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中共是病毒克星?中国民众才是!

0
289

中国疫情趋于缓和,北京当局开始大肆宣传防疫工作中的“中国体制优势”。德国《商报》就此担忧,地方政府是否会在复工复产压力下再次瞒报疫情,从而功亏一篑?《新苏黎世报》则认为,真正的战疫功臣不是政府,而是自律的中国民众。

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在中国仍需谨慎“为题,刊评指出,尽管中国的疫情数字正在下降,但是这场危机却远远没有过去。

文章认为,习近平本周到访武汉,是在释放一个信号:全国最重要的人都敢于去疫情中心,说明现在的局势确实已经比较安全。”中国政府现在需要社会恢复正轨,这不仅仅是因为几个星期的紧急状态让经济受到重创,也是因为北京当局需要把自己包装成永远正确的中国救星、病毒克星。这与疫情早期时民众的感受形成鲜明反差,当时,一些掌权者遭到了罕见的明确抨击。”

“然而,解除警报却为时尚早。现在依然有许多不确定性,病例数字有可能再次增长。现在,中国刚刚开始逐步解除强力防疫措施。近6000万湖北民众也依然必须待在家中,不得外出旅行。全国各地的学校仍然关闭。北京等城市的居民依然不太敢上街。此外,还有海外归国人员输入病例、感染他人的风险。”

“有一点十分重要:官方通报的新增病例数字是否真的准确?之前,外界就有人怀疑,中国官方通报的数字是否完整?现在,各地方政府受到了中央政府如此巨大的复工复产压力,他们也会有操弄数字的倾向。但愿中国已经度过了最严重的危机,但是大家依然需要谨慎。”

瑞士《新苏黎世报》驻华记者以”战疫不取决于政治体制,而是民众“为题,刊发评论指出,真正造就了中国战疫胜利的,不是正在大搞宣传的中共当局,而是自律的中国民众。

“在疫情爆发之初,西方媒体很快就认为,中国的压制性政治体制是造成疫情的罪魁祸首。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怪罪于习近平为首的一党专政,那么,这种病毒本不应该有能力在亚洲以及西方的民主国家中蔓延开来。回顾2009年H1N1流感疫情,也能驳斥’全都怪罪于中国压迫性体制’的论调。2009年4月15日,美国加州首次发现了H1N1感染病例。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字,2009年4月到2010年4月间,全美国共有12469人死于H1N1流感病毒;该机构估计,全球的H1N1死亡病例总数在151700到575400之间。美国在那场疫情中的疏失,只能推导出一条令人清醒的结论:所有的体制都有其弱点,因为体制内的一个又一个个人,不可能总是都不犯错。”

“然而,中共当局也不应在战疫胜利后怡然自得。中共不应该吹嘘’世界应当如何向中国抄作业’,而是应当谦虚一点。韩国的防疫措施要温和得多,也没有习近平那样的’光辉领袖’,但是该国同样控制住了局势,同时他们也没有开始自吹自擂。所以,造就战疫胜利的,主要还是社会因素:尽管生活在不同政治体制下,但是中国人以及韩国人都有较强的集体意识。”

“90年代末,韩国遭受亚洲金融危机重创时,甚至有部分民众将自家首饰捐献给中央银行,让自己国家有能力恪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承诺。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平时经常无视规则的中国民众此次对新冠疫情的反应。当年的SARS疫情,深深刻入了许多中国人的记忆之中。几周以来,中国人若非必要,绝不离开住所。家,就是他们在疫情面前最安全的场所。这种自律,来自于他们对感染、对死亡的恐惧。他们在理解了当前形势之后,便能为抗击新冠病毒做出自己的贡献。”

“官方数据显示,防疫措施取得了成功,中国已经控制住了艰难局面。……不久前,西方还有不少人认为,疫情将会削弱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地位,但是这种声音现在已经销声匿迹。相反,凭借坚决的干预措施,中央政府获得了民众的不少支持。习近平如今的地位并没有被削弱,反而得到了加强。”

“中国民众依然想知道,在有一系列现行法规的情况下,究竟是如何酿成武汉的错误的。中共在这一问题上欠民众一个解释。可是,看上去十分混乱的欧美防疫措施,也让民众看到,每个体制都有自己的弱点。防疫的关键,还是在于领袖人物, 在于危机时刻自律地执行富有责任感措施的民众。”

来源:德国之声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