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拿“内循环”当解药有用吗?

0
33

中共政治局会议:中国经济转向内循环为主体

中共中央政治局北京时间7月30日召开政治局会议,定调2020年下半年经济发展走向,提出中国经济要转向内循环为主体。

中国官媒新华社7月30日报道,中共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中国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中国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建立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中长期协调机制,坚持结构调整的战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创新,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21日在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时提出,市场主体是经济的力量载体,保市场主体就是保社会生产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千方百计把市场主体保护好,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

中国媒体光明网7月30日报道称,随着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保护主义上升、经济持续低迷、全球市场萎缩,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保护和激发中国市场主体活力必须充分发挥中国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中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

分析认为,中国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中,瞄准国外市场进行出口导向的经济全球化战略有一个非常重要特点,就是开发和利用的是西方国家的市场。实施这一战略的基本逻辑是国内市场容量不足、市场主体发育不良和市场开放度不够,无法消化日益增长的供给能力。从大国发展的国家战略角度看,它的主要问题是过于依赖西方国家的市场,不能有效地用好逐步增长的市场容量这一重要的竞争优势,难以在竞争中培育出自主品牌和技术,容易丧失发展的自主性。

目前,随着中国国内生产要素价格的不断上扬,以及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竞争优势已经从过去廉价要素的优势,逐渐转变为中国国内市场规模的优势,这就意味着经济开放战略和结构也需要朝着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的方向进行调整,发展战略要注意从利用别人的市场转向利用自己的市场,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基于内需的经济。

分析表示,“两个循环”并不意味着中国不要国外市场,更不是封闭起来搞自己的经济循环,而是要在继续参与国际竞争的前提下,充分发挥中国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不仅要以国内大市场体系循环代替“两头在、大进大出”的单循环格局,而且要让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链接起来,以国内市场的发展和壮大,促进和带动国内企业参与国际市场循环。

来源:多维

为下半年经济定调 中国转向发展“内循环”办好自己的事

2018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召集民营企业座谈,打消了当时民企的顾虑。眼下,在后疫情时代,面对外界狂风暴雨,习近平同科技和制造业等企业家“谈谈心”,“鼓鼓劲”时,传递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信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主打内需和科技牌,自力更生做好自己的事。

中共中央政治局通常在7月底召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这次座谈会也被视为是对中国后续经济政策的“吹风会”。

习近平在周二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说,“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

他指出,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中国政府官员点评说,“确认以内循环为主,相当于‘自力更生’”。

尽管都是与企业家的直接座谈,但2018年和这次的座谈对象和情况完全不同。前次是在民企对公有制与私有制有较重的思想疑虑之际,高层的讲话意在打消顾虑,激发了民企的投资热情。

这次则是面对不同所有制企业家的谈话,而且从参会企业名单上看,多数是科技和制造业有代表性的企业,包括海康威视数字技术公司、中化集团、武汉高德红外公司,以及微软、松下电器等外资企业。

一位不具名的中国官员评论称,这次座谈会的核心就是保护市场主体,激活市场主体活力,做好自己的事,应对外部挑战。

2020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上半年疫情尚未全了,南方洪水又汹涌而至,而外围充斥各种喧嚣指责的“去中国化”现象,在中国竭尽全力交出上半年有喜有悲的成绩单后,下半年如何在经济上发力引人关注。

习近平指出,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经济发展呈现稳定转好态势,在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上都走在世界前列,情况比预料的好。要“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损失补回来,争取全年经济发展好成绩”。

华泰期货宏观点评称,内外疫情防控的差异增加了短期逆全球化加剧的风险,在风险释放的同时,推动中国经济模式从“两头在外”转向“国内大循环”(国际视野的定位从改革开放至今发生转变,立足国内)。

**自力更生,但不代表闭关锁国**

中国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3.2%,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6%。尽管上半年家底有喜有悲,主打“内循环”紧日子还要紧着过。

在中国疫情受控,着力发展经济之际,习近平指出,“支持企业家以恒心办恒业,扎根中国市场,深耕中国市场”。

他还表示,“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但依靠内循环自力更生靠自己,并不代表闭关锁国,高层的讲话透露中国改革开放决心并没有变。

习近平指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是本轮疫情中率先抽身的优等生,但一些西方国家在香港国安法以及中国疫情,华为问题等方面的指责,令中国眼下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和贸易形势。

“从长远看,经济全球化仍是历史潮流“,习近平说,“我们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强科技领域开放合作,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确保市场主体继续“活着”**

要实现“六稳六保”的政策目标,保民生稳就业的核心就是保市场主体。到去年底,中国已有市场主体1.23亿户,成为经济活动的主要参与者、就业机会的主要提供者。确保市场主体能在后疫情时代继续“活着”,也就意味着稳就业、保民生的根基是否牢固。

习近平要求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使广大市场主体不仅能够正常生存,而且能够实现更大发展。一要落实好纾困惠企政策。实施好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更加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增强宏观政策的针对性和时效性,继续减税降费、减租降息,确保各项纾困措施直达基层、直接惠及市场主体,强化对市场主体的金融支持,发展普惠金融,支持适销对路出口商品开拓国内市场。

二要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依法平等保护国有、民营、外资等各种所有制企业产权和自主经营权,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中国国务院周二发文,持续提升投资建设便利度,优化再造投资项目前期审批流程,进一步简化企业生产经营审批和条件,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此外,2020是“十三五”(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的规划之年。这次座谈会也就中国的第“十四五”规划向企业征询意见和建议。

来源:路透社

中国拿“内循环”当解药

“内循环”近来在中国成为热词。尽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称“(中国经济)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但分析认为,以国内为主的产业循环会造成科技落后、制造成本上升、失业率升高等。面对疫情及中美贸易战等压力,习近平7月时重申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主张,表示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中国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回圈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就算不是全然封闭运行的“锁国经济”,但将长长的生产链和消费端主要都放置在国内市场,中国是否具备这样的条件;以及若“内循环”成真,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近来已有许多财经自媒体及网友议论。

先看条件。作为“内循环”很重要的“扩大内需”,在当今中国并不容易达成。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才说,中国有6亿人月均收入仅人民币1000元;中国严重的贫富差距、以及高房价对财富的“绑架”,也让各种产业都要依靠内需消费变得不可能。

自媒体“无相财经”7月31日指出,中国第二季国内生产毛额(GDP)年增3.2%,其中有2个百分点来自于制造业和建筑业,但消费却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9%。上游的工厂拚命生产,基层消费者却在疫情中努力存钱,中国人的消费能力仍然不足。

至于“内循环”对产业的影响,首当其冲是原本出口导向的企业,难以立刻出口转内销,就会有破产倒闭的风险。

上述文章以江苏省灌云县为例,当地生产的情趣内衣,只有不到4成是提供给中国国内市场的。中国有很多这样的特色产业,一个县就成为全球最大的产地,国内市场难以消化其产能。

此外,有些评论指出,企业出口转内销会加大原本国内市场的竞争,对原本竞争力不强的企业造成衝击,这些都会导致一部分人的失业或薪资降低。

财经媒体“吴晓波频道”7月31日指出,“内循环”会让过去在全球竞争下被忽视的中国中西部受到更细致的开发,但中国企业被迫转往中西部这个非最优选择地区发展,意味著企业成本会提高;甚至因经营门槛提高会导致行业局部垄断,这些都不利中小企业发展。

更重要的是,中国自改革开放后受惠于外资及外国技术的交流,“吴晓波频道”的文章认为,“内循环”会导致技术交流变得缓慢甚至停滞,不利中国的产业升级,也迫使中国企业提高研发成本。

不过,也有些人认为,中国依然在对外开放,但现实国际环境如此,中国注重“内循环”也是不得已的求生选择。只是,在国内无法“降房价,提收入,保民生”的情况下,无法期待经济“内循环”能有好结果。

来源:法广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