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郭先生GTV直播谈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

0
288

尊敬的战友们,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CCP病毒、香港危机真相了吗?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兄弟姐妹们好。我在这里显8个,电脑上499个,这都是不准确的数字。因为亲爱的姐妹们,是前天晚上不到1点钟,我们的团队工程师给我发信息:郭先生出事了,你在不在线?我说在线啊!请回复一下怎么回事?他说:我们对这个LS上传的所有过去的,现在是7.0版本,有很多版本上传的GTV、GTV所有的这个东西,我们所有的文件全部被删除,申请也被删除。严格讲我们不被删除的话,应该是几天前申请已经是通过了。

第二个G-news,所有上线申请的LS的文件全部被删除。疯狂吧!我们一共有四个人拥有这个code ,这个事情,我们现在基本明白是谁干的,基本上。就共产党疯狂到什么程度?就把我们的所有团队的人给威胁买通,然后把GTV、G-news的申请给删除。所以从前天到现在整个更新都是没有的。你说共产党疯狂到了什么程度?它害怕到了什么程度?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多么的疯狂啊!多么的恐惧啊!但是这个听到以后呢!反而让我心里边松下了一口气。我告诉团队,我说我很生气,你们竟然能管成这个样子,我很不开心。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我告诉我的安保团队和律师团队,我说这是好事。说明了共产党,它只能用这下三滥的招,裤腰带以下的招,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招。它也买通不了,它也搞定不了苹果,它搞定了苹果也没用,因为还有电脑版、PC版,还有手机版。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有手机版。任何一个人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点GTV就可以进,就可以看。我们有PC版,任何地方打开电脑就可以,不用下载。我们还有、当然了有APP版,还有我再给大家透露一下,接下来还有一个特殊版本,跟那个太空的Wi-Fi是有关系的,你们会看到的。

所以说共产党就这招、这烂招、下三滥,让我看到了它们走向死亡、失败的,那种不可逆转的,最卑鄙的那一面,这就是我们现在感受到的。

啊!另外一个这两天,我这真是,我光见人了。我见过的人,今天早上一醒。鼻子一打喷嚏,把人吓一大跳。哎呀!郭先生没事吧!光见人了,所以说昨天很热闹,昨天很热闹,见了几拨人,见了很开心。我们有很多的办法见面,这个真要把那见面的照片拍给大家,大家会觉得特别搞笑。这全世界被共产党改变了所有的生活方式。

这两天很多战友给我发了信息,我真的没法一一回。主要、普遍大家是关心GTV的投资的问题。我特别、特别感谢很多战友们发来这种要求,希望能参与投资,这让我很感动,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但是由于GTV投资是投资者,投资者和团队和上市公司还有美国以及还有我们战友涉及到欧洲的、亚洲的、全世界的,各种地区的投资的规定和上市规定,这叫募资还不叫上市叫募资。

你比如说战友们,如果是公募,我在这讲啥都可以。如果私募,我是不能乱讲的。所以我有一些讲的话,你们当我放屁,就当作胡讲八道、当我喝多了、喝醉了吧!乱讲的。

你比如说,我们要私募的话,我们的投资者,发起私募者,他一个、一个的给你联系,是可以的,一个一个联系。

比如说我有这个谁谁谁的WhatsApp,单独连络方式,我给你发个信息说,如果你有兴趣投资,请给团队联系,这是可以的。群发的不行,像我在这直播说也不行,那就叫公募了。

公募也没什么,公募它有两个问题,我们不想它他发生。因为我做了那么多年投资,我是清楚的。公募呢!很多要求投资者提供,你有25万美元或者20万美元的年收入的证明。这样的话,亲爱的战友们,你想就让战友们很麻烦。这提证明,那提证明的。很麻烦!所以说是公募还是私募?这是在决策中,到时候再告诉大家。如果私募的话,一个一个邀请咱们的战友进来。公募的话,我就在这公开。根据投资者,他们的要求,我会按照他们的要求说话。

另外一个就是讲出的信息,你比如说我跟投资者说的,原来我说是发行、募资20%,这个GTV作价1亿美金、一亿股,所以募资20%的原始股,每一股一块钱,我以为很夸张了吧!可以了。

但是投资者不愿意,投资者非常不愿意,投资者为啥不愿意?投资者说你看,我们这几年郭媒体花了多少钱?担了多少风险?我们投资者给你担了多少风险?对不对!你一块钱一股,他说这个GTV未来很简单,大家都知道一年以后多少钱一股。要是变成10亿美元,就变成了10美金,变成100亿美元,100美金一股。那就是10倍、100倍的增长。

他说那我们要是没有这个期望值,我们是不跟你合作的。那么现在,你这“呱唧”讲出去了,那这怎么办呢?我说对不起,这不能改。你要改,不管你是公募和私募,首期发行一块钱一股,而且以我们战友为主,但是这是一个讨论.

第三个问题,反而投资,原来我以为GTV独立的募资,未来独立的上市。但投资者,这就是人家非常牛的地方也是,人家很守规矩。说我建议把G-news还有未来的G-fashion统统放到GTV里边去。哎!我说这为什么呢?他说,一符合国际上一概的惯例,融资惯例。第二个才能把GTV打造成万亿美元企业或者是,这个万亿美元,这个千万不能乱说啊!咱当一个标准就完了,不是承诺,不是承诺。所以说,他说反而放进去。哎!我说这个也不错。所以这一天的,每天他们都在跟律师、会计师,他们都在开会。

因为我们不想要投行,我们不想要投行。我希望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比如说,今天我们某个战友买了,他在这没上市以前,“我想转让”。我说你必须让他可转让,就是随时可以转让,这是没问题的。就是说,我给你发Email,我给你发信息,把这个你给我的股票转到ABC,马上就可以。哎!这个好!我说,随时可转,随时可转让。然后呢,非常的容易,然后变成私募,然后主要是大家有投资,不需要提供那么多私人信息。这是非常重要的。

再一个我说,一定要卡住,非战友的绝对不允许!只要不是战友的,比如说,我查出来是这个,那些欺民贼烂崽啊!他们要混进来的那绝对不允许!只要你提供了假信息,我有权利有义务随时把你给踢出,甚至给你没收。送到这个警察局去,因为你是欺诈!你是欺诈。

等这些事儿都在进行中,我没想到战友们,就那天完全是乱聊,就完全我现在发誓我从来没想过。就那一乱聊,这么多人要进来!太多了! 这真是,咱们战友为啥能48亿美元,给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捐款被它给屏蔽掉。这投资要说弄个十亿,二十亿,三十亿美元,一分钟的事儿。确实这是个大事儿,而且智慧的战友很多。在家搁着钱,你能下崽么,是不是?未来的几年你往哪儿投资去?没有别的。

所以说这个G-TV,它是个肯定的,大家的钱都在那儿摆着。但是,它有风险,战友们要记住啊,什么风险都存在,大家务必小心,务必小心!我非常地感动,非常非常地惊讶,这么多人,要投资到G-TV!我就乱讲了一句话,真没想到!最终的决定很快会有,会有的啊。但是呢,我要等他们通知。然后呢,什么方式,到时候咱么再定。

好吧,兄弟姐妹们,到时候我会用律师、会计师的这个所有的这个发出的指令,我来给大家说。所有数据,这儿现在是限制的。

好,这是一个事,第二个就是昨天,叫什么熊宪民、屎诺,还有那个曾宏跑到喜马拉雅大使馆,到那儿去闹事儿去了。检举揭发,还听说什么要干个大,“干一票大的”,熊宪民(说)。我大概听说,我也没时间看。他们就干了一票这么大的。他们就这么干大事儿,挺厉害。

战友们,一定要记住,上天让谁亡,会让谁疯狂;上天让谁成功,总会让上天给你设计出来很多人,你的敌人帮你的忙。这就叫佛家讲的,佛家讲的“顺增缘”。就是好人帮助你,帮助你这个做好事儿,好人来帮助你成就你。某种另外一种方式,叫“逆增缘”。就是你的敌人,他在伤害你的时候,用他的伤害的坏人的方式在帮助你,这叫“逆增缘”,这是非常好的啊,这是我们这个佛学界的朋友,像我们文欣啊,这个丽佳同志,都是高境界,都看得很明白。

你去想一想啊,熊宪民被曾宏给戳捣了,去到那儿打报警电话,发生了以下事情。让全世界看到谁是狼,谁是被狈。昨天在全世界面前,所有的战友们面前,永不可更改地,曾宏被列为了,被是他戳动了熊宪民去打了报警电话。熊宪民打了报警电话说的是什么,说喜马拉雅大使馆里边有上亿个口罩,有心肺机,有检测仪,等等。

他以为喜马拉雅大使馆没人是空的,他“叭”就打电话。打电话以后,人家警察,就“叭”就过来了。911是刑事电话,311是这个现在疫情的紧急电话,人家“叭”来了,来了“咔”这地方戒严。戒严以后让曾宏这个王八蛋到对面的路,马路上去。然后就问,“你是不是(报警了?)”

 (文贵先生和员工沟通)

哎呀!我的娘哎!真是好玩啊!好!我就站这儿了啊!我在咱们的G-TV里边儿看的这个画面好,就这样吧。

尊敬的战友们好,咱们重新来一下!4月7号,4月7号啊,4月7号文贵这个第二次重复乱聊直播,重复乱聊直播。刚才,我们的G-TV啊,这个被黑得一踏糊涂,我没有在咱们的Livestream这块儿来播,所以说我这现在重新来一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昨天到前天啊发生很多事儿啊,发生很多事儿,我这儿重新说一遍,脑子“啊”一下!昨天到前天,是忙得一塌糊涂,大家也能看到,这个世界也是发生了很多大事儿,我们也发生了很多大事儿。最重要的事情,我现在要说啊,昨天和前天收到了很多战友们的信息,关于投资G-TV的事情,很多很多!我没办法一一而回,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在这儿简单跟大家说一下。因为这个G-TV上市的问题,那天我是随便就那么说了一遍,说了一句。结果一说完咱们这战友们这热情劲全来了,哗哗地往上来。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转来的信息啊,包括这个想投资的意愿,我非常感激,也非常震撼!

没想到那么多人,因为现在跟投资者在谈,因为投资者呢我们现在有几个问题。因为大家要知道在美国投资只是有一个公募还是私募的问题,公募我可以在这儿说啥都行,你说了反正,在这儿反正就可以。如果私募的话,我不能在这儿乱讲话的,讲什么都不可以,所以过去讲的话就当我是放屁,都当作没说。

那么未来我们要怎么做呢?就是决定公募和私募有什么不同。比如说私募,我现在跟某个战友,我就我现在通过我的联系方式发给你,说:“G-TV要开始这个,开始私募了,你有兴趣的话跟团队联系,一对一地来。

我甚至在WhatsApp群,在G-news,在G-TV都不允许,都不允许去群发。这样的话呢,它有一个两个,有两个问题要解决。因为我最在乎的,我不想让投资者按照那些公募的标准来去填一些一大堆的单子:你钱哪来的?你必须出具25万美元每年的这个的收入证明啊,等这些事情。这是很恐怖的,战友们,因为很(多战友),我相信很多战友不愿意提供这公募(信息)。而且,中国的财务制度和税务制度,你拿到这方面还有问题。那么公募呢,一般来讲要找一个投行,投行帮助G-TV作为跟你每个投资者来谈来验证你所有提供的投资的这些所谓的资金收入保证,这很麻烦,我说那不好,这个不好。

另外一个我希望GTV投资啊,它未来是随时可转让,比如说像Sara,Sara 买了100万股,100万股我现在想把20万股转给我男朋友,当警察的男朋友,她只要是发个email写个信,钱都不要,就把股权就转过去了。我不希望这个东西在未来很麻烦很复杂。投资者应该得到更好的保护。

所以我建议是什么情况下,能让我们战友们更轻松的得到投资,更轻松的转让。比如说人家跟投行之间的投资,我说我最不希望同行参与,同行不就是华尔街嘛,不就是黑我们嘛,我就不要他们,我凭啥要给他们哪,再一个就是投资者之间给我发生争执,就是说我原来我就顺口一说一亿美元,GTV,然后一块钱一股,人家表示极大的不高兴,说你凭啥我们跟了你三年了,你 G-post ,G-news 我们都支持你,他说你这个象征着网络,科技股它不是以你的所谓的投资和现在的收入,他说那现在 Uber还赔钱哪,那股票能值几百亿美元吗?马斯克他的股票什么时候才值的钱啊?

他说这是根据你的市场的未来的预期,一块钱一股,他说你就给卖了,他说那你想想,很快我们第二次发股的时候,就可能是10块钱一股,10块钱一股第一期投资者就变成10块钱一股就是十亿美元,十亿美元..那太容易了,那第一期投资就赚了十倍。那第三次我们肯定到100亿,甚至到几百亿,那就是几百倍,他说那你这太疯狂了,你这乱讲话不行,所以说战友们,我过去讲的话完全胡说八道啊。

但是我给他说了,发行一块钱一股必须的,而且仅限我们战友。而且一定要确保是我们战友投资的,一定要合法的说,只要过去不是支持爆料革命的,包括是反对爆料革命的,所有他投了,我说必须要把他合法的踢出去。所以这个方面正在商量,一块钱一股不能改。20%给战友这个,以战友为主不能改,不允许战友投资不能改,尽量减少投资者的麻烦和轻易给转让。这是我追求的,所以说在谈这个事。

另外一个人家投资者就讲,反而让我很惊讶,就是他说你这个G-TV投资,你得把这个G-news,得那这个G-Fashion未来都得放到G-TV去,我倒是很惊讶,我说为什么?这本来是独立的嘛,你为什么要放进去?他说只有把这个放一起,才符合国际上投资的规定。还有一个才能把G-TV做强做大,做成万亿企业也好(几千亿企业也好)

哎..我觉得这很让我感动啊,我说“中”,这个中.. 这个中.反正战友们受益,这是我最希望的。

所以说这几天正在忙乎啊,正在和所谓的律师事务所,还有会计事务所在谈,他们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我希望越快越好,到时候我会根据决定是公募还是私募,公募我就在这讲了,私募的话,就一对一的在WhatsApp联系,特别是现在在战友之家的所有战友,你们一定要提前叫Sara,还有秘密翻译组的木兰那里,尽快的把跟我的联络方式,要一对一的方式要有,因为我好跟你发信息,一个接一个的给你发叫私募,公募我就在这讲就行了。我们要做到快、简单、隐私,当然G-TV能不能赚钱,G-TV有多大的风险大家也知道,什么风险都有,G-TV能赚多少钱大家自己评估去吧。反正我觉得这是了不得的事,大家自己决定,自己决定。这是关于G-TV的事情,上市的事情。

我非常感谢战友们,你们那么多人发来的各种信息,要求投资,愿意投资,这对文贵来说是很感动,对我们的G-TV的前途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大家看到刚才就在直播中,又给黑断了。他们这种黑是国家级的黑,这种黑就证明了G-TV的价值。如果说WiFi,无线WiFi,它跨过防火墙的时候,G-TV值多少钱?

G-TV现在我还是那句话,一个Zoom偷了思科的技术,完全不是自己写的,我们完全是一个字一个字自己写出来的,它就是一个会议系统,就在这几个月的疫情赚了40亿美元,它就几个人赚了…现在市值几百亿美元,它就几个人嘛是不是?

我们现在的G-TV未来,现在已经可以同时6个人在线视频,私人会议,未来我们可以五万,五十万,同时在线可以聊天,几百万几千万都可以在线聊天,会议可以达到几百人上千人,商务会议,你想想我们是什么概念,是吧?

世界上唯一一个,一加一,加二,加三..拿手机,不用OBS直接直播了,可以加照片,加视频,可以加文档,同时还有盖特社交媒体功能,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对吧?关键是我们这个中国人的市场,不要说中国国内的十几亿人民,海外一亿人民,包括台湾香港的,五百万人用,一千万人,两千万人用,会是什么样,所以说那前途,大家自己去判断去吧。

但是我说的话完全胡说八道,不代表投资者和发起募捐者的意愿,请战友们一定要记住啊,我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当我胡说八道。所以这是G-TV的事情。

第二个昨天大家都知道,这个烂人曾宏,还有熊宪民,跑去了喜马拉雅大使馆,还报案了。哎呀,好热闹,还有那个Inty马上发视频,听说:“哇..警察去抄喜马拉雅大使馆了,””哇..出大事儿了”。这是欺民贼啊..我刚才跟大家说,不知大家听到没有,我都感谢曾宏,我说曾宏可能是真战友,感觉曾宏昨天这个行为,真是真战友,曾宏这个东西给我们带来了几个效果,我们想做也做不到的,什么效果大家想想,第一条,大家看到了曾宏和熊宪民的狼狈关系,一个狼一个狈,狈永远是搓动狼去吃东西的,最后把狼给卖了。

结果是曾宏采访熊宪民在车上的那个视频,他永远改不了的,那是证据,说是他鼓动熊宪民来干这个事的,熊宪民也认为郭文贵老说我们不能干大事,我干一票大的……我干一票大的,听着啊,所以他就来了,在曾宏的唆使下,就打了311电话,311是疫情作战室紧急电话,和911电话检举揭发,揭发的是喜马拉雅大使馆里面有什么心肺机,一亿口罩,和所谓大量的药,医药用品,硫酸羟氯喹,而且说我们是贩卖的,大量的囤积战略用品,他这个电话打的太好了,打完以后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以后,让曾宏你马上给我到对面马路上去,你不要站在这。

所以曾宏像狗一样被轰到对面马路上去,然后让熊宪民站在这回答我问题,你哪来的?你叫啥?你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大家发现,警察发现周边没人哪,出现了十几个中国人,带着口罩,这十几个中国人全出来了,警察都傻了,这怎么这么多中国人?这干嘛的?这什么情况?

这个事情对咱们帮助太大了,在这种情况下, 你知道发现了什么事情?这时候他们的领导……人家警察的领导告诉他们说,因为值班人不知道我们是谁,那么多警察。但是人家上头知道我们是谁,咱们是重点保护单位嘛,说一定问清楚来者是谁,把所有的证据取好。

第二调查..把所有周围的录像全部调回来,长达两三个小时在那问话。结果问话以后,大家知道,在昨天下午,也就是熊宪民和曾宏跑了以后,FBI,国土安全部全部都来了,为什么?

因为昨天出现了十几个中国人,这个场景把美国警察吓坏了,他们认为这已经不是一个报案的事了,这是一个严重的可能涉及国际组织犯罪,间接犯罪,因为知道那些来的中国人,突然间来,突然间走,而且那些人有些就是中共驻纽约领事馆的,就那帮孙子。所以说让美国更加看清楚,这不是一个简单举报的问题。

还有一个,他这一举报不要紧,人家警察进了我们喜马拉雅大使馆,给我所有的同事,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代表表示感谢;看到那些口罩、手套、设备、医药,人家感谢得不得了。然后看到一摞子一摞子放在那,捐助东西的回函,包括给战友们寄出的那些东西,和正在准备寄出去的东西,警察一再鞠躬感谢:你做得太棒了!太了不起了!

后来警擦还一再问我们那些人:你们是第一个说这个疫情的,你们认为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啊?从感激、感谢,到完全聆听,然后又问这几个人怎么回事?因为人家电脑查出来,熊宪民被王雁平申请了禁制令,叫“民事禁制令”,这个民事“民事禁制令”是不能当场带手铐的。但是昨天这个事儿变质了,整个这个楼里面所有几个美国人,那几个美国人可都是有身份的,全部向警察申请“刑事禁制令”。而且要求说,我已经受到了威胁,而且不是仅仅来自熊宪民和曾宏的,而且是来自于中国政府,甚至是驻纽约领事馆的。

这下事儿大了啊!它变成了一个国家组织行为。战友们,咱得花多少钱才能让美国相信,留下证据,喜马拉雅领事馆,喜马拉雅大使馆,喜马拉雅法治社会、法治基金,被中共有组织地进行了一次陷害。因为那里没有医药、没有心肺机、没有一亿口罩,几千万口罩是送出去的,而且大量的证据给美国的政府和警员,做了巨大的贡献;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华人(机构)每天在做。更重要的是,在曼哈顿喜马拉雅大使馆真的是24小时工作的慈善机构,这在美国政府留下的信誉是警察给你做的证据,未来可以作为法庭文件的。这对喜马拉雅大使馆未来有申请政庇的人,那是多么好的证据和理由。

这还不说,最重要的熊宪民打的(报警)电话说的都是假的,这叫伪告、伪揭发;而且他在视频里说“我要干一票大的”。这事儿太大了!熊宪民的儿子、熊宪民的家人和熊宪民的一切,都将会暴露在刑事犯罪部门面前。

昨天的曾宏,马上……本来对曾宏……没看得起这孙子啊,他就是个狈嘛,他是个坏人,但是他这个举动对我们太大帮助了,所以昨天也对曾宏申请“刑事禁制令”。而且要求曾宏必须要讲清楚,他在昨天的这场组织的背后动机是什么?这多好啊!你想找曾宏的把柄都找不着啊,曾宏给送来了。这就是共产党的智商。

他以为美国跟共产党一样,在中国给派出所长打个电话:把他抓起来,灭了!战友们很多人都这么说,很多人发信息说,郭先生怎么搞熊宪民搞不定啊?曾宏搞不定?战友们一定要记住,在中国你有关系,打个电话可以把曾宏、把熊宪民搞掉,同样也有人可以把郭文贵搞掉,这就是为什么郭文贵的家人现在呆在监狱里。美国这个国家的伟大,就是一切都要走法律,就像昨天下午那些FBI、国土安全部的人要了解情况一样,我们给部门(配合),这都按法律来。

熊宪民、曾宏,他只有这样作,他才能作到瑞克岛的监狱里去,他只有跟这个大使馆、领事馆、吴征的勾兑,才能作到监狱里去。只有这个才能把他给坐到监狱里头去,而且是以法律。

昨天,曾宏和熊宪民给了我们一个最好的礼物,他们把所有我们需要的条件全都做了;另外一个,他证明了真的是王雁平和我们的法治社会、法治基金、在为战友们真的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寄口罩、寄手套、寄这些所有的药品、寄这些东西。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看到了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我真的不忍心,我说实话,我每天看到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王雁平这样地工作,我真的不忍心。但是天理昭昭,就这熊宪民和曾宏,还有共产党的十几个特务,处心积虑地陷害,这个在曼哈顿唯一代表中国人,在向社会上捐款、捐物资,冒着生命危险在给战友捐口罩的这些人,真的是天理不容!同时(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王雁平等)他们也太伟大了!冒了太大的风险!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昨天这个事情让战友们看到了很多真相,看到了很多伟大和龌龊和卑鄙。这个东西是我们安排不了,我们也设计不了的。但是昨天他一去了就说:哎,我没想到王雁平也在这。王雁平天天在办公室,放着自己的安全不要,在为战友打包寄口罩、寄手套。

说到这了,我就想起我们法拉盛的一位段先生。昨天给他寄了一千个口罩,昨天给我们的那个韩国的战友寄了两千个口罩,昨天给我们凤凰城的战友寄了两千个口罩,然后给我们拉斯维加斯战友寄了五百个口罩,然后给整个亚洲寄了大概将近两百万口罩。

兄弟姐妹们,你去想想邮寄费多少钱、多少包装,这东西值多少,是钱能买的吗?口罩已经跟钱没关系了,它是你有没有的问题。一个法国总统跪求中国,要求要口罩,结果是受到了如此之羞辱——要买华为5G。我们寄了多少啊,战友们!香港我们寄了多少个!昨天我们又给香港又寄去了五十万个。我们现在有一个八百万的口罩马上要到,还有一个一千二百万的口罩要到,这些都是为法治社会、法治基金、还有我们的支持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准备的。世界上还有一个这样的慈善机构或者一个人这么干事儿吗?就这还受到几个跳蚤在那对我们进行攻击,天理何在啊!

但是战友们,法治社会、法治基金,还有爆料革命战友们,我们已经寄出很多批了,这些寄口罩的主要有Sara、木兰,还有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捐款者。如果收到的,请你给一个回复;没收到的,没有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有几批是根本没有收到,但是收到的请给回复,我们会持续地寄,直到你收到为止。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给战友们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是中国人的诺亚方舟,它不是口号。这不是欺民贼那么多年只(收)捐款,从来不说捐款去哪了,只伸手要,从来不给,永远拿历史来要你的命、要你的钱,从来不给你们,只给你们要。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绝对不会。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昨天这事情,天意。对下一步打击欺民贼,让熊宪民蹲到瑞克监狱里去,这有巨大的意义。包括曾宏,这回曾宏行了,这回曾宏走着看啊,走着看啊。

昨天我们的几个美国的同事,暴怒!我说那个曾宏,你们看他节目,他是干什么的?这几个美国人表示,我们受到威胁啦,我们到这来,我怀疑他们是故意来放毒的!所以昨天下午和昨天的这个事情发生得很热闹。

但是战友们,你要想什么事情你都要看,佛教讲的顺增缘和逆增缘,顺增缘是什么?就是战友们和我的关系,我和战友的关系;就是大家共同的都认同一个目标,用一个善良的办法和你一起达到修行,甚至立地成佛、修成正果;然后呢我们能结下很多善缘。另外一种是你的敌人,在利用伤害你的丑陋的攻击你的办法,来帮助你、成就你,修成正果,这叫逆增缘。

昨天的曾宏撺掇着这个熊宪民去啊,这个事儿太好了。昨天我正在开会,我们那坐一大堆人,保镖一告诉我,我笑了。我说千万不要停止,让他随便报,你们高度配合啊,这太好了。真得感谢曾宏昨天这么一戳,暴露了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一直是这个背后的控制者,吴征一定是背后的出钱者、控制者,还有马云。然后曾宏是共产党的特务,这些年害死多少民主民运人事。然后熊宪民是他的打手,还有这十几个人参与,昨天把这十几个的的录影……周围的所有的摄像头(监控录像)全调走了。这事咱想干干不了,这是美国法治国家,只有这种办法才好。甚至你看到昨天熊宪民,拿着口罩戳来戳去戴在这。然后曾宏让他喝一个开过口的水。那很有可能就是大使馆给他个瓶子放上病毒了,熊宪民你喝吧,你不是写习近平情人的书吗。结果熊宪民没喝,喝了我估计就嗝屁了。如果熊宪民喝了,熊宪民就把这个病毒带给儿子,带给儿子的朋友,带给所有的熊宪民的老板韦石,这个事就大了。所以曾宏这个家伙是最危险的,狼狈为奸,这是狈。

昨天能把熊宪民戳到前面去,能把大使馆的间谍给弄出来,证明了喜马拉雅大使馆、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真心为战友冒着生命的危险在维护华人的形象,在给美国政府一起抗疫。因为那些东西哪来的,去了哪里,美国政府清清楚楚。所以他们这种炒作,这种所谓的举报,他根本就是个傻叉。郭文贵说的唯真不破是体现在任何一件事情,如果这些口罩、手套不在,完了;如果口罩、手套我去卖了,完了;口罩手套如果没捐给美国政府、没捐给战友,完了。

话又说回来了,我们的律师团是干啥的,律师团说郭先生,你这放一百亿口罩都是合法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敢动我们的。我们没有秘书团队吗?这帮傻叉想当然,就用的中国共产党教给他的最卑鄙的手段——造假、说瞎话。警察你一打个电话来了,你这东西是非法的储备,然后你犯法,我要给你拿走。这帮孙子有多愚蠢,谁跟他们走那只是死路一条。

这是为什么曾宏天天给我发信息:我在楼下冻得发抖,我在地下室,我一分钱没有,我炖点菜吃。熊宪民你看那个人那个龌龊,那个脏样子,浑身发臭,哪都睡觉的主。这是为什么你们能发现,这些人穷得叮当响,为什么这些是人衣不裹体,真的食不果腹。因为这种人的智商和情商,他不可能有未来,他不可能有好的生活,这就是他们注定一辈子是失败者。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欺民贼在海外混的,连个家也没有,业也没有,更不要说正常的生活,这就是他们的结局。而且瑞克岛的监狱,这次彻底地给熊宪民、韦石、曾宏,还有他们那十几个人,在背后还有吴征,打开了大门。战友们,这是多大的礼物!

(鼓掌)不是啪啪啪。

我顺便再跟大家说一下这几天世界发生的疫情的大事。英国的强森、美国每两分钟死一个人的这个事情,咱就别说了,太大了。但是战友们要记住,这是我们在从2019年的12月份、1月份我们就说过,它一定会发生。只有爆料革命是给全人类、全地球吹响了最大的、最危险的,而且现在都在发生了的疫情,是一个生化武器战争,是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实验室做出来的;而且告诉你是郭德银、石正丽、王延轶等人干出来的;而且下一步手段就是卖口罩、卖手套、卖战争物资,然后让全世界跪下;然后会死多少人,然后最糟糕的城市将是纽约,然后是伦敦,然后是香港。这是我们说的。

而且只有我们最早说大家要储备粮食、换美金,只有我们爆料革命最早说到的,国内的战友们千万不要被共产党戳腾回去上班。到现在我们是每天说的,从昨天到今天告诉你一个答案,不听爆料革命的,那你将付出血的生命的代价;听爆料革命的,救命救财、保命保财,还能让你有无限的希望。

国内现在什么情况,战友们现在看到了:大面积的爆发,全面的爆发,而且一直都在爆发;不存在二次爆发,他一直在掩盖,这是掩盖不住了,而已!悲惨呐!多少战友们给我发来信息,一死一个楼一个楼,一家一家的死。警察从尸体过去还抬着过去,现在尸体装着尸袋是拉着,就像拉垃圾袋一样,从楼上拉下去。现在国内最火的是骨灰盒、火葬场和墓地生意。所谓的恢复工厂的,到工厂上班的孩子们多少人感染。

更可怕的事情,昨天早上大概六点来钟的时候,我去见面开会之前,某国政府说,他们收到了很多国内的各种情报部门给他的证据,说中国现在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国内的无症状的带毒者。可怕到国内好多县、好多城市已经封闭,好多工厂已经是一片一片的倒下了,那是人命啊!

香港那个数字,我原来说加一个零,俩零都不够。现在很多情报得到的信息,香港人就是把大量的感染者全部送回大陆去。中山、湛江还有南海,好多人都是一家一家,一个公司一个公司感染。国内的公司倒闭潮、企业倒闭潮现在是一塌糊涂!

只有这仨地方生意好:骨灰盒、火葬场和墓地。现在想卖点香、想卖点殡葬用品都不行,因为不让你哭,不让你烧香。这个悲惨场面对中国来讲,没法形容。

然后国外,大家就不用我说,每天早上GTV,战友之家的GTV和上天造灭疫组的GTV、秘密翻译组,和我们战友之家所有推出的这些文件,和GNEWS上所有海外的死亡数字和政要名人,大家看到,倒下的多少人,倒下的多少牛人,多少企业在彻底被改变。大家想想,人类上还有一个人一个组织干过这么伟大的事吗?只有爆料革命。

所以昨天所有开会的说,每个人都对我是,哎呀,郭先生你现在就是我们的神呐,你是我们的救命的恩人,你太伟大了!我再次给他们强调,我说谁要再说我神,我立马离开,你在侮辱我,人间没有神,神在天上。

第二个,我不是你们的恩人,我也没想当你们恩人,我也不想当任何人的恩人。第三,不要说感谢我,我不需要你们的感谢,我只需要你们知道,共产党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共产党灭了,所有的国际的事情都解决了。

0包括我告诉他们,我说你知道吗?这个病毒,只要不把共产党给消灭,你永远解决不了。你不信走着看,一波一波还回来,一个季节、一个月地来。大家都点头。我说这个病毒今天叫做冠状病毒,明天可以叫汉塔病毒,后天可以叫汉塔儿子病毒,这个是会怀孕的病毒,会下崽儿的病毒。而且我说,你这个纽约公园老虎被染上病,震惊了美国呀。现在我告诉你,如果共产党在世界各地在放毒,你信吗?他们说,我们在怀疑,我们在调查。我说你们一定往这方面去调查。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获悉了内部的情报,绝密文件,中共中南坑说:一定要让美国人在5月份、6月份一直处在疫情的最高峰期,然后让美国和欧洲回来求他们,求中国。特别让法国、英国、德国三驾马车处于极为糟糕的乱的社会状态之中。然后你回来,然后求我。这就像给马克龙打电话,要口罩是吧?买5G。美国人要求中国了,可以,买5G、修改中美贸易合同。

为什么我们爆料革命能在最早时间,告诉你共产党下几个月的走向?战友们,有谁能说清楚这个重要性?有一个人敢说出来我们爆料革命告诉了全世界,共产党希望你5到6月份之前全处在疫情的高发期,然后让你跪下来求它。这在法国、在德国、在西班牙、在意大利已经全面地体现出来。

但是,战友们不要忘了,短短的不到一个月,共产党内部的以假治国、上欺下骗和它的以贪治国、以黑治国,同样地对它也是一个重大的伤害。这就是卖出假口罩、假手套、假测试剂,整个在巴基斯坦、在日本、在欧洲、在西班牙,彻底将中国产品打上了中国产品的灾难。

战友们,这是人类从来没有发生的。一个中国制造撑了中国经济几十年,共产党仅用30天,把30年的中国制造,打造成了中国制造的灾难。想再回去,未来想让这些国家再买你东西,绝不可能。这都是爆料革命最大的好消息。

然后你看班农先生最近干什么了?谁告诉我,谁要拥有一个班农跟你站在一起,老子给你磕头去。你叫什么祖宗也可以。如果任何一个欺民贼能让班农跟你一样地去发声,我给你磕头去。如果你有一个凯尔巴斯,能和你站在一起,跟你一起奋斗目标,我给你磕头去。如果你能让一个斯伯丁将军、蓬佩奥、卢比奥、汤姆科顿、彭斯副总统,能让这些人跟你站在一起,我给你磕头。中国人在过去的五千年历史从来没有过。

爆料革命干了啥?爆料革命今天干的事情,所以是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我看后也很难有来者。这就是爆料革命。谁能做到?能在最关键时候,过去两三天,战友们你们没有感觉到,我们中国人不论是好事忘得快,坏事忘得也快。

中国人病毒和中国病毒和共产党病毒,这事有多大,战友们!如果要成了中国人病毒,所有的人在西方真的是过街的老鼠。你们都能感受到在西方的这种愤怒。这是爆料革命干了多大的事?我们要接着干,还要接着弄。

特别是现在,我们美国的最高层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全面地对共产党要开战的前夕,我可以告诉大家,记住,川普总统是最伟大的战友,川普总统要出的是你想象不到的招。他会打太极,太极中最重要的招是什么,大家想想。你看着都会发生的。绝不是那么脱钩,香港绝对不仅是只取消自贸区地位,绝对不仅仅是脱钩的问题。

我们在两年前说的事情,都在发生。就是爆料革命太牛了、太早了、太准确了!共产党你绝对完了!你百分之百完了!这是肯定的。

现在共产党疯狂地把所有海外的孩子,想办法给弄回国去。战友们,但凡你们有一点脑子,家人有一点智商,不要把孩子给弄回去,弄回去就完了,弄回去就彻底完了这孩子。能有办法呆在西方,给人家扫地去都要在西方活下去。

因为战争已经发生。我们已经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中,我们就不要当这个战争的牺牲品。

大家好好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战,德累斯顿这个城市,当年被认为是英国丘吉尔绝对不会炸的,盟军不会炸的,他说丘吉尔的姨妈住在那个位置的,结果是哐哐哐美军和联军和英国人它他炸了。炸得稀巴烂。最不应该炸的时候,最不可能炸的时候被炸了。炸完以后,大家想想……结果是,当时的戈培尔马上利用这个灾难,反宣传,说他们炸死了我们20万人,你看他们能炸死我们那么多人,我们赶快去攻击吧。最后德累斯顿人,很多人参加了最后的疯狂的1944年的对苏大战,对盟军大战,结果全家都死了。

希特勒的宣传战,希特勒的洗脑战,把德国人送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现在看到的很多人就像当年的德累斯顿,被鼓动、被杀害以后,造虚假、拉仇恨,然后把你送上前线,让你全家送死;还要把钱整个送出去。然后把所有对苏联的战争,对二次大战归罪于犹太人,说这是犹太人导致的我们的大战,所以要杀全世界一千万犹太人,在欧洲,犹太人一千万,结果杀了六百万。

大家要想想600万,那杀人杀到没法杀!研究各种办法,把过去的枪杀、刀杀、子弹嫌太浪费,最后变成了饿死你、累死你,最后变成了工业性杀人。犹太人现在后悔得要死,当年为啥很多人没有反抗,因为很多人到了西方还让他回到欧洲。

当时德国你看到,一个船来到了迈阿密,美国不让进来,不让进来呀,结果犹太人跳船自杀了,还有犹太人回到了德国,回到德国全都死了。

这跟二战太像了,战友们,比希特勒还疯狂一千倍、一万倍。这个王岐山、戈培尔,还有孟建柱、还有孙立军、还有吴征,就是当年二战里边最坏的那几个人。

一个当时的纳粹组织,就那一二十个人,把整个世界差点送到夜王时代,死掉了几千万人。整个德国死了多少人!今天跟它太像了!

当时希特勒用的是先进的武器,坦克、飞机、陀螺仪、无线电。今天共产党用的是叫做CCP冠状病毒。它付出的代价和牺牲的人们,就是中国人民的未来和中国人的孩子。还在那天真呐!大家天真那没办法!

爆料革命,将成为世界上唯一保存的和必须保存的,中国人的有生力量;必须要成为一个能尽全力保护中国人和中国孩子、中国人未来的,一个有生力量;必须成为中国人的诺亚方舟;必须要在这个大难的时候,成为唯一让中国人可以相信的力量。天祝我们中国人和爆料革命,让我们喜马拉雅的革命能够成功。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太美好了!但是战友们,我再说一遍,只要你死了,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什么钱呐,那八成新的老婆,八成新的老公,那都是人家的了,是吧?人家搂你老公睡觉去了,人家搂你老婆睡觉去了,你那九成新的钱还没舍得花的,有人替你花了。你的孩子喊人家爹、人家娘是吧?只有活着,是唯一的真理。所以只要现在能喝凉水,能让你活着,不要走出家门去。

大爆发和最灾难的时刻绝没对没有出现。共产党的疯狂计划绝对还没有全面用上。全世界反击的时候还没开始呢,还在酝酿中呢!

现在就像中国山东老家赶集一样,一见面手一伸进去,5块、6块、7块、8块,在讲数呢。各国之间袖子伸进去在讲价、讲数,在勾兑呢。

千万不要当这个牺牲品,因为我们老百姓在这种事面前,都是极为脆弱和渺小的。健身、保持愉快的心情、多学习,方便的情况下,动动手,去举报这些欺民贼,发一些香港的整个的这些孩子的英雄事迹的信息,传播香港整个孩子的英雄事迹,确实让世界知道中国人的喜马拉雅、中国人的耶路撒冷、中国人的香港抗议运动,是灭掉共产党、拯救人类的最关键。

千万不要忘了香港。没有香港,台湾已经在战争之中。所有现在美国、欧洲的每个人都支持我这观点,Miles,你绝对说对了。因为他们有情报。如果香港当时不抗议,绝对现在台湾完了,绝对完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要感激香港,不要忘掉香港。香港是我们的圣地、是我们的耶路撒冷、是我们的英雄、是我们的骄傲!

喜马拉雅未来成功以后,要把香港变成全世界尊重的地方,中国人、亚洲人的圣地——耶路撒冷。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说一万遍,不如你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一个人的决策失误,一切结束。就是你走错一步路,被染上病毒,一切都结束。文贵就说到这好吧!

一切都已经开始!

现在为十四亿中国人、全世界人祈福!

阿弥陀佛!谢谢了!谢谢了!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