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郭先生G-TV直播 如何打掉共产党的钱袋子

0
308

尊敬的战友们好,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香港危机CCP病毒真相了吗?一切都已经开始。天呐!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今天直播时间不能长。因为10点钟我要跟欧洲开两个会——视频会,所以说1分钟也不能延迟,1分钟也不能延迟。我这是刚健完身,跟战友们在这乱聊一下。

首先感谢战友们发来的这么多这么多的信息,我真的是没办法一一而回,没办法。所以我就赶快直播一下。而且很多战友说:不行,太长时间没听到你说话了,文贵先生,你得赶快说两句。我就赶快说两句,时间不长。

首先战友们,昨天我发了个盖特,我相信你们都听到了,也都看到了。过去这七八十个小时,是我近些年来掉眼泪密度最多的一次。简直是有时候受不了,1小时能掉十几次眼泪。战友们发的每个信息和战友们发的这些故事,实在是震惊了我。我做梦也没想到:爆料革命真的救了这么多人,而且救的这么彻底,而且帮助人,还救了人的钱,救了很多人的家庭。

从世界各地发来的,大家都明白我不能说的啊!各种信息说我是谁,我就是听了爆料革命,我家在……我在两年前,我就离开了中国。2017年我毅然的卖掉了房产,卖掉了工厂,我出来了。不但躲过了共产党的所谓的私有资产国有化,国有资产家族化这个过程,而且躲过了大牢,太多这样的战友了。

我发现:2017年爆料的效果到2018年是救企业家,救的战友是最彻底、最多的——这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么多人携家带口的全部离开了中国,离开了中共国。躲开了中共的私有资产共产化的灾难,被盗国贼化的灾难。

有些人没有被以贪反贪这个革命给卷进去,还更关键的很多人在最关键的时候把房产资产卖掉,把钱给拿回来——现在几乎都不可能了。到了第二波救的人,我发现绝大多数是去年年初的时候。2019年这个王健的事情对私营企业家、国内的人影响太大了,太多人把钱出来了,举家外移,很有意思。

战友,我没有别的意思啊!第一波反应出最快的人都是最有钱的、最成功的人;第二波反应的是中下层,不是太有钱,但是感到危机的人,小有钱的离开了;到了第三波就是这次疫情病毒,就开始屯粮食、上山,把股票房产卖掉,取现金,这是比较小富的人。几乎是80%左右给我发信息,爆料革命给我参与这次、那个、那个的,绝大多数都是山东人。

我真的是,我为啥要感动啊!咱法治基金的捐款者一切优先,我看到每张法治基金票据说,郭先生这是我当时法治基金捐款证明,我都要掉眼泪。因为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是多么坚决,多么勇敢。绝对的不顾一切的对法治基金的支持。

有的战友把发出来几百万,当时捐款的那个没发出来票据,以及钱没捐成被警察给叫去喝茶,还有威胁、写忏悔书发过来。大家不放谁身上,谁不知道,放谁身上,谁知道。这时候还是支持我们爆料革命,我每个人,我都是想掉眼泪,我难受,我感动。

真的是瑞安平女士,三年老犯糊涂事儿。就上路德节目把一个事给研究明白了:说真正的战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真的是太有感觉了。这是瑞安平啊,我是对你崇拜的现在如滔滔江水了。如果你需要爱马仕皮子,可以让老江转让给你几条。

太厉害了,真正的战友是真的没有离开过。假战友、冒充的战友逐渐必须被离开,因为咱们战友火眼金睛。真正受到实惠的,真正的在爆料革命中躲避了共产党的以贪反贪、以黑治国、以警治国、资产被盗国贼化的这些战友们,永远不会离开爆料革命。

更让我感动的是很多人都是带着全家老少给我发信息,这是我老公、这是我婆婆、这是我老丈人、这是我老丈母娘、这是我老婆、还有孩子,都是一家一家的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文贵。

我们爆料革命要求的是对爹好、对娘好、对婆婆好、对老公公好、对老丈人好、对老丈母娘好、对老公好、对老婆好。我们真的是感受到了爆料革命这些东西深入咱们战友每个家庭、每个生命里每个部分,这是真的让人感动。

战友们,你们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喜马拉雅农场相聚,大家坐这儿说,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支持爆料革命,我们家人怎么支持爆料革命。如果你们能体会到,真是一点点的话,我就是真的无法想象。

我被震惊了,我不是感动了,我是没法形容的这种感动,我真觉得我郭文贵值。

头两天,一个我的发小给我发信息:七哥,现在是烟不抽了,酒不喝了,现在你连饭也都少吃——我看了难受,我一看你那样我就想哭,你能不能答应老弟,你多吃点饭。我说七哥没事,酒不喝烟不抽,然后双休要靠我的手。七哥现在一直在奋斗爆料革命,双休都靠手了。所以说,我说你记住,七哥会很快跟你见面,健健康康跟你见面。

我这个老弟是我的发小,知道我爱吃,现在因为控制身材不能乱吃。但是他告诉我说,七哥你知道吗?我身边的每个人听不到你直播,大家都跟没了魂似的。你就在那直播,就在那吃饭,你不吃饭,你坐着都行,你让我们看到就行。我说兄弟你也太夸张了,你说你七哥做那,你看他干嘛!我说你也太夸张,你也就看你七哥好。

但是这几天我是真明白了,爆料革命成了很多战友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五湖四海,而且我真也没想到,世界上原来这么多战友支持我们,无处不在啊!没有任何国家,没有任何地方,非洲的、南美洲的、亚洲的、东欧的、北欧的、西欧的、那北美洲就不用说了。

从开始Twitter、 YouTube封杀到现在,很多战友采取各种办法、各种手段来听文贵的爆料视频,听我们战友爆料视频。这是为什么这个G-TV这么厉害,就还在内测阶段就达到几万、几万个VPN。战友们,国内的战友,是战友从来没离开过,而且很多战友的故事太让人感动了。

我们有一位战友发信息,七哥很多人听到我这个,因为按照规定必须一对一的回复信息,但是公司可以派出公司的团队回,我不用回。但是我说不行,我要一个一个的回。因为他们是对着我来的,他们相信是文贵,而且我说我要让他们听到我负责任的声音,相信我的,我要负责任。所以很多人听到我声音,都、都哭得受不了,嗷嗷地哭。以为这真的是七哥吗?我说真是。

但是战友有一样,我不能第二次、第三次给你回复。无关的你尽量不要问我问题,因为大家你去想想,当你给我信息的时候,我要把你的名字输上去,我还要输上数码,我再回来、再看你这个,回复你信息。你再问我一回,我再给你回一回,我还得点击页面回去。那个WhatsApp回信是非常差劲,所以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比他好的。

回完每个人的信息,我都得倒回到最……划拉老半天,因为时刻都不少于2000新的人进来了,所以从前天到现在2000人一直在(视频中断)进来那个。新进来那一刻我一点进去了我回复了,但是老的前两三千个一直在那回不了。所以战友们你们要知道:不是我不回,实在太多了,一直就两三千个人在那。好像手机超不过3600个新的人进来,所以那3000多个一直在那。所以拜托了:不管我怎么着,你就尽量无关的消息先别问我,咱以后聊,好不好战友们?

你们听我这嗓子战友们,过去这几天我的嗓子成什么了,我每天大概是真的是一二十个小时,嗓子真的是冒烟了,真是冒烟。我刚才锻炼完想去上个洗手间,我一看时间来不及了赶快来给大家说。所以战友们你们要记住:我没给你们回的不要着急。有些是没办法这是系统问题,有些可能这一刻他先发了,他是今天这一刻发的反而先得到回复,昨天和前天没回复。

战友们,我不会……只要是法治基金捐款者和老战友一定优先。还有很多战友那种感动的话,这都是我们未来见面的见证礼。我真幸福啊战友们!我这种幸福的感觉,你们能懂吗?一个50岁的男人在这个时代全世界人类在面临着生死危机的时候,我得到了来自全世界这么多人的全家的信任——老的、少的、幼的、孩子、男的、女的——全力支持。世界上还有几个?

我们的律师团队说:郭先生,你在创作着人类上太多没有的传奇,说现在这就是传奇。老天有眼呢!昨天我给一个律师开玩笑,我说我们老家有句话,为啥我说为真不破?我们老家有儿歌:天苍苍地茫茫,大地之间只有真话,才是亲娘。我说我们讲的都是真话——天苍苍地茫茫,这个大地之间只有真话才是亲娘,假话都是晚娘——说真话是让人尊重的,让人信任的。

而且很多人说:郭先生,我没想到你给我亲自回语音,亲自回复……什么叫亲自?我讨厌这个词儿。和战友之间没有阶级,没有高低,我们一定把我们脑子的共产党那个病毒拿掉!

再一个,我特别感动的就是:很多香港的战友给我发信息。香港战友都是普通话说不好,一发:郭叔,因为你我们还活着;因为你,我们还留着这个希望。我们等着你回香港,一个都不能少。我告诉所有的香港战友:记住,告诉所有人,郭叔一定回来,让香港变回香港,一定会解放香港。

说实在话,这么多天我要有一次,我在乎过数字,我在乎过什么钱、名,我郭文贵不配站在这。对郭文贵来讲,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没有一样东西我再想要的。现在是酒也不能喝烟也不能抽,用手来搞双修。现在连门都不能出,没有什么追求的。全世界所有的大城市的房子我都有,所有男人,所有人想要的东西我没有一样没有的。

我就是一定要告诉香港的战友们:一定要等到郭文贵回去,解放香港——香港是我们的耶路撒冷,香港是我们的圣地。所以每个我看到香港的战友们,你们留那么长的数字的时候,我不知道该说啥好。你们的信任,你们对爆料革命的这种认识和支持,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我非常惊讶,这么多我不知道的香港战友,有这么多人在支持爆料革命。我们一个台湾的,我找了两三年了是什么人在台湾做那么多宣传在媒体上——我都不知道是谁。这次给我发信息我找到了几个人,我也吓坏了:原来是台湾政府里这么高级别的人,都是我们挺郭爆料的战友啊!从2017年上街游行开始就是他们。这么高的官员,一直支持,从南到北。

说,台湾得多少人支持你郭先生,你知道吗文贵?你来台湾的时候,你会看到前所未有的,从南到北从高雄到台北,多少战友去接你——一家一家子,从小孩到老人。有些台湾话我听不太清楚。

大家你去想想我在几十个小时咋过来的。人家是真是假,人家是拿着什么来的?人家能说出那历史吗,人有必要那一家人跟你郭文贵,听你的语音又哭又啥的吗?为真不破,无我无私!爆料革命这个影响力真是太大了!我们让多少人,从过去的平凡,从过去的普通,走向了他人生完全的不同。

昨天有个战友,日本的战友,又漂亮又有钱——那是我们的战友。真漂亮,真有钱,还有文化还有水平,昨天在GTV直播。她说七哥,我第一次直播了,高兴!我说为什么你不直播?为什么不让我们人生活的精彩?为什么我们可以追星?我们眼里没有星,我们自己是最好的明星。为什么不追自己呢?对着摄像机讲出你心里话,别在乎别人怎么看,不要有表演的感觉。你就尽快讲,对着你自己讲;你不要在乎别人怎么说你,你自己就是最大的星。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生命更精彩?为什么不让你自己变为自己的明星?

昨天有位加大那的战友发信息,说他女儿说:为什么你追星?值啊!郭叔现在直接给你回语音了,我追星为什么这些明星不给我回复啊?我说我非常不喜欢这话,告诉孩子:我不是星儿,你也不需要追星儿,我们是兄弟姐妹。战友,告诉孩子,他就是星,没什么星是值钱的。

这几天,你能想象的多大的明星多大的人物,我也告诉你——因为这是个人隐私——都跟我联系:我是谁,郭先生,我要怎么着怎么着,我通过谁谁谁。我没有捐款,但是我家人什么什么了……我一概回复,我说你的演唱事业很成功,你的演艺事业也很成功,但这不是你当时捐的,这个不可以。我最起码拒绝了超过10%以上。

没有星。为什么?我们爆料革命是全人类现在最大的明星!无论是从华盛顿,还是北京,还是东京、欧洲,任何国家现在说G-News、 G-TV是世界上最牛的星。

未来你们会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他必须回头无数次地来顶礼膜拜,来看我们的G-News、 G-TV上所有的“上天造”,还有“战友之家”的我们爆的料,我们的路德访谈和战友们的路江谈、路安谈、路瑞谈、路博谈、路艾谈、路墨谈、所有的爆料,我们战友之家所有的爆料,你们……(视频中断)

昨天有一个中国的大伽,在纽西兰呢,给我打电话,“老郭,我现在希望能跟你合作,把我的队伍带去跟你合作。我的企业看来是美国要封杀了——你也别提了,我现在跟你合作。”

我告诉他:“你跟不跟我合作,我们都叫G-TV,都叫G-News,谁也挡不住他强大。”我说“你用脑子想一想,Zoom、抖音、Jack马、支付宝、什么蚂蚁金福,所有共产党的中共国的海外支付系统,还有任何生存空间吗?”

我说只有G-TV、G-News,会把你们800亿的什么语音社交、视频市场、会议市场——800亿的会议商务,包括未来我们GTV上最牛的,全世界的和中国人可相信的GTV支付系统、区块链支付系统、商务系统。我说只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中国人、世界可以相信的,按照西方法律、注册地在美国,让美国人在知识产权、科技、知识、能力……让中国人的智慧能发挥所长,绝对不需要跑发改委、跑证监委,完全靠能力直接上去就发财的唯一平台——G-TV和G-News。

谁能做到?东西方唯一政府、民间、商业、科技、知识产权,能让大家平等的实现自我价值的G-TV、G-News。我说你还想啥呢?跟我合作?我说我不需要你合作,我们跟谁都不合作。过去这一星期,最起码世界上超上百个名人要加入我们独立董事会。未来我们选几个吧,不选多了。

还有一个,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再在这说一遍。GTV和G-News是所有爆料革命战友的,任何有智慧、有能力、有理想、有抱负,所有的战友,你有这个能力的,要利用和G-TV、G-News,因为他是爆料革命的孩子。你会写码农、你会写UI、你会写设计、你会写支付系统、你会写商务系统,你甚至在GTV未来的商务上、G-Fashion上,开一个你的商店,然后你可以在上面搞招婚栏目、介绍栏目,估计这事就是Sara干的啦、木兰她们干的啦,还有例如水台胸罩,是吧。你这都可以。

一定要在G-TV上,让战友们成为你们可以相信的一个战友们的平台。爆料革命没有组织,但我们有平台,我们有爆料平台。我们没有任何title、没有任何名义,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就叫战友——爆料革命战友。

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以后,战友们你们要记住。很多人问我,“郭先生,共产党没了,我就要回去了,中国山也好了、水也好了、人心也好了。”我告诉战友们,我没法一一回答:那太天真了!中国的山河、污染、包括人心的沦丧,是需要很长时间恢复的。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G-TV、G-News这平台。

因为中国的山和水,人心、制度、信仰、法治,需要一个巨大的财务平台,和巨大的人才储备,和集结一切有良知的战友们来拯救这个民族于危机之中,确实能够监督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政权,不再成为比共产党还坏的政权。中国人民不能再出了狼口入了虎口。

所以我们要有两手、两把剑,像个超人一样:一把有足够的财富,我们要打造万亿的平台,还是最快的时间打造万亿平台。!这是解决、监督和实施爆料革命的喜马拉雅,和灭共后的法治、信仰自由的中国的根本条件。第二,力量!你也可以说武力,但咱叫力量。你没有一个这样的力量是不可能的,这力量是跟西方的联合的力量。我们穷哈哈的、要着饭,谁跟我们合作呀?

我们要与美国、联合国、全世界的国家的力量,来监督象这些新政府向世界承诺的“让中国人有信仰、法治自由”。不要像当年共产党一样,“我们要给中国人带来像西方式的民主”。推翻了地主,你就当地主。结果是推翻了地主的人,谁都想当地主。最后他们真当了地主。那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国际的力量,让你推翻地主的人不要当地主——这叫力量。

后面两把剑,有一把我们叫最牛的剑,就是我们爆料革命战友在世界上的有生力量、产业、产品、信用、金融、各个领域。我们战友一个你看不见的、无法计算的、一个核心的监督力量——我们叫战友之家呀。另外一个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要有媒体。世界上媒体是巨大的力量,没有这个媒体平台,谁听得着我们说话?谁能揭发下一个政府和共产党把我们再变地主、把我们给弄死呀?媒体的力量。

两把剑:战友的联盟,我们的媒体平台。钱、力量。这才是我们G-TV、G-News核心的本质。想一夜之间把中国变成象西方那么美好,那是做梦。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很多战友问我的话,我真的没办法一一而回。但是香港的战友和台湾的战友,你们记住,只有爆料革命能消灭共产党,让中国真正地拥有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台湾才能自由!香港才能自由!才真正的光复香港,为那些勇士雪冤!

我相信很快,川普总统和习主席的个人关系,不再是好朋友啦。

我相信以美灭共、全世界联合灭共和以共灭共的时刻,已经在急速的向我们走来。

天助我们,共产党正在以一个疯狂的、无法想象的错误决定,自欺欺人,不知道已经剑在头上——这种无知的傲慢,在疯狂的走向死亡。不信咱们走着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所有给发的信息,我都会一一的回。所有的那个事情都会在两到三周内决定。我们会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咱们走着看。很多话,我现在真的没时间说,我回头咱在乱聊直播说。万分感谢,所有的战友们。你们所有的语音、所有的对文贵的鼓励,爆料革命都会永远记住。

还是那句话,真战友和真是文贵的战友,疼婆婆、疼公公、疼老岳父、疼老岳母、疼老婆、疼老公、照顾好孩子。战友们,爆料革命最关键的,你们得活着。你没了,爆料革命给你没关系了,时间还很长。

我第一听到有一个战友告诉我说,头一段跟法治基金申请口罩没有收到,我很难受。这位战友,我已经向你道歉了,现在在加拿大。任何需要口罩的、法治基金捐过款的,还有需要药的——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的,请跟我们联系,可以和Sara、路德、木兰联系。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已经开始。让我们为全世界人民、中国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再见。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