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5月5日直播 共产党已经倒数

0
4637

尊敬的战友们好,55号,谁打G币拉黑谁,谁打G币拉黑谁。这个互粉我特别不喜欢,你不用着急,你行就有人粉你,老喊啥,是不是?让人看不起咱。我这边还得看着信息呢,我得同时工作,不能干一个工作,干一个工作是不行的,干一个工作,我心里面相当的不安,就有犯罪感,强烈的犯罪感。凤凰九天也在直播,这不是给人抢活吗?抱歉,抱歉,抱歉跟你们冲突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好!大家好!今天是5月5号,这两天我相信大家现在都知道我为啥这么忙,这事都是大事,大事,昨天晚上可能是近一两个月以来,我是最最最累的,最最最没睡好觉,是真没睡好觉。昨天晚上是这个事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事了。我就把它放下,不然就是很多秘密都被你们看走了。

今天我们家里来好多客人,我这眼镜反光,把客人反进来不好。昨天晚上是太多太多事了,太多太多事了。昨天晚上真没睡好觉,躺在那睡上15分钟,20分钟班就起来了,就又起来了。我睡觉没问题啊,就是这个时间是真有问题,时间真有问题。

这是我超级喜欢的牌子,你看真的是一针一针的,每一件衣服的布料都是他设计师在印度,好像是南加邦,他染的,染的过程给你录下来,然后他一共做多少件这种衣服。你看这个,你看看这个,我喜欢这个扣子的感觉,你看啊!超级舒服,看上去特别小,但是穿上去以后一点都不觉得紧。然后这领子很大、很舒服,相当的得劲,你看相当的得劲、相当的得劲。我得把这个头上面空间留大点,现在有些网络版看我的时候,竟然是这上边脑子、半拉脑袋,这咋弄、这咋弄。

好,所以说昨天晚上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简单要说啥事儿,我是真的感受到中国人是真可怜,中国人是真可怜。哎呀!所以说我、我,每个人都问我,包括我好几个朋友的孩子,我说你们一定到外国生孩子,不要在中国生。中国人现在那个环境被污染的到了一种真的用语言都无法形容的程度。我这一点都不夸张的说,到了一个让人无法忍受的程度。

我在医院里面的朋友告诉我,他说真的是文贵,你无法想象中国人现在这个健康恶劣环境到啥程度。他说现在这个孩子,孩子还没来到世界上呢!染的那些病都是世界上没有的。你说这是啥感觉?孩子还在娘胎上,染的病是人类上没有的。他说这个说不清楚道不明白,那你也不敢说,你也说不完。

所以说你没来到这个世界上,你都不知道共产党给你弄了啥!可怕吧!什么冠状病毒啊!什么MERS!咱们说中东呼吸症,我们叫骆驼病,中东综合呼吸症叫骆驼病。MERS、SARS,现在又来一个冠状病毒。

就更可怕的,他说现在这些孩子真的是生不起,提前排队几个月,说生个孩子,要送红包、要送礼、要托关系,在临生的时候还得选时间。中国人现在也不知道咋了!选时间、迷糊还得迷信,你人迷糊吧!还得迷信。然后再给医生,还找谁。反正这个孩子没来到世界呢!已经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把这个爹妈已经扒一层皮了,再带点病来,基本把全家给毁了。

这个佛家说得对,当你遇到一个孩子,你的孩子就两个来路,一个是来报仇的,一个是来报恩的。我看现在大多都是报仇的多。

这位、其中一个医院的的人告诉我说,孙力军在被抓前,孙力军曾经去见他,神神秘秘在上海跟他见面。孙力军本身就是学外科医生出身的,以号称懂医学为牛,为牛啊!问了一个非常荒唐的问题,他说我要请教你一个问题。我这个孩子化验完以后,在国外其中的一个孩子。看来这小子不是三个、两个,不是一个、两个的孩子,可不是那么简单,这小子好几个。

他说其中的一个女儿在新西兰定居,在新西兰进行了化验,这个基因中含一种东西就类似于像艾滋病。他说她妈妈也没有,为什么他孩子能染上这病呢?人家医生说,你有没有啊?他说我没有。那孩子是你的吗?我检查了,孩子是我的。他说这孩子为啥有这病?他说只有一个,你有其他某种某种病,你没告诉我实话。一个是你老婆跟别的有什么病染上了,不一定是你的基因。孩子是你的,病可能不是你的。

这个人告诉我说,你说孙力军啊!他说那种惶恐和孙力军这个无奈。孙力军不抽烟的,很少抽烟的。但是孙力军那天说,从包里面拿出了就是那个小雪茄,女士雪茄在那“噗擦噗擦”的抽。他觉得孙力军完了,说面部黢黑,眼神迷离。

这位医生就在头一段时间被邀请去给孟建柱所谓开会,他发现不对劲,就孟建柱完全不在状态,一次都不看他眼神,一二十年的老友,不看他眼睛。然后老往门外边看。他发现门外边的警卫比原来多。他现在发现,他说那好像不是警卫,应该是…(听不清),他也是猜的。

他说中国人更惨的惨在哪儿?你生下来,你就不知道像孙力军这孩子一样,你亲爹,你亲妈,你妈和你爹不知道怎么给你染了一个莫名像HIV的这种艾滋病。就像杨澜似的,老早把子宫给切了,还得保密,为了、为了要证明自己,是吧!找钥匙的功能,还继续存在,那还得经常整整,捯饬捯饬。多难啊!孩子到女人都难。

所以现在这位医生说文贵,我管这个医院里边。我最夸张的,过去什么孙力军、孟建柱、吴征啊!还有什么江绵恒、江志恒啊!还有什么江、什么江志诚啊!都是找我帮助人家安排生孩子,提前一年都约床位。孩子还没怀上呢!床位先约上了。

难吧!难。生来难,那生下来以后活着就更难了,活着就更难了。是不是!现在就像咱们从小读的那个歌,我在大路捡到一分钱,我把这一分钱送到了警察叔叔前。是吧!警察叔叔笑着脸,然后说敬个礼,你来自哪里呀?红黄蓝幼儿园。这孩子生下来直接被共产党洗脑,我在马路捡到一分钱,送给了警察叔叔前。警察叔叔向他敬个礼,你是不是来自红黄蓝幼儿园?幼儿园,幼儿园又完了。红黄蓝幼儿园你躲不过去或者你躲过去了你没上红黄蓝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要被选美,不知道被哪个畜生老师给干掉了是吧?难着呢!男的女的都被榨汁儿,活的难吗?难。

然后你要挣钱,挣钱难不难?天底下哪有比挣钱再难的?挣钱太难了,空气污染了,水污染了,地污染了,然后呢被当地的从乡长到镇长到处长到科长到省长,不管是你踢球的不管你是打球的不管你是玩球的还是你唱歌的还是你要演戏的,不管你选了哪个职业从你到了什么中戏、什么中电影、中国体育学院、什么八一队、我滴娘唉!不管你去哪这个门不是要过五关斩六将五十关斩六十将也不行,能到最后进到门里面的你还能活着你就不简单了。然后你开始挣钱,过去还有走穴现在谁也不能走穴了只有习主席能走穴,谁也不能走穴,完啦!走穴走不了了。

挣钱难吗?挣钱难!我最近发现中国人……说真的我在爆料革命以前我没发现,中国人花钱比挣钱还难!我说那中国人太可怜了!我噻!就这银行有钱你汇不出来,你汇出来以后银行一看你中国人的钱,老子就无道理的就不给你汇!不管哪个银行都敢欺负欺负中国人,我的钱我说了算吧?我的命我说了不算我的生殖器我说了不算,老子挣的钱我说了还不算,我费了半天劲,老子花的钱你也不让我说了算?不行!

无数个战友在国内最大的问题是过去听了爆料革命还有路德访谈把人民币换成美金了,美金换成现金了这现金到银行一存,存好了啊?存好了。不能汇你也甭想取现金了,我噻!还有这种抢劫的?开着门市戴着银行牌照抢劫?人家的现金到你这存了说“存完了?”“存完了。”“你这钱不能再动了。”“为啥不能动?”“没理由。”“我告你。”“你告去。”你说还有不要脸的政府到这程度吗?然后找朋友托关系“可以啊,可以帮你汇,给我10%,给我20%。”这是哪家的王法呀?取现金找朋友,存现金被黑掉,在想汇出去10%、20%、这个共产党真是不要脸到了人类上无法想象的程度了!这哪是以黑治国啊?黑社会得讲规矩呀,不欺负妇女儿童不欺负残障弱者人事,这是什么道理呀?

好,你过了共产党的鬼门关你到了国外,共产党的蓝金黄,各大银行让你汇不过去,我这两天我对战友最大的感受我说你真的是太惨了!我原来我真没这感觉说实话,因为我也……文贵,说老实话就这两天折腾这点事儿我一个飞机翅膀的钱,一个飞机翅膀的钱。我这些年我真发现我太有钱了,你说我过去1千万、1亿美元转款啊,做个决定的我真的没超过几分钟过,我哪想……就一想,叭!齐了,汇。你看我过去这三五年我在我手里动了多少钱?最起码上千亿吧?转来转去的,我决定的不是我的啊,我决定的,上千亿美元!你说就这几个钱算啥嘛?

我那一个船4、5、千万美元,一个飞机也4、5、千万美元,一个大飞机一亿多美元,是不是?咱这要两千万美元你说算啥嘛?哎呦!让我感受到了原来我真有钱呐!花那么多钱,原来我感受,我真不知道这个钱原来这么难啊!花钱比挣钱难!这是什么世道啊?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啊,大家看过我们盘古在大连开庭的时候有一个叫杨英的副总监,她是湖南人,绝对是专科毕业到了我们盘古来,从盘古这个从市政府拿回来到最后施工到融资到买民族证券她全部参与,包括农行那个贷款。她和方正来往和李友和李友的那几个兄弟姐妹还有那几个情人哪,所有来往都是杨英。这个李友啊就给杨英说“你知道郭文贵啥人啊?郭文贵是黑社会,你知道他三哥怎么死的吗?就是他给弄死的,这个人背后可了不得啊!一帮警察国安的人都是跟他的黑社会!”这个世界太可怕了,竟然有人相信,我们的杨英就相信了。有一次杨英在我的38楼办公室,我的三楼大了啊!几千平方米,十几米高,对着中南坑,哎!我说杨英最近你跟那个李友打交道啥感觉?她说“李友人挺不错的,很聪明非常懂金融,特别对共产党那一套耳熟能详!这家伙有想法!”我说杨英啊,金融我不懂,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对我们这个公司的未来有什么担心的?杨英笑着说“老板你想听实话吗?”我说是啊你给我说说。“说实话”她说“老板你也该退休了,你也不缺钱了,你得打算退休未来你得移民到国外去吧?是不是?没人呐!谁接班啊?”我说好事嘛,意思是我退休了没人接班这是你的担心,还团队得专业。她说再一个老板,你的啥事儿我也不好意思说,在中国也不一定安全,我觉得你出国好。我说我咋在中国不安全啊?她说事实上我都知道,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家事我都知道,啊…是吗?我当时没明白。过了两天我们另外一个副总告诉我,他说杨英跟我们吃饭的时候说了什么咱们老板当黑社会老大当得很厉害,连安全部、警察都听他的,这黑社会老大,谁跟你说的?李友跟我说的。

跟我说完以后我笑了半天,我告诉了告诉我话的那个人,在咱公司有个习惯,我最恨的人是在背后给我讲另外一个人,他说我讲的是实话。我说你跟我讲的时候应该杨英在场讲,你不要在背后讲,那对她、对我都有帮助,你在背后讲你就叫另有用心,但是这件事我记住了。结果2014年在香港我们跟李友成天开会,民族证券、海通啊什么的,有一天晚上,李友每天都搞…..那小子瞎忽悠,还有余丽,还有那几个小情人,搞到凌晨一、两点钟,在中银大楼49楼办公室。

然后杨英说老板我太佩服你了,你说多年前在盘古的时候,2006年,现在八、九年了,这个你一年就建起来,然后又开始金融,搞这么大这么成功,然后你需要什么人有什么人,你太厉害了,哎哟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我说杨英,你知道吗?我是黑社会,她一愣在那儿,我说杨英多年前有人告诉我说,你说我是黑社会,我哥还是我杀的。我告诉你我哥是怎么死的,我说我哥完全是个人感情原因殉情而死。我不会杀我哥,我杀我哥我不会活到现在。我告诉你,郭文贵每一毛钱都是最干净的,而且郭文贵从来没有任何涉嫌刑事上的,为什么?我告诉你,我在清丰看守所的时候,我看到了共产党怎么能找出你一点毛病要你的命,还有当我有了儿子以后,我第一个告诉我,我绝对不能有任何理由让我儿子成为孤儿,成为一个没爹的孩子,我得把他养大,我养大的前提不要触犯任何法律红线。

我说甭说是杀我亲哥,我说我连活的动物我都不想杀,后来我就信了佛,我就不杀生。但是你跟我公司做了那么大的贡献你竟然相信李友说的话,说我是黑社会,我说你竟然信了,你有多傻。一再跟我道歉一再跟我道歉。后来杨英被公安多次问到,你只要配合我们说郭文贵这是骗钱的、那是骗贷的,就农行那事,然后你就随便你就配合,你就可以不进监狱,再一个你辞职你也可以不进监狱。杨英选择了我进监狱我也不去出卖别人,这是我们杨英的故事。

杨英的故事告诉我们,中国人有多么单纯,既信谣还传谣,而且一说就信。前天,王雁平跟我哇啦哇啦叫,为什么叫?在我们的群里边有人给我发了好多信息,也有发在公共媒体上,说老江的老婆在加拿大是个厨师,胳膊倍粗,听说这么粗,能掘树那种,说老江的老婆将近2百斤体重,江财神原名叫江浮云还是叫江云浮,我忘了,完全不是什么金融财经学院的,说江财神就是一骗子,没有任何证书,说老婆是个厨师的。然后这个江云浮马上就要开始招人,要拿百分之二十五的佣金,还有王雁平的Emil,然后说了好多,还发给我,说得特别难听。我每天都收到这种莫明其妙的、骂人的这种烂仔行为的,这种信息。我从来没有一次骂过人,但是为了老江的妻子,我叫弟妹的人,我火了。我骂了两句,骂完了挺后悔还道歉,我说现在骂你后悔了,结果把他拉黑。王雁平火了,说老板你把这截屏发给我啥意思?你也信了?我啥时候用这Emil了呀?那怎么可能呢?连你们也信谣传谣,你说谁不信假话呀?你们也信?嗷嗷叫。

我说我发给你不是信,我是让你知道是不是你真的给老江发这个Emil。文贵也会被某些事情迷惑失去了判断力,我这算老中医了吧?经常也是把错脉。庄烈宏还有鸡腿潘、曾宏,王雁平当时跟我说这绝对不是好人,你千万不要碰他不要联络他。王雁平看到庄烈宏就像看到狗屎一样,正眼都不看,最后证明她是对的。我老说王雁平你看人太苛刻了,不是把错脉了吗?丢人了吗?但是就这样的信息我也受影响帮发过去你确认一下,判断力不是百分之百,中国人以谣传谣不是百分之百。

回到刚才上海这位医生,他说文贵我要告诉你,你可能是很难相信,孟建柱找了我一同学,不叫任何人知道找一同学,现在不能告诉某个国家,在某个国家帮助他所谓的同学的孩子往外倒腾的是现金、金条、古董、字画。我说你这是谣言,我说孟建柱啥人啊?怎么可能找你说的这人搬弄点字画?搬弄点现金,多难到某国去,不管你怎么说不可能。你不信吧?他说,在福建厦门某某人,我告诉你名字,用边防的船先给他运到公海,公海有船接然后海上过去。我说,你这也是瞎听,这不可信,我就把他忘了。

昨天我觉得这事有点邪乎,我得打听打听,启动了我们的沉默力量。我一问傻眼了,不说咱们老百姓的钱和物往外拿不了,原来孟建柱也得折腾,所以当年他在整个东南亚湄公河上,建立的黑社会黑帮洗钱和翡翠和玉,那是牛。他有更直接洗钱工具,他也得小心。空中私人飞机像海航这样运出去,海航就是往外运东西运钱倒腾东西。孟建柱用船,“哇塞”这真把我吓住了。我一问这个咱们亚洲第一牛的国家,我说你们是不是办过这事?他说是,我告诉你,你那次来我们带你看的那个私人博物馆,那个玉的几个大件,都上亿美元,还有翡翠的十几件,全部都是那次运过来的,我最起码运过一、二十次。我说他们有现金、美金和英镑,他说一箱子一箱子的美金,但是到这以后,这些古董都放在合法的博物馆,然后都变成信托在这地方展览,人家帮打理,买了保险,现金都给人接走了去哪不知道。我联想到这几天,联想这些事,我是真正知道共产党的以黑治国是怎么个黑法。

我们的杨英副总裁到现在还带着电子脚镣电子手铐在家里,一个单身的女人,被黑到了现在没饭吃。她跟警察说,我得吃饭,你得让我上班,他说不可以。我们给杨英打了六百万工资,不允许;现在我们还发工资,不允许;去公司,不允许。她说我得饿死,她还有孩子,他说你饿死是你的事,活该。

杨英在监狱的时候,让她写最多的是帮郭文贵往海外搬钱。杨英真没有搬我搬过一分钱,她编都编不出来,然后警察认为你不可能没有帮郭文贵搬过一分钱出来,郭文贵的钱哪来?你说这些王八蛋警察这脑袋这坏人,他以为郭文贵的钱一定国内搬过来的。我一再重申我郭文贵没有在国内拿一分钱出来。

但是你能想到孟建柱和王岐山用着787往外倒腾钱,有信托,有银行系统,洛杉矶家开一中国分行。到处买,一小区地下藏着东西,他们也往外搬钱,也搬东西。他们相信共产党吗?不相信。

这就是当时杨英在看守所被万分虐待,打到半死。郭文贵不是黑社会,她真遇到大黑社会共产党,把她给虐惨了。就是要她说出怎么帮郭文贵往外运现金、运古董、运珠宝的。我真没有,杨英也没有。大内财务总管有没有干这事?没干不正常,受尽了摧残,九死一生。杨英回来头发全都是白的,这几个女孩进去以后出来,一根黑头发没有,我真是欠她们太多了。出来以后带着脚镣手铐呆了三年半,杨英出来了,还要绞着手铐,把她饿死不拉倒。就认为你杨英还知道核心秘密,不知道多少船多少钱倒腾回去。我当时我说这事都觉得神经病,还有律师,我说杨英嘴能把得住吗?这么虐待这么打,交代不就完了吗?人家不信,觉得杨英是刘胡兰,挺得住。我今天真是明白了,原来警察的脑子里边就不相信郭文贵没往外搬过钱。因为他们人都搬。

原来中国人往外搬钱有这么难,我也明白了海外这些银行把所有的跟我有关账号全给关掉,全封掉。跟我合作的基金,这一亿美元、那十亿、那二十亿、那一百亿、那三百亿,全部封掉。原来他真的是以为郭文贵还有多大的现金和保护层。因为警察查到以后,警察能贪20%、甚至50%和100%。

听说傅政华傅老三整出大钱了,也听说最近在孟建柱、王岐山的家族里整出了真的是几千亿、上万亿的钱,把中南坑震傻了。中南坑的人得想:这小兔崽子,老子才拿几千亿,你弄几万亿。战友能想到吗?那个往海外搬钱的通道,你占多大一点缝?王岐山、傅政华、孟建柱、孙力军,给你占了多大的空间。导致了所有办案的警察说,像你有点钱或者当点官的,没搬钱绝对不中、不正常、不真实。

所以这几天我才感受到中国人是真可怜。就是你合法的财富,挣到手以后,你想花咋这么难;如果你想花点搞正事,那更难;如果想把钱变成一个安全的钱比登天还难。所以我们必须现在解决这个问题,昨天我跟好几个群说了,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太可怕了。共产党在它嗝屁之前,我们面临着几个大的问题,如何让更多的人、更多的精英认识到让家人和孩子安全的躲起来,到海外。一个叫安全的方式,让更多的精英和下一代不要受到震荡前的影响,甚至遭受厄运,这叫人才安全。

所有只要在海外的,我们法治基金捐款还有我们的战友们需要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支持的,请一定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尽可能的,我们能力不是无限的,是有限的,去拯救所有的战友们。真的是共产党倒塌前,别用砖头把你砸着,真得想这个事。第二个,我们真得注意到共产党在海外的疯狂绝对不会哔一声拉倒,在国内哔一声拉倒,在海外的疯狂绝对不会哔一声拉倒。因为他们太多钱在海外了,太多私生子女在海外了。孙力军已经知道小命休矣,还在自己的患有天生艾滋病孩子还想后路呢,那得多少钱在新西兰呢。那孟建柱倒腾到亚洲、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多少钱呐,多少人是他的利益的受益者,他能善罢甘休嘛?傅振华的弟弟傅永华是在加拿大的,那是上万人跟随他,多少房子、多少钱呐,他能拉倒吗!这个战友们要想到,黑钱在被查出来之前他会疯狂。

更重要的事情,在国内,共产党亡了,人民币完了,还有一些在所谓中国银行,我看到很多战友傻乎乎的把自己换的美金钱还在中国银行搁着,我能说啥啊?我是法律规定我不能给你出主意,我不能告诉你怎么汇钱,我也不能告诉你如何转钱,那是犯法的。但是我只能说这是太傻了!你怎么能把钱从共产党大库里取出来了,放在共产党的小库里去了,那小库更危险呐。就像中国人在中国逃出了虎口,又落到了海外的痔疮党,叫屎窝,就叫欺民贼,再掉屎窝,再给海外所谓民主民运捐钱,你不是弄着弄着掉屎窝了嘛。你把钱从共产党大库里取出来了,放到中国银行去,你放到香港汇丰去,你放到招商银行国外去,你不是傻嘛!

所以我们以最快的方式,在共产党哔一声前,我们得弄一个池子,得把咱们真正的战友和真正的好人的钱、安全的钱,合法的把它放到资金池、钱池,存起来。这就叫G币。G币会有几个系统,接下来大家会看到公告,在咱们的PC版上会公告,有几种付款的方式。记住,苹果版已经不让再买了,APP上。我们很快会在电脑上公布,通过Strip、可能有PayPal、现金支票、私人支票、银行账到账的汇款,还有信用卡的支付,等等。可能今天到明天,最早今天晚上,最晚明天就挂出来,所有的信息在网络上,你现在就可以提前预约买我们电脑版的G币。大家听清楚了,不是APP版的,APP版的G币就在那搁着,未来等我来给大家答案。但是在直播的时候我不能说确定的话,也不能说我买回来是违法的,我给你股票是违规。但是律师正在找出答案,未来我们还要把它怎么把电脑版的G币进行合规合法的兑换,或者说怎么让它大家只能是那个那个,不能这个这个这个,只能这个这个这个,不能这个这个这个,我希望、可能。昨天律师跟我说你只能说你希望、你可能,不能说一定,我担保,不可以。所以战友明白了,反正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个这个这个。所以说我们会公布的。

所以说电脑版这个要像今天APP版,看到一按就是你的金币,就可以打赏了,这个功能还需要大概四十天左右,甚至还要50天,我们争取30天内完成,但我相信运行好要40天,不会超过50天。整个电脑版的,你的钱你可以打赏啊、买视频、赞赏、甚至未来就可以到G-Fashion买东西、消费、G-News打赏啊,等等,还有那个那个那个,可能、希望。

但是我们为什么昨天我说我通过这几天我发现,孟建柱、孙力军往外倒腾钱,咱也倒腾钱,因为不倒腾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就把钱给抢走了,我们得让咱们战友和好人干净的钱、合法的钱得有个资金池。还有个更可怕的,我认为共产党一旦“啪”,所有的最安全的就是美国,大家一定要记住,让你最安全的就是美国。因为只有美国的钱是没人敢动的,第二就是瑞士了,瑞士金融(听不清),其他国家你都不用想了。钱进了日本往外出,比登天都难;到了英国,哎哟我的妈呀,一个反洗钱能把你折腾死;法国进去钱等于一半没了,那就把你搞死;意大利、德国哎哟我的妈呀,你钱进来想出去,属狗的,难着呢。美国这个国家,只要你合法,只要你合规,是最安全的,没人敢碰,还是非常容易。所以我们未来的G币主要有美国、瑞士、亚洲的服务中心会在日本,绝不会是新加坡,绝对不会!新加坡一旦共产党要求配额的时候新加坡一定把你撂出去。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你看那个DBS,第一个把我们账上的现金给查封,查了三四年了,到现在就无道理的不给你。我们那一查就几亿几十亿啊,那多少钱啊,还好我们不指望他过日子,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咱要在美国尽快的建立一系列的G币,我们马上推出的这个电脑版的可以买G币,战友们记住啊,这是第一步。我们不超过三个月会推出即区块链的虚拟货币,然后再往下推G币的系列,有可能、希望、有可能啊!未来可能是有实物挂钩的和什么什么挂钩的啊。我现在因为律师让我说话要注意,就是希望啊可能,都在做。

所以这是一个初步。大家先买,买的价格大家到时候都会公布,对上是没有量的不像你在苹果商店,九块九、九毛九,然后呢两次三次不让你买了,这个是没问题的,你买多少量都可以。我一个人买一百万G币,买一千万G币,我买一亿G币,没问题。

所以说今天公布的各种支付方式可以提前预买G币,第一段G币,我们会第二段的G币中的区块链币,然后到G币的那个那个两种或者三种币,然后G币的系统将形成,然后我们将开展,我们又有银行了吗是吧!那不就等于银行吗战友们。

有些话我不能说,我相信战友比我聪明,都懂了。不好意思!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要把中国人的钱要安全起来,你得想办法希望它要保值,希望它能升值还希望未来和我们的几个希望达到的万亿帝国连在一起。

从开始修复存款安全有尊严的花钱,绝对不能把花钱比挣钱还难,绝对不可以。我这人生哲学挣钱太难花钱必须愉悦,现在看来花钱愉悦比挣钱还难,我们要记住这句话。还有让大家轻易的、安全的、保密的、非常容易的花钱,得到钱的价值和管理,G-Fashion、G-News,我现在很有信心,很有信心,所以说这在这儿祝我啊!

另外一个我要告诉大家,川普总统在林肯纪念堂的讲话,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在星期六那天在船上我都然后然后然后了都然后完了,都在然后的计划之内。再看我在两周以前我在这儿直播的时候我刚回到家,啊不是我在地下室,我告诉大家我说你放心,大家记住四月底五月份才会有动静。接下来的军事行动、经济行动那都是大家你能想象到的。

今天你看到CCTV共产党就这个德行啊,跟伊拉克跟萨达姆和卡扎菲灭亡前一模一样。你看像什么,你看这现在这个国际关系就像我们爆料革命一样,北朝鲜就像今天看到的欺民贼一样,又穷又饿又装又坏。庄烈宏、鸡腿潘、曾宏、大驴脸天津,还有郭宝胜、夏业良,还有什么傅希秋这帮王八蛋就这个德行,又穷又饿又不要脸还能装,就这恶到家了。然后你看中共像谁呀,中共你都能看的非常非常清楚,就像在海外的某些黑社会组织像梁冠军,还有那叫什么周什么的那个混蛋玩意儿,就这帮人,又没底限的不要脸又丑又恶。但是一定会被世界的正义联盟给彻底消灭,在被消灭前的挣扎和疯狂就像在几个月以前的孙力军、孟建柱、傅政华和王岐山,还像几年前的陈峰、海航。你看那陈峰在哈佛,“你们这些华尔街的王八羔子……”,哎哟,哇塞,我一听那话我痔疮掉一大整地,连公母都能分得出来了,你说这人类还有这种不要脸的,戴一怀表,站在哈佛纪念堂,拿了好几亿美元买了一个演讲的机会,对面坐着总共不到100个人,对着摄像机就喊上了,华尔街你这些王八羔子。哇塞,你都没想过你那钱是哪来的,那不是你挣得钱,那是王岐山和你偷的钱,这个人类上哪有比偷的饭,要的饭,在吃和花的时候你得感到羞耻感,你穿的衣服是偷来的,你是骗来的, 你这咖啡是人家花钱给你买的,你喝的都不怕噎死吗?那骗的钱、偷的钱,你长着个屁脸,骂人家华尔街。哎呦,你大爷的,这真受不了。

现在普罗旺斯、普罗旺斯,那王健的蝴蝶现在天天得脸红一万次我相信,我答应了王健夫人的家人我不说王健的事,可不是永远不说啊。你千万记住,那可不能、不是永远不说,我看王健的小舅子把钱倒腾得差不多了,我等你倒腾完,都让你倒腾完,都让你倒腾完,什么家具啊,古董啊,什么什么唐卡啊,什么银行的东西啊,我都让你倒腾完,小子,倒腾完我再跟你说事。 是中国人的钱你必须给中国人,是你王健的钱你就拿给王夫人去,但是王健的小舅子你要把中国人的钱你想闷得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万万不行的!

所以战友们,你能看到,刚刚三年前这些人的嚣张,陈峰指着说,“郭文贵,你百分之一千是假话”。王健还好,王健还私下里跟我还联系联系,老郭我跟你没有什么仇、没有冤啊,咱们可以合作,所以王健这个人嘛,还没有很嚣张,所以说咱还念他个好。当时王健林多牛啊,哎呦我的妈啊,买掉好莱坞,把好莱坞全买光了。你看那马云,那口气,到处说谁能把郭文贵弄死?他必须回来,肯定把他弄回来,把他剁成肉泥。好像我真的R了马云他家八辈祖宗似的,到处在翻腾着要把郭文贵弄回去。说那吴征都把他搞定了,他算个屁啊什么什么,你说我咋你马云了你说?我招你惹你了,你要把我弄回去?你这个王八蛋,一帮的你说这帮孙子,我招你惹你了,就和你几面之交,我不和你们为伍。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我招你惹你了?你们家李一飞(口误,应为范一飞)上海银行行长,是跟李友一起玩女人,所有的李友那些秘书,不管有什么样的你们都玩了。结果你把我的楼、把我钱抢走了,结果你江志成你帮助李友,帮助李一飞,你把李一飞弄到中国人民银行当行长。你非要把郭文贵给弄死,我招你惹你了,江志成?你这个王八蛋,你个小屁孩,跑到英国首相那去说只要你别跟郭文贵打交道,我给你几百万的顾问费;跑到中东去说,只要你别跟郭文贵打交道,你要几百亿、几千亿投资我现在马上给你。你江志成你在美国你竟然跟黑帮接触,谁能把郭文贵搞定。江志成这事咱能完吗?咱能完吗?

还有那个戴永革,你个傻叉,中国共产党我看到的要亡的时候我就看到东北一个叫戴永革的。戴永革能把曾庆红这个大师级的政治家,我觉得过去这中国五十年最牛人物之一就是曾庆红,但是曾庆红在曾伟的事上犯下了人类上最低级的错误,他还有我,还有儿子,你都是老鹰了,飞到天空中了,你还老救在地上的不分公母的小蚂蚁,而且是病怏怏的蚂蚁,就叫他儿子。他儿子腚后面还挂着一个什么?挂着一个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就是那个螳螂、没有臂的螳螂,就叫做戴永革。

过去30年,戴永革是中国的第一组织部长,这是公认的。戴永革在东北、在中国南方所有仁和地产开发的地下室工程,没有官员不跟他开始勾兑,到组织部跑官的,辽宁省、沈阳、黑龙江、吉林、北京、湖北、广东、海南尤甚,尤甚啊!最严重的地方,包括广西。只要戴永革出现的地方,就是跑官、卖官。多少当时的省委书记、省长见了戴永革就跟见了上天一样。共产党我一看,这还有救吗?都有价的,盛京银行行长,被戴永革给那钱给掏空了,最后扔给恒大、然后海航,把所有钱洗空了,你戴永革张嘴就是骂人,那骂省长、省委书记就跟骂孙子一样。

曾伟老以自己为大师,你曾伟不就是跟戴永革倒官买官卖乌纱帽的嘛,动不动讲政治、讲哲学。哎呦,你太嫩了,没有你那个爹,你连痔疮党都不如。千万记住,你骗谁你别把自己给骗了,你自己啥尿性你得知道。中国就通过戴永革、曾伟这过去20年卖的官,我告诉大家,一点不夸张,百万官员都不止!所以共产党这个党它不灭亡是天理不容的。一个曾经的国家副主席的孩子,还是有境界的孩子,戴永革作为代言人,在全国各地挖防空洞,然后上市、骗钱、洗钱、骗钱、洗钱,上上下下,最后是到处倒卖官帽,乌纱帽,然后打我河南裕达国贸的主意,打北京盘古七星酒店的主意,戴永革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曾伟当年是1997年,啊不是97年,还早,1996年还是孩子时候,做中央电视台广告,曾伟的第一个生意就是中央电视台广告,就是当年的赵化勇,攀上了曾家,就是帮曾家做广告,那时候小孩呢;第二笔生意,曾伟就到了北京的昌平,跟当时的孙政才,当时一个区长,就是那个地方,搞那个墓地,经营骨灰盒、火葬生意,在这个时候在珠海做石油,跟他的叔叔曾庆源,曾庆淮帮助他搞了一些外贸的小生意,那时候曾伟还是小孩呢。

这个时候就借了我郭文贵的钱。我郭文贵的钱哪来的?来自台湾,林鸿道家族。这就是台湾所谓的说郭文贵骗了林鸿道家族,真的是人家借给我钱了。当年人家借给我钱什么概念,是当时有台湾建筑大师李祖原设计师,是跟林家是几十年关系。李祖原大师在美国设计的时候,搞建筑的时候,是台湾经济最高潮的时候,被请回去做的就是林鸿道家的宏国大楼,非常漂亮,非常漂亮啊,我也是因为那座大楼我才喜欢上李大师,我没选择贝聿铭,我选择李祖原,因为他是民族设计师,叫红派,国际派叫贝聿铭,叫做国际派,白派。李祖原先生就是大师,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宗教大师。在我没认李祖原大师以前,我在清丰看守所给我引向了一个人生另外一个高度。但是李祖原大师是把我一切通通给我修好,有了今天的郭文贵。贺龄乐先生和他夫人是介绍我认识李祖原大师的,包括李祖原大师的夫人,非常非常漂亮,叫Ann(音同),我叫她外号叫地瓜,郑小姐,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姐妹。所以我对台湾的感情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当时李祖原大师代表我向林家借钱,还有当时的就是混血儿,我认为最帅的男人,当时Westin,世界上威斯汀总裁,全球总裁,他的老板就是日本的青木先生。青木先生后来中风了,几百亿的现金待在银行里面没有密码找不回来了,他太太去了巴西,日本人。后来这位陈洁道先生到了台湾帮助林家开放了垦丁酒店。所以他俩都是来,李祖原大师是我的好朋友,宗教大师,设计裕达,陈洁道先生帮助建酒店,这个时候借钱,借了林洪道的钱。

我当时借6千万美元,我在香港中国银行坐着大厅里面,那个钱叭来了500万美元,人家说哎郭先生你在这干吗?我说等钱来呀,一会又来了500万美元,马上把我请楼上去,哎呦不得了了,啪啪啪啪啪5千8百万。那个时候5千8百万已经很大的钱了,哎呦端茶倒水呀,哎呦那家伙对我那个客气呀,哎呦来了,然后穿短裙的女士也来了,站好几个,哎呀郭先生有什么特别服务啊?你看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呀?哎呀全来了。我说把钱到账号,给我一个,那时候一个折子,一个本子,啪啪啪好几十笔。其中就有大概两三千万是来自菲律宾的,菲律宾给汇的钱。就当时的总统埃斯特拉达,还有他的华人领袖叫阿娇国(音同),就在那。他们有一个菲律宾银行是跟林家合作的,所以说这几处汇的钱,那时候很多钱。这些钱我借给了当时曾庆红和曾伟,还有他弟弟曾庆怀。

我从没见过曾伟,我不下十次以上在国贸饭店,当时在国贸饭店对面就现在SOHO那块地,三亿人民币整个那块地。当时是刘延东的老公做皮条客,带着俩女秘书坐在那,还给做笔记,啊是吧,啊郭先生,啊这对面,我的老婆刘延东,朝阳书记是吧,啊我家是什么的,跟黑道似的还翘着腿,在国贸饭店。那时候曾伟老上那去,我一次都不见他。后来曾伟在江湖上跟我的哥们什么车峰啊,还有什么这个这个刘延东同志的女婿呀,这是我一哥们一系列的,哎呀多了去了,他什么事我都知道。后来跟肖建华搞到一起,然后到澳大利亚买房子,到哪去都有戴永革。

我买了飞机以后,车峰买,车峰买了以后好多人买,好多人买了以后,戴永革就买。然后民生就搞租赁。我看太多了。我用私人飞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1995年。中国有吗?但你能看到共产党这个党,在过去的几十年,就用曾伟一个小孩,绝对他代表了一个组织部。然后戴永革,一个完全满嘴生殖器,到处黑人。就在几个月以前,他到意大利米兰去,是我们战友接待他。他还给一个副省长,就是大连案子的叫张什么鹏的,审我们大连案子的,罚我们几百亿张副局长安排小姐。我们意大利战友把护照、信息都发路德,路德发给我,我说路德不要爆这个事,不要管,戴永革此人做的恶大了去了。他见那个姓张的副省长,就是要把姓张的把盘古这个罚款,政泉罚款,政泉商场给戴永革,我都知道。

因为戴永革身边没有一个人不想弄死他。谁愿意陪着一个人,陪着一个人,天天骂你老娘,中国人叫那个什么什么R那个。天天什么人都骂,身边人谁不恨他?戴永革的儿子接班了,戴永革的儿子接班以后,三年前到华盛顿融资找的是我一个美国哥们,帮他融资。我说你就赚他钱吧,赚佣金么,干啥不赚,你管他戴永革干嘛,赚么,他的钱也不是好来的,你赚,我都知道。他儿子是在国外长大的。但是戴家造的孽,他的儿子,包括他的妹妹在香港玩的上市公司,竟然图谋盘古,像那什么宇正公司,我听说宇正公司完了,完了,宇正公司我听说纪委已经要收场了,收场了啊。放心,拿着什么斩龙刀的人你都得死。那真得死。你斩谁家龙啊?你能把盘古龙给斩了?三万多吨钢你斩斩试试去!

谁也拿不走盘古!包括盘古也不是我郭文贵的,他是属于中国人的。结果这戴永革跑了欧洲去乘人之危,想拿下盘古七星酒店和整个政泉商场。这都是秃鹫似的人物,但是郭文贵不是腐尸,我是刚刚在平地上起来这一条巨龙或者一个巨鹰,长着红头的鹰,你想开玩笑的吗?谁挡我们路谁完蛋,我们是来拯救整个世界的。

所以现在战友们你们往回看,共产党这个王八蛋怎么能不完呢?他一个党所谓的反腐运动,一切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讲政治讲规矩。戴永革是怎么活着的?戴永革,曾伟是怎么活着的?孙力军、孟建柱、王岐山、姚庆、贯君、刘呈杰、孙瑶讲政治规矩吗?他们相信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吗?他听过你吗?骗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这些老百姓偏爱信,还爱信谣还爱传谣。这是为啥共产党说不信谣不传谣,中国人太爱信谣传谣。就像我们当年的杨英副总一样,就像头两天说江财神的老婆胳膊这么粗,然后是炒菜颠勺颠成这样。我看江财神生活中很苗条很帅一个人,这老婆咋当的厨师,我的弟妹呀,没把江财神给养胖点。这种造谣会影响我们。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战友们看清共产党的本质,以黑治国远远超出你的想像,奴役中国人远远超出你的想像。

现在你用生命挣来的钱,你连花钱比挣钱还痛苦,这个后果超出你的想像,共产党在灭亡前要带走一批人带走一批钱,你要有心理准备。还有一些像戴永革自以为是,最近我听说还大放狂言说中国人将下个100年领导全世界,你算个啥呀?你算啥呀?你说这话,你能站出来像人一样说我凭啥说这话,你的能力?政治水平?给人民贡献?信仰?你没有一个子是干净的。你以为你儿子接班人民就不跟你算账了?你这些年地下组织部长的这个头衔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是为什么孟建柱听说连续给中央写了十几封信,我经历的什么东南亚湄公河;我所处理的社会巨大不稳定;包括易租宝,经历的爆料革命郭文贵;然后处理了安全部的内贼马建;然后的傅政华是处心积虑的政治野心家,我听说中央连看都不看。战友有点耐心,三年前两年前说最多的亲民贼说什么?郭文贵爆谁谁升官;傅政华升官了;孙力军升官了;王岐山当副主席了。我从来不回复,因为这就像人可以跟人对话,人可以跟树对话,我家狗我天天跟它对话,我现在觉得我家这俩狗就不是狗,就是我觉得比我都聪明,太聪明了。但是人千万不能跟猪去对话,这些亲民贼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你跟他说什么?你但凡了解共产党的游戏,他们这些人都得最终走向今天的下场。

我从2017年爆料革命就说了,他们都会被抓或者被杀。我听说悲哀的事情是灭爆小组的很多人调去查孙力军去了,孙力军关在北京八大处军事区里面,最近有转了又转到昌平去了,从昌平又转到凤凰岭去了。你想想现在他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了,灭爆小组现在查他是报应吗?海外出来的小组把吴征的钱已经好多都给弄回去了。别着急,哪个能逃得了啊?因为我们的爆料革命唯真不破。现在所有中共的上层的人,哪有一个人还怀疑郭文贵说的话是假的,他要怀疑我是假的说话的时候,杨娘娘、杨洁篪、王毅,他不可能,他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王岐山多次跟他私下人说话,郭文贵此人没被我们党利用,不为我党所用是我们巨大损失。后来这个人跟我说成王岐山对你有另外的看法呀,不但不恨你还说这话。我告诉你我太了解王岐山,王岐山是用你的嘴给我传话,是拍我的马屁,让我停止对王岐山爆料。我说我要告诉你我要上这当我还叫郭文贵吗?我说他就魔,我就是一个来斩魔的人。我说过如果几十年前让我郭文贵提前诞生绝不会有中国共产党,我娘我爹犯了唯一的错误就把我生晚了几十年。他的招我一听就明白,我说你捎话带给他,我就是来灭共的,我怎么也不可能与你为伍。包括这几天各种渠道,文贵啊,见好就收吧?是不是?参与政治走向民主法治这不也是我们党提的吗?你可以谈吗?不要仇者快亲者痛跟美国人合作是不可能的。还来这个呢?你的老巢都着火了,还寻思啥呢?共产党的灭亡已经在2017年我站出来爆料那一刻起它已经是倒数了。

不是这样数(从大拇指开始数).是这样数(小指头开始数起)噌,没了!

我们所有听爆料革命的战友,你们心中有数。别糊弄你自己,你信不信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信你不信的东西,而嘴上说,你不信的东西说你相信,那是悲剧,那是折磨,那是痛苦。

从2017年我站出来的那一刻起,共产党已经倒数啦!这绝不是共产党,也不是郭文贵多牛,也不是爆料革命,是天意!就我说的,戴永革和曾伟、孙力军和吴征、杨娘娘、孟建柱、傅政华这样的人,这些人能登大雅之堂,那这个国家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这个党就更是烂到家了,上天就是让他们来灭共。严格讲,习主席,习近平同志是我们最好的战友

你看人家从2006年一上来,搞好奥运会。然后十八大干掉令计划,干掉共青团;然后以反腐运动搞掉百万党员,建立一个党内最大的仇恨;然后在全世界搞2025、2035、2049,让全世界恐惧;人民币国际化把美国人给吓倒;扶持华为偷盗全世界技术,让美国,让全世界感到恐惧;然后建立最高的防火墙,是不是?让中国人变成傻子、聋子;然后这种爆发,反作用力都出来吧。这还不算数,搞香港,打台湾,搞双龙计划,是吧!擀面杖的经济,上海股票市场,对不对。

把王岐山弄成永久副主席,自己终身执政,当皇帝。把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三个人没干成的事儿我全干了!这还不算数,是吧!还有在中东,全世界建立军事基地,把第一岛链五千公里到八千公里到一万五千公里,打到美国去!潜水艇出现在曼哈顿,搞太空计划,区块链,是不是?大力发展卫星,北极星系统。然后让一切都是归党的,把私人企业家全部国有化,共产化,共产化的企业都是我们这几家化,家族化!然后充分的利用坏人,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吴征,用坏人整好人。建立党的仇恨,人民的仇恨,把私营企业家整死的整死,杀掉的杀掉,抓起来的抓起来,把企业的股权全部给拿回来。谁敢干这事儿啊,只有人家习主席啊!我那天不是然后了嘛,然后,然后挑战美国,直接挑战白宫,挑战川普总统。美国大选不是你们内部的事、两党竞争,是我和你的选择。现在川普总统意识到了,意识到了,是吧!

然后骂班农,骂彭培奥彭佩奥,大家注意到了吗?这次中央电视台骂的时候排第一号不是现任的国务卿彭佩奥,是班农!所以我前天告诉班农:你看了视频了吗?看了。我说这意味着什么?啊,这个是他们疯狂了!我说你根本不懂,核心的价值是你排在了第一位,连国务卿彭佩奥,哈佛第一名都排在了第二位。哦,原来是这个。我说秘密在这儿呢。班农,骂班农,骂彭佩奥,骂卢比奥,骂川普总统,是不是?然后骂Tom Cotton,所有人都骂,骂彼得·纳瓦罗。

到海外派潜伏,派特务,举红旗,坚决支持党。然后不听话的抓,香港有人写书,抓!香港抓杀的一万人,全是无怀疑的跳海死。然后马上过几天5.10,已经批了,5.10必须是停止香港运动的最后一天。啥意思啊?战友们,你看习主席多有魄力啊,有魄力啊!马上下一周,香港的手足们,战友们,中央已经批示了,要把香港的5.10变成香港运动的最后一天。上街要小心啊,(粤语)光复Hong Kong,光复Hong Kong,不客气,太不客气,手足!

是不是,你看看,这习主席是我们最大的战友,是吧!咱咋能反习主席啊,你看看,谁能干得了这事啊,干不了!然后现在意识到孙力军抓了,傅政华抓了,孟建柱抓了,杨娘娘抓了,王毅这小子也不是好东西,也可能被抓,也得抓。

战友们,林肯纪念堂的讲话,不是美国内部决定的,是共产党的行动决定的。美国军人放毒,欧洲放毒,欧洲的责任,然后经济,然后呢美国人就甭想再好啊,继续死人,继续得冠状病毒。这帮助谁能帮得了?路德能做得到吗?艾丽能做得到吗?博博士能做得到吗?Sara、安红能做得到吗?是不是,你安红的嘴长再好看也做不到啊。不行的,江财神也做不到,对吧。这只有习主席能帮我们做得到,是吧!兄弟姐妹们,别着急,别着急,都会发生。

我再告诉大家,上海股市、深圳股市、香港股市不停,人民币、港币不出现崩盘式的变化,没到3.0!甚至对台湾没动作不到3.0; 以美灭共, 只要川普总统不宣布跟习主席的个人关系拜拜了,不到3.0;只要美国川普总统,美国政府不宣布查封他们资产,不查封他们这些海外的私生子女的资产,不到3.0。就这么简单!

每时每刻阳光明媚都在发生。此时最起码有五波人正在空中飞行,飞到华盛顿。都会在今天下午三点以前达到,还有一拨开车的,还有一波开车的啊。都在进行,咱现在先护住钱包,搞好咱们的G币,保证好咱们团结的实力——没有组织的平台,好日子刚刚开始。

还有我给好多战友说,特别是真正一些六四的英雄,我一听我的眼泪就下来了。都是六四当年上去的,一给我说话,我就听的出来。一张口我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文贵,六四我们上街。”一句话,那个嗓音就能告诉我,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从肛门挤出来的话,是从心里挤出来的。我告诉他,象你们这样的人绝不要说,没有共产党以后回去看一看,不允许的。你们一定要参与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建设,但是我们决不求那一官半职,太low了。但我们决不允许再有一次比共产党更坏的政党,和政治家再绑架中国人民,让中国人挣钱要玩命,花钱连玩命都玩不了的这种王八蛋经济。整个社会都是以谣传谣,让中国人完全不辨真相,完全是听谣、信谣、造谣。

必须解决整个中国人没有信仰导致的人道的道德灾难,人畜不分的。然后到整个中国社会完全不敬天、不敬地,导致环境、水、天污染。人与人之间除了谎言、吹牛都是贪婪,你看中国企业家、演员、体育界,大家有生存空间吗?喝酒、大吃、二喝、地沟油;娱乐聚餐,说过了,共产党把你抓了;说一句真话出事了;天天抱着微信在那块传谣、胡说八道;出国受边控;每个中国人回到中国的机场的时候,咱好多战友说“一回机场就哆嗦”,就怕被抓了、被收了。多可怜呀,你整个国家是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的这种流氓场面该结束啦,别人活的连个起码的道德底线都没有,这必须结束。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做好了准备了吗——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中,就到这吧。喜马拉雅农场必将在全世界存在。我再告诉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们,懂工程的、电脑工程的、码农的、UI设计的、网上商店、网上商务的、端到端加密语音的,所有的战友们,请和Sara、木兰和直接和我联系,欢迎你们加入。

而且我进一步告诉大家的,咱们这平台不会是任何一个人的,必须去中心化,是爆料革命战友的。G币就是我们所有的爆料革命战友的,未来喜马拉雅给你提供的经济、现金、财富、生产价值最安全的港湾,我们称为雅典娜计划。对应的共产党叫潘多拉的盒子,我们在外面成立雅典娜的计划、雅典娜的盒子和平台。这就是我们G币。

现在美国和欧洲发生的事还不足够,还不足够。共产党可别小看了它。行吧。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香港、台湾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香港的手足们,要注意安全,活着才是最关键的!共产党要把5月10号成为香港运动的最后一天,一定要小心呀。哎呀,这粤语怎么说,要小心呀(粤语)。

我看看多少人在线,8200人在线,才这样,是吧,太少了吧。我知道这不是真的,我相信得在2万左右的VPN,大概最起码20万人在线吧,我相信啊。14.5kVPN,好ok,15人到25万人之间吧。

请大家关注马上公布的预购G币的所有的通知和通告。好吧,兄弟姐们们,一切都已经开始。关注香港5月10号。5月10 号是文贵的生日,我希望兄弟姐们们不要给我发信息、祝我生日快乐,千万不要。咱们心在一起,因为你们发一次,我要点开一次,我要给你们回复。

战友们,我现在再次请求大家,不要问候我、不要说感谢,不要说聊天,5月26号以后,咱们再有事再聊。这个联系渠道已经有了,有话咱们留到5月26号以后再说。现在每天有几千个战友加进来,这个很多人都没有机会,把这个沟通的机会给所有的战友。

为什么我有些人一定要一对一?我要承担责任,我要对我的语音跟你说话,我要让你可记载、永远记住,我要对你表达感激。这是拿命赌的信任,我必须对你绝对的尊敬。请大家记住,这就是文贵,这就是爆料革命。富有、体面和安全的生活,不是共产党的专利。我们每个人必须拥有。

第二,所有我们的事情都以法治基金捐款为准,千万有人别造假啊,你要给我发了假的法治基金的票据,后果自负。这个美国的法律你知道的,那个法律很严重很严重,相当严重,包括那些欺民贼呀想混进来,混进来的代价那是他付不起的,这在美国欺诈罪一旦成立,我给你一个假票据,说我给你捐过款,结果不是我的。那你放心,一告一个赢,一告一个赢,终生将付不起的代价。

好吧,谢谢兄弟姐妹们,一切都已经开始!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