒谎。70年来全是欺骗,没有任何兑现,这才导致了天怒人怨啊,我们要take down the CCP。我发现这个红很好看,咱们G-Fashion这个款得整明白。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咱们这个G-Fashion股票的事我先说到这,先说到这。

还有一个我觉得需要我们要说的,兄弟姐妹们,你想想G-Fashion会让共产党对共产党内部的人分化,共产党的人会有多大的冲击、多大的冲击?他们就想一想,他们什么时候得到共产党有过十万倍、一万倍的回报过?那些城管、那些警察、那些检察院、那些法官,拿着个命陪着领导喝,送去了老婆、送去了闺女,得到了共产党是什么呀?得到了是什么呀?战友们,没有任何保障的一个人生、受尽凌辱的人生,出了国不让你再回去的人生。老了真的养不起,结果攒点钱、贪点钱,结果钱连冥纸的价值都不如。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的魅力,对吧?这就是咱爆料革命的魅力,全人类上做不到的,我们要做到。就像我们要take down the CCP一样,没有人相信我们能做得到,但是我们现在能不能做到?肯定能做到。我们不但要做到,不能像共产党一样,从开始推翻地主到现在把孩子送上越南战场、印度战场,文化大革命饿死人,从来就没拿人当过人,也没让任何人富裕过。我们中国十亿人没有公共厕所,到现在中国竟然教育还不免费,全人类连非洲很多国家,它支持的非洲都已经免费了。像非洲一带一路放出的所谓上万亿的支持、万亿美元啊、十来万亿人民币的支持。中国人现在有人吃不上饭。竟然头两天所谓的社会保障部的部长什么玩意儿说的,中国人现在扶贫成功了。王岐山已经说了嘛,去年已经成功脱贫了嘛。这个中国人刚刚脱完贫,可能不吃草了,不像王岐山那个,水灾来了,跟美国对抗,现在没粮食了,现在要干嘛?是脱贫了,让你清盘子,拿舌头把盘子清干净,这还没脱贫呢。人家记者问到,脱贫的标准是什么?你想过吗?中国人均四千块人民币,一年四千块人民币。战友们,四千块人民币的话是多少?六、七百美金,六、七百美金你加一加咱们这个一千亿的G-Fashion,是能救多少人?你拿到的一亿股,你能救多少人?

战友们、兄弟姐妹们,这个共产党不要脸到什么程度啦?“年均4000块人民币”这帮王八蛋的话能说出来,还高于联合国的标准,我真是R他八辈祖宗啊!气的我那会,你知道我看到他讲话的时候,气的我真的是我浑身发抖啊,兄弟姐妹们!中国人真的是一点不夸张,在美国的狗都超过4000块人民币,超过700美金呐!随便养个狗一年都不止700美金,都是一两千美金呐。兄弟姐妹们,你想过吗?那官员竟然自豪的骄傲的说,他忘了王岐山说的“我们已经脱贫走向小康是已经不争的事实了,对吧?共产党伟大吧?我让中国人有饭吃,我这个党了不起吧?”你看那个王毅那个流氓样、画的跟个鬼似的,那个杨娘娘——杨洁篪走到全世界去,到哪去几十个亿、到哪几百个亿,这帮孙子哎!竟然能在公共的场合能说出来。你说杨改兰她怎么不把自己孩子杀掉,自己自杀呀?现在我想想我就看他讲话,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感觉,不要脸到这程度啊!你们去过敦煌吗?去过真正的宁夏那边吗?那个水是黑水,人都短寿,共产党还往那移民呢。这说的是十几年前,连4000块人民币都没有、1000块钱,兄弟姐妹们,1000块钱。但是那时候王岐山1989年至1999年之前,人家已经在旧金山、洛杉矶一买一个区一个区的,人家海航一百多架私人飞机,787一个小时5到6万美元的成本。

14亿人呐!我们14亿人呐!兄弟姐妹们。你说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到了什么程度?我们竟然是默认了!接受了!我到现在永远不会忘掉我娘,家里养几只羊,那羊把我娘拽的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这一年就指望家里养两头猪、养几只羊,是吧?养几只母鸡下点鸡蛋,买点酱油、买点盐,过年的时候给孩子扯上几米布,缝上几件衣裳。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呀,几十年了?战友们,四五十年了,我今年50岁啦。四十多年前中国就这样,到今天了还4000人民币呢这王八蛋。“而且我自豪的说,中国人脱贫已经达到了4000块人民币了。”这帮孙子哎!再想想我们今天战友们,我们给战友的1亿股几亿美元或者1千万美元,是1亿人民币10亿人民币100亿人民币。中国能不能多出点郭文贵这样的骗子啊?能不能多出点你们共产党所宣传的郭文贵的骗子啊?别出多,出上1千个,1千个乘上1千亿、1千亿股,是多少钱?啊?为什么文贵这最难听的嗓音唱出来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现在在国内大火。连那东北山旮旯里面,东北某个小品演员给我发信息“七哥,火啦,火大了!”我说啥火大了?吓我一大跳,我说你们这说小品的就是夸张,怎么又火大了?什么呀?说:“Take……听听,听听。”改版的“Take Down The CCP”到处都是。这叫什么?民心向郭,民心向我们爆料革命。

文信,文信那天跑现场去了,我们文信兄弟是默默无闻的爆料革命的战友,任劳任怨、老黄牛啊。哎?你看文信这咋加不上了你?现在人一多加不上了。天呐,这文信竟然不是我的好友,这啥概念这是?疯了吧?文七,加上了啊。

现在还在到处还要爱共产党、还要爱它,我们这次G-TV、G-News、G-Fashion、G-Culb、G-Coin、G-Dollar,可以说每一个行动都是射向共产党的心脏的一把利剑!让共产党看到我们新中国联邦和共产党不一样的地方。对吧,兄弟姐妹们?这是核心吧?我们要拿几百亿、上千亿的股份来证明新中国联邦、新中国人和共产党不一样。共产党是让你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新中国联邦一切都是战友的,必须和爹和娘亲,一切以你为主。甚至还有机会咱去玉米地、玉米地,说着说着又到玉米地去了。

最近“我是音雄”唐平妹妹那搞得很火,我正在练歌呢,准备要蒙面去到“我是音雄”唱歌,歌词就是“我们一起去到玉米地”啊。等着吧啊,你们只要是不怕痛苦就敢来参加啊。所以兄弟姐妹们,这个意义对共产党,我们的以共灭共、唯真不破、无私无我,我们用钱用行动,一切都是战友的,一切以战友为主,和共产党的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形成的鲜明对比的力量,绝对超过战争。他们到美国来是偷钱,偷人家的工作、偷人家的技术;我们是什么?我们是给美国纳税,给美国带来机会。马云的一百万个工作机会,去他大爷的吧,忽悠呢吧?你看我们是实实在在给美国人带来工作、投资、发展的机会,美国人怎么能不爱我们呢?

科威特的这位哥们儿他全家说:“郭先生我们能投你这个G-TV,我们全家每人买一个你这个G-Culb会员。”我说你们在中国还有生意,注意安全。他说:“我们不去中国做生意了,全部都卖掉。”战友们,这是为啥我在那说你们要24小时,让战友们知道这个意义是什么。哎,没几个人能讲出来,除了老班长和江财神说,没几个人认真讲。我再告诉大家各农场拿到股票以后,你是责任你不是利益,1股都不能落到哪个人身上去,是给战友的、是维护战友的基石。五年内你谁都甭想把这个股票卖了,说你揣着钱跑了那不行,必须待在农场里面。最后要落到的事情,跟我们一起走到底,一起建立了没有共产党的、有法治信仰自由的战友们,和那些背后的默默无闻的为爆料革命付出的战友们。

郝海东兄弟、我东弟、颖妹妹也是1千万股,路德先生也是1千万股,班农先生也是1千万股,也是1千万股。1千块钱,班农先生感动的就都不行了,不到俩小时给我打了两三次电话,感动的就不行了。我说这是合法的,你拿1千块钱,你要1千万股。我们已将班农先生移出了这个法治基金主席、G-TV主席,但是人家为了灭共、为了爆料革命,人家付出太多了!是吧?咱能忘了人家吗?咱忘了人家谁还跟我们一起战斗啊?你说人家班农跟咱站了几年了?是不是?你说咱能忘了人家吗?我这灯光有问题啊,我这是。是吧?兄弟姐妹们?咱让人家合法的,是吧?在咱这按照美国的法律,拥有人家应该有的合法利益。人家拯救中国人,人家班农在美国多少人恨他跟咱毛关系呀?咱连人家拜登的全名都说不清楚,咱连共和党、民主党是咋回事现在都搞不清楚,咱也不懂人家美国政治,咱不掺乎人家。人家奥巴马总统明天说支持咱爆料革命、支持新联邦,这是咱们朋友呀!人家拜登总统要支持咱、南希佩洛西支持咱,都是咱朋友呀。民主党对咱爆料革命的支持不亚于共和党呀!咱不掺乎这个,人家帮咱了,人家帮咱中国、中国人了,脱离共产党的这个魔爪了,帮助咱灭共了,人家不应该贫穷呀,合法的利益让人家应该得到啊!

就像我们东弟、颖妹妹,人家国内的学校、国内的资产、国内的房子全查封了,信用卡都给人家封了。杨洁篪杨娘娘、王毅到处游说要遣返人家,还要给人家栽赃,甚至栽赃郝海东先生被强奸。原来郭文贵是强奸犯,郝海东是被强奸,叫被动式的被强奸,共产党这词都说得出来。因为郝海东先生太帅了,他不会强奸别人,人家强奸他,说被动式强奸,这词整出来了共产党。

我看到这帮共产党,王岐山穿着睡衣说,我们中国人能吃两年的吃草,你美国人没牛排能行吗?这个现场谁能知道?只有咱知道。当时一片天下说,郭文贵胡说八道,王岐山见人你怎么知道?孙子,现在都证明了吧,参加的人都出来说话了。接着就是现在出来的官员讲,中国人已经我自豪的说中国人已经脱贫,已经高于联合国水平。真的是连人家的狗都不如,咱就不说有钱人家的狗,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钱,4000元人民币。而且现在我们三峡大坝分分钟可能淹死几百万、几千万的人,没军人、没救援,压根就不想救。现在宣传什么?宣传死人能让国家强大,所谓的多难兴邦。现在这帮王八蛋宣传多难兴邦,压根不想救。你说说这个共产党邪恶到什么程度?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对比之下,我们给战友的这些巨额的财富、合法的财富,和帮助我们新中国联邦灭共的这些战友们合法的财富。这个意义太大了。很多国内的党内的人士知道了,喔噻想想吧,他们算账算得可清楚了,文贵你是玩真的呀?1000美金,你就给他弄了个一亿股。你是啥概念?未来万倍的回报啊,可能要增长的空间,啥概念文贵?对呀,我们就这样啊!我们和共产党不一样就在这。某位导演明星说,老郭你这是真的呀?某位明星现在在洛杉矶,说七哥能不能给我弄一点,我不回去了,我给你爆料。我说,对不起,你是为了股票你要出来爆料的,这个我不接受,一股也不给你,一股也没有。文贵一天工作18-20小时,为的是什么?就是要证明,我们新中国联邦真能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我们没有什么中国梦,我们只有新中国联邦的宣言。

那些砸锅的、还有欺民贼,大家你们想过吗?回国内吧,共产党不让他回,他也不想回,呆在美国吧,他连生存,像曾宏这个孙子、还有熊宪民这个孙子,从来没有工作,要饭都没地方要去,只有砸锅弄点钱,甚至想杀害文贵。这些人看到你们这样的时候,他得多痛苦?老江说的拿头撞马桶,撞马桶他都没机会吧?所以意图害人。

兄弟姐妹们,我发现我头发白得很好看,太酷了,一看这成熟的男人,多艺术家的范。我这一看,我真有摇滚歌星的感觉,摇滚的感觉太深沉了,这种形象唱歌啥的,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多酷呀!我去《我是音雄》喊两嗓子去,你说我竟然唱歌能唱成现在第一,这简直是老天爷对我太好了。一个成熟的男人、沧桑的男人、有经历的男人,看这(脸上)都写着沧桑和岁月。你看我的头发、看我的脸,战友们你就知道文贵干没干活了。

我今天是最不想直播的,我是想就想休息一下,因为今天也不健身,一不健身就觉得“唰”一个人轻松下来了,说话就像缺糖一样感觉很舒服。但是我不说了不行,太多战友给我发信息了,问这问那的,我没办法一一回答。咱们的战友我拜托了,这江财神讲讲财经吧,我们加拿大的文可也不讲了,文可最近这两天不知干嘛也不讲了,咱这专家也没了。新中国联邦里边还真是这财经专家还太少,也不讲了,战友老问我,那我讲吧。这几个核心的利益,1万倍、10万倍、100万倍,还有1000亿股,还有每个农场拿到的是一亿股、二亿股,G-TV总发行量才三亿多股,而且G-Fashion百分之百跟咱是独立的法律关系。还有一个,现在这个战略性的、对共产党心灵上的、达到以共灭共的效果。咱以法灭共,现在已经是全世界都看到咱们了。你看到曾宏、熊宪民都追到那么老远,喊着要杀掉文贵、要弄死文贵。咱都不吱声,咱不能去跟他一样,狗咬人它是正常的,你不能回去咬狗一嘴毛,咱不能跟他喊,我弄死你!我弄死你!不能这样。我告诉所有的安保船员,都回你们的办公室,回你们的房间该吃饭吃饭,让他喊。整个船都是360度安保系统都有,到法庭上见,到FBI见吧。他们爱一弄就是FBI、傅希秋还在FBI的路上,火鸡龚,我一看火鸡龚出来,我就马上我的味觉就不好,我一看就赶快闪,受不了。

兄弟姐妹们,咱们战斗了这一千多天,司法部的文件给了我们最好的一个以法灭共的最根本的佐证,以美灭共,美国的每一天发生的事情。最近国内的网上又是大量的买票参与选举,今天你看蓬佩奥去哪儿了?干啥去了?然后香港、上海的经济一塌糊涂。现在我们给战友们的0.00001的股票,我再重申一遍,各农场所有G-TV有椅子的别着急,你会收到通知,如何和各农场联系。我就求你们战友们,千万你不要再一个人好几个农场注册,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包括买G币的,包括当时投资VOG的,这回一个都不会少,你们等着就行了,相信七哥一个都不让你们少。在美国的法律和金融监管部门的合法监督下,咱一个字咱也没有机会写了,全是由专业的律师、会计师完成所有的合法的文件。各农场你看看咱农场主每个都是好人,都会按照当地驻国的法律,这些战友一个都不会让你们少。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我们要给国内以命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一个都不会少,兄弟姐妹们。这是文贵说的事情你们走着看,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着看、事实上看。

所以说咱们现在这个G-TV最近你们没有注意到,很多方面都改变了,功能更新。接下来咱大家马上就都可以用这个摄像机直播了,我也改摄像机、可以摄像机,实际手机挺好的、真的挺好的。这个摄像机、摄像机直播,摄像机直播用OBS加文件、分享视频、连线、邀请(跟船姐用英文对话)。所以说G-TV咱们现在是五六十个工程师在工作,盖特咱们也在大踏步的正在工作、写字当中。那么G-NEWS每天现在都是,大家一定要记住啊,我们战友任何人特别是G-TV的投资者、那一千把椅子的人,任何人都有权力到G-NEWS去开账号来发文章,那么我们的战友们、各农场的战友们都可以上G-NEWS发文章去。那是个平台,不属于任何人、是战友的,G-TV、G-News、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都是属于战友的,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真的。这次能把,没有人能想到,没有人能想到啊,不是一美分、也不是零点一美分,是零点零零零一美分。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为啥当时我们为啥要发一千亿股大家注意到,因为咱们G-TV给我们了一个教训,就是当时我们发了二十亿股以为这挺多了,但是四百多亿要进来。

没有共产党的,现在这擀面杖子经济完了以后,多少人要投G-Fashion呐,多少人买G-Club啊,我只是瞎蒙啊。你说咱买G-Club的会员,咱未来咱能把大家再忘了吗,下次G-Fashion上市的时候、或者私募的时候,是不是得以G-Club的会员予优先照顾啊,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他必须得照顾。所以说你说一照顾,这么多战友,咱不要说十亿战友、也不要说五亿战友,一亿战友一个人一百万股、一个人十万股,多少股啊战友们?所以说那个现在这个投资的这个,这个阿曼的这位公主跟我说。她说叔叔啊,你可以这样分批来,不要下次私募一块钱一股,那是一位的十万倍,你一毛钱就可以了,说这个不一定一千亿,说五百亿行不行。我说你不懂,我经历了G-TV我才知道是怎么概念,我经历了G-Coin、G-Dollar那是事实啊,那个Stripe的电脑我在那儿看着,那个钱就这样叨叨叨叨那就不停啊,几天啊五千多万美元呱就进来,一个Stripe,不要,那个支票多少支票。以后记住,大家我们任何投资不要寄支票、不要寄支票,发现支票出太多问题,不要寄支票。

所以说战友们我经历了Stripe,我经历了G币、经历了苹果店,苹果店咱创造了多少个第一,一上线下载量第一,买G币第一,G币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被钱打回去了,就那是创造了美国全人类全地球,这不是我说的吧,在quarantine、look down时间唯一一家私募的。在共产党全球连美国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的情况下,杀了十八万美国人、几百万美国人染上病,美国人都不敢惹的共产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获得的那种。你想想G-Fashoion要是私募的话,战友你们哪有机会?哪轮的着你们了吗,不要说五块、不要说十块一股,一毛钱一股也轮不着你们,一百万一百块钱一股也轮不着你们呐,哪有机会呀兄弟姐妹们?所以说你知道我忙啥了呀,我就忙这个了。咱得合法呀。

这今天又一个律师给一个两个二十五万的账单。一个,五十万美元是吧,那几个律师呢,是吧,多少钱?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说着容易,我们看着共产党说,到现在甭说造船了、造一个Lady May了,它要造Lady May的任何一件东西,它都造不出来,它只有拿到人家的图纸才行,因为啥?那叫口炮。七十年的国家没有任何文明和创造,全是copy。我们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这些天在全世界造成的影响,这个今天一个要跟我讨论投资的人,啪手里边拿着一张闫丽梦的照片——那个宣传册。他说我在澳大利亚人家给我的这个闫丽梦科学家的宣传册。他说:郭先生,闫丽梦真的是让我改变了对共产党的看法。他说这些我他说我们家、还有朋友,我都问他们,他说我们都相信这是真的。我跟某个国家领导人说,你拥有一个闫丽梦,你国家就不需要国防了。未来没有什么核武器战争,没有什么导弹战争,谁还愚蠢那程度去!共产党就是给你搞这个生化袭击和化学武器袭击,有一个科学家就给你防止住了共产党这种流氓。

我这半夜里边我准备唱首歌,那词咋说的,(郭先生开始唱歌),(歌词:北京的金山上出来个大流氓,他的名字就叫那共产党),大流氓,哎别恶心了,我说着就唱起来了,我最近这个半夜做梦都唱歌,这个想当歌星已经当疯了现在你知道吗。你们的这个忍耐力强烈的鼓励了我,北京的金山上出来了一个大流氓,他的名字就叫共产党,(郭先生开始唱北京金山上的大流氓)。是吧,共产党。

然后这位哥们拿着闫丽梦,(说)让我知道共产党就是流氓,激动的不行。我说闫丽梦女士我连见都没见过。但是我每次给她通话的时候,她那个单纯、她的善良让我对我们新中国联邦充满了希望。我们的路波切一个国内出来一个这样的人,每天两次直播,你看他竟然成了现在医学专家了,整了一群博士群。我们要没有这个路德先生,你看当年我让路德来美东,包括路德来美东以后的事儿,你想想当时竟然是庄烈宏要挑战路德,你说给他舔腚都轮不着他这孙子哎,你说他给人家舔腚都轮不着他。我要是选择了庄烈宏,咱们爆料革命不就完了吗。

推荐路德的最重要的人就是Sara,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啊,我成天我这私下里边就是说Sara,心胸放大,我就希望Sara赶快提升。只要路德一张口,Sara那就叫师娘训母似的,就是逮着路德就训。人家路德也不吱声,我不接你电话,然后呢我就虐Sara,Sara就虐路德。你说,但是Sara当时就对路德、对那个路德的这个妻子小蔡,她说七哥,路德这个人她说我不敢说啥,但是小蔡这个人了不得,我看这个人呐就是小蔡。我一了解这个人在学校,包括认识她的人、还有跟路德打过交道的,说路德这个人啊还就是个理工男,这货这个脑子有点傻你知道吗,他说满脑子理想化的逻辑。我再一问这人品太好了,他说到哪吃饭他都买单,说路德和小蔡两口子不容易,真爱,还很有勇气。你看看,当时路德。你知道有多少人跑到纽约去当面给我说,你那个火鸡龚那把路德形容成就是个垃圾啦都不行了,你们都看公开羞辱路德、玩弄路德。你看她干过一件人事吗,火鸡龚?你说咱要听了火鸡龚的,路德不就废了吗?还听那些所谓的民运大佬们来跟我说,千万不能用路德。

你知道有人给我打电话,现在咱还没跟他翻脸啊,跟我说,文贵兄弟,我求求你了,你相信你老哥,千万不要用路德。我说你这个电话让我更坚定地相信路德。他说为什么?我说因为你这么多年啥事没干成,你说不好的,可能就是最好的,你说好的反而最不好的。路德现在成了一个世界级的这么一个媒体。共产党我就不要再重复了,所有内部的战友告诉我说,共产党人没有不看路德节目的,特别是那些什么家里人。这些当官的上车都看路德节目,都听。

你去想想战友们,咱一次做错决定就麻烦大了。现在G-Fashion一半的管理层是咱们战友啊,也都是G-TV投资者啊。你想想那是啥概念啊?兄弟姐妹们。

(网友:再来一桶美式咖啡)

不喝了,我这私人医生说,咖啡一天不能超过三杯。

北京的金山上……这歌怎么唱?北京的金山上出来个大流氓,它的那名字就叫那共产党,不行,这词不押韵,这咋唱啊?我非得把你们这耳朵叫你们习惯文贵的声音,这也不简单,我不要脸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兄弟姐妹们,你也得佩服我了,是不是啊?最不自信的就是歌声,现在天天扯着嗓子喊,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哎呦,火了。你说你七哥就是不干别的,就唱个歌也给大家咱也弄碗粥喝喝,也比那共产党那4000块钱的人均GDP强吧?

我们东老弟,消灭共产党是人类正义的需要,我是维护正义的必须,维护正义的必须。你知道昨天唐平妹妹你知道她多搞笑?特搞笑,我给她发去了我唱了一歌啊,我说我要参加音雄啊,歌词,给我捯饬半天,我一两个小时才把那个我录的歌发过去了,我给大家发誓啊,麦克风是莱瑞,那个咱让他写歌他让我买的,买来以后插上去我就让我们这人告诉我怎么用,从来没用过,我就啪就开始就用了,我就拿着麦克风,第一次录,就是你们听到的那个Take down CCP,又录了一千多遍,最后用的是最早那一遍。我发给了木兰也发给了唐平妹妹了,中间都很多改。我又录了一首,唐平妹妹说七哥,你的MP3呢?谁给你写得小样啊?你咋……。我说妹妹你在想啥呢?七哥就一次就唱了,我连歌词就那写了写,就手机上打出来我搁在那儿,立在那儿,跑到卧室,因为卧室里边就是那个布料多(消音),我就电脑一放,对着麦克风就喊上了。结果喊半天发现没水,赶快去弄了杯水喝,这所有的过程都录下来了,一气呵成,唱得很难听,但是我是屡听不厌,越听越喜欢,为什么?我问过中国一个最牛的歌星,最有个性的歌星,我说你告诉我我这嗓子唱歌这个咋能唱好?她说过一句话,她说我告诉你,郭大哥,她说我两口子,我们原来我那一口子唱摇滚的时候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说你看,他唱歌并不好听,他关键是他怎么?她说他是敢唱,还有一个就是你就用你的心声去唱。我说那你这嗓子太好了,是不是啊?那怎么能让……?当时香港她那几个姐们都跟我特别好啊,还有香港那几个男演员,都在我们四合院,老去喝酒啊。我那时候鱼子酱多,把所有的好鱼子酱全买了,吃鱼子酱去,喝酒,她爱喝酒啊。她说七哥,你千万记住,大家听习惯了都好听,你只要发自内心的唱就行了,闭着眼睛唱。

所以我这回就记住了这词,反正就是用心地唱,结果没唱出来,弄成了Rop,哈哈哈哈,这也够搞笑的了,战友们你们赏脸呐。所以我就意识到,你说战友有爱,喜欢七哥了,就你唱再难听我们喜欢听,习惯了。这就混了个脸熟,人家是当演员混脸熟,香港演员成功说香港演员成功就靠混脸熟。所以说唱歌咱现在靠啥,七哥混了一个声音熟,反正这些蹩脚的、难听的、跑调了让你们熟悉了。我们这一家都怕我唱歌,我跟你们说过啊,七嫂子说了,你打我一顿都行,你可千万千万千万别唱歌。我儿子说爸我求你,你打我十次(都行)你别唱歌。结果那天我把我录的歌就发给他了。我儿子没反应,后来说,嗯,还真不错。结果现在听说也听了,我相信他也得听啊,哈哈哈,哎呀,这真是。

所以说战友们,发自内心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冰冰和我来双修:北京的金山上出来个大流氓,它的名字啊名字啊,北京的金山上出来个大流氓,它的那名字啊就叫那共产党)还不顺啊(多么邪恶、多么猥琐,全世界放病毒)这词儿啥啊,你冰冰啊,都不押韵,不好听。还是让唐平整去吧。唐平她竟然以为是别人给我录的,我自己录的,刚才没说完,我自己录的,唐平说,诶呀很专业,真是我自己来的。所以战友们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但是我们现在新中国联邦要出个大歌星啊,我们日本的文艺,昨天录了几首歌,我滴娘嘞,这歌唱得吧,哎呦,心都醉了,我准备要跟她共同唱一首啊,你们等着吧,我要和文艺要唱个就是七哥与我走进了玉米地。(亲爱的姐妹和兄弟,咱们一起走进那玉米地)我要跟她唱玉米地了啊,哎呀,过两天你们看着吧,咱新中国联邦是真有人才啊,我们的文艺唱得歌简直太牛了,结果是啥?是我们日本魔女,我女朋友Peace的私人贴身秘书。我说那好啊,我说那以后你负责钱吧,你说这Peace有多小气啊,七哥,她唱你付钱,你说这个Peace有多小气啊,腿长得很长,很小气,非常小气,这女朋友这亏得没见面,这见面以后还不都得七哥买单啊,是不是啊?一点菜,是不是啊,寿司、生鱼片、鲍鱼,是吧,鱼子酱,还不得弄个十万美元一桌子,然后七哥你买单,那肯定的Peace。你知道吗?你看那007跟她PK,就被给快把007给PK没了,我们的心语啊,就那个嘴啰嗦,007,人好得很,大方,要007当我女朋友,我估计我去日本都是她买单,100%,她得抢着给我买单。所以说啊,口头上Peace是我女朋友,我生活中得让007当我女朋友,然后后边跟一个兄弟叫草根小哥,草根小哥绝对抢着买单。

草根小哥你知道我为啥喜欢这个人?最早在路德那个直播访谈里边每次捐100美金,天天捐,我闻都能闻出来这个战友是真正的支持爆料革命的。当时没有人知道他在日本,我就给他打电话,我说你别在路德那儿老捐,它不盯着你吗共产党,找着你咋办呐?我说你把你保护起来,他就停下来了,停下来以后就给路德汇了50万还是500万,我忘了啊。你说这个路德先生他就为啥我喜欢这个人啊,路德先生绝没动过人家一分钱,马上给我打电话,七哥,草根小哥给我汇了50万是500万我不知道了,我说你收了吧这钱,草根小哥是兄弟。你说我去日本的时候草根小哥得抢着买单吧?我的007这个女朋友也得买单吧,Peace肯定七哥买单,这是肯定的。所以说只看大长腿,不能……不能……不能干别的,哈哈哈哈!开玩笑,都是开玩笑,你们别当真啊,我老爱开玩笑,一开玩笑你们老当真我就不爱开了。生活本来就应该很快乐,干嘛那么严肃啊。

哎呀,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夫妻为啥闹离婚啊,是不是啊?你说那Peace离了一百多次婚了,是不是啊?就很难与人相处嘛,个性强吗是不是啊?咱人与人之间,说实话我跟你七嫂子过这个34年马上35年了,我真不觉得是我多了不起,是你七嫂子容忍我35年。所以我没说,我儿子问我太太:“妈妈,让你再选择的时候,你还会不会嫁给我爸爸?”,“不嫁,绝对不嫁给你爸爸”。因为她太累了,能跟我过35年,这女人得啥人呐?你想想?就我这号人,这一般人一天不跟我离一千次婚都不拉倒,人能跟我过35年。我得感谢她你知道吗?你说Peace离了一百次婚,你说这人你说,你说她要真碰上七哥这号人,那家伙一分钟也过不了啊,是不是啊?那还了得了吗?

今天我看到一个战友,有人跑玉米地里边躺在那儿……,特别可爱,那女孩特别可爱,但是我是说实在话啊,当年我在玉米地的动静比较大,比较大,我从来不敢到什么可耻、羞愧,这是我一生的,一想起玉米地,就有那种玉米的那种芬香,那个玉米穗长出白的玉米的花的花蕊。玉米地那个鲜嫩,一掰开“嚓”一下子。玉米地…那时候饿呀,没饭吃啊,生的都啃都没事啊。然后你要是烧一烧,那时候拿一棍子一弄烧一下,那玉米地啃的,那玉米地是最快乐的。有饭吃,家里没饭吃,还没有柴火烧。你说我们哥们儿七八个,哪有饭轮到我吃了哇,是不是?你说的那就是那个玉米地,你说你想想那动静有多大呀,是不是?我们的大姐彻底把我解放了,变成了男人,是吧?想起来那种声音,那种动静,叽哩咔嚓的,那叫什么?拍的那个,我们张艺谋导演拍的那个《红高粱》。那太差远了,说明他没待过玉米地,他没待过高粱地。高粱地的动静绝对,那绝不可能这样的给你扫荡这个样子。那说明你是故意的,自然的东西那怎么可能这样的啊,是不是?那一看就是在演戏嘛。

当年我一看到红高粱,我说这没经验,没在高粱地、玉米地待过。咱这是长在玉米地,成在玉米地,是不是?

所以非得整出一个玉米地的歌来。现在我给日本的文艺妹妹说了,要把那什么金山上啊,是吧?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贼东啊,这些歌咱都改成玉米地的歌。咱给它改回去,本来就是山西的民谣,是不是?黄色歌那是,叫民歌、民谣。

哎呀,我滴妈呀,399万!这不能再播拉,再播这地得崩溃了吧。

但是我跟你们说开玩笑,这女人个性强啊。这Peace的能力、执行能力在这农场当中可以说是了不得,了不得,了不得的女人。Sara这个妹妹那是提升最快, Peace执行能力真强,小皮匠能折腾,卡丽熙老黄牛,现在又出来个加拿大的老黄牛文枫,是吧?你看看还有一个,现在出来个玛莎,这玛莎戴着口罩真能折腾啊。这个女人可太能折腾了,这女人真不简单。还有我们的韩国的哈恩也能折腾,真能折腾啊。总体看农场里边是女的多,农场主女的多男的少。对了,我们玉米地小妹最近没了是吧?消失了。听说去种玉米去了,种玉米去了。自从跟七哥连线直播以后,玉米地小妹找地方种玉米去了,我估计会种出那种双胞胎的玉米。

(熊嘟嘟:为啥都是女人能折腾呢?)

中国现在绝对是阴盛阳衰,绝对阴盛阳衰,绝对阴盛阳衰。这也是整个中华民族14亿人,10亿人没有厕所,到处大小便。然后另外的五亿人里边,有两三亿城市化的。就被中南坑那几个人给整的,给虐待着。你们记住我说的话,很快你们会验证到,未来人类上研究最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一个14亿的中国人,为什么就被不到五个手指头的家族控制着,从来没改变过。而且人家是叫什么红色江山代代传,这歌怎么唱的?红色江山代代传,一切都听党的。现在把警察变成了叫什么党的警察了,人民警察归党管,一切听党的。人民军队听党的,一切听党的,叫政治过硬,政治忠诚。

你说这天天抓嫖,天天抓嫖。未来我们新中国联邦一定给中国做过所有的,就是夜总会工作的女孩,一定把她们的牌子,把她们的牌子挂到中南海。一定在新华门那块,未来一定给它改了,不叫新华门。改成叫中国受迫害女士英雄门。所有中国的做这种夜总会生活的女孩,都是中国民族的牺牲品和英雄。必须就把新华门改成中国受迫害妇女门。让中南海里边,让大家做为一个参观的。叫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的一个实例的博物馆。看它怎么在那撒谎,就那么一个墙。中南海就那一个墙,前面长安街。不要说100万台车,10万台车堵在那它就歇菜,它就坐地下室那个火车跑了。上玉泉山和香山了,上西山了。他往哪去,对不对?

就14亿中国人做牛做马就被那几个中南坑那么玩着。你悲哀不悲哀,悲不悲哀吧?所以说中国现在为啥没男人呢?哪有几个男人呢,是吧?哪有男人呢,瞪眼说瞎话。就像我跟海东兄弟,跟钊颖妹妹每次跟他俩通话吧,我就特过瘾。因为我们,说老实话战友们,你们几个人见过中南海的人呢。你们见过几个将军呢?我们都是跟他们天天在一起的,太了解他们了。挺着个肚子,喝酒、搞女人、撒谎、送礼、编瞎话、假报告。你说都是那帮孙子哎,就我东弟说那个,有一个好东西吗?人格上,道德上,能力上,形象上是让我们尊重。

那李源潮,现在他完了。你说李源潮坐在那的时候,这人他要当主席更烂。还有韩正,哇塞,那种自恋的,哎呦,好家伙,那韩正你看他那个样。你看看王岐山一副流氓样,你说那个德行,甭说这一巴掌,我真的说实在话,我跺跺脚都能把他给震没了给他。你看那孙力军那个流氓样,你说那样一出来,哎哟…我跟你讲我那故事了嘛。当年在北戴河孟建柱去了。结果张越我这个老兄,这个绝对是男人,跟他太太也中央电视台的,跟他妻子去了。然后孟建柱没到,然后那谁孙力军就给说,哎,张越嫂子来了,哎呀张越哥来了。大哥,哎嫂子快洗澡啊,快洗呀,大领导快来了。哇塞,那个张越啊当时就火了,“咚”就骂了他。然后说X你妈的,然后就骂他小兔崽子。你谁敢骂孙力军啊?结果把他一顿给臭骂。结果孟建柱来了,孟建柱来说什么?你别搭理这个流氓。我给你们讲过这个故事,你说那孙力军什么概念?看着人家媳妇让人家到游泳池游泳。这是人家张越是个爷们,把他给骂一顿。那有多少人就让自己老婆脱了衣服游去,等着孟建柱来看两眼,甚至给叫屋去睡一觉去。

我不愿意说这名字,这人还在中南海呢。这人现在已经是中南海里边的中央警卫局的一个重要人物了。当年,他到郑州去陪着某领导,说是邀请我去他家去做客什么的。我不愿意去人家家,后来到三座门跟他吃饭。在吃饭中间,三座门门口有个餐厅,当时很火。我就不说叫谁了,这人家的朋友。有人,领导在那家宴吃饭。吃完饭以后要到那个三座门里边大套房,当年就是叶剑英弄四人帮的地方,过去的就是军委常委大楼啊。刘华清啊,过去的什么张万年啊,所有这些人,张震呢是吧,刘华清这些人待的地方。三座门就在中南海的北边过去马路,没多远。这哥们一会儿打电话,他老婆来了。饭都被吃完了,你说他老婆来干啥来了呀?他老婆是一个当时挺漂亮的军队里一个唱歌的。说领导吃完饭到后面唱两嗓子。你嫂子唱歌唱得好。哎哟,他媳妇啊,你这个打扮啊!那两口子就感觉完全视我们这几个人就不在了,就等着领导来唱歌,老婆唱歌去。

我当时我看着他们那个感觉啊,兄弟姐妹们,你知道我心里面这个感觉,人生最可悲还有这个吗?自己的老婆要能被领导来,跟家人聚完了从前面门走过来要唱唱歌,然后叫老婆在那等着。那要是说行,能脱光了,那就脱光了在那等着了。这个人现在还在中南海呢,据说习、王都很喜欢他。这种人他就是那种,就是那种赵高似的人物,就会博得你的喜欢。所以说中南海能有好人吗?好人能待在中南海吗?三座门的军人,中南海的警卫局的人都这个德行。哎哟,那香港回归的时候我在香港见他。哇塞!出来跟我们吃顿饭,哎哟那个鼻子那能往上翘的,香港的那些富豪跟见了祖宗似的。哎呀,训人,他们没看过他带着老婆等着首长,吃完饭陪着唱卡拉OK的那个感觉。那副德行啊,那个弓着腰啊,那个紧张啊。一会给老婆说,哎,这个衣服你穿着不好。那穿的不好,哎呀你要这样啊。然后啥,你准备了吗?哎呀,可怜!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文贵见过这些。见过共产党把人性,把人道毁到如此。14亿中国人建了一个防火墙,能把人洗脑,把我们兄弟姐妹洗脑成这样。你看我这几年跟我家人、同事一概不联系。我知道联系能说啥!百分之百不会超过,不用1分钟。哎呀,文贵呀!或者老板呐,你注意身体呀,注意安全呢…你都挺好吧?你需要钱吗?再往下说啥?你告诉我?放心我们都挺好,没话说了。你再往下说啥?讨论共产党他不敢讨论。他也不懂咋讨论。你说我跟这些哥哥、嫂子通话,你说有啥通的?哭……心疼你……担心你……有用吗?说啥?受苦啦?有用吗?没用!不会超过1分钟,我就想今天如果要给谁打电话,他会怎么说。等放下电话得把他吓半死。警察还得找上门来。

说这次为啥这次G-Fashion的股票,咱你别吓着他们了。就给他们的孩子写上受益人啊,等没有共产党了以后他们孩子来领股票。你像我那几个副总被审判了几个人啊,哪个人也得给他五百万股吧,对不对?像我裕达的这些高管最起码的跟着我了,这也……最起码的这100个人,哪个人也得给个几百万股。这不就几十亿没了,是不是?必须得给的!啊~他们未来没有新中国联邦,还得跟文贵才能过上好日子。我改变了这些所有人的人生,当然他们也因为我过上了美好的生活的同时,遭受着人类最大的劫难和痛苦。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人生,但是这些人从来,他们没有想过他在我这得到的是什么?包括我家人,他们得到的是尊严。我从来不会拿着员工、家人像那当官——中央警卫局的哥们儿,送给什么当官的就有钱似的,不可能的。认识我人都知道你到裕达也好,到北京去安排好你啊,你去夜总会唱歌,我从来不去。我自己也去唱过啊,跟那里的人也也也狂跳过,但是我去。我自己去,我开心,我跳,但绝对不会乱来。那我那歌声也把大家虐的半死不活的是吧?但是你想让我把我的同事家人送给你哪个当官儿的?去你大爷的吧!绝不可能!但是我们看太多共产党,没见过有种的。见下一级鼻子往上翘,翘80°。再下一级,直接脖子仰后面去了,肚子挺起来了。一说话就嗯~啊~哈~的什么的,是吧?一见上一级头低下来,再不行跪下,再高了,老婆闺女送上去,都这德行!啊~

所以有一次大家记得这个军装什么时候换军装吗啊,武警里边的司令被抓了,那个货啊!当时总参陈炳德啊~参谋长还有他的秘书长还跟我还跟我较量较量,叫我一顿踹,踹一边去了。那时候总参的办公室主任多牛啊,就我给一顿乱踹。这个结果武警这个司令,给抓了这孙子,姓王那个。哎呀,换装啦!你看首长我们换装啦~如何如何。因为他们出来都是穿军裤里边儿穿着这个军装的衬衣,然后外面套个夹克,都不穿正装出来的啊。那么那天就是用换完装,他们就专门,就是在我那啊,当时我是在北辰东路啊。在那个地方。然后呢,来了,在我的自己餐厅里啊,然后都穿着正装哎呦。我说人民解放军这个绿帽子非常好看。这个武警就说:哎文贵你怎么这么说话?我说,你们不都绿帽子吗?这不是,我说你别往别处想。我说:解放军,你要想把帽子戴严了,带稳了,你就得带绿色,越绿官儿越大,越绿你这个帽子越稳。我说这次换装的帽子是深绿色,非常好!深绿啊。结果他跟我喝酒的时候,中间还灌我酒啊,文贵啊,今天你不会说话,今后不能这么说啊,小老弟啊,什么什么的……陈炳德就说:文贵就这脾气什么什么的。当时拿一大杯就过来,文贵罚你一杯,罚你三杯,我说你爱罚谁罚谁去。你罚不着我,你爱喝不喝,不喝滚蛋。我说我这会儿吃饭不要钱啊,我这也不是开着餐厅,你爱来就来。当时他站着傻了。那个时候他是政委,后来当上了这个武警司令,混蛋被抓了啊。当时全场没人敢跟他说话,我说你不爱听,你走啊,喝什么喝?对不对啊?就是后边儿,最后搞得很不高兴。

我当时我就说,这小子早晚被抓。那副那种德性啊……首长我给你敬酒啊……首长我先喝三个,然后罚我来了,给我仨,罚你仨。这王八蛋东西,你凭啥罚我仨呀?是不是?他就没有……这个孙子喝的啥酒,你就会发现他玩什么招,你知道吗?军队里边儿我遇到过几个最能喝酒的。全部玩儿啥?吐酒!吐酒啊,这么贵的茅台,夸一喝……一喝……然后你发现所有能喝酒的前边儿一定有一碗汤。这碗汤了也来哎哎,喝汤……喝汤……把自己碗里弄一碗汤,这碗汤永远不消失的。然后夸一喝,但是他酒能搁这儿啊,然后呢一喝汤,啪……酒进汤里边儿去了。哇塞,我可那几个我都不要说名字了。最能喝酒的所谓的啊,八一大楼的几个家伙。都当了中将了,就喝假酒,这帮孙子……这么贵的酒啊,他给喝,然后他喝假酒。

当年的外交部的戴秉国最火的时候,我们盘古的刚刚拿出来2016年。我们那时候是工地上,盘古A座还没盖起来的时候餐厅,戴秉国老上那吃饭去。每次去都说:我就不相信中国还有这样的企业,还有这样的老板啊,厉害!你这句话你听着啥意思了吗?就是这帮外交官认为中国的企业家都是傻叉、都老土。就看了郭文贵的水平啊,还这个状态的,没有。就是还有点尊严的。从来他就那种一副那种狗嘴脸诶。戴秉国人家老丈人是大官啊,是不是?我从来没有巴结,我巴结他干个屁用啊,是吧?我不巴结他。然后说就是外交部这也可以给帮你,那帮你,从来我没有找过他。然后什么家里电话我一次没跟他打过。他说那个话,他根本不知道我…气死我了!凭啥中国企业家就没这样的人呢,我们中国的私人企业家在你眼里边儿就这么烂吗?

但是戴秉国,当时杨洁篪见他跟狗似的,杨娘娘。那王毅还在日本呢,那孙子诶烂的,你都不知道王毅,杨洁篪见了官啥样的?兄弟姐妹们,这俩孙子见了人家真叫太监呐!我可见太多了。端着酒杯都是这样,都这姿势,标准姿势啊,然后就老是趴耳朵唧唧唧,那一副小人的德行啊,哪像个外交官啊!结果是怎么着,大家知道。他后来被整的也挺惨的啊。是吧,见太多了,军人、绿帽子、外交官。外交官是干啥的?外交官里边儿,玩的就是…,都是觉得中国人都是傻叉,他们有品位,会讲英语,会讲外语。然后见的世面多,中国人傻都是老百姓。在过去外交部是被骂成叛国部,说话太软。现在是变成了强硬部了,擀面杖子假的!那时候都是整那些旁边小女秘书啊,讲外语!什么华春莹,这这这都是领导玩绿裤衩子的这个结果是吧?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外交部哪个人不是靠色、靠权力、靠钱上去?

哎,这个好!(雪域雄鹰:在北京的金山上出现个大流氓,共产党多么猥琐,多么邪恶,Take down哎,这个不错,让我们一起)这个挺好啊,谢谢!谢谢!雪域雄鹰……谢谢!400多万了。天呐!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小蜜蜂,日本樱花团)这是女朋友派来,加上唯真不破小蜜蜂,这是看来Peace派来侦探啊。

所以亲爱兄弟姐妹们,文贵见太多了啊,见这么多……中国人真是。14亿人啊,可怜可悲,希望我们这回新中国联邦,灭掉共产党以后,能找回中国人应有的尊严。我这两天是真是,我看到这个中国人均4000人民币。人均4000人民币,这事儿咱得好好说道说道。咱日本的那几个,现在马上啊,几个朋友全都登基了啊,全都厉害了。他们有一个两个方案,一个短期方案,一个长期方案。短期的,长期的都会跟咱们合作。短期的,长期的都会支持新中国联邦。而且彻底大变。我给大家透露一下啊,一定会先来美国。大家记住,会先来美国,先来美国啊,来完美国以后就有大事发生啊。过两天,你们看看吧啊。

我们台湾的兄弟姐妹啊,刚才说半天就没说台湾,我们的侯小宝、文欣、大牛、台湾巴黎姑娘啊,台湾巴黎是我们大牛的女朋友,大家多照顾啊!还有那个昵豪,是吧!一堆好朋友,一堆好战友。台湾这个地方就像我一再说的,香港、台湾太重要了。香港是我们的耶路撒冷,香港我们决不会放弃,一定要让它恢复到原来。台湾一定让它维持着、保持着台湾独立的法治、民主、自由。如果说人民做决定了,我们强烈建议,中国人民要让台湾人民绝对独立于宝岛之外,在宝岛独立。美国大选未来最大的一个事件就将是台湾和香港事件,咱走着看吧!

哎呦我的妈呀!400多万。这说实在的,这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真的一定是在2千万到3千万。国内的VPN最火的,现在就是咱们。玛莎姐姐不高兴了,变侧妃了。这个是甄嬛传里面的叫什么?安举人、温太医,温太医,都不是安举人。玛莎姐姐不高兴了,你玛莎姐姐就是爱不高兴,就爱生气,特别爱生气,这生气挺好。

行了,咱这电池我一直都,咱刚才动作快着呢!直接就插上了是吧!想到就做到。就今天是否把、把路德先生,是不是影响人家路德先生的直播了!我的天呐!这文素老妹给七哥发来了,没看见。(郭先生唱歌)这个太长了。这不错,嘿,巴扎嘿,咱不要巴扎嘿,巴扎嘿,听说是共产党上床的暗号。嘿,巴扎嘿。嘿,巴扎嘿。就是上床吧!上床吧!就那意思。咱不学那巴扎嘿。这文素老妹,你不了解共产党。我得唱唱。

(谢谢了,兄弟。谢谢了,兄弟,收到了,谢谢!)耶!木兰妹妹,400万了。木兰妹妹总能给七哥拍出精彩的照片。

七哥这英文还不中,我还得用谷歌翻译。哎呀!我这信息要是能要公布,你们今天都得沸腾一下子。

这唐平妹妹给我信息呢!歌唱的真好,正听直播。妈呀!你这不想都不行了,咋办呢!唐平妹妹,这闺女,这男人,她要想拿下,一个都跑不了。我给你说这家伙,七哥给忽悠的。哎呀我的妈呀!天天想着。我昨天晚上,最起码我睡了三次,醒来都在想歌呢!我在想歌。咋在我这妹妹的“我是音雄”上整点事出来。(霹雳娇娃,天呐!新中国联邦,太可爱了)

文艺是咱”我是音雄”第一期擂主。啊!第一期擂主。怪不得,这文艺简直是了,太牛了。文艺上舞蹈课中,这文艺是大美女啊!我的天呐!都没发现啊,还会跳舞。天呐!唐平妹妹,我哪天得给唐平妹妹连连线了,得给咱音乐组连连线了。还国标舞,国标舞,我喜欢跳点现代舞,现代舞啊!我看看啊!这是啥意思这是?有战友竟然听我,听这个take down CCP听了1千多遍。天呐!Peace 现代舞,找peace,peace是现代。对了,peace那大长腿一跳起来,“嘭嚓嚓、嘭嚓嚓”腿太长了。你七哥是企鹅腿,你七哥是企鹅腿。你说我跟她跳舞的时候,你说我就这样跟她跳舞,人家那大长腿那么长,人家脖子以下都是腿。结果七哥跳了半天发现在peace脚脖子下面跳呢!就这样,就这样跳,多难看呐!是不是!人家那peace“咔擦擦、咔擦擦”那大长腿,左一下,右一下。结果找半天,我跳了半天,没移动两公分,多难看呐!不行,不跟她跳。

文艺是国际,这唐平是行家,这话说的行家。七哥不会唱歌,但是身边唱歌的人多了,还培养了不少歌手呢!唐平、唐平妹妹大长腿呐!唐平现在别老七哥长,七哥短。我们的威廉王不高兴啦,你有男朋友现在。这都是兄妹情、兄妹情,这都是开玩笑,都是兄妹情、兄妹情啊!

我给你们看、看一个,你看这个G-Fashion这个,你看看这个裤子。哈哈哈哈!你看看这个料子,你看这个料子。战友们,咱这个系列,我给你们露点。这是今天做出来的,给我的啊!我们的总裁都快晕了,这是我们总裁啊!我们总裁昨天喝多了,昨天一晚上没睡觉。昨天一晚上,这就是洛杉矶的生活。跟这女朋友给我发的都是裸体照。你说我咋回吧?我回好看,这老板忑没正事了。不好看,你啥意思啊!昨天我估计嗨了、嗨了、嗨了、嗨了。

我先给你们透露点女装,这女装是我们现在的核心秘密。轻易不能透。我们现在只要你们看男装,不让你们看女装知道吗?惊喜。我给你们看一个,兄弟姐妹们。你看这个新中国联邦的女装,你看那个信仰之星,啥叫设计师?什么叫最牛的设计师?今天你们要看到那设计,你们震撼死了,我给你们说。我可以说战友们,要没有咱G-Fashion,你们一辈子,你们不会去,不会去想到有这样的衣服,你会终身的享受。你看看咱们,未来你们的戴的G-Fashion的forever的袖扣。哇!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你们要看到这个G-Fashion上线的时候,你们要看到那个G-Fashion上线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你看看、你们要看到G-Fashion上线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你们会震撼的,你们会震撼的!

我给你们,我要给你们看一下就闪。哎呦!这不行,这给你们看了,今天全都去玉米地了,不能让你们看。别出声音,这出声音叫床似的,太难看了。

唱歌,下一句啥呀?(唱歌)下一句啥呀?你说你咋发的呀?唐平妹妹。这伍佰摇滚曲风。完了,不会了,歌词不记住。(唱歌)哎呀!你看,来感觉了,来感觉了,姐妹们。你看看,妹妹。你这火供不上啊!你这是,你这两岸潮,下一句呢!七哥来感觉了,唐平。你说你这咋发的嘛!这是完了吧!完了,没得劲了。这男女交流就怕这,你知道吧!这来整的了。

今天来感觉了唱了,今天反正你们不怕。你们不怕,我才不怕呢。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是郭文贵,现在正式参加“我是音雄”节目,预播版直播。

沧海一声笑…

唐平妹妹忽悠我,对了,对了,继续唱,太牛啦。哈哈。哎呀,我滴妈呀!我被你们这些人忽悠成疯子啦都快。哈哈,你七哥别爆料了,成疯子了。我得练练这个,我发现我唱这个行啊,唐平。(再来100遍)好,你们都准备好。(手机)充电,充电啊!一般唱歌都得拿点儿调是吧?都得,额~~嗯~~咱得学着,端着点儿。

(继续唱,沧海一声笑…)

唐平,我今天已经是破处啦!第一次公众唱歌,被唐平给破啦。这是啥情况啊,这“我是音雄”也太有魅力啦。竟然郭文贵来直播唱歌,我的天啊!创纪录了啊!不是,你真让我唱100遍啊,唐平妹妹啊!我这嗓子明天还说不说话了啊! 得了,记住啊,今天原音版,原音版啊!我这嗓音今天啥水平已经给你们(看)啦。

哇,战友们都爱你,对了吧?不自由了吧?哈哈!(唱歌)哈哈,这是什么事啊!一千遍,一万遍,我滴娘啊哎哟,我滴娘啊!这歌唱得,这唐平绝对是高手。你绝对是让文贵今天是破处啦!就是这声,就是这杀伤力,哈哈!忽悠,忽悠,我发现所有的音乐制片人都挺能忽悠的。对!对!对!唱!  木兰说唱一千遍,更狠!

(一场个人演唱会,400万人在线)

哇塞,这比鸟巢牛啊!别说,这歌我还真行啊!从来没这么唱过,今天。

这唐平竟然培养出一个歌手出来,我滴天啊!七哥这未来要是唱红了,咋办呢?你们都得要我的签名吧?天下就靠不要脸,学会了吧?哈哈

沧海一声笑…

哎呀,我滴妈呀,我唱出感觉啦!哈哈,这唐平哪天你要是,七哥要唱红了,你是不是要收钱啊?绝对的啊,签约啊,第一个做你歌手,跟你签约,咱公开说,绝对啊!哈哈哎呀,真的是。今天这个歌就是战友的力量,你们说,你们能把我弄出唱歌的出来,你说这玩样!这唐平妹妹,哎呀,我滴天啊。了不得啦,了不得啦!

哎呀,这歌我发现我真可以唱。我这唱完以后,那看来要比黄沾唱得好了。这是绝对的革命版的啊!这啦啦啦,这个挺好啊。怎么把啦啦啦,拉到玉米地去呢?(郭先生继续唱)

唐平妹妹,你这。我都不敢念你这词,你知道吗?太黄了!你这 me too 七哥,哈哈!哇塞,咱们这些义工的战友真是太伟大了,每个都太伟大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G-Fashion的股票一个都不能落下?我跟你说,唐平妹妹你那G-Fashion都有份,一个都不能落下。好,咱今天就唱到这吧。再唱歌,咱就丢人丢到地平线以下了,兄弟姐妹们。

我发现现在跟我沟通的都是女士啊,没有男士。这顺流和逆流,这一会儿找不到感觉。顺流和逆流~~~~(找感觉中)(郭先生唱歌)

哇塞,我这越唱感觉越好啊。咋弄啊,唐平妹妹,一发而不可收拾啊!一发而不可收拾啊!我发现了,唐平,我就那一段唱不出来。我就老唱这一段,这调不行,你看到没有,我得把这段给练出来。

你别找钢琴,别找钢琴,别整大发了,整大发了,我就吓跑了。(唱歌)我觉得头两句比较好,我得把它练出来。下一段,我就给漏掉了,唱不出来了。(唱歌)这好,就那段没有,漏一段,你看到没有,唐平妹妹。七哥给漏了一段,你知道吗?你忽悠,别把七哥给忽悠晕了。老顽童兄弟来了,终于来了个男的。(唱歌)这老顽童不干正事,我给了三次机会,不干正事。一给发工资就找不到人了。我就担心他吸毒,你知道嘛!我为啥头两天又把他给踢出去拉?不发工资啦,不干事啊!你不干事,我就不给你发工资。三次,三进三出,这老顽童不干正事。但是他绝对有才,绝对有才,你看看这一出手。(沧海一声笑,共党就完了)

下一句呢,老顽童?你老接不上火,你这属于老三秒,这是!你这咋整的,你说说?你看人家唐平,这就是艺术家的摇篮啊。是吧,唐平?(唱歌)这个好啊,这老顽童有才。(唱歌)这个好,找到感觉啦!刚才唱到感觉啦。(唱歌)感觉来啦,感觉来啦。唱得嗓子冒烟啦,嗓子都冒烟啦!

唐平妹妹,我咋感觉你像甄嬛传皇帝旁边的太监呢?快,快,快,上水!给皇帝上药,吃点伟哥!老顽童:快上!唐平妹妹绝对是艺术家的摇篮,弄整出大事来。伯乐,伯乐,唐平绝对伯乐。就这耐心,就这心脏就了不得啊!(德州牛仔来了,笑傲江湖太适合七哥了)喜欢发现金子的声音。这唐平,哈哈!七哥现在是土豆的嗓子让你整成金子的嗓子了。咱战友现在欢喜得不得了。(文房四宝:沧海一声笑,共产党你完了)这不好听,共产党你完了,这不好听。不行,这感觉不行,文房四宝。还是老顽童,老顽童憋不出来了,你看没有?他永远是拉稀,完了,完了。在线K歌,哈哈,文素老妹你说对了。别明天嗓子哑了,Sara疼七哥。张帝问答,我小时候最爱听张帝问答。

哎呀,唐平妹妹绝对能整出事,今天有感觉了啊,绝对是!咱们这些小蚂蚁,兄弟姐妹们,绝对啊,绝对,真不得啊!太厉害啦,谢谢文素妹妹的花。不行,木兰妹妹,这不行。沧海一声笑,共党灰飞烟灭了。不对!这太多了了,你这了的嗓子都转不过来。你得嗓子转出来那个音。在国内那唱歌的几个朋友,每次跟我吃饭的时候,来一段。那些人啪,一喊,嗓子就来了,关键嗓子得转过那个筋,你知道吗?咱本来就不是唱歌的人。咱这是乐谱都不会读,是不是?你说咱唱歌得简单点。

歌词是有讲究的,对啦,唐平说对啦,绝对有讲究的。你看香港人的几首好歌,那是真有深度。台湾的歌都是抄人家日本的歌,它没有骨子里的东西,没有几个。你看刘家昌那个孙子,我认识他,大流氓,骗子。这么多好歌,那个孙子100%绝对是抄日本歌和韩国歌,他就完全是抄的。但是香港的歌真的是发自骨子里面的。歌词有讲究,这唐平专业。台湾农场也来“我是音雄”啦。台湾的歌很好,华人的歌,但是都是抄的。

沧海一声笑,滔滔灭共潮…

这个好,哎哟,又来人才啦!这个好,这个好!有人啊,爱罗,行,爱罗,这爱罗可以。哇塞,今天G-TV最高线(在线人数400W+)今天唱晕啦, 哎呀,我们的船姐都干啥去啦?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彩虹桥(文桥)、文琪、黑郁金香(文郁)、爱狠Love7(文友) 、YIMING(文鸣)、文顾、Rolls Tsai(文山)、文兮(我❤战友)、@柒号G币 、pride(文豪)、某某(文成) 、杯酒渐浓、shangshang、SCELF (文正))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