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文贵谈即将发生CCP的股市及欺民贼的末日,我们每一位战友都将见证历史!

0
3264

兄弟姐妹们好,三月八号,祝所有天下的女士们、同胞们,三八节快乐!(双手合十行礼)说老实话,这个三八节对我确实是挺复杂的。去年我老娘就是这一天,阳历的年,老人家驾鹤西去。今天就在同一天我今天坐在了船上,感触太深了。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人生太快了!大家刚刚看到我们刚刚路过的是中国共产党在曼哈顿所谓的办事处,叫领事馆。藏污纳垢的地方,残害人民的地方,犯罪的场所。

兄弟姐妹们,今天你看到曼哈顿,没船!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一艘船,因为船只在一般来讲这属于冬季,它不可能在这。大家你们可以看一看啊,没船。你看我给大家转一转,大家都看到了吧,根本没有船。原因很简单,就是这是冬季。

但是为了迎接共产党病毒,我把这个船提前给调到纽约来了。严格讲这个是太早太早太早了,除了对面有个消防船,没什么船了。你看哪有船吶,还有一个往下面几个岛的渡船,其他没有的,原因就是太冷。还有一个这不是船的季节,规矩就是四月中,五月份开始。现在确实有点太早了,但是就是因为我已经在Palm Beach(棕榈滩)的时候,我们去参加马阿拉歌这个总统的宴会的时候,我就决定让船早点回来。一个是我说接下来这个船是安全的港湾之一,所以说让船来了。

大家看到所有的船员全部戴口罩,全部手套。这个船上所有的船员,任何人不能再下船了。穿上所有外面的供给、粮食、菜、肉都是由专门的队伍通过另外一艘船经过检验以后,安保团队在检验,检验完以后放一边备用,这边过渡再到船上来,绝对是中断性的间隔。

所以说这个船现在开始他就一直会呆在水上,这个船加上油以后,能到哪呢?加一次油能到欧洲,到了欧洲可以再开回来,就这么远!船上的粮食,船上下面的那个仓库、冰箱,最起码吃上一两个月没问题,还是吃香的喝辣的。所以说战友们现在为止人类最安全的就仨地方:一个在深山老林和与人断绝来往的地方;第二个就是在大的游艇上,小的不行,大的游艇能在水上常待的;第三个就是天空中的天外的一些天体、国际设施啊,国际空间站什么的。没了,剩下哪都不安全了。所以说战友们,今天我要带战友们去拜自由女神。

今天早上,我得调整调整,太多事发生了,太多事了!此时此刻,也就是说现在是11点左右,两小时以后,某国在开会,肯定不是中共国啊,有一系列的决定。这一系列的决定里面对我们爆料革命来说是重大的重大的影响!同时,也是灭共走向关键的一刻,我相信他们暂时不会公布的,也可能公布一部分。

战友们,我一看到帝国大厦我就心潮澎湃,我带大家看看。你说咋弄啊你说,你说这城市的景有多漂亮!两年前我在这个船上,在这个位置,我给大家播什么啊,买爹主义,记得不大家?中国的建筑文化和西方的建筑文化的不同,买爹主义。今天又走到这来了,今天我跟大家进入到2020年,感慨万千呐!现在我们要去朝拜自由女神。据说当时我在船上,有明镜的何频先生,还有陈军先生,还有陈小平先生,当时在船上采访我。我对自由女神像的跪拜,引起了习近平、王岐山等大怒。说郭文贵这个人,这家伙就是一个混蛋,说你看到没有,他跪拜自由女神,这种人怎么能行啊?!这已经是绝对的敌我矛盾!

哈哈。这个习办的人,现在已经离开了,也跑出来了。很好!听说这个姐们儿跑出来以后过的也不错,但是我非常感谢她。当时她第一个给我发的信息,她说你知道吗,习大统领对你跪拜自由女神相当不爽。说的这是2017年。然后王岐山到处说,你看那个郭文贵,在船上拜自由女神,还磕头!然后呢,在开会前小面积说的时候,各个群情愤慨,好像郭文贵骨子里面就是个混账王八蛋,竟然敢拜洋神。哈哈哈哈!

这位女士说,我看他们讨论的时候、我听他们讨论的时候,还有这些人意见的时候,我就下决心坚决离开!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叫自由女神,自由女神不仅仅是个神,她是一个人民普遍认可的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她不是一个宗教方面的神,她只是一个神里面的一部分,但是普遍被人们认为她是一个大家的普世价值观,她是一个人类的当下生活的追求的精神标准和模式,她在宗教领域自由女神级别并不高。所以说这帮人狗屁不懂,他容不得任何所谓的神,任何的力量,任何的叫他感觉到你就能拜我,啥也不能拜。你说郭文贵招你惹你了?!2017年当时刘彦平没见我呢,准备把我弄回去,或者要说服我,还要为党效力,为国效力,他大爷来的!真好玩。

我听说此后,我什么也没回答,过了几天后我又去磕了,我来一次磕一次。而且我在直播中明确说,郭文贵自从第一次来曼哈顿,带我来曼哈顿的人是租的船,几十块钱到那去,我就磕头,我发誓我要来一次磕一次头。这是郭文贵的初心!哈哈!郭文贵的初心,不忘初心呐!

现在想想共产党在去年学王阳明的心学,多夸张啊,不忘初心,哎呀,龙场悟道,哎呀我地娘嘞,简直胡扯!所以说这是我的初心,我不但要拜,我要把这个自由女神带回到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去。一定要在没有共产党的国家!之后我要把自由女神带回到中国去。我认为中国人需要的就是自由女神,虽然在六四、在香港自由女神没有留下来,没将她的雕像留下来,但是她的精神却留下来了,这就是我文贵的看法。

所以说战友们此时此刻,这是新泽西啊,这是最多共产党的藏匿财产的地方之一。2017年3月8日是明镜的第二期,哎呀,你还记得,哎呀!“木兰”准备得好啊。对啦,就是明镜第二期。所以说“木兰”这孩子真了不得。这“木兰”当年从海航闯出来的人,哎呀我说错了,我乱讲话啊,我不能老爆木兰的料啊,现在一说海航就是双修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今天是完全乱聊啊,大家真的是该睡觉睡觉去,这完全乱聊。昨天大家知道,我在我们另外一个秘密的点上,进行各方安排,现在我们是…人家是狡兔三窟,我这是忠实的狗已经有四个窟了。黄石公园,山上有雪的地方,有鲜花的地方,有一个大地方,咱们战友去了,多了不敢说吧,几百号人,千百号人没问题。然后凤凰城,凤凰城要去个百八十人也没问题,然后那纽约,上州也去百八十人没问题,还有咱们的一个船,所以说喜马拉雅大使馆是爆料革命战友的诺亚方舟,这不是胡说八道的。大家看一看,这个金融城市太漂亮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当我们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真的要用实力这俩字来衡量,别听胡说八道。我可以告诉大家,就这曼哈顿这一个角,别看共产党到处是摩天大楼,都是假的,有几个像模像样的楼啊。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们刚才说到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啊,担心文贵,说文贵的安全问题,不能再跟再多人接触了。

从昨天到现在,大家看到的啊,我就是跟大家说的非常清楚,跟我要见面的人,非常清楚。你只有一个选择,一个,你按照我的要求,你戴口罩;第二个,见面肯定不握手了,没有这些环节了。消毒,那么咱们就见面,你要不按这要求呢,咱面就不见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从昨天要求到现在,所有见面的人呢,他都尊重这个规定,都尊敬我这个选择。现在所有跟我必须要见面的人都遵守这个规定,但现在我是没戴手套,没戴口罩,是因为整个船上的人呢都带口罩,都带手套,而且这些人已经是21天,完全没有下过船,没有接触过任何人。你看这漂亮啊,我每次到这来都感觉到美国的伟大,美国这个国家实力的伟大,实在是牛。

所以说战友们的关心啊,你们放心,我会非常小心非常小心。那么从昨天起,昨天一天我基本戴了一整天的口罩、手套,四个口罩,四个手套。因为中间有吃饭,有喝水的时间,还有上洗手间很麻烦,因为上洗手间你得脱裤子啊,你还得有动作啊,你的手套就得摘咯,是不是,这病毒很危险,它哪都传染啊,所以你得把手套摘了,得扔掉,然后你方便完了,洗完手了,再换上新口罩,新手套再出来,所以说挺麻烦的。现在特别像男士,这个上洗手间很麻烦,因为这动作太多。所以说战友们,你们的关心真的让我特别特别感动,特别感动。昨天我开始采取这些措施的时候,我身边人,我的团队都特别感激。说这些战友们都是好兄弟姐妹,让我来遵守这个规则。他说的很好,我听大家的话。有些战友发来很多感人的信息啊,说我必须遵守。我没那么重要战友们,我哪那么重要啊,我哪有那么重要啊!但是我听战友们的话,我一定要。

所以说从昨天开始起,已经到了一个绝缘的状态,我们现在呢,两个船,除了Lady May这个,还有Lady May 2,还有一个大船也会到来。过两天你们会看到,比这个Lady May大三倍的船,会在Martha’s Vineyard那个岛上。Martha’s Vineyard就是在康州东边,在长岛的东边,叫甘迺迪家族,总统全在那,还有华盛顿邮报的创始人,家人都在那,尼克森总统的家族在那呢,然后美国几个大财富的大财阀在那,包括罗斯柴尔德现在在那呢。

我去年在照的那家照片大家记住了么,我在那家照的照片,我在那家玩的,其中一家很现代的,那个就被奥巴马总统给买了。那个人要卖给我1200(万美金)我没要,因为我觉得卧室太少,五个卧室,但是建筑很干净。这个人是在中国做石油生意的,在几个月以前奥巴马总统给买了,1100多万美元,在Martha’s Vineyard岛的海湖旁边。挺好一个房子。那么另外一个地方就是,那里面有四个世界超级财富家族,有五个总统的家,这五个总统的家我都去过,其中有两个总统的家就是我去过多次,我随时可以用的,那么我会放一个大船在那。如果说上州有问题,黄石公园那是最后一个地方,凤凰城见人毕竟麻烦,那就到Martha’s Vineyard去,大船上再有问题了,“叭唧”咱就撤到凤凰城去,凤凰城再有问题“叭”就撤到黄石公园去,黄石公园那就是末日的地方。那地方咱备的粮食啊,备的吃的,战友们我可以告诉大家,真是来了一千个战友吃个几年没问题。所以那天路德先生说100斤大米把我笑晕了。

我这个船上,随时备一千斤大米,一千斤牛肉。就这个船上,一千斤大米,一千斤牛肉,五十吨油,这个船上带五十吨油,装满可以装八十吨油。路德先生搞了个一百斤大米,还说郭先生我给你整一百斤大米,你那一百斤大米不够我这船员吃几天的。(喝口水)真是,唉呀,你看我这一说,2017年3月8号明镜第二期,哇噻!这明镜已经完了,成了黑镜了,看到自由女神了吧,战友们,已经依稀可见了吧?看着没有?已经在那儿了,我今天跟大家一起去拜自由女神。这个2020年3月8号,文贵与亿万个战友一起来拜自由女神。文贵穿着金马褂,金马褂,这不叫黄马褂,穿着金马褂,我来的时候穿的是另外一件,我赶快换了的。金马褂,去拜自由女神,感谢自由女神给我们中国人带来了精神上的向往的坐标,带来了我们的希望,和让我们永不放弃的追求。她不是神,她是我们心目中的一个信仰,是我们的信仰,Believe,所以说太重要了,我每次一看到自由女神,哇!心潮澎湃。

真是一个船都没有啊,除了人家运天然气的和运人的,没人呐。今天我在纽约我出来的时候真吓我一大跳,这美国人有时候真不怕,啥都不怕,混不吝。但是今天我看到,就这个曼哈顿这边,大家你们不能想象,59街半天找不着一人,半天都找不着一个人啊,就59街啊,稀稀拉拉过来那么一个车,街上基本没人,我从来没见纽约这样过,从来没见过,我的天呐,真是觉得很吓人啊!然后呢,非常恐怖是事情,竟然是我看到我们的楼里边的人,大把大把的人,往里边拿这个卫生纸啊,那个餐厨用纸啊,也有往回带吃的,你说这多可怕你说这个?!真的很吓人,刚才你看那边一个邮轮回来了,这边一个邮轮,我在那边刚才也看到一个邮轮,这邮轮全都撤回来了,这邮轮是完了,邮轮公司我估计都得倒闭了。

兄弟姐妹们,接下来的经济市场,金融市场,那倒闭的大家走得看吧。一点不夸张!这未来啊,只要有点钱都能买个大楼用着,甚至都送给你。为什么啊?这大楼得交税啊,他交不起啊,咱们中国人没概念,在曼哈顿你买个楼,你想想我Sherry Netherland这个房子,公寓,每个月,又涨了,去年是六万八,过去三年,去年由于有人不在这住,还有人就是说公寓没卖出去,现在的公寓要增加平均管理费。我这是Co-up,它不是你所有权的。合作式公寓,我是最大的股东,我是整个Sherry大楼最大的股东,我们家族啊,严格讲这个股东不是我,是我们家族的,我是代用人,这个楼的最大股东。一个月从六万八改成七万六大概,再加上我里边还有两个小公寓,就是我们所说的安全屋吧,再加上这个,一个月八万块钱,八万美元呐!战友们,给你这个Sherry公寓你能住得起吗?很多人是住不起的。

你看,这是运客的,这是上这个岛上的。所以说在纽约,随便买个房产,每年都要房地产税,这房地产税是跟中国不一样的,你是必须要付的,你不付这个房子就是政府的了。这个税很高啊,真给你一个一个亿美元的房子交税交多少钱?是不是?一年下来几十万上百万美元,你咋办?所以说你看这个楼啊,一旦没人了,这楼就完了,成了负担了就,太可怕了。

昨天咱们的美国的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吧,很认真的,用大写给我发了个信息:Miles,你认真的看我给你的建议,我往下拉拉拉拉拉,“啪”写下来的,你必须、马上,离开曼哈顿。要么去上州,要么去你的黄石公园Jackson Hill。我当时吓一大跳,我说这发生什么事了?我马上给他回信息,我说有什么事啊?我说我今天晚上我还需要住在曼哈顿,我刚回来。

他说,随时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你应该离开。

我说我今晚上还是要在的,我说我明天早上拜完自由女神我就不回来了。

他说你原来说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会发生,

我跟他开个玩笑我说你不是不信我吗?哈哈,你不是觉得你们很能吗?!你这国家很强大吗?!你这个国家什么都可以Handler吗?!我们打不败美国吗?!再病毒面前跟你强不强大没任何关系。你有多少钱,多少导弹,什么特种海豹部队,没用!它不取决于你这个。

他回复是,感叹号加大姆手指头,然后给了我一个笑脸。他独有的笑脸,他的笑脸特别真诚啊,看来事情是很严重。

现在大家知道我们说的都是对的了。我现在他们每个人一来,我就让他先看我们爆料革命战友,G-News啊,G-News现在慢到简直不行了,用得人太多,攻击得太多。这简直G-News从昨天到现在,都是投诉的,慢慢慢!大家看到啊,这个直升机,就刚才,就在曼哈顿上边和下边的,全是黑鹰直升机, “啪啪啪” 的飞啊。这是民用的啊,黑鹰直升机 “啪啪啪” 的在这儿飞啊。

所以说美国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确实紧张了,确实紧张了。预计啊,美国会在下一周,就是这一周内,和下两周内会爆发,会爆发,每个人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股市,这一周会往下猛跌,会有几个见底吧,然后彻底的见底大概需要两到三周,绝对不是一周就能达到的,要两到三周。

这地方水上是真冷,战友们你们感受不到,跟曼哈顿和到水上比差好几度,你看那船上的女的都穿着大棉袄,我的天呐!你看那船上根本没人,看到没有?(和船员讨论对面船上没人)现在,你看到船了吗,刚才?船就俩人,一个船员,上边两个客户。大家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就我从那个街往前走的时候从来没有,我那个保镖开车,“唰唰唰”他说太爽了,太爽了,没人挡啊!我说这个爽的实在不太好,没人嘛,就自由女神都没多少人,原来都是满满的人啊!现在都没人,也就是千八口人吧。太可怕了,天呐,哎呀我滴娘咧!

战友们,现在应该是沐浴更衣啊,别别别,开玩笑,大家应该洗手啊咱们今天要迎来不一样的2020年。1989年6月4日,我们千万个中国人追求的信仰、还有自由,追求这么一个任何人都应该有的东西。她没有实现,结果付出了无数个年轻的生命的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六四事件、天安门”。我们在这说,今天是最后一个、最后一个有共产党的、不超过100天的,一个新中国即将诞生。咱算提前给自由女神报个到吧。希望自由女神的法力能够真正地显现,让在天安门广场上牺牲、阵亡的那些英雄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太重要了,我得好好消消毒、洗洗手。消毒、洗手、拜女神,给咱们“六四”英雄们汇报一下。马上就要实现了你们的理想,将把自由女神的精神带回到中国去。太重要了,就这吧。(换摄像角度)咱们看到这的时候很兴奋、很激动呀。很激动呀,战友们!所以说想想几十年中国人的追求、中国人的向往,即将实现啊。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有信仰、有自由的新中国,有独立的法治的新中国。什么感觉呀,大家想想。想想那将是什么样的伟大的感觉!想想那将是什么感觉、什么感觉。

这蓝天白云大家看看,太漂亮了!太漂亮了!船长要把这个船的腚给扭过来。你看到这蓝天白云了吗。大家看到,哇,蓝天白云呀。真棒!自由女神,真棒。真棒!看到了吗,战友们。漂亮!所以大家在看到自由女神的时候,在这神圣的一刻。今天这么冷的天,纽约的冬天,咱们在这块看着自由女神,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要让大家在这看到,看到了啊。看到了,战友们啊。

我要给自由女神磕头呀。(甲板上向自由女神像下拜,祈祷)谢谢战友啊。战友们,太漂亮了。漂亮吧。所有的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某一天自由女神的雕像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一定要屹立在神州大地。神州大地,一定要!(换角度)咱们要往这边来了,外边的风真凉啊。冷啊、冷啊,真冷啊。我要换衣服啦、沐浴更衣啦。(换上厚衣服)吃饭饭了啊,吃饭喽。冷啊、冷啊,真冷啊。世界没有几个神经病这时候跑这来的,绝对没有几个神经病。穿衣服,穿衣服。(画面)白不呲啦的…太白了。(调整摄像机)真有点凉、真有点冷。所以说有很多事都是有规矩的。人家这个船这时候不来,那个船上人不少哎!我看那个船上人不少。啊!还是有不怕死的,那边人不少。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哎呀!我们现在一个船,文贵在这块逛着曼哈顿。(跟船上服务员要热水和电池)她个多高,1米、1米8几、1米9的个子,模特出身,大个。哎呀!自由女神,我让大家看一眼自由女神,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再看一眼。看到了吧!看看,漂亮啊!漂亮吧!就立在这,你说这风水能不好吗?这玩意,你说这风水。

你说咱们这中国的这块天安门广场搞一个尸体,搞一个僵尸在那,你说人家这是啥?!全民的自由精神。我的亲娘来,这是啥!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多么的不同啊!多么的不同。你看看,你看看这。你看,啊!那边船也都是空的,我的天呐!真的是了不得了,你看看这。哎呀!让大家看城市,看漂亮一点。嘿!漂亮。大家你们要有事,你们真得去干事去啊!我在这块乱吃,你们别在这块真陪着我。这大冬天的跑这来拜自由女神了。

哇!羊肉,曼哈顿岛,曼哈顿计划就从这发生,就从这栋楼。就从…核武器就从这里发生的。哦!珍珠虾,呼呼的冒热气啊!哇!烫手。据何频说薄瓜瓜最爱吃这个。据何频说啊!你说这人生真是的,2017年明镜访问,你说现在明镜在那呢?黑镜,完蛋了。太香了。所以啊!对不起啦!我、我吃饭的时候,我待的地方,所有人你都得戴口罩,一整天,我、我得不戴口罩。我戴口罩的时候,大家更得戴口罩。所以说,这有点霸道,这有点霸道。哇!好吃、好吃、好吃、好吃。

大家看到到哪里吗?华尔街,这就是华尔街了。啊!好吃。好好吃啊!好好吃啊!好好吃。咱们的叫做香米。我事实上刚才已经吃了一顿了,已经吃了六块、六块羊肉了,这刚吃完。哎呀!吃了六块羊肉、五块、五块。嗯!哇!太香了,吃热乎乎的米饭,在华尔街、在海上、自由女神还有这个共产党冠状病毒,不容易、很不容易啊!天呐!哇!舒服、很舒服,都是热的,热的是牛油,你看还冒热气呢!南瓜汤。哇!冷冷的空气,冷冷的海水,走在了华尔街,就我一个船,现在我还比总统还牛。哎呦!我的娘咧!真是太奇怪了,郭文贵这一生经历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然后跟战友们拜自由女神,还在搞直播,然后面对共产党的新冠病毒。大家知道吧!每次总统来,所有他的飞机就把这清空。这个码头所有的都是他的直升机落在这里,所有的清空就在这个位置。太好了,战友们,我真想让你们喝一碗,那每个人喝一碗这个牛油南瓜粥。这个科技还不够发达,科技要发达,我这“啪”送给大家一人一碗粥,多好。哇!热热的、香香的。

当年我到这华尔街来,就对面这个楼,那早的楼,当年是世界中心旁边有一个万豪酒店,已经炸掉了911。然后这块就这个小酒店,我到这来,说起来都三十几年了。当年要跟着人家的闺女结婚,不跟我现在的太太岳庆芝结婚,我也可能留在美国了。然后也没有爆料革命啦!我八弟可能也不会在89死,也没有今天郭文贵了,可能我也早就完蛋了。所以说这个吃白饭呐,不是个好事。当年你说跟人家孩子结了婚在那块当个什么、叫什么公啊!香港话叫绿头龟公。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看这就是人生,你选,哎呦!太喜欢这桥了,布鲁克林桥、 布鲁克林桥。啊!热呼呼的真好喝。

纯粹乱聊,纯粹乱聊,别占有大家时间,该下线的下线。我估计你们看着我吃,你们肯定饿的慌。这个是什么?哦!鱿鱼鸡蛋,不是太好吃。今天早上吃了五块羊肉,吃了一碗日本的米饭,就是九点半的时候,然后喝了一碗…不是粥,还吃了什么呀!哦!鸡蛋,然后吃了一盘菜。所以说刚吃完,又来一餐。

又一个桥,这又是一个桥,第二个桥。这个是直接到中国城的,到咱们中国城的。好漂亮啊!还有战友们,那种感觉,你像我正对面现在还是自由女神,这边是伯克林桥,这边是往中国城的桥,伯克林的第二个桥。然后天上是直升飞机,然后现在整个曼哈顿人烟稀少,然后我们坐了一船,几个亿的船就在这曼哈顿横着晃着过来了,然后在这喝南瓜汤,然后谈共产党新冠病毒,然后是没有共产党的新六四国庆节,这得、这得什么精神的人能承受得了啊!战友们,

今天早上一个党内的战友给我发个信息,大概5点多钟的时候。她说,她说文贵,下周上海金融市场、香港市场头两三天,周一、周二、周三,大家记住啊!周一、周二、周三,共产党调集了天兵天将、千军万马叫必须捍卫住这个雪崩效应带来的对香港、上海、深圳金融市场带来的压力。此时此刻,现在是星期天凌晨,也就是七八个小时以后,股市就要开市了。哈哈哈!我必须得笑啊!战友们,你们要记住今天我在船上这个笑声,记住我这个笑声。有时候我一个人、一个船在曼哈顿逛荡,啥感觉这是。

当年SARS(非典)的时候,在北京城我开着车,在整个大街上逛荡,天安门、长安街、二环,那时候还没有四环呢!二环、三环、四环还没盖好呢!一部分建好了,哇塞!那个感觉,我还去了长城,我天天一堆车到处逛,爽极了!我是个开…疯狂开车的人,喜欢开车。现在你说开着船从曼哈顿逛,结果这共产党新冠病毒。哎呀!那些船全在那呢!这停着一窝子船在那呢!一窝子船在那呢!你看没人,你说原来这地方。天呐!今天我在曼哈顿开着游艇乱逛,又没人啦!哎呀!2003年是王岐山、2020年还是王岐山,2003年是这小子所谓的解决SARS,今年是他放出的新冠状病毒。疯狂啊!疯狂啊!这未来人类上写这段历史的时候,会怎么看这一段?会怎么评这一段呢?

这场战斗持续了几十年,为中国人争取法治自由几十年,就这么几个人物,比那个水浒传还简单,没有一百零八个人。

这个地方是纽约的等于是公共的老年公寓。我曾经认识一个华人的一个我们的同性恋朋友,曾经是一个舞蹈冠军,还是演王子的啊,演王子的。他妈妈就住在这儿。我到这儿来看望他妈妈,这个特别好个人。但是我那个哥们同性恋他那屋里边儿床上放了个大镜子,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自己。然后屋里边都自己的裸体照片,然后给我讲述同性恋的故事,然后说希望我能从“直的”变成“弯的”,我说我变不成“弯的”,哈哈!到现在也没变成“弯的”,哈哈!太搞笑了!又到一个桥了,战友们,又到一个桥。这个桥也特别特别的漂亮,这个桥你们真看不到,太漂亮了!

哇哦!我没想到今天这个真的不错呀这个,很给我争气呀这个,今天给的我这个网络是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的啊!从来没有用过的。哇!真是漂亮,我真没想到今天这个给我这个网络是从来没有用过的,从来没有用过的,它还真管用。(工作人员端来芒果布丁冰淇淋,)吃吧!冰淇淋!我让你们看看曼哈顿景啊!战友们啊!这叫什么,芒果,芒果布丁,一会儿热一会儿凉的,你说整的啥事儿吗这是。嗯!哇!哇!这个感觉太好了,这就叫刺激呀!哈哈!丰富的人生,刺激的人生。现在啥都不缺了,就缺美女啦!哈哈!太好了,!

战友们,你们能想想啊几个小时以后的金融市场的这种大战会多么的惨烈、会多么的壮观!大家想想,什么人能顶得住这场战争啊!纽约的股市、香港的股市、香港的战争,这场这个市场的战争,直接影响到纽约几个小时以后的开市,你去想想啥感觉吧战友们,会多惨烈吧,还好啊!文贵已经远离江湖啦,哈哈!藏了点米藏了点盐,跟路德先生一样买了一百零一斤大米,饿不死就行啦!在未来的几年的日子全人类呀,都要面对上帝上天怎么对待我们,上天怎么看待我们。我们人类的贪婪、自私,在未来的几年都将付出代价。干什么事情都是有成本的,都是有代价的,包括我们对地球的那种过度的利用开发,真是个问题。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猜忌、不信任,打着各种名义的欺骗、各种主义,对善良人的剥削,对大自然那种毁坏,都将面临着巨大的问题。所以说真是…接下来…哎呀这日子有准备好的就好过,准备不好的(就)不好过。

咱们国内从昨天前天可以说是大爆发的一个关键日,整个国内呀、工厂啊大爆发!香港昨天抓人疯了,这共产党老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是啊,共产党…共产党说的共产党(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只杀中国人。这太疯狂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只杀中国人,这就是共产党。现在,此时此刻,这共产党在准备这几个小时以后的经济大战。我想想他那几杆枪啊,那几个人儿啊,都会谁是出重手啊!谁是最关键?老王会怎么出手?然后呢美国的政策会一系列的出来,他怎么应对?战友们想想,你们想想,这场大战可厉害了。

(郭先生跟工作人员要雪茄抽)我要抽雪茄,兴奋了战友们,兴奋哪!现在想裸奔呐!现在我真想跳到这海里边去裸泳,哎呀!那的多爽啊!如果能叼着雪茄跳到水里裸泳就更爽了,抽着雪茄在海里在水里边儿在海水里面儿裸泳,哇!太爽了!哈哈!

你说今天这开战,这经济上、制裁上、贸易上,然后由这种二…这次的二次大爆发,然后各国边境的严厉制裁,贸易的下滑,香港的极限的抓捕和杀害,内部的帮派的斗争越演越烈,老百姓待在家里边儿已经是跳楼的跳楼,甚至要和你拼命,像香港那地方那小街都那么小,旁边儿都几十层的大楼,老百姓不跟你急,老百姓急往下扔东西扔尿盆子都把你扔趴下了对不对?!你像那个国内,老百姓都站出来你能怎么着他?!对不对呀!最后的极限啦!

(工作人员拿来雪茄)

大卫杜夫,是给那个登喜路做的,大家查一查,我原来买的时候大概三千磅一根,五千磅五千美金,现在你拿八千美金你也买不着了,没了!登喜路啊!有战友给我说啊,抽雪茄的时候啊,要把这个标签撕掉,这是英国的绅士,还有这个袖口上那个商标一样就像要拿掉,我告诉战友们你错了啊!抽雪茄这个是让你保证这里不让你绷开得,而且你手拿着雪茄的时候呢你可以这样拿着,当抽到这里的时候你可以把它往后退就可以看到没有这样,因为雪茄关键是养,你要养好,然后抽到最后你把它拿掉它,戴着这个签儿是没有问题的。哎呦!这个签儿太珍贵了我的留着。(把雪茄签装兜里)我从这两天正在兴奋里等着,这个今天开市以后的结果,战友们你们我就想和你们分享啊!我真的希望啊从现在起咱不停的在这儿直播,看着共产党这个金融市场啥样,哈哈!

(郭先生跟手机里的人发语音消息)

这是我的“双修伙伴”啊!“双修伙伴”!看着我吃饭馋死了,哈哈!

说实在话兄弟姐妹们,你们真不知道这两天发生了啥事啊!大家看着了吗?联合国!到联合国了啊!这块儿就梁思成这个角是梁思成设计的,联合国联合国啊!联合国,这联合国现在尴尬了,尴尬了!我估计这个新共产党的新冠病毒之后,联合国将遇到重大的挑战,我相信将遇到重大重大挑战,联合国!不容易!这个之后可不容易喽!

战友们,你们不知道过去这两三天发生啥事啊!你们可千万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两三天呐!各国之间的较量,这几天到了白热化了。(翻看手机)这是贝律铭的照片,有人说贝律铭,我告诉大家,大家看着,我让大家看一下。贝律铭先生家就这个,大家马上过来了,看着。在他老人家过世以后我去了他家,他家是多少号我忘了,是多少号了?幺零几啊是。看到他住了45年的家,大概他家的房子是一个独立的房子,townhouse。大概八千尺,大概在三米五的宽,十八米的高。那里边非常简单,非常简单,他的书啊,家具都还在。现在市场上卖他那个房子,八百万美元,八百万美元。我进去看了以后,挺寒酸的说实话,这老人家不简单。马上到了贝律铭的家。这个是照片,这就是他家。他家墙上那块桌子,方桌子就在这。

我这一周前去的。这世界太小了,你说到贝律铭先生家就到了。贝律铭先生的家呢,隔壁是上海的做化妆品的靳羽西的家。中间有个小院子,一共十几家有个小院子。那个院子就是它所有的价值,院子中间有棵大树,正对着贝律铭先生的家和靳羽西女士的家。所以这几个房子全对着它那棵树景观很好,面对着哈德逊,面对着东河。马上到了,大家看到了,就这,看这哦。那个蓝色那个房子,蓝色那个是靳羽西的家,看着没有?我去过她家吃饭。大家看到,这个蓝色的过旁边那个最窄的白色那个,那就是贝律铭先生的家。看到没有,就那么窄,3米5,3米5就那,就这个,过来了,他有个小院。那么这个旁边那个家是一个防弹的一个家,一个独立的家,非常大。这个人是一个最大的古董商。他完了,他几个月以前死了,哥俩个争资产他死了。因为他卖的画有人说它是假的,来告他。哥俩争资产,死了。贝律铭先生永别了,永别了。这个对面这个楼有好几个我朋友买的房子,住在这儿,住在对面这个地方。好像我们的凯琳住这儿,凯琳也住这儿。

金融市场是咱们的大事啊,大事啊,兄弟姐妹们。还有向郭婶举报的(看战友留言)。今天太高兴了,得抽一下子。啊呀,这个G-news简直是…这个我后面这个地方叫做曼哈顿最大的医院之一。现在就这块这个区基本上是曼哈顿最好的医院了。还有刚才过了联合国下边那个纽约大学医院,这几个地方几乎是曼哈顿医疗的最核心。再加上一个北部的哥伦比亚。大家你没到里面去看去,那里面啊,糟糕的很,糟糕的很。

对了,贝律铭的私人工作室,没错。我见到他最后的过世前我见他也是在这儿见的,没错,11号,11号对了,11号。大家看到没有,最牛的医院,最牛的全在这儿呢。如果曼哈顿爆发病毒,所有的队伍核心全在这呢。你听到的都是救护车的声音,全是救护车的声音。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这是专门特别手术的,都在这儿。这几个楼全是,全是。技术上,硬件上肯定比中国好。但是呢,医生的经验,医护人员上不见得比中国好。

特别多,头一段时间你记得吗?鸡腿潘进医院了,我也进医院了。我实际上是检查我的腿,定期检查,结果检查以后啊,人家看了以后把我夸的一塌糊涂。说我身体太好了,太多超出常人的指标啦。我的腿疼你,我本来还准备做手术的,说绝对不需要做手术。是我的腿在北京手术拿出那块半月板,拿太多了。还有一个由于我心理上老是用左腿用力,所以呢我要改变锻炼。结果我就改变锻炼了,一改变锻炼现在几乎就好了,百分之八十好了。就在这儿看的,所以那天我去看腿去了。鸡腿潘,啃着啃着鸡腿潘啃鸡腿,把我腿给啃疼了。

咱们现在船马上到Queens,也就是华人最多的地方。现在对面就是Queens了,就在Queens,就在这儿了,Queens。本来今天在华盛顿有一个很重要的会,我是要参加的。我要去做秘密演讲的,我取消了。那么班农先生看到曼哈顿,纽约紧张了,第一个跑了。班农先生胆儿可小了“Miles,你马上离开纽约,我要跑”,马上跑了。他本来3、4期在喜马拉雅大使馆要做直播呢,一看曼哈顿那么紧张,立马跑了。

我昨天和前天啊,兴奋的我啊。开会的时候,我真想让大家能知道,文贵干了啥事,爆料革命将什么形势。大家马上看到全曼哈顿最有名的鬼岛,没有人敢上这个岛上,没有人敢上。这个岛是个鬼岛,破旧的房子,超级恐怖,连消防员都不敢上。从这个岛旁边就是个监狱的岛,叫什么岛我忘了,就是关犯人的岛。哇塞,进来的很难出去,很可怕。这块过来马上那鬼岛,很吓人的。就那边那个岛啊,超级吓人,超级吓人。美国人吓得要…消防员都不敢来。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曼哈顿的北部,曼哈顿的北部。刚刚跨过Queens进入大海…

(视频中断)

战友们你说如果明天香港的经融市场要是守不住了,深圳和上海守不住了,会是啥结果?会是啥结果呢?战友们想想。啊?

全是黑鹰战斗机呀,你看那全是最新的黑鹰战斗机,到处都是啊。哇,这是2020年我第一次跨过河走向大海,在东区,在曼哈顿。

所以说战友们你说,这是多伟大的历史时刻啊!我们要看着共产党,它现在在奄奄一息地在斗争,现在要不忘初心,不忘初心。

我在想,我从前天、昨天就在想,现在共产党谁能睡着觉?他们深深的知道,明天能坚持住,星期二能坚持住,星期三能坚持住吗?坚持不住什么代价呢?啊?

Rikers Island……(英语对话)非常非常可怕啊。这就是马上要到了,最可怕的鬼岛,最可怕的监狱。然后呢估计法拉盛中国城、欺民贼、做假政庇的,根据司法部新的政法文件,很多人会进去,很多人会到这来报到的,走着看吧。

熊宪民得去那儿,熊宪民。这个韦石啊,前天做了我们告他的庭前问话,这小子全都承认了:这个律师是吴征给我介绍的,吴征给过我写郭文贵的文章,吴征给过我资源,吴征给过我50万美元;然后更夸张的是,问他说郭文贵伤害了你什么?他说对我没有任何伤害。坐了一整天啊。

我们律师都吓傻了,说:郭先生,这是老天爷给你送来的礼物啊,这到法庭上都不用审了。

谢谢了啊!韦石先生,我叫你韦石先生,谢谢啦!立地成佛啊,你要这么干我可能要放你一马。你只要交代出吴征给你钱了,给了你文章了,别老说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别扯那犊子啊。你只要如实的说下去,我最后可能要放你一马,可能啊,可能啊。干点好事儿。

大家看啊,哎呦我的妈呀!瘆得慌!瘆得慌!瘆得慌!咱今天真是乱聊啊,真是乱聊啊。

你们相不相信啊?一年前,阳历的3月8号,我老娘驾鹤西去,被共产党给吓死了,哭死了。也就是去年的3月7号,共产党决定了香港的《遣返法》,在香港推行《遣返法》。今天,我们来讨论共产党的CCP冠状病毒,和共产党即将崩溃的经济和金融;再过20小时,也就是我老娘升天的一年后,共产党开始了经济的大崩溃!你惹郭文贵,你惹错人了。啊?你惹郭文贵你惹错人了。

到了啊Rikers Island,哇塞你看这边,全都是关人的地方,全都是监狱。

据听说啊,江湖谣传,在美国最起码有20万的华人已经被锁定,现在要使用Rico法案,Rico法案,Rikers Island,Rico法案,对了就这么搞的。Rico法案对这20万人特别监听和跟踪,接下来对这些被跟踪的20万人,可能是要公开悬赏举报,采用Rico法案快审、快决。

像熊宪民百分之百到这来了,肯定的,熊宪民这个孙子百分之百来这了。熊宪民的儿子怎么来美国的,听说也在调查中,熊宪民的儿子也在调查中。很多战友给我发来了熊宪民的儿子,还有韦石的兄弟在国内资产的信息,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啊,非常非常感谢。

熊宪民的儿子在华盛顿上学,小子骗那么多人。我已经决定,把一部分人的案子给他撤销了。首先一个是美猴王,给她撤销了;陈军的案子,撤销了;一共是五个诉郭宝胜的案子,给他撤销了仨,还有俩在继续诉他;赵岩的案子给他撤了;叶宁的案子有仨,给他撤销俩;袁建斌给他撤了;高冰尘黄河边给他撤了,这孙子偷偷高兴去吧,闻裤衩子去吧。还有谁啊?……

这个这个,这个就是那个鬼岛,大家看到了吗?我让你们看一看,这个就是鬼岛,大家看一看多可怕,你看到了房子了那,大家看看那房子,吓人不吓人?看到了吗?你看着房子,像鬼屋不?像真正的鬼岛啊,鬼岛鬼岛鬼岛,你看旁边的船,都烂成这样了,没人敢上,没人敢碰,你看看,天哪!就这有多少鬼啊你看看!说你不相信神,你不相信鬼,你有种往这儿来试试,有种往这来试试!拍过很多电影都是跟这有关系的。这里过去是个精神病院,后来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鬼岛。鬼岛鬼岛,天哪!看到了没有战友们,吓人不?

前面那个白色的船(旁边),那就是Rikers监狱其中一部分,关进去的人都在那里面。

然后再往这来(移动摄像角度),这个下面就是Rikers监狱。你看这车,全是拉犯人的车,囚车,看到没有,这全都是。美国人里面的(犯罪分子)最怕就这,一说送到Rikers监狱就歇菜了,基本就完蛋了!

大家看着,熊宪民到时候就会来这儿。韦石也会来这儿。

看到了吧,这边都是,全都是(监狱部分)。那里面地下室、地上全都是。

千万别做恶呀!跟共产党合作的人,最后全都得到这来,这回美国人都会把(他们)送这来的,都会到这来的,对面那一片全是(监狱的建筑),Rico法案就这么来的。

(移动摄像角度)这旁边是个垃圾站,处理垃圾的。(移动摄像角度)然后整个上面就是Rikers监狱,你看这可怕不可怕!每天飞机从它(监狱)头上飞过,但是呢,可能这一辈子你想再坐飞机的机会就没了。

这次整个(美国)司法部的法案,就是针对着华人来的,就是针对这些做假政庇的、跟共产党合作的。听说李伟东是重点重点关注对象。李伟东Twitter叫什么大白熊。夏业良也是关注对象,夏业良啊。

大家看到这个(监狱)的时候,慎不慎的慌?谁往这扯蛋你说,你扯吧,扯到这就完喽!扯到这就完了,战友们。这些欺民贼们,很多都会到这来的。那个乱伦彪(腾彪)的案子,本来我说给他撤了,“不能撤!要留着!”乱伦彪早晚也得跑这来,乱伦彪啊。这个李伟东,这个高……你看角上那个,犯人放风的地方……就这,看着像个船,看到小窗户了吗?你看押去犯人的车,全是密闭的,只要到这来了,只要犯人到这来了就麻烦了!李伟东这个孙子肯定到这来,熊宪民肯定到这来。你看这对面,全都是。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作恶的人最终会得到报应的!一定会得到报应的。(移动摄像角度)还是看我吧!哈哈哈,还是看我吧,战友们,还是我比较好看。

所以说这人作恶啊,跟共产党合作,你还……(能有好)吗?李伟东这个孙子,还有熊宪民这个小子,接下来对他将有一系列的行动。所以说咱们搂草打兔子,灭共的同时,咱们也不能忘了这班欺民贼对我们带来的伤害。

今天跟大家乱聊,你们老觉得我不是乱聊,老叫我爆料。不爆料,说乱聊就乱聊。战友们,乱聊得你们已经快心烦了,我就知道,大家都憋着(没去)上洗手间,然后也很烦了。

大家你们已经提前看了,熊宪民、韦石、李洪宽那孙子、还有李伟东、夏业良这些人必来的地方,你们也都看到了;还有郭宝胜、郭宝胜那护照,大家一定记住,郭宝胜的护照绝对是有问题的。

这次20万华人里面,郭宝胜肯定在里面,他拿的护照肯定是不合法的。所以战友们,这时候踊跃的往(美国)司法部去,网站上踊跃地揭发他们,提供真实的证据和资料。

还有那个梁冠军、还有那个周什么玩意儿啊?叫什么周啊?这个华人的中国城的,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这个梁冠军这个畜生,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

战友们没事的时候、在家待着的时候、躲避冠状病毒的时候动动手,把这些人的信息和你们掌握的证据、还有骗捐、还有他们支持共产党、还有反对香港运动的,通通通通给他们送到(美国)司法部去。

那个就是Rikers监狱的另外一区、一大片!

所以说、战友们动动手,配合好美国司法部的这场行动,叫清理垃圾。清理在美国的华人(中)的垃圾,维护海外华人的形象,我们让海外的华人形象必须得到世界的尊重。

在冠状病毒到来的时候,我们成功地将CCP和中国人彻底(区)分开,要不然这次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这海外华人就有一个反华的行动它要发生,像当年印尼反华一样,那就麻烦了!这次我们的爆料革命最大的贡献:让海外的华人和CCP的分开。

但是海外的欺民贼,我们一定要动手,让美国政府、让西方政府、加拿大的、澳大利亚的,一定要把他们送到应该去的Rikers监狱去,和送回中共所谓的党国去。好吧?战友们!

现在我们一起为14亿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湾、新疆、西藏人民祈福!

战友之家听写组

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