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 6月2日郭先生GTV直播:天灭中共

0
259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好,今天是我睡得比较好的一次,昨天晚上三觉睡了5个多小时,非常的舒服,我发现睡觉就是睡好了人真是舒服。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今天跟大家乱聊一下,确实是这几天大家看到国际形势,特别是我们现在看到川普总统演讲以后,大家可能发现很多事情,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发生的这些事情我想大家应该有感受:共产党它是没有几天的折腾了,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吧。但是大家都知道一个道理,像这样的庞然大物,绑架了14亿中国人多年的一个共匪,它能坐以待毙吗?是不可能的!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听说、听说崔天凯,ambassador崔,ambassador崔。不是ambassador傅,Bobba傅这两天发了信息,是他促使川普总统…(不要脸到极点,我今天早上4:00看到他的推特,我还发给路德了,我说路德你看看)。Bobba傅给川普总统写了个信,要惩罚中资企业,川普总统就听他的了,然后对香港取消自贸区,也是Bobba傅,也听他的了。

天下有这么不要脸的东西,这个不要脸还不算。不是Bobba傅,是ambassador崔在华盛顿。听说前两天召集了美国最牛的人开会,芮效俭、还有董云珊——就是当时把我要遣返回去的那个女的、亚洲事务总管。都是美国退下来的达几十个,就是经常给中国做顾问,可能给中国做顾问的。而那里面人大多数我都认识,我都见过,有见过多次,芮效俭我见过多次,一起到我家去吃过几次饭。芮效俭——原来“89、64”时驻中国大使。还有一些都是基辛格的手下。

大家能看到这次崔天凯说啥?如果美国人扔下人类的正义于不顾,继续这样下去,特别还提到说,竟然以一个中国的通缉犯郭文贵的信息为准,所谓的什么爆料革命。什么叫爆料革命?爆料革命就是通缉犯、满口谎言,他讲的事没有一个是真的。竟然美国政府和官员采用他的意见和信息,置人类的光辉和人性于不顾。喔噻,ambassador崔好能说。还有史蒂夫班农一个极端的右翼分子和郭文贵爆料革命利益勾搭,还有凯尔巴斯,把凯尔巴斯骂的狗血喷头,凯尔巴斯是一个投机主义者、资本主义的投机主义者。美国政府竟然以此作为参考信息,置人类的光辉于不顾。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崔天凯想脱下西装、穿上军装,战斗到底。

我听说以后都快笑喷了。大家查一查伊拉克当年的驻华盛顿的大使阿瓦易穆罕默德,利比亚的驻华盛顿的大使以利瓦穆罕默德,都叫穆罕默德,这人我都见过。你看看卡扎菲还没倒台的时候,萨达姆还没倒台的时候,他的驻华盛顿的大使都去哪了?全都申请举手——政治庇护,不回去了。大家知道我做Brioni西装的那位阿里先生,是原来伊朗驻华盛顿大使。我给你们讲过,也不回去了。把金库交给你们了,金砖金条给你交完,现金几大房间地下室,阿里大使。当年齐奥塞斯库的大使在英国申请的政庇,罗马尼亚驻华盛顿大使在英国申请了政庇。

战友们你们要注意到,崔天凯最起码大概在30亿人民币的资产,大概4.5亿到5亿美元的资产,美国政府已经掌握的倍儿清。崔天凯你不要说脱了你的西装,穿上你的军装了。你能把你家的钱捐助10%给中国人民行不行?别老吹牛,就你那八九十斤的肉,你跟谁打去?跟美国?跟谁打去?一脚都踹死你了。

悲哀!所有的极权政府、独裁政府、欺民政府在下台前都有这一出戏,一帮小丑都会上台表演一下。外交部发言人一定要具备这个条件,外交部发言人放狂话、狂语;然后什么驻华盛顿和伦敦的大使那得出来放狂言;然后军队要出来放狠话,然后几个笔杆子出来毁灭全地球,甚至毁灭全宇宙;然后几大波报纸、电视把当时的独裁要捧成拯救人类的英雄;然后是美帝国主义就没一个好东西。这都是大家看到所有的独裁政府灭亡前的征兆,现在共产党一个都不少。

还有几个现象,大家看到经济——独裁在灭亡前经济无限的好。你看那个各种数字、GDP什么、什么消费指数,哎呀!都这样窜天猴、往上窜,都不这样了(平缓的曲线),这样(向上指)。然后纸票子满天飞,到处都是钱,然后老百姓感动的流泪,为民族而牺牲。一帮的粉红要拼着往上,要献死献命,“我要为你死,我要为你献命。”都这,大家去看去吧——所有的独裁灭亡前,无不如是。

这就是一个民主国家、法治国家和独裁国家,它真正本质的不同——那就是真和假的分别。所有这些都是演戏,而且是把老百姓当猪狗的智商,就这演戏——崔天凯要脱了西装换上军装。

很多战友现在都在问我,投那个、那个投资到了没有?大家不要再发那个信息问,好不好!因为在6月2号以前,给你每个人查,我们要通过律师和财务公司去查,特别麻烦。你只要是没被退回去,没有问题。如果是你汇了、被退回去了,我现在告诉大家,因为太多信息了,我告诉大家,我会想办法尽可能的、未来让你买成股票。咱把汇款再打回来、再打过来,绕几弯,咱只要别绕到北京去,咱得把事办成了。不要着急、不要慌、不要问。因为太多了,根本回复不完,也没办法回复你,因为不能挨个给你查,查也是不对的。好吧!战友们拜托了、拜托了!

我接着说,大家看到川普总统讲话了嘛!我们真正核心的战友都知道,在几天前我们在群里边就让战友起草的这些文件,几乎是一个字不差,几乎是一个字不差。但是我告诉大家,昨天早上讲的会很软、执行会很硬,讲话会很短、效力会无限,说话很客气、下手会毫不留情。

整个美国没有一个人讲,说我要脱了西装穿上军装,没有人说这话。但后面站的那几个人,就中国(以中国做类比)的党政军,几大班子全来了,也没穿什么军装,今天我穿上咱们的郭战装。是吧!我听说崔天凯要穿上战装,要穿上军装,脱了西装穿上军装,我今天把我的战装穿上吧!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从崔天凯的话里边和我们内部掌握的情报来看。战友们,共产党不是傻子,他早就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脱钩,南海可能有一战甚至台海一大战,取消香港自贸区地位,港币嗝屁,然后人民币崩溃。为什么他还这么做呢?这就老天爷送来了我们最好的战友,中南坑的这一届常委绝大多数是咱战友,是天然战友,不是原来商量好的,不是人工的。

(看手机)秘密、秘密、秘密。承承,这个非常好。我正在直播,太棒了,太棒了,谢谢,谢谢!哎呀!我今天就特想坐这跟大家聊天,高兴的我不知道该说啥好。我现在尽可能把血糖控制下,今天早上第二次磅了我的体重,瘦了1.7公斤、瘦了1.7公斤,我发现我真有点瘦了。战友们我好寂寞呀!多少人呢?跟上的都太幸福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共产党它不傻,它为什么还要继续做呢?它有两个最大的侥幸心理,就是中国人还会跟共产党一样,像过去屡骗屡成功。就像卡扎菲、萨达姆、齐奥塞斯库当年这些独裁一模一样,就是说民意可操作。只要民意跟着我上街砸大使馆、烧车、暴动,我就会让美国给我服软。实在不行,要死咱跟中国十四亿人一起死。跟萨达姆、卡扎菲、齐奥塞斯库、北朝鲜的政权、古巴是一模一样。

说白了还是就是说中国老百姓好骗好忽悠,它有这种自信的,这是真正的自信呐。利比亚、伊拉克,我跟这所有的政府倒闭后的官员见面以后,我当时我都是要问他们,当时到底萨达姆和卡扎菲是什么样的心态?包括齐奥塞斯库。那些狗屁专家讲的,哎呦我的妈呀,天里云里边讲了大了去了。你要听那些话,你得再活八百年你才能闹明白他那专用词。教授、教授啊,都得叫教授,咱老百姓真听不懂,我们草根没文化听不懂。

但是总结下来所有人就是几句话,萨达姆当时最大的一个问题——他就认为美国你不敢打。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侥幸。共产党现在一样啊——你不敢,我在香港做,你也不敢,这就是二货。如果你找着一个但凡有点脑子的领导,咱这个爆料革命完了。他说老子我不做了,香港咱都停下来、停下来,妥协,不那么疯狂,美国人也没辙了。

所有的这些人都有一个,认为你美国人不敢,这是第一条;还有所有人都认为,所有的萨达姆、卡扎菲、齐奥塞斯库,都是下属糊弄他们。“哎呀美国人来了,三拳两脚就打趴下了。还没等他来呢,老子他妈一脚就把他踹回美国去了。什么老布什他来,我们这十几万坦克全给他打回去了。给美国死上几万人,他立马撤兵了。”

下边所有人都忽悠。

今天中南坑一模一样。崔天凯要脱了西装穿军装啦。杨娘娘说啥,我要把我的屁股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我要用我的屁股洗干净了给美军去干,我了解美国人,美国人不敢干的,这绝对是杨娘娘天天说的话。哎那王毅那就更夸张了,听说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上,王毅流着泪呀,王毅呀和杨娘娘俩人痛哭啊,啊,我中国人民十四亿人民被一个美利坚欺负了几十年,我们有伟大的领袖习近平先生,我们有现在的国际上金融公认的金融专家、世纪专家王岐山副主席是吧,我们有四百万个人民解放军,我们的GDP已经达到了事实上的第一。我们被远在一万多公里的美国这个欺负、敲诈、讹诈、威胁,完全不顾我们中国十四亿人面子,对我们九千万党员如何视若不顾,这是对我们的侮辱。但是我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春风都在我们这一面。

啊我去了非洲,谁谁谁叭抓着我的袖子哭啊,“千万告诉习主席呀,不要服软啊!”我去了中东啊,中东的皇室一家人关上门给我说:千万告诉习主席呀,不要服软啊!我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们这国家的石油可以免费给你一百年。另外又去了伊朗,伊朗说了放心,只要开干我们全国人民都会跟你们一起。然后又去了这个日本,日本的官员给他趴着耳朵说:“你们要跟美国干,最终日本跟你们站一起。你们在这个事上,我们是亚洲人他们是美国人,亚洲和美国的分别我们还是明白的,亚洲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距离我们还是懂的。

哇噻!你这一听啊这王毅一听,这全世界就是要跟共产党站一起了。然后我去了俄罗斯,俄罗斯的将军们见了我都是抓住我都哭啊:“王部长啊,回去告诉你们习主席,俄罗斯人民军队我们都在一起,我退休啦我也要冲上去,我的儿女、我的孙子孙女带部队都准备好了,给他们战斗。”都这话。杨娘娘也是泪如雨下呀,“我刚访了十一国、秘密十一国,所到之处都是关心习主席的健康,所到之处都说一定要坚持住,美国人是纸老虎。过了十一月份美国大选完了,川普走人了,下一届那又是肯定是咱们的天下了。美国这回彻底完了,我们跟你们跟定了。”

但是下边“哎,快把那钱给我拿来吧,你们原来资助了三百亿快给吧。”杨娘娘的这些国家秘密的访问和王毅的秘密的访问,增加了共产党和美国作战的决心。习主席是神呐,共产党是天下第一力量,是宇宙的力量,必须跟美国人干,美国人不敢动不真敢动,这两条具备了吧。

最后一条,跟当年所有的独裁者就是一模一样——卡扎菲。卡扎菲当时问下属,“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他所有的(下属)说,“最坏的结果是美国大兵压境的时候,无非是讲述和解嘛。美国人在时间上拖不起,军费太高、内部政治矛盾非常多。”哎,他们想反正最后只要老子不死,这个国家烂了无所谓。

今天和今天中南坑这些一样,我要不跟美国战,我这个领导就当不成。我跟美国抻、跟他PK、跟他拖,把这届总统拖过期,我还活着呢,我没有这个选期的问题呀。中国经济坏点无所谓呀,我有牌呀。你反正不能到北京把我抓了、把我斩首——他绝不相信这个会发生。我有核武器呀,萨达姆、卡扎菲他们没有核武器,齐奥塞斯库(也没有核武器),我有核武器。我只要内部不乱,我外部上绝没有人能动得了我,因为中国老百姓只要镇压住——内部不乱,没问题。

所有的老同志也都是表忠心啊,说:“近平同志啊,是吧!现在已经到这儿了,要坚持住啦。啊,美国人和我们纠缠,是纠缠不起的。他的经济、他的资本、还有他的大选,通过时间和纠缠,跟他缠打下去。他最后在时间面前,他会输给我们。但是中国人民要吃点苦,我们要在经济上付出代价,关键是在国际上要团结大多数,经济只要别垮、能坚持个三年两年没有问题,最核心的问题——内部不能乱,要高压维稳!甚至杀无赦!”

你一听,你看看江家、朱家、曾家、什么李瑞环、什么锦涛家都写信了,什么宋平都表态了,都一致了——跟你熬、熬到底,咱把美国人熬死。听起来都这么回事,跟萨达姆、卡扎菲那一模一样。那个国家都被几个家族分了,这几个家族都给萨达姆、卡扎菲写信:跟美国人熬,把布什熬掉、把他熬垮,我们跟你一起拼。只要内部不乱就行,谁敢动手弄死他!听起来是政治保你呢,事实上是说啥?你赶快冲前边死去啊!只要你不死,我的安全、我的私生子女、我的钱就不能有问题。你给我拼死保护好,咱旁边这些老百姓、这些猪狗们啊,谁敢不听话——杀!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就这三条、就这三条!就是他们的自信。

但是我告诉所有的战友们,从这个两会北京大街上的戒严和恐惧,和两会中间所有传出的情报,我可以告诉你们,百分之百、不是九十九,百分之百的人都知道共产党结束了,共产党嗝屁了!为什么?共产党是天下最迷信的党。五星红旗立东方,你看到红旗了吗?红色就是鲜血,血染的红绫——权力。老百姓就是红色,这就是我的臣民、我的奴隶。然后火,火生土,土什么颜色?是黄和金,就是金色咱们叫黄色,金色的五星。五星(中)是四个星掉过来——是月亮,中间一个星是太阳,四星映太阳。

四星映太阳啊,围绕着四个星星、太阳是什么?五行,金、木、水、火、土。共产党老大,在旗的一角儿,他叫做旗肘。不管这个旗怎么摆,你看它那个旗的角儿这块,那块是一直不动的,哒哒哒后面一直啪啪啪,风在那摆,四星围着一个星。但是我听过欧洲的一个领导说过,他说“共产党忘了,你再牛你那个星的位置很小,绝大多数还是老百姓的权利。”哈哈,讲的好!

它那迷信风水,红色——血染的,血染的乌纱帽啊,红绫啊;所有的,火生土,土生万物,你看到没有?所以说共产党知道,这个旗不沾血它这个权力不稳。所以它经常要杀点人,什么“八九、六四”啊、“大跃进”呐、香港啊、维稳啊,经常要死人。包括那四川一地震、汶川地震死了几十万人。温家宝马上就说了“多难兴邦”,是吧?多死人咱这个旗就更加飘荡,飘荡、飘荡……

所以我对这个红旗非常反感,我跟你说实在的。但是这个五星当中的火生土,它土太少了,土生万物,它那个土就那一点点儿土。它只代表所有一切以党为核心,所以这个旗子要更换了。现在这个运气不在它那了。所以这次两会能看出来,党员发现这个整个北京城乌云盖顶,大白天的突然间黑天了。这叫什么大家知道吗?知道这在历史上叫什么天气吗?啊?这叫什么天气?这叫“鬼天”。

鬼天来之日就是更朝换代时,从刘邦、秦始皇。秦始皇在史记当中专门记载,连续三天大下午的突然间天黑了,秦始皇觉得自己完了。在自己的巡游车上给赵高、给李斯说:“看来我这个病不好啊,有问题呀。”然后把他那个窝囊儿子叫前面问话,越看这儿子越不行,越看这儿子越不行。所以说秦始皇末的时候、衰弱的时候就这个样。汉朝汉武大帝一样。然后这天上落彗星、落彗星,这是一个征兆;再一个地震、天灾、发大水,大家看看广州、深圳、东北下大冰雹子,像冠状病毒似的。

你们看整个中国这个异象就在这个两会期间,而且所有开两会的人都恐惧到了死。所有人都在那演戏。“忠于习主席,忠于习主席,跟美帝国主义干到底。这是我们民族复兴的伟大时刻,要挺过艰难的这一关。”全都是假话。

所有人在自己的驻地也不出去,这回出去吃饭的人很少——因为有冠状病毒。很少人串联,都是会场、回房间玩手机、回去听爆料革命去了。呵呵,可能啊,这是开玩笑啊。为什么?大家都知道这就是纯王八蛋演戏呢。而且谁也不敢说话,到处是摄像头。一个路口就20到50个警察和武警,警察他也不信,让武警看着警察,武警的背后又派出了8341(部队)——狙击手,狙击手后边有手枪顶着,谁都不相信谁。领导是演戏演到了家,摄像机一来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摄像机一撤都是蔫不拉几的。

这次两会所有的人讲话、熟知、包括到各省去座谈,几乎都是大家说好的话,说这次两会开到了这种官僚、虚假和那种低迷,是共产党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没有过的。大家都非常清楚,但谁都不说,都在等待着那一刻的发生。在香港问题上、在台湾问题上、在香港的所谓的国安法上、在中国的经济数据上,所有的人几乎不说话。

谁敢说呀?你说真话你死!说假话比说真话难呐,因为你说假话,你得跟领导说的水平是一样的。领导说亩产万斤粮,你说亩产八千斤粮,掌嘴;你说亩产一万二千斤粮,比领导还……掌嘴。你得跟领导说亩产万斤粮,你咋知道领导这时候刚提上裤子,从那电梯里边出来是不是?他哪会懵的把一万说成十万了是不是?你就是别说话,就等着统一举手。举手,好好好好好,伟大伟大,好好好。

参会的代表很多人给我发送信息说:“我们在全世界启动了共产党几十年来在海外的所有的力量,要和美国一战,做好最坏的准备,全面天上、地下、人文、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共产党沉默的力量,要求外交部一定要在……”对不起呀,我为什要一直看信息?因为会上的人给我通知要讨论的话题。包括在舆论上、大外宣上,包括现在共产党马上要抓住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军事基地,过去都传说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基地是美国当年在实验室创造艾滋病的地方。现在要和其他国家联合起来,要声讨美国艾滋病——就是你研究出来的。现在要造成国际上的舆论——你能研究艾滋病毒,你就能研究冠状病毒。要玩这个。

然后就是要死缠暴打;然后经济上威胁美国,说你要敢跟我脱钩的话,那咱俩就全完蛋了;然后把香港的四大不要脸家族死死的抱住;对台湾所有的蓝金黄的力量全面要跟美国对抗。许大愿!这次杨娘娘出行……许大愿——只要是川普总统这一届完了之后,中国的市场让你有万亿的买卖!

有些国家很贪婪:“哎,我想这个。”哎呀!没问题!“我想在你国家……”哎!没问题!都是没问题。共产党的一概嘴脸——许大愿、画大饼,手摘月亮、口吃太阳的主儿,都给你满足!你要一个太阳,我给你五个太阳!这一圈许大愿拖住时间。然后联合起来造谣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军事基地是你们制造的艾滋病。然后WHO死挺住。现在说“就是6个月嘛,川普总统就结束了嘛。”所以现在所有的共产党就是要挺住这6个月,大家看到了吧?

经济坏到什么程度?我告诉大家现在国内的经济对外的贸易,和对外所谓的有外汇型的企业50%、60%基本上是崩溃。不是说倒闭啊,不是破产是崩溃!战友们,什么叫崩溃知道吗?你破产了是因为我赚来的钱,完全抵挡不了我的开支——我叫破产了。这破产了你没办法呀,因为你赚不了这个钱,你养活不了员工,你就破产了。崩溃型企业是什么概念?是战争!突发事件导致你一下子休克性死亡,不是利润的问题。比如说突然间你的厂子被烧了,或突然间你的客户全部消失,或者突然间你账上钱冻结、不能用了。这叫猝死,崩溃式的这个死亡。

绝大多数的这个企业一下子订单70%被取消了,一下子订单100%的取消了。百分之百取消订单的结果是什么?你仓库里还要有存货的,你卖不出去;你订的料,你还要付钱;工人还要发工资,水电费你还得交。这你惨了,不是说我挣钱,我支付不了开支的问题。是你马上、即使把一切都付出,你这下半辈子、下100辈子可能就要打工来赔钱。那结局是崩塌式的。

头两天儿跟我合作的一个朋友、台湾的朋友,现在到越南开厂、做自行车的——做世界上第二大自行车厂。原来是在深圳做,现在是移到越南去了。他说从深圳移到越南以后,这个自行车价格相差了多少呢?降了30%到35%。质量只比中国好,不比中国坏。订单增加多少呢?11倍。国内的厂几乎全关了,就是剩下的厂子就给你顶债了,以物抵债耍赖皮去了啊。

我说你们那你从台湾到那边去,你这个现在产量到哪里?他说美国厂家很明确直接告诉他,说在几个月前就告诉他:“如果你是中国产的,我一个不买啊,你要是越南产的我可以买”。结果其他几个厂的、没来得及转的惨了、倒闭了!他这个赚大钱了,就美国的这个买家到了什么程度,你只要是中国产的,我就不买你。

德国我有几个朋友,在国内全是做汽车生产配件的。德国是最亲共的,但是德国的厂家很多东西是卖给美国的。美国厂家直接告诉他:“如果你敢这个厂家是中国来的啊,你就一件我都不会买你的。你写承诺书!”德国人吓傻了,德国人相信法律呀,美国人太厉害了。停!一停是多少?百分之百停。因为不可能因为取消美国60%的订单,才保留国内的百分之四五十的订单。他没办法平衡,全部停止。但是这些人还要在共产党那儿举手,“我跟你们走在一起,我们要坚决跟你们站在一起,跟美国人斗争。”这边撤……

金融界,高盛今年下半年到明年,高盛能活着就是它的幸运。高盛在中国香港和所有的关于国内的投资,它可能赔的连底裤都没有了。现在比如说Stripe这个流氓、这个支付银行,把我们战友很多G-Dollar的钱退回去,它背后就是共产党,就是共产党控制。战友们,这可真是天大的发财机会,我昨天发了个小的一个盖文。接下来过了六四以后,我们整个会在纽约总部,我们已经现在由法务部门在研究了,成立专业的、最大的律师部门,把全世界所有的各地的战友按照程序来进行登记。

到时候我会公布这个具体方式、怎么联络,你们就保留好证据就行了。等我到时候通知,我会直播中说。然后现在已经最起码是四大律师事务所都要跟我们合作。他叫tendency(听不清),就是说结果费,打赢官司,我们不要。我们说“我们就付钱。”我们法治基金会支持所有的战友去维这个权啊!

华美银行、Stripe,还有现在部分、现在还甚至是其它的银行啊,你们当地的银行,像日本最起码这四五十个战友大额的这个投资被退回,根本就挡在外面了。现在以一个国家、光现在澳大利亚,就三千将近四千万美元被退回去了——买G-Dollar啊。这钱未来很快,我昨天已经告诉了,我正在研究方法。就在这个6月2号结束以后,我要用一个合法的办法、合法的办法,让你们买到一美金一股的股票。我正在研究合法的程序和办法,大家等我通知。

就是那个退回去的Gdollar的钱,你们未来去投资这个股票去,还要给你机会,绝不会让你们任何人失去金钱。这是文贵绝对不允许的,也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有些战友在国内找地下钱庄啊、还是什么其他第三方付的钱,G-Dollar给你退回去、找不着的,你留着就行了。咱们打官司的时候,你们是在国内付的钱,只要有票据、只要有文件,我们律师评估几乎是超过90%个的可能性,法官一定判赔。判赔的结果,要赔你给Stripe付钱那个数,加上G-Dollar未来的预期升值,再加上罚款。我们就是这么做,我们会几个官司、几个团队同时开始。战友们千万千万记住啊,别着急,过了六四等我发通知。

那么现在我说这的时候,这整个金融系统我要告诉大家,这一次我们看到,这次投资和这次的买G-Doller,共产党在海外的所有的蓝金黄力量基本上暴露无遗!这就是我们这次重大的收获。让美国政府看到,傻啦。我们把每天银行发生的事情——骚扰我们,把这个Sara 的账号关了好几次,还竟然有银行、富国银行跑到Sara的家,竟然去打听Sara住不住在这儿。我们把这些细节报上去以后,都傻了。

而且有些部门官员、财务部的官员,私下给某些银行打招呼啊,“这个银行这个,这个,这个,咱这个平台,这个投资要注意呀啊。”人家说了“我们查啦,合理合法呀,百分之百合法,没有任何问题。”然后银行下属的人都感觉到不正常。因为当这个银行来有客户出现异常的时候,是下属向上边儿一层一层报告。然后上面儿开会,根据法律做出决定,叫法务部门儿。现在是什么?现在是上边直接下令,停止、关掉VOG的账号,关掉Sara的Swift账号。这叫正常么?这叫政治干预!

所有的经济包括在香港、包括在日本,共产党现在非常清楚,把卖掉所谓的自己的手中的核武器——美国国债,美国人一堆人等着买。现在国内这种硬撑下去,国内的经济,能撑多长时间?我告诉战友们,港币你别想象那么早会崩塌,不会那么早的。大家千万别去投机!我求求战友们啦!当任何投资它告诉你说它超过两倍、三倍、五倍数,基本上你就不要去做这个事儿。世界上贩毒都没有三倍、五倍的。如果这个投资真的是三倍、五倍的时候,你真的不要去做去啦!这真的是当一倍的回报的时候,就是一百倍的风险;十倍的回报的时候,就可能是一亿倍的风险。你一定要相信这个黄金逻辑。

这就是为什么,它这个财富、这种暴富的机会是极稀有、极稀有的。这是为什么,你看这些成功的大公司,前期的私募包括原始股,几乎不会流到外人田去。那是人类上百分之一的人、甚至是千分之一的人创造了一个机会,它只能给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这个机会。这是为什么这次我们这个投资,共产党害怕到这么个程度。包括买G-Dollar,这是一个国一个政党要死亡,人类上过去了七十年啦,没遇到一个这样的国家政党要死亡,这样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它已经这不是投资啦,这是一个咱们这个幸运的事,碰到了这个机会,而且你还参与其中了。

14亿当中,我们现在战友当中大概有1亿人,1亿人是天天跟着的;大概4亿人心里边儿支持我们爆料的,我相信啊;2000万人是死忠死跟的。这2000万人的死忠死跟的战友当中,能拿出钱投资的,大概500万人。总共大概能多少钱、财富呢?我相信大概3000亿到4000亿美元。

共产党很清楚的,这一次就G-Dollar财富往外转移,它是控制不住,就是3000亿到5000亿美元之间。这个投资它非常清楚,大家去看一看,傻子都知道,天空WIFI一定会开始,你说咱这块儿是多少钱吧?1000万的订阅量,现在YouTube、2000万,它市值是2500亿。咱1000万就是最起码1000亿吧?咱有5000万那就是5000亿到6000亿,那在市场值多少钱?你去算算。你想想它值多少钱?那摆着呢!

G-Dollar,中国共产党完了以后,大量的财富到外面儿来。如果有一个安全的,大家这次花钱多难知道了吧?不是说你钱到了海外,你花钱,更难。安全地花钱、安全存钱,还有升值可能的、保值可能的,几乎没有!那只有G-Dollar啦,G-Dollar不是虚拟货币、它是稳定货币、实物币,未来是。你想想看,知道这个钱会有多大?这一次大家300多亿到400亿之间的这个钱的流动,它看到了。为什么共产党一个国家的力量要阻止咱们?只要共产党让你干的事一定是坏事,共产党不让你干的事一定是好事。所以说,这次我们遇到这种挑战,战友们,这次我们让战友们练了什么?练了你们的智慧,投资的判断,投资的手段的熟悉,投资相关法律的熟悉,同时让你们跟随着三年爆料革命,有一次你付出得到回报兑现的机会。所以说我昨天一直在跟我们的律师团队开会,无论如何得让战友们,你们手中的钱把它,手中的人民币要变到国际化,国际资本美元化,把国内的资产,人民币资产国际化,国际的资产美元化,美元的资产现金和证券化。证券呢,你有期望值。

大家想想,我现在想象不到世界上还有任何一个机会像我们现在这几个机会,G-Fashion, G-News, G-Dollar, G-Coin,还有我们这平台,我不相信还有这个机会了,包括我们这G-Club,不可能的!这是一个人类上全所未有的一次财富再分配,财富再转移。它不是投资,这是投票,这是投票!哪是投资啊?这是你本人拥有的权利,失去了70年,再一次的被拿回来了。是你在用你的钱在投票,本来这个票的权利是应该有70年的权利从来没发生过,现在有了。你当把钱投到这里的时候,买G-Dollar,买这个平台的股票的时候,你就等于是把共产党的钱抽干了,当年它剥夺了你70年的投票权,你用钱把它给干掉了,然后得到的回报全是你们的。

所以它太害怕了,在加拿大我听说派出去了几十个人的团呐,让加拿大政府阻止加拿大的投资。加拿大实际有效投资1800万,间接投资达一个亿左右,大概这数啊大概。你去想想战友们,这是我们仅限于法治基金的捐款者就达到这个数字了。如果说我们放开了,比如说加拿大老江要有Sara这个水平,当时他有一家公司,持续经营的,已经经营了一年以上或半年以上,在我们这次投资之前,他就有权利,战友们,咱大家去凑凑钱,凑凑份子,你们相信我。前提大家记住啊,这个钱是在这家公司,股票是在这家公司下边的,你个人不能再分,大家拥有整个这个平台,比如说你买了一亿,你放了一亿美元,你几个人,这一亿美元买了一亿股,一美元一股的,一亿股,你大家这一亿就按照这个公司分这个股权,按照你投资比例分。如果在加拿大有一个这样的Sara,日本有一个这样的Sara,英国有这样的Sara,德国有这样的Sara,大家你知道有多少钱进来吗这一次?如果我们是放开的话,这次因为只给法治基金捐款者,放开的话多少钱进来知道吗?一次就2500亿。

共产党做过内部的全部评估,说郭文贵这次能迅速就是G-Dollar, G-Coin能拿走2500亿。战友们这不是吓唬人的,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实实在在的钱呐,2500亿!我们拿出来多少钱,战友们?我拿出500亿来去砸香港的港币,港币100%给它咂趴下,我后边有2000亿呢,我做多少倍算算,2500亿做两百倍杠杆,多少钱你算一算战友们?你们算算,我们要打赢的话是赚多少钱算过吗战友们?几万亿美元。共产党太知道了,就是郭文贵搞了几年原来是玩这招,它明白了。日本派去了一二十个人,加拿大一二十个人,英国派去了五六个人,美国来了最起码四五十个人。

我们这保镖简直,我们的保健医生现在最近对我,大家看我鼻子治好了吧,我们医生给我找的药喷那个鼻子特别好,然后路德给我介绍洗的那个壶,洗的那个壶60%管用,就路德治好了60%,40%是我的保健医生。我们这保健医生现在每天把我旁边这花都喷点东西,这太疯狂了,我觉得这美国人做事太疯狂了。

那么共产党害怕到什么程度?包括新西兰、澳大利亚都派去了人,但它能挡得住吗?它挡不住。反而,这一次培养了战友们投资的经验;跟银行打交道的经验;和对自己财富的更加大的危机感;以及这一次让所有的中国同胞更加认识到爆料革命。

爆料革命过去一直以来被骂的郭文贵最多的一个字叫“郭骗”,现在郭骗变成了“郭希望”,变成了郭希望!是中国人的希望、投资的希望、未来的希望、解决恐惧的希望、解决自己贫穷的希望。共产党不会给你的,你找谁去?你告诉我。你找马云?你找共产党,不可能的。是郭骗变成了郭希望,“郭三秒”变成了“郭三强”,强大的信仰、强大的赚钱能力、强大的情商和战友之间的关系!叫郭三强。这真是郭三秒变成郭三强了。现在“郭三邪”变成了“郭三救”,救钱、救命、救未来。这是一个共产党太恐惧的了,郭骗变成郭希望、郭三邪变成郭三救、郭三秒变成郭三强,然后郭强奸变成了真真正正的郭坚强。郭强奸变成郭坚强了,你说这个事还了得了吗这个?这个转变就在两三周之间呐。而且用尽了所有的洪荒之力来打压我们,我们的投资当天就突破成功。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那不是说三百多亿美元的流通平台呀,是什么概念呀战友们?砸趴下几个银行啊!

我可以告诉大家,你看G-Fashion,G-Fashion现在要加盟我们的人真是能吓死人了!所有人根据是什么?战友们想一想。都知道爆料革命最起码有千万到亿万的一个潜在的强大的市场客户。战友们去想想,这一套衣服你买2万美元,如果做一千套的时候他就变成2千美金了,你要变一万套的时候有可能变成500美金了或者6、7百美金。谁能做到这一点你告诉我,这世界上有一家能做到的吗?我们未来的G-Fashion,我们G-Fashion,Fashion这块里面就大量是我们的品牌,比如就这个牌子(指向自己穿的衣服)要挂上G-Fashion就是我们的品牌,所以大家就会买。G-Mall,G-Mall里面,整个里面就像阿里巴巴和这个亚马孙一样什么都有,什么都有。那是不限地点、不限地方的,只有你通过我们的认证和验证都可以买。但是绝对世界上没有假的,没有假货的,而且绝对是物美价廉的。

你去想想一个中国人,14亿人,有没有中国共产党14亿都不会被死掉的。都活在那吧?那这14亿人有一亿人的市场,你是世界什么大的概念?是整个非洲的和,甚至是多半个欧洲的消费市场。可以改变任何一个领域。G-club不要说别的,过去我们本来是一万块钱的卡五级,现在变成5万,5万的卡,我们卖上一千万是多少钱?卖上一亿个,如果一亿人买这卡的话是多少钱?就是一万亿呀战友们!什么概念呐?

现在我们几个总部现在全面开始,接下来我就希望刚才我所说的,能像Sara一样。Sara当时是完全没有任何赚钱、没有一毛钱利益的心,真心的就是要灭共。但是她成就了这么大的一个事情。如果现在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你看我们澳大利亚有安红、木兰这么坚定的战友,她就没成队伍可悲不可悲?新西兰、日本、韩国,我们韩国昨天晚上半夜,我们哈恩组成的喜马拉雅,叫恩典站,太棒了!好多战友太棒了!恩典站,哈恩的。我们老朴的啊,我们朴先生的啊,这个这个还没起名呢喜马拉雅站。两个已经开始了。你想想如果我们战友们在世界各地加拿大、法国、英国、德国,法国小皮匠、意大利芊芊、这个加州、美东、我们长岛哥,啪一下子全都起来以后,还有俄罗斯的玛莎、还有我们图桑的这个面具先生是吧。所有的人弄到一起以后,还有英国的大卫,我们的凤凰九天,等等等等啊,加在一起以后,大家形成一个真正的联盟。

我们这个联盟是干什么的?第一个是你要做到是可以把战友,照顾好战友;充分的使用战友的资源,把战友的资源、力量和财富和智慧、社会关系放在一起;然后你确实能达到让战友的信任。你在这个地区所有的资源都会跟喜马拉雅农场的分享,喜马拉雅所有的事务跟你分享。然后加上我们这个媒体平台,再加上G-Fashion、加上G-Mall、加上G-Club、再加上G-Dollar、G-Coin.战友们你在任何

一个国家、你在当地,你都是老大。没有一个国家选上总统不去拜访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决定了市场,你手里有市场。

共产党这些年我听的最多的是,跟美国人较量时咱不怕,咱有一个最大的消费市场。战友们这就是我们喜马拉雅最关键的东西。所以要讲信用。

你看头两天有战友给我发信息,说喜马拉雅建设,要治疗癌症,然后要筹资。我说你疯了,你怎么能这么想这个问题呢?你还啥事没干呢你想募资,那你去募资去,你别拿爆料革命募资,你也别拿郭文贵这募资,你别跟这沾边。第二个你治疗癌症,你连共产党还没治掉呢,你治谁的癌症啊?你能真正治癌症,你不要跟喜马拉雅在一起,你自己开门市,你是全人类最大的,这比灭共的事情还大,因为你能治癌症啊。治癌症多少钱?是一万五千亿的市场价值呀。你干嘛跟我们做啊?你不是忽悠人吗这不是吗?这点脑子都没有吗?

所有的农场,你必须有自理的,有绝对的自理的能力。你有这个盈利的能力,你有绝对的社会资源,你有绝对的团队,是大家凑份子。你比如未来我现在就要跟大家说的,每个地方,大家战友我们认可你了,战友们也相信你了,战友们大家可以兑份子,我兑多少钱,就像基金似的一模一样。你比如说现在我们成立了一个基金,现在专门,这个基金跟我,我声明我一分没有投,但是我撺腾的。在瑞士已经成立了。4千亿美元的基金,我们现在只给45天。找全世界机构投资,不对老百姓的。都找机构投资,由公司投资,什么概念呢?做空人民币。这个基金成立以后就是做空人民币。你拿多少钱进来,人家基金收你多少钱了,一般都是2.5的管理费。但是这次风险太大了,只收0.2。赚的钱原来按着这种基金都给要你20%,赚多少钱都给你20%,都是管理者。那么由于这次风险太大,就给所有投资者说,只要你赚钱的20倍回报情况下,一分钱不要你管理费。20倍回报以上,收你是千分之二管理费,千分之二。

所以说这些国家集团这几天谈的都是热火朝天。我希望未来的喜马拉雅的这些各国各地农场,一分钱都不能给战友…(听不清),是什么?是战友投了一个基金叫喜马拉雅新西兰基金、喜马拉雅澳大利亚基金、喜马拉雅意大利基金、法国基金、日本基金、韩国基金、俄罗斯玛莎基金、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有能力。你只要有战友在当地给你投钱,你按着我们的基金管理方式,你当地就收这个管理费和挣钱以后的费用。这就是你完全就是大钱了。你下一步G-Fashion,我们在G-Fashion的私募时候还玩这个招吗?那我们太傻了。

下次G-Fashion私募的时候,我们要全国,全世界一系列的行动,我们希望以最快的时间,大家提前准备好钱,这纸都摆在你前面了,“签..”大家一起签,钱“啪”过去了。我希望每个地方都有一个Sara这样的公司,因为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自己下面有2000把椅子。这些人2000把椅子给你投了资了,你们共同拥有这2000把椅子的权利。然后当地的基金是大家拥有,不是任何人的。收取管理费中间,然后挣了钱再收取分成费,就可以把行政开支都有了。然后大家再决定投的钱和赚来的钱,要不要盖农场,要不要盖个俱乐部,要不要盖个酒店。反正喜马拉雅各地农场决不对社会开放,必须是会员制,只对我们战友,这是必须的。

而且你里面有什么功能,那不是你说了算的,那是必须经过战友,咱们投资委员会所有大家考察后来定。什么你要治疗癌症治疗痔疮,你就跟这啥关系这是?上一边干去,你到这来干什么呀?你要有本事生存你就不要靠我们。凡是你想搭这个爆料革命的平台,你想捞钱的,我可以告诉你,你绝对干不成。你想靠这个骗战友钱的,绝对让你粉身碎骨。任何一个人要记住,你敢向战友伸手要钱没有回报,这人绝对是我们的敌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三年爆料,把过去欺民贼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要饭党,捐款党,现在我变成了投资的机构。这就叫喜马拉雅。大家不要伸手给别人要饭,大家要成立个投资机构,这个投资机构让大家都能赚钱。你看现在咱们干的事,多光荣,多光明伟大呀,得到全世界佩服。改变了所有金融界,所有的这个过去投资的历史,打破了一切天花板。为什么要要饭哪?你得有本事挣钱,生钱才可以,它成为投资机构。

哪有战友给你捐一次捐二次捐三次,给你捐一辈子,人家活不活了?人家过不过日子了?凭啥给你捐呢?对不对?别老想着跟人家要饭党的心理,你想不做你就白吃那是不可能的!只有一条路,你给战友们带来了一个安全有信用的平台 ,超级的服务战友了,战友信任你了,就像Sara一样,挡都挡不住。你想想Sara未来在人类历史上是什么人物!她走到哪去,她给人带来了从1万到1000万的财富,1000万到1亿的财富,人家感谢谁?感谢Sara,一毛钱还没要你的。辛辛苦苦的,如果全世界各地都有Sara这样的人,咱们分分钟“啪”一摆手,一星期几百亿美元来了。这个时候 G-Dollar、G-Coin 我们就是金融机构啊。如果你需要融资的时候,当然可以给你融资了。融资你要抵押物,你符合融资条件,你有盈利能力。你想融完资跟共产党似的,借款贷款全都不还,跟王健林似的,是不是?跟那房地产开发商潘石屹似的,贷款不还?千万记住,那咱们就离死差不远了。这是法律世界,不劳而获,想从喜马拉雅机构里拿钱回去的想法,你永远都不要有,是不可能的。

给你的是赚钱的机会;给你是让你有无法拒绝的信任和资源;给你的是一个你无法拥有的,在全世界各地的,各方面能聚集在一起的巨大的能量。能保护任何一个战友,因为我们的战友没有任何人能保护,即使未来有了新中国政府以后,我们战友谁保护啊?我们要成立一个在海外保护战友的。这是为什么我们要构想一个像梵蒂冈一样,国中之国。我们正在考虑在哪买个岛,咱买个几万亩地,是吧?建一个我们这样的机构,让战友们有事的时候,我可以到娘家去找去。而且你必须帮我,因为我是你的董事、我是你的会员。这就是未来G-Club,G-Fashion和咱们这个平台,以及G-News,还有我们G- Dollar,最关键的东西。大家都是股东了,都是平等的,当你一个人有问题的时候,我全世界的战友都帮你一个人。这才是我们要追求的。

不仅仅是要了钱,是要让一个人一生没有恐惧,没有安全的担忧,没有健康的这种顾虑。你需要药的时候,全世界最好的药给你找去,全世界最好的药给你找去。因为我有资源嘛,是不是? 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本质。但是你想把这钱..喜马拉雅再多钱也顶不住,跟共产党似的设驻外国机构,然后呢,喜马拉雅给钱,随便花吧,坐着抽着雪茄,聊着天,甚至搞搞双修,这是不可能的!

任何一个战友,在任何一个地区,当我发现欺老、欺幼,咱们会有监督机构,你仗势欺人,占小便宜,这是任何不可能发生的,立马就跟你断绝关系。这点你们知道我郭文贵,看看我过去企业的经历。我亲哥哥、亲嫂子、亲家人,从来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这就叫公平!

兄弟姐妹们,这我刚才说的共产党现在已经是经济崩溃,失业一亿多人。共产党最坏的时间还没有到来,还没有开始呢。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从六月四号那天开始起才是共产党真正崩溃的开始。

川普总统讲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接下来你会看到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连环拳,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一招接一招。WTO撤出;马上对台湾进行建交,或者宣布台湾独立;然后英国、欧洲会接受香港当年英国发的这个护照,马上到英国定居。一定会发生的!所有当年持有英国护照无条件变成英国公民,到英国定居。一定会发生的,很多国家会欢迎香港人。香港就变为空城,剩下的都是香港那些四大不要脸的,呆着吧!

还有所有的广东、上海的涉外企业,特别是美资,几乎99%-100%全部撤走。所有对中共的,任何的美国、欧洲企业,可以这么说,100%你会看到直线下坠,不会超过5%(95%)。为什么有5%(留下的)大家知道吗?有些人道的东西是必须的,还有一些法律保护的,95%立马结束。

从美国的单独作战会变成美欧作战,美、欧、亚作战,然后美、欧、欧作战,就是欧洲和东欧,还有一些不是欧洲的欧洲的。然后美、欧、非,全世界作战。

上海的擀面杖,你相信上海的股市吗,战友们?香港的恒生你相信吗?那是真的吗?咔嚓就会落下来。这个时候你会看到,战友们,爆料革命,喜马拉雅是中国人唯一的诺亚方舟。

说到这,还有昨天我说那个关系孩子的问题呀。我看到有人说,哎呀,郭文贵又把手伸到这个孩子的腰包里去了。我们再说一遍啊,包括我原来说过不参与做空香港、人民币。我本人郭文贵永远,记住,我有一分钱来自做空人民币、港币的时候,我愿接受一切惩罚。但是我会促成很多我们的朋友来做空人民币和港币。包括刚才我说的做空人民币的基金是我给撺掇的。其中第一个出资者就是日本人,150亿美元现金,先搁在那。他钱到账以后把银行都吓傻啦!从来没见过一个基金从开始到建立这么快,一把150亿美元搁在这。傻了!因为本身也是日本金融家,这是毋庸置疑的。我郭文贵一毛钱的利益也没有,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包括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融资投资里面,我郭文贵一毛钱的利益都没有。战友们一定要记住这是投票,也是投资。当你有半点儿怀疑,你都不要去做。

第三个为什么法治基金,法治基金现在已经是1200万的捐款了,仅仅是这两个月的捐款是过去捐款的总和。法治基金捐的每分钱跟我郭文贵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求求战友们,你们不愿意捐,不想捐,千万别捐。你知道法治捐完款什么概念吗?必须把钱给花出去。不花也不行啊,RS。这几天都在商量怎么把钱花出去?那钱花哪儿去,那要是一块钱给我贪污了,我都得进监狱的。你们捐的钱可不是捐给我,我不欠任何人的。

但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你捐了钱以后,你应得到的尊重,应得到的回报,这是一个起码的在西方慈善机构的逻辑。就像美国总统选举,你捐了2500美金。总统是有权力合法要给你回报的,你给他写信,他是必须要回的。

它不像共产党,什么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你什么生殖器、天、地、空气都给共产党。它不是这样,它是资本主义社会,它要有回报的。虽然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你捐的是公益事业,那么为什么?这是一个信任,这是一个信仰,这是一个共同的标准。

所以现在有些孩子当你是真的捐了法治基金钱的时候,一定要听我说清楚。你不管给法治基金捐一块,一万,还是十万。首先是你本人啊,我可不是教你们的啊!当你因为捐法治基金,国内共产党或者国内家人,或者你同学给你发信息。我看到太多了,太多了啊。当地派出所发个信息,你也不知道它是派出所的谁,是鸡腿潘啊,还是曾宏这个骗子、太监是吧。发个信息:某某,小红或小李,我听说你给法治基金捐款了。而且我知道你捐了多少钱啊,你到我这派出所来报到来,你这是跟敌对组织捐款。

你只要有这一条信息,你就可以申请政治庇护。因为你回去就会被抓。就像买了G-Dollar

战友一样,只要你被警察喝过茶,警察强迫你签了文件,Stripe会赔死你,华美银行会赔死你。我听了内部人告诉我了,它现在的法务部的,内部的,混蛋华美银行说:没有啊,我们看到有人跟我说内部商业,说这个法人已经进了黑名单,这个企业进了黑名单。它在自欺欺人!

在美国我们找了几个大法官、大检查官,美国法律不管你这个,是这笔业务有没有造成人的伤害,甚至是死亡的威胁。如果他做的公益事业或者投资因为你造成伤害和威胁、损失,你必须赔!你说啥都废话,你的内部法律部门不是法律。这是昨天一个大法官跟我说:Melis,不管华美银行和Stripe的律师怎么说。它不是法官,我是法官。啊,这个好!

我说我们很多捐款者都已经被威胁,被喝茶。他说只要他有证据收到了国内发来的威胁信息,让他回去到公安、国安报到,他就可以得到庇护。

大家知道政治庇护的前提是什么?大家知道我本人政治庇护。政治庇护对你最安全的两个方式:你等待拿到护照期间你是最安全的,任何人没有权力碰你。你申请了,一般三年给你回复,如果拒绝了,你可以打官司,你只要有钱能打4年到7年,基本上7年到10年你是绝对安全的,没有任何人能把你弄走。它不是移民局说了算。它是经过你从申请政庇那一刻起,就到了移民法庭去了,移民法庭做出了我拒绝了你,你根本不用管了就到法院去了,就是地方法院系统,要法官来审。这个期间总统也没有权力把你送回去,绝对不可能。所以说你三年到七年必须待在这儿。这个时候如果你看到有很多申请政庇十一次被拒、九次被拒,最后才拿到护照。

第二个安全是什么?就是你直接拿到美国护照你是最安全的。最不安全的是什么时候?战友们知道吗?就是你不申请。你只要申请那一刻起,你就安全了,你就可以呆在美国,而且一般来讲三个月一定会给你个打工的证件,你可以打工去了;然后给你驾照你可以换了,打工证、临时社安卡这两个都有了。几乎是百分之九十,只要你是真实的。你不能编故事,你必须是唯真不破、必须事实清楚,你有被威胁的信息,甚至有被威胁的语音和被威胁的电话。

你像那小郑州,打电话,他爹(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我是公安,你必须回来,你转发那姓郭的推特,你这是跟敌对组织打交道。百分之百政庇。因为这个法律在这儿摆着呢,是不是?我敢回去吗?回去不就弄死我了?有人说我投资了这个平台了,结果警察找我,因为我投资了,他们说我投资的是敌对平台,这是爆料革命,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我们给你提供什么方便?战友们要记住,你们不要老发信息,一发一堆堆的问。战友们你们这样做人谁都怕你们了,都不会跟你们打交道了。咱们中国人要学会尊重人,有一个投资的给我发信息,我的信息对不对?我的文件对不对?我发了你收到了吗?给我查钱。就这一个人就能发一百条信息,我可以告诉你,你下次再投资的时候我都不想让你投了。因为投资委员会说这个人我觉得有问题,他未来可能是我的麻烦,就把你踢掉了。凭什么几千个人的投资机会让你一个人拿走了?甚至几万个人的投资被你拿走了?人家选择最容易最方便最聪明的人嘛。

法治基金捐款者一样,你发了信息,我可不可以这样啊?人家说可以,回复了。那我要干啥呀?然后说干啥干啥…,那我找谁啊?然后找谁找谁….,那什么时间啊?然后什么什么时间…,我跟谁联系啊?那你给我找律师啊。我告诉你,百分之九十九我会不搭理你的。不管你捐多少钱,我们不是你的秘书,不是你的奴才。你别沾共产党那个文化,只要你对我好,只要你对我一礼貌,这给我吧…你的是我的、我的是我的,你的衣服给我吧,这给我吧,你帮我擦擦鞋吧、帮我挤挤牙膏吧。咱不能这样!

我看得太多了战友们。对你的尊重你要珍惜这个尊重。然后你还指导指导,我建议你应该这么做,我建议你应该这么做。你这一堆建议那你自己去做去呗。所以我们中国人要学会在世界上与人打交道起码的礼貌。你这“啪”的,哎我捐款了,我交了两百块钱,你们是不是帮我申请政庇啊?我搭都不会搭理你这样的人。战友们,你千万别生气,我理都不会理你的。第一个你没有看我的视频,你拿一百块钱就想砸我了是不是?

第二我本来可以不帮你的,我们不是义务,你别觉得我们伸你腰包,我伸你啥腰包啦?我把你的钱放法治基金那是你的荣幸,我没动你一分钱;让你投资那更是你的荣幸,我没有任何理由获得你的财富。你给法治基金捐款了,是你给社会做了贡献,你积了德、积了善缘;你投资了你有回报,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不能让我郭文贵欠你的。

只有这帮欺民贼王八蛋他让你捐款,捐完款是我的,我爱咋用就咋用。那是啥?那是你傻。所以那帮王八蛋永远把所有的钱叫做伸手。这种流氓欺骗逻辑,我们有人就信了。我们一个特别特别高尚的战友看到欺民贼的信息还发给我跟我核实,哎哟,把我惊呆了!他是我最尊重的战友之一,我说你怎么会相信这种欺民贼的东西呢?但是有的人智商就那么差。

那个黄河边,黄河便,连自己老婆内裤都买不起的主,他说的东西竟然有人信!那个太监曾宏他连个吃饭钱都没有,从头到尾都是骗人家战友的钱,连个相机、手机的架子都是捐来的。庄烈宏住在地下室,真是他老婆的绿帽子都是捐来的。还有那鸡腿潘骗了战友的那些战服战装在那里也有人看。还有那Inty极端分子,昨天直播Inty这个流氓竟然有6000人在线看他翻译。我昨天我在群里面我跟战友们说,我说爆料革命有多大的悲哀,咱都要灭共产党的,连个Inty都灭不了!Inty公开把中国地图变成了东突的一个旗子,他要用东突的那个枪要继续强奸汉人,要强奸杀死汉人,这是这是东突分子要干的事。竟然没人说话,就为看一个总统的临时翻译,六七千人等着就因为他会翻译。你不觉得这是天下的悲哀吗?这个人分分钟要把你弄死的人。我们帮了新疆这么多,他带了一帮恐怖分子要把郭文贵弄死。

这么多人你说为啥我说我们中国人现在咋就这么就没有脸?就这么没有尊严?就没有血性?没有斗志啊?你连一个Inty恐怖分子的推特号都举报不了你还要灭共?我要像你们一样有些人一样,我能坚持到今天吗?战友们。光口炮,我什么什么建议,我有什么什么观点。我在我们这几个群64筹备当中,我感受最深的事情就共产党留下我的口炮党太多了。你去看去吧,都是建议,有几个执行的?有几个行动的?

为啥我喜欢我们长岛哥,还有我们的玉米地小妹,还有木兰,还有Sara,还有路德,还有安红,这绝对,还有谁?这几个,还有几个大的设计师,那真的是不得的。文喜还有cc嗝屁,文房四宝啊,是不是?asman,文夕,文风,喔噻,这个24小时啊,真是24小时啊。还有我们的大美女啊,我们的歌手你们都知道是谁啊,现在和我们威廉王很多传奇的故事,别想歪了。我们的面具先生,我们日本的Peace,我们日本的Peace,第一个写出宪章的Peace,第一个把宪章团队建起来的。我们的小皮匠,我给她打过3次电话,干事,小皮匠都是25分钟把事解决掉,小皮匠简直说话快办事也快。哈恩,韩国的哈恩,朴昌海,从来没说过NO。

我现在发现就加拿大这个地方挺邪的啊,就加拿大这地方啥事都搞不定,没什么搞定的事我发现,真的很邪这地方,非常非常邪。我们的澳大利亚n个战友现在都站出来,特别特别多。我们美西很多战友站出来啊,美东现在我们是路德还有长岛哥。哎呀我们的艾丽女士,博博士就不用说了,墨博士就不用说了,还有我们的DT挖掘这个挖掘机,这是非常非常棒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先告诉群里发生最多的事情,大家大头症,就是不行动。再一个你看我们的卡丽熙草根小哥呀,还有文信兄,非常非常棒。我老忘提他们,真抱歉。这卡丽熙老不高兴了,和文信,草根小哥啊,都是太棒的战友了。所以说战友们,你看到我们看群里很多人,喔噻,我们的哨兵非常勤恳,我们的校长,还有我们的林彪郭啸天是非常辛苦的,郭啸天绝对是跟我们玉米地小妹是一样24小时,24小时!

太多战友了,我真有时候一下子说不完,抱歉!千万—。很多人说七哥你没提我,我有时候就不可能都念叨对的。

但是在我们群里发现,真正干活的就那几个人。我们写了半天宣言,最后是一个战友最后一分钟说七哥你让我试试行不行?我说行。啪!全部颠覆重新来,重新来,写的非常棒!等哪天我们再宣布。

我们的私密翻译组,我们的信友,我们私密翻译组的战友James, 我们的美国朋友zark,天天组织着,我们的James,我们这女战友真的太了不起了,还有zark是个纯美国人啊。James英文组,给选的战斗室每天要提前试N次。然后跟班农先生要开始沟通了解,然后送到战斗室。然后你看我们这些人,这是James,zark做的。我们秘密翻译组做的。我们的上天造-灭疫组,我们的麦子,我们的木兰,我们的玉米地小妹,每天做的视频是在西方世界太多人每集必看。我们的战友之家做的整个视频,武汉病毒视频人家每集必看;我们的G-News所有的工作组的,秘密翻译组的,我们的编辑组的,你看我们喜站,喜站是目前翻译最准确的最受关注的,成就了多少战友,多少伟大的战友啊。

但是我们不要现在你看这两天,哗哗的,我们的人都傻了,说郭先生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再给你说一遍,我们是义务帮忙不是欠债。不要把好人都逼成坏人,不要把善良的人都逼成恶人。你要觉得你那个钱很重要你拿回去你别捐啊。也别投资你搂着你别来,我求求你了你别来,好吧?你别这真的投资了捐了钱就好像祖宗一样,这真的不行这样。

你看我那个手机,2700条信息都是问问题的,我咋回答你啊?我没法回答。我一个看那个手机,三个,Telegram、iMessage、WhatsApp,都4800,4800, 4800以上不涨了塞死了嘛。就是几个小时都是问题,我咋回答你战友啊?而且你看头两天我这鼻子有问题。我一说战友们谁能帮我治鼻子?很多战友给药。但是有几个战友,我举例:有一位战友说,七哥你必须听我的,我说听吧,他就给我说,我得这个花粉敏感,我当时发现是我织物出了问题。我把我所有织物放箱子里,我的敏感好了,七哥你必须听我的…,就是他连着发信息发了三十几条。我不看对不起他,我看可我身边有一堆的保健医生,还有这么多战友,你就让我必须听你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当然不会听他的了。结果他最后发现,他自己复发了敏感,不是织物的问题,还是花粉敏感的问题。我的已经治好了,他还在敏感着。这位战友很好,但这种思想状态,疯狂的状态、极端的状态,让我这么跟你打交道?

咱们GTV有战友被举报给关了,关了以后GTV的帐号,上来还是掐架,上来就是掐架,又掐。今天早上我一看又一堆的举报。他给我发信息也发了二、三十条,我给他回了四、五条,又给他恢复,他有事又来找我。你说我干嘛呢?我啥也不干,不搞灭共就跟你玩这个吧。

我本来可以不用说话,在海外留学的孩子,我们没有管共产党的孩子还是非共产党的孩子,只要是中国人的孩子我都想帮。我可以不说这个话,我被旁边的人说,郭先生,你是不是真的是吃饱撑的,都快崩溃了吧?你能忙得过来,管这事?哪有一个法治基金你揽这么多事的?你真需要,首先要人帮忙的,你要给人帮忙的理由,这是最起码的尊重!战友们。

我今天要说的话本来很多,大家都等着我,我得去开会,还有几个会,我开完会后,择机再给大家直播。今天星期六,咱们今天的GTV,大家看到被黑瘫了,我告诉你绝不是共产党干的。我们是唯真不破,这是螃蟹和那个张伟干的。就是他到现在,GTV还没有交接呢,他拿走八十万美元的这个合同,他一半的活都没有兑现。但是他在这里边的照片、文字版还有云数据,包括有一些服务商,都留下埋伏。他现在就是把我们服务器一直申请,“哗”全给你塞满,所以你一直播时,只能二千人在线,一多就“叭”爆了。所以我今天决定,在老的livestream 直播,不在GTV直播了。

我们要记住,这种小人,就是螃蟹,叫安瑞什么?他这种小人,还有张伟这小人,结局一定会跟郭宝胜、夏业良一样的,而且他在国内外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我们已经正式立案起诉螃蟹,已经向相关部门报完案。所有这些事情别往共产党身上推,不是共产党,共产党绝不会这么弄的。但推特上,那个李飞飞去了,你们推特被关是共产党干的,YouTube 是共产党干的,GTV不是共产党,就是螃蟹和张伟。相信我们的战友一定会解决。

螃蟹说我们的战友没有人可以把GTV的事解决。现在我告诉你螃蟹,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会100%用战友,把新的GTV建立起来,而且解决比你好一百倍,让你后悔一辈子。我会让你一辈子伴随官司或者进监狱呆着,你和张伟每分钟还有澳大利亚的老徐,老徐是这里面的黑手之黑手。

我们了解非常清楚,螃蟹总指挥,张伟和老徐在黑GTV。你们用埋伏的软件,在充满申请、搞乱后台服务器,把数据搞乱,包括现在各种视频,一点进去,全部转移,偷盗所有数据,包括战友们的信息都是你们干的。我陪你好好玩玩,共产党我们都能灭,你算老几?你还跟Inty 混在一起了是吗,跟这些欺民贼一起,太好了!看看你的两个孩子,未来知道他爹干了什么,你还想把中国给分裂了,我看看你能玩到什么程度,螃蟹,你玩大了!我会让你知道,你这一辈子跟郭文贵作对的代价是什么?你能挡住郭文贵说话吗?能挡住战友说话吗?能把GTV拿回去吗?能把GTV毁掉吗?螃蟹,咱走着看!张伟和老徐,每天做的事情,我让你这种仇恨,我拖死你,让你一辈子没有赚钱的机会。我让你在你家里面呆着,永远quarantine,让你终身寸步难行。我相信我们战友组成的GTV管理团队会解决得让你震惊,而且我会用百倍的回报对付你这小子对我们GTV做的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的直播咱就到此为止,现在一起为全世界、全中国、香港人民、台湾人民和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

真的觉得还没聊够,别聊了吧?我考虑到澳大利亚和国内战友要睡觉,唔该噻啦!

郭先生GTV第二次直播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很多很多好事情,这些好事情多到我都不好意思说了,真是天助我们中国人,该到我们过好日子的时候。

在今天开始的时候我先给大家说一下,昨天一位姓赵的战友也是我们的投资者,给我发信息,他说“七叔,我给议员Tom Cotton写了一封信,关于在美国学生的事。”我看一开始的时候就是鼓励Tom Cotton反共,我一看这个挺好,我就没看完。这就是忙的毛病,一粗糙的时候,完了出事了,就出事了。我说好啊。我真是我跟这个战友从来没有聊过天,从来没有说过话。然后他跟我说的是小郑州让他说的,我说小郑州这人我很相信的——咱们战友、靠谱。我说行。

结果今天几十个战友给我发信息,都是我们老战友,说“文贵听说有小郑州要发一个关于理工男的学生在美国的事,说小郑州发的。”我说什么时候发的?我一看,我一下子火就顶到脑门子上了。因为我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千万记住——有些战友你进了爆料革命来了,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你在外面的言行,就没事你到处树敌。你树敌人家不说你,人家说是爆料革命,人家说是郭文贵。我们这些战友到底是跟不跟你呢?跟你去跟人家干仗去,到处树敌?我们是灭共的,不是在全世界打群架的,不是没事找事、吃饱撑的打架去的。我们不想多一个敌人,不要把战友逼成敌人,也不要把那些无辜的人逼成我们的敌人。

在我们的群里我还发现有战友事先为这个问题争论,我还错误的支持了小郑州。后来我发现问题了,就马上纠正,把那个战友赶快拉入群,给人家道歉。小郑州非常棒,是个男人、是个爷们,还有这位赵先生马上道歉、马上道歉,在Twitter上道歉。

特别是涉及到我们中国人孩子的问题,我们战友务必得小心。因为想想现在、刚刚度过Inty这个恐怖分子——他想让全世界把汉人全杀了,都像东突分子那样占领中国,让全世界强奸杀中国人他就开心了。还有我们汉人这么贱,有人居然跑去看他Twitter、去挺他去,五六千人,这天下岂有此理!

当时大宋宋徽宗被弄到辽国时,一路上当着他的面强奸他的老婆、强奸他的女儿、强奸他的家人,最后把他烤成灯油。其中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汉人该烧该杀、该奸。”这不是民族主义,这是Inty挑起来的。刚刚把这事平了,现在竟然傻乎乎的把在美国的学生分成文科和理科。文科和理科碍你什么事?只要是他灭共反共,他跟文科理科什么关系?这没事吃饱了找事干去。

就像昨天我说的李倍喜战友一样,中国女演说家于丹,他给人怼上了。没有不怼人,不怼人不算事,就是非得怼人才叫爆料革命。你怼人干嘛?你怼共产党去,有种怼共产党去、怼王岐山,你怼咱们战友干嘛,你怼那些无辜人干嘛呀?跟你没见过面,你这就把人家祖宗八辈给人家弄一下子,人家招咱惹咱了?

那叫什么于丹,于丹对吧,人家于丹咋了于丹?于丹是在共产党的那个笼罩下。于丹,于丹挺有才的呀,她不说共产党喜欢的话,她不找死呢嘛,中国有一个人敢站起来说这话吗,你干嘛欺负人家于丹呢?而且所有挑战对象绝大多数都是女的,你这不是有毛病吗,后来我听说她退出群了。倍喜,那你退你就退吧,你不退我也想让你退呢。

这于丹怎么招你惹你了,跟咱爆料革命有啥关系?也没砸咱爆料革命。就像那个头一段时间这个拉仇恨,叫什么这个什么晓冬啊,是不是?你弄那干啥呀,你有本事砸那欺民贼、砸那些伪类,郭宝胜、夏业良、吴建民、博讯韦石、熊宪民、鸡腿潘,你找这些人去呗。

你这干嘛呀这是,一会对着什么理工男来了,什么叫理工男?你这什么道理这是,这是简直荒唐至极的事。所以我们爆料革命战友一定要记住,不能让任何人包括亲爹亲娘,以个人的所谓的喜好和态度,和自己的政治站位,利用爆料革命去干私活去,或者是无意中干私活。这都是不可以的,这必须是无情无义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前天有一个咱们澳大利亚的、我们很尊敬的,叫老战友叫阿明、阿明老师,一个战友叫西西的——咱们的女战友好漂亮的、好漂亮,老公也特别帅。老公那样啪照相,她掺着胳膊,咱的战友的夫妻真的都是郎才女貌啊,好漂亮啊。西西,西西是他的学生,给我介绍的阿明老师,人家这个想法、人家那个出手,还有人家这个品味,你就感觉到很舒坦。

新西兰我们有老班长、还有一个叫Bio——我们叫Bio的一个战友,给我发了很多信息。告诉我新西兰已经准备好了,“我有律师团队,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跟你一起来维护新西兰战友的利益,要打到底。”你看这!你看这行动是不是,实实在在的。你听到我刚才我说这些人都说什么吗?都是给爆料革命,都是给爆料革命,没有一点想着我怎么往回拿。

我为啥老说Sara啊,Sara是我用自己的生命经历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受尽了屈辱、受尽了侮辱、受尽了误会,从没想过一分钱。她想没想,这点我知道——从来没想过。所以说不管当时任何人砸Sara,现在发现凡是砸Sara的人基本都是坏人。就像路德,当时全天下几个能看上路德的啊?哎呦我的妈呀,能把路德那简直给糟践死了快,就差说他是狗屎了。

还有也没见过人家路德。就把人家路德说的,“哎呀我不喜欢这种人呐,理工男。”哎,当时路德就是理工男。我说理工男咋了?理工男,那李克强是理工男,你看他当总理窝囊成啥了,我当小三都不当那李克强那总理。我跟李克强很熟,我都没想到这个理工男怎么堕落到这个程度啊,是不是?

当初我超级喜欢理工男,我说这个理工男可以上来了,但这跟理工男没关系呀,跟理工什么关系呀?那路德是理工男,成功吗?那李克强就那么窝囊。我看李克强给路德当秘书,他都不配。那Sara是什么女啊,她儿子叫她小村妇,人家现在是干了个顶天立地的,女皇都干不了的事都干了。女皇多少人啊,五千万人。现在在大陆知道Sara的、感谢Sara的,绝对超过一亿人。女皇怎么了,女皇。女皇不给你饭吃,把你饿死在大街上,你觉得她是你的女皇吗,跟你毛关系啊?Sara每天工作十八小时到二十个小时,感动的一天天给我在视频上哭的一塌糊涂,把我也整哭好几回。她就是觉得为战友干点事,她高兴,她没有“我”。我说的阿明老师——没有“我”,那西西没有“我”,我们更不要到处挑事。

你看我们有些战友,加入战友以后,哇!成大V了,在推特上、在GTV天天就是骂人。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咱GTV我有几个人,我告诉过他,在GTV上你天天就是骂人的,我不管你是谁。我这个可不是什么中立媒体,跟这个没有半点关系。只要你不是灭共的,你不是保护中国人利益的,你天天在那挑事的,不管你是不是战友,一定给你删除。你不高兴,你就不高兴去,我不在乎,我从小到大我不看任何人的脸。

现在有几个人在上面不是骂这个就是骂那个、天天骂架,哎呦我真的烦死了,你知道嘛!你能不能把生命的时间用在有用的事上,你把这人骂瘫了能怎么着?都骂跪下、都骂趴下,舔着你的脚,你把脚踩在头上,你就幸福了?你像庄烈宏、鸡腿潘、曾宏这个王八蛋,他跪在地上,我都不去踩上去。我把他扶起来,你高点、你高点,我蹲着走行不行,你伟大。他就是一堆狗屎,你骂他干嘛!

这是满脑子文化大革命的思维,不找个敌人骂,我就没价值了。然后不管自己是干啥的,总统川普批评,副总统批评,习近平、王岐山我也批评,上帝我也批评,谁都批评。哎呦,我的妈呀!这在哪国、什么制度下,我可以告诉你,这都是有问题的。我们爆料革命最怕是这样——到处树敌人。

有一个头两天报假案,说我被骗钱了、假投资。“你是哪国?”我是香港人,然后如何。人家银行也接了案子了,结果这傻货绕到第三国,美国在quarantine 期间,因为他有美国护照。这小子回到美国了,一进境先把他隔离前,先把他抓了,因为他报假案。

他就讲了一句话跟我们有关系的,他说我是爆料革命的。“那为什么你还要说假案呢?”他说因为整个爆料革命这些人,他们是灭共产党,我不想灭共产党,我就想灭我个人的仇人。“你个人的仇人是谁呀?”说了一个战友的名字。他混进战友来就是想打掉一个我们在战友中的战友,然后就告黑状。我告诉说,这个事绝对是假的,他背后就是CCP,当然他现在也没认。

我查了这人背景,这个人也姓赵,绝对CCP的一个人。但是这种人,我跟他简单聊过以后,他过去是咱们战友之一。我看他会干嘛?几乎是成天评价这个是不对的,那个是不对的,他就天天给你带路的。就是把爆料革命、把战友们推向一个个敌人的对面,这小子绝对不是一般的,他可不是所谓的报一个战友的私仇。这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跟了爆料革命三年了,我曾经一度时间很尊重他,后来我发现他不对劲,后来变成幕后去了。

战友们,我们但凡一不小心就被这人给利用了,何况咱要是、咱得政治水平。咱们战友干啥的都有,有按摩的是不是,也有当医生的、有当老师的、有开Uber的是不是,有当厨师的、有开餐馆的、有当保洁工的、有当教授的,还有当政治家的、还有亿万富豪,就是因为有不同的来历、不同的层次,才这么包容成了一个大家庭、喜马拉雅大家庭。但是我们这些人来了以后,都是相信的正道主义、唯真不破的,就是一个目标——灭共。

这个世界的问题大了去了,我们解决不了,咱先把咱自己的问题解决了。这里没有级别,只有一个态度问题。级别就是你灭不灭共、坚不坚定,你越坚定,你级别越高。Sara曾经没有钱,路德现在也没有钱,老江还有安红,我相信他们也没什么钱。博博士?他有什么钱?艾丽都不是有钱人,他们都不是追求钱的。包括你看了我们俄罗斯的玛莎、法国的小皮匠。对了,法国的小皮匠今天给我发信息了,“七叔,你怎么不说我们欧洲团?”。

欧洲喜马拉雅团我们听说了,已经几百号人了。我告诉小皮匠“我上你们群里去跟大家聊聊天、说说去,希望欧洲团这回真的能仰起,真的能起来,真的能起来。”这欧洲对我们太重要了,欧洲能建几十个喜马拉雅农场。希望小皮匠和欧洲的所有的战友们能联合起来,能像哈恩的感恩典站一样。现在朴昌海都已经是跟不上人家哈恩了,但是哈恩跟朴昌海态度相当不合。

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你俩谁要斗争,你俩全都得废。必须志不同,但你道——志不谋但道同,你必须得相处。这就是人家朴先生——大绅士,人家哈恩直接说“我对你做事风格不一样,我玩我的。”可以。欧洲一样,你想玩自己的,没问题。你像新西兰有老班长,但是你说bio能打官司后,我就让bio上。

日本有Peace,Peace组成几十个人团非常和平,日本我相信未来爆料革命当中最有实力之一。这个Peace来头不小,这个劲来的,还有007呀。心语007你看都是啥人物?哎呀我的妈呀,那心语007那可不是一般人啊。那咱日本的战友一出手,“郭先生,我投8000千万。”喔噻,吓我一大跳,我说不接受8000千万的投资。“这个我投500万,要行我再投500万。”喔噻,有钱呢,太有钱了。

意大利的好多战友,现在把城堡都拿出来,“郭先生,我现在把城堡拿出来给你,无偿的给你,1400个acre。”喔噻,好漂亮,但是意大利就很漂亮。那个法国的好几个我最喜欢的几个地方小镇,就在日内瓦开船40分钟过去有两个小镇,连汽车都没有。哎呀,那花、那城堡漂亮死了,我到那块、到那个季节,最爱吃那个海鲜餐厅去。哇太美了,这个岛上一大块地,应该排在前十的地,无偿捐给喜马拉雅。

你看多少战友,今天一下午我收了十几个战友,“郭先生,我有成熟的5到10年经营的公司,我无偿的把这公司送给爆料革命。”你看这战友,你看这战友,我每次回复都很平静。说实在话,我每次我都把我自己,我得按住胸口,哎呦感动。因为我们中国人真的好日子来了,我们中国人最美的一面都展示出来。所以现在我发现任何人攻击我们中国人,我都受不了。你们只有一个敌人——共产党,如果你不攻共产党的话,攻击任何海外的中国人,都不是爆料革命的战友,用不着你攻。

海外的华人,你包括那梁冠军那个王八蛋,那是典型的……还有那个叫周什么那个货,还要派杀手杀我那货。他在大街上被摁倒揍,我一定是帮他打别人去,因为这是个起码的一个人性。他好、他坏很大原因,我说包括在海外这些孩子,他们100%都是受害者。包括那小粉红。如果从小他的成长是一个有文明的、有法治的、健康的一个环境,他不会变那个小粉红,都是共产党的牺牲品,我们干嘛对他来劲?你对共产党来劲去呗!

我再重申一遍,亲爱的兄弟我求求大家了,爆料的战友们,你们要不砸共产党,你谁都别砸了。主流共产党,上厕所时间砸砸亲民贼,还有Inty这种烂人,鸡腿潘、庄烈宏这种小兔崽子小烂仔,还有那曾宏那小太监,脏乎乎的样子啊,砸砸他。还有过去的郭宝胜,还有Bob 傅-傅希秋。喔噻,他给总统写了信,然后总统就听了他的了,然后就把中国的中概股全给砍杀了。哎呀我的妈呀,这个世界上吹牛我见过最敢吹、最不要脸——叫Bob 傅-傅希秋,烂人。就是你砸他去呗,你砸他去呗,对不对呀?别砸我们战友,别砸无辜的。所有海外的孩子,任何孩子都是我们保护的对象。

那吴征的孩子,我们都得保护。吴征是他爸,他妈是杨澜,吴征的孩子不一定是坏事儿啊,人家保护人家爸保护人家妈是天经地义的;人家为人家爸爸、妈妈、骂咱那也是正常的。这是人性。但是他要被欺负我们一样要保护他,我们才配对得起这个脸呐!我们来自中国,中国是我们的爹;黄皮肤是我们的娘。严格讲走到海外所有的华人共同的爹共同的娘,爹就是国娘就是黄皮肤。你改变不了!

没事战友你不灭共、你不揭发共产党、你不搞冠状病毒、你不为香港发声,你替香港孩子发声你就别砸别人。我只要发现谁砸别人爆料革命我一定出来阻止你。拉仇恨没事闲的那叫什么疼啊?忘了。闲的什么疼啊?

兄弟姐妹们这个网络应该好一点了吧?北四环小妹我刚才走的时候我记着你呢,我必须把你加上,我记得上一回就有你我没加上。哎呦!这谁?飞虎已经加了差点给整没了你看这玩意,文贵七哥加我,加你了,你好战友文真,对方正在输入中加你了,哎,哎,真实新世纪也加你了,嗯?是不是没加上啊?加上了,七哥加我木屋知足,鸟语花香,是鸟语花香,太多鸟了哎呦!你不知道我有多少鸟?

兄弟姐妹们我刚才想说给大家,我再一次抱歉了战友们,现在一定要记住最重要的,就是说我们在海外能有机会说话发言的人,主题就是灭共。然后就是保护所有海外华人的利益,当然包含西藏、香港、台湾,包含了我们所有的同胞,包含了我们敌人的孩子。我们敌人的孩子跟我们不是敌人,未来天然的反我们、骂我们都正常得很。我们绝不允许爆料革命当中任何人随便树敌。人家过人家的,碍咱啥事啊?是不是?何况我们都有共同的爹、共同的娘,就是祖国和黄皮肤,没必要,对吧?这是基本的。

今天下午很多战友还给我发信息,关于G-Dollar买了都退回去了。大家一定要记住,退回去的你都留好过去付款的证据;因为中间人帮你买G-Dollar现在没退回去的,你都把证据留好。现在你问我,我告诉你,一定是打官司告华美银行和Stripe。你暂时拿不到钱,你可能拿到更大的钱。我们绝对不会跟它妥协的,绝对不会拉倒的,非把它告惨了不行。美国是有法律的地方,永远是保护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我们都老百姓我们都草根啊。战友们这是很重要的!

你放心,文贵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们战友。我做不到的我没办法。川普总统欺负你了我没辙了,是不是?但如果是任何人欺负我们战友们,只要我能出得了手,我就不会放弃。我们要成为海外华人最可相信的、一个维护华人安全、尊严、体面、利益的力量。这是要做实事,光靠口炮,那些欺民贼所谓的民主民运、六四吃血卡的那帮人,那跟他们不一样。那么我们的G-Dollar已经遇到了这个问题,必须出手。

还有一个投资款被退回去,赶快留证据。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大家有80%的可能在6月2号之后还有机会以1美元1股你们会拿到股票。但前提是我会要求你出示,你签了合同了,你的股票被退回去了,你出示证据。你的钱被退回去了,可能让你买的。因为我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国家邪恶的力量打击。我们在想办法,非常好的消息,昨天到今天。

王雁平还有团队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二十个小时。我今天到现在最起码处理了四千八百条信息。你们想想,我哪天跟你们好好讲讲,你们看我的工作方式,如何用这样一个架子,一个架子两个手机,手里拿着手机,如何拿着笔把工作怎么做好。如果你不能处理5个手机的话,基本上百亿富豪跟你没关系,有了百亿你也可能hold不住,弄不好还出事儿。

你看昨天和今天,最起码几十个律师都在开会。哗哗哗…在美国,战友们要记住,律师给你出这个东西那是法律,它不是中国的律师都是白手套,一点用没有,一个科长能把他给灭了。在这儿律师出的字就是法律,到了法庭就是法律,他就代表着法律,所以每一步每一分钱都要经过律师和投资委员会批准。所有的任何东西,股票。

战友们,从6月2号开始,你们有3个时间点,记住3个。你们要练好心脏,第一个时间点是从6月2号十一点之后到两点之间,我要直播咱们这个平台投资的事。很多人你会受不了的,我先跟你们预告,大家一定要休息好,坐在那儿,冷静的在家人的陪伴下,听我告诉你,我来阅读关于这些事情,很多人会受不了。很多人你会受不了的,你千万记住啊!我真的很担心,我很担心。因为我知道咱们战友都是草根,一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事。你就在看电影,看电视,看好莱坞大片的时候,跟你从来没关系。

有人说,你住哪里啊?我住北京啊!北京哪儿的?天安门啊!天安门哪的?天安门西边儿!西边儿哪啊?木樨地啊!木樨地哪儿啊?木樨地北啊!北边儿哪啊?香山啊!香山哪儿啊?香山西边200米到内蒙古了!北京人爱吹牛,我跟你们说。咱北京的啊,天安门。你问他进过天安门吗?他连那个门都没摸过,这就是中国的可怜。我住北京城,咋地?一说话京腔就出来了,我们北京人怎么地,来了!你在北京,你见北京大楼有几个北京人盖的?没有北京人盖的。

我父亲代的就算是在北京工作了吧,当时我大伯是吧。我算是北京二代吧,我也。有些人内心很狭窄。有人可把它当个事儿啦。因为他没见过世界有多大。天天讲中南海的事儿,他连中南海的人都没见过。车子一过,哎,这谁我知道。认识吗?经常在我旁边过!哈哈

但是我告诉大家这回你们还真是,很多人你们是真的要坐中南海的坑来了。这把椅子真的有可能属于你的了,你真得把心脏收好。6月2号是法律文件给你公告,法律文件公告!很多人会,嘣!

你看我现在我状态的控制,要把血糖控制住,要不然太兴奋。啪!一个好消息!!!过去啦!啪,又一个好消息,过去啦!!!能行吗!!!所以我现在要搂住!你看我今天上午直播完我就锻炼,在泳池旁边啪啪锻炼。我们玉米小妹说:七哥,你跳舞呢?呵呵,我跳什么舞啊。就老想着玉米地,跳什么舞。我在这块儿锻炼,因为不锻炼不行。我出一身汗,啪,泳池里面,我得休息半个小时,在泳池游一圈。

我还专门买了个手机的水里用的防水套。当时我想直播给战友看看,我在水里游泳时偷着笑的感觉。结果我的保镖给收起来了,没找着。要不然你们会看到今天裸泳在泳池偷笑的感觉。不是全裸啊,不是全裸啊!今天没弄成。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每天都控制情绪,太多高兴的事儿啦,太多高兴的事儿啦!

所以6月2号,很多高兴的战友,你一定要搂住你的心脏。你们要准备点儿酒,先喝点小酒,兴奋兴奋,肯定都是好消息啊!这另外一个就6月3号北京时间早上七点,纽约时间晚上这个时间。你们要真的,我建议大家沐浴更衣,端庄而坐,准备好网络,不管它怎么用VPN把你的视频劣质化,你都应该保证一个好状态来看。非常简单咱的仪式,就几个人,加一起不到十个人啊,非常简单,就念那几张纸,结束了!但是它是伟大的,有意义的时刻!可以这么说战友们,就像共产党它做梦也没想到,就前天,就今早咱们直播说的。崔天凯给美国人说,如果你们美国人真是不顾人类的、人性的光辉,执意要灭共的话,我就要脱下西装穿上军装。

你大爷的,你捐点儿钱吧,崔天凯。说我将为我的祖国而斗,脱下西装穿上军装。崔天凯,我们求求你,你能不能别为我们而斗啊,你能不能不把西装穿上军装啊?你把西装脱下来,把兜里的钱包给我们好不好?我们是中国人,不需要你们为我们而战,你最好不战,我们才幸福呢!谁让你们为我们而战啦?你是为你的党而战!你是为你的利益集团而战!崔天凯,你不要挟持14亿中国人,在那儿装!我要脱下西装穿上军装,为我的祖国和人民而战。你笑不笑话,谁让你了,谁让你那么热情了,谁让你们为我们而战了。那64天安门的时候你咋不为我们而战呢?香港死那么多人你咋不为我们而战呢?西藏死那么多人你咋不为我们而战呢?那么多E租宝被骗的人你咋不为我们而战呢?那以贪反贪抓进去监狱那么多冤枉的人你咋不为我们而战呢?你家几十亿人民币四五亿美元现金,你咋不给我们分点呢,你装什么装啊你呀。

所以说6月3号晚上建议大家准备点酒准备点小菜,保证一定要看,好好看。GTV很难能正常运行,很难,很难!这回它目标在这儿,咱跟共产党打的叫游击战,它是游击战,咱也打游击战。它的主攻目标就是G-tv,嗯对不起啊,就是这个平台。我们要直播的肯定不是以这为主,我们以livestream,老GTV,记住老GTV。我们公告以后我们明天会公告出去,公告完以后大家大量的发啊。还有youtube所有整个仪式,所有人没有知识产权,谁都可以转播。而且我们会有更多现在不可说的方式传播开去。非常小,非常简单,都在quarantine呢,隔离状态,没办法,谁也不能见面是不是,没办法啊,班农都在他那块儿,见班农也危险,我也危险,他也危险,是不是。

所以说6月3号是个大日子,希望大家沐浴后好好看。我觉得6月4号也就是大陆的6月4号的晚上11点钟12点,就是我们这儿结束了,18个小时直播结束的时候,后一个小时后俩小时会很精彩,会很多事儿。严格讲大陆时间是6月4号早上7:00-9:00,这个是最激烈的时间,最好的时间啊,一直到12点,然后你们可以睡觉去了。12点以后你醒来,晚上的8点,就是6月4号纽约时间早上的8点,一直到12点,你们一定要看,你们一定要看。好多事儿啊,好多好多事儿啊,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好事儿太多了。

所以说这三个时间战友们啊。6月2号中午11:00-2:00,因为我可能晚,因为像川普总统演讲一样,太大了事儿,我得等着文件、法律文件,每个字儿,这个事儿怎么回事儿。还有可能重大人物要写感言。关于这段折腾这事儿啊,你们要什么结果,这板上钉钉的啊,板上钉钉的!然后你们将有什么,那你们会极为兴奋!你们一定会像在2008年奥运会一样,开幕式一样兴奋,我告诉你们战友。然后接着到第二天早上,6月3号晚上直播去了,你这又兴奋了,然后到第二天6月4号早上又直播,这三个时间。所以就基本上比过年热闹,大家准备好吧。

我再说一遍,所有被退回G-Dollar的还有退回投资的,80%的可能我会让你们还是按原价1块钱一股的买到这东西,世界上没有人这么做的。因为你听完6月2号我直播完,对这事儿做完总结你们就明白了。

再次的为世界人民,全中国人民,香港、台湾、西藏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唔该噻!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