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郭先生GTV直播: G-news媒体和爆料革命

0
702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啥子情况?我要给你们酷一下啊!酷一下啊!旁边有孩子的别看,别吓着了。呵呵!这么多人,我的天太快了。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今天是开一天会,很兴奋、很兴奋、相当的兴奋。

这谁让我要加你的,黑糖馒头小龙包,哎呀!这是、这是七哥做的生意呀!黑土2020,哎呀!必须加。饺子,加。阿提斯山,加。金吉鸟,七哥,加。哎!已经加上你了,金吉鸟啊!还加啥呀!福州蚂蚁,加。要正义不要正能量,文彩,加。加上了,哎呀!加的可不孬。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简单说几句。这样有人说啊!给我发信息WhatsApp、WhatsApp,就是我们私下里边沟通的号。有人发信息发不到,我给大家说一下。我已经在实际上在前天已经说了,咱们的WhatsApp,第一批跟我联系的人,将近90%以上说信息发不过来了。但是我们的很多墙内战友还有其他战友都采取了各种手段照样联系上了。这就是我想说的,有人家里有钱,搁着一布袋钱,搁着一箱子钱,说七哥这钱我咋花呀?

战友们,我太爱你们了,但是如果现在你家里搁着一箱子钱,你还花不出去。当初爆料革命让你把钱给存下来了换成美金了。现在钱,你咋动也动不了,那这没办法了。是吧!这是一个。

第二个,咱有大好机会了,结果一个号码,你联络不上了。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那不成问题了吗?是吧!这是这,所以说这是一个。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另外一个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我得想想啊!这法律,用别的词怎么说。对了,咱还是说说这个,我看很多人讨论关于玫瑰园川普讲话。我看到长岛伟哥专门有一段做了个视频,大家下边讲的很高。

我告诉大家,我再说一遍,川普总统的这个响应德国1900亿的讲话是在玫瑰园讲的,是明确的我们要追责的。我告诉大家提出来会多少钱?20万亿、20万亿美元。大家走着看啊!这我是瞎蒙的啊!我刚才又做梦了,躺那做梦了,梦到的,梦到的20万亿美元。我给某几个朋友说过,你认真看看玫瑰园的讲话,你就会知道,美国在想什么?在干什么?

据我所知,崔天凯这两天日子不好过,好多人过去跟他照过照片的、参加宴会的把照片都撕了。这是国家派出去的国家代表啊!跟他以拍照片为耻,相当于当年美国人,好多人家里有萨达姆的照片,有卡扎菲的照片,后来就刮刮刮全给剪了。谁家里现在敢挂着萨达姆或是卡扎菲照片呀!包括华尔街多少人挂着王岐山照片?在那块正当门挂着就叫高盛墙,上面看着是吧!现在都摘下来赶快撕掉。现在崔天凯的官方代表照片都扔了、烧了。

玫瑰园讲话就传达了一个最根本的信息,这事我是一定要索赔的。我同意了德国1900亿,那可不是美国跟你要1900亿。我告诉你,我同意,我也支持,我也这么干。据人瞎蒙啊!说这个美国同时跟日本安倍也说过,说安倍首相能不能跟我们一起给中共找说法?安倍不干不干,安倍吓得我不干,我得罪不了习,我也不敢得罪中共。德国就更不用提了,英国现在还不敢,还在那想。这就是世界现状。

没有爆料革命,这悲哀是多少?昨天晚上我们有一个特别重大事件,特别、特别、特别重大事件!参与者其中有路德先生,以后说啊!他不会爆的。在这个事件、重大事件突发事件、突发事件。哎呦!昨天我这嗓子唉!昨天我是真受不了。昨天我被家人要求说,今天你拿俩小时出来,中间俩小时别接电话,别用电话,跟我们吃顿饭。我家真没埋怨过家人,结果昨天我真是一个小时没回话,但中间老去、以上洗手间为名,还看手机回几个电话。但就差了20分钟接电话,结果就发生这么大的事。结果那个事我就中间跟其中一个号称美国人的未来,年轻人,未来的司法部长、未来的FBI、未来国防部长、未来总统,这样级别的人物,他们简称叫美国的未来。其中通电话,他给我说一句把我、把我差点、真的我从那火炉边差点栽下来,那一下子。他问我,他说Miles,你觉得我们要是,这个我们现在每时每刻都在死人,你觉得我们要证明了是共产党放的毒,我们仅仅是要他几千亿,几万亿美元么?我说你想要它什么,他说我们要要共产党的命!大审判?他说那是不可能的!他说,我记得两年前你告诉过我一句话,共产党最怕啥,打掉防火墙,第二,就怕查封它海外的子女资产,他说我们现在就得干,绝不会等到跟它谈数的时候,他说这事这都是小菜了。哇塞!我发现这哥们这两年有长进啊,是吧。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法治基金的重要性。法治基金干啥事,人家是合法的,人家是合法的。我郭文贵现在在这块,你不是什么事,你想干就干的,那法治基金俩主席是美国人啊,是美国人啊。咱不行啊,是不是啊。所以说战友们你们不要搞误会了,那可不是要1900亿,他是官方正式玫瑰园表态,总统表态。听说总统身边的人,恼怒,从头到尾,天天抓头,抓膀子,摔肩,都这样了。这个意义大了,我看到咱们这个直播的战友们有很多认识的很高啊。那不是开玩笑的,兄弟姐妹们,可不是开半点玩笑的。所以,20万亿美元的追责惩罚条款,接近啊,也可能高点,也可能低点,不准确,大概这个数;第二,美国现在已经开始了,新一代联合起来,叫未来美国,开始要查封中共高官领导人的私生子女,包括他们的资产。而且本人建议,一定要美国高院给这几个大公司颁发法院令,必须交代和中共这些年的所有的交易的详细细节,包括通信记录数据,以便查出用私人名义和家人信托持有的,盗取的中国人的财富。他们觉得这个办法不孬,咱得弄。

我今天我在另外回答G币的问题,我今天下午开了三个会,都是关于G币的未来的。我请问大家一句话,我就问你一句话,现在我求求战友们啊,你们真的不要再去买G币了,买的疯狂,不可能有几百倍,几千倍,哪那么傻呀。未来你买什么币,真正的G币,这什么真正的G币?真正的G币就是马上要推出的。就可能不需要到App店上去买去了,现在App店上百分之99.99都给你black掉,你说你去买啥,花钱给人30%,还给你关掉。大家别搞错了,你买的G币现在是1.8亿,今天已经是多少钱了,我下午的时候文我们的明工,已经是40万美元了,前天是82万美元,疯啦!你买这个钱在那隔着,我拿不走,咱这个平台也拿不走,那个1.8亿就在那隔着的,谁也拿不走,那是你的钱,你只是说在这个区域内,给路德打赏啦,给Sara打赏啦,给卡丽熙,小皮匠打赏啦,给哈恩打赏啦。但是钱在那块闷着呢!

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咋把你的这个钱进行流通?你怎么能提现未来,这是个秘密,我现在不能说。哪天我说说绝对吓死你们。这个我保证,我可以承担责任的,我让你们现在听着直播的人,绝对从椅子上跳起来!但是别买了,因为那30花得太冤,咱啥也没干,你买了个G币给了人家30%,咱花钱了,人家还拿屁崩咱,卡还被人家cancel掉,干啥啊。

搂住,搂住,买了就买了,现在大家熟悉了。等到你可以从信用卡直接去买,通过PayPal、Stripe,甚至支票,银行直接支付,你买那个G币,那个时候你要买,那个时候再买。

为什么啊,手续费很低,你买了G币就在那儿搁着。未来你可以在G-Fashion买胸罩,买内裤,你买手套,甚至买车,买飞机你都可以。但是前提是,我告诉大家绝对保证是真的。它跟淘宝网不一样,绝对是真的,而且绝对是最低的,全是出厂价!

你看我这件衣服,前天我穿了个黄夹克,有人说文贵,你穿过三次了。大家你们没明白,又找出另一次在哪儿呢?我黄夹克有几十件,没有穿过那件。你比如说这件,我买一万三千美元,全世界就不超过十件。如果在咱们未来的G-Fashion,你有这个会员卡的时候,你买你就有可能是一半儿的价格。但是取决于你买了卡的级别。

那么这个时候你的钱就管用了 ,你就买这个。这个店在哪?在网上你就可以买,这个全世界的都有店,你到那儿就可以了。那么以这个为例,眼镜。那么现在我们这最起码有一百家以内的眼镜店都想和我们联合。那么全世界的网店都可以买。未来加盟的,什么的,都是要以我们为条件的,保证最高的,最质的,最潮的,最好的东西,战友生活实用品,包括奶粉,包括孩子的尿不湿,包括咱老人吃的保健品,只要是世界最好,我们都会邀请你加入。用不同的东西,不同的折扣。

这个是什么概念?我们的G-Fashion将开始有定义,有定价权。战友们,你有了那个喜马拉雅币也好,金币也好,你有定价权。谁有?告诉我现在人类上有一家有的吗?没有一家能做到。谁能做到?没有人能做到。那就成了一个区域流通到某种行业流通到全球流通。

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出现,我们正在研究法律、法规,肯定是没问题的。大家去看看Facebook出来的Libra。Libra是干啥啊?锚定的还是美元。到世界各国去,就是给了你一个所谓的区块链,啥叫区块链战友们?就是一个过去的银行用支票的付款方式和拿现金付的方式变成了数据性。过去到银行办理的业务,现在能在电脑上,手机上能给你们的付出去,就是一个加密的安全的私密付款方式。这叫区块链,就这么简单。

去中心化就是去掉银行,去掉那些中间商,我们就是其中最核心的。Facebook没有锚定金本位,它也没有这个能力,它也没有这个想法。你看它的白皮书第二次修改稿,我又看了一遍啊。它没有任何情怀,没有任何,只是给你,说白了,躲避美国监管,美元监管系统,或者中共监管系统,不就是储蓄功能吗?就是一个简单支付逃避功能吗?这个事咱们不在乎,咱在乎的是金本位。当然了,要有区块链。我们在四个月以内一定会区块链,就是支付。我们现在大概不出过一个月,一定会在网络版上推出支票、PayPal、Stripe,网络支付。

当然了,在某些国家甚至我们可以开辟分店儿,我们有可靠的战友接受现金,这是合法的呀。你拎一包子,你拎十包子现金我都可以接收,对吧。我们接受现金,什么当地货币我们都接受,按当日价去算。所以咱们真正金融系统绝对是区块链躲避共产党的追踪和打击,信息绝对保密。

然后是世界上唯一的主权国家上的金本位。这是计划,这是计划,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一切以最后事实结果为准。我们这个到了电脑版的时候,咱们就没那么多的费用了,现在你给人家一批批的30%干啥呀,是吧?

我们未来一定会做金币,从1美分、1美元、2美元、5美元、50美元、100美元、200美元、500美元,一个真金的金币,真金的,最后我们到达10000美元一个,10000美元一个金币,实物,说我今天我买了,我现在我啥不也想买,我把金币拿走,你拿走,你就立马贴现,但是对不起你得付费用,也得赚钱,就这么简单。既有货币备书,你也可以说我不要金币,我想换成美元,可以换美元去,因为咱们都是拿美元现金在这里做备付, Libra它没有。

更重要的是我们未来形成的G-Fashion,G-News,未来的视频打赏,发社交信息打赏,是吧。直播打赏,说白了你生活中,我今天我问了其中一个我们非常棒的团队,你要钱你干啥?现在告诉我你有钱你干啥战友们?你有钱你干什么呀?买房子、买飞机、买汽车、买衣服、买食品、孩子交学费,你说看病。你告诉我不就这几个事吗?吃喝拉撒睡吗,对吧?那得有多容易呀,太容易做到了。不过是把咱们的G币延伸到人家可相信的信用支付系统,那就是跟加入俱乐部一样。但是我们绝不会挑战任何国家主权,绝不会挑战任何主权国家货币,所以说G币它是这个价值。

另外我有很多计划,现在不能说,很多计划不能说。就像咱们这个平台,从0到上来七天,然后第7天开始那个,大家都知道咱不说,提前结束完成了。现在再跟我联系都是多余的,就是照顾法治基金战友的。所以没有法治基金捐款的一概不理,这个法治基金捐款的意义有多大?战友想想,就是你不知道有G币还有这个平台之前你就相信了爆料革命,你就与全家的生命危险和你个人的生命危险和安全你支持了法治基金,支持法治基金是支持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你冒着生命危险,这咱为啥牛的。我可以告诉大家,在那个事发生前,我成天喊千万留住那个票票,留住那个票票。我告诉你这都在我们的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喜马拉雅目标的一切文贵几十年的准备计划之中,现在留着知道值钱了吧。

战友们,我再告诉大家留住G币,不要乱花,我再次说留住。可以打赏,不打赏没啥意思,互相打赏。再一个你打赏人家不一定给你回来。人家现在江财神是整个这个平台第一,我们第一他第二,第一第二差距比较大,老江还要努力。那你打赏了你看人家视频了你享受了你得到知识了,你就得给人家打赏这些钱,这再正常不过的吗?

是吧战友们,所以说,咱们这个平台,你像那G-News,未来写文章,很快我们就会开始G-News可以打赏,一定也会让金币过去。你有本事你写文章,我就给你打赏。今天晚上咱们发文的就改变了,网络版就有了,我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我看一看,上了没有。哈哈,把这个打开我让你们搂一眼G-Fashion,你看咱这个G-Fashion啊,大家看一看,你看看咱这概念,太牛了!以后你一到G-fashion页面啊,你想要啥全在这呢,全在这呐,这是一个样板啊。G-News一样,G-News马上手机版出来以后,你看完了我写的一篇文章,下面啪给你一打赏,咱们今天晚上上的咱们网络版的,电脑版的,啪一下你发一个什么视频,就可以点赞了,点赞了。但是记住今天先上的是那个电脑版,点赞还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说战友们,咱们的喜马拉雅,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第三力量,那早着呢。你们告诉我,世界上有一种货币可以让你今天放心它有升值空间,或者说有期望的升值空间,有吗?找一个出来。你不被贬值已经不错了,甭想升值,能找一个?说白了就是国家主权下的大家洗钱的方式,或者印钱的方式,没有一种货币是,只有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中国老百姓钱放哪安全?我绝不相信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说你回去以后钱就安全了,那货币就稳定了,我绝不相信!只有一个全世界流通,让中国老百姓觉得放在那安全的货币,而且是国际化的才可能,这就是我们G币的目标。而且我们绝不搞纸张的,不搞纸张的。

除了区块链数据,今天你高兴,我从我儿子那转到我闺女那,我一会我从我闺女那转到我孙子那,从我孙子那转到我爷爷那,你爱转往哪转哪,随便转。但是你说我不想转了,我想把金币拿回来我放我家,最大的一个一万美元甚至十万美元一个金币。到哪去都是值。为什么?我们这个十万金币你可以再去兑换回美金,那是兑换方式。

你想想那啥感觉?一见面一握手,啊……你好啊面具先生!一握手我噻手里10万金币,啥也没发生啊,搁兜里了。这共产党最希望了。早在脑子里面呐。早就在脑子里面呐。多着呢!

我今天我现在我要把我这个金币计划我要说两个大家今天就是晕我跟你说,而且谁也挡不住。前天晚上某个最牛的区块链货币的,我不能说他名字,这都有保密协议的。这一开会像昨天我一天开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今天的会议是保密的,你永远不能说,那就不能说,这就是美国的法律,太牛的。很多,比如说我给某些人发了个合同,很多人问:我要不要这个我给你签字,你得给我签字。不了,不用,这是美国的法律。你发了你说了你就是法律,就成了法律责任,你和我签了,咱俩就已经成为合同,就是这么简单。就像这个说这个货币的哥们说:老郭你可以买我们,我们可以买你,你看看我这么大的企业跟你合作,我说对不起你有多大你告诉我,你有多大?他说出了数字。我说你有一个14亿人未来期望的空间吗?你有一个14亿人希望灭掉的政权共产党后他可信任的平台吗?我说G币和我这个平台,说句难听话我们现在是刚刚诞生,我们在成长。我说你已经是完全是,你是老脸横秋,你跟我不一样你没有任何空间,你已经109岁了,我们才刚刚诞生才俩星期,谁买谁呀?我买你干啥啊?你能干的事我都能干,我能干的事你能干吗?

你傻乎乎了你搞了一辈子金融你糊涂啥呀,那王岐山都崇拜你。我问:你干的事我有啥干不了,写个区块链,三个月,最多四个月,再给你六个月。写啥区块链写不出来啊,不就加密嘛电脑写嘛。我说还有你原来搞的那个比特币,我说你搞那个比特币告诉我,我说现在比特币还有那个什么这币那币的,百分之一百纯粹是骗子!大神经病小神经病加一起的骗子。他能流通吗?不能流通,能兑现吗?不能兑现,老百姓能摸得着吗?摸不着,能去买东西吗?不能买东西。那凭啥是货币啊?我说我现在都搞不懂你为啥叫货币!

某个上海的大佬竟然是见了某些官员来个比特币,我给你送十个比特币,你拿这个去弄去。而且是被送的人很兴奋,我说你这比特币能干啥你告诉我?能到半岛酒店楼下给我买个车吗?那是上海啊。还有那个半岛酒店上面有个餐厅,西餐厅,在那吃饭,我说你能把这一桌子钱给付了吗?这一百多万的晚餐给付了吗?付不了。那要他干啥呀,不是就给你做梦用的吗?梦醒了啊,不是黄粱一梦,那是精神病一梦。想把区块链去中心化,不就是去银行化吗,不就是去政府监管化吗?对不对?

我们要的是合法的可相信的,可兑换的,有锚定的,传统加现代加密的去中心化的货币。我说我买你干啥啊。我做的你能做到,我说我们有14亿中国人的未来和期望值!你有啥我告诉你,就你那个发发视频,照照照片,然后现在香港运动还不让用。就像今天我站在这说话一样,三年前咱被美国之音给封杀出来这么大一个事出来,没有压迫哪有咱今天站在这说话,在咱自己家说,自己家客厅。中国人14亿人的压迫出来能挤压出啥,你告诉我,能挤压出啥?现在在加拿大的、在澳大利亚的、在新西兰的、在日本的、在新加坡的、在世界在美国的任何的战友在听视频的看视频的,你的恐惧你的不安全感你的愤怒那都是金币的价值,因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我们喜马拉雅。我说这个机构你能有吗?我看到一堆人买Bitcoin,我就问他,我说你告诉我它能干啥,而且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分钟它能涨多少,一个货币能哐叽干一万多,能到七千多、五千多,这不叫货币,这叫骗局!未来的人类历史上会有两个词,庞氏骗局、比特币骗局。就这么简单。

我现在是不方便给大家看,我要方便给大家看我们这几天银行收到的钱,90%以上全是海外的。共产党屏蔽掉了我们所有的钱,但是没有挡住我们任何有能力有智慧聪明的中国同胞。说明什么?爆料革命这几年救太多人了,太多人把钱给转出来了,但是这个钱聚集到哪去了?在不同的银行。最近战友们最感受,你的钱你付钱的时候,比挣钱都难!全人类到了什么时代,花钱比挣钱都难!所谓反洗钱就这一个理由让你花钱能把你祖宗八辈儿坟给刨出来,你说哪有这道理啊!

解决今天货币超发,纸币没有锚定,人们花钱比挣钱都难,只有一个,锚定真正的金本位还有必须是所有人的最高信用度。信用货币和加密安全的货币和锚定货币连在一起。不就这么点事嘛,整得神神叨叨的,用一堆词解释干嘛呀!

我们过去14天创造的这个历史,两周!全人类现在没有一家干的事我们干了;全人类上没有一个公司做到的事情我们做到了;全世界没有一个传奇续写买G币这样的我们做到了;全世界没有想到的这么大的网络公司没有做到的咱做到了!你说我们骄傲不骄傲,那相当的骄傲!

这就是我再告诉大家G币给你无限的希望,也给你真正让你能摸的着看的到的安全,和给你方便。还有什么样的企业能跟我们现在这样,G-News、G-Fashion,是吧,未来能有这么高的期望值和空间,没有!全世界的货币,还有这些淘宝网,它卖假的咱卖真的它就死了嘛,它是某个区域性的流通性,我们是全世界的流通性,那就大了嘛,赢了嘛!一个两周的孩子和100岁的孩子,他俩未来的升值空间、可信度你觉得谁强?谁行?

我最近收到好多战友给我发的这个非常简单扼要的方案都让我惊啊!天才啊,真是太多天才了,太有钱了,太有素质了!我们新加坡的战友发了一个关于教育,说文贵我们未来要做这个教育,我听两遍,聪明!另外一个人告诉我说,我们现在要把建筑、雕塑,真正的艺术在我们这怎么做,哎哟!所有过去这些拍卖行,你看看苏富比、佳士得,哎呀我的妈呀,20%的佣金,拍拍拍,哎你的!哎你的!真假我不负责!我被他们坑惨了,你们没有看过,我过去1.5亿啊买完,苏富比,结果我刚到文华东方酒店人家来了,郭先生你买那个玉印,刚才买,我都忘了是9000万还是1个亿。他说你真是糊涂,那是从我们家出去的,我们就是几千块卖出去的,我告诉你它有个什么痕迹。我一听傻了,我说不买了,结果苏富比告我。苏富比那个总裁叫什么康啊?那个香港家伙,还是我一个公司创始人给我介绍的,哎哟…把我也告上去了。所有的报纸说郭文贵是个骗子,不给付钱。我就要一条,我说你跟我说这是真是假?他说我不负责真假,我从那天起我说,你记住我有一天我一定要颠覆你们。我昨天不知道选啥呢,你就给我说,哎,Miles你来吧,我们的拍卖会你来吧,我说好啊,要干什么?他说你拿张支票,我说好,我账上拿一、两个亿的可不可以?他说可以,就拿了张支票就进去了,然后拍卖。Miles这个便宜这个好,我说买吧,举牌…买了,完全是糊里糊涂的,当然咱应该负责任,但我是坚决不吃哑巴亏的人啊,对不对?这个哑巴亏我吃不了。1.5亿几十分钟没了,还负责真假。

我们战友提出来说,我们要在咱们这个平台上卖东西,三年或两年如果假的可以随时换,我要负法律责任,欢迎鉴定。只要咱这个平台认证完的,就像美国一样,你买了啥都可以退,这美国多伟大,这美国信用多伟大。然后说我怎么保证验证真假,把我给惊住了,这都是什么人才啊,这哪是天才,是宇宙之才啊!就被共产党撵到国外来了,现在像老鼠一样的活着。共产党这个王八蛋做了多少孽呀!这个民族被它毁了,把钱敛向国外,把人才撵向国外,把好人撵向国外,把坏人留在中南海,然后把全国人民变成傻子。所以说没有互联网…咱这个价值有多大?

我说前天晚上跟我通电话那个社交媒体界大佬,我说我问你一句话你也参与了,无限WIFI会不会诞生?他说一定会诞生,今年会不会?他说差不多完成百分之四十到五十。我说如果这个天空WIFI连成完以后,共产党能不能干掉?他说干不掉。我说那你想一想中国有多少人上网?他说中国人最起码有三亿、四亿人可以随便上网。我说那好,三亿、四亿人都上我这儿来看我G-News,看我平台你说我值多少钱?他说是。

我说你现在多少人?你现在能撑多少天?你告诉我,就凭你们打压香港跟共产党为伍,这几亿人绝不会上你那儿去,都得上我这儿来,你说这值多少钱?按照现在市场,我从0突然到三个亿到四个亿,你告诉我值多少钱?战友们你说吧。我说很简单,这账用我算吗?就刚才战友宇宙之才的那种智慧,要都聚集这儿了,被共产党打压的都聚集这儿了,那个爆发是什么?我说只给我三年时间,我将打造这个万亿帝国,那就是未来。你想想它要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们坚决不叫Chinese,Chinese太难听了,一摸就脆,好看不管用,一点不结实,还不能永恒。我们必须来一个永恒的名字。

所以这是咱们这两周干的事。大家想想我们改变了多少规则,只有打破旧的,你才能诞生新的,只有新的诞生才有价值。我听说都希望以新破旧,我从来没有希望说我要以老代新,我从未听说过。大家知道最近这几天还有让我更惊讶的来自于海南海航的人,很多人给我那个。七哥我必须告诉你我是海南HNA的,吓我一大跳,我说你要参与我们?我也给法治基金捐款了,就因为听你爆料革命,我们陈峰这小子,我们原来把他当神啊,从没怀疑过,王健他就是二神啊,结果从海航开始我们无数次内部会议打击你,最后我们发现你是真的,我们全都是没上陈峰的当,没给他集资,提前跑了。所以七哥,我们给法治基金捐款,所以这回我们得什么…

战友们,你们想想我啥感觉?三年前咱第一个谈,一谈王岐山、HNA,还“咔叽”给断了。结果现在HNA的陈峰、王健的手下拿着大把的银子要找咱,而且支持咱三年了,默默无闻。这是什么力量?等五月二十六号以后我再说这个细节,感触太深了。这叫正义的力量,这就叫轮回,这就叫因果。谁能想到三年后,王健先生升天以后,唤醒了那么多中国企业家,现在结果是支持咱来了。谁能想到陈峰当年的牛叉叉:“1000%郭文贵是谎言”,结果把自己给玩没了,现在成啥了?债给人民钱去外国,他有未来吗?陈峰敢在大街上散步走吗?这种信用这种力量是用几个金币能满足的吗?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为啥我们这次真弄大了。

谁要拜我为师?我得看看,炫鸟,我加你了,但我求求你把这个词收回去。

凡是动不动就拜这个为师那个为师的,战友们,这都是大问题,所有的师都在你心里,你都有。上天将我们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那个瓶子里水是一样的。关键是周围的环境和你积的善缘是否能把你这东西给启动起来。每个人都是佛。这个佛教里面我讲的是对的,一念之差就是佛魔之别,心生一善念立你地成佛。文贵不配给任何人当师,凡事那头一仰着,什么大V、大咖,人家一低头一客气,他立马觉得我是老师了,这都是loser 、傻叉,谁给谁当师?只有专业的老师,那才是我们人间最重要的,我不配给任何人当老师。

谁给我打G币的,我跟谁急,因为我知道你会后悔的,说漏了。

我今天感慨呀,昨天到现在。战友们我每天多少视频会议,“哒哒哒”讲,但我感到生活的无限美好。我家人这么多年没埋怨过我,昨天我太太真的埋怨我了。当着女儿面:你妈呢?结果我妻子就在旁边站着,问我太太:“Snow呢?”,Snow就在脚底下。我太太说你现在这脑子,最近眼里完全没有我们,每次吃饭得喊你十次才来吃饭,她说我们就求你一件事,第一,你眼里没有我们没事,你得吃饭;另外一个就是她说这手机时间太长,辐射问题。这是好心,我是没办法是不是,没埋怨过我,最近这几天有点埋怨。

所以我现在逃窜避难到船上,没地方去,来船上。船长说:郭先生我们在这等几天了,你来不来?唉呀,我说去吧。然后今天正好约两三个朋友就在对面的岛上见个面。因为什么?确实太兴奋,每天都跟高人过手,咱们战友中的高人太多了,太多了。

战友们我再说一遍:每个战友加入到爆料革命、加入到喜马拉雅中你最大的获得和财富就是让你躲开了共产党的所有的这一场猎杀,更重要的事情,你给你们的孩子留下了一个绝对的空间和未来,你最大的获得就是你将有上亿万的战友。你想想未来,就像头两天有个战友到银行办手续,旁边一个人过来说:我帮你,我也是战友,我看你是不是干那个的。唉是,战友一下给他办完了。多少这样的故事。你觉得这样的战友会越来越少呢?还是越来越多?,你想一想,有农场的,有餐厅的,有酒店的,有旅行社的,有多少全世界战友。

我今天在车上给保镖说,我说你想想,我说要这样下去过个一两年,我郭文贵驾个小飞机,飞到世界任何地方,到哪去是跟战友们要喝酒,一人一杯我得喝多少酒?你想想,你想想。这回咱仅限于法治基金捐款者。未来我们要有很多战友连在一起,我们要有一个认证,金币,比如说金币。7号金币就是我见面的暗号,这里面有区块链给你设定的密码,大家搁到兜里,7号搁到这,这太容易了。就像现在三维码一样,咱们不说二维码,咱们说三维码,还有像WiFi一样,走着旁边”战友”,比微信扫一扫强多了,”战友”——而且是授最高的认证过的战友。车都不用打车,上车走;到哪吃饭,战友,坐这坐这战友聚一起去了。你每时每刻你都不知道下一秒钟发生多么让你惊奇的事情,而且都是好事。

我发现好几个战友都到一定年龄了,到现在还都是丁克不结婚的,我希望以后战友,咱们都不用花钱,直接一见,挺好看,条件挺好,结婚了,那是完全可以的,也是可能的,这个力量有多大呀。另外我是真是发现咱们战友当中高比例高比例也是跟现在社会完全不相称:家庭和睦、孝敬老人。这些人在一起分享家庭孩子和未来这是什么力量啊?

共产党开一次常委会,开一次两会弄的整个北京城、全国人民尘土飞扬,它发生啥了?一帮骗子。但是我们大家要在哪开个会,大家分享企业经验,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然后大家共同的大家用认证好的7号金币一碰,完全不用怀疑对方。而且我们把大家需要的信息都有:信用、大概什么情况、特长大家都愿意有了,你分享别人的,你也得到别人的,那是什么概念。共产党更可怕的,就是让全中国人民没有,只有监督制度,没有认证制度,我们将有最可信的认证制度,这就是我们这个平台牛的地方。

谁送金币拉黑谁。所以说这个金币和战友的价值,现在战友千万别胡蒙。你想想当时鸡腿潘那个小畜生,骗了一堆郭战装,然后骗了几个鸡腿钱,骗了几个手机,弄了几万块钱,一生毁了。庄烈宏那个小烂仔就更别提了,他是全世界最可怜的,在未来事情上,他走哪去,都被人家,呸!因小失大呀。现在咱战友之间一定要互相尊重,战友就是我们的家,战友就是我们最大的资源,就是我们的未来。我真发现我们的战友互相太像了,彼此太像了,有共同的世界观,共同的人生观,有共同的信仰,还有共同的大家都有的都是高教育,除了文贵之外哈。

行了,战友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一起为全世界人民,中国人民,香港、台湾、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

千万别忘了香港,千万别忘了香港。香港在流血,香港在为我们奋斗。我看到有一个香港小哥在咱们这个平台上直播,说希望战友们都输入繁体字,不要用简体字。这孩子很可爱,我给他送了个飞机,送了个船,送了个劳斯莱斯。但是孩子你这个要求太单纯了,怎么可能呢。我现在你要我写繁体字我都写不了,我跟你写什么繁体字?我又不会打字,我只会写字,你知道吗,我咋跟你写?这不现实。你让全中国人,被共产党虐了70年了,把字改过来……我们也不喜欢简体字,但能改过来吗?这孩子太天真了。不可能啊。这就叫做理想化,不现实。在任何一个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大的信仰和大的事情面前,你一定要学到,现实,现实,非常实际,可操作,可实行。这就是班农先生每天跟我开会他说的,Miles,actual,actual。我跟他见面就跟他说,你是一位政治家,我是生意人出来的,我们在乎的是结果,没赚到钱就是输家,赚到钱了就是赢家。当然法律、道德是另外一回事儿,必须遵守的,否则叫偷钱、骗钱,我们是合法地转钱。更重要的是actual,actual,都要结果,不现实的东西你想它干什么?就像我们现在站在这说话,平台就是我们的,多不现实都不可能啊,没爆料革命,有平台的人多了去了,太多了,能做到这个吗?不可能。太多人搞这货币那货币,有这样的奇迹吗?不可能。你现在不可能说呼吁大家来搞繁体字,不可能的事。我到台湾去,我羡慕台湾的繁体字,太漂亮了。我也不喜欢简体字,但你说让我们改成繁体字,那是不可能的。

好吧,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就这样了,说得够多了,我还有会呢,不容易呀!

战友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