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文贵警示好好活着,一年后再想着上班赚钱

0
438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就开始了啊。323,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星期一,文贵在这和战友们乱聊。有事儿的去干事,没事儿的在这块儿听文贵胡蒙乱聊。

大家都知道啊,昨天星期天,也就是这里的星期天晚上,大陆的亚洲的星期一上午,大家看到了整个亚洲股市、金融市场;日本小阳春,新加坡往上折腾。但是本质你看得出来,整个美国的这几个大的指数,直接几分钟熔断。

大家要特别注意到黄金、白银、石油。黄金、白银、石油啊,你能想象到这是什么价格,这什么概念?

然后这个香港擀面杖子直接干到21000点,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都6、7千点下来了,这得多少钱啊战友们,有多恐怖啊你想想,这真的是不可思议的;然后上海擀面杖子比划比划下来点,但是那也是很瘆人的。大势已定,无人可以避免,天塌地崩啊,天塌地崩啊。

在纽约东部、西部所有的地方,现在所有的地方都限购。每个人可以一次买两盒鸡蛋,买肉买多少。人家贴的非常清楚,说你不能你一个人都买走了,你必须是要给别人留下吃的,只要你按照每人每天买的量,我们保证你所有的吃的、所有的用的。

就是美国这个国家她太伟大了啊,就伟大到了你不得不尊敬她,发自内心的尊敬她!她能让老百姓这么听话,这么尊重纪律,没有实行强制,结果是所有的地方都按规矩来。你说这个国家了得了吗,规规矩矩。而且昨天我去长岛看到了这个地方到处放着牌子:请你随便,免费拿一个使用。有的有口罩的,有的清洗剂的,有的放着煮的肉的,还有饭盒里放的好好的,是刚刚煮熟几成的牛肉……到处都是。教堂那旁边全都是,干干净净。有的怕你不好意思,放了后面一个牌,就你拿的时候就能挡住你,保留住你绝对的尊严。还有旁边放了一个小板凳嘛,餐巾纸啥都有。就看不到半点乱的地方。就现在共产党想尽一切办法想让美国乱,说实话,真没看到美国哪儿乱,不但不乱,大家是井井有条。

我们昨天、前天、大前天给不同的医院、警察局还有一些机构,去送口罩。问人家要什么,他说你们有什么就给什么。当我们送几箱的时候,人家都说,唉,你们给我们太多了,不需要那么多,你们要给别人。他不仅控制让你少拿,他也少拿。

更夸张的事情,人家都跟你说,你不要不留名、不留姓,不像那共产党似的,扔下1万块钱扭头就跑。你大爷来的,中南坑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了。人家说希望你留下姓名,让我们记住你留的:一,我们的东西可查,有人捐过东西,我有个备案;2,我要知道你是谁干的好事。你说这是什么样的?他咋这么不同呢?就这么不同。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就是这种感触吧,不是一般的深。然后呢,你说我这是怎么说咱中国人呢?我脑门上也没有写着我是反共者,我是第一个什么这个革命运动向西方吹起的哨、发起让美国人小心这个共产党病毒的人。你也没写着啊,但到哪儿去,人家都是表示了客气,非常客气。

昨天我们在码头,遇到一个让我很兴奋、很感动的事。一位女士,说中国人加油。我说你不怕中国人吗?她说不是中国人的错,她说这是政府的错。就这么一个普通的概念。旁边跑步的人男男女女,我有时候就问人家,我说你们恨不恨中国人,他说当然了,很不开心,但这是政府的事。我相信这些人,我随机问的人,绝对不是受过什么宣传,共产党安排的,就人家这个老百姓的素质。人家拥有这个国家,拥有这个土地,你确实觉得值,值。这个时候懂这样。

但是我们现在,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同胞们,不是说很多人都这样,特别有一些,来自一些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些人士,大量地去拉仇恨、搞种族矛盾、恨不得天下大乱。有一些地区它就不一定是这样子。但是共产党,中南坑的人就把那个真的是痔疮上那根毛,放大成一个像五台山一样,这么大,让你看一下,多可怕、多脏啊。但有人就相信。

大家能看得见,共产党能把这个假的说成真到啥样,能把真的说到假啥样;能把李文亮医生8个吹哨人的事情让大家忽视不见。然后因为他们耽误了疫情,给全人类带来了威胁,现在要嫁祸于美国人。嫁祸美国人,嫁祸穿山甲,嫁祸蝙蝠。你说就这个病毒出来以后,有多少法儿、有多少招儿的共产党那个谎言。义正词严的撒谎,那才叫不要脸。

中央电视台就是那个义正词严的撒谎,庄严地、认真地、严肃地、一本正经地撒谎,——叫中央电视台。无耻、可悲到极点!

今天外面下大雪了啊,哗哗哗大雪特别浪漫,特别多,白白的大雪,特别漂亮。我在下雪的时候,在那个露台上,我和北京的一位朋友通电话。他说文贵,说实话,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我把那个外面的雪拍给他。他说文贵,全国到处是火灾,火灾不让报;到处是重大的非正常的事故,火炉爆炸、锅炉爆炸、电厂突然爆炸、重大车祸,他说现在也没人管,也不让报。他说你说一个国家上下,集体撒谎,集体沉默,都希望这个事出得越大越好,他说这是什么样的心态啊!啥叫末日心态啊,这就叫末日心态。他说哪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十几亿人都希望出事、出大点,都希望这事出得越大越好,死的人越多越好,都以为不死自己。

他从广东、深圳到浙江、到北京,还去了蒙古,他说每个省都不一样。他说现在就是不让你检测,也不让你报多少人;他说不检测、不让报和你零感染,TM这是个什么关系这是?大家全傻了,说那死的人多了去了。

他到广东去,他说仅仅广东一天,哪那一天都是几万,哪一天就几万,哪一天都有几万确诊。他说现在火葬场焚化炉的事情,它对全国人民的震撼不是开玩笑的。死的人绝对没那么简单,绝对没那么简单。北京、重庆、上海别提了,他说现在共产党不让你开工,它死;让你开工,你死。它想明白了,宁可让你都死了,我也不能死。

哎呀!我发现我们这个GTV可比这个牛大了。

所以说,我们真的是有幸能跑出来待在西方国家,能在这样的环境生存,是老天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真的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能生存下去。所以说战友们,我们要感恩,要感恩你所待的地方,不管你在哪个国家,你都要感恩。这是发自内心说的,不能再伤害你待的这个地方。我这几天特别有感触啊,就是如何感恩你现在待的地方,像我们待的美国,你真得感恩。

我特愿意这种感觉,跟战友们聊着天,别一本正经的在那块瞎扯,咱还是认真、严肃地……中不中?还是GTV,真正咱的GTV好,真的太牛了,太牛了。

所以说战友们,我想给大家说什么呢。昨天大家看到白宫新闻发布会,皮特·纳瓦罗专门说到,说你们谁家里边放着口罩,储备的大量洗手液、口罩,我们知道,希望你拿出来。美国国防生产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包括任何国家启动战备法的时候,这个战争法案的时候,任何人的东西,它都可以征用。共产党能拿、北朝鲜能、美国能拿、哪国都能,这是政府保护绝大多数人利益的,一个绝对的一个条件。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看到了很多华人储备大量的口罩、手套还有那些洗涤液,而且美国政府内部人不说。他们感到很伤心的是,很多华人知道美国现在这个时候,大量的口罩、战备物品都给寄回到国内去了。这是让他们感到非常、非常惊讶的。你寄到国内去了,你现在本来共产党就该给人家的,你不给人家。

(调试直播效果)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不管战友咱储备什么东西,我今天给大家几个建议。

大家去商场买东西的时候,人家搁那的羊肉,还是搁那的鸡蛋,你不能一搂都给搂走。这个是让华人,让中国人形象是极为受损的。你不能到那一把咵全搂走了,你搂走了,下个人买啥呀?你是储备了,别人还吃不吃啊。对不对?别人还吃不吃呀?这不能这么干。

第二个,如果遇到有些人这么干, 你应该阻止他也不能这么干。另外一个就是家里面现在大量买口罩,买洗手液,你寄回到国内去的,战友们这真不行,你这会拉大仇恨的,你会出大问题的战友们。这不是开玩笑的,这会出大问题的,这会增加社会仇恨的。久而久之,可能伤害的就是所有在海外的人。

在这个时候更不要自己自卑,以为到哪去我是中国人,人家说啥话你都觉得种族歧视;你也不要随意的跟人发生矛盾。这个也是有大问题的,不能随便这么搞。

一旦这个发生以后,我们自己在社会上很难生存。

另外一个,你大量地往回寄口罩、手套,你寄的代价,未来可能是很大。你所在国如果你没有口罩,如果有人检举揭发了你,人家会动用一切权力来收拾你的。或者说你把大量的储备物资运回到国内去,或者你贩卖,你要想赚钱,那你真的是找死呢。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如果你要趁机想拿这赚钱战友们,你可千万别玩,这是找死呐,千万不要!

哎呀我的天呐,这全是军队吗?刚才上来这个,是不是军队呀?大家看看现在纽约什么情况?大家看看现在纽约什么情况?(展示手机视频)大家你们看看现在啥情况?多可怕!全军队啊,看到了吗?全军队,看到了吗?全军队,全军队,全军队,太可怕了!

这聚焦真的是问题……战友们说老聚焦聚不上。哎这谁说的聚焦聚不上,弄得我心乱了,你们一说聚焦聚不上。战友们的满意度是百分之百我才高兴啊,但在我们的GTV上就很牛啊。

大家头两天我们在测试的时候,本来我们四十几个人,有战友就把GTV的GTV给发出去了。发出去以后,迅速的是百倍地上来了。结果第二天,共产党马上就把GTV列为不合法、给屏蔽掉了。但这件事情就看出了共产党它有多么的可耻,实际上有多么无能。

大家想想,如果我是共产党,我绝对不给你屏蔽掉,GTV我让你全部中国人随便上。随便上,为什么战友们?

你知道搞视频平台是什么概念吗?懂的人都知道,GTV打开让任何一个战友、任何一个人加进来,一年的成本是多少钱?如果有1千万,这个所有的要打开的话、共产党不屏蔽的话,咱迅速就是3千万到5千万。马上,一周内,1千万到5千万如果要加入进来的话,你知道什么概念吗?咱这一年啥也不用干了,那一年大概就3千万到5千万美元的使用数据费用。便宜的是6分到7分(钱),贵的是3毛到3毛,如果咱们战友们都在大量直播;或者人家共产党打开了说随便看吧、随便直播,可能是1毛到5毛。5千万是多少钱?1个亿是多少钱?我郭文贵接下去就破产了!

所以说战友们,咱这GTV未来是干嘛啊,限制使用,30分钟是一个级别、一个小时是一个级别;上传视频也是30分钟一个级别、一个小时一个级别。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干的事,然后好的战友们、常用的、不扯蛋的、确实是对反共有用的,那我们给你授权、放开。我们折腾不起,真折腾不起,这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说战友们,我们这个GTV不会是什么娱乐频道、电影频道、旅游频道,玩这个咱不玩,我们玩不起。因为我们也不指望广告费,我们全是自己拿钱,我准备好了大概一年拿一个亿美元进去,贴进去。今年共产党完了以后,下一步就是清理共产党;然后明年中国人民追求法治的生活;后年追求有信仰、有法治的生活;然后再讨伐这些盗国贼的财富。这是我们现在要追求的!但是这个网站是服务这个的,不是说你去旅游……去旅游,你看别的去。关键是让战友们能讲话,让中国人敢能说出话、发出声音,这是我们想的。

所以说它屏蔽了反而是好事,你看现在的战友,都是我们自己的战友。一旦它要全放开,那我不死定了,那还了得了嘛,咱弄不起。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看到很多愚蠢的盗国贼,布置了天兵天将,吴征、马云这些人到海外来,收买一个个低级下流的王八蛋,来黑爆料革命、黑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有用吗?你能黑得了吗?黑不了。

我给大家报告一下,昨天……此时此刻就在开始了,(他们)刚刚给我发来了信息……。

(看手机视频)哇,开枪了,迈阿密,咣咣地!冲锋枪,哇塞!皇后区,哇,军车,哇,天呐!

我们头两天怀疑我们的员工有了(感染),吓得大家都不得了。检查结果出来,非常好,阴性。刚刚检查出来。

战友们,我昨天和(他们)开会的结果,此时此刻,受五大组织的委托,就像昨天在福克斯上你看到的那五个牛人一样,分别代表了五个不同的组织、五个背景;已经正式地宣布与共党开战。与共党开战,已经全面开战。

今天起这五大组织,一句关键的话: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病毒——叫CCP病毒;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叫CCP;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的——干掉CCP。

战友们走着看!记住我今天直播的这一刻,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共产党想在六月份把美国打趴下,让美国和中共勾兑的事,别想了!共产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想干啥我非常清楚。

昨天又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的一天!把美国经济搞垮、把美国社会搞垮、把美国整个生产量彻底打垮、影响美国总统大选、叫美国社会动乱、引起种族冲突可不仅仅是黄(皮肤)人和那些维奸,共产党还希望在美国所有的这些民族、少数族裔趁机而起——叫美国大乱!这是文贵在2017年10月5号华盛顿记者招待会说的话——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现在3F计划,已经得到了美国、西方所有机构的认可。

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在过去的1月份到现在,我们爆料革命最有实际成果的,就是昨天下午和到昨天的晚上。接下来你会看到一个个的霹雳风暴、霹雳雷、霹雳行动。霹雳年,你会看到整个的行动全面地、无处不在地开始。

日本的勾兑,想开奥运会,包括经济合作,已经受到了严重警告:你再这么玩下去,老子就给你们来狠的。日本现在有点怕了。

英国约翰逊这小子跟共产党勾兑,已经是撅腚了,把腚都撅出去了。

法国已经把已经是以身向共了。

德国,已经是全面裸睡了。

意大利已经是半死不活了。

我现在请问战友们,共产党如果不是你放出的生化病毒,为什么我拿到你那个文件,你说:6月份要和美国西方和欧洲国家和日本这些国家重新谈条件,谈贸易谈判。

在这个文件当中,你明确的说:我们到那时候要一手拿疫苗,括弧,一手拿疫苗,一手拿医疗设备,重新和美国、日本、欧洲,重新谈判。

战友们,如果你没放狗咬人,你怎么知道,说把狗收回来以后,我要收回狗的条件是什么?——这狗肯定是你家的、狗得听你的、放狗之前你有准备;而且是你拿狗咬人是威胁。

所以美国,我昨天告诉他,我说亲爱的美国同胞们:如果这个时候你还不开始真正的行动,美国完了;太慢了,太晚了,太天真了,太贪婪了。我告诉它几个大的基金组织,我说现在你能把股市弄回来吗?你能把这个道琼斯指数弄回来吗?你能把石油价格、黄金价格拉回来吗?你能把老百姓信心指数拉回来吗?美国接下来感染真正最夸张的,是4月到5月开始,你控制得住吗?那指数能回来吗?绝对不可能。大家说,So what那能怎么着啊?怎么办呢?Answer, answer, give me answer. How! How! what do you say the solution? Tell me please Miles。

怎么办,方法呀?我说非常简单,Originally virus——真正的这个病毒的起因。

我说你要找病毒的起因,你们必须给共产党,让共产党说。别废话,你告诉我这个病毒哪来的,你必须配合我,咱把事查清楚;而且你们公开所谓你的疫苗,你把它成分必须分享给我;共产党,你现在多少人死了,你有多少数据你必须给我。

唉,他们说说好,这个好,这个好。我说另外一个,如果你现在不要把这事变成美国跟全中国人的仇恨,和全世界的仇恨,不是你喊两嗓子,彭佩奥,你跑那喊两嗓子,我说彭佩奥先生,你觉得你骂一顿崔天凯有用吗?他那个傻瓜,崔天凯旁边全都是我的人,崔天凯他真的是,他上个厕所我都知道。你要不信,崔天凯,咱俩试试。崔天凯北京干啥,发生了啥,他真的比我们每个战友都知道的少。

你们知道三周前,崔天凯见了一个这个美国高官说什么吗?趴耳朵说一句话:我不是不想回答你,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美国官员本来一肚子气,看到崔天凯那样,一下子松了,拍拍这个崔天凯的肩:明白了。唉,对不起啊,这是蒙的啊,完全乱蒙的,就当文贵说梦话了。

崔天凯这个动作是真实的,他说的是实话,他真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是这是武汉实验室放出来的,还是说这是穿山甲上来的,还是中南海到底怎么回事,武汉死了多少人。

为什么这些外交部要这么做?他崔天凯在杨娘娘面前,那真是杨娘娘屁股上,就是没洗干净那根毛,就啥也不是——就这么简单。这是个最真心地趴耳朵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真的不知道。

所以他只能用一个外交官来玩弄你。所以我告诉美国朋友,我说崔天凯都这样了,他都不知道真情,中国人知道吗?你们知道吗?所以,

第二条,必须马上让中共打开防火墙。(他们说)对对对,好好好!

第三条,如果它这两条都不干——脱钩,脱钩,脱钩!

就这么简单呐。从香港自贸区取消自贸区地位,惩罚所有的香港的这个官员,然后脱钩。并告诉中国,可以不做;先告诉共产党,所有共产党在海外的所有国家财富,所有的财富都要查封;包括他家人的所有海外私人名单,他私人财产全部要公布。我说你他要不给你,你把我郭文贵立马拉出去绞死去,我说我不用你们,我拿我鞋带自己绞死自己,我向你们保证。他们都给我鼓掌。

然后,我提了几个小建议,我说:首先你要让你这几员大将,7员大将,从7个方面……因为美国永远是这样子的,就美国白宫和五角大楼国会要做什么事情,先从民间开始,就有人得说话,媒体,这就是美国媒体的重要性,就是扇呼,叭叭叭一直讲,讲到大家形成共识了,叭叭叭到国会去了,叭叭叭到白宫去了,叭叭叭到五角大楼也受到影响了。就是这些智库、社会的力量、媒体扇呼起来,形成共识;然后推动这几大机构的整个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国会,全面决策立法,最后白宫执行。

我可以告诉大家,是我告诉他们的。我说如果华人,还有亚洲人,还在美国土地上,还在囤积战略物资,还往中国寄,这已经不是说你投机倒把、或者投机取巧、危害社会安全的问题,它已经事情太大了。我正在推动一系列的事情,我现在也不能在这说,差点又说出去。

所以说战友们,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战友们,同胞们,你们要认识到,现在此时此刻今早9点开始行动,大家制造了一套计划。

你们到底要选择什么?你只有仨选择,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边,用手机支持暴力革命,全力以赴,别染病,别传染给别人。第二条,你走出家门去帮助别人,但是你小心点,你有这能力别染上病了;第三条,现在听共产党的,飞回中国去,还有在国外替共产党摇旗呐喊。

你觉得这三条哪条对你有利啊?现在氯喹的药,还有什么办法,你千万别老想着这个药你想试试。我在几周前就说过,解药啊、疫苗啊,会起起伏伏的公布,最早公布的就是共产党。

但是千万记住,这个药它再管用,(也)是你得了这个病以后它才管用。没有一个提前服的,没有疫苗。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所有人得这病的信息和反馈,各种信息、各种专家,包括跟政府官员沟通,(一旦)得了这个病,生不如死。你吃这个药你以为好了,你都不知道啥时候死。那个痛苦……共产党弄得这个病毒,对全人类的惩罚前所未有,痛不欲生啊!你可千万别得上这个病。

我昨天给美国几个专家说,他傻眼了。我说为什么共产党说,要让美国的疫情和病情一定要到5,6月份,一直持有,一直高传染?我说这绝不是人传人的问题了,我说共产党到意大利去、到伊朗去,他随便……一定是有人继续在这个地方投毒,抹到金属上,所以这个病毒在金属上滞留时间极长,或者派人染上病的人,“啪啪啪啪”给你喷喷,公交车上抹一抹,到超市里香蕉上给你抹一抹,这是很可怕的,否则共产党怎么就那么自信,要干到5-6月份,把美国经济打垮呢?

这个文件让我更加坚定、更加坚信,武汉实验室、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等上海帮,这里面肯定“习”是100%的老大……干出来的,否则这个文件它解释不通。哪有一个国家领导人神经病了发这种国家安全委员会密文。我让你得病,让你得多少病就得多少病,我让你什么时间得病,你(就)什么时间得病,哇塞!这是什么概念,那是人造的,肯定不是穿山甲……蝙蝠、穿山甲不是那么听他的。海鲜市场都没个球的了。对不起,说早了。(打一下脸)

所以说战友们,我给美国朋友说,你们此时此刻,你要防的是什么?为什么香港警察得的那么少,为什么中共官员这一段都控制住了?而且中共官员死那几个鸟人完全不重要,甚至有政敌想让他死。这个药,现在我很大程度(认为)真的有解药、有疫苗,就是共产党什么时候放出来啦。大家想,全人类死那么多人,共产党一手放药,一手拿疫苗,要跟全人类做交易、做买卖。拿全人类的生死,全人类的存亡和你做交易,你啥感受啊?“五毛”、“七毛”、共产党,你怎么知道它愿意和你做交易吶?它不希望你死?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它准备要杀的人?这真是全人类……我说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全人类世界大战了。我认为动物都会参与这场战争。

说到这儿战友们,大家你们认为该做啥呀?求求你们了,战友们。我说给战友们听啊,国内的家人、同事,我跟你们也没有联系了,如果你们能看到视频,你们听我以下几点要求,你就千万别想着在一年内,你想吃好、喝好,想吃啥、喝啥,绝对不要这样想。

我还是那句话:

第一,你要活下来,你必须习惯像老鼠一样的生活,就是呆在家里不要出去。这个病染上,不管有什么药,这一生基本毁了。生不如死,所以一定呆在家里。

第二,吃东西你就别想着,吃香的喝辣的了,你能吃的健康,吃饱吃好就不错了。吃那么撑干啥?减肥吧。把这几十年糟劲的饭,扔掉的饭,积累的罪过全部赎回来吧。所以说要把饮食习惯、饮食方法、吃什么、喝什么、保持健康,认真研究。第三条,一定要锻炼,只有锻炼现在是最重要的,要坚持锻炼。

第四个,想尽一切方法不要让家人、全家都传上。糖葫芦串,一串全家死。一定要小心,彻底隔离。

第五个,要出去打工的战友们,我再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只要能撑过今年6,7月份,你就有了一多半的生存机会。

在这个期间……我听有人什么…..讲还信用卡和贷款的事,这我真不知道,我反正我的意思啊,你反正你手里拿着钱你就别松手。活着,照顾好老人、孩子、妻子、病人,让他们有吃的,是你唯一的选择。如果战友们你们农村有房子,赶快回老家种地去,种菜去,养鸡去。也别跟外人来往,把手机扔得干干净净,什么贷款,欠钱,对不起,你得让你活下去。

我告诉大家,能撑过今年6,7月份的,你有一多半生存的机会,能撑到明年5月份的,基本上你就是最神人了。因为共产党跟西方这个较量就是6,7月份,也是共产党结束。这个病情在全世界得到控制。也是今年6,7月份8,9月份会有好转。然后今年年底很大机会会有一个大反转,然后明年又有反转。我认为这时疫苗接近出来了。到那时战友们,你欠谁的钱,你也能解释了,老子不是不给钱,这是人类灾难,该还还,该干啥干啥,该工作工作,大把的机会。

在这个之前,不要花钱。给谁也不要……包括给法治基金捐款。你们都别捐了,我求求你们了,留着钱吧。这几天很多人给我捐款,包括法拉盛的好多咱们华人战友。我求求你们能不能不捐了,你们真的不要捐款了。你们再捐,我就把法治基金给关了,我就请求开董事会给关了。你们别捐了,你们有钱自己留着吧。我们现在帮战友去,你们捐了也是给战友,我也不能花,你捐它干啥呀?我的钱足够。

我一会儿要给大家说一下,我很快在三周以内,我会投五个数啊。我以前说过,郭文贵如果在这个所谓的这次反共产党的革命当中,我如果有一分利润,天打五雷轰。如果说,在这次爆料革命当中,我有一分利润,一分投资,天打五雷轰,包括间接和直接的。但是,我大概在两三周以内,我会投五个数,五亿以上,五亿以上美元现金,现金投到美国的几个大的基金指数里面去。你们都没听说过啊,都是过去我的老战友啊。

我要投大概五亿美元。我投完以后我会把钱……投资的那个东西给大家看。这个投的钱,这五亿美元是我借的,我未来也可以公布。这时候你们千万别投,我告诉大家,如果这个时候投,你们会百分之百输,我投的产品跟你们不一样。所有的收入,我说了一半捐给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剩下一半归我们所有。投资的期限是三年,钱已经到账了。

为什么我不让你们捐钱?我就一句话,三家兑五亿两千万美元就给了,就给了。然后我告诉他们:赔了是你们的,挣了是我们的,他们也认了。赔了是人家的,挣了是我们的,你们有这本事吗?是我过去的积累。

这就是文贵。一半捐给法治基金,一半是归我们拥有。我们要投到GTV上、投到G-Fashion上。G-Fashion里面有G-Club,就是G-Live,就是大家可以加会员的。加入会员以后,你可以买10%、20%、30%、40%,50%的名牌和潮牌。我要发展一亿个会员。这一亿个会员我可能拿到1万亿美元。

我给这些借给我钱的人说,“未来我可以让你们在上市的时候,把你们的钱作为股权给你们”,他们都完全同意了。我说你如果相信我郭文贵能够搞一亿个G-Fashion会员的话,你就把钱借给我。否则你就别借给我,所以赔了是你的,挣了是我的,他们都同意了。

另外,大概在几周以后还有一个五亿美元,我也会展示给大家看。这在美国你如果出具假银行票据,那直接就(锁喉动作)。五亿美元投到GTV上去。我说还是那句话,挣了我们的,赔了是你们的。但是上市后,这五亿美元同等比例的上市额,你拿着,给你股权。

这两样G-Fashion和GTV未来都会有战友的股份,战友第一优先加入。我告诉他们,你们必须接受我的战友第一加入。老江家钱多了,地下室埋的都是钱、黄金。他为啥老推荐黄金,他屯的黄金多。老江家,你们别抢他钱去。老江家地下室估计埋了最少几顿黄金,所以老叨叨黄金,但最近黄金也不涨。很多战友也会投的。我会给战友一定的份额,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投资机会。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做这事情,告诉大家,你们不要给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款。你们就留着钱在家呆着,健身,别出去,照顾好老人和孩子,护住现金。如果有农村的、山里的、有地的,回家撑过到明年四、五月份。你就是赢家。挣钱的事过了这段再挣,到那个时候,你可以在爆料革命、GTV,G-Fashion上赚大钱。这里面我不会让你任何赔钱的,没有任何赔钱的可能。

我们唯一敢说的事情,如果到时候你钱赔了,如数奉还。象G-Fashion你加入俱乐部以后,那不是投资,你想买衣服打五折。你象我这件衣服大概也是1万多美金的,特别版。给我做的,这是……(各种国际潮牌)。我这爱马仕的大皮靴,你们也看不见。这GTV能看到,爱马仕的马靴这也是限量版。你买不着的,不可能给你5折。你加入一个会员,就可以给你打五折。

所以说战友们,我给你们建议:别在国外惹事,你千万别再囤积物资,你千万别掺和到美国和共产党的这场战争中去,除了爆料革命之外。你千万千万不要去卷到当地的所有的种族矛盾里面去,不要没事惹事干。而且这时候千万千万别想着发财,你也甭想着工作,你别想着再占什么便宜,甚至试试染上病、有解药。你都别试了。

这几天你会看到美国和西方的一系列的战斗。我也告诉大家,一切都已经开始。美国接下来的大概到……。我说的事今天实际已经来了,4月1号事已经来了。北京也会轻烟袅袅。现在是五台山,多少年没着火了。五台山的金顶是我们的台北的李祖原大师——我的建筑大师、我的宗教大师,佛教大师设计的。我全面跟他一起参与了这个事情,学了很多东西。

大家听说过世界上有九菩提、九方菩提,你见过十吗?那里有十方,就是金顶。着大火了,整个西部就那一个赚钱的地方着大火了。天津、北京、昌平、江苏、浙江都在着大火。就差那一点了,中南坑还有八宝山青烟袅袅一下。只要八宝山一青烟袅袅,这人类就得救了。我觉得上天就得来吧。(击掌三下)不是“啪啪啪”。

所以说战友们,美国从今天起进入了真正的战备状态。美国人会从今天开始醒来,欧洲也会醒来,全球联合灭共进入了最关键的备战期。

战友们,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记住,所有在世界上的华人是最脆弱的。特别是黄皮肤脸,我不应该说是华人,最倒霉的就是台湾人和香港人。台湾、香港人没做什么大的恶,人家这些年是文明社会。但是在海外,多年已经到海外定居的海外港人、台湾同胞、华人,可能首当其冲被害。大家一定记住,没有人能辨别出你是台湾人、香港人、还是大陆人、新加坡人、日本人,韩国人,没有人!甚至没有几个人懂得有啥不同。在他们眼里边黄皮肤人是病毒者,所以我告诉大家,你们不知道有多可怕。

有人……我不说谁了,去到美国政府去游说,那几个最核心的人开会的时候说你不能再叫Chinese virus,你叫CCP virus,你也不叫中国virus。你知道旁边几个刚刚任命的高参说什么吗?如果是美国最高层喊出CCP virus,CCP virus说出口以后相当于就是开战。那说中国病毒和Chinese virus他们认为这来自于中国的,来自于Chinese virus,他们在理解上和咱们是巨大的反差的。这作为一个国家正式机构,那可不是胡说八道的。

如果是CCP virus,我告诉你,美国的所有的告状,要求索赔,只能找CCP,不能找中国人,也不能找中国。你们知道玄妙在哪儿吗?就是我说了是CCP virus,那你找CCP去,我共产党没钱,中国人的钱你不能碰,在海外的中国钱,海外的钱都是中国人的,他咋碰啊?这是很大的事,但是,我们能做到!

另外,为啥说这个Inty这个王八蛋是太坏了。从前天到现在绝对有几十万战友在他的138000里面,那个订阅YouTube里面,前天是139000就掉了1000,你取关取关不了。被定了所谓的YouTube VIP(想)取消(也)取消不了,而且继续被推送他的节目。而且收到大量的割喉、杀全家的这种类似的警告。要灭我们整个汉族,汉族人全都是被杀!你看看这Inty厉害不?技术上、黑客上,集体作战上比一个整个比ISIS的还夸张!我们已经向所有的相关政府部门全报案了。战友们一定要留好证据,这是非常关键的,都发给Sara、木兰和路德。

那么接着我告诉大家,你想想几天前我要不说这件事情,他意义是什么?就从前天到昨天到现在,日本就有人喊支那、支那人。他们叫China就支那,是一个种族歧视、种族矛盾,大屠杀的象征。

在洛杉矶,在Rowland Heights,在Arcadia,大家知道在洛杉矶大街过去的1947年的人类最早的在美国叫洛杉矶街,原来就是那个华人街的地方,鼓楼街这一块,现在叫洛杉矶大街,对华人大屠杀地方。现在又发生了中国人滚蛋,黄皮肤人滚蛋。很多台湾、香港朋友跟我说太可怕了!

在非洲现在是最最反华的,简直糟透了。真的是只有共产党把自己的孩子、女人送去,让人家睡,让人家戳,然后再让人家杀,现在让人家骂,再让人家虐待。

在欧洲,西班牙、意大利、德国、英国,到处都是有排华,甚至很多餐厅,商场不让开业以后,都怪罪了华人。很难让外国人,让世界人能分清楚中国人、中国华人、中国台湾人、中国香港人、新加坡人,南韩人不一样的。就像你让中国人分分加州人和纽约人有什么不一样;美国人和英国人有啥不一样;英国语音和美国语音和犹他州和华盛顿州有什么不一样,完全是不可能的。这就像我们华人在美国看到了移民来的中东人穿上西装以后,还有这个古巴人,还有墨西哥人、俄罗斯人,你很难分辨的清楚。

但是我告诉所有的美国朋友,二战的时候你们叫什么——叫纳粹,你说过德国人纳粹了吗?你说的是纳粹,你没有说德国人都是犯罪分子。纳粹集团是真正的法西斯,你咋不说是德国人呢?德国人,德国这个人犯了罪呢?你不能叫!中国人是共产党的这个替罪羊,你不能让共产党……让中国人成为共产党的替罪羊,西方都是接受的。但是对于国家利益,国家安全面前,找谁算账这件事上,也就是你的法人结构上现在还是共产党,他是法人。但是如果你要早说我只让你法人负责,不让你这个机构负责,那美国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战友们,让西方人接受共产党是罪魁祸首,中国人是被害者,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二,Inty是险恶之用心,他既反共,他既要灭华呀,他要灭族啊!他们看到了机会,让全世界人就像昨天前天在推特发youtube发的信息,割郭文贵的喉,杀掉所有的汉人,灭掉所有的汉人,100年不给汉人拉倒。他逮住机会了,他在让全世界人猎杀中国人和黄皮肤人。更重要的台湾、香港是无辜者不叫被害。大家记住我说的话,一旦开始那个时候,黄皮肤人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你想想在美国、在欧洲,人家家人死了,或死一个或死仨,活着那个人恨谁?人家恨长黄皮肤脸的,这种不冷静你能想象的到后果吗?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战友们。

所以说这两天我给欧洲的很多政治家说,如果你们能把尽早把这件事说清楚,把这个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分开,把这个病毒叫CCP病毒,你们将是历史上伟人,就像当年定义纳粹是犯罪组织,而不是德国人犯罪组织一样,他们都同意。

另外一个,在各国你们现在不要针对黄皮肤人、亚裔人进行任何的排斥、或发生了屠杀、或者是刑事事件,你们将成为历史的伟人。

我们的爆料革命未来一定会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们要把你们变成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也会把你变成最好的朋友,中国人会终身感激你们,整个亚洲、韩国、包括北朝鲜、台湾、日本、新加坡都会感谢你们!

同时我们要严重的警惕,就像Inty这种种族主义者,带有这种宗教的极端分子,所谓的东突集团,东突极端分子要割喉、要杀人。带红帽子那个帮我们大忙了,那个视频发过去以后,唉呦!每个人说,唉呀!这个得小心,这个小心。我说这小子是来自新疆,自己说的,他说在美国有1万多个维族人。他说这,说明这一万个维族人都要杀我们汉人呐,都要杀郭文贵啊,有一万个呀!这个视频对我们帮助太大了!这小子是开餐厅的,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他说的“美国我们有一万个维族人。我们都是支持Inty的!我们要杀你,灭掉你,割喉!” 这就是他们干的。帮助很大,然我们提前让西方预警,也是天意。

Inty,还有这个叫什么家伙,还有他那个库勒泰协会主席,还有这个巴布傅,他们过去干了多少,他有多少这个非法移民,有多少人来移民以后免费给他们工作,还收了人家多少钱。多少餐馆里边儿,这帮人餐馆里边儿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信息,都是非法打工的,甚至敲诈勒索的,甚至是不付钱的,带有黑社会,带有恐怖组织的,甚至给他们输入到,极端的这种被美国定义的,ISIS的极端穆斯林的这种思想的这些人的行为,因为这次都将被找到被挖掘出来。你说它意义大不大?天意不天意?

你说美国能闭着眼睛说,“没发生,没听见,正常”,戴红帽子那小子说的,“没事儿”?他说一万个维族人在美国,要杀(汉族人),割喉,没事?在美国,你说出的话和你的行为是同等责任的。这是为什么我在法庭上说,总问你:“你说过这话么?你说过这话么?”你想翻(供,不可能。)这就是郭宝胜为啥输,夏业良为啥输,他否认,但人家视频上有。定罪,输了!

迈阿密风云报纸牛逼不?哎呀,对不起,最近这个(打脸一下)……迈阿密风云,牛X不?牛不?被我们告的,最后要和解,我说不和解,跟别人和解,不跟你和解。你必须陪!它知道它一定会赔钱的。最后它没办法,“啪”破产了。因为它确实说了我是双面间谍,而且它瞪着眼说瞎话说它亲口问过这个问过那个,什么Michael Waller,绝对是,这俩人他绝对破产,绝对完了。迈阿密风云都破产,他更得破产。

所以你说啥很重要。那个红帽子,Inty,说:“中国人要向世界道歉。”

我给他们看,我说:“这小子,看,中国人要向世界道歉。’”

他们说:“这绝对是不对的。”

我说:“你们再看,Inty下面的跟随者(说)杀掉所有的汉人。百年不拉倒,割喉!这个红帽子说在美国有一万个维族人。”

“哇”,美国人很吓。

我说:“一万个维族人有没有一百个是东突定义的恐怖分子?他们会不会杀这里的亚洲人,杀台(湾人)。他分亚洲人,他能分清楚台湾人,韩国人,香港人么?”

“哎,他们不可能”

我说:“所以啊,他们每天都说跟FBI开会啊。”巴布傅,库勒泰,Inty在视频上说,“我跟FBI去开会去。”

“哇!”

“好。跟FBI开会的人,旁边有个红帽子,要杀掉我们。有一万个维族人要杀掉我们,要割我们的喉。”

哎哟!好害怕呀,我好怕怕呀!

所以说战友们,有意思。战友们,我再求求大家,一定要检举揭发Inty那13.8万的YouTube订阅率。我看他玩的什么黑科技。还有他1.38万的Twitter上的订阅关注。战友们,但凡你对你自己付一点责任,对着黄皮肤,对我们整个华人,对包括我们新疆同胞,新疆的我们这朋友们,都要检举这些维奸。我说它叫维族的维奸,出卖维族的人。

Inty把他爹不是(晒)出来,到底是你爹,还是你亲爹,还是你哪个爹?你不是农民么?Inty,你爹要是农民,记住我郭文贵今天说的话,我从华盛顿磕头磕到你家去。Inty你敢公开欺骗这些战友们,在媒体上,你说你爹是个农民。那个乐生跟你合办股公司的是谁?你的一千万人民币哪来的,你一个20来岁小伙子?你成立的那家公司都干了啥?你怎么来美国的?还有,我们已经了解到,你到美国所谓的申请的政庇和入境那里边填写你家人的表,和是不是共产党员,你全都是假的。你是不是共产党员?Inty你知道。

Inty你记住我说的话,你那个红帽子,还有你的库勒泰,我要不让美国政府查出来你们这些人干了啥,我要不查出你当时在移民局填的这些表格是真是假,郭文贵,我在法庭上赔偿你一切损失!你记住我说的话。我要让你这个红帽子威胁汉族人的这种种族极端恐怖分子,和你Inty在移民局撒谎欺骗的共产党的官员,和共产(党)里边党员本身,还有你这库勒泰,你们这,还有这红帽子,你们在美国的一万个维族人被你们绑架威胁。你是维族人最大的威胁,你是新疆人的威胁!我叫你维奸,维族人的奸贼,坏人。走着瞧!

战友们,如果你们要放弃了这个,如果你们不去行动的话,战友们,咱什么多话都完了。我们要让,一定让美国让西方看到,我们爆料革命的集体行动,执着的行动,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团结意志!就像“鸡腿潘”一样,直接把他从几万,五万六万,直接打到几千,直接打到几百。你只要是骗,就是不可以的。

为什么我说你Inty?你到处是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你说你,“我支持爆料革命,我是爆(料革命)。”你以支持爆料革命的名义,你在这边儿撒谎,你在这敛财。别人……我们不管,谁愿意给你捐助,谁捐命我们都不管,但是以爆料革命和灭共的名义,你可以灭共,都有灭共的自由和权利,但别以爆料革命,你和爆料革命没任何关系。而且我们给你买的设备、钱,你必须还回来,一分都不能少!就像郭宝胜一样,我一定要给你讨回来。还一样,扔掉、捐掉、砸掉。所有现在Inty,识时务者,把所有的给你买的设备给寄到喜马拉雅大使馆,我们会砸了。一样都不能少!我们就这样。

我们在坏人面前,从来不想证明自己的伟大。我们在坏人面前,恐怖分子面前,从来不证明我自己有多么胸怀宽广。那是愚蠢!我们从来不会在一个背叛者面前,再来证明我自己多么有修养,那是懦弱!无知!

我告诉你,Inty,希望你马上行动!我希望你带着你那个红帽子,还有库勒泰,尽快给我们道歉。你只要认真道歉,我们可以考虑。你不认真道歉,咱们所有这事情,咱走着看。现在,我们已经上警察局、FBI要去申请,已经申请对你和你们这些人,进行(指控)我们受到了安全(侵犯)和威胁,禁制令,还有紧急的安全保护令。我们华盛顿的律师会和你联系,会找你们联系。我想我们可能很快啊,Inty啊,还有你那红帽子那个愚蠢的东西,一身那么赘肉,那个烂货,还有你那库勒泰,这个烂货,这种极端分子,很快可能是要在某些地方要见面了。希望是在上次你参与开庭的法庭吧。

别咋呼,我们见太多了几十年,我们见的都是些咋呼,你咋呼啥?你有啥咋呼的?我们啥没见过?共产党这么大的流氓组织,黑社会恐怖组织我们都敢对付,你算个鸟!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所有的捐款者,需要口罩、需要手套、需要清洁液、洗手液,请一定跟Sara、路德先生、木兰女士联系。他们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董事。请也可以给法治基金留言,用你们捐款留的联系方式,我们尽可能的给大家安排。我们过去已经发出上百批一百七十多批了,收到的,国内外的请给个回复,收到了。我们担心怕收不到的时候,好不好。另外一个咱们战友们需要这些东西也可以和以上的人来联系,好吧。

我们到目前为止,战友申请的,我们没有一个拒绝的,百分之百全给了,没有一个不给的,就有两到三个人第二次第三次来要,我们没有给,因为太过分了,不能要完一次第二次又来,第二次第三次又来了,这是不可能了。而且在国内给多了根本就寄不到,寄到以后然后路上都给你扣了,在国外也是受查的,所以我们是分批分批的寄。

有些人,我再告诉战友们,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我们,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谁代表你都是犯法的,我们都有可能采取法律行动。我希望路德、Sara、木兰你们做为董事,在你们社交媒体上,YouTube上推特上贴出去法治基金捐款的账号和通讯地址。因为很多人总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怎么捐款怎么捐款?

抱歉战友们,我为啥不能给你回的,第一个,我不能成为一个给法治基金拉款的一个人,说实在话我真不需要你们在最危难的时候,你在困难下你再给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捐款。如果你们谁要想捐款,到木兰传奇、路德先生的YouTube上,木兰的推特上,Sara的推特Sara的YouTube上贴出的他所有的信息,包括G-news上,到G-news上一看就有。大家要记住,木兰女士路德先生Sara女士贴出来捐款地址,寄支票地址,和捐款的账号方式。我就不回答大家了,因为我真的不舒服,我每一个人我都不舒服,我现在99.9%的人,只要一说这个,我就说求求你别捐款了。

但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是大家的不是我的,是战友的。大家能看到现在有多管用,你比如说今天此时此刻发生开启的一系列行动,法治社会、法治基金去支持他们是合法的,法治基金给他们一定的(帮助),最起码一些人开会呀,吃个饭啊,一些文宣啊,这些钱是合法的。绝对是以一顶千、以一顶万的。有些是我们不能做的,这就是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是灭共的灭共之后和之前的诺亚方舟,这是肯定的,肯定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接下来的投资一半捐给法治社会、法治基金,因为她是我们华人的未来,这是绝对的。

老江同志他从来不捐,他把钱都放家里都存黄金了,我们的安红女士现在忙于谈恋爱,也不捐钱。过去捐现在不捐,钱都去买化妆品了,很多战友发信息要亲安红,你看安红这嘴漂亮、性感,所以她老买口红,不捐钱安红,开玩笑,她捐了啊,安红都捐了啊,老江都捐了啊。我是开玩笑,可别当真。有时候一开玩笑,大家都当真,这可不行啊。

所以兄弟姐妹们,我再次请求战友们,在生命危机全人类处在巨大挑战的时候,无私!无我!不要狂妄!活着,是你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别想着穿多漂亮,吃多好,然后天天在那无聊的在那跟这个生生气,给那个挑挑事。你活下来。最好的是你别让别人传染,你也别传染给别人。更重要的你一人传染别把全家给弄死了,没有代价的死亡。

(小孩声音) 这是谁的孩子啊,未来有百个千个郭文贵“嘣”出来,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你别吓死。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活着。咱们四月一号和四月七号,这两天有一天我有一个大直播,然后大家看看五六月份共产党还在不在。这么美好的时光,这么多希望,你们好好的健康的安全的活着。国内的家人和同事们,千万别想着复工,千万别想着回去,千万不要离开家。做好一年到一年半的准备吧,甚至两年。好吧。

今天的直播到此为止,一切都已经开始。

一起为十四亿中国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千万别忘了香港,香港的大街上还是鲜血在流着,这些孩子是我们的英雄,是我们的圣人,未来的香港就是我们的耶路撒冷城,就是我们的圣城。昨天给香港的孩子送到的口罩,听说你们很感动。你们不要感动,应该的,还会收到更多给你们。千万记住,别暴露你们。活下去,香港这些孩子们,等着爆料革命拯救你们,一定会拯救你们。会让香港绽放光彩,会让香港成为中国人的圣城,中国人的耶路撒冷!

一切都已经开始。(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已经开始!谢谢了。随时可能直播,看着吧,好戏从今天早上九点已经开始了。很快咱们的GTV就要开始了。再见!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