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郭先生直播: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0
271

哎?这不上来人了吗?你不来人了吗?你们说没人这不已经400人了吗?干吗啊?哎呦我都在这快差点脱裤子了好不好,拜托。Masha你一给我发信息就好几条,我没时间听完都,Masha给七哥像写情书一样七哥,麻辣火锅、风和自由、空椅子、七雄、不要给七哥送金币,你们傻呀?金币自己留着,给七哥送啥?哪有傻子给七哥送金币的?你们自己留着,你们不知道这个值多少钱?我过去给很多人说留着法制基金捐款的票据,都当我放屁,现在知道重要了吧,啊?多重要,战神传奇?多重要?留着金币我再说!来风、来自玉米地、老中医送了金币,留着!我们正在让我们的大师开发,怎么让我在直播中给你们送金币,就是你们给我打,我怎么打回去。

我们的007战友,超级美女啊,哎呦一说话,现在是叫超木兰,一说话“七哥”,哎呦!呃!受不了!但是每次都希望听到,为啥,知道吗?这声音太嗲了。她提出了一个建议,这个好。咱这有个好处知道吗?谁让我关注你的,我这一点击我在任何时候都能关注,知道吗?文晶晶,我得把文晶晶,文晶晶我加上了,文晶晶我加你了关注,在这就能关注哎,厉害,哎?这咋点不上去啊?文晶晶我要给你点上,文晶晶文晶晶,你才20个关注文晶晶你太惨了啊,文韬武略、星空太子、手扶拖拉机、我把手扶拖拉机,已关注,已关注,文晶晶我关注了,谁说没声音啊?谁说的?有声音。文一你别傻了,你给七哥打什么金币,哪有给富豪打金币的呀?你自己留着行不行?你就那俩金币你留着吧。

我昨天又买了100万,100万打完了又买了100万。刚刚给我们文虎兄农场又打了一车,一个飞机1万6金币,一个游艇1万好像是。昨天我们的这个民工程师,民工:郭先生我又给你买了1万美元。我这一天100万,你说这了得了吗?都跑到面具先生那去了,这小子就会装嗲“七叔!谢谢你了郭叔!”哎呀,我这手就软了,咣叽咣叽的打金币。文雨,刚才你们进不来,咱们G-TV被黑了进不来,我这是乱聊,试试呢,给人家当白老鼠呢,看你们能不能进来。天鹅现在进来了,估计我们的大师,AI大师睡醒了,把电脑打开了,呵呵,我估计AI大师刚才睡觉。文明91,你看你傻呀91你啊?你说你又没个钱,你老给我打什么金币呀?文明91要是有钱,那不知道咋打呢?一下敢给我打100万。

我这一天就100万,最起码100万就砸出去了,100万金币,真能砸破产呐,不是假的呀!哇噻,真能砸破产!人间四月、秘密、正义、大山、小小蚂蚁,关注关注加关注,美国队长。唉,我发现这点不上哎,哎民工哎?我这点不上,你看人家面具先生被踢出去,你看看已关注,你看看,哇噻!面具先生已经1.8万粉丝了?哇噻!这是什么情况?这年头只兴帅哥美女,不兴老百姓过日子这个啊?啊?谁给我打金币我真把你踢出去啊,真给你们急啊!你们给我打金币我有犯罪感知道不知道?长岛伟哥,长岛伟哥你可千万别给我打啊,我们长岛伟哥节目现在火,这个我们山东老家的,不是,我们老家旁边那个茌平,一个战友发信息,他爹是当地的一个官员,给我发信息说:我觉得长岛伟哥讲的特别细腻,细水流云,让我搞清楚好多事儿。哇噻,爱上我们长岛伟哥了。

所以说,你说这了得了吗?文曲小妹,“郭叔念我念我”,把你加上,文曲小妹,已关注你了啊文曲小妹。TB这个没关注哎,没关注。哎,我们大师啊,民哥,我这点了不能加,头两天还能加,你说这多不好啊。我这直播的时候能加上多好啊。大家看我这心情现在是好不好?你们现在觉得我心情好不好?战友们你们说实话。Masha Masha,Masha那天夸我“七哥你真厉害!”很多人不知道这个Masha Masha,七哥那是懵的,因为七哥那时候老去俄罗斯,老跟俄罗斯妹子打交道。刘妞妞、政清、小P安、小P安!这啥名这是?小李飞刀、小未来、小未来“郭先生你好”,7月8号送了金币,7月8号求求你了行不行?咱别给我打金币,还有这个酷比,咱别给七哥,你说你老给我打啥金币呀?你这傻呀?我发现咱这战友有时候真缺心眼子!

咱兴傍大款啊,你看Masha老给我打,你有钱是不是?你别打一个,你打两个飞机,啊!哎呀Snow,讲讲金正恩,中!我一会给大家乱聊乱聊,盘古风云、2020打飞机。我得给大师申请一下,给民哥,以后谁给我打金币一律惩罚,打1个罚100个。贯军的亲爹来了,蔼娜、自由之光已点燃、水萍。

战友老给我打电话,不要老给我打电话好不好?不能给我打电话,我不能接电话。红太狼,我的这几个手机某些部门说,Miles你想不被黑客吗?想!不允许接电话!我说中中中。艺文、文熙、灯大爷双退、郭叔好、玉米地、SPT、我光在这念战友名了啊,我现在在这块试呢啊,乱试,乱试。

我现在,你想想啊,战友们咱们心照不宣啊,我现在还有6000个信息要等着回,我这手指头你看现在都成啥了?你看啊。我给你们讲过手指头的故事啊。这个……1998年,哎不不不,第一次是1993年,当时我成立了个北京叫永高电影公司和利高广告电影公司。当时的这两家公司,当时一半的星,都跟我们打过交道,一半的星。我那时候常包啊,在国贸酒店楼上常包,就跟王岐山老去那一样,1808一样。我在楼上我是20楼,20楼是商务套房。当时啊比我大7、8岁的一个明星,那时候是很有名的,我们晚上4、5个人,在那几乎大半层在那吃饭。吃完饭以后坐到窗户台上聊天。这个明星特别严肃地说,老郭让我看看你手。我就伸出手去让她看。跟你面相一看啊,你这个人未来有钱啊!呵!我说是吗?得多有钱啊?她说了不得,老郭你把我包了吧!我说咋包你呀?她说现在流行傍大款,我这人也不害羞,我觉得你这人挺靠谱的,你比我小,但是你可以把我包了,包一辈子,我也不愿意跟那些老什么养的瞎胡混,一个个的傻乎乎的,我绝的挺好。我说咱俩这是谁包谁啊?哪有这样坐窗户台上直接就“把我给包了”,看看手。后来啊,这个姐们跟了谁了?跟了当时最火的,江湖时期的,叫滕文生。但是这个闺女真是挺好的,挺好的!

刚才说到金正恩了,我给你们说说,金正恩我说挺搞笑啊,全世界最穷的国家,最瘦的国家,结果是唯一的一个人是因为胖得病了,真的是搞笑,因为胖得病啊。记得我三年前说过什么?两年前说过什么,啊?还有一个,全世界还有最搞笑的吗?最搞笑的吗?病毒来自于中共国,要全世界,要全世界感谢中共的病毒。全世界最独裁、最没有人性的中共,现在要全世界什么?制度优越性。你说这王八蛋还了得了吗?搞笑不搞笑?全世界最没有言论的自由、最没有互联网自由的地方,天天喊着要“讲真话!要讲真话!”

哎呦!我的娘哎!说着说着大首长来了,可你们千万别看见这个人,吓死你们!

结果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墙内的14亿人民中,要什么“讲真话”。呵呵呵,真搞笑!要负责任的网上发言,还……

你七嫂说 “吃饭啦(悄声)”,跑那边去“吃饭啦(悄声)”,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七嫂,一瞪眼睛,哎哟,那咋弄啊你说,咋弄啊,你说。你跟她,你跟她也瞪?那还了得了吗,是不是?哪还有好日子过吗。那咋办?没有讲法的地方,还没讲理的地方,你咋弄?

啥叫夫妻啊?就是妥协、包容。永远把……这个夫妻之间很奇怪,老想跟对方面前证明自己很牛叉,很聪明。事实上这是最愚蠢的。最好的办法,你就在对方面前,你把对方当孩子;你在对方面前,你也把自己当孩子。永远地就觉得:我傻、我笨、我啥都不懂、我窝囊、我脆弱——一下子就结束了。所有夫妻之间,都是要证明对方:你不行、你不如我、你错的、我正确、你没我强大;你比我还强大,你必须听我的。不就这点事儿吗?行,听你的!你正确,你高大了。

成天你七嫂说我。看我,今天穿这鞋,看看。你看看俺这,你看俺的鞋,看看。是不是?有时候你七嫂就说:嗯?怎么穿这衣裳,哎呀,这衣裳不好看。换换,咱换!是不是?听话,就免于吵架。要不这34年,就我这脾气,那一天不得换一百个媳妇?按着我这性子来,那一天换一百个也不拉倒啊,是不是?吃饭中间都换好几个。是不是?不容易啊,呵呵!

一个人投资一个人的时候——这是我的一个这个绝对的心理和经验——投资一个人的时候,或者跟这个人有合作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不论是美国,什么美国民主自由啊,是不是?不管是哪的,你都要看他跟他媳妇,或跟他家人的相处。如果他这个人跟他媳妇、跟他家人不能相处好,你说他投资未来很稳定、很长远,我很难相信。包括这个女的跟男的,大家你去看看这个企业家,你没有认真研究过,哈佛商学商界评论的这个,这本杂志很好,这都做过调查的。

你像乔布斯这个人,牛吧?乔布斯的船和我的船是一个厂,一个生产线出来的。那个船,造船的人家那个,荷兰那个Fanship,老板叫Tom。他说,这是我们Tom家族几百年历史,就造你两个最牛的船,一个Lady May,一个是他那个船,苹果(创始人)的船。他说我再也不想给这人造船了,他再给我几倍钱我也不想造这船,就没法跟他相处。结果这船还没造完,他一次没坐过,走了。结果这船就成了他老婆的了。他老婆叫Susan,叫Linda好像,叫Linda。他老婆你知道,跟乔布斯搞不到一起去。乔布斯是天才,绝对是创造了苹果。但是与人之间,他真是不行。最后是付出什么代价?你是天才,老天爷就因为你与人太难相处,最后你看他什么也没得到,走人了。这个极端化的性格,这也是不好的。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与人相处啊,包括有人投资,真得看这个人,你真得看。你看马云这个人就明显啊。你看马云在生活中,马云是很和气,非常和气的一个人。但是马云是一个什么样人?马云是一个典型的不自信的人。他一定要证明自己,我够高,我够强大,我够厉害,我的力量比我长相强,我的能力比我身高厉害。但是你知道,马云到最后他就是惨呐。因为你的长相就那样,你身高就那样,你证明不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他很惨的。

还有像那个吴征。你仔细看吴征,照片上的人跟生活中的人,你看吴征这个人,那个眼睛,那个投机取巧性。还有一个,他娶杨澜,她就是要傍,傍大款嘛。女的找个男明星要傍大款,不是爱他的话,这个男的找这么一个人,你看他找的人,他婚姻全都有目的的。到美国,咣叽找一白人,根本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长啥样,先把护照拿了。是吧?然后这个中间找了一批啊,都是比,都比他妈年龄还大的女人,然后呢就是跟人家谈恋爱,追人家。我听有他曾经追过的女人,同居过的女人告诉我说——是一个西班牙女的,比吴征大四十岁——她说吴征。我说那你咋上吴征当了呀?她说,吴征成天到深更半夜一打电话俩小时啊。那个时候电话都是那个座机的。她说:他说年龄不是夫妻的障碍,年龄根本不能代表爱情。吴征最后是,求人家,那花都送得都是,都多得不行了。人家有钱!人家,你知道么?他要继承遗产。最后是,借了,骗人一笔钱,跑了。这就回去以后,就整了个杨澜。

杨澜那时候跟那个,大家都知道,正大的老谢,我也认识。跟老谢呢,跟他哥,哥俩呢,最后他不管你跟哥俩还是跟,还是跟三代,是吧?我吴征我不在乎那个,我杨澜反正那时候有名。

(黑客断播)

(朝鲜)在河边一个叫什么饭店,这两个饭店顶楼全都有叫:对外餐厅。叫什么餐厅我忘了。那个餐厅啊,就是对外国人的,要拿美金买的,超级贵,特别是那个绿豆面。你看旁边所有的喝绿豆面的都是将军啊,都是有钱的人,都是有钱的人。你能看得到这个国家的悲剧。服务员都倍儿瘦,但是就那吃饭的人都很胖。然后最胖的就是那金家。但是千万别忘了,老天爷永远是公平的,是公平的。结果是,金家三代都是因为心脏,肥胖病死的。明白了吗?要不相信轮回,你要不相信这个,不相信上天,没得聊了。那你什么(都)聊不起来,因为这没有天花板了。你尽着说吧,说得跟共产党的似的。那些欺民贼都是手摘月亮口吃太阳的主,是吧?一伸手摘一太阳,一伸手摘俩月亮,一伸手摘一个星星,口吃太阳的主,那你没得聊啦,是吧?你想怎么干怎么干。

就是你要对天有敬畏之心,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这才能,真正咱有得聊,要不然没意思了。你看那北朝鲜,他就完全没有神嘛。是不是?他就想,说白了,混到了啥了,金家几代人?就混了一肚子饭嘛!金家那生活,是咱们现在就在这块儿的战友,都能有的。你真没啥了不起的。他要那加长奔驰,你要它干个屁用啊?还不够累得慌呢。给你你要吗?那加长奔驰,你真觉得那(拉风)?你显摆两次你就嫌烦了。知道么?你说到哪儿去,前呼后拥地,你烦不烦?

孟建柱原来,我给你们讲孟建柱的一个老故事啊。孟建柱有一次,他偷偷地在周五到深圳去,就是那时候在江西,实际上就是会情人去,也会那小情人去。当时在深圳一个小区里边儿,十点多。孟建柱的个儿极小,那个丑陋极为不堪。5、6个人围着他,那时在江西就这个谱,还都别着枪的。孟建柱中间,看不见他,像个倭瓜一样,你只能看到边儿,看不到里边儿那个心儿,因为他太小了,结果就是孟建柱。我就在旁边儿的一个俱乐部的一个靠窗的位置,旁边儿有我们几个人说:这就是那个孟建柱来了。因为那时候我们就已经,已经认识了啊。我就把头扭到那边儿去了。孟建柱从这屋里走过去,走到那个角去,在我对面的角走过来,旁边人围着他,然后另外的几个女孩儿在另外的一个桌子上。孟建柱吃了点儿东西离开,当时我跟那个香港的朋友说,我说:你看看这个人,是江西的书记,未来的中国的瓢把子之一。我说,这个人,从文化大革命,上海农场出来的,攀到了今天。我说,你看看他今(天)玩那小姑娘,那小姑娘多大孩子你看到了么?那仨孩子,最中间最高那个,年龄是最小的。我说跟你打赌,那个孩子年龄绝不超过18岁。结果这个香港的哥们就问这个俱乐部的老板,说那三人你熟不熟。最后那人就说了,他说中间那个是最小的,16岁。16岁的孩子,你看我一下猜对了。为什么,那么稚嫩的孩子,孟建柱那个眼神就告诉我,那三人看的时候,他老盯着中间那个看。

中间那个孩子傻。越是成年人,当别人对你的身体就这种要求的时候,是有那种反应的。这孩子根本就不懂,她还使劲盯着:你看我,我也看你,嗯、嗯、嗯——还在那吊线呢。她都不知道他是鲨鱼呀,要吃你呢。说明这孩子没经验。一看旁边全是魔鬼,旁边还有郭文贵这个老中医。后来啊,后来大家知道,你知道那个女的成了啥人物?后来真成人物了,深圳市警察局干了一个分区的副局长。这就是孟建柱。

孟建柱这个丑陋的人生活中那个不堪、那个难看、那个不才,他就变态。你发现了吗,那个孟建柱,那个马云,你看到了吗?还有你看现在这个烂仔庄烈宏。庄烈宏生活中,你看到生活中庄烈宏,还有鸡腿,他俩加一起,真的是路德一把手就能给他提溜起来。就是完全你没法看的那种,真的没法看。还有那个陈军呀,还有何頻,你真没法看的。就是说不是你大小,是你那个气质。他们气质就是游离、萎靡,完全不堪。但是可惜呀,摄像机面前没高低,基本上摄像机面前看着也都是个人脸。很可怜。

所以人的这个气场真的是很关键,这个气场真的很关键。所以这是我的感受,经历人,吴征、杨澜是吧。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人心态。战友们,有些坏人,他真不是说仅仅是共产党就把你变坏了,你是好的这边,真不全是。他真有些人他这个种就是坏人。

你看老江这号人,老江特别搞笑。我给你讲这老江,前天我一说要账号,他比我,马上电话,啪打过来,然后跟律师谈。真是,马上,我写东西啊,账号全给你了,全给你了。你看他说话时候他那个样,他就是那种咣咣咣的,打抱不平,那种怼上去的那种人。生活中在钱上行动上就是这种人。

你看路德先生这号人,大家想到了没有。你去想想,路德到美东来,他不到美东来,你看路德会多惨。他美西,那早叫那个烂人、那个王八蛋叫什么盲流子,早把路德卖一百回了。路德生活中很单纯的。如果他来了,我不提醒他,他跟曾宏接触。大家没有意识到,路德到美东来,第一个想接触的就是曾宏。这就是路德本人,我可以告诉你。

我见他第一次,我说你绝对不能接触这两俩小子,一个曾宏,一个庄烈宏,其中还有另外仨人。他还蒙叉叉呢,嗯,为什么?曾宏是真正的特务。你想想,曾宏都能绕着弯、绕着弯,绕了路德多长。就这曾宏搬到美东去,路德傻乎乎地竟然是还让自己的女儿和他接触,你说这路德傻到啥程度。想起都生气,你知道吗。

就是你跟庄烈宏在一桌上吃饭的时候,老江、还有路德、Sara,你能感觉到这个庄烈宏那个妒忌、羡慕……身高仰视人家,文化人家说的话他不懂。什么音频呀,扯啥淡呢,音频呀,我们都把音频给废了,还音频呢。就是玩所谓的直播,他讲话,他自己都听不明白,他想让人家听明白。只有人想自杀、浪费生命的人,kill time,才去听他直播呢。

他跟人家没观点、没口才、没长相、没技术,又没信仰。你说面对着Sara大美女,看着——路德、老江就口才,就这长相,路德就这身板,就这脑子,人家这文化,人家这经历;Sara是硕士、博士,旁边还躺着一个美国警察长。你跟人家玩啥呀?

人类,大家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可千万别把啥事都归功于共产党,或者把啥事都怪罪于共产党。不是这样的。人类在基督教里边、天主教里边、犹太教里边、佛教里边、印度教里边,包括穆斯林里边,第一邪恶的力量不是贪婪,是羡慕和妒忌。

现在看着你G-News好、值钱了,某某人:(报战友名字)你们有机会参与G-News,老娘没钱、老子没钱,我参与不了。结果看着咱都是战友,你现在就参与进去了,G-News还给了你什么什么。未来有可能成为G-News的股东,G-News的独立董事未来很有可能是罗斯柴尔德、日本安培呀、甚至普京呀,比如说。那我能受得了吗。啥理由没有,我黑你、我骂你。我没你跑得快,我没你长得高,我没有你长得帅,但是我有一招你没有,我能绊倒你。咔,用这鞋,我能绊倒你。咔,下绊子,对吧。

这个心,无处不在。可不是共产党说人家天天在你脑子里种了一个羡慕、妒忌、恨的这个恶种,这可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信仰,有信仰以后,你就把这个邪恶的魔压到了底,你不把它表现出来。但是这个邪恶的魔是把所有的都能毁了的。你能看见一桌子啊,我见得太多了,特别是明星呀、中央电视台呀、有钱的大款,特别是像我这号的。

文贵的人生经历,那真是,我要跟你们讲讲。你想想战友们,我91年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我多大?我多大呀,20多岁的小伙子,到哪开着一大奔驰,旁边跟着宝马,就这长相,然后后面跟着一个裕达国贸,合伙人——爱马仕、蔻驰、日本的国际高尔夫、英国的几大家族,穿的衣服他们听都没听说过。你想想我走到哪去,你去想想,战友们,你想想吧。

好多那时候没出名的歌星后来都出名了,那些歌星坐一桌子上。我见得最多的就是,那时候有个电话就是有个号码,那是直线电话,很少有大哥大的,后来有大哥大,由分机到大哥大,都给手里,就是都给写条,给我打电话、给我联系。你说那时候也没有email,后来有bb机,写bb机号码,呼我呼我。我太多了。

但是在一个桌子上经常是午饭、晚饭,到五星级饭店吃饭去,那时候长城饭店、国贸、贵宾楼,西边西苑饭店,香格里拉北京,上海波得曼,就那几个酒店嘛,是不是,和平饭店,老饭店,是不是,就吃那几家饭。成天桌子上只要有男男女女,那时候只要你发现、你漂亮、你好看,特别是女的跟女的碰到一起的时候,七哥往那一坐,我是最小的、最有钱的,女的无缘无故之间就有仇恨了,为啥?她啥也说不出来,她就是那种羡慕嫉妒就有仇恨了,甚至是你死我活的仇恨,见太多了。为啥我感谢清丰的22个月,它让我真是再造了郭文贵。这种仇恨你绝对不能碰,你也不能制造这种仇恨。如果郭文贵的成长当中,说这两人互相恨的时候,我从中间起到了不是和解的作用,那老天就会惩罚我的。不管任何情况下,你不要把两个人的无缘无故的羡慕妒忌恨,你让他碰撞一起。任何一个有良知、有佛的人,有神种在心里,种在无处不在的地方,而不能种下这种妄语和恶果、孽缘。这几天我感受太多了。

我原来过去的战友,突然间,哇噻,羡慕妒忌恨:哎呀,我的妈呀!这是骗子啊!这是坏蛋呐!为什么这G-news没我的事啊!——我见太多了,完全习以为常。

共产党是干啥的你知道吗?共产党大家记住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第一句话,毛泽东说的啥战友们你们记得吗?大家你们记得吗?谁记住,记住了吧?中国人民……什么?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对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你知道这为什么“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我告诉你,我在清丰看守所的时候,一个叫什么……他是在汕头,汕头市一个什么学校,后来都没了那个学校,是一个老师被抓起来,这哥们是准要到北京去参与到游行去,在河南安阳被抓了,就送到了清丰看守所。他当时跟我讲的时候特别有用,因为咱成天听从来没想过,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多好啊这话是吧,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他问我……因为在那个号儿里边我是号长,牢头狱霸,睡一大块儿地方,别人很多有人是睡不着觉的,这事想起来挺疯狂的。他说,你让我给你讲政治,我先问你“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话,他为什么这么说?

战友们谁能在这块儿回答的了,他为啥这么说,这个话是谁给他谁出的主意?(战友名字),说得好,中国人民本来就是站起来的,(擀面杖,念战友名字和留言)什么周恩来,还不是周恩来。这句话你去查中国历史去,有个人,(念战友名字和留言),大家你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你们自己去查去啊。这句话的意义可大了去了,就把共产党的本质就跟你说出来了。

我今天比如说我在这儿直播,我直接我喊一嗓子:战友们你们终于可以当人了!哇噻!你突然就发现,我自己不是人啊,哎呦木兰觉得我不是人啊,我是袋鼠是吧!木兰传奇在澳大利亚:我是袋鼠啊!七哥才刚告诉我我是人,原来我是人呐!哎呀我还长俩手,摸摸肚子,我这袋鼠的肚子在哪儿呢,对吗战友?木兰你是人吗,摸摸你自己良心你是人吗?你摸摸,(念战友名字,正大光明,)正大光明你摸摸你自己脸你是人吗?你就该怀疑自己是不是人了。七哥喊了,说你们终于可以当人了,战友们你看看你们这儿,现在几千人、几万人,终于被当人了。你原来不是人你知道吗?你听这话之前。

共产党从这站在天安门那一刻,就告诉了你它的真正的本质。“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你大爷来的,我们从来都那么站着,什么时候蹲着我啊?啥时候蹲着过啊?告诉我!拉仇恨,贬低你的人格,让你失去真相,失去自我,失去对真相的判断,甚至连你自己是不是个人你都不记得了!

这共产党、共产主义它的本质是什么?灭掉上天、灭掉信仰、灭掉自然、灭掉真相、灭掉自我,拉仇恨。

第二句话,大家想了吗?我刚才说你们,战友们你们终于当人了,你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人啊?经过木兰传奇发现,我身上有瞿水台牌胸罩一枚,这个木兰牌三点式一个,然后一摸这儿一摸这儿,不能乱摸啊,就一摸发现,诶,我是人啊!对了,你发现你是人了。你想过吗?有的人是这样找,有人说不对呀,我一直跪着呀!谁让我跪的?谁过去让我跪着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就像我们说你们现在你们终于是人了,就是我现在是人,过去谁把我不当人了?

发现了,Sara没把我当人,路德没把我当人,老江没把我当人,安红没把我当人,郭文贵没把我当人。这就是庄烈宏和鸡腿潘和曾宏,他看到路德直播每一集,路德拉的仇恨,他能把路德给吃了。庄烈宏的眼里边冒火,能冒火,对着路德,对Sara,对老江。为啥老江你来,你文贵先生你对他那么好,从来没让我庄烈宏、鸡腿潘上过你18楼,也没上过你的船,你也没有明确地给我过什么。更重要的,他们还想着法治基金的董事,所以路德、Sara、木兰是过去从法治基金有董事以来,最要遭到消灭的人。那曾宏他们恨死了,他八辈祖宗,他把他祖宗八辈加在一起都跟法治基金连个屁都不是,他还想当法治基金董事呢。包括庄烈宏和鸡腿潘,这种内心的仇恨。

路德傻乎乎地,啊、啊、啊,庄先生,啊哈,Sara,庄烈宏先生。我们一保镖都烦他,你知道庄烈宏在我们喜马拉雅大使馆,没有人正眼看他。我有的时候看他很寒酸,我是经常每天两三次下去,他自己也每天直播,我照顾他吃的喝的。真的我说你这个战友来的可怜,他就是他真的是一个叫什么,就是一个屎壳郎在一个豪华的人间皇家的宴会上,在地上爬,每个人都躲着,看都不看他一眼,你说这什么玩意你说。我尽可能把他当人看。

但是你知道很夸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椅子坏了,明着他承认了一个,不是他没有,承认了。另外两个坏了他不承认,跟我没有关系,我从来没碰过,电视机三个坏了显示屏,他说跟我没关系,丢的摄像机线跟我没关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直到王雁平还有那个我们的保镖,说郭先生我们不想伤害你,但是你看一眼这个。我一看视频,庄烈宏自己坐那吃饭,我也不知道那饭是偷的还是吃别人的,叭!椅子当场就给脆了。是清晰的录像。哎呀当时我头就懵一下,这让我太丢人了,当着这么多美国人的保镖的面,都是FBI、警察、干警察,有人还在那,人家还是打钟点工在这儿,一周干两天,人家还在那儿上着班儿呢,都是官方的FBI警察,人家是这个警员,咋看我们中国人!清晰的录像,就这我还问庄烈宏当面,我说烈宏,这个椅子是不是你干的?我真不知道,郭先生,我绝对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那个一本正经,我一下子心咯噔一下子。如果我郭文贵这一辈子干过一次这事,我活不下去,我觉得这没法睡觉。你瞪眼儿这事儿,你说我这一杯子吧唧掉地上了,我竟然没干!我就在想,这国内的当时审他们那个组的人告诉我说,庄烈宏此人你千万不要用他,郭先生他说他是出卖了战友,他战友的死是他作证出卖的,这是为啥他能马上离开。而且告诉我说,他爸爸在里关着,他在外边吃香的喝辣的,你见他给过他爸爸吗,他爸爸给他要钱他都不给,要个吃饭钱他都不给。哎!我还是想给他机会,我想这可能是,毕竟吧,从乌坎出来。

所以有一次我问庄烈宏,我说庄,你爸现在什么情况啊?他就说他爸啊,什么什么情况,在里面关着呢。然后他就自己在那说,抽着烟在那块说,我爸爸要回来啦,回来以后呢,要盖房子,给我要钱,5万块钱人民币可以,多了没了,不行了。我就看着他侧面,我当时我心里想,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爸在监狱里出来,你在美国,带着你老婆,你过着好日子,天天牛叉叉的,还要拯救全人类。用他今天话说,一年挣几十万美元,你爸没房子要盖个房子,说我就给4万到5万啦,多了没有啦,好像驯狗一样,那口气。

我说这个庄烈宏完了,这个家伙真是个畜生,这是为什么美东的好几个大姐当初都给我发信息说庄烈宏这个小子有多坏。我就这,我能忍着。他对路德,还有曾宏还有Inty那个烂仔那个极端分子Inty,Inty还说老健身。我们很多战友是在法庭见过他的,此人面相极为不堪。哎我个高,你个高是么,你个哪高了你告诉我?你看那个人走道就是这个样子的,坐在那永远是出溜在那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在法庭上也那样,他跟那些欺民贼特别特别像,眼中无神,极为傲慢,没有一点礼貌。

我可以说Inty对新疆人的伤害这次,他的一生中他会慢慢付出代价,爆料革命不再提新疆。我们现在所有在华盛顿,所有的公关,所有的跟新疆人相关的事件,我要求他们全部停。我还要求了班农先生,我说你在战斗室你再提新疆事,如果再提的多,立马战斗室我跟你断绝关系。这就是Inty惹的事。我们不会再提的,因为我们给了新疆人最多的东西,爆料革命,1120,给钱、要钱、设备,成天提他,我们流泪,付出真感情,结果对我们,他要把我们汉人全部给杀绝!

我们这些汉人能躲到外国的,拉家带口的容易么,你竟然想让外国人把整个汉族人全灭了,还拿着枪出来,这什么概念呐?这里边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种族仇恨,拉仇恨、羡慕妒忌恨。这就是共产党当年,中国人民站起来啦,哇塞,你开始怀疑,谁让我过去不站着了?日本人,国民党,地主。事实证明了什么?战友们你们要想到一句话,共产党是全世界很多人都不再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是全人类的国家当中拥有土地最大的一个党,一个国家。

共产党的底气哪来的,胡锦涛同志面对面的我就听他说过,共产党就是卖地也能卖个100年,这是个懦弱的锦涛同志讲出来的。卖地都能卖一百年,这毛泽东到胡锦涛,到现在的习近平王岐山,他就认为这个国家的土地我卖都能卖一百年。你们不要小看了这个事啊,如果任何一个党拥有一个中国一个14亿人民的土地,天上归它管,地上归它管,都是它的,它哪不会自信呐。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首先说你原来是跪着的,谁让你跪着的?日本人,国民党,地主。地主推翻了,地主老婆闺女你随便睡,国民党人你随便杀,文化大革命不都干了么。日本人那是我们的仇人,天天拉仇恨,天天撕鬼子,然后是美帝国主义。你告诉我中国人跟谁好?好的只有金正恩,金氏家族。现在贫穷的国家,因为肥胖,三代人得肥胖症,这样的地方。还有哪里你告诉我,它朋友呢?咱们小时候一听电话,一听中央电视台,一听广播,来自了坦桑尼亚,乌干达是吧,北韩发来的贺电,有一个长得像样的,有一个国家有民主的么?很清楚,所有它发出声音的国家全是人治,全是独裁,全都是不相信神的,不相信上天的,就是它就是神。所有它反对的国家,像美国像西方,都是基督教,天主教徒,有信仰,有上天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家的土地是人民的,国家的空气是人民的。而且是用所有的,不管她信的穆斯林教还是什么,都是什么?要善待别人,家庭团结,与人相处不要有羡慕妒忌恨,不要制造仇恨。只有中国共产党,还有这几个独裁国家,让你忽视家庭,每个人都要像雷锋一样,忘掉自己,忘掉爹娘,忘掉儿女,忘掉老婆,然后忘掉性,都奉献给党,叫你无私的奉献。

这事最简单的分别,有神和没神的,有你自己和没你自己的。

它牺牲的人有一点犹豫么?这是在西方民主的状态环境下,我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昨天老江给我发信息说,我们的未来的G币要还给人民,我说老江你把这话收回去,这是错的,G币不会给中国人民的,没有共产党也不会给中国人民的,你别搞错了。我们不会像共产党一样许诺,推翻了地主,你就可以当地主,你就睡地主的老婆,睡地主的闺女,那比共产党还邪恶。画一个大饼,无法兑现的大饼。我一再的在三年爆料说的话,一个不能兑现的承诺就是欺骗。G币就是G币!

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人民,包括咱们战友,你得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说,有人说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都是爆料革命的,放屁!这个国家本来就是你的,跟爆料革命个屁关系。爆料革命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也是为了你自己,你别你整,我一听说谁多伟大把自己弄得,我就受不了了。你有啥伟大的,我郭文贵干这个爆料革命,别把我整的说,哎呀,摩西呀,然后孙中山呐。你们这样说我就是在侮辱我郭文贵,我真不是,我更不配,如果你们把我那方面把我弄的话,就把我弄成魔了。我就是个正常的人,我跟共产党有家仇,家恨,还有我是人,它是魔,我们俩是人魔不两立,我灭他是正常的。还有,谁是我的同类啊,今天在这看我直播的,还有一直关注爆料革命的,就这几天无数人给我发信息,一家一家人听爆料革命的,卖房子卖地,换美金跑到国外的。我们是人,我们就是同类,因为我是在说着同类的话,正常的话,我没说,战友们你们终于可以当人了,他本来就是人,我就说了个人话。你别把我给神话了,那你是害我呢!你不是对文贵好,你真是害我呢,就像共产党一样。就像那个金币,凭啥给你呀。我们这些战友现在在这块,坚持三年的人,付出最多的,相信爆料革命,凭啥给你呀。老江这话一说,我们这金币都得给未来的新中国,我可给不了,我可不给,你们爱给你们给。就像这傻瓜有人给我打金币一样,你缺心眼啊,你给我打啥金币呀,我给你打正常,你给我打不正常。你干嘛你不留着,

我告诉你,就像我当初说的一样,法治基金的捐款者留好那个票票,留好那个票票,拿我的话当放屁,很多人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找不着了,我又可爱又生气,这咋拿我说话当放屁呀,你这不留着。第二个就是,我就想捐法治基金,我从来没想过拿回什么,也对,你说这让我很矛盾。但是我告诉你,法治基金我从不会看你捐款多少额,几乎不看,这要这条一来,看到人名,第一个,谢了,终生不忘!包括捐款没捐成的发来,我都一样,同样终身不忘。一切是我头顶之人,这是啥概念?我告诉记住战友们,除了羡慕妒忌恨之外,人身上最大的美德就是感恩,

我对俺媳妇,对我的老婆,最大的是感恩。因为她跟我结婚的时候,人家是镇上的人,人家是我们老家镇上的人,我是村里面的人。我们家那个草房子,房子还老漏雨,是我爷爷跟我奶奶结婚时候的老房子。你说我从东北来,我在农村我还没地,如果我真是个农民,我还真不是农民的孩子,我没地,我们是工人户口,我父母是文化大革命被斗的,我们家是属于城市户口,没地。回到老家西曹营,山东省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没地呀,我们是工人。人家庆芝家,人家是城镇户口,人家还有点菜地,人家有收入。我还没工作,那时还没接班,长头发喇叭裤,到处跟人喊,我是流氓,一天打好几架。那时我要当侠客,头上勒着带子,这里还拿着罐子..拔着三大紫罐子勒着带子,天天打架,你说谁爱我这号人?我那时,当时候共产党就是叫什么,叫做流窜犯还有流氓。人家庆芝同志依然一见我一见钟情,就爱上我了,跟我私奔哪。我老家私奔那是多大罪啊,那时全家族人没人搭理你,人家家族是一个姓,跟我私奔,是吧,在炸药包面前跟我私奔,我就永远记住这事了,感恩。我最差的时候我连饭都没的吃,我真是吃百家饭呢,我是朋友家到人家去,到人家住一晚上,有时真的睡地上。不过睡地上也没啥不好的那时,因为我家里面在曹营,我爷爷奶奶结婚的床,就是我和庆芝结婚的床,一个老木头床,上面铺的那个山东老家的麦秸子,麦秸铺上去,然后盖着被子就在那上面。

当然了我挺牛,那时我还买了一个电视机,先是三洋的后来换长虹的,外面架个大天线,老拍一拍才能亮,还有录音机,还有汽车摩托车的,我那了不得啊,是吧?咱感恩,咱没忘那时,人那时水灵灵的姑娘嫁一流氓,是不是?按照我老师说话,郭文贵你要不你就是改变世界,要不你就是被枪毙的主。谁相信我能改变世界啊。再一个我被开封看守所给关起来的,那肯定是枪毙的,是不是,没想着活着回来。所有人都说,连我爹我娘都告诉我老婆说,你走吧,准备好吧,文贵被枪毙以后,你就找人嫁人吧。你说这恩能忘了吗?感恩和羡慕妒忌恨之间最好对比就是感恩!

但是我告诉你如果把感恩当成了给予,恩赐,那就走火入魔了。按照佛家说的,那你就真正的是没有破掉你的执着,你的妄想,那就变成了恶缘了。这就为什么说,老江说我给你金币发给大家.我凭啥发给大家呀?我凭啥发给大家呀?我可不做这承诺。我们所有的郭媒体都必须商业运作,这是美国。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个问题,郭媒体的最核心价值是在美国法律组织架构下保护的。请告诉我中国的有一个真正的所谓现在媒体能给你一个安全感的吗?安全感基于什么战友们?三个条件,第一个这家企业的核心,它是首先要赚钱,你别说任何废话,你是赚钱不是骗钱不是偷钱,不是卖身,你是真正的靠商业行为赚钱的能力,这个企业如果没这个能力就要进垃圾堆,你告诉我中国企业有一家吗?全是共产党勾兑的,卖人命的卖人安全的,不叫赚钱全是骗钱,坏良心钱。这是美国企业和欧洲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本质不同,你赚不赚钱,你不赚钱你上一边呆着去,你不应该叫公司。这点常识大家懂吧?G币就是为大家未来赚钱的,你留着!我们要发行货币的,我们要成为国家主权之外,唯一一个,争取啊这是争取,金本位的货币。咱早就说过,是吧?我们要赚钱,郭媒体、G-News ,大家要搞清楚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有了,这赚钱是给谁呀?谁是股东给谁钱,凭什么不是股东我给他钱?老江很大方,你这搞得跟共产党似的,郭先生咱得把金币给新中国,还给中国人民,我凭啥还给中国人民?我也没偷中国人民钱,我又没欠中国人民钱,我凭啥给他们?他们也别给我,我也不给他。我凭啥给他?

公司就是公司行为,爆料革命不做任何过度承诺,更不拿未来在这块跟你做交换,这是一条,公司第一个是安全的;第二个是什么?你这个企业的所有的存在的利益和关系,你还有股东之间他的利益的安全性,共产党国家有安全性吗?一个科长都能把马云给灭了,都能把马化腾给灭了。我讲了三年了,任何一个在中国的企业,在共产主义国家都不是你的,都是共产党的,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那中央电视台都是党的,都姓习。哪有一个企业…企业的属性是利益,它的主人是股东。在一个一切都是党的国家,有一样是你的吗?

我们的郭媒体,G-News最牛的是,她在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法律!美国我认为什么都不伟大,最伟大的就是法律。她受美国法律保护。有人说:郭媒体,G-Mews怎么着,可以呀,美国有法律,法院到处都有随便,你去呀!其它之外你都是放屁。你相信了别人说的话,去,赶快相信。去到鸡腿潘那去,投资鸡腿潘,捐款鸡腿潘捐款庄烈宏,他那地下室可大了。对了,大家得举报庄烈宏他家,他的地下室居住是非法的,那是不能居住人的,按美国法律是完全犯罪的,因为烧死了以后没保险。所以大家得举报他。非法居住地下室,没有保险,这是犯罪的啊。对了,这是个事,大家记住啊。去找Inty去,Inty准备把你们全都灭掉。

一切说话按美国法律,Sara是骗子,是啊,能不能多赐给我几个Sara,我拜托了共产党,能不能多给我100个Sara 1000个 Sara?我要这种骗子,越多越好。来骗我吧,多给几个战友之家这样的骗子,我们是人不是猪,我们一直是站着从来没跪着,我们有正常的思维,我们是成年人。所以企业的第二条就是美国最核心的法律给你的安全性和未来性,你谁的脸都不要看,你只相信自己。因为法律保护。

这是最高的价值,谁都夺不走,什么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爹亲娘亲..放屁,美国的法律就是你的,法律是否服务任何一个人的,它是第二个;第三个企业,人才、资源,我请问问战友们,大家拍拍胸口问问,谁都有一个郭媒体的平台,它有这战友吗?它有你们吗?它有这个资源吗?我们的大师厉害,你让大师自己独立的弄这个一样的郭媒体看看,看看能不能跟这一样?人才,看看我们的关系,看着我们的人。大家你别吹牛,拿出来亮亮!还有原来我说过爆料革命,很多人都说,不就是爆爆料嘛!还东京爆协那孙子。第一,你有这情报吗?你有一次,你能一直有三年吗?你有这个情报,你有这个良知吗?你有这良知,你有这勇气吗?你有这胆量吗?你有良知、有这胆量,你有这个资源,你有这个能力吗?

共产党,你现在往回看过去这几年,最不要脸的黑社会,最是泯灭良心的,在香港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杀人越货,一个个谎言;你往回看,香港之外有没有所谓的自由媒体?都是“自由媒体”,有人为香港呼吁过吗?香港人100万上街,80万支持共产党的,这种谎言都说出来。香港的8000人被杀害,现在没有人敢爆真相。是没人敢爆?是真的没有吗?勇气、良知、人性在哪呢?

没有共产党的媒体,大家都成了自由媒体人了,大家都成了有良知的人了,我绝对不相信!在海外看看多么自由的地方,有多少有良知、有勇气、有能力的人,多少有资源的人。香港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台湾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判断一个事情,怎么看到事情的本源?羡慕、妒忌、恨的人,每个人类身上都有的这种丑恶和感恩之心,感恩就叫真正的因起的善缘。羡慕、妒忌、恨就是恶缘的开始,就是轮回的恶果的一个最大的孽障。我们现在都身在海外,你见过几个让我们感动的人物?

衣服都买不起,把老婆都当妓女去用的人,就伸手摘月亮,嘴吃太阳,关上门全是英雄。哎呀!习近平算个屁呀!王岐山算个屁呀!孟建柱算个屁呀!你看我。各个这样。多少这样!从来没有中国人老婆说,唉!老公你那么牛啊!出去你当个郭文贵去,你挑战孙力军去,挑战孙力军他孙子,你敢不敢?啊!有吗?

中国那么多企业家被害成那样,有几个企业家敢打个盹?那段伟红消失了,那段伟红,那人是很好的人,有家人敢给她伸伸冤吗?肖建华50几个孩子,50几个老婆,你见肖建华,有人替他跑过吗?吴晓辉安邦,我的娘唉!上万亿,邓家第一个跟他重申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陈小鲁家里钱不都整没了。周永康咋了,全都整没了。

秦城监狱的某个、某个刚退休的,他叫做这个就是几区、几区的,那叫区长。就是分区的,副部长级、部长级都分得很清楚,全世界最豪华的监狱秦城。刚退休的,现在这两天也跑出来了。前天跟我说文贵,我们在秦城监狱看这几年最热闹的就爆料革命,我们给他们,他们叫做、不是叫做在押犯人,他们不是这种称呼,我们叫教育对象。他说,凡是我们教育的对象,他们最想要的不是香烟、不是火腿、也不是酒,最近这两三年最想听的就是郭文贵的视频。所有人都问了,唉!郭文贵最近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怎么样了?郭文贵成了所有秦城监狱和中国好多大监狱唯一希望、爆料革命,说郭文贵只要这小子整成事,我们都有可能回家,当然有很多认识我的人了。战友们,当想到这个的时候。大家去想想,我们作为每一个战友判断事物的基础,这些秦城监狱关进去的人,当年是多牛叉。今天在里面只要给家人打电话都是啊哭声一片,哎呦!我错了,过去没照顾好你们,全是这样。

我在开封关进去以后,我给、我给我妻子岳庆芝同志写信,其中一条就是,我很抱歉,过去天天打架,让你提心吊胆。如果我被枪毙了,你就怎么样、怎么样?嫁人吧!很对不住你。哎呀!那个忏悔呀!所以现在战友们,你记住现在有老婆抱着、有老公抱着的时候,不珍惜。人最可悲的就是拥有的都不珍惜,失去的全都去惋惜,再去拯救,晚了。这个碗掉地上打破了,就是破了。

感恩和珍惜让你拥有一切,这就为什么我还说到了老江。我们不能把金币取到任何人身上,是谁就是谁的。中国人未来拥有法治、自由,靠你每个人去维护。赚钱,靠你的双手去赚钱。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政党、没有一个政权可以让你吃免费的午餐。只能保证你这个午餐是正常的价格,是健康的食品,和保证你的安全和相对的公平,绝对的公平没有,再说多了全是骗子。

不管什么政权都是靠自己挣钱生活,不能靠给予,不能靠施舍。这就是海外欺民贼、庄烈宏、Inty、 还有火鸡龚,这帮畜生全想一口吃月亮,张嘴吃太阳,然后所有人都伸手。这就造成了海外欺民贼30年来的要饭党、募捐党、口吃太阳党,然后人生就是zero、0。

他不但自己吃不好,老婆吃不好,老公吃不好,他的孩子更惨。意淫别人可以,别意淫自己的家人。爆料革命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幻想,不会有任何许诺。

我这几天,大家知道我是多累,大家看我手机,我关过机吗?没有吧!我还有这个精力。为什么?我真心的爱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我真心的相信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会比现在好,但是不是靠我们,是靠所有人。再一个,划到每个人、每个家庭单位上,我们那个长岛伟哥,这两天在GTV直播,我特相信他那一段,我把这股票也卖了,我把房子也卖了,我现在全家已经到了长岛来了。我也没犯罪,我也没犯法,我钱都是干干净净的。我在这,现在我在这块好好生活,我把孩子养大。没有共产党了,我回去继续做生意,我继续做股票,我继续做地产。牛!这话我觉得,我佩服,理性。我还是回去靠我赚钱去,不是说没共产党了,我一回去一脚一踢,哇塞!金砖,一脚一踢银元宝,这一抓全是金币。凡是这嘴一张,哇塞!汽车、飞机全来了,那不可能的。

还有那个,我们长岛小哥,为啥我说他好啊!我喜欢他这个节目,他是以身说法。我自己在国内很成功,我跟了爆料革命,我跑出来了,我在外面还很成功。这就是狗走哪都吃屎,狼走哪里都吃肉,这是真理。而且长岛小哥说的非常好,说这美国房产啊,他说我搞明白了,这美国房产只能保值,不能赚钱。

战友们,你知道这话多重要嘛!我郭问贵,你知道我本身几十年了,我最早来美国是80年、198几年来的,我最早从这个罗兰岗、洛杉矶的罗兰岗、亚凯迪亚、小台湾、小台北,然后到了贝拉尔、到好莱坞买了房子,没有一个房子是赚钱的。美国的房产,哎呦!我这没法说。就我现在这个房子买的价格,现在要造起来是我买的价格5倍到10倍。但他就是不卖给我们。为什么?这就是美国的房产啊!

在一个大的土地巨大的国家,你没有房产可能性。我在看守所的时候,在那里面边教我什么是房地产的时候,房子,地和产。房子是在地上建起来那个房子叫建筑,地就是你地的权,它俩合在一起永远属于你的叫产,就是资产。如果是这两样哪样都没有他都不叫房地产,说叫房产或者叫地产。

我们中国的房地产公司全是诈骗犯。第一个你的地是租来的,你怎么叫房地产,所以地那叫什么?叫地契合约,所以共产党这个流氓你知道它有多可怕,全人类没有这么大荒唐的事。全中国人民傻乎乎的,抱着一假的产权证,完全非法的组织给了你假的产权证结果你把生命全赌在——假的房地产的时候,还是说房奴,你房在哪告诉我。

我们有个副总裁(买了好几套房子)说,郭先生我这一辈子我就认可了,我当房奴了。我说你个傻叉,你告诉我你房子在那儿呢?他说你看看我买什么买什么,北辰、奥林匹克公园、政泉。我说我告诉你房子不是你的,50年就不是你的了,而且你住一天少一天。还有他说我在长城脚下买了块地,我老了还有块地。我说地是你的吗?共产党放个屁说我现在要规划,收了,我不租了,我说你是租来地,继承不了,你的儿子受不了,你的产在哪儿呢?啥都是空的。

我说我郭文贵就是要把中国所谓的房地产,我迅速的把空中的空气盖上了房子加上租来地。我的地都是60美金,100美金盘古、政泉,我把变成所谓的虚空的房地产,但我不是卖给你这个这些中国傻的老百姓的,我第一时间最高的价格把它变成了金融资产,我把金融资产股票化,股票后的房子虚假房地产给他,嘣——,谁也不受伤害,空气化。然后我想一点就来,我不点就—啪—离开,即不能控制我,我也不想控制它,这就是我。我做到了吧?中国房地产界有一个人能做到郭文贵这点的,我佩服你。

盘古大观是盖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不是纸糊的。全中国最好的酒店就是河南裕达国贸,没有一个人能比的。全中国最好的建筑最高质量—盘古。中国第一个私人五星饭店裕达,裕达出了60000到80000全中国全世界的酒店最高级的员工,出了多少个地产商,盘古和政泉是中国最赚钱的房地产建筑,但是负债率最低的建筑。

听说刘彦平也被抓了,这刘彦平说我是最好的企业,刘彦平也被抓了,听说家人全弄起来了,完了,跟着孙力军孟建柱全惨了。

最高级的中国第一个七星级饭店就我敢叫的,而且告诉全世界以中国人文化为基础建造的国际性的,东魂西技,东方的魂,西方的技术,叫七星级饭店我做的,最赚钱的。全世界最贵的日本餐厅不是日本开的,郭文贵开的—-盘古七星日本餐厅”美农集”,全中国最贵的自助餐最赚钱的自助餐,一年一亿多营业额的盘古。全中国第一个所有的中餐厅没有散座的只有房间的裕达,都是我做的都是赚钱的。有人敢跟我比吗?生态板块金泉广场,电影院,商业,商业房,住宅,全赚钱了,

我跟大家说过好多次了,当年政泉的时候,开始要跟保利合作,保利开盘,这保利呀,刘平孙广进很有意思,他说我们保利,那时候保利房子多了,一开盘都几十万上百万平米。那时候员工(视频有卡顿)贷款几个贷款行挣着给咱做所谓按揭贷款的,按揭贷款给啥条件呢? 10%付款,10%,8000块钱就是800块钱一平方米,大家说,阿,还是8000,等等等等等,咱们的员工只需付800块钱的一部分就一平方米,那么现在什么概念呢?我说你们算一下账,你拿3万到5万就HOLD了一套房子,你能HOLD多长时间呢?2年到3年。我说我告诉你现在的房地产的价格一定是翻几番,我说你做了房产登记你就已经可以有权利举手了,听我的。有绝大多数我们人员工赶快就去登记,我交2万定金,都是2万,不超过5万定金,有的员工就干十套房子,战友现在看看政泉多少钱?20万一平方米,一套房子轻轻松松1500万,2000万,十套房子就一两个亿呀,那不是说举手,上那都可以举手。政泉的房子是当时是2万块钱,相当于处理几十块钱人民币你HOLD住一套房子,这是我干的。

再往前看河南裕达,河南裕达花园,河南裕达别墅,大家上河南去查一查去,我卖的是多少钱?河南郑州的平均房价600块钱的时候,郭文贵开发了裕达别墅,卖多少钱?3000人民币,1994年开盘。我当时有三个概念。

  • 郑州第一个保证24小时有天然气。当时没人做广告,我那还是楼花,一条路上叫裕达别墅, 3000多,说这你疯了,郑州几百块钱的平均价格不到1000块钱,还到处有国家政府盖的安居房子,政府福利房子,当时谁买你房子,结果我那个地方买最多是郑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就在郑州大学的院里边,我要3600,我第一家有天然气,郑州去查查去。
  • 我有24小时物业管理。
  • 我有停车位。

那是郭文贵盖的房子,竟然夸张什么?我在那画完以后,发现都要盖房子竟然没有消防楼梯,这是我干的事。当时那个房子迅速的打破了郑州6000块钱,7000,8000,打破万块钱,上万。

接着是裕达花园,拆掉了郑州的林山寨,都姓郭,我们打架打的一塌糊涂,就郑州市政府隔壁,郑州市政府就盖在当年的郑州市林山寨村里面边,当时郑州有三寨九村,全拆完了,就是一个林山寨,都市里的村庄没拆的了,为什么?几千户都姓郭,各个凶悍。毛泽东在当时在毛泽东语录里面有一段陈述,说郑州市盖楼堂馆所,结果当地的村民不愿意了,把牛赶到了市政府去,就说的是郑州市政府,还盖了个豪华的市政府,林山寨不愿意就把牛给他牵弄到楼上去了,牛上楼能上去,下下不来了,这事惊动了当时的毛泽东,住在郑州的黄河宾馆,非常恼火盖楼堂馆所,然后批示了这个事,

所以说林山寨没人敢拆,我把给它拆了。郭文贵从来没买过共产党一块地,都是买农民的地,村民的地,谁说我跟官方勾结,放罗圈屁,这都是可查的。我不跟政府买一块地,郑州市政府让我拆我都没拆它的,我不想和政府打交道,你必然得行贿,你不行贿你搞不成,我不想行贿。我在清风看守所出来,我知道不管那多大的官最终都是那结局,我可不想和它掺和。

所以我拆林山寨,当时我拆林山寨的诀窍很简单,拆迁办开完会了,当时的叫周建秋,还骂我送他一个刮胡刀,因为刮胡刀是合法的,在全郑州房地产开发商大会上说,这个瘪孙外商,叫一个什么姓郭港商,给我送个刮胡刀,这个狗日的。因为我一个副总去参加会回来,他骂都知道是我,我不能给他,就一个刮胡刀。后来周建秋被抓了,判15年,出来监狱以后到了北京盘古见我,吃完晚饭,他说一百万,两百万。我说两百万马上给你,我说但是是借给你的,因为你现在不是副市长了,这都是后话,都知道这事,400万,给他400万。周建秋是有文化的人,是真有文化,他真懂画,他那个画是真专,那家伙是真有本事,绝对孝敬的人,最孝敬娘,所以我佩服他,所以他到……找我的时候,我立马,马上给钱,张口就给他,史发亮,交通厅长,都给了,在位不给你,你不在位了我给你,就这么简单,大家可以找他们核实去。

当时这个拆迁的时候,给我们副总说,“给你老板说,这他妈的拆迁不得弄个三年五年?这不可能”。我回来,他们汇报完以后,跟我说。我们当时河南裕达,河南省的外商投资连续三年我排第一,我们百分之百全是外资,日本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香港人,一把五百万美元过去了,那时候五百万多少钱呐战友们?现金,什么招商办,跟孙子一样到那儿去,还提着当地产的这菜那菜的送去,这政府共产党是最他妈不要脸的,最后都杀,而且大部分是港商,没有香港人就没有我们的未来,那时候见到港商,舔人家腚,现在杀香港人,真可怕。

结果是开完会以后说三五年拆,可是这些外商投资者是相信我郭文贵的,我刚在看守所出来人投我那么多钱,旁边要拆一个郑州市国税局要拆掉,旁边上千户的林山寨,跟市政府一墙之隔要几年,那不得赔死?时间是最重要的,时间是决定你成功的根本要素,我说我现在可不可以出个方案?让拆迁办的人把我的方法给林山寨的老百姓念一遍,他说,“那行啊”,我说你写,一张纸,我说现在告诉林山寨的村民,这么多人要把我们杀了,要把我们剐了,不让拆迁,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现在有个政策,第一家拆迁走的,现在你就搬走的,因为有的人一家是100平方米,可能是老房子,有的人一家可能是两三千平方米,能换十几套房,再一个人家可以要钱,我说现在你想要钱不要房子,我现在告诉大家,第一户搬迁的,只要你举手了,我不管你房子大小,100万人民币,前十户100万,第二个一百万(口误,应为十户),90万,依此类推,我说我拿出3000万现金,排完这个方案,我说你报出去,贴出去就行了。

然后我就安排我们财务,我说取现金去,那时候要取几千万很难呐。郑州市有个叫合作社,那个小子,姓李,这个记忆深刻,这个人姓李,头腆着,成天后面领着三四个农村的小姑娘,叫合作社主任,叫李主任,在郑州市政府那个角上有个营业社,这个人你别看那在作,还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也拉我们存款,找他以后,说你想要我们存款?我这这么多钱存在你那,我要现金,我就在今天就要拿几千万现金。

这哥们真能,几个小时到处打电话,这就是中国的关系学,整了几千万现金,结果我们的管理人员都害怕,说老板你想干啥?我说,记住把这钱(我们那时候成立合资企业有免税指标,我们买了第一台加长的河南凯迪拉克、第一台奔驰、第一台宝马、还买了几台丰田皮卡)放在皮卡上,还得露出来点,拉到拆迁办去,叫他们看着,只要是你签字,把房子让拆了,这钱就是你拿走。

第二条,找几个挖土机(那时候挖土机一天就是300块钱不错了,我说一天1000块钱),谁要敢动第一锹挖第一个房子的5000,那挖土机的人都疯了,都等着,所以结果林山寨很多人家里就是100多平方米,他说,我要钱!我要钱!拆迁费是……

(视频中断)

方正证券、民族证券,所有老板没有不死的就是被抓的,民族证券,只有郭文贵把民族证券拿过来以后赚了几十倍。方正证券是吃掉所有投资者,只有郭文贵把方正证券给提升了多少倍,而把这些王八蛋的黑社会给吃了。

还有看一个人对待妻子、对待丈夫,你看这个人的德行,他是用感恩的心来对待和你的关系,还是要吃掉你的心。就像Inty、曾宏、庄烈宏,你去想想你要把钱放他腰包里了,你啥感觉?还有鸡腿潘,郭战装在后边一排,他以此为荣啊,这郭战装是让他给战友的,他竟然能收藏一两年在后面一排,他不觉得为耻、他觉得我赢了。

这就是共产党,强奸了你的老婆、女儿还感觉到我征服了你,他不觉得这是丑陋的,这是犯罪的,他不知道有一天他的老婆、女儿一定会这结果,这就是鸡腿潘一样。你记住我今天的话,鸡腿潘有一天一定会遭遇,他的老婆和他的女儿家人被骗。还有庄烈宏骂人家,人家路德怎么招你惹你了?骂人家老婆,骂人家几岁的女儿。

昨天我跟Sara我们大批了老江,这个庄烈宏骂路德的女儿你不骂他?你还在那讲仁义?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之前我没有说庄烈宏的,就是因为他看路德太过分了,人家招你惹你了,你骂人家老婆、女儿?这是为什么我开始整他,必须揭发他,庄烈宏他有老婆、他有儿子,他要为此付出代价,这就叫感恩和羡慕妒忌恨,还有相不相信姻缘,这就是今天文贵乱聊的一个本质。与好人为伍,那是幸运,与坏人相交,那是灾难的开始,是上天对你的惩罚。

谁给我打金币我跟谁急,我明天把给我打的全给你们关掉。这就像金家一样,北朝鲜,全国人民都肚子扁,只有你家胖,最后你家都死在胖上。俺媳妇急了,我都听到有动静了,这老叫我去吃,跟你们乱聊,俺得吃饭去了。

我这还有你们几千个信息,战友们你们给我发信息我求你们了,不要说文贵感谢你了,文贵多休息,求求先别发这个了,我告诉你啊我惨在哪了,我必须,你发个信息我点进去,结果就回到了开头,我再翻到必须回的信息,带蓝点的,就要划好多页,麻烦死了,任何一个新战友来,我得写上名字,写上是谁干啥的,然后再点击,又回到上边了,所以,我求求战友们,你的心、我的心都是在一起的,咱说有用的话之外,问候的话先别说,过一段时间好不好?我还得把这个赶快处理去,然后 今天下午还有两个视频会议,特别重要。

我今天就跟大家乱聊本来就试试,因为G-TV被共产党给黑瘫了,结果现在弄好了,我们的大师。聊起来就收不住了,等到喜马拉雅建成了,都想来喜马拉雅农场,我保证你们两条,你们来了以后,很多人会很痛苦。第一条、文贵跟你们聊起来一聊几个小时,都把你给聊睡着了,全都跑;第二条、喜马拉雅农场要求你穿衣服必须得干干净净、穿正装,不能随便,你会相当不舒服,你也想跑,这两条你做好准备吧。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亲爱的战友们,为全世界人民,为14亿中国人民,香港、台湾、西藏人民祈福,今天乱聊占用了你们很多时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祈祷)阿弥陀佛。我最后想说一件事,我们正在,我一会儿要跟几个老战友开会,要筹备一个2020年6月4号,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们得有几个宣言啊,比如说我们要宣布,比如说我们只要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第一条,我们要向国际上的合法申请,所有中国的在监狱在押犯,根据国际法全部大赦。

什么叫做国际法大赦,我告诉大家。比如说有些人是杀人犯,这些是不能被大赦的。但是有些人比如说被执行了一半的期刑了,你得让他回家。因为共产党是个非法的政权嘛,流氓的政权。比如说在审的人员,现在可以取保回家。政治犯一律回家,经济犯一律回家。比如说私人企业家这些一律回家,秦城的一律回家。

另外一个,第二条我们宣布:所有中国人民的土地将根据中国人民宪法永久归为私人资产。必须的,这地必须给老百姓。

第三个:中国人的政权一切法律规矩必须在国际上由合法的机构的监督下,有中国人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宪法和法律才有效。

在一个中国人民独立法治它的标准是什么?还有这些年被中国企业家被夺走的资产必须要返还,甚至共产党过去70年抢走的那些叫地主的资产也得返还,就返还办法。

然后中国人的人权标准,比如说现在在直播的战友,你不能回国的,他必须回国受到保护,而且你回国受到的保护前提在哪里?不能光说,你像那个谁宣布我是什么中华人民总统,那是放屁嘛!谁给你权利?你的合法性?资源、能力,在哪呢?

我们要在国际上各国联合签署。而是这些国家会监督这些人回去。比如说现在,咱们战友,郭啸天外号叫林彪,台湾的侯小宝这些人回中国要被杀了怎么办呢?是吧,美国首先把他列为这些人是我们保护的对象,驻地的美国驻中国的领事馆,大使馆都要全程监督他的安全,甚至是负责的。

你像Sara这号人、木兰传奇、路德这些董事,你回去都要受到国家法律,国际法律的保护和安全,就这个咱都得有。

再一个,咱们那天宣布宣言的时候“不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啦”

咱可别玩这流氓,先把中国人摁趴下,然后拉仇恨,然后让你失去自己,然后推翻地主,都当地主,这绝不可以!

第二个就是对共产党党员的大赦法。所有共产党员任何一个人,包括王岐山,孟建柱他活着,包括孙力军,你不能把它们关在监狱,你必须把它给放了。放了以后,在国际上联合大审判当中,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无罪推论法。你发现他有罪,你给他定罪,应该学习像美国一样,你给她六个月的时间,60天时间准备准备家里的事,再到监狱报道去。然后再执行罪行。

所有的审判是在国际合法的社会,中国人民承认的法律,一人一票投出的宪法的保护下才有效,这种审判才有效。而且我一直说的,所有的共产党员,我认为都应该大赦。除了像孙力军这号人真不应该大赦,孟建柱别大赦,王岐山我真不知道,王岐山觉得某种程度上王岐山我觉得也可能要大赦,因为他毕竟是他那个职务在那,被共产党绑架。其他的基本上99%都得给大赦,而且不应该被提起。

不应该被提起是什么概念啊?大家去好好学学法律。文贵是真用心,这三年见到人就问,就学习,为啥我要学习就是这个原因。

比如说这郭啸天是河北省的副书记。这个人说他曾经干过什么事,你在内部完全没有犯罪,郭啸天改了,改成李啸天。他改成叫Bo博士,李博士。这个人是有缄默權的,不再被提起,被保护起来了。比如说上War Room的艾利、Bo博士,他改名了。回去,他曾经是什么县长,市长,他就应受到的保护。

这就是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绝对不能拉仇恨,必须得把财富还与人,属于人民的财富还与人民。而不是像老江说的,我们把G币,G News给人民,那是不可能的。属于你的,还给你。属于你的权利还给你,属于你的安全还给你,属于你的真相还给你。但是不能继续延续仇恨。所以我们要成立一个这样的机构。

战友们,当你们谁有任何意愿的时候,未来会在G-TV上成立一个专门的频道。叫什么名儿,就是叫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会发起一拨人,在那个频道上你都可以留言。当大家你们建议好的时候,我们就会给你联系,把你加进来,这就是没有了共产党的新中国,就叫筹备委员会吧,谁都有权参与。

最后我们要制定了一整套的文件法律后,先给美国和联合国这些国家进行勾商,草本,一再更改以后,我们再到国际法庭上,申请有效文件。包括老江我估计他说啥海外资产这一块,那海外资产就不用提了,那是百分之百要还给中国人的。这几万亿美元,十几万亿美元,一分都不会少。共产党员会被特赦,但共产党员贪污的资产,一毛都不会特赦,你必须还给老百姓。

但可不是把咱们G-News的钱(上交),我们在海外合法挣钱(上交)那不可能!没有从头再来这一说。但属于你的,必须给你。而且我这些观念跟所有的欧洲、美国官员说,他们都极为认可,就是一人一票选出的政权和宪法和世界合作,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合作和相互监督下完成我们真真正正的正道主义。

爆料革命不会参与任何政治,不要任何Title,但是我们会监督着,让喜马拉雅这个目标的实现。谁要不服,谁要不行,咱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较量较量。

我就不相信中国人民一个不要你钱,不要你税,不要你地,不要你老婆、孩子的一个团队。在国际上维护你的形象,监督着你,让你拥有你的人权,你的法律,你的自由,你的财产,那咋不中啊?是不是啊?

用河南话说:都这还不中?那咋中?是不是!咱得让你老带劲了,是吧?不要钱,不要地,俺都是当好人,行不行?当好人。

关键还是那句话,战友们说到底还得有实力。这就是为啥G-News必须发展。咱们天天跟要饭党似的。英国给我点钱吧,我要开会吃饭,美国给我点钱吧,我去华盛顿要开会。(直接两大巴掌,滚一边去!!!)

资本主义有钱有主义,没钱没主义。相反,我们这有个一两万亿在那儿搁着,什么爆料革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国家自由法制监督委员会来了。今天会费钱,我们付了!这个会场费我们全付,大家来开会。

你说人家啥心情?是不是!在你们的合法范围内,是不是。来了以后,可以吃鸡腿免费,是不是。打uber免费,绝不是庄烈宏那样,两、三天收费8000美金

大家每次说不知道怎么关机,好好学学G-TV。大家直播的时候,千万要点击旁边一开始选的那个横屏,你选横屏的时候,告诉对方也要横屏。大家选的一开始的直播准备,未来这个键会取消,自动的就会横屏竖屏,现在一定搞明白。

另外有一位战友像我提醒说:郭先生在船上4.19的时候你穿的长袍,三年前4.19长袍是在这一边开的,这回是在这边开的。

战友你错了,文贵不会撒谎的,谢谢你的提醒。郭媒体上面有个镜面功能,你把镜面功能点过来,你就发现完全不一样了。是因为镜面的功能就是那一件长袍,就是那一个鞋,郭文贵不会撒谎的!

好吧,战友们千万记住不要像Masha,老江(一开始竖屏直播),歪着脖子看受不了啊,受不了,虐人啊。昨天我们一位战友讲英文的,我给他打金币去了,又是歪着脖子难受啊!拜托了,还有不足之处大家一起完善。关掉很容易就下面这个红色的,一点击!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